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颜延之《陶征士诔》/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颜延之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90 次

概貌

    陶渊明去世之后,他的好友颜延之所作《陶征士诔》,是研究陶渊明最早的文献。文中称颂陶氏具有“巢、高之抗行,夷、皓之峻节”,仰慕他不慕利禄富贵的风范。

陶渊明

    颜延之的《陶征士诔》是对陶渊明一生的总结和评价。虽然,颜延之对陶渊明的认识,特别是对他的创作是有所保留的;但陶渊明那种自然而然的状态,以及“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潇洒,则让他感慨万端,不能忘怀。不仅如此,通过《陶征士诔》的写作,还可以进一步了解颜延之的情感经历、仕宦生涯与同时代的文风、追求,并由此洞见其精神与创作上的特点。

作品原文   《陶征士诔》

    夫璇玉致美,不为池隍之宝;桂椒信芳,而非园林之实;岂其深而好远哉,盖云殊性而巳。故无足而至者,物之藉也;随踵而立者,人之薄也。若乃巢、高之抗行,夷、皓之峻节,故已父老尧、禹,锱铢周、汉,而绵世远,光灵不属,至使菁华隐没,芳流歇绝,不其惜乎!虽今之作者,人自为量,而首路同尘,辍涂殊轨者多矣。岂所以昭末景、泛余波?

    有晋征士浔阳陶渊明,南岳之幽居者也。弱不好弄,长实素心;学非称师,文取指达。在众不失其寡,处言每见其默。少而贫苦,居无仆妾。井臼弗任,藜菽不给。母老子幼,就养勤匮。远惟田生致亲之议,追悟毛子捧檄之怀。初辞州府三命,后为彭泽令。道不偶物,弃官从好。遂乃解体世纷,结志区外,定迹深栖,于是乎远。灌畦鬻蔬,为供鱼菽之祭;织絇纬萧,以充粮粒之费。心好异书,性乐酒德,简弃烦促,就成省旷,殆所谓国爵屏贵、家人忘贫者与?有诏征为著作郎,称疾不到。春秋若干,元嘉四年月日卒于浔阳县之某里。近识悲悼,远士伤情,冥默福应,呜呼淑贞。

    夫实以诔华,名由谥高,苟允德义,贵贱何筭焉。若其宽乐令终之美,好廉克己之操,有合谥典,无愆前志。故询诸友好,宜谥曰“靖节征士”。其辞曰:

    物尚孤生,人固介立,岂伊时遘,曷云世及。嗟乎若士,望古遥集,韬此洪族,蔑彼名级。睦亲之行,至自非敦,然诺之信,重于布言。廉深简洁,贞夷粹温,和而能峻,博而不繁。依世尚同,诡时则异,有一于此,两非默置。岂若夫子,因心违事,畏荣好古,薄身厚志。世霸虚礼,州壤推风,孝惟义养,道必怀邦。人之秉彝,不隘不恭,爵同下士,禄等上农。度量难钧,进退可限,长卿弃官,稚宾自免。子之悟之,何悟之辨,何悟之辨,赋辞归来,高蹈独善。亦既超旷,无适非心,汲流旧山献,葺宇家林。晨烟暮霭,春煦秋阴,陈书缀卷,置酒弦琴。居备勤俭,躬兼贫病,人否其忧,子然其命。隐约就闲,迁延辞聘,非直也明,是惟道性。纠缠斡流,冥漠报施,孰云与仁,实疑明智。谓天盖高,胡愆斯义,履信曷凭,思顺何置。年在中身,疢维痁疾,视死如归,临凶若吉。药剂弗尝,祷祀非恤,傃幽告终,怀和长毕。呜呼哀哉!敬述靖节,式遵遗占,存不愿丰,没无求赡。省讣却赙,轻哀薄敛,遭壤以穿,旋葬而窆,呜呼哀哉!深心追往,远情逐化,自尔介居,及我多暇。伊好之洽,接阎邻舍,宵盘昼憩,非舟非驾。念昔宴私,举觞相诲。独正者危,至方则阂。哲人卷舒,布在前载,取鉴不远,吾规子佩。尔实愀然,中言而发,违众速尤,迕风先蹶。身才非实,荣声有歇,睿音永矣,谁箴余阙。呜呼哀哉!仁焉而终,智焉而毙,黔娄既没,展禽亦逝。其在先生,同尘往世,旌此靖节,加彼康惠。呜呼哀哉!

注词释义

[1]陶征士:陶渊明。征士,不就朝廷征辟的士人。陶渊明在晉安帝义熙十四年(418)被征为著作郎,辞不就职。“读诔定谥”。诔这种文体,罗列死者的德行以为表彰,本是为确定谥号提供事实的依据。诔文而抒写哀悼之情,则为变体。作者此文,既说明为陶渊明选定“靖节”之谥的缘由,又抒写了自己哀悼亡友的心情。而在称颂陶渊明髙尚品德的同时,更对“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的古训提出质疑,表达了作者对轻德才而重门爵的社会的批评。  
[2]璿(xuán)玉:美玉。璿,也作“璇”。池隍:护城河。  
[3]信:确实。  
[4]故无足二句:《韩诗外传》卷六记:晉平公游於河而乐,曰“安得贤土与之乐此也?”船人盍胥跪而对曰:“主君亦不好士耳。夫珠出於江海,玉出於昆山,无足而至者,由主君之好也。士有足而不至者,盖主君无好士之意耳。何患於无士乎?”
[5]薄:鄙薄,轻贱。  
[6]巢、髙:巢父,传说中尧时的隐士。伯成子髙,传说中禹时的隐者。  
[7]夷、皓:伯夷,曾谏阻周武王伐商纣而不从,商灭,遂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四皓:汉初隐居在商山的四个隐士,不应髙祖刘邦的征召,因四人鬚眉皆白,人称商山四皓。  
[8]父老舜、禹:不以舜、禹为王,而视为父老百姓。语出《后汉书》卷二九:郅恽谓友人曰:“鸟兽不可与同羣,子以我为伊、吕乎?将为巢、许,而父老尧,舜乎?”  
[9]锱铢:两者皆为古代重量单位,具体说法不一。此处表示极其轻微,用作动词。  
[10]作者:隐者。语出《论语•宪问》:“子曰:‘贤者避世,其次避地,其次避色,其次避言。’子曰:‘作者七人矣。’”  
[11]首路二句:谓初行时同道而中涂易辙者很多。同尘,语出《老子》:“和其光,同其尘。”  
[12]岂所以句:这难道可以发扬前贤的余光流影吗?  
[13]南嶽:这里指庐山,在今江西九江市东。  
[14]弱:指幼年。弄:嬉戏。素心:不加掩饰的诚实之心。  
[15]指:同“旨”。
[16]井:指汲水。臼:指舂米。藜:一种野菜。菽:豆类。  
[17]就养:侍奉父母。《礼记•檀弓上》:“事亲有隐而无犯,左右就养无方。”匮,缺乏。

[18]田生:齐宣王问田过,君与父孰重?田过答以父重。宣王问,为何士去亲而事君?田过答:“非君之土地无以处吾亲,非君之禄无以养吾亲,非君之爵无以尊显吾亲。受之於君,致之於亲。凡事君,以为亲也。”事见《韩诗外传》。
[19]毛子:庐江毛义,家贫,以孝称。官府征为守令,捧檄而喜;及母死,去官归家,屡辞征召。张奉叹曰。“贤者固不可测,往日之喜,为亲屈也。”檄:官府征召的文书。 事见《后汉书》卷三九。  
[20]偶物:与世相合。从好:《论语••述而》“子曰:‘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21]鬻:卖。鱼菽之祭:菲薄简陋的祭祀之物。  
[22]织絇《穀梁传•襄公二十七年》:“宁喜出奔晉,织絇邯郸,终身不言卫。”宁喜,卫大夫。絇,网罟的别名。纬萧:编织蒿草为席箔。《庄子•列御寇》:“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  
[23]異书:指《穆天子传》、《山海经》等志怪之书。陶渊明《读山海经》诗:“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  
[24]酒德:指酒。西晉刘伶爱酒而作有《酒德颂》。  
[25]殆所谓二句:谓屏除名利之心乃至於感染家人都忘却了贫寒。语出《庄子•天运》:“夫孝悌仁义,忠信贞廉,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故曰,至贵,国爵屏焉。” 又,《庄子•则阳》:“故圣人其穷也,使家人忘其贫。”与:同欤。  
[26]若干:一作“六十有三”。
[27]元嘉四年:公元427年。元嘉,宋文帝刘义隆的年号。某里,一作“柴桑里”。 [28]冥默福应:谓行善得福的报应因其死亡而沈寂不可知了。  
[29]筭:即“算”。计较。  
[30]谥典:谥法。古代帝王公卿死后,依其生前行事而给予称号的法则。愆,错。  [31]介立:特立独行。  
[32]时:随时。遘:遇见。曷,何。
[33]若:这。  
[34]韬:藏。洪族;大族。陶渊明的曾祖陶侃为东晉大司马,封长沙郡公。名级:仕宦等级。  
[35]至自非敦:出於自然而非勉力之为。  
[36]然诺二句:汉代季布信守诺言,当时谚语曰:“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  
[37]絜:同“洁”。
[38]贞夷粹温:坚贞纯粹而平和。  
[39]依世四句:谓依俗而行则为同流合污,违世而行则为标新立異,这两种行为,身有其一,必受人非议,皆不得默然置之。  
[40]因心:顺应一己之心。  
[41]世霸:指当世英雄。虚礼:虚心地以礼相待。州壤:谓州县长官。推风:推重其风操。
[42]义养:出于真诚的侍养。怀邦:怀念乡国。  
[43]秉彝:秉性。语出《诗经•大雅•烝民》:“民之秉彝,好是懿德。”不隘不恭:不拘忌,不轻慢。语出《孟子•公孙丑上》:“伯夷隘,柳下惠不恭,隘与不恭,君子不由也。” 柳下惠,鲁国大夫展禽,封邑柳下,谥惠,又称柳下惠,是古代著名的贤人,与伯夷并以髙洁著称。孟子认为,伯夷非其君不事,非其友不友,为人过於拘忌;展禽不羞污君,不卑小官,虽然自洁不可玷污,但处世过於随便。  
[44]爵同二句:《礼记•王制》:“诸侯之下士,视上农夫,禄足以代其耕。”  
[45]钧:古代重量单位,一钧三十斤。此处用为动词。  
[46]长卿棄官:司马相如,字长卿,汉武帝时召为郎。其仕宦,未尝肯参与公卿国家之事,称病闲居,不慕官爵。事见《史记》卷一一七。  
[47]稚宾自免:郇相,字稚宾,太原人,屡次因病辞官。见《汉书》卷七二。  
[48]辩:同“辨”,分明。  
[49]赋诗归来:指陶渊明辞彭泽县令而归隐,赋《归去来兮辞》。  
[50]独善:语出《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51]无适非心:《庄子•达生》:“知忘是非,心之适也。”适,往。  
[52]巘 (yǎn):山巖。葺:修盖。  
[53]人否二句:谓人不堪其忧,渊明安之如命。语出《论语•雍也》:“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回,孔子的弟子颜渊。
[54]隐约:潛藏。《庄子•山木》:“夫丰狐文豹……虽饥渴隐约,犹旦胥疏於
江湖之上而求食焉。”迁延:退却。  
[55]道性:无欲之性。语出《淮南子•俶真训》髙诱注:“能虚其心,以生於道,道性无欲。”  
[56]纠纆(mò):谓祸福倚伏,变化流转。贾谊《鹏鸟赋》:“斡流而迁兮,或推而还……夫祸之与福兮,何異纠纆。”纠纆,三股线捻成的绳索,以喻纠结缠绕。  
[57]孰云二句:《老子》曰:“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司马迁《史记•伯夷列传》引老子此言而发议论说:伯夷洁行而饿死,颜渊好学而早夭,“天之报施善人,其如何哉?”“余甚惑焉,傥所谓天道,是邪非邪?”此即用司马迁意。  
[58]谓天盖髙:《诗经•小雅•正月》:“谓天盖髙,不敢不局。”言对神明鉴察的畏惧。諐:古“愆”字,过失。  
[59]履信二句:《周易•繫辞上》:“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作者对此经义提出质疑。 

[60]中身:五十岁左右。《尚书•无逸》:“文王受命唯中身,厥享国五十年。”疢(chèn):病。痁(shān)疾:疟疾。  
[61]恤:关心。  
[62]傃、毕,皆指死亡。  
[63]式:发语词,无意义。尊:同“遵”。遗占:临终的口嘱。  
[64]赙(fù):赙赠。
[65]敛:为死者穿衣入棺。  
[66]旋:随即,很快。窆(biǎn):棺木入土。  
[67]阎:里巷。  
[68]碍:不得行。
[69]卷舒:隐与仕。《论语•卫灵公》:“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布:示。  
[70]愀然:面容忧伤。中言:心中之言。  
[71]速尤:招致谴责。迕:逆。蹷:跌倒。  
[72]身才非实:谓身体、才华皆不足为实在。歇:停止。
[73]永:远。箴:谏劝。阙:不足。  
[74]仁焉二句:应劭《风俗通• 正失》:“五帝圣焉死,三王仁焉死,五伯智焉死。”谓人终有一死。  
[75]黔娄:春秋时的隐者,参见《五柳先生传》注[9]。  
[76]展禽:即柳下惠,参见注[43]。
[77]旌:表彰。加:胜於。

文章评析

   《文选》卷五七李善注引何法盛《晉中兴书》:“延之为始安郡,道经寻阳,常饮渊明舍,自晨达昏。及渊明卒,延之为诔,极其思致。”

    许槤《六朝文絜笺注》卷十二:“诔文骨劲色苍。不特为渊明写照,而其品概,亦因之翛然远矣。” “追往念昔,知己情深,而一种幽闲贞静之致,宣露行间,尤堪讽詠。”

部分译文

    怀念陶征士的悼词

    像璿玉一样的尽善尽美,却没有被认为是护城河上的宝贝;像桂椒那样确实芳香,却没有成为园林里的至宝;难道是他深广而好远吗,大概是说他的性格不一般罢了。所以没有脚的人却达到了,是借助了外物;脚后跟挨着脚后跟站立的,是因为受到人鄙视。至于说有像巢、高那样高尚的行为,有像夷、皓那样高尚的节操,还不以舜、禹为王,而视为父老百姓;拿一些极其轻微事与周、汉来计较,可是时代已经久远,人们不认为这些人在闪光显灵,致使精华被隐没,美好的传统被断绝,不是很可惜吗!即使是虽今现在的隐者,各人自以为自己不错,但初行时同道可是中涂易辙者很多。这难道可以发扬前贤的余光流影吗?

    晋代的征士、浔阳的陶渊明,是在南岳幽居的人。幼年的时候不喜欢嬉戏,长成之后有一颗不加掩饰的诚实之心。做学生时不称老师的心意,但写出的文章主旨通达。在众人眼里他郁郁寡欢,与他交谈总是保持沉默。年少时家贫有病,家中没有仆人和小妾。汲水舂米他不能胜任,野菜和豆类也不能有保障。母亲年老孩子幼小,侍奉父母的东西非常匮乏。信奉田生致亲的议论,追想领悟毛子捧檄的情怀。开始辞去了州府的三命,后来做了彭泽令。为官之道与世相合,就弃官干自己爱好的事。于是就与世间的纠纷告别,有志于官场之外,定迹在深居简出,离尘世更加远了。浇灌菜畦卖蔬菜,为的是得到一些菲薄简陋的祭祀之物;结网编席,来补充粮食的消费。心中爱好奇异的书籍,性格喜欢饮酒,抛弃了烦琐的催促,养成了简约安闲的习惯,这不是所谓屏除名利之心乃以至于感染家人都忘却了贫寒吧?皇帝下诏任命为著作郎,他称有病不到官任。过了好多年,到元嘉四年某月某日,死于浔阳县的某地。附近认识的人悲悼,远方的朋友伤情,行善得福的报应因其死亡而沉寂不可知了,呜呼!这种淑贞的性格。

    一个人的实绩往往凭着诔这种文体更华美,名气也由于谥号而高升,如果符合德义的要求,贵贱又有什么可计较的呢。为了确保使他的宽厚和乐保持善名而死的美好,爱好廉洁克制自己的操守,合乎谥典,不会损害他生前的志向。所以我咨询了各个友好同仁的意见,应该给他的谥号叫靖节征士。赞美他的辞章说:……

作者介绍

    颜延之(384~456年),字延年,南朝宋文学家。祖籍琅邪临沂(今山东临沂)。曾祖含,右光禄大夫。祖约,零陵太守。父显,护军司马。少孤贫,居陋室,好读书,无所不览,文章之美,冠绝当时,与谢灵运并称“颜谢”。嗜酒,不护细行,年三十犹未婚娶。

    东晋末,官江州刺史刘柳后军功曹,转主簿,历豫章公刘裕世子参军。刘裕代晋建宋,官太子舍人。宋少帝时,以正员郎兼中书郎,出为始安太守。宋文帝时,征为中书侍郎,转太子中庶子,领步兵校尉。后为秘书监,光禄勋,太常。刘劭弑立,以之为光禄大夫。宋孝武帝即位,为金紫光禄大夫,领湘东王师,后世称其“颜光禄”。长子颜竣从孝武帝讨灭刘劭,权倾一朝。凡是颜竣所资供之物,延之一无所受,器服不改,宅宇如旧。曾经对颜竣说:“平生不喜见要人,今不幸见汝。”孝建三年,卒,时年七十三。追赠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如故。谥曰宪子。延之性褊激,兼有酒过,肆意直言,曾无回隐,世人呼之“颜彪”。

    颜延之和陶渊明私交甚笃。在颜延之江州任后军功曹时,二人过从甚密;其后延之出任始安太守,路经浔阳,又与陶渊明在一起饮酒,临行并以两万钱相赠。陶渊明死后,他写了《陶徵士诔》。

重点提示

    1,陶渊明

    中国古代杰出诗人。王国维认为,屈、陶、杜、苏,为中国诗史上的伟大诗人(《文学小言》)。陈寅恪称他为“吾国中古时代之大思想家”(《金明馆丛稿初编》《陶渊明之思想与清谈之关系》》)。陶少有高趣,博学善属文,颖脱不羁,任真自得。早年为家贫,曾做过江州祭酒,做过镇军、建威参军,彭泽令,后终归田园。“靖节”是他死后的私谥,“徵士”是他死后当时人给他的称呼,表彰他在晋宋易代之际的义熙末年(417),诏征著作佐郎而不就。陶在做彭泽令时,不愿束带见小吏,说“我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往庐山白莲社时,“频闻钟声,攒眉而退”;夏天饮酒,高卧北窗之下,“自谓是羲皇上人”;自号“五柳先生”,常蓄无弦琴以自娱;义熙间剌史檀道济馈以梁肉,他“麾之而去”;以及义熙以后文章,唯识甲子而已,都已经成为了中国文学中的关键词。陶渊明的田园诗以及《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记并诗》以及《咏荆轲》《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等,都已成为中国文学的瑰宝。

    2,颜谢。

    颜延之在刘宋文坛上与谢灵运齐名,世称“颜谢”。诗不如谢灵运。今存诗二十九首,多为应诏之作,不见有山水诗。颜延之的创作模仿陆机而有所超越。作诗尚典雅,喜用事,雕琢词句,辞采繁密,缺乏自然韵致。时人评其诗曰:“铺锦列绣,雕缋满眼。”(《南史–颜延之传》)钟嵘《诗品》说:颜延之“其源出于陆机,尚巧似,体裁绮密,情喻渊深,动无虚散,一句一字,皆致意焉,是经纶文雅才,雅才减若人,则蹈于困踬矣。汤惠休曰:‘谢诗如芙蓉出水,颜诗如错采镂今。’颜终身病之。”但颜延之也有一些富有真情实感、格调高迈的作品,比如《五君咏》便是南朝难得一见的好诗。而这篇《陶征士诔》也因额外注入了朴实的情感而显得凄婉真挚,感人至深。

问题分析

    谭献评曰:“情、事、理交至”。试分析此文是如何融合三者的。

    首先,此文叙事简明而体要。譬如有关渊明经历的三项大事,即一、为亲为贫而出仕(“远惟田生致亲之议,追悟毛子捧檄之怀”),二、为性格不合而弃官(“道不偶物,弃官从好”),三、为耻仕二姓而不赴诏(“有诏征为著作郎,称疾不就”),都交待得十分简要清楚得体。而最珍贵的材料即个人交往亲历之事,如记叙渊明临终时不吃药、不祷神,平和而终的神态,以及记叙他与渊明结邻欢聚的情景,也十分亲切有情。这样,一篇诔文就写得事实真切、内容充实。其次,此文处处体现出作者对于陶渊明人格的理解与认同。如描述陶的性格:“廉深简洁,贞夷粹温。和而能峻,博而不繁”,实能表出陶又刚直峻洁又温厚和平,又丰富深刻又简单质朴的性格特点。“人之秉彛,不隘不恭”,也能表出陶作为隐士与伯夷叔齐柳下惠的不同。“人否其忧,子然其命。隐约就闲,迁延辞聘。非直也明,是惟道性。”明确肯定陶之所以不赴征诏的理由,是“践身心之则”,并非纯粹的是“道理”“逻辑”,而是植根于心性的“道性”。这就是能达到“理至”。第三,上述叙事说理,又是在真切的个人情感和心灵的交往体验中,笔端融注了深厚情意。譬如谈及结邻欢聚的情景,以及陶生前对作者殷殷的告诫,相当私心的话,以及作者的慨叹;“徽音远矣,谁箴予阙?”都真情淋漓。可当“情至”之评语。同情的了解与心灵的照面,是情事理融合的关键。

集评

     何法《盛晋中兴书》云:延之为始安郡,道经寻阳,常饮渊明舍,自晨达昏。及渊明卒,延之为诔,极其思致。(唐  李善《文选注》)

     颜延之《诔》云:“视化如归,临凶若吉;药剂弗尝,祷词非恤。”其临终髙态,见《诔》甚详。(宋  王质《绍陶録》巻上《栗里谱》)

     延之诗虽不及灵运,其胸次则过之。灵运尝入庐山,不为远法师所与,亦不闻其见交于渊明。延之独与渊明交好甚深。以年计之,永初三年,渊明年五十八矣,长延之二十岁,亦可谓忘年之交也。延之后作《靖节征士诔》书曰“有晋征士”,虽出于众志,而延之实秉易名之笔,其知渊明盖深也。“违众速尤,迕风先蹶,身才非实,荣声有歇”,延之《诔》书渊明所诲如此。又书渊明“独正者危,至方则碍”,语其有得渊明也多矣。故曰:诗虽不及灵运,其胸次则过之。(元  方回《文选颜鲍谢诗评》巻三)

    我怀陶元亮,早弃彭泽令。宁甘柴桑饿,不受宋人聘。晚诗题甲子,统着义熙正。得书“晋征士”,千载论始定。(元  陆文圭《墙东类稿》卷十五《和陆振之见赠韵》)

    颜延年作《靖节征士诔》云:“徽音远矣,谁箴予阙?”王荆公用此意作《别孙少述诗》“子今去此来何时,后有不可谁予规?”青出于蓝者也。(宋  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八)

    若夫子朱子之作纲目也,…陶潜本没于宋,而曰“晋征士”,表贞节也。(明  何乔新《椒邱文集》巻二《诸史》)

    予惟近代多谀墓。非好为佞,亦以其人无可述,不得不张门阀、铺官阶,夸饰所无有。独颜光禄诔《陶征士》,蔡中郎作《郭有道碑文》,第约举大概,而其人巳见。(清  毛竒龄《敇封文林郎内阁中书舎人刘先生墓志铭》,《西河集》巻九十四)

    文章之事,味如醇醪,色若球璧。有道之士,知己之言。予尝言文辞不外事理,而运动者情也似此情事理交,至六经九流而外,此类文事,古今数不盈百。(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二十六引谭献评语)

    林(畅园)先生曰:王伯厚谓陶渊明《读史》述夷齐云:“天人革命,绝景穷居。”述箕子云:“矧伊代谢,触物皆非。”先儒谓食薇饮水之言、衔木填海之喻,至深痛切,读者不之察尔。颜《诔》云:“有晋徵士”,与《通鉴纲目》同意。《南史》立传,非也。(近代  梁章钜《文选旁证》卷四十五引)

    作忠烈人诔文出色易,作恬退人诔文出色难。英气故易,静气故难也。陶靖节胸怀高迈,性情潇洒,作者能以静气传之。(近代  于光华《重订文选集评》卷十四)

    浦二田曰:“以雕文纂组之工,写熨贴清真之旨。最难措笔者,就命辞征也。妙于浑举倾叹离即,含毫至诔中。念往一节,尤俯仰情深矣。”(近代  高步瀛《南北朝文举要》引)

文化史扩展

    1,颜延之与陶渊明。

   颜延之属侨姓的次等士族。父颜显,在东晋作过护军司马,早亡。颜延之家境贫寒,但好读书,无所不览,文章也写得很是出色,“文章之美,冠绝当时”(《宋书–颜延之传》)。出仕为后将军、吴国内史刘柳的行参军、主簿、后军功曹。刘裕代晋建宋,授为太子舍人,后迁尚书议曹郎,太子中舍人。当时尚书令傅亮自认为文义之美,无人能及,颜延之负其才辞,不肯屈身其下,得罪了傅亮。刘裕次子庐陵王义真受到宠信,颜延之和谢灵运、僧人惠琳等依附义真,情好甚笃。尚书徐羡之等怀疑颜谢等人结党反对自己,出延之为始安郡。先是,义熙十一年(415)为刘柳后军功曹时,在寻阳,与陶渊明情款。即《诔》文中所说的结邻欢聚:“自尔介居,及我多暇,伊好之洽,接檐邻舍,宵盘昼憩,非舟非驾。”后颜为始安太守,元嘉元年(424),由建康溯江西上,道经寻阳,日日与陶渊明聚首畅饮,临行时还给陶渊明留下两万钱。渊明“悉送酒家,稍就取酒。” 延之称渊明为“有晋征士”,表明了对他耻仕二姓的理解。两位诗人的这段渊源就此在六朝文学史上留下传为一段佳话。

征士

    颜延之称陶渊明为“晋征士”之后,遂成一种人物名号,史家称征诏不就者为“征士”。仅以晋代为例,(晋书)《晋书》等追称“晋征士”者,计有:范宣、闵鸿、戴逵、戴勃、虞喜、皇甫谧、侯瑾、许询、龚元之等。再以龚、许二人为例。《晋书·隠逸传》:“龚元之,字道元。武陵汉寿人也。好学潜黙,安于陋巷。州举秀才,公府辟,不就。孝武帝闻其名,征为散骑常侍,领国子博士。苦辞疾,笃不行。寻卒。”又《建康实录》:“(许)询,字玄度,髙阳人。父归,以琅琊太守随中宗过江,迁会稽内史。因家于山阴。询㓜冲灵,好泉石。清风朗月,举酒咏怀。中宗闻而征为议郎,辞不受职。遂托迹居永兴。肃宗连征司徒掾,不就。乃䇿杖披裘,隐于永兴西山,凭树构堂,萧然自致。至今此地名为萧山。”

    后来朱熹作《通鉴纲目》,“晋征士”成为一重要的史家“书法”,颇受人赞许。明人杨于庭《春秋质疑》(卷三):“朱子作《纲目》,韩已亡,而张良书‘韩人’;晋已亡,而陶潜书‘晋征士’得《春秋》之遗意矣。”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