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刘孝标《广绝交论》/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刘峻(刘孝标)  本页面已被访问 5993 次

概貌

    刘峻(462—521年),南朝梁学者兼文学家。字孝标,本名法武,平原(今属山东)人。以注释刘义庆等编撰的《世说新语》而著闻于世,而其文章亦擅美当时。

人物简介  

    刘峻(462—521年),字孝标,生于平原郡,幼时故乡被北魏胡人所占领。八岁时与家人失散,被人口贩子领去卖给了中小富人刘实。刘实见他聪慧好学,所以叫他读书。刘孝标终夜不寝,读书到天亮。齐永明年间出都游学,遍求异书,人称他是“书淫”。终生落魄不遇。

  宋泰始五年(469)北魏攻下青州,他随例被迁到平城,在那里出家,后又还俗。齐永明四年(486)还江南,曾参加翻译佛经。该书的注,是刘孝标回江南以后所作。他采用裴松之注《三国志》的办法,进行补缺和纠谬的工作。孝标征引繁富,引用的书达四百余种。后人注释该书的,有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徐震谔《世说新语校笺》、杨勇《世说新语校笺》。日本德川时代的学者著有几种《世说新语》注。还有马瑞志的英文译本、目加田诚等的多种日文译本和法文译本。

  刘峻在东阳紫岩山讲过学。生平坎坷,不得志。死后门人谥曰玄静先生。刘峻的文在南朝作家中颇有特色。其代表作《广绝交论》和《辨命论》,在当时的骈文中引人注目。其中《广绝交论》是推广汉代朱穆讽刺文章《绝交论》的论点而写成。文章以主客问答的形式对南朝士大夫阶层的人情世态作了无情的揭露和鞭挞,文笔尖锐犀利。《辨命论》的主旨是说明人的穷通都由天命决定,既非人事,也不是鬼神所能影响的 。

人物生平

  刘峻生不及一月,曾任宋始兴内使的父亲刘病逝,母亲许氏不得不带着他及哥哥法凤回到故乡。宋明帝泰始五年,刘峻8岁,魏攻占青州,刘峻母子为乱兵所掠,作为奴隶卖到中山。富人刘宝悯惜刘峻,以束帛赎出,并教他读书。此时刘峻的叔父刘怀珍仍在宋为官,并以军功累迁至黄门郎领虎贲中郎将。魏实行民族隔离政策,对南朝有戚属者尤甚,因此再徙刘峻母子到更为僻远的代地。刘峻母子衣食难继,不得不到寺庙为僧为尼,还俗只是后来的事情。刘峻却非常好学,在“居贫不自立”的情况下,燃麻杆为灯;夜读昏困,就用麻杆燎发须,“及觉复读”。齐武帝永明四年,刘峻母子不堪忍受民族歧视,由桑乾回到建康。自东晋偏安江隅以来,建康一直为中国文化的中心。至建康,刘峻自感少时的读书不博,加之生性鲁钝,不胜愧叹:“黉中济济皆升堂,亦有愚者解衣裳。”此时刘峻已届25岁,“于是博及群书,文藻秀出”(《南史》本传)。

  梁初建,刘峻曾被召“入西省,与学士贺琮校点秘阁”。然而刘峻率性而动,于学于识方面均不让梁武帝萧衍。一次“会策锦被事,咸言已罄,帝试呼峻”,刘峻“忽请纸笔,请疏十余事”。萧衍“不觉失色。自是恶之,不复引见”。萧衍对刘峻的忌恨一直延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当刘峻编纂的《类苑》成,萧衍则另外组织一班文士编《华林遍略》“以高之,竟不见用”(《南史》本传)。这是造成刘峻由中年及老年坎坷、淹蹇的根本原因。

  刘峻并不屈服于命运,可是刘峻的命运却是这样的舛讹,甚至几次到了“疏薄遭弃”的境地,不能不使他良多慨叹,由己及人、由今及古思索有关命运的课题。偶然他听到梁武帝萧衍对管辂“有奇才而位不达”的议论,于是接过话题,洋洋洒洒写成了《辨命论》一文。刘峻认为前人的辨命存在着许多不足,如王充只是论其末却“蔽其原”,司马迁辨惑而终为惑所蔽,李康“论其本而不畅其源”,郭象能“语其流而未详其本”。刘峻本着“仕而不易,则谓之命。命也者,自天之命也”的角度,逐一予以辨蔽。《辨命论》虽然属于哲学方面的论文,然而却是用华丽的骈俪文体写成的。特别是刘峻写作《辨命论》“盖以自喻”(刘瑶:《梁典》),浇铸着他的不平之气,从而使之音节精壮,辞彩飞扬,辨锋犀厉,情致淋漓,较之李康、郭象等前人之作显现出另一番慷慨激越的特色。而刘峻这一论文面对现实,面向人生,与南朝文风大相径庭,故而有“足杜浮竞”(李善:《文选注》)之效。诚然,《辨命论》从总体上言仍然囿于儒家“天命不可知”的思想体系,然而较之前人有所开拓,有所恢宏,故张溥击节称赏:“辨命六蔽,善言天命。”(《刘户曹集题辞》)至于刘峻于其中首先倡言:“天下善人少,恶人多;暗主众,明主寡”,吐出了封建社会诸多失意文人内心的愤懑,故而千百年来有着许多的知音。

  《辨命论》成,中山刘沼不尽同意刘峻的观点,曾往来致书诘难,刘峻并一一作答。过了很久很久,刘沼没有音信、而刘峻值儿子病死内心戚戚惶惶不能前去相访。有人来拿着刘沼的复信给刘峻看,并言及这是刘沼于病中写成只是因为死未及发出。刘峻面对刘沼遗文,如睹故人,不胜悲悼,写作《追答刘沼书》以相吊。该书不及200字,只是借典实来说明刘峻的相哀相念之情。如结末说:“冀东平之树,望咸阳而西靡;盖山之泉,闻弦歌而赴节。但悬剑空垅,有恨如何!”书中所用之典,意谓人死之后既有所感应,便想象着刘沼在九泉之下等待着刘峻的回答。于是刘峻就面对着苍冥,追思刘沼昔日的殷殷候答之情,仍然作了答书。刘峻说,当他再看到刘沼的复信,就如同秋菊春兰一样,芬芳之香充溢,英华之才流淌。只此一语就回答了刘沼。这种答死者书,“甚是创格”(许连:《六朝文絜》)。可是刘峻那里不知道人死魂灭,结末一语用季子悬剑徐君墓树的典实,使之属辞凄惋缠绵,“俯仰徘徊,无限悲切。”这封答书,在创格之中表达了对刚逝去朋友的哀悼,表现了与朋友讨论问题的真诚态度,最后深表失去挚友的遗恨,意味至为深永。

  刘峻不独重友谊,而且还特别重视为人交友之道。梁武帝天监七年任昉死于新安任所,任昉吏风清正,不喜营物。任昉的儿子“东里、西华、南容、北叟并无求业,坠其家声。兄弟流落,不能自振,平生旧交莫有收恤。西华冬月著葛帔练裙”;道逢刘峻,刘峻“泫然矜之,谓曰:‘我当为卿作计’乃著《广绝交论》以讥其旧交”(《南史》本传)。《广绝交论》取主客问答的形式,循着东汉朱穆的《绝交论》的思路写成。不过《广绝交论》更突出了对“利交”的揭露及“利交”种种表现形式,其一为势交,其二为贿交,其三为谈交,其四为穷交,其五为量交。这五种“利交”的形式,“义同贾鬻”,并且滋生出三衅:“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一衅也;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二衅也;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三衅也。古人知三衅之为梗,惧五交之速尤,故王丹威子以槚楚,朱穆昌言而示绝”,都是有着远大的眼光的。至于现状较之朱穆写成《绝交论》时尤甚。刘峻通过任昉生前与死后境遇的完全不同,不胜感慨地说:“呜呼!世路险巇,一至于此。太行孟门,岂云崭绝。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弃之长鹜。独立高山之顶,欢与麋鹿同群,皦皦然绝其雰浊,诚耻之也,诚畏之也。”不止应象朱穆所示的那样“绝交”,而且还要广绝交,从而扩大了朱穆的观点。由于该论现实针对性强,似到溉“见其论,抵几于地,终身病之”(刘璠:《梁典》);而且还似烛照诸种丑恶行为的镜子悬挂中天,成为不胫而走的名篇。至千百年后,尚有“郈成、季札,遗风在焉”(张溥:《刘户曹集题辞》)的盛誉。

  由于萧衍的忌恨,刘峻虽为萧秀征为荆州户曹参军,最终却选择了金华山为栖地的归隐之路。他一方面设帐授徒,一方面筛选收集自己的文章,并写成一篇《自序》总结他的一生。其中发出“魂魄一去,将同秋草”,将为“世不吾知”的悲叹!不过历史是有选择的。在他死后,他的学生私谥为“玄靖先生”,作品亦不胫而走,影响深远。

主要作品

  刘峻诗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6卷,已佚。明人张溥辑有《刘户曹集》,收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存诗4首 ,以写景见长。今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刘孝标集校注》。

原文 

广绝交论 / 刘孝标

    客问主人曰:“朱公叔绝交论,为是乎?为非乎?”主人曰:“客奚此之问?”客曰:“夫草虫鸣则阜螽跃,雕虎啸而清风起。故絪缊相感,雾涌云蒸;嘤鸣相召,星流电激。是以王阳登则贡公喜,罕生逝而国子悲。且心同琴瑟,言郁郁于兰茞;道协胶漆,志婉娈于埙篪。圣贤以此镂金版而镌盘盂,书玉牒而刻钟鼎。若乃匠人辍成风之妙巧,伯子息流波之雅引。范张款款于下泉,尹班陶陶于永夕。骆驿纵横,烟霏雨散,巧历所不知,心计莫能测。而朱益州汩彝叙,粤谟训,捶直切,绝交游。比黔首以鹰鹯,媲人灵于豺虎。蒙有猜焉,请辨其惑。”

  主人听然而笑曰:“客所谓抚弦徽音,未达燥湿变响;张罗沮泽,不睹鸿雁云飞。盖圣人握金镜,阐风烈,龙驩蠖屈,从道污隆。日月联璧,赞亹亹之弘致;云飞电薄,显棣华之微旨。若五音之变化,济九成之妙曲。此朱生得玄珠于赤水,谟神睿而为言。至夫组织仁义,琢磨道德,驩其愉乐,恤其陵夷。寄通灵台之下,遗迹江湖之上,风雨急而不辍其音,霜雪零而不渝其色,斯贤达之素交,历万古而一遇。逮叔世民讹,狙诈飙起,谿谷不能逾其险,鬼神无以究其变,竞毛羽之轻,趋锥刀之末。于是素交尽,利交兴,天下蚩蚩,鸟惊雷骇。然则利交同源,派流则异,较言其略,有五术焉:

  “若其宠钧董石,权压梁窦,雕刻百工,鑪捶万物。吐漱兴云雨,呼噏下霜露。九域耸其风尘,四海叠其熏灼。靡不望影星奔,藉响川骛,鸡人始唱,鹤盖成阴,高门旦开,流水接轸。皆愿摩顶至踵,隳胆抽肠,约同要离焚妻子,誓殉荆卿湛七族。是日势交,其流一也。

  “富埒陶白、赀巨程罗,山擅铜陵,家藏金穴,出平原而联骑,居里闬而鸣钟。则有穷巷之宾,绳枢之士,冀宵烛之末光,邀润屋之微泽;鱼贯凫跃,飒沓鳞萃,分雁鹜之稻粱,霑玉斝之余沥。衔恩遇,进款诚,援青松以示心,指白水而旌信。是曰贿交,其流二也。

  “陆大夫宴喜西都,郭有道人伦东国,公卿贵其籍甚,搢绅羡其登仙。加以顩颐蹙頞,涕唾流沫,骋黄马之剧谈,纵碧鸡之雄辩,叙温郁则寒谷成暄,论严苦则春丛零叶,飞沈出其顾指,荣辱定其一言。于是有弱冠王孙,绮纨公子,道不挂于通人,声未遒于云阁,攀其鳞翼,丐其余论,附驵骥之旄端,轶归鸿于碣石。是曰谈交,其流三也。

  “阳舒阴惨,生民大情;忧合驩离,品物恒性。故鱼以泉涸而呴沫,鸟因将死而鸣哀。同病相怜,缀河上之悲曲;恐惧置怀,昭谷风之盛典。斯则断金由于湫隘,刎颈起于苫盖。是以伍员濯溉于宰嚭,张王抚翼于陈相。是曰穷交,其流四也。

  “驰骛之俗,浇薄之伦,无不操权衡,秉纤纩。衡所以揣其轻重,纩所以属其鼻息。若衡不能举,纩不能飞,虽颜冉龙翰凤雏,曾史兰薰雪白,舒向金玉渊海,卿云黼黻河汉,视若游尘,遇同土梗,莫肯费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若衡重锱铢,纩微彯撇虽共工之蒐慝,驩兜之掩义,南荆之跋扈,东陵之巨猾,皆为匍匐逶迤,折枝䑛痔,金膏翠羽将其意,脂韦便辟导其诚。故轮盖所游,必非夷惠之室;苞苴所入,实行张霍之家。谋而后动,毫芒寡忒。是曰量交,其流五也。

  “凡斯五交,义同贾鬻,故桓谭譬之于阛阓,林回喻之于甘醴。夫寒暑递进,盛衰相袭,或前荣而后悴,或始富而终贫,或初存而末亡,或古约而今泰,循环翻覆,迅若波澜。此则殉利之情未尝异,变化之道不得一。由是观之,张陈所以凶终,萧朱所以隙末,断焉可知矣。而翟公方规规然勒门以箴客,何所见之晚乎?

  “因此五交,是生三衅: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一衅也。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二衅也。名陷饕餮,贞介所羞,三衅也。古人知三衅之为梗,惧五交之速尤。故王丹威子以槚楚,朱穆昌言而示绝,有旨哉!有旨哉!

  “近世有乐安任昉,海内髦杰,早绾银黄,夙昭民誉。遒文丽藻,方驾曹王;英跱俊迈,联横许郭。类田文之爱客,同郑庄之好贤。见一善则盱衡扼腕,遇一才则扬眉抵掌。雌黄出其唇吻,朱紫由其月旦。于是冠盖辐凑,衣裳云合,辎軿击轊,坐客恒满。蹈其阃阈,若升阙里之堂;入其隩隅,谓登龙门之阪。至于顾眄增其倍价,剪拂使其长鸣,彯组云台者摩肩,趍走丹墀者叠迹。莫不缔恩狎,结绸缪,想惠庄之清尘,庶羊左之徽烈。及瞑目东粤,归骸洛浦。穗帐犹悬,门罕渍酒之彦;坟未宿草,野绝动轮之宾。藐尔诸孤,朝不谋夕,流离大海之南,寄命嶂疠之地。自昔把臂之英,金兰之友,曾无羊舌下泣之仁,宁慕郈成分宅之德。

  “呜呼!世路险巇,一至于此!太行孟门,岂云崭绝。是以耿介之士,疾其若斯,裂裳裹足,弃之长骛。独立高山之顶,欢与麋鹿同群,皦皦然绝其雰浊,诚耻之也,诚畏之也。”

重点提示

    言对与事对。

    古人有言:“言对为易,事对为难。”(《文心雕龙–丽辞》)所谓“事对”,就是既讲求语言形式的骈偶,还必须注意典故的对仗。刘孝标的这篇《广绝交论》便采用了大量的事对,而且许多地方看似不经意的随手剪裁,却往往是妙不可言的佳对。如“匠人缀成风之巧妙,伯子息流波之雅引;范、张款款于下泉,尹、班陶陶于永夕”。再如“约同要离焚妻子,誓殉荆卿湛七族”。又如“陆大夫宴喜西都,郭有道人伦东国”等等,均是事对中的妙品,足以显示其非凡的语言功力。

问题分析

    1,试问刘峻此篇《广绝交论》与朱穆《绝交论》之关系如何。

    此篇题为《广绝交论》,是因为早在东汉,就已有一朱穆,针对当时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撰写过一篇名为《绝交论》的文章。但本文虽出于其后,却匠心独运,以主客问答的对话形式展开宏论,进一步揭露了社会上的种种丑态,更为深刻地论述了绝交的必要性,较之前篇则更显得恣肆淋漓,一抒胸中愤懑不平之气。

    2,文中对于形形色色的“利交”作了精细入微的刻画,请简括之。

    自古以来,友朋始终是现实社会中的客观存在,也是人们精神生活的需要之一。但作者一开篇就指出,古时那种“寄通灵台之下,遗迹江湖之上;风雨急而不辍其音,霜雪零而不渝其色”的“素交”,早已销声匿迹于当世了;代之而起的,倒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利交”。“利交”源出一脉,然形态各异。本文将其分为五种表现形式:一曰势交,即追随权贵、阿谀拍马;二曰贿交,即贪图钱财,不顾名节;三曰谈交,即倾慕名士,附庸风雅;四曰穷交,即落魄失意之人暂时苟合;五曰量交,即凡事再四权衡,唯求自利。总之,此“五交”恰如街市中做买卖的商贩,有利成交,赔本的交易是绝对不干的。

    3,除了对各种“利交”进行了归类描述,本文还进一步指出了这种社会现象所造成的种种危害,试概括之。

   “五交”的危害,并非局限于友朋之间,而是已经波及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造成了重重尖锐的社会矛盾,破坏性极大。倘若用作者的话来说,就可概括为“三衅”:

   “一衅”乃促成了仁义道德的丧失:“败德殄义,禽兽相若”。“二衅”为导致了患难之友境遇改善之后的反目成仇:“难固易携,仇讼所聚”。“三衅”即引发不知羞耻、大肆追名逐利的恶习:“名陷饕餮,贞介所羞”。此“三衅”可谓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当时社会风俗中的种种弊病。

    4,本文虽为说理文章,但形式上却以骈文写成。试从语言和结构两大角度入手,分析此文的篇章特点。

    和通常的说理文形式上有所不同的是,本文乃以骈文写成,这是当时文坛风气使然。但本文又并无一般骈文过于追求形式之美、矫揉造作而削弱文意表达的毛病,因而在语言风格上,仍旧显得格调清新,泼辣爽利,感染力很强。而在篇章结构及手法方面,本文的最大特点在于“立论深邃”和“说理透彻”两点。作者或援引史实,或直斥现状,或分析道理,或描摹世态,正反议论,层层推进,条分缕析,归纳总结。从素交尽,利交兴的原因说起,转而深入到列举利交的种种形式及弊病,最后又收拢至眼前的事实,从而将利交的丑陋和危害剖析得鞭辟入里,令人不得不认同必须绝交的观点。此外,本文还善用比喻、夸张,更增强了文章的形象性,发人深思。比如描绘“势交”之人的奔走钻营和信誓旦旦之相:“鸡人始唱,鹤盖成荫;高门旦开,流水接轸。”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是都反映出作者圆熟的谋篇运笔技巧。

文化史扩展

    任昉孤子

    本文作者刘孝标乃因有感于南朝梁代任昉生前身后截然不同的境遇,慨叹世态炎凉和人情浇薄,才写下了这篇著名的《广绝交论》。任昉本是梁代闻名遐尔的文学家,也曾是政绩卓著的新安太守。《梁书–任昉传》载:“初昉立于士大夫间,多所汲引。有善己者,则厚其名声。”故一时间慕名造访之人如云。但任昉为政清廉,家无蓄资,一旦撒手西归后,家业顿时萧条。四子尚未成年,无力支撑生活重负,而此时昔日旧友中竟无一肯相助者!《南史–任昉传》云:“(昉)有子东里、西华、南容、北叟,并无术业,坠其家声。兄弟流离,不能自振,生平交友,莫有收恤。西华冬月著葛帔练裙,道逢平原刘孝标,泫然矜之,谓曰:‘我当为卿作计。’乃著《广绝交论》以讥其旧交。”

集评

    虽在颛䝉,不苟述作;广絶交之论,抑有旨焉。(唐  李商隐《为举人上翰林萧侍郎启》《李义山文集笺注》巻五)

    昔任昉无渍酒之彦,而刘峻广絶交之书。吁嗟此风,何独今日!(宋  汪应辰《文定集》巻二十《祭赵忠简公文》)

    道傍忽见为踌躇,流落饥寒丧乱余。久客无人解相念,伤心思广絶交书。(明  髙启《大全集》巻十八《逢故人子》)

    尝谓五伦之中惟朋友一途,至于后世而其义遂废。数其情状,有朱公叔刘孝标之论,所未尽者,余尝欲作《广广絶交论》而未能也。夫朋友之交,以道义为主。相与有成,始有禆益。至于今日,不但无益,而且有损。以指天誓日、簮合兰芬之地,反成翻云覆雨、莸膻鲍臭之场。而市井势利中之蝇营蚁附者,又无论矣。盖君臣父子兄弟夫妇,合于天者也,朋友,定于人者也。既得自主,不能审择而误,置其身于匪人之是比,使十年有臭而不可闻焉,此人情之最不可解者。求为陈雷鲍管,其人竟不可得也。而况于道义中之最真最䔍者哉!吾故曰:朋友一途,至于后世而遂废也。(清  周召《双桥随笔》卷五)

    孔稚珪《北山移文》明斥周颙;刘孝标《广絶交论》阴讥到溉;袁楚客规魏元忠,有十失之书;韩退之讽阳城,作争臣之论。此皆古人风俗之厚。(清  顾炎武《日知録》巻十九《直言》)

   《广絶交论》,文中子见此论曰:“惜乎!誉任公而毁也。任公于是不可谓知人矣。其旨可谓深远。然他日又谓门人,曰“五交”、“三衅”,刘峻亦知言哉。盖云雨翻覆,虽贤者亦难以情恕理遣也。噫!(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九)

    葛帔练裙。刘孝标见任昉诸子西华兄弟,冬月着葛帔练裙,莫有收䘏,于是作《广絶交论》。到溉见其文,抵几于地(宋  叶廷珪《海録碎事》卷五)

    昔博昌任彦升好擢奬士类,士大夫多被其汲引。当时有任君之号。及卒,诸子流离生平,知旧莫有収䘏之者。平原刘孝标泫然悲之,乃著《广絶交论》。余以为孝标特激于一时之见耳。此盖自古以来人情之常,无足怪者。(明  归有光《震川集》巻四《重交一首赠汝宁太守徐君》)

    昉不事生产,既卒,诸子不能自振。生平旧交,莫有收恤。次子西华,冬月着葛帔练裙,道逢刘孝标,泫然矜之,曰:“我当为卿作计。”乃着此论。彭城到溉,故与昉为山泽游。见其论,抵之地,终身恨之。按史称昉有盛名,游其门者,昉必推荐。裴子野于昉为从中表,独不至,昉亦恨焉,故不之善。观此,则到溉辈固为负心,而昉于取士之道,亦未尽也。(明  王志坚《四六法海》卷十)

刘孝标伤任昉诸子流离,著《广絶交论》,痛言“五交”、“三衅”,世路险巇,过于太行孟门。(卢思道)子行自慨蹇产,诋斥物情,荣瘁冰炭,足使五侯丧魂、六贵饮泣。文人之笔,鬼魅牛马皆可画也。(明  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一百十五《卢思道集题词》)

    古今文词,递相祖述。胎化因重,具有精理。魏文赋寡妇,安仁拟之;朱穆论绝交,孝标广之,祖其题也。(清  王先谦《骈文类纂序目》)

    以刻酷摅其愤懥,真足以状难状之情。《送穷》、《乞巧》,皆其支流也(李兆洛)。尚有《韩非》、《吕览》遗意。辞胜于理,文苑之粢梁(谭献)。(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二十)

    蒋心馀曰:“研炼之中,自积遒宕。由其风骨高骞,故华而不靡。”(近代  高步瀛《南北朝文举要》引)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