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傅璇琮與《續修四庫全書》/ 丁春凌 (中赋 赋帝 理辑)

发表日期:2012年9月7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丁春凌  本页面已被访问 707 次

傅璇琮:让八年时光成为永恒
  
     本周人物 傅璇琮

     本报记者 丁春凌

  2002年8月3日一早,记者在北京六里桥附近转悠了近20分钟,才在一条巷子的尽头找到中华书局。一处颇不显眼的旧楼,淹没在四周的居民住宅中。

  因是星期六,整个中华书局都静悄悄的。

  上得楼来,傅璇琮先生正拿着一个把儿很长的笤帚在扫地。见记者欲帮忙,傅先生以最快速度结束了自己的打扫。这当中,记者看到,傅先生的右手大拇指似乎不太好用。“颈椎病压迫的,提重东西还行,握笔费点劲儿。”

  办公室里除了书,还是书,从桌面到地面,一堆堆,一摞摞。记者扫视屋内,总觉缺了点什么,是电脑。傅先生挪开堆在沙发上的书,坐了下来:“我不用电脑,还是习惯手写。”

  傅先生年近七十,面容舒展,神色开朗,一望便知是个诚恳、通达之人。每每讲毕一段故事,甚或说完一句话,他都以轻松的笑声收尾,两个小时里不绝于耳。从那笑意里,我们全然看不见他在浩大《续修四库全书》工程中的纵横捭阖,却只见《续修四库全书》结束后带给他的快乐与满足。

  不过,提起8年来,《续修四库全书》的种种往事,傅先生还是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担任主编的心态。他说,在整个编纂过程中,在京的编委几乎没有一个周末不是在紧张的商讨、研究中度过的。《四库全书》属官修,《续修四库全书》则完全是民间行为,没有专家们的无私付出,没有上海古籍出版社编辑们踏破铁鞋的功夫,以及全国100多家藏书单位的倾力协助,《续修四库全书》就真的是“想也不敢想的文化工程”……

  续修之声百年不绝

  我一生希望搞古籍整理,搞古典文学。8年前,《续修四库全书》这项宏伟的工程启动了,我与顾廷龙老先生被推举为主编。

  乾隆修《四库全书》是盛世修书之举,他要显示清王朝不仅能以武力统一中国,更能在文治上超过汉唐。

  《四库全书》从内府藏本、各省采进、民间进献的大量版本中选择善本,更从明代《永乐大典》中辑出已散失的重要书籍。像著名的《二十四史》,如果没有修《四库全书》这个举动,我们今天只能看到“二十三史”。

  但乾隆修《四库全书》的根本目的还在于加强思想文化的统治,巩固清政权。所收书籍,只要有碍的,分别予以销毁、抽撤、删除、篡改。在修纂过程中,大约有3000种书籍遭到毁禁,几乎和《四库全书》的数量接近。同时,由于修纂当时推崇理学,不收小说、戏曲与民间文学作品。而且,因为《四库全书》都是抄写的,看起来整齐,不仔细的书手也有,有的整个一页都漏抄了,其中还不乏错字。另外,《四库全书》是从当时的四五万种古籍中辑出的,难免挂一漏万。加之当代学人辈出,成绩卓越,他们的著作也都未收。

  《四库全书》不全,100多年来,要求续修之声不绝。早在嘉庆初年,浙江巡抚阮元就曾倡议补修《四库全书》;20世纪初,上海商务印书馆掌门人张元济也有过此计划,当时,更多的学人,还曾思忖利用日本退还的庚子赔款续修;甚至张学良将军也曾在20年代提出“拟垫私财”,对《四库全书》进行影印、增补和续修。只因战乱和财力,一直耽搁下来。

  90年代,社会上出现“《四库全书》热”,涌现出一批编辑《四库全书》存目、《四库全书》禁毁书的学者与出版社。1993年我们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单位开始策划《续修四库全书》,1994年7月4日,在北京龙泉宾馆,中国出版协会同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上海古籍出版社和主要投资方深圳市南山区政府组织成立了“续修四库全书工作委员会和编纂委员会”。百年来,续修之事终有眉目。

  千余专家、学者倾力支持

  《续修四库全书》的所有书目都由我们在京的编委会成员进行初选,广泛征求学术顾问和各地的专家意见,根据反馈意见讨论后确定最后书目。

  说是编委会,实际上编委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我们开会讨论,占用的是周末时间。七八年里,因为经费紧张,编委们每到周六例会,都要赶到北京西郊的一个小招待所里,没人给报销打车费,大家多数坐的是公共汽车。中午吃饭也就一两块钱,甚至只能吃点饼什么的。

  在经、史、子、集四大类中,给包括医家、天文算法、农家、术数在内的“子”部确定书目是最难的,因为编委们大多对此一窍不通。我们向全国求助,请特约顾问先开个书目,然后我们编委研究,再请相关专家考证,每一类书目都要反复开几次会,经过多次讨论,才能做最后的定夺。

  上海人民出版社老编审胡道静是中国科技史专家,对于农家类选目总是慎重地提出增选书目,并详细介绍书的来源、学术价值、版本情况及四库未收录的原因。尤其让我们感动的是,他还将他所知道的中青年专家的电话及书信联系方式都一一附在邮来的信中。

  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的余瀛鳌先生已70多岁,在收到我们编委会寄去的五十几页的医家类选目及分类后,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就把长达10页的反馈意见邮了回来。

  老先生们手写的那些信件、意见,我一直保留着。

  遭遇市场经济

  编纂《续修四库全书》时,我们采用了影印方式,这样既可以保持古籍的原貌,避免修《四库全书》时出现的错失,同时也可以通过此书对我们的古代文化进行一次普及和提高。

  可是,乾隆组织人修《四库全书》,完全是官方行为,国库出钱。我们编纂《续修四库全书》,虽有国家主管部门支持并被批准为国家重点出版工程,可国家不投资,政府部门也未出面组织,完全是由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这个缺钱少权的社会团体牵头,而影印各图书馆的善本是需要底本费用的。根据1995年跟各图书馆签订的合同测算,《续修四库全书》的底本影印费在1700万元左右。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1998年,编纂进行到一半时,有图书馆提出调整影印价钱。以宋本为例,我们原来签的是每页6元,调整以后,图书馆称已给了我们很大很大的优惠,按新的标准每页还要28元。宋本这样涨,别的底本依次类推,都需要涨。这是不得了的,虽然提出涨价的只是一家馆藏单位,可全国各大藏书部门,听说后,势必跟风。如果按照新的价格执行,上海古籍出版社粗算了一下,仅底本费大概就要多花去1000万元左右。

  底本费一上去,出版《续修四库全书》的经济运作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编委会这边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开始频繁地找提出涨价的单位—协商。

  各路人马磨破了嘴皮子,价格却迟迟没有谈下来。编纂《续修四库全书》工作只能全面停滞下来。

  在战战兢兢的企盼中,艰苦的谈判又进行了好几个月。我们坚持签合同在先,涨价在后,但说得很含蓄,因为人家如果说死要涨的话,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总算天遂人愿,编纂工作在耽搁了半年后,底本价钱谈了下来—按原来的合同收取。我们虽以时间换得了金钱,可最初预计2000年将《续修四库全书》全部出齐的计划却成了泡影。

  天价《唐音统签》

  《续修四库全书》有两个投资方—上海古籍出版社和深圳市南山区政府。南山区把钱投进来后,说实话,最初人家不怎么信任我们,担心资金会被挪用。在京编委例会时,南山区的一个书记曾来过多次。负责花钱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在资金运作、材料使用,包括日常管理方面就尽可能取得他们的信任,每个月上报一个基本报表,三个月拿出一个花费资金的详细报表,以方便人家投资人“查账”。时间长了,彼此取得了应有的信任。

  可有些底本的费用还是高得让我们咋舌。集部《唐音统签》,一共1033卷,全国25个图书馆都有,可24个图书馆里面只有《唐音统签》其中的一部分,皆为残本。只有故宫所藏《唐音统签》刻本最完整,并备有手抄本,是孤本。因为故宫中的书借出来很麻烦,我们就想把那24家所藏《唐音统签》一一配起来。实地一看,不行,那24家所藏,好多都是相同的一部分,根本配不成完整的一部。

  我们在《唐音统签》这部底本上,花了10万元,是所有底本中最贵的。

  此《哀江南赋》非彼《哀江南赋》

  用8年的时间编纂一部《续修四库全书》,听起来时间够长的了,可对于这一大型项目来说,还是挺紧的。

  全套《续修四库全书》1800册,平均每册厚4厘米,把每套书竖立起来排的长度就达72米,每册平均700页,上下两栏,整套书的页数高达250万页。我们的编辑工作很严格,制定了规范的工作条例,以期及时改正错误和遗漏,从确定选目到装订成册,《续修四库全书》的出版流程有十几个环节。如周春《西夏书》,《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的卷数有失误,《续修四库全书》收入时进行了改正。类似的情况很多,我们要尽可能使这部书成为比较靠得住的本子。《续修四库全书》一共出版了400部,到现在为止,至少海外10个大学的图书馆都有《续修四库全书》。

  可是,错误依旧防不胜防。前几天,我接到河北大学一个博士的来信,就指出了《续修四库全书》中出的错儿。我们依照《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在《续修四库全书》集部收了晚清王运注的魏晋南北朝庾信作的那篇著名的《哀江南赋》。那位博士说他发现《续修四库全书》中收的所谓王运为庾信注的《哀江南赋》,作者原本就是王运自己,根本不是庾信。我们一对照,确实此《哀江南赋》非彼《哀江南赋》。真是遗憾。

  《东海渔歌》一书原以为是四卷稿本,为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所藏,可水赉佑在那里只看到三卷(收词167首),缺卷二。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说,浙江图书馆有卷二的抄本,水赉佑两下杭州,没找到。

  水赉佑听说,杭州西泠印社解放前出过活字本《东海渔歌》,去找,发现也缺卷二。又查,得知竹西馆四卷收词214首。这时发现,只有日本内藤炳卿所收藏的一种抄本,共六卷,收词317首,才是《东海渔歌》最完整的本子,可是,这个抄本在日本哪里不清楚。再找,听说北京有位张老先生收藏过那个六卷本的复印件,写信、打电话,联系一个多月,找到张老先生的儿子。

  多少钱、怎么用、何时还,张老先生一一提出。《东海渔歌》有了着落。

  《珍珠塔》一书(六卷),按照资料,应该有乾隆刻本,原为大学者阿英收藏。水赉佑遍查中国戏曲研究所,北京、北大、天津、辽宁、南京等十几处图书馆,均无乾隆刻本,只有道光、光绪本子。

  有人讲,阿英去世后,书散掉许多,有的卖给了书店,有的到了他儿子那里,还有一部分捐给了他的家乡安徽芜湖图书馆。

  水赉佑赶到芜湖,书是找到了,又少了一卷。芜湖图书馆也不知道他们馆藏的这个《珍珠塔》是少的。

  费尽周折找到书,却是个残本,不能用。最后,只能采用中国戏曲所所藏完整的道光本——《珍珠塔》。

  在收小说《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时,我们要求的是广智书局的本子(1910年前的)。大家都认为,这种书比较近,应该很好找。

  水赉佑奔波、联系了十几家图书馆,所有本子都是1910年以后的本子,都说没有那个最早的本子。

  绝望之际,水赉佑在南京图书馆找到了要求的本子。但却不在一起,一部分在古籍部、一部分在文献部、一部分在放杂志的地方,东拼西凑,总算弄齐了《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傅璇琮,浙江宁波人,《续修四库全书》主编。

  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58年7月调入中华书局,工作至今。原中华书局总编辑、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秘书长。著有《唐代诗人统考》、《唐五代文学编年史》(获1999年国家图书奖)。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