《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汉书》版本史研究 / 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编审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30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本页面已被访问 899 次

摘 要《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作为前四史之一,《汉书》具有重要的史学和文学价值,对后世影响极大。因其成书年代久远,经过历代传抄翻刻,形成了复杂的版本体系。作为《汉书》研究的基础,版本研究是《汉书》文献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关于《汉书》研究的学者较多,现阶段,在其校勘、注疏、考证和专门史研究等方面已经形成了大量研究成果。而长期以来对《汉书》版本史关注的学者甚少,研究基础较为薄弱,研究成果亦不够丰富。论文运用历史文献学的基本知识,以传统版本学的研究为基础,从两个方面着手开展研究:~是当世流传和保存的《汉书》版本,二是历代史志、书目的著录和记载,其中尤为重视第一手资料的搜集和整理。《汉书》版本体系包含丰富的内容,但由于宋以前《汉书》基本上以传抄形式流传,版本形态受到很大限制。自宋代开始,刻本对写本进行了整体上的继承并开始流传。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汉书》版本体系的产生已至于形成是和刻版印刷不可分割的,而这一体系的基础与核心,便是宋刻本。基于这一认识,首先,以诸书目和史志为线索,考察了《汉书》版本存佚流传情况,确定版本体系的“源头”;其次,以朝代为分期考述各时期主要版本及其相互间的承继关系;最后,对《汉书》重要版本予以评述,并系统地考述其版本体系。本文在继承《汉书》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以深入细致的调查分析和认真的研究态度对前人研究的窠臼进行突破,重点探讨了《汉书》各版本间的承继关系,理清其源流,较为客观地揭示了《汉书》的版本体系。关键词:汉书,版本,体系II知识水坝@damdoc damdoc为您倾心整理(小店damdoc.taobao.com)(QQ@2218108823) 西北大学学位论文知识产权声明书本人完全了解西北大学关于收集、保存、使用学位论文的规定。学校有权保留并向国家有关部门或机构送交论文的复印件和电子版。本人允许论文被查阅和借阅。本人授权西北大学可以将本学位论文的全部或部分内容编入有关数据库进行检索,可以采用影印、缩印或扫描等复制手段保存和汇编本学位论文。同时授权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等机构将本学位论文收录到《中国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或其它相关数据库。保密论文待解密后适用本声明。学位论文作者签名:——指导教师签名:年 月 日 年 月 日西北大学学位论文独创性声明本人声明:所呈交的学位论文是本人在导师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工作及取得的研究成果。据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和致谢的地方外,本论文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研究成果,也不包含为获得西北大学或其它教育机构的学位或证书而使用过的材料。与我一同工作的同志对本研究所做的任何贡献均己在论文中作了明确的说明并表示谢:C巴思0学位论文作者签名:年 月 日知识水坝@damdoc damdoc为您倾心整理(小店damdoc.taobao.com)(QQ@2218108823)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绪论 弟一早三百下匕班固《汉书》于《史记》之后开创了纪传体断代史史书体例之先河,其历经数代而流传不衰,对后世影响极大,具有与《史记》同样重要的史学和文学价值,研究者甚多。尽管《汉书》古本今天已不得而见,然经过两千余年的流传,《汉书》产生了众多的写本、刻本,构成了庞大的《汉书》版本体系,并且相互之间存有借鉴承继关系。《汉书》版本研究是《汉书》文献学研究的内容之一,考察《汉书》产生以来抄写刊刻状况,研究诸本异同,揭示各本间的相互关系及承继源流,是《汉书》研究的基础。前人通过大量的厘正和考据工作,积累了丰硕的研究成果,这包括历代史志、官私所修书目、近人题跋书目的记载和相关的著述论作等,为揭示《汉书》各种版本的基本情况和存在状态,理清《汉书》版本的源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第一节班固及其《汉书》一、班固生平班固,字孟坚,后汉扶风安陵(故城在今陕西咸阳市东)人,生于光武帝建武八年(公元32年)。其父班彪生平好述作,专心于史籍。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云: “固父彪叔皮,以司马氏《史记》太初以后阙而不录,故作《后传》数十篇。固以所续未详,探撰前纪,缀集所闻,以为《汉书》。”当时已有数人做过《史记》续篇,班彪都觉得不满意,于是博采遗事异闻,作成后传六十五篇。建武三十年(公元54年)班彪卒,班固有志完成父业,便着手写作《汉书》,时年二十二岁。其间因有人上书明帝,告他私改国史,而被捕入狱,所有书稿皆被抄。其弟班超怕他遭遇危险,赶到洛阳上书辨白,同时当地官吏亦把书稿送到京师。明帝看过后,觉得班固才能卓异,就派他做兰台令史(公元62年)。随后他升迁为郎,典校秘书,明帝令班固把《汉书》继续完成。这项工作至章帝建初的中叶,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和帝永元初,窦宪出击匈奴,以班固为中护军,参与谋议,此后几年,班固都在窦宪幕中。后因窦宪失势,班固被抓。永元四年(公元92年),班固死在狱中,时年六十一岁。他死时, 《汉书》还有八表和《天文志》尚未完成,和帝命其妹班昭参考东观藏书替他补作,又命他的同郡人马续帮助班昭作成《天文志》。所以正如赵翼所说, 《汉书》是“经过四人(即彪、固、昭、续)手,阅三四十年始成完书”【l】。 第一章绪论二、《汉书》体例及其主要内容《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断代为史始于班固,以后列朝的所谓“正史’’ 大都沿袭《汉书》的体例。正如刘知几《史通�9�9 六家》中所说:“如《汉书》者,究西都之首末,穷刘氏之废兴,包举一代,撰成一书,言皆精炼,事甚赅密。故学者寻讨,易为其功。自古迄今,无改斯道。①’’《汉书》有记叙西汉帝王事迹的“纪”十二篇,叙写各类人物生平及少数民族、外国情况的“传”七十篇,专述典章制度、天文、地理和各种社会现象的“志”十篇,史“表”八篇,全书共一百篇,约八十万字。其纪传所记始于汉高祖刘邦元年,止于王莽地皇四年,都是西汉一代的史实。书中的史料十分丰富翔实。汉武帝以前部分,基本上依据《史记》写成。汉武帝以后部分,除吸收了班彪遗书和当时十几家读《史记》书的资料外,还采用了大量的诏令、奏议、诗赋、类似起居注的《汉著记》、天文历法书,以及班氏父子的“耳闻”。不少原始史料,班固都是全文录入书中。如《贾谊传》录入了《治安策》等奏议。 《晁错传》录入了《举贤良对策》、《教太子疏》等奏疏。许多珍贵的原始史料,因《汉书》的收入,为我们保存了下来。《汉书》的“志”即是《史记》的“书”,但比《史记》增加了《刑法志》、《地理志》、《艺文志》和《五行志》四篇,所包容的历史现象更为博大丰富。《刑法志》第一次系统地叙述了法律制度的沿革和一些具体的律令规定。《地理志》记录了当时的郡国行政区划、历史沿革和户口数字,有关各地物产、经济发展状况、民情风俗的记载更加引人注目。特别是《艺文志》,记述了当时和前代的书籍源流、存佚、内容,并作了分类,是我国留存最早的一部目录学书。以后的“正史”大多效仿它,写入这部分内容。作为一部封建史书,《汉书》在指导思想上具有明显的封建性。它宣扬汉家王朝上 “承尧运”,“以建帝业”;汉高祖刘邦“实天生德,聪明神武”。这就为当时以继承西汉正宗而建立起来的东汉封建统治,披上了一层神秘外衣,制造了其存在的合法依据。《汉书》认为,人民对于封建统治者,应该有“守职奉上之义”。必须服服帖帖地做到 “小不得僭大,贱不得逾贵”,维护封建社会的等级统治秩序。当时的东汉王朝,专制主义封建制度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班固师承儒家正宗之学,又有着封建官宦的家世。因此不难看出,班固的史学思想正是时代和他本人认识的反映。《汉书》的封建正统思想,对于我国后世的正史,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同时, 《汉书》作为一部史学巨著,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和研究价值。其时《汉书》一出,“当世甚重其书,学者莫不讽诵焉” 。【唐1刘知几.史通.内篇.卷一.六家第一〔M〕.中国经济出版社,2004:1973-1976.2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范晔在其《后汉书》里曾评价班固《汉书》“固文赡而事详”、“固之序事,不激诡、不抑抗、赡而不秽,详而有体,使读之者宴痤而不厌。”圆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中对《汉书》有这样一段评论:右后汉元武司马班固续司马迁《史记》撰十二帝纪、八年表、十本志、七十列传,起高祖终于王莽之诛,二百三十九年,凡八十余万字。固既瘐死,书颇散乱,章帝令其妹曹世叔妻昭就东观缉校。内八表、天文志,皆其所补也。唐太宗子承乾令颜师古考众说为之注,范晔讥固饰主阙,盖亦不然!其赞多微文,顾读者弗察耳。刘知几又诋其古今人物表无益于汉史,此论诚然,但非固之罪也。至谓受金鬻笔,固虽谄附匪人,亦何至是欤?然识者以固书,皆因司马迁、王商、杨雄、歆、向旧文润色之故,其文章首尾皆善而中间颇多冗琐。良由固之才(案固字原本翟钞本,袁本俱误作商,今据通考改正。)视数子微劣耳,固之自叙称述者岂亦谓有所本欤?【2】作为史书,在叙事上,注重史事的系统、完备,凡事力求有始有终,记述明白,正是《汉书》的最大特点。这为我们了解、研究西汉历史,提供了莫大方便。至今,凡研究西汉历史,无不以《汉书》作为基本史料。第二节《汉书》版本研究概述一、《汉书》版本史研究的历史与现状《汉书》成书晚于《史记》,但自问世以来, 《汉书》就以其断代的体例和撰著严谨规范,吸引了众多的研究者,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作为前四史之一, 《汉书》具有同《史记》一样重要的史学和文学价值。因《汉书》多用古字古训,其行世以后,即被认为是一部比较难读的书。《后汉书�9�9 班昭传》说:“时《汉书》始出,多未能通者。同郡马融伏于阁下,从昭受读。@”又《三国吴志�9�9 孙登传》说:“权欲登读《汉书》,习知近代之事,以张昭有师法,重烦劳之,乃令休从昭受读,还以授登。回’’这就提出了为《汉书》作注的要求。陈直《汉书新证<自序>》【3】和中华书局点校本《汉书<出版说明>》【l】中对此都做了较为详细的归纳和说明。最早为《汉书》作注解,始于东汉桓帝时之延笃@。东汉末期,服虔、应劭作了《汉书音义》。魏晋南北朝以后,给《汉书》作音注的更多。据《隋书�9�9 经籍志》【4】记载,Q范晔.后汉书�9�9 班彪列传〔M〕.中华书局,1965,卷四十上:1333—1334. ∞范晔.后汉书�9�9 班彪列传〔M〕.中华书局,1965,卷四十下:1385—1386.却范哗.后汉书�9�9 列女传〔M〕.中华书局,1965,卷八十四:2784—2785.旬范哗三国志.吴主五子传第十四〔M〕.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卷五十九:609.610.勺陈直.汉书新证.自序〔M〕.天津人民出版社,1959:1-2.3 第一章绪论自东汉至南北朝期间,为《汉书》作注的大约就有近二十家。但是从严格意义上讲,此时还未真正进行《汉书》版本的研究,而仅仅是收集了众本异同的资料。即便如此,这项工作对《汉书》版本研究仍具有不可磨灭的开创之功。然而关于《汉书》的注本,唐以前诸家所注都已失传,甚为可惜。若有材料可依,或许可以揭示这一时期的《汉书》版本情况。至唐代,颜师古作《汉书注》,汇集了隋代以前二十三家的注释,纠缪补缺,消除了一些文字音义上的障碍,可谓是《汉书》注释的集大成者。颜师古注奠定了《汉书》研究的基础,其列举诸家异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代的《汉书》版本情况。《汉书》自宋代始有刻本。宋朝曾多次雕版印刷《汉书》,这一时期可以说是其版本研究的开创期,体现在藏书家的藏书目录中。如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5l、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2】等开始记载书籍的版本形态。而兼列诸本异同,如宋尤袤《遂初堂书目》【6】已经做到“目中所录,一书多至数本”。后世藏书家目录多仿此书,为《汉书》版本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线索和依据。明代在《汉书》版本研究上,仍然局限于藏书家的著录方面,大多侧重于宋元本的文本形态的考究,对文字的讹误状况与版本承继关系很少涉及。自清代以后, 《汉书》研究进入鼎盛时期。学者将考证学引入《汉书》研究,其时有关《汉书》的重要考订之作较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丰硕成果。主要有:清王念孙《读书杂志》【71、清沈钦韩《汉书疏证》【8】、清周寿昌《汉书注校补》【91、清钱大昭《汉书辨疑》Do〕、清朱一新《汉书管见》【111、清沈家本《汉书琐言》U2〕等。尤其是清末学者王先谦集六十七家考订之作的精华,撰有《汉书补注》〔13】,是《汉书》注释的集大成者。这些成果为《汉书》版本体系及优略提供了可信的依据。近现代的《汉书》版本研究非常薄弱。王国维在《五代两宋监本考》【14】著作中论及《汉书》的刊刻及其承继,另黄丕烈、王国维在《宋版书录考》【15】中对此也略有考述,但这些仅是浅尝辄止,未进行深入探讨。此外,赵万里著有《两宋诸史监本存佚考》D6〕,也是仅局限于宋代版本的研究。此后,关于《汉书》版本研究的论著便销声匿迹。而这一时期, 《汉书》考证和专题研究出现了一些新的成果。如近代杨树达的《汉书窥管》【171、陈直之《汉书新证》〔31,皆为《汉书》考证研究的新成果;施丁先生主编的《汉书新注》〔is】,是较为完备的《汉书》注本;徐蜀主编的《两汉书订补文献汇编》〔19】,将历代校注、考订、研读《汉书》的重要文献整理、汇编为两卷本,是近年来出版最完备的 《汉书》研究文献之一。该书收录与《汉书》、《后汉书》有关之订补著作共计41种,且凡《二十五史补编》已收之书不再选入,对于研究两汉时期的历史有重要的史料价值。4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在工具书方面,仓修良主编的《汉书辞典》【201,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另李波等在魏连科编著的《汉书人名索引》〔211和陈家麟、王仁康《汉书地名索引》〔221基础上,于2001年主编出版《汉书索引》,为《汉书》研究的开展提供了极大便利。此外,金少英《汉书食货志集释》瞄1是研究汉代经济的重要参考书。岑仲勉的《汉书西域传地里校释》1241则是研讨西域地名沿革的必读书。此时对《汉书》本身之校勘、注疏、考订等相关著作和论文居多,版本研究领域拓展不够。只是在相关著作中有关于《汉书》版本的记载,如中华书局点校本《汉书》中《(汉书)出版说明》中所记述《汉书》的五种版本,依时间先后分别为:北宋景祜本、明末毛晋汲古阁本(简称汲古本)、清乾隆武英殿本(简称殿本)、同治金陵书局本(简称局本)、清王先谦《汉书补注》本(简称王本)IlJ。直至2002年,周晨《宋刻(汉书>版本考》①一文论述了两宋时期的《汉书》刻本情况,做了大量工作,但其对《汉书》版本体系整体情况未有论及,材料搜集不尽完备,且所述观点(认为北宋本和南宋本构成两大不同的版本系统)值得商榷。在此之后,《汉书》版本领域研究又恢复沉寂。从严格意义上讲,系统研究《汉书》版本的著述尚未出现。国外关于《汉书》版本的研究也不够活跃。日本学者开展较早,近代有《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②、《汉书:和刻本正史》@〔影印本〕两部著作粗略地记述了《汉书》的版本情况,而未作深入研究。1940年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编辑出版了《汉书及补注综合引得》,为治《汉书》者提供了方便。此外,《AstudyofYanShigu’scommentaryontheHanshu))④(汉书颜师古注研究)一文也仅是对《汉书》版本有所涉及。另外,根据黄留珠《一段被误传的学术往事--1959年西北大学历史系标点(汉书)始末》所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倪豪士教授“在写简单的汉书版本史”@,但目前尚未见到公开发表的成果。总的来看,国外学者对《汉书》版本的研究没有向更深层次拓展,而且大多与中国学者的研究相重复。由此看来, 《汉书》版本史研究无论是在研究成果的数量上,还是在研究问题的层次上,与《汉书》整体研究的状况是不相称的(见表1),当前以至很长一段时间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这就需要在版本研究方面不仅继承前人的考证成果,而且要以深入细致的调查和认真的态度对前人研究的窠臼进行大胆的突破,才能客观地揭示《汉书》的版毋周晨.宋刻汉书版本考【J】.襄樊学报,2002,v0123(2):76.78.o内阁书记官室记录课编纂。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M】.东京【日本】:帝国地方行政学会,1914.o班同撰,班昭补作,长泽规矩也题解〔M〕.汉书:和刻本正史.东京:古典研究会,1977.世Poon,Ming-kay.Thesis(Ph.D.).AstudyofYanShigu’scommentaryontheHanshu〔J〕.TheChineseUniversityofHongKong(HongKong),2006.@黄留珠.一段被误传的学术往事——1959年西北大学历史系标点《汉书》始末们.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V38(3):63-67. 第一章绪论本体系。表1 20世纪以来<汉书>的研究状况(以专著和论文为主要统计对象)m时间 类别 专著 论文 合计汉书研究 39 115 1541900.1949年史汉比较研究 4 20 24汉书研究 32 34 661950.1979年史汉比较研究 5 17 22汉书研究 59 316 3751980.2000年史汉比较研究9 113 122汉书研究 32 109 14l2001年一至今史汉比较研究O 26 26总计 180 750 930二、《汉书》版本史研究的价值与史学意义《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是继《史记》之后我国古代又一部重要的历史巨著,在史学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当前,《汉书》版本史研究关注学者较少,研究基础较为薄弱,研究成果也不够丰富。相比较《史记》版本史研究已经较为成熟的趋势,《汉书》版本史研究应算是一大空白。这固然有客观条件的限制,即此项工作必须以亲眼所见为根据,而不能依靠第二手资料。在此方面,传统版本学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但不可否认,其研究有着很大弊端。如明清之际的藏书家,他们有着丰富的阅历及广博的知识,能够评定某一版本的年代及优略,却未能探寻各版本间的承继关系。西北大学孕育于汉唐胜地,素有研究《汉书》的优良传统。西北大学历史系(现更名为文博学院),曾于1959年受中华书局委托标点《汉书》。同年,陈直先生的代表作《汉书新证》问世,即为其时研究的标志性成果,他主张“以本文为经,以出土古物材料证明为纬。使考古为历史服务,既非为考古而考古,亦非单独停滞于文献方面” 圆,开辟了《汉书》研究的新阶段。可以看出,陈先生的研究是重视调查和第一手资料的。所以以此为基础,若能在《汉书》版本史方面研究有所突破或新的见解,对于故人和将来之事亦是大有裨益的。《汉书》作为一部史学巨著,其成书年代久远,影响巨大,经历代傅抄翻刻,形成了复杂的版本体系。其版本相互渊源递嬗关系不是非常明确,且不同版本间文字多有差异。清代学者张之洞指出“读书不知要领,劳而无功;知某书宣读而不得精校精注本,。杨倩如.20世纪以来的‘汉书》研究【A】.2008.回陈直.汉书新证自序〔M〕.天津人民出版社,1959:3-4.6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事倍功半。”①可见,考察版本承传轨迹,合理选择版本是古籍整理工作的基础。通过深入开展《汉书》版本史研究,揭示各种版本之关系及优略,可为广大学者研究《汉书》提供方便,甚至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开展此项研究工作是非常迫切和必要的。作为文献学研究工作者,应当及时地深入到实践中,审慎运用文献学知识,正本清源,辨伪存真,为《汉书》版本史研究贡献自己的力量。。时永乐.古籍整理教程〔M〕.河北:河北大学出版社,2003:25.7 第二章<汉书》版本流传存佚研究第二章《汉书》版本流传存佚研究第一节《汉书》原始版本存佚情况《汉书》经过两千余年的流传,产生了众多的写本、刻本,构成了庞大的《汉书》版本体系。研究《汉书》版本史,首要工作便是了解当时成书的过程,并对其原始版本进行厘定和研究。与司马迁作《史记》较为相似,班固也是为完成父业才写作《汉书》。班固虽因作《汉书》而面临杀身之祸,但总体而言《汉书》写作具备其特定的历史条件,因而较司马迁作《史记》顺利许多。如班固在《汉书》中继承和发扬了其父《王命论》的观点,提出了“汉承尧运,德柞已盛”、“天命在汉”①等观点,鼓吹汉王朝的正统地位。因此, 《汉书》编撰得到了东汉政权的支持;又如班固虽死后有八表和天文志未完成,但有其妹班昭、马续奉命继续完成,其完整性毋庸置疑。因《汉书》体现统治阶级意识,因而能较为顺利地得以流传,后世拜读研习者较多,其内容体例也大体无异议。自东汉时便有学者为《汉书》作注,后来作注解者更多,至唐颜师古注《汉书》,其基本形态得以固定,而后各种版本纷纷出现。《汉书》产生之始至唐代,是其写本流传阶段。在这一阶段, 《汉书》主要处于自然传抄状态。由于受到颜师古注的较大影响, 《汉书》相关的注本相继失传,现在仅有少量晋代、唐代写本残卷传世。经考察,其传世本以敦煌抄本残卷为最多,另吐鲁番出土文献中亦有一些残片,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罗振玉《敦煌石室碎金》排印本——《汉书�9�9 匡衡张禹孔光传》、吐鲁番出土文书编号为80TBI:001a的残卷——《晋写本(汉书�9�9 西域传)残片》@等。此外,日本藏有多种唐写本残卷,其中较为著名的是《汉书�9�9 食货志上》手写卷子本,现藏于日本名古屋真福寺。另《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影印唐钞本》第二集收有《杨雄传上》残一卷。这些写本残卷为《汉书》版本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宋代开始,学者对《汉书》写本进行了校刊整理,刻本开始流行。可以说,刻本对写本是一种整体上的继承,两者之间无不同体系的区别。因此, 《汉书》版本研究的重点在于宋代诸本的刊刻及流传经过。《汉书》原本今天己不得而见,现在所能见到最早的本子也是北宋时期的。但在一些文献资料中对早先的《汉书》本子亦有所记载。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载《南史�9�9 刘之遴传》云:“时鄱阳嗣王范得班固所撰《汉书》真本,。《汉书�9�9 叙传》.o此系新疆柏孜克里克千佛洞1975年出土遗物之一.8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献东宫皇太子,令之遴与张缵、到溉、陆襄等参校异同,之遴录其异状数十事。【25】,,南宋刘之问校《汉书》所参照的诸多版本中,也有“卷子古本”①。清王鸣盛《十七史商榷一刘之遴所校汉书》列出了“古本”与“今本”的诸多异同:“梁潘阳嗣王范得班固《汉书》真本,之遴参校异同,录状云:古本《汉书》称永平十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己酉,郎班固上。今本无上书年月日。古本叙传号为中篇,今本称为叙传;今本叙传载班彪事,古本云彪自有传;今本纪表志传不相合为次,古本相合为次,总成三十八卷;今本外戚在西域后,古本外戚次帝纪下;今本高五子文三王景十三王武五子宣元六王杂在诸传中,古本诸王悉次外戚下,在陈项传上;今本韩彭英……;古本第三十七卷解音释义以助雅诂,今本无此卷。孜其所云,今本者则梁世所行之本,与今刻不异。既编次体例若是之参错,则字句异者亦必甚多,乃谨举韩彭叙传述数句,恐之遴等亦未能全校耳。云外戚次帝纪下,诸王次外戚下,在陈项传上云云,一似古本无表志者,其实贝U#I-戚在表志后,诸王在外戚后,陈项上耳。不以文害词可也。今《汉书》一百二十卷,而古本只三十八中又有音义一卷,则古本卷甚大,其并合如何已无孜而。音义在三十七则叙传仍当居末,而无音义也。 (《南史》五十卷《刘之遴传》)【26】”依此处所载逐条辨析,事实上所谓“古本’’乃是梁人伪撰,不足以为据。但这个古本至北宋还在流传,宋祁校勘《汉书》时还用到此本,此处所载“古本”,经考证为伪撰之作,其真实性值得怀疑。但在某种程度上也为 《汉书》研究提供了一定的依据和参考。“古本’’与“今本”比较虽有差别,但也有相同之处,当不是空穴来风。因其所作较“今本”早,当能反映其时《汉书》的一些基本内容,应当得到研究者的重视。第二节《汉书》版本流传状况研究从现有的文献资料和研究现状来看,《汉书》版本史研究是有一定困难的,但也并非是无据可循。《汉书》产生之后,历代史志便均有著录,官私所修书目亦多有记载。因此,应主要从两个方面着手开展研究:一是当世流传和保存的《汉书》版本;二是历代史志、书目的著录和记载。其中,以诸书目和史志为线索,考察《汉书》的版本存佚流传状况,是研究《汉书》版本体系的根本。班固成《汉书》已有两千余年历史,经历代校雠翻刻,产生了众多的版本,因此也形成了复杂的版本体系。现今能见到较完整、最早的《汉书》版本当属北宋时期,更早。王先谦.汉书补注.序例〔M〕.北京:中华书局,1983.9 第=章‘汉书)版本流传存佚研究时期的版本已经不得而见。这以后产生的很多版本或为官府、或为私人收藏家所珍藏和保存,其中亦不乏诸多善本,加之稍好一些的本子,目前的《汉书》版本也具有了一定的数量,这为《汉书》版本史研究提供了最为直观和客观的第一手资料。北京国家图书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有国内外较为完备的古籍资料,《汉书》版本收藏也较为丰富。今依所见的《汉书》版本,以古籍的雕版印刷情况(即抄本、刻本、石印本、影印本、铅印本等)为依据进行类别划分,对自宋代至近代(民国之后)各时期《汉书》版本类别情况进行统计,相关数据如图1所示。由此可见,自宋代开始,《汉书》刻本一直处于主要地位,清以后影印本和铅印本才逐渐增多。明清时期现存的《汉书》版本数量较多,应作为研究的重点。当然今天从朝代更替的角度来看,元朝作为少数民族的统治,在一定程度上对汉文化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汉书》的流传亦不例外,对这一时期的版本情况同样要重视并进行发掘性研究。削l现存各时期《汉书》版奉类别情况统计(依据所见版本)同时,官私所修书目也是《汉书》版本研究的重要资料。书目著录各种不同版本,始自南宋初尤袤之《遂初堂书目》,其所载版本有十余种。清嘉庆十年,秦思复撰《石研斋书目》鲫,顾广圻为之序,谓其自创一格,各以入录之本,祥注于下,为将来撰目录之模范。然此仅就一家藏本而著录之。迨道成之际,始有就知见所及,尽录诸本于一书之下,如邵懿辰之《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祥记款式行格、流传情况及版刻纸墨之精租优略〔2”。莫友芝所撰之《邵亭知见传本书目》1291,亦广注众本。此类书目,均可成为版本目录。又有专收善本书者,则称为善本书目。明末清初,钱谦益撰《绎云楼书目》130)毛康《汲古阁珍藏秘本书目》p”,徐乾学撰《传是楼宋元本书目》132J,钱曾撰《述古堂藏书目》〔331,均属此类。钱氏又撰《读书敏求记》o”,选取其述古堂晟佳之本,每书均加解题,则为解题式善本书目之典范。历代书目之作众多,良莠不齐,但其所记载能反映一版本之流传存轶状况,此处不作一一赘述。本文查阅了众多藏书书目,对官修书目、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藏书家藏书目录所载《汉书》进行考察,作为《汉书》版本研究的重要参考。 第三章宋代‘汉书》版本考述第三章宋代《汉书》版本考述第一节《汉书》刊刻之始和现存版本情况《汉书》自问世以来,即受到学者们的重视和推崇,出现了多种传本。至宋代,雕版印刷技术日趋成熟,为《汉书》多种刻本的出现和流传奠定了基础。这一时期在众多版本影响较大的有北宋太宗淳化五年(994年)七月陈充、阮思道、尹少连、赵况、赵安仁、孙何等校正,在杭卅陔4印的《汉书》版本,研究《汉书》的学者习惯称之为“淳化本”。在此基础上,北宋真宗咸平年间,真宗命刁衍、晁迥、丁逊等重新校定《汉书》版本,刁衍等人“博访群书,遍观诸本”,校定淳化本《汉书》共计三百四十九条,三千余字,录为六卷,于景德二年(1005年)七月进献给宋真宗,这便是“景德监本”。仁宗景祜元年(1034年)九月秘书丞余靖上书,认为国子监所印《汉书》“文字舛讹,恐误后学”,于是仁宗命国子监直讲王洙与余靖一起到崇文院校对《汉书》各本,景祜二年(1035年)校书毕,共增加七百四十一字,删减二百一十二字,改正一千三百三十九字,这便是俗称的“景祜刊误本’’或“景j;占本”。宋祁在“淳化本”、“景德监本”及 “景祜本”的基础上,又参考了前代善本共计十五家,对《汉书》重新做了校定。班固作《汉书》时,为追求文章风格的古奥典雅,很喜欢使用古字,而后人在传抄《汉书》的过程中,通常用当时的通行字来替代这些难以辨认的古字,这种情况在唐颜师古作《汉书注》时就已很明显,到宋代这种改易《汉书》古字的情况更加严重,从而使人难以看到《汉书》成书之初的原貌,所以“宋祁校本”的一个重点就是恢复《汉书》中所用古字,力求恢复《汉书》本真。若遇各家说法不一,难以决断之外,就兼而存之。目前,国内外收藏的较有价值且较完整的《汉书》宋刻本主要有以下几种:①北宋刻递修本。共一百卷,六十册,中国国家图书馆藏。目录、卷一配清初抄本,卷十九、六十二、六十四上配清抄本,卷五十四、八十七、九十七、九十八配明正统八年刻本。 ②北宋末南宋初刊本,南宋前期修。一百卷,四十册,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卷二十九配建安蔡琪刊本,卷三十配宋庆元元年建安刘之问刊本。③南宋绍兴中湖北提举茶监司刊本,淳熙二年、绍熙四年、庆元五年递修。一百卷,四十册,日本静嘉堂文库藏。④南宋前期两淮江东转运司刊本,南宋中期、元中期递修,现存两部,一部为十七卷八册,另一部为九卷四册,台湾中央图书馆藏。⑤南宋嘉定蔡琪一经堂刻本,一百卷六十册,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卷二十九、四十五至四十七、五十六、五十七上、八十六、八十八、12 西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九十九配另一宋刊本。现中国国家图书馆有藏。八行十六小字,小字双行二十一、二是二字,细黑口,四周双边,有耳。⑥南宋庆元间刊本,一百卷,共八十册,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其中部分篇章有抄配。⑦南宋嘉定十七年白鹭洲书院刊本,一百卷,八十册,中国国家图书馆藏。卷七十八至八十一配明覆宋刻本。⑧南宋后半期福唐郡庠刊本,元大德八年、九年、至大一年、廷祜二年递修,一百卷四十三册,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藏。此刊本尚有多个递修本,分别藏于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日本静嘉堂文库、台北故宫博物院、日本内阁文库、台湾中央研究院李氏语言研究所等单位p51。宋代是《汉书》刻本盛行的时期,这一时期出现了很多“雕版精美,质量较高”的《汉书》版本,对此以后《汉书》其它版本的出现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除上述的《汉书》刻本外,其时还有其它众多的《汉书》刻本,下面将以北宋和南宋两个时期分别予以论述。第二节北宋时期《汉书》版本考述① 1、淳化本。据考证,《汉书》最早刊刻于北宋太宗淳化五年。程俱《麟台故事》卷二日:“淳化五年七月,诏选官分校《史记》、前后《汉书》,……既毕,遣内侍裴愈赍本就杭州镂板。”回《国朝会要》、《宋会要辑稿》、《石林燕语》等亦对此事件有大致相同的记述n31。据《天禄琳琅书目》记载,此次《汉书》与《史记》、《后汉书》同时校印,历时四年,于至道三年由吕端等进呈宋太宗,世称其为“淳化本”咖1。其原本今天已不存在。邵懿辰《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续录对其版本形态有所记载:“明正统覆宋淳化本前后汉书,半页十行,行大字十九,注小字二十五或二十七,四边极粗。【28J”另缪荃孙《艺文藏书记》卷四曾谈及此本与北宋景j;占本的关系:“正统翻刻宋淳化本,…… 与翟氏书目固景j;占本同版心。……末页有右奉淳化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奉提旨校定刊正两行。黄荛圃以此本为最善。【36】’’淳化本之后的众多版本皆多从其出,如上述文献所述,景祜本当源出白宋淳化本,且以后出现的明正统本为翻刻宋淳化本而成。2、景德刊本。《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与《邵亭知见传本书目》皆记载:“内府有宋景德刊本。〔2829〕”《国朝会要》云:咸平中,真宗命刁衍、晁迥与丁逊复校《两汉书》版本,通知制诰,以陈彭年司其事。景德二年七月,衍等上言:“《汉书》历代名贤。周晨.宋刻汉书版本考【JJ.襄樊学报,2002,vol23(2):76-78.口【宋1程俱.麟台故事.武英殿聚珍版丛书,同治七年福建版.‘四库提要》云:“其书多记宋初之事,典章文物,灿然可观。” 。翟墉.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题跋〔M〕.上海吉籍出版社,2000.13 第三章宋代‘汉书》版本考述注释,至有章句不同,名氏交错,除无考据外,博访群书,遍观诸本,校定凡三百四十九卷,签正三千余字,录为六卷以进,,【13J。这是继淳化本之后对《汉书》又一次较大规模的刊定。3、景祜本。耿文光《万卷精华楼藏书记》卷二十二记载了景祜本的刊刻过程:“景祜元年,秘书丞余靖上言,国子监所印两汉书,文字舛讹,恐误后学,臣参括众本,庞据他书,列而辨之,望行刊正,诏医翰林学士张观等详定闻奏,又命国子监直讲王沫,与靖偕赴崇文院雠对,二年九月校书毕。凡增七百四十一字,损二百一十二字,改正一千三百三十九字。138〕”《麟台故事》卷二载:“景祜元年九月……赐祥定官翰林学士张观、知制诰李淑、宋祁器币有差。”此处说明宋祁参加了景祜本的校刊工作。@“黄丕烈有宋景祜二年刊本一百卷,云较汪毛二本多异。十行,行大十九字,一Jx--十七字,此书今在汪小米家。”〔281据王先谦《汉书补注叙例》:“颜注《汉书》,至宋仁宗景祜二年,韶州余靖为秘书丞,奏言文字舛讹,命与王沫同校。靖撰《刊误》一书,增入江南张泌校说六条,所谓景j;占刊误本也。【13】”两处文献中余靖上言时间有出入,确切当为景祜元年开始准备校刊工作,二年完书,因改正之处颇多,故又称其为“景祜刊误本”。顾广圻《思适斋书跋》卷二中评论日:“唯是乃景j;占二年监本,独存北宋时面目。惜补板及剜损处无从取证,然据是可以求其添改之迹。【37】”景祜本为现存最早之《汉书》刻本,此处肯定了对景祜本所做工作,但只可惜景祜本经流传数代后已不完整。近代商务印书馆百衲本二十四史《汉书》即用景祜本刊刻而成。4、宋祁手校本。黄丕烈《百宋一廛书录》载:“此北宋刊本《汉书》,无目录,前有中书门下牒国子监文一通,细案之乃孙爽以刘昭注补后汉志三十卷入于范书中之缘由也,末题乾兴元年十一月十四日牒,后列官衔四行……方知此牒误置于此,然世不多见,且其误已久,故特仍之。……至于此书之为宋子京手校与否?无可微信。惟卷末有墨书二行,云:右宋景文公以诸本参校,手所是正,并附古注之末,至正癸丑三月十二日云林倪瓒在凝香阁谨阅。识古者辨其字迹,以为是真。则倪可信即宋可信矣。139〕”对于其为宋祁手校本的可信程度,黄丕烈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而王先谦于《汉书补注叙例》又云:“景文校本,近儒钱大听、王鸣盛等皆信之,惟全祖望②以为南渡末年,麻沙…………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