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曹植《与杨德祖书》 /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曹植  本页面已被访问 3374 次

作品概貌

    选自《昭明文选》卷四十二(中华书局1997年版)。杨德祖,即杨修,弘农华阴(今属陕西)人,博学有才智,与曹植关系密切,后为曹操所杀。

    作品名称: 与杨德祖书
    创作年代: 三国·魏
    作品出处:《昭明文选》卷四十二
    文学体裁: 书信
    作    者: 曹植

作品原文  

与杨德祖书①——曹植

  植曰:数日不见,思子为劳,想同之也。

  仆少好为文章,迄至于今,二十有五年矣,然今世作者,可略而言也。昔仲宣独步于汉南,孔璋鹰扬于河朔,伟长擅名于青土,公干振藻于海隅,德琏发迹于大魏,足下高视于上京。当此之时,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包荆山之玉,吾王于是设天网以该之,顿八以掩之,今悉集兹国矣。然此数子犹复不能飞轩绝迹,一举千里。以孔璋之才,不闲于辞赋,而多自谓能与司马长卿同风,譬画虎不成反为狗也,前书嘲之,反作论盛道仆赞其文。夫钟期不失听,于今称之,吾亦不能妄叹者,畏后世之嗤余也。

  世人之著述,不能无病,仆常好人讥弹其文,有不善者,应时改定昔丁敬礼常作小文,使仆润饰之,仆自以才不过若人,辞不为也。敬礼谓仆,卿何疑难,文之佳恶,吾自得之,后世谁相知定吾文者邪?吾常叹此达言,以为美谈。昔尼父之文辞,与人流通,至于制《春秋》,游夏之徒乃不能措一辞。过此而言不病者,吾未之见也。

  盖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于淑媛,有龙渊之利,乃可以议于断割,刘季绪才不能逮于作者,而好诋诃文章,掎摭利病。昔田巴毁五帝,罪三王,訾五霸于稷下,一旦而服千人,鲁连一说,使终身杜口。刘生之辩,未若田氏,今之仲连,求之不难,可无息乎?人各有好尚,兰荪蕙之芳,众人所好,而海畔有遂臭之夫;咸池六茎之发,众人所同乐,而墨翟有非之论,岂可同哉!

  今往仆少小所著辞赋一通相与,夫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匹夫之思,未易轻弃也。辞赋小道,固未足以揄扬大义,彰示来世也。昔扬子云先朝执戟之臣耳,犹称壮夫不为也。吾虽德薄,位为藩侯,犹庶几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岂徒以翰墨为勋绩,辞赋为君子哉!若吾志未果,吾道不行,则将采庶官之实录,辩时俗之得失,定仁义之衷,而一家之言,虽未能藏之于名山,将以传之同好,非要之皓首,岂今日之论乎?其言之不惭,恃惠子之知我也。

  明早相迎,书不尽怀,植白。[1]

作品注释

  ①选自《昭明文选》卷四十二(中华书局1997年版)。杨德祖,即杨修,弘农华阴(今属陕西)人,博学有才智,与曹植关系密切,后为曹操所杀。[2]

全文译文

  曹植敬白:德祖兄,几天不见,非常想念你,估计你也是吧。我从小喜欢文章,到今天为止,二十五年了。如今世上文章写得好的人,大致可以数得上来。从前王粲(字仲宣)在汉南首屈一指,陈琳(字孔璋)在河朔独占鳌头,徐干(字伟长)在青土名列前茅,刘桢(字公干)在海边最是出色,应玚(字德琏)在此地发迹,而你在上京极负盛名,这个时候,他们都觉得掌握了学问的本质,文章的真谛。我们大王(曹操)于是设置天网来网罗他们,用绳子来聚集他们,如今全都聚集到魏国了。但是这几个人,却不能再写出绝妙的文章,一篇文章震惊千里。以徐干的才能,不擅长辞赋,却经常说能达到和司马相如(字长卿)一样的风格,就像画虎不成,反像狗了。我从前写文章嘲讽他,他反而大肆宣言说我那是称赞他的文章。钟子期不会听错音律,到现在还都称赞他。我也不能不感叹,害怕后人耻笑我。

  世人的著述,不能没有一点毛病。我也喜欢被人指点批评自己的文章,有不好的地方,立即就改正.从前丁廙(字敬礼)经常写些小文章,让我来润色,我自认为才能比不上他,就推辞了。丁廙对我说:你担心什么呢,文章的好坏,我一个人承担,后世的人谁知道给我润色的人是哪个?我经常感叹这句很富哲理的话,认为这是美谈。

  从前孔子的文辞,人们可以和他交流,至于他编纂《春秋》的时候,连子游子夏这样的人都不能改动一句话。除了这些文章没有毛病的,我还没有见过。可能只有拥有像南威那样的美貌,才可以谈论什么是淑媛;具备龙泉剑那样的锋利,才可以谈论如何割断东西。刘修(字季绪,刘表之子)的才能比不上文章的作者,但是喜欢挑剔人家的文章,指摘人家的缺点。从前田巴(战国时期著名学者,住在齐国)诋毁五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蔑视三王(燧人、伏羲、神农),在稷下学宫(当时的讲学机构,学者可以在此宣扬自己的观点)挑春秋五霸的毛病,一天就能让一千人心悦诚服,但是遭到鲁仲连(战国末期齐国学者)的一通反驳,便终身闭口不再说话。刘修的辩才,还不如田巴,如今像鲁仲连那样的人,也不难找到,(一般人)可不能逞能!人们各有喜好,像兰、茞(古书上的一种香草)、荪(古书上的一种香草)、蕙(兰花的一种)的芬芳,是众人喜欢闻的,但是海边上有喜欢追着臭味跑的人;《咸池》(黄帝所作)、《六茎》(颛顼所作)的音乐,是众人都喜欢听的,但是墨翟却有指责它们的议论,怎么能一样看待呢!

  如今我从小所写的辞赋都全部送给你.街巷里人们的谈论,一定有可以采乃的地方,驾车所唱的歌曲,也一定有符合风雅的地方,普通人的心思,不要轻易忽视。辞赋是小技艺,不足以用来宣扬大道理,垂范后世。从前杨雄(字子云)是先朝的重臣,依然说壮士有所不为。我虽然没什么德行,但是作为王侯,还尽力报效国家,造福百姓,建立永世的基业,留下磨不灭的功绩,难道只以空洞的文章来建立功勋,用辞赋来追求当上君子吗!如果我的志向没有成功,我的方法没有被推行,我将采集人们的言论,辩别时事的成败、得失,评定仁义的本质,成就自成一家的学说.就算不能把握的文章藏在名山,也要把他们传给有同样志趣的人,我要坚持到白头,并不是今天说了就算了!我大言不惭,是因为我知道您懂得我的心意。明天早晨我去迎接你,信上就不一一叙述了。曹植书。

作品赏析

  这篇书信约作于建安二十二年(217)前后。在信中,曹植集中地谈到了他对文学的一些基本观点,如作家的自我认识与评价、作品的修改、文学批评的条件及文学的地位等问题。文章先说明王粲等人归魏之前虽已名闻天下,然而他们的创作却尚未达到最高境界。接着指出,为文应该多与人商讨,多听取别人的意见,多请人修改润饰,并进而认为人们的爱好是各不相同的,不能凭自己的好恶妄论别人的文章。文章最后说辞赋不过是小道,最重要的是要为国尽力。

  全文充满昂扬飞动的气势,骈散兼行,富于文采,而又自然流畅,处处流露出朋友间真挚的感情,曹植早年积极奋进、渴望建功立业的人生理想在文章中得到了充分体现。[2]

作者简介

  曹植(192~232),三国时魏诗人。字子建,封陈王,卒后谥思,世称陈思王,谯(今安徽亳州)人。他是曹操之妻卞氏所生第三子。曹植自幼颖慧,年10岁余,便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深得曹操的宠信。曹操曾经认为曹植在诸子中“最可定大事”,几次想要立他为太子。然而曹植行为放任,屡犯法禁,引起曹操的震怒,而他的兄长曹丕则颇能矫情自饰,终于在立储斗争中渐占上风,并于217年(建安二十二年)得立为太子。建安二十五年,曹操病逝,曹丕继魏王位,不久又称帝。曹植的生活从此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他从一个过着优游宴乐生活的贵公子,变成处处受限制和打击的对象。所作诗赋善用比兴,辞采华美,骨力劲健,在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后人辑有《曹子建集》。[1]

重点提示

    知与能,作与评(中国文学批评的两个传统)。

    关于知与能、作与评的问题,在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上历来就共存有两个传统。一是以曹植此文中所提出的“能作而后能评”的观点为代表的一派。曹植以为,“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论于淑媛;有龙渊之利,乃可以议于断割”。也就是说,高度的艺术素养与才能,是文学批评者必具的条件。知评者未必能创作,而唯有自身具备创作才能的人才有资格进行文学评论。类似的观点,后世继承者颇多。陆机《文赋》:“非知之难,能之难也。”卢照邻《南阳公集序》,批评《文心雕龙》和《诗品》曰:“异议蜂起,高谈不息。人惭西施,空论拾翠之容;质谢南威,徒辨荆蓬之妙。”陈衍评钟嵘:“未尝存其片牍,传其只字,是犹终身藜藿,而能评珍馐之旨否;毕生菅蒯,而能辨锦绣之楛桹也,夫谁信之?”(《诗品平议》)另一派传统以曹丕为代表。《典论–论文》中说:“人善于自见,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家有敝帚,亨之千金”。继而刘勰在《文心雕龙–明诗》中也说:“随性适分,鲜能圆通。”且又在《知音》一篇中说:“圆照之象,必先博观。”其后王羲之《书论》有曰:“善鉴者不书,善书者不鉴。”王世贞《艺苑卮言》:“眼中有神,腕下有鬼。”王闿运:“辞章知难作易。”钱锺书讥曰:“必曰身为作者而后可‘掎摭利病’为评者,此犹言身非马牛犬豕者,不得为兽医也!”(《管锥编》第1052页)

问题分析

    1,本文是我国中古文学批评的一篇重要文献,试述其所包含的文艺思想。

    杨德祖是曹植的好友,故曹植几次写信给他,讨论当时文人的优劣,这是其中的一封信,专门论文。在信中,曹植叙述了邺下文人集团的形成,讨论了文学批评的弊病,表达了自己平生的胸怀和抱负。其中蕴涵了不少可贵的文学思想,大致可归约为以下几点。

    一是反对文人相轻。这乃是针对建安文坛“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的现状而有的放矢的议论。不仅如此,本文还进一步提出了这样一个基本观点:著述不能无病,作家当精益求精,不惮修改。二是以批评陈琳为例,主张文人之间能客观地开展相互批评,而不是一味专事互相吹捧。三是强调文学批评应以创作才能为基础——即唯有自身具备创作地才华和能力,方有资格对他人文章一论长短高下。此论虽有“辩而无当”之嫌(《文心雕龙–自序》),但对于当时刘季绪之流才庸行妄、却随意抵苛他人的文坛时弊,也不失为一种矫枉纠偏的助益。四是提出了在文学口味上“人各有好尚”,不能强求统一的观点。所谓“海畔有逐臭之夫,墨翟有非乐之论”。因此批评者在评论文章时,不可以一己之偏好,强求他人认同迁就。五是肯定了民间俗文学所独有的价值。“街谈巷议,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应该说,此书见地高远,且意到笔随,情文并茂,堪称魏晋时代极有特色的一篇论文文章。

    2,书信末尾不仅申明了曹植自己的政治理想和毕生追求,且对辞赋创作贬抑甚低。这与当时曹丕“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新文学观背离甚远,当如何理解这一问题?

    曹植斥文章为“小道”,一心要“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这与曹丕视之为“不朽”的文学观大相径庭。何则?不妨可从两个角度来揣测。一是两人身份立场不同。曹丕身为储君,“立功”于他而言,早已成为人生规划中的题中之意,并未见得希罕。相反,此时“立言”与他,倒是更能体现个人才华价值的装饰品了。因而持有文章“大道”的见解。而曹植则不同。他身为臣子,一心追求的便是功名建树,而辞赋翰墨之事与此相比就显得无足轻重了。加之自己“立功”之志受挫未果,于是只得转而求“立言”——这就无怪乎会视文章为“小道”了——其间充满的是情非得以的苦衷以及郁郁不得志的苦闷。另一种原因,鲁迅先生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就已作过推测。他认为曹子建说文章是“小道”大概是违心之论。因为人总是不满自己所作而羡慕他人所为的。他自己的文章已经作得很好,便敢说文章是小道;他的活动目标又在政治,政治不甚得志,遂说文章无用。这显然也不失为一种中肯的分析。总之,览文如诡,循理即畅,今人当细心揣摩体察,理解作者真意所在。

文化史扩展

    1,田巴遇鲁仲连而终身杜口。田巴是战国时齐国著名的辩士,极富有反传统的精神。鲁仲连,乃战国时期著名的传统义士。据说有一次,田巴曾在狙丘和稷下等地与人辩论,毁五帝,罪三王,一日说服千人。但经鲁仲连指责之后,田巴便就此闭口不谈了。(可参看《史记–鲁仲连传》索引)陈寅恪先生在其《寄北大学生语》一诗中就曾援用此典。诗曰:“群趋东瀛受国史,神州士夫羞欲死。田巴鲁连两无成,要待诸君洗此耻。”

    2,“人人”与“家家”(中古语言学用例)。

   《与杨德祖书》中有“人人自谓握灵蛇之珠,家家自谓抱荆山之玉”的一句。此处“人人”和“家家”的对文,属于中古语言学上的一种较为普遍的用例。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比如:“轩翥诗人之后,奋飞辞家之前”(《文心雕龙–辨骚》);“家家弃其亲爱,人人绝其嗣续”(《神灭论》);“家有千里,人怀盈尺,可事贵乎”;“家家自以为稷、弃,人人自以为皋、陶”;“家自以为我土乐,人自以为我民良”等等。对于这一现象,王利器先生经过分析考证,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中古语言的实际发展进程中,“家”也并非今人使用时的复数——而是第三人称单数的泛称,与“人”相同。比如“冤家”、“仇家”等。因为这里的“家”,乃是“他”字的古代用法,两者属同音语根“牙”。只不过“他”字与“家”相比,比较晚起而已。因此,中古文章中,常有“家”、“人”对举的用例出现。(详见宋孫奕《示兒編》卷七“句法同”条,以及王利器《“家”、“人”对文解》一文)。

集评

   《与杨徳祖书》略云:“词赋小道,(扬)子云先朝执㦸之臣,而犹称壮夫不为。吾虽薄徳,位为藩侯,庶几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岂徒以翰墨为勋绩、词赋为君子哉?若吾志不果,吾道不行,将采庶官之实录,辨时俗之得失,定仁义之衷,成一家之言。虽未能藏之名山,将以传之同好。”味其文势骏壮,退之《答崔立之书》本此。(宋  刘克庄《后村诗话》巻六)

    曹子建《与杨徳祖书》云:“世人著述不能无病,仆常好人讥弹其文,有不善,应时改定。昔丁敬礼常作小文,使仆润饰之。仆自以才不过若人,辞不为也。敬礼谓仆:‘卿何所疑难?文之佳丽,吾自得之。后世谁相知定吾文者邪?’吾常叹此达言,以为美谈。”子建之论善矣!任昉为王俭主簿,俭出自作文令昉点正,昉因定数字,俭叹曰:“后世谁知子定吾文?”正用此语。今世俗相承,所作文或为人诋诃,虽未形之于辞色,及退而怫然者,皆是也。(宋  洪迈《容斋续笔》卷十三、十四则)

    “……文之佳恶,吾自得之,后世谁相知定吾文者耶?”吾尝叹此达言,以为美谈。此魏陈思王曹子建《与杨徳祖书》中语,久为名言,世之露才扬己,强辩护短者,宜味之。夫文章是非,无有定极,人言果当,何吝更改?正不失为己益也。子建深明此理,甚善。(元  刘埙《隠居通议》卷十八)

    昔人谓天下才共一石,惟曹子建得八斗。乃其《与杨徳祖书》:好人讥弹其文,有不善者,应时改定。丁敬礼常作小文,使之润饰,自以才不过若人为辞。当时目子建者,以为‘绣虎’,而欿不自足若是。李本宁谓其弱志强骨、虚心实腹,故当时独步鹰扬。擅名振藻、发迹髙视之俦,无得而踰焉。(清  周召《双桥随笔》卷一)

    曹子建《与杨德祖书》,气焰殊非阿兄敢望。(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九)

    有波澜、有性情。(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三十引谭献评语)

    子建人品甚正,志向甚远。观其《答杨德祖书》,不以翰墨为勋绩、词赋为君子;《求通亲亲表》、《求自试表》,仁心劲气,都可想见。(清  潘德舆《养一斋诗话》)

     论文语意切挚,真甘苦自得之言。后幅倾吐怀抱,不欲以文人自囿,尤觉英气逼人。何义门谓气焰非阿兄敢望,信然。(近代  高步瀛《魏晋文举要》)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