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刘峻《重答刘秣陵沼书》 /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刘峻  本页面已被访问 952 次

作者传记
 
    刘峻,字孝标,平原人。高祖招文学士,却以率性不被录用,故作《辩命论》,自叹“命也者,自天之命也,定干冥兆,终然不变”。论成,有中山人刘沼致书难之,“凡再返,峻并为申析以答之。会沼卒,不见峻后抱着,峻乃为书以序之”云云,所言即指此书。刘孝标才思迅敏,性情爽直,但仕途坎坷,其《辩命论》实乃发泄激愤所作。

    其中提出了生与死、贵与贱、贫与富、治与乱、祸与福都在天命,而智愚善恶都在认为,智善之人未必长寿富贵,愚恶之人也未必短命贫贱的观点,而刘沼正是就这一人生命运问题与刘孝标展开了反复的辩论。

原文

重答刘秣陵沼书 / 刘孝标

    刘侯既有斯难,值余有天伦之戚,竟未之致也。寻而此君长逝,化为异物,绪言余论,蕴而莫传。或有自其家得而示余者,悲其音徽未沫,而其人已亡,青简尚新,而宿草将列,泫然不知涕之无从。虽隙驷不留,尺波电谢;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绝。故存其梗概,更酬其旨。若使墨翟之言无爽,宣室之谈有征。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但悬剑空垄,有恨如何!

    悬剑空垄

    这是中国古代表达友道的重要典故之一。春秋时吴公子季札出聘晋国,途经徐国。徐君好季札之剑而不言,季札因使命在身而不便赠剑,但心已默许之。待出使归来,徐君已死。于是季札就悬剑于徐君的墓树之上而去。事见《史记吴太伯世家》及刘向《新序》。

重点提示

    1,悬剑空垅。

    这是中国古代表达友道的重要典故之一。春秋时吴公子季札出聘晋国,途经徐国。徐君好季札之剑而不言,季札因使命在身而不便赠剑,但心意默许之。待出使归来,徐君已死。于是季札就悬剑于徐君墓树之上而去。事见《史记–吴太伯世家》及刘向《新序》。李白《陈情赠友人》:“延陵有宝剑,价重千黄金。观风历上国,暗许故人深。归来挂坟松,万古知其心。”杜甫《别房太尉墓》:“对棋陪谢傅,把剑觅徐君。惟见林花落,莺啼送客闻。”

    2,刘孝标辩命。

    据《梁书–文学传》载,刘峻(462-521),字孝标,平原(今属山东省)人。宋泰始初八岁时即被人掠至中山(今属河北省),齐永明中始归;梁天监初又因私载禁物而被免官;高祖招文学之士,却以率性不被录用,故作《辩命论》,自叹“命也者,自天之命也,定干冥兆,终然不变”。论成,有中山人刘沼(曾任秣陵令,世称刘秣陵)致书难之,“凡再返,峻并为申析以答之。会沼卒,不见峻后报者,峻乃为书以序之”云云,所言即指此书。刘孝标才思迅敏,性情爽直,但仕途坎坷,其《辩命论》实乃发泄激愤之作。其中提出了生与死、贵与贱、贫与富、治与乱、祸与福都在天命,而智愚善恶都在人为,智善之人未必长寿富贵,愚恶之人也未必短命贫贱的观点,而刘沼正是就这一人生命运问题与刘孝标展开了反复的辩论。

问题分析

    1,此信名曰“重答书”,何义门等以为实为书信集前的“序”,如何判断?

   “重答书”,且又是追答死者,实在堪称是书信的一种创格。但钱锺书先生却以为此文并非回复使者的书信,而是书信集前的小序。何则?全由文中“故存其梗概,更酬其旨”一句推断而来。“梗概”,大略、主要内容的意思。此指刘沼《难<辩命论>书》(见《刘峻集》附)。“存”,保存也。即是要通过辑录书信集,以保存下刘沼与自己辩论时提出的主要见解,以酬答“其旨”。如再配合前一句“虽隙驷不留,尺波电谢。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绝”来看,更有哀叹时光飞逝,欲为亡友整理文字,文史留名的意思在了。可见钱锺书先生所论非虚。然书信也好,小序也罢,此文的真正价值乃在其体现了中古时期士人之间的友情之美。其行文措词“凄楚缠绵,俯仰裴回,无限切痛”,尤其是最后两句深婉苍凉,“有味外味”(许槤语),令人掩卷悲叹,难以自抑。谭献更以“遒上”二字评之(《骈体文钞》卷三十)。

    2,信的末尾引用“悬剑空垅”一典,表达了六朝人怎样的精神观念?

   “若使墨翟之言无爽,宣室之谈有徵,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此句虽言鬼神,实抒己怀。“但悬剑空垅,有恨如何!”此句嘎然而止,收束全文。刘孝标援用此典,表达的乃是六朝之人对于精神价值的高度重视,是对超越世俗友情的看重。而这种友情,正如那荒冢上空悬的宝剑一般,早已逾越了生死,只建立在精神维度的交流之中,直至最高的“神游”的境界。

文化史扩展

    1,四大名注。

   刘孝标实乃一书痴也。有《世说新语注》,极有名。被列为“四大名注”之一。另外三注分别是:三国裴注、文选善注和水经郦注。 

集评

    刘孝标有《重荅刘秣陵沼书》,沼为秣陵郡太守,重荅非一,其后沼作书未出而死,有自其家得以示孝标,乃作此荅之,故曰“重荅”。(宋  叶廷珪《海録碎事》巻九上)

    时刘贾已亡,孝标作书曰“答”,东坡作启曰“谢”,皆骈体也。列之以备一种别体。(明  贺复征《文章辨体彚选》巻七百四十八《吊书二》)

    时命之不偶耶!虽驹隙不留,尺波电谢,而秋菊春兰,英华靡絶。深怀季子挂剑之感,不胜山阳邻笛之悲。昔魏曹文侯痛徐陈应刘,数年之间化为鬼物,临文抆泪,良有以焉。张孟阳赋《七哀》,哀汉陵也;杜工部赋《八哀》,哀大臣也。予今不敢以文律追歩前轨,而悼亡慨逝,古今一情。故著于巻,并疏其姓氏梗概,惟知已者览之,必有同予怀者焉。(明  刘炳《春雨轩集》四《百哀诗并序》,载史简编《鄱阳五家集》卷十五)

    刘孝标见任彦升诸子,流离行路,旧交莫恤,则著《广絶交论》。与中山刘明信友善,书命往反。明信没,复为报章追答之。念其殷勤死友,寄怀寂寞;一篇之中,郈成季札遗风在焉。(明  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九十四《梁刘峻集题词》)

    梁时使臣至吐谷浑,见床头数巻,乃《刘孝标集》。(明  王世贞《弇州四部稿》巻一百五十一《艺苑巵言》)

    刘孝标《重答刘秣陵沼书》。孝标不能引短推长,见恶武帝,沦抑冗散,而其文章录于副君之选。盖当时是非之公,如此其难冺,君父莫之夺也。孔坦临终《与庾亮书》,亮报书致祭,古人虽一书,不以存没异也。此似重答刘书之序。(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九)

   (杜甫)《追酬故髙蜀州人日见寄》并序,本《追答刘沼》。(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五十二)

    遒上。(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三十引谭献评语)

    此乃答书之序,非书也。自《文选》误收入书类,题为《追答刘沼书》,沿伪至今。考《梁书·文学·刘峻传》,明云“峻乃为书以序之曰”,以下所载之文悉与《文选》同。《南史·峻传》削去其文,但云“峻乃为书以序其事”,皆不误也。文中绝无答书之语。(清  李慈铭《越缦堂日记》卷三十《桃花圣解庵日记》壬集第二集)

    情词悱恻,使人味之不尽。谭氏评曰“遒上”,未足尽其长。((近代  高步瀛《南北朝文举要》)

作者概貌

    刘峻(462—521年),南朝梁学者兼文学家。字孝标,本名法武,平原(今属山东)人。以注释刘义庆等编撰的《世说新语》而著闻于世,而其文章亦擅美当时。

人物简介  

    刘峻(462—521年),字孝标,生于平原郡,幼时故乡被北魏胡人所占领。八岁时与家人失散,被人口贩子领去卖给了中小富人刘实。刘实见他聪慧好学,所以叫他读书。刘孝标终夜不寝,读书到天亮。齐永明年间出都游学,遍求异书,人称他是“书淫”。终生落魄不遇。

  宋泰始五年(469)北魏攻下青州,他随例被迁到平城,在那里出家,后又还俗。齐永明四年(486)还江南,曾参加翻译佛经。该书的注,是刘孝标回江南以后所作。他采用裴松之注《三国志》的办法,进行补缺和纠谬的工作。孝标征引繁富,引用的书达四百余种。后人注释该书的,有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徐震谔《世说新语校笺》、杨勇《世说新语校笺》。日本德川时代的学者著有几种《世说新语》注。还有马瑞志的英文译本、目加田诚等的多种日文译本和法文译本。

  刘峻在东阳紫岩山讲过学。生平坎坷,不得志。死后门人谥曰玄静先生。刘峻的文在南朝作家中颇有特色。其代表作《广绝交论》和《辨命论》,在当时的骈文中引人注目。其中《广绝交论》是推广汉代朱穆讽刺文章《绝交论》的论点而写成。文章以主客问答的形式对南朝士大夫阶层的人情世态作了无情的揭露和鞭挞,文笔尖锐犀利。《辨命论》的主旨是说明人的穷通都由天命决定,既非人事,也不是鬼神所能影响的 。

人物生平

  刘峻生不及一月,曾任宋始兴内使的父亲刘病逝,母亲许氏不得不带着他及哥哥法凤回到故乡。宋明帝泰始五年,刘峻8岁,魏攻占青州,刘峻母子为乱兵所掠,作为奴隶卖到中山。富人刘宝悯惜刘峻,以束帛赎出,并教他读书。此时刘峻的叔父刘怀珍仍在宋为官,并以军功累迁至黄门郎领虎贲中郎将。魏实行民族隔离政策,对南朝有戚属者尤甚,因此再徙刘峻母子到更为僻远的代地。刘峻母子衣食难继,不得不到寺庙为僧为尼,还俗只是后来的事情。刘峻却非常好学,在“居贫不自立”的情况下,燃麻杆为灯;夜读昏困,就用麻杆燎发须,“及觉复读”。齐武帝永明四年,刘峻母子不堪忍受民族歧视,由桑乾回到建康。自东晋偏安江隅以来,建康一直为中国文化的中心。至建康,刘峻自感少时的读书不博,加之生性鲁钝,不胜愧叹:“黉中济济皆升堂,亦有愚者解衣裳。”此时刘峻已届25岁,“于是博及群书,文藻秀出”(《南史》本传)。

  梁初建,刘峻曾被召“入西省,与学士贺琮校点秘阁”。然而刘峻率性而动,于学于识方面均不让梁武帝萧衍。一次“会策锦被事,咸言已罄,帝试呼峻”,刘峻“忽请纸笔,请疏十余事”。萧衍“不觉失色。自是恶之,不复引见”。萧衍对刘峻的忌恨一直延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当刘峻编纂的《类苑》成,萧衍则另外组织一班文士编《华林遍略》“以高之,竟不见用”(《南史》本传)。这是造成刘峻由中年及老年坎坷、淹蹇的根本原因。

  刘峻并不屈服于命运,可是刘峻的命运却是这样的舛讹,甚至几次到了“疏薄遭弃”的境地,不能不使他良多慨叹,由己及人、由今及古思索有关命运的课题。偶然他听到梁武帝萧衍对管辂“有奇才而位不达”的议论,于是接过话题,洋洋洒洒写成了《辨命论》一文。刘峻认为前人的辨命存在着许多不足,如王充只是论其末却“蔽其原”,司马迁辨惑而终为惑所蔽,李康“论其本而不畅其源”,郭象能“语其流而未详其本”。刘峻本着“仕而不易,则谓之命。命也者,自天之命也”的角度,逐一予以辨蔽。《辨命论》虽然属于哲学方面的论文,然而却是用华丽的骈俪文体写成的。特别是刘峻写作《辨命论》“盖以自喻”(刘瑶:《梁典》),浇铸着他的不平之气,从而使之音节精壮,辞彩飞扬,辨锋犀厉,情致淋漓,较之李康、郭象等前人之作显现出另一番慷慨激越的特色。而刘峻这一论文面对现实,面向人生,与南朝文风大相径庭,故而有“足杜浮竞”(李善:《文选注》)之效。诚然,《辨命论》从总体上言仍然囿于儒家“天命不可知”的思想体系,然而较之前人有所开拓,有所恢宏,故张溥击节称赏:“辨命六蔽,善言天命。”(《刘户曹集题辞》)至于刘峻于其中首先倡言:“天下善人少,恶人多;暗主众,明主寡”,吐出了封建社会诸多失意文人内心的愤懑,故而千百年来有着许多的知音。

  《辨命论》成,中山刘沼不尽同意刘峻的观点,曾往来致书诘难,刘峻并一一作答。过了很久很久,刘沼没有音信、而刘峻值儿子病死内心戚戚惶惶不能前去相访。有人来拿着刘沼的复信给刘峻看,并言及这是刘沼于病中写成只是因为死未及发出。刘峻面对刘沼遗文,如睹故人,不胜悲悼,写作《追答刘沼书》以相吊。该书不及200字,只是借典实来说明刘峻的相哀相念之情。如结末说:“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但悬剑空垅,有恨如何!”书中所用之典,意谓人死之后既有所感应,便想象着刘沼在九泉之下等待着刘峻的回答。于是刘峻就面对着苍冥,追思刘沼昔日的殷殷候答之情,仍然作了答书。刘峻说,当他再看到刘沼的复信,就如同秋菊春兰一样,芬芳之香充溢,英华之才流淌。只此一语就回答了刘沼。这种答死者书,“甚是创格”(许连:《六朝文絜》)。可是刘峻那里不知道人死魂灭,结末一语用季子悬剑徐君墓树的典实,使之属辞凄惋缠绵,“俯仰徘徊,无限悲切。”这封答书,在创格之中表达了对刚逝去朋友的哀悼,表现了与朋友讨论问题的真诚态度,最后深表失去挚友的遗恨,意味至为深永。

  刘峻不独重友谊,而且还特别重视为人交友之道。梁武帝天监七年任昉死于新安任所,任昉吏风清正,不喜营物。任昉的儿子“东里、西华、南容、北叟并无求业,坠其家声。兄弟流落,不能自振,平生旧交莫有收恤。西华冬月著葛帔练裙”;道逢刘峻,刘峻“泫然矜之,谓曰:‘我当为卿作计’乃著《广绝交论》以讥其旧交”(《南史》本传)。《广绝交论》取主客问答的形式,循着东汉朱穆的《绝交论》的思路写成。不过《广绝交论》更突出了对“利交”的揭露及“利交”种种表现形式,其一为势交,其二为贿交,其三为谈交,其四为穷交,其五为量交。这五种“利交”的形式,“义同贾鬻”,并且滋生出三衅:“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一衅也;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二衅也;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三衅也。古人知三衅之为梗,惧五交之速尤,故王丹威子以槚楚,朱穆昌言而示绝”,都是有着远大的眼光的。至于现状较之朱穆写成《绝交论》时尤甚。刘峻通过任昉生前与死后境遇的完全不同,不胜感慨地说:“呜呼!世路险巇,一至于此。太行孟门,岂云崭绝。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弃之长鹜。独立高山之顶,欢与麋鹿同群,皦皦然绝其雰浊,诚耻之也,诚畏之也。”不止应象朱穆所示的那样“绝交”,而且还要广绝交,从而扩大了朱穆的观点。由于该论现实针对性强,似到溉“见其论,抵几于地,终身病之”(刘璠:《梁典》);而且还似烛照诸种丑恶行为的镜子悬挂中天,成为不胫而走的名篇。至千百年后,尚有“郈成、季札,遗风在焉”(张溥:《刘户曹集题辞》)的盛誉。

  由于萧衍的忌恨,刘峻虽为萧秀征为荆州户曹参军,最终却选择了金华山为栖地的归隐之路。他一方面设帐授徒,一方面筛选收集自己的文章,并写成一篇《自序》总结他的一生。其中发出“魂魄一去,将同秋草”,将为“世不吾知”的悲叹!不过历史是有选择的。在他死后,他的学生私谥为“玄靖先生”,作品亦不胫而走,影响深远。

主要作品

  刘峻诗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6卷,已佚。明人张溥辑有《刘户曹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存诗4首 ,以写景见长。今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刘孝标集校注》。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