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宠妃艳史:坐在皇帝大腿上的“女秘书”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9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本页面已被访问 686 次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这首《玉树后庭花》是这时候南北朝时期的南陈后主陈叔宝为宠妃张丽华写下的,后来被世人称之为著名的亡国之音。

    张丽华,南陈后主陈叔宝的一名宠妃。《陈书》和《南史》记录了她怎样从一个乡下“柴禾妞儿”,混成了皇帝眼里的大红人。她十岁就被选进建康城,给陈叔宝的妃子龚氏当了贴身侍女。此时,陈叔宝还在东宫当太子,过着养尊处优的小日子。可怜的龚氏,弄来个花儿一样的侍女,然而她做梦都想不到,这个捧茶叠被、扫地梳头的小人儿,很快就会变作同自己争宠的“情敌”,同时,也大造出了陈氏天下的“克星”。

    《陈书·列传》借唐代一代名臣魏征之口,描绘这名十岁的小姑娘:“发长七尺,鬒黑如漆,其光可鉴。特聪惠,有神采,进止闲暇,容色端丽。每瞻视盼睐,光采溢目,照映左右。”陈叔宝本是一个好色之徒见,着漂亮女子就神魂颠倒。他可以不吃不喝,就是不能没女人。这个天仙似的小侍女,立刻勾起了他强烈的占有欲。陈叔宝张着大嘴,傻呵呵地端详了半天,才对龚氏感叹道:“她简直是‘国色’呀!你干嘛藏在身边,不叫我见面呢?”

    龚氏太熟悉陈叔宝那副花花肠子了,她虚情假意地劝解道:“殿下,您现在见了她,我都觉得太早。这姑娘还小哩,‘微葩嫩蕊’,根本不到采折的时候。着什么急呀?她横竖都是您的人……”陈叔宝高兴了,一个劲儿地点头微笑。从此,他又多了一块心头肉。

    《陈书》说,张丽华“年十岁……后主见而悦焉,因得幸,遂有娠,生太子深。后主即位,拜为贵妃。性聪惠,甚被宠遇。”短短几句话,张丽华便从一个小小的使唤丫头,陡然变作陈叔宝枕边的红人儿,又生儿子,又封贵妃……荣华富贵,一下子降临到这个幸运的小姑娘身上。

    其实每个女子都是水做的。熬了几年之后,就会搅成了浑汤。十岁的张丽华,清水出芙蓉。“微葩嫩蕊”,也搁不住风月老手的肆意勾引。小姑娘简直成了一件漂亮玩意儿,陈叔宝天天把她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眉目传情,撒娇使性,这还能接见大臣处理朝政吗?张丽华渐渐地当上了皇帝的贴身秘书。

    难道陈叔宝就乖乖地让一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吗?除了被宠信、招偏爱之外,张丽华“人小鬼大”,的确有出色的素质和过人的手段。她和陈叔宝共同处理军国大事,“于膝上共决之”,仰仗的并不全是粉面桃腮。

    首先,头脑灵活,心细如发。张丽华出身贫苦,没有背景,更没有靠山。凭什么在勾心斗角的后宫立足?当然是头脑。她进城第一个活儿就是伺候人,跟牛哄哄的后妃打交道,必须察言观色,眼疾手快,事事办到主子的心坎上。幸亏她天生丽质,走了一条终南捷径。对少女来说,脸蛋儿就是最要紧的财富,但张丽华绝非那种“空腹花瓶”,她的心智条件应在“中人以上”。《陈书》里说,张丽华“才辩强记,善候人主颜色”。皇帝整天忙着花天酒地,哪有心思答理百官的启奏?那些婆婆妈妈的事儿全由宦官蔡脱儿、李善度先过筛子。自从张丽华粘在了皇帝的大腿上,朝中奏章,居然无一遗漏,件件有着落。这个小人儿思维敏锐,头脑灵活,一旦蔡、李两位公公记不清了,她便轻启朱唇,一条一条、准确无误地背诵出来。这还不是秘书的材料吗?

    其次,笼络人心,经营名望。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粉黛如云的后宫?想在女人堆里落脚,比占山为王还难。张丽华这位少年贵妃,天生会来事儿。人前买好,是拿手好戏。拉拢姐妹,堪称无师自通。对一个穷苦女子来说,这是逼出来的“潜能”。

    《陈书·列传》寥寥几笔就说明白了,陈叔宝“每引贵妃与宾客游宴,贵妃荐诸宫女预焉。后宫等咸德之,竞言贵妃之善,由是爱倾后宫。”无论大事小情,只要给张丽华磕头,绝不驳面子,保证为你逐一开脱。王公大臣想奓刺儿,张丽华只消跟皇帝笑嘻嘻地垫句话,你官儿再大,也得卷铺盖滚蛋!由这种女人当家,谁心里都没底?好在,张贵妃正在养精蓄锐,犯不着四面树敌;她更愿“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后宫上下都挑大拇指:“张贵妃,好人啊!”感恩戴德之声,此起彼伏,张丽华也奈不住喜上眉梢。

    再者,逢迎皇帝,架空权力。 后宫还有其他男人吗?换句话说,三千佳丽,别无选择,只能讨好皇帝陛下,哪管他是多情郎,还是负心汉?平心而论,陈叔宝爱美色、疼女人,舍得花下做鬼。他对张丽华百依百顺,张丽华也对皇帝曲意逢迎。她把陈叔宝当作了终身的事业,挖空心思哄着玩。既由着皇帝的性子,也牵着对方的鼻子。

    陈叔宝有文采,好作诗,张丽华便起劲儿地张罗“赛诗会”、“唱诗班”。席间,形形色色的诗歌纷纷出炉,字里行间弥漫着氤氲的酒气。那些绮丽华美的文字,酸甜肥腻,总也跳不出醇酒妇人的老套子。陈叔宝还亲自捉刀,作了那首被世人称之为亡国之音的《玉树后庭花》:“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娇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这种靡靡之音,二百五十年后仍在秦淮河的桨声灯影里飘荡,惹来了诗人杜牧一声长叹:“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古诗,是用来唱的。写诗,还得谱曲。陈叔宝可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凡遇此类活动,他定然亲自抓。采其尤艳丽者以为曲词,被以新声,选宫女有容色者以千百数,令习而歌之,分部迭进,持以相乐。”这种新歌发布会,令人颇有成就感。堂堂南陈之主,写词、谱曲、编舞、操琴——真是全活儿。难为这个天才的艺术家,怎么就衔冤当了皇帝呢?

    除了歌舞淫词之外,张丽华还引诱皇帝求神拜鬼。《南史》里说她“工厌魅之术,假鬼道以惑后主。置淫祀于宫中,聚诸女巫使之鼓舞。”只要皇帝笃信巫婆神汉,贵妃娘娘就能控制他的思想和行为。张丽华俨然朝臣与皇帝之间的联络官,“人间有一言一事,贵妃必先知白之。由是益加宠异,冠绝后庭。”工夫一长,皇权被架空了。江东朝野,不知陈叔宝,但知张丽华。

    还有,培植亲信,拉扯裙带。虽说“靠山山倒,靠人人老”,张丽华还是不肯浪费手中的权柄,开始着意扶持自己人了。女性玩政治,太容易走板,权力会削弱人的理智。张丽华不糊涂,倒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地位,使她的私欲无限膨胀。由于各种政治企图屡屡得手,昔日谨小慎微的张丽华陡然跋扈起来。在她手里,南陈的江山成了“唐僧肉”,为拉扯裙带、安插亲信,她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违法乱纪。

    “内外宗族,多被引用,大臣执政,亦从风而靡。阉宦便佞之徒,内外交结,转相引进。贿赂公行,赏罚无常,纲纪瞀乱矣。”闹到这种地步,就是犯罪!皇帝的老婆,在后宫怎么折腾都无所谓,倘若把手伸进朝堂,跟着瞎搅和,多半会酿成祸害,没什么好下场。张丽华玩得太猛了,尽管皇帝袒护,也挡不住外人骂街。

    南陈大臣章华,冒死直谏。他在奏章里非常露骨地批评道:“陛下即位于今五年,不思先帝之艰难,不知天命之可畏,溺于嬖宠,惑于酒色。祠七庙而不出,拜妃嫔而临轩。老臣宿将,弃之草莽。谄佞谗邪,升之朝廷……”第二天,章华就被斩首了。从此,南陈元气大伤,“遂无骨鲠之臣。”

    当时隋文帝处心积虑地要灭掉陈朝而独霸天下,但陈后主却自以为得意地认为,王气正在建康,他们怎么能灭掉陈朝呢?朝中大臣孔范也跟着附和说,我们有长江天险,隔阻南北,即使隋军前来进攻,难道他们能飞渡过来吗?他们君臣居然把这样事关国家的大事化小,无视隋文帝的勃勃雄心。

    隋朝开皇八年,也就是公元589年的春天,隋文帝下诏由晋王杨广率领五十余万大军,分进合击,直指陈朝都城建康。一时隋朝大军云集大江南北,直逼陈朝都城建康。先是庐州总管韩擒虎亲率五百名精锐士卒横江夜渡采石矶,紧接着吴州总管贺若弼攻下京口,形成东西两路夹击之势,但最先进入建康朱雀门的是韩擒虎。

    这时后主陈叔宝得知建康已经腹背受敌的消息后,十分惊荒失措。但平日环绕在他身边的一班大臣,还力劝他仿照梁武帝见侯景的故事,摆足架势会见韩擒虎。但是陈后主并不理会群臣的建议,只是说道,并非是朕无德,而是江南的气数已尽。朕自有计,爱卿们不必多言!群臣听他这样一说,以为大势已去,便四处逃散。

    陈后主到底有什么退兵的良策妙计?其实到了此时,他还能有什么良策妙计?就是让人用一只箩筐把他和张丽华一起送到花园中一口枯井里躲藏起来。韩擒虎攻入宫中,立即加派士兵搜查,结果在后花园中的那口枯井中,找到了陈后主和张丽华。

    当隋兵把他们拉出枯井时,由于井口太小,张丽华脸上的胭脂被擦到井口上,留下一抹胭脂红。从此,这口井被人叫做“胭脂井”。但也有人指责陈后主只爱美人而不顾江山,最后落得个国破家亡投井躲藏的下场,把这口井叫做“耻辱井”。陈后主自以为得计地藏身于胭脂井中,其实不啻是掩耳盗铃,作茧自缚,徒然给后人留下千古笑柄。

    难怪后人感慨万千,作诗讽刺说,“擒虎戈矛满六宫,春花无树不秋风;仓皇益见多情处,同穴甘心赴井中。”后来张丽华就在一条清溪旁被处斩了。

    唐代魏征在陈后主本纪中写道,生深宫之中,长妇人之手,不知稼穑艰难,复溺淫侈之风。政刑日紊,尸素盈庭,临机不寤,冀以苟生,为天下笑,可不痛乎!看来,魏征对称后主的评价还是比较切合实际的。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