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不要为军国主义恶魔殉葬 / 中国公民 高洪义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28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高洪义  本页面已被访问 1620 次

——为“钓鱼岛事件”告日本友好人士和民众书

各位日本近邻:


【一】军国主义是中日两国民众的共同祸患

2012年的7月7日,野田政府悍然宣布拟将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国有化”。这个7月7日,难道和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那个7月7日是简单的巧合吗?难道选择这一时间宣布的险恶用心不是昭然若揭吗?时至今日,“购岛闹剧”愈演愈烈,狡辩也好,耍横也罢,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早已纷纷粉墨登场了!这不能不引发我中华民族的高度警惕,这不能不激起我中华民族的强烈愤慨。

不要忘了:在太阳旗狂舞却暗无天日的年代,军国主义猖獗,法西斯统治肆虐,日本人民牺牲了大量的生命和财产,日本社会丧失了基本的自由和人权,日本民族断送了应有的和平与发展。侵华战争等侵略扩张不仅给中国等亚洲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也对日本人民造成了接近毁灭性的打击。军国主义是与现代社会背道而驰的,它犯下的滔天罪行,对中国等亚洲人民是罄竹难书,对本国人民更是罪无可赦。

在不堪回首的岁月里,日本曾倾国而出,荒废自己的家园焚烧去邻邦的庐墓;日本曾掩面而泣,献出自己的子女去填埋邻邦的沟壑。你们在痛恨其邪恶和荒谬之余,是否应该猛醒:绝不应该使这一人间惨剧在今天重演!孟子曰:“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此所谓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于死。”孟子曰:“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难道军国主义不也是日本民众的最大祸患吗?

广岛、长崎的原子弹在你们心灵上炸开的伤口尚未愈合,密苏里战舰上的投降书在你们脑海中贮存的羞辱还在发酵,现在的军国主义分子却赖账不还、贼心不死反而变本加厉、丧心病狂,为了一己、一党的的私利而妄想死灰复燃,妄想再次穷兵黩武,必欲置两国人民的福祉于死地而后快。对此,我们不应当深恶痛绝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不应当有力回击吗?

大家可曾记得:“九·一八”一让沈阳,“一 ·二八”二让淞沪,《塘沽协定》三让热河,《何梅协定》四让冀察。直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国才进入 “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的全面抗战时期。

血的教训我们早已记取。2012年的7月7日,又给我们敲响了警钟。2012年9月9日,胡锦涛主席正告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胡锦涛主席同时特别强调:日方必须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不要作出错误的决定,而要同中方一道,维护中日关系发展大局。2012年9月10日温家宝总理说:“旧中国饱受屈辱,山河破碎,弱国无外交。中国政府和人民比任何人都珍惜来之不易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即使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也是铮铮铁骨。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会退让半步!”

人类已进入二十一世纪,如果有人死抱军国主义僵尸不放,死拉殖民主义破车不止,必将是死路一条,死无葬身之地。“世界潮流  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曾旅日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这句话,值得我们共同深思。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先生曾言:中日已有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事不过三,如果再有一战的话,两大民族的仇怨将难以化解。如果你们不想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不想与结下“不解之缘”的中华民族再结下“不解之怨”的话,就应以自己的良知、智慧和力量,与我们一道共同挫败军国主义恶魔的罪恶图谋。


【二】妄想坐收渔利的幕后黑手是两国民众的潜在敌人

中日是一衣带水、同文同种的近邻,两国的交往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其恩恩怨怨也绝非外人揣度的那样易于激化和破解。远有著名的鉴真东渡和阿倍仲麻吕的遣唐,近有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先生等英雄豪杰的长期旅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总理周恩来先生等志士仁人的早年求学。我们还知道贵国除了有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还有藤野先生等中国人民的良师益友。

中日两国的经济本来可以优势互补、相得益彰。作为人口、资源大国的中国,作为生产、消费大国的中国,作为有主见、负责任的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作为稳步增长、渐趋强大的新兴“金砖四国”之一的中国,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对近邻日本等国经济的拉动、支持、互补与激励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在当今日本经济低迷的时期,这一作用显得尤为重要。“危而不持,颠而不扶”,不是拥有大国风范和仁爱之心的中国人民的风格。我们本来就是出手相救的,但我们往别人口里抹蜜,却被别人咬着了手指头。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对忘恩负义之徒,你们不觉得我们应严加痛斥和反手痛击吗?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仅是中国对日本劳务输出和市场吸纳(当然包括资本和技术)的改变,就足以令两国甚至更大范围的社会经济改观。曾有人说,不管参拜不参拜靖国神社,韩国都抵制日货,中国都照样买日本的产品。铁的事实已将某些误导的舆论泡沫击得粉碎。时至今日,风起云涌的抵制日货活动已在网络等舆论和街头等实地展开。民族感情的力量向来是不可估量的,现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席卷黄河上下、神州内外。视而不见、熟视无睹、有眼无珠的,只不过是一些或鼠目寸光、或利令智昏的无耻政客和被他们蒙蔽的人。日本经济界的有识之士已感到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野田等政要已开始哀嚎了。

“搂草打兔子”也“搂草打虫子”,捎带打一下可恶的“小爬虫”。菲律宾当局也来凑热闹,乘人之“危”,趁“火”作祟,拉拢日方投资办厂,摇尾乞怜,真是不自量力。块头那么小,杯水车薪,明智如日本企业界会看重你的借机献媚吗?这种搅局的伎俩,只会被中日两国的有识之士付之一笑、嗤之以鼻。前不久,灰溜溜的“黄岩岛对峙”结局不够丢人现眼吗?这次拉“大”旗作虎皮,傍马仔添臭鞋,貌似机关算尽,实则恬不知耻。如此行事,也是“岛国心态”,自是招祸之兆。

我们注意到:在中日“经济战”的前哨战中,受重创的日本企业有些是最早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你们当然痛心,我们自然也深感痛惜。“杀人一千,自损八百”,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我们更知道:“欲除巨毒,壮士断腕。”冤有头,债有主,还是让我们共同去谴责军国主义这个罪魁祸首和那个幕后黑手吧!

试问:是谁公然无视波斯坦公告,背信弃义、居心叵测,一手预设了钓鱼岛圈套,制造了中日两国的不和因子?又是谁愿意中日双方在对峙中耗散国力,甚至兵戎相见,进而火中取栗?是谁不愿意看到中日用东方人的智慧逐步化解纠纷?是谁不愿意看到中日携手共进、世代友好?是谁不愿意看到中日等国创造太平洋世纪,使他对自己的一贯的霸道行径有所顾忌?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他们心怀鬼胎,他们居心叵测!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识之士的眼睛是雪亮的,日本《大众》周刊称“后世会记住这个使日本沉没的政客”。军国主义者如果不是智障、脑残,就是蛇蝎为心、豺狼成性。不要忘了那个霸主向来是“拿他人做牺牲、弃走狗如敝履”的做事风格。1958年金门炮战时,拂袖而弃蒋军于炮火、抱头而保己命于沧海的一幕还远吗?

在别人的卵翼下,看人眼色、仰人鼻息的滋味就那么好受吗?依附别人、欺软怕硬、把宽容当软弱,受重罚才认错,只会被本国和邻国所厌恶和唾弃。拿本国前途做赌注,替他人做打手、当炮灰,怎能赢得各国有识之士的信赖和尊重呢?

孟子曰: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在内政上尸位素餐、黔驴技穷,不思发展经济,不思改善民生,不思化解民怨,不思自立自强。悍然推倒前人以宽容的胸怀、务实的态度和东方的智慧种下的共识之树,盲目跳入他人以险恶的用心、卑鄙的伎俩和浅薄的见识挖下的陷阱。妄想外交上以邻为壑,走歪门邪道,打肿脸充胖子,故伎重演,只会自取其辱,自招其祸。

毛泽东主席认为日本民族和中华民族是“是两个伟大的民族”,并说:“你们这个民族是个很好的民族。日本人,谁要想欺侮他们,我看是不容易的。”毛泽东主席还曾写道:“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可惜,并不是所有的日本近邻都那么有骨气,并不是所有的日本近邻都那么有出息!

妄想坐收渔利的幕后黑手才是两国民众的潜在敌人。让我们同时正告军国主义分子:他们火中不会取栗,你们玩火注定自焚。

现在“两个伟大的民族”正走向历史的又一关口,何去何从?由你们自己选择。


【三】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钓鱼岛事件”绝不是一个孤立事件,其间在中国也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但有一点务请你们认清:中国人民是不可战胜的。

正如曾留学日本的鲁迅先生在为孙中山先生等革命先烈殉国后遭奴才讥笑而写的《战士和苍蝇》一文中说:“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中国就是这样的战士。

难道一小撮极端分子就代表广大民众吗?难道“打砸抢”就代表了广大爱国民众的行为方式吗?难道“宁要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尽日本人”“宁要中国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 就代表了广大爱国民众的主流意愿了吗?

更进一步来说,难道那些贪官、奸商和汉奸、卖国贼等中国现代化进程的阻力能代表中国人民吗?难道那些藐视和践踏民权和法制的行为能代表中国人民的行为准则吗?

我们深知:在当代中国,曾留学日本的鲁迅先生所着力批判的吃人者、看客和庸人还大量存在,所着力批判的“瞒”和“ 骗” 的现象还大量存在, 所着力批判的“读经”、“捣鬼”和“演戏”的把戏还大量存在,所着力批判的奴性还大量存在……

但这些和一切绊脚石和荆棘一样,都无法阻挡中华民族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步伐,必将在我们的手下被一一铲除。

我们知道,中国也是需要一点鳗鱼效应的刺激的。否则惯性和惰性就会滋长,傲慢和偏激也会萌生。我们注意到:日本民族的团队精神和认真态度,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在国民素质培养的教育上,我们也知道有缺憾。如:你们的历史教学是讨论中日会不会再打一仗的问题,而我们却是回答甲午战争后签订了什么内容条约的问题。再如:在你们的夏令营,孩子受点伤后,家长们会为拖累了主办方道歉;在我们的夏令营,孩子受点伤后,有些家长却会过分追究主办方的责任。凡此种种,是我们应该并且正在反思和改进的,但这些绝不能成为误判力量的主要依据。

总之,请你们不要“管中窥豹,只见一斑”,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更不要受故意夸大、肆意抹黑的人欺骗。对不法行为,中国政府已采取有力措施,运用法治等方式加以制止,舆论也正向着更加自由而理性的方向发展。我们深知:“不谐之音”是“不祥之音”, 既不是自信的显示,也不是爱国的方式,绝不是我们民族洪钟大吕的时代强音。

因为鲁迅先生还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才是我们的真正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之所在。我的真正力量就蕴含在曾拥有孔子、孟子、孙中山、毛泽东、彭德怀等英雄的民众之中。

需要我们共同思考的是:1932 年“一 ·二八”事变开始后,日本法西斯就轰炸了我们的商务印书馆,妄图亡我文化;1945年反法西斯战争即将胜利前,梁思成先生提出了原子弹轰炸一定要避开奈良的建议,闪耀出了中华民族人性、理性和文明的光辉。侵华战争中,731部队进行着灭绝人性的实验;福岛核泄露事件后,我们的温家宝总理亲赴日本进行感人肺腑的慰问。对比以上事例,那些捧住一点浊流肆意渲染的人们,应该明白:什么是狼子野心,什么是大国风范?

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创造了使中国等包括朝鲜、日本、越南、新加坡等国在内的大中华文化圈等的人民受益无穷的东方文明。五千年东方文明和其他文明共同哺育的我们这个星球的包括欧美等国的新一代民众在内的有识之士应该知道:近代一百多年,中华民族的抗争史,只是发展进行曲中的小插曲;不远的将来,中华民族的复兴曲,必将是人类共同繁荣交响乐中的大乐章。

中华民族受人欺侮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抗日战争,八年的艰难困苦,我们承受过;抗美援朝,十七国的联军,我们也较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的风吹浪打,56个民族的我们更强壮了。

“钓鱼岛事件”到今天,野田狡辩也好,认栽也罢。海峡两岸携手,千帆竞发,我国已在固有的海域捕鱼劳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把你的实际控制还是放在纠正口是心非、口蜜腹剑的无耻行径上吧。巨舰入海,长剑倚天,我军正在辽阔领域保家卫国。“国土狭小难回旋,国力不济徒费力。仰人鼻息望接济,毒蛇噬龙谈何易?”,这不是有意“长中国人民之志气、灭军国主义之威风”,而是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让我们共同奉劝:人贵有自知之明,“购岛闹剧”,早收场,早得益。
 

各位近邻:请看当今之世界,应是谁人可主宰?正义的事业是不可战胜的。因为我们奉行的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正义的科学发展观,我们正以自己的使命和力量继承先辈留给我们的信念和遗产,以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创造自己的财富和幸福,以自己的正义和实力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晚10时作于山东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