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李陵《答苏武书》 /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李陵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11 次

    《答苏武书》是一篇创作于西汉时期的散文,作者李陵/url。这封信的主旨是作者为自己的投降行为解脱。

作品原文  

子卿足下(1):

  勤宣令德(2),策名清时(3),荣问休畅(4),幸甚幸甚(5)。远托异国(6),昔人所悲,望风怀想(7),能不依依(8)?昔者不遗,远辱还答(9),慰诲勤勤,有逾骨肉,陵虽不敏(10),能不慨然(11)?

  自从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穷困,独坐愁苦。终日无睹,但见异类(12)。韦韝毳幕(13),以御风雨;羶肉酪浆(14),以充饥渴。举目言笑,谁与为欢?胡地玄冰(15),边土惨裂,但闻悲风萧条之声。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侧耳远听,胡笳互动(16),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晨坐听之,不觉泪下。嗟乎子卿(17),陵独何心(18),能不悲哉!

  与子别后,益复无聊,上念老母,临年被戮(19);妻子无辜,并为鲸鲵(20);身负国恩,为世所悲。子归受荣,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礼义之乡,而入无知之俗;违弃君亲之恩,长为蛮夷之域,伤已!令先君之嗣(21),更成戎狄之族(22),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23),孤负陵心区区之意(24)。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难刺心以自明(25),刎颈以见志,顾国家于我已矣(26),杀身无益,适足增羞,故每攘臂忍辱(27),辙复苟活。左右之人,见陵如此,以为不入耳之欢,来相劝勉。异方之乐,只令人悲,增忉怛耳(28)。

  嗟乎子卿,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前书仓卒,未尽所怀,故复略而言之。

  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29),出征绝域(30)。五将失道(31),陵独遇战,而裹万里之粮,帅徒步之师;出天汉之外(32),入强胡之域;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乏之兵,当新羁之马(33)。然犹斩将搴旗(34),追奔逐北(35),灭迹扫尘(36),斩其枭帅(37),使三军之士,视死如归。陵也不才,希当大任(38),意谓此时,功难堪矣(39)。匈奴既败,举国兴师。更练精兵(40),强逾十万。单于临阵(41),亲自合围。客主之形,既不相如(42);步马之势,又甚悬绝(43)。疲兵再战,一以当千,然犹扶乘创痛(44),决命争首(45)。死伤积野,余不满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46),然陵振臂一呼,创病皆起,举刃指虏,胡马奔走。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47),争为先登。当此时也,天地为陵震怒,战士为陵饮血(48)。单于谓陵不可复得,便欲引还(49),而贼臣教之(50),遂使复战,故陵不免耳。

  昔高皇帝以三十万众,困于平城(51)。当此之时,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然犹七日不食,仅乃得免。况当陵者(52),岂易为力哉(53)?而执事者云云(54),苟怨陵以不死(55)。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视陵,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宁有背君亲,捐妻子而反为利者乎(56)?然陵不死,有所为也,故欲如前书之言,报恩于国主耳(57),诚以虚死不如立节,灭名不如报德也(58)。昔范蠡不殉会稽之耻(59),曹沬不死三败之辱(60),卒复勾践之仇(61),报鲁国之羞(62),区区之心,窃慕此耳。何图志未立而怨已成,计未从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63)。

  足下又云:“汉与功臣不薄。”子为汉臣,安得不云尔乎?昔萧樊囚絷(64),韩彭葅醢(65),晁错受戮(66),周魏见辜(67)。其余佐命立功之士(68),贾谊亚夫之徒(69),皆信命世之才,抱将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谗(70),并受祸败之辱(71),卒使怀才受谤,能不得展。彼二子之遐举(72),谁不为之痛心哉?陵先将军(73),功略盖天地,义勇冠三军(74),徒失贵臣之意(75),刭身绝域之表。此功臣义士所以负戟而长叹者也(76)。何谓不薄哉?且足下昔以单车之使,适万乘之虏(77)。遭时不遇,至于伏剑不顾(78);流离辛苦,几死朔北之野(79)。丁年奉使(80),皓首而归(81);老母终堂(82),生妻去帷(83)。此天下所希闻,古今所未有也。蛮貊之人(84),尚犹嘉子之节,况为天下之主乎?陵谓足下当享茅土之荐(85),受千乘之赏(86)。闻子之归,赐不过二百万,位不过典属国(87),无尺土之封,加子之勤(88)。而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89);亲戚贪佞之类,悉为廊庙宰(90)。子尚如此,陵复何望哉?且汉厚诛陵以不死(91),薄赏子以守节,欲使远听之臣望风驰命,此实难矣,所以每顾而不悔者也。陵虽孤恩(92),汉亦负德。昔人有言:“虽忠不烈,视死如归。”陵诚能安(93),而主岂复能眷眷乎?男儿生以不成名,死则葬蛮夷中,谁复能屈身稽颡(94),还向北阙(95),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邪(96)?愿足下勿复望陵。

  嗟乎子卿,夫复何言(97)?相去万里,人绝路殊。生为别世之人,死为异域之鬼。长与足下,生死辞矣。幸谢故人(98),勉事圣君(99)。足下胤子无恙(100),勿以为念。努力自爱,时因北风,复惠德音。李陵顿首(101)。[1]

作品注释

  (1)子卿:苏武字。

  足下:古代用以称上级或同辈的敬词,周代、秦代时多以之称君主,后世则多用于同辈之间。

  (2)令德:美德。令,美。

  (3)策名:臣子的姓名书写在国君的简策上。这里指做官。《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策名委质。”

  清时:政治清明的时世。此处指昭帝在位之际。

  (4)荣问:好名声。问通“闻”。

  休畅:吉祥顺利。休,美。畅,通。

  (5)幸甚:这里表示为对方的处境顺利而高兴。

  (6)异国:此指匈奴。

  (7)风:此处指怀念对象的风采。

  (8)依依:恋恋不舍之状。

  (9)辱:承蒙,书信中常用的谦词。

  (10)敏:聪慧。

  (11)然:此处作动词“慨”的词尾。

  (12)异类: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此处指匈奴。

  (13)韦韝(gōu):皮革制的长袖套,用以束衣袖,以便射箭或其他操作。

  毳(cuì)幕:毛毡制成的帐篷。

  (14)羶(shān)肉:带有腥臭气味的羊肉。

  酪(lào)浆:牲畜的乳浆。

  (15)玄冰:黑色的冰。形容冰结得厚实,极言天气寒冷。

  (16)胡笳:古代我国北方民族的管乐,其音悲凉。此处指胡笳吹奏的音乐。

  (17)嗟(juē)乎:叹词。

  (18)独:反诘副词,有“难道”的意思。

  (19)临年:达到一定的年龄。此处指已至暮年。

  (20)鲸鲵(qíng ní):鲸鱼雄的叫“鲸”,雌的叫“鲵”。原指凶恶之人,《左传·宣公十二年》:“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此处借指被牵连诛戮的人。

  (21)先君:古人对自己已故父亲的尊称,此处指李当户。当户早亡,李陵为其遗腹子。

  嗣:后代,子孙。

  (22)戎(róng)狄: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与前面“蛮夷”均指匈奴。

  (23)蒙:受到。

  明察:指切实公正的了解。

  (24)孤负:亏负。后世多写作“辜负”。

  区区:小,少。此处作诚恳解。

  (25)刺心:自刺心脏,意指自杀。

  (26)已矣:表绝望之辞。

  (27)攘(ráng)臂:捋起袖口,露出手臂,是准备劳作或搏斗的动作。《孟子·尽心下》载,晋勇士冯妇能杀猛虎,后来要做善人,便发誓不再打虎。可是,一次遇上众人制服不了老虎的险情,冯妇虽然明知会因违背做善人的诺言(不打虎)而受耻笑,仍然“攮臂下车”去打虎。文中暗用冯妇之典为作者开脱。

  (28)忉怛(dāo dá):悲痛。

  (29)先帝:已故的皇帝,指汉武帝。

  (30)绝域:极远的地域。此处指匈奴居住地区。

  (31)五将:五员将领,姓名不详。《汉书》未载五将失道的事,惟《文选》李善注载:“《集》表云:‘臣以天汉二年到塞外,寻被诏书,责臣不进。臣辄引师前。到浚稽山,五将失道。’”

  (32)天汉:武帝年号。文中指汉朝控制的区域。

  (33)当:挡。这里指抵御。

  (34)搴(qiān):拔取。

  (35)奔:逃跑的。

  (36)灭迹扫尘:喻肃清残敌。

  (37)枭(xiāo)帅:骁勇的将帅。

  (38)希:少,与“稀”通。

  (39)难堪:难以相比。堪,胜(shēng)。

  (40)练:同“拣”,挑选。

  (41)单(chàn)于:匈奴君长的称号。

  (42)相如:相比。如,及,比。

  (43)悬绝:相差极远。

  (44)扶:支持,支撑。

  乘:凌驾,此处有不顾的意思。《汉书·李陵传》:“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

  (45)决命争首:效命争先。

  (46)干戈:此处指兵器。

  (47)徒首:光着头,意指不穿防护的甲衣。

  (48)饮血:指饮泣。形容极度悲愤。《文选》李善注:“血即泪也。”

  (49)引还:退兵返回。引,后退。

  (50)贼臣:指叛投匈奴的军候管敢。

  (51)“昔高皇帝”二句:是说从前(指公元前200年,即汉高祖七年)高祖皇帝(即高祖刘邦)亲率大军三十万驻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东),准备伐匈奴,被冒顿单于带领四十万骑兵围困七日之久。

  (52)当:如,像。

  (53)为力:用力,用兵。

  (54)执事者:掌权者,此指汉朝廷大臣。

  (55)苟:但,只。

  (56)宁(nìng):难道,反诘副词。此句与上句连用反诘,调换反诘词以免重复。

  妻子:妻子、儿女。

  (57)“故欲”二句:据《文选》李善注载:“李陵前与苏子卿书云:‘陵前为子卿死之计,所以然者,冀其驱丑虏,翻然南驰,故且屈以求伸。若将不死,功成事立,则将上报厚恩,下显祖考之明也。’”

  (58)灭名:使名声泯灭。这里“灭名”与“虚死”对应,是取身无谓而死、名也随之俱灭之意。

  (59)昔范蠡(lǐ)不殉会(kuài)稽之耻:前494年(鲁哀公元年)越王勾践兵败,率五千人被围在会稽山,向吴王夫差求和,范蠡作为人质前往吴国,并未因求和之耻自杀殉国。范蠡,字少伯,春秋楚国宛(今河南省南阳县)人,是辅助勾践振兴越国、兴师灭吴重要谋士。后至齐,改名鸱夷子皮。晚年经商,称陶朱公。

  (60)曹沬(mèi)不死三败之辱:曹沬曾与齐国作战,三战三败,并不因屡次受辱而自杀身死。曹沬,春秋鲁国人,以勇力事鲁庄公。前681年(鲁庄公十三年),齐桓公伐鲁,庄公请和,会盟于柯(今山东省东阿县西南),曹沬以匕首劫持桓公,迫使他全部归还战争中侵占的鲁国土地。

  (61)卒复勾践之仇:指勾践灭吴,夫差自杀。

  (62)报鲁国之羞:此句指柯盟追回齐国侵地。

  (63)椎心、泣血:形容极度悲伤。椎,用椎打击。泣血,悲痛无声的哭。

  (64)萧:萧何(?——前193),沛(今江苏省沛县)人,辅助刘邦建立基业,论功第一,封酂侯。他曾因为请求上林苑(专供皇族畋猎的场所)向老百姓开放而遭囚禁。

  樊:樊哙(?——前189),沛人。从刘邦起兵,屡建功勋,封舞阳侯。曾因被人诬告与吕后家族结党而被囚拘。

  (65)韩:韩信(?——前196),淮阴(今江苏省淮阴市)人,初随项羽,后归刘邦,拜大将,屡建奇功,封楚王,后贬为淮阴侯。他因要响应陈狶起兵造反,被吕氏斩首。

  彭:彭越(?——前196),昌邑(今山东省金乡县西北)人,秦末聚众起兵,后归刘邦,多建军功,封梁王。他因造反被囚,高祖予以赦免,迁至蜀道,但吕氏仍将他处死,并夷三族。

  葅醢(zū hǎi):剁成肉酱,是古代一种残酷的死刑。

  (66)晁错(前200——前154):颍川(今河南省中部及南部地,治所在禹县)人。汉景帝时,他建议削各诸侯国封地。后吴楚等七国诸侯反,有人认为是削地所致,晁错因而被杀。

  (67)周:周勃(?——前169),沛人,从刘邦起事,以军功为将军,拜绛侯。吕氏死,周勃与陈平共诛诸吕,立汉文帝。周勃曾被诬告欲造反而下狱。

  魏:魏其侯窦婴(?——前131),字王孙,观津(今河北省衡水县东)人,窦太后侄。汉景帝时,平定吴楚七国之乱有功,封魏其侯。与灌夫为至交。汉武帝时,灌夫因与丞相田蚡结仇下狱,窦婴力图相救,受牵连而被诛。

  见:受。 辜:罪。

  (68)佐命:辅助帝王治理国事。

  (69)贾谊(前201——前169):洛阳(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自幼博学,汉文帝召为博士,迁太中大夫。积极参与政事,并勇于针砭时弊。

  亚夫:即周亚夫(?——前143),周勃之子,封条侯,曾屯军细柳(今陕西省咸阳市西南),以军令严整闻名。汉景帝时,任太尉,率师平定七国叛乱。

  (70)小人:包括排挤贾谊的绛侯周勃,而前文有“周魏见辜”句,谨录备考。

  (71)“并受”句:指贾谊被在朝权贵(周勃、灌婴、张相如、冯敬等)排斥,流放长沙;周亚夫因其子私购御物下狱,被诬谋反,绝食而死。

  (72)二子:指贾谊、周亚夫。《文选》李善注解说:“二子,谓范蠡、曹沬也。言诸侯才能者被囚戮,不如二子之能雪耻报功也。”可备一说。

  遐举:原指远行,此处兼指功业。

  (73)陵先将军:指李广。

  (74)冠(guàn):在……之中居第一位。作动词用。

  (75)贵臣:指卫青。卫青为大将军伐匈奴,李广为前将军,被遣出东道,因东道远而难行,迷惑失路,被卫青追逼问罪,含愤自杀。

  (76)戟(jǐ):古兵器,合戈矛为一体,可以直刺、横击。

  (77)万乘(shèng):一万辆车。古代以万乘称君主。文中武力强盛的大国。

  虏:古代对少数民族的贬称。此指匈奴。

  (78)伏剑:以剑自杀。此句是说,苏武在卫律逼降时,引佩刀自刺的事。

  (79)朔北:北方。这里指匈奴地域。

  (80)丁年:成丁的年龄,即成年。这里强调苏武出使时正处壮年。

  (81)皓(hào)首:年老白头。皓,光亮、洁白。

  (82)终堂:死在家里。

  终:死。

  (83)去帷:改嫁。去,离开。

  (84)蛮貊(mò):泛指少数民族。这里指匈奴。貊,古代对居于东北地区民族的称呼。

  (85)茅土之荐:指赐土地、封诸侯。古代帝王社祭之坛共有五色土,分封诸侯则按封地方向取坛上一色土,以茅包之,称茅土,给所封诸侯在国内立社坛。

  (86)千乘之赏:也指封诸侯之位。古代诸侯称千乘之国。

  (87)典属国:官名。掌管民族交往事务,位在三公之下,属官有九译令。秩中二千石,即每月受俸一百八十斛。

  (88)加:施。这里有奖赏之意。

  (89)万户侯:食邑万户之侯。文中指受重赏、居高位者。

  (90)廊庙:殿四周的廊和太庙,是帝王与大臣议论政事的地方,因此称朝廷为廊庙。“廊庙宰”,即指朝廷中掌权的人。(91)厚诛:严重的惩罚。

  (92)孤恩:辜负恩情。恩,此指上对下的好处。下句“负德”之“德”偏指下对上的功绩。

  (93)安:安于死,即视死如归之意。

  (94)稽颡(sǎng):叩首,以额触地。颡,额。

  (95)北阙:原指宫殿北面的门楼,后借指帝王宫禁或朝廷。

  (96)刀笔之吏:主办文案的官吏,他们往往通过文辞左右案情的轻重。

  (97)夫(fú):发语词,无义。

  (98)幸:希望。

  故人:老朋友。此处指任立政、霍光、上官桀等人。

  (99)圣君:指汉昭帝刘弗陵。

  (100)胤(yìn)子:儿子。苏武曾娶匈奴女为妻,生子名叫苏通国,苏武回国时他仍留在匈奴,汉宣帝时才回到汉朝。

  (101)顿首:叩头,书信结尾常用作谦辞。[1]

译文

  子卿足下:

  您辛勤地宣扬美德,在太平盛世当官,美名流传于四方,真是值得庆幸啊!我流落在远方异国,这是前人所感悲痛的。遥望南方,怀念故人,怎能不满含深情?以前承蒙您不弃,从远处赐给我回音,殷勤地安慰、教诲,超过了骨肉之情。我虽然愚钝,又怎能不感慨万端?

  我从投降以来,身处艰难困境,一人独坐,愁闷苦恼。整天看不见别的,只见到些异族之人。我戴不惯皮袖套,住不惯毡幕,也只能靠它们来抵御风雨;吃不惯腥羶的肉,喝不惯乳浆,也只能用它们来充饥解渴。眼看四周,有谁能一起谈笑欢乐呢?胡地结着厚厚的坚冰,边塞上的土被冻得裂开,只听见悲惨凄凉的风声。深秋九月,塞外草木凋零,夜晚不能入睡,侧耳倾听,胡笳声此起彼伏,牧马悲哀地嘶叫,乐曲声和嘶鸣声相混,在边塞的四面响起。清晨坐起来听着这些声音,不知不觉地流下泪水。唉,子卿,我难道是铁石心肠,能不悲伤?

  同您分别以后,更加无聊。上念老母,在垂暮之年还被杀戮;妻子、儿女们是无罪的,也一起惨遭杀害。我自己辜负了国家之恩,被世人所悲怜。您回国后享受荣誉,我留此地蒙受羞辱。这是命中注定,有什么办法?我出身于讲究礼义的国家,却进入对礼义茫然无知的社会。背弃了国君和双亲的恩德,终身居住在蛮夷的区域,真是伤心极了!让先父的后代,变成了戎狄的族人,自己怎能不感到悲痛。我在与匈奴作战中功大罪小,却没有受到公正的评价,辜负了我微小的诚意,每当想到这里,恍惚之中仿佛失去了对生存的留恋。我不难刺心来表白自己,自刎来显示志向,但国家对我已经恩断义绝,自杀毫无益处,只会增加羞辱。因此常常愤慨地忍受侮辱,就又苟且地活在世上。周围的人,见我这样,用不中听的话来劝告勉励,可是,异国的快乐,只能令人悲伤,增加忧愁罢了。

  唉,子卿!人们的相互了解,贵在相互知心。前一封信匆忙写成,没有能够充分表达我的心情,所以再作简略叙述。

  从前先帝授予我步兵五千,出征远方。五员将领迷失道路,我单独与匈奴军遭遇作战,携带着供征战万里的粮草,率领着徒步行军的部队;出了国境之外,进入强胡的疆土;以五千士兵,对付十万敌军;指挥疲敝不堪的队伍,抵挡养精蓄锐的马队。但是,依然斩敌将,拔敌旗,追逐败逃之敌。在肃清残敌时,斩杀其骁勇将领,使我全军将士,都能视死如归。我没有什么能耐,很少担当重任,内心暗以为,此时的战功,是其他情况下所难以相比的了。匈奴兵败后,全国军事动员,又挑选出十万多精兵。单于亲临阵前,指挥对我军的合围。我军与敌军的形势已不相称,步兵与马队的力量更加悬殊。疲兵再战,一人要敌千人,但仍然带伤忍痛,奋勇争先。阵亡与受伤的士兵遍地都是,身边剩下的不满百人,而且都伤痕累累,无法持稳兵器。但是,我只要振臂一呼,重伤和轻伤的士兵都一跃而起,拿起兵器杀向敌人,迫使敌骑逃奔。兵器耗尽,箭也射完,手无寸铁,还是光着头高呼杀敌,争着冲上前去。在这时刻,天地好像为我震怒,战士感奋地为我饮泣。单于认为不可能再俘获我,便打算引军班师,不料叛逃的邪臣管敢出卖军情,于是使得单于重新对我作战,而我终于未能免于失败。

  以前高皇帝率领三十万大军,被匈奴围困在平城。那时,军中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然而还是七天断粮,只不过勉强脱身而已。何况像我这样的人,难道就容易有所作为吗?而当权者却议论纷纷,一味怨责我未能以死殉国。不过我未以死殉国,确是罪过;但您看我难道是贪生怕死的小人吗?又哪里会有背离君亲、抛弃妻儿却反而以为对自己有利的人?既然如此,那末,我之所以不死,是因为想有所作为。本来是想如前一封信上所说的那样,要向皇上报恩啊。实在因为徒然死去不如树立名节,身死名灭不如报答恩德。前代范蠡不因会稽山投降之耻而殉国,曹沫不因三战三败之辱而自杀,终于,范蠡为越王勾践报了仇,曹沫为鲁国雪了耻。我一点赤诚心意,就是暗自景仰他们的作为。哪里料到志向没有实现,怨责之声已四起;计划尚未实行,亲人作刀下之鬼,这就是我面对苍天椎心泣血的原因啊!

  您又说道:“汉朝给功臣的待遇并不菲薄。”您是汉朝之臣,怎能不说这种话?可是,以前萧何、樊哙被拘捕囚禁,韩信、彭越被剁成肉酱,晁错被杀,周勃、魏其侯被判罪处刑。其余辅助汉室立下功劳的人士,如贾谊、周亚夫等人,都确实是当时杰出的人才,具备担任将相的能力,却遭受小人的诽谤,他们都受迫害、屈辱,其事业也告失败。最终使有才之人遭到诋毁,才能无法施展。他们二人的遭遇,谁不为之痛心呢?我已故的祖父李广,身任将军,其功绩略谋盖天地,忠义勇气冠于全军,只是因为不屑迎合当朝权贵的心意,结果在边远的疆场自杀身亡。这就是功臣义士手持兵刃叹息不止的原因。怎么能说待遇“不薄”呢?您过去凭着单车出使到拥有强兵的敌国,逢上时运不佳,竟至伏剑自刎也不在乎;颠沛流离,含辛茹苦,差点死在北方的荒野。壮年时奉命出使,满头白发而归,老母在家中亡故,妻子也改嫁离去。这是天下很少听到的,古今所没有的遭遇。异族未开化的人,尚且还称赞您的节气,何况是天下的君主呢?我认为您应当享受封领地、赏千乘的诸侯待遇。可是,听说您回国后,赏赐不过二百万,封官不过典属国之职,并没有一尺土的封赏,来奖励您多年来对国家的效忠。而那些排斥功臣、扼杀人才的朝臣,都成了万户侯;皇亲国戚或奉迎拍马之流,都成了朝廷政权的主宰。您尚且如此,我还有什么希望呢?像这样,汉朝因为我未能死节而施以严厉的惩罚,您坚贞守节又只给予微薄的奖赏,要想叫远方的臣民急切地投奔效命,这实在是难以办到的,所以我常常想到这事却不觉得后悔。我虽然辜负了汉朝的恩情,汉朝也亏对了我的功德。前人说过这样的话:“即使忠诚之心不被世人遍知,也能做到视死如归。”但如果我能够安心死节,皇上难道就能对我有眷顾之情吗?男子汉活着不能成就英名,死了就让他埋葬在异族之中吧,谁还能再弯腰下拜,回到汉廷,听凭那帮刀笔吏舞文弄墨、随意发落呢?希望您不必再盼着我归汉了。

  唉,子卿!还有什么话可说?相隔万里之遥,人的身份不同,人生道路也迥然相异。活着时是另一世间的人,死后便成了异国鬼魂。我和您永诀,生死都不得相见了。请代向老朋友们致意,希望他们勉力事奉圣明的君主。您的公子很好,不要挂念。愿您努力自爱,更盼您时常依托北风的方便不断给我来信。李陵顿首。[1]

创作背景

  前99年(天汉二年),李广利率军伐匈奴右贤王,汉武帝召李陵负责辎重。李陵请求自率一军,武帝不予增兵,只令路博德为其后援,而路博德按兵不动,致使李陵带着步卒五千,深入匈奴,面对数十倍于己方的敌军。苦战之后,又逢管敢叛逃,暴露了李陵兵少无援的军情,单于于是集中兵力围攻,李陵兵尽粮绝,北面受虏。降匈奴后,曾与被匈奴扣留的苏武数次相见。前81年(始元六年),苏武得归,修书劝李陵归汉,李陵以此书作答。[1]

作品赏析

  信中战斗场面写得极有声色,是要说明,当时因为双方兵力悬殊,己方将帅的不顾大局,以及后来武帝处置失当(诛杀李陵全家),所以,他的投降完全是出于不得已,进而使读者产生同情;此外,屡用强烈对比,如身处异域而怀念故土,以寡兵深入众敌而浴血奋战,苏武持节荣归而他居人篱下,由此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这篇文章,学者多认为系后人伪作。但《文选》中收入,当系选自《李陵集》中,所以该文的写作时间最迟不应晚于汉代。[1]

作者简介

  李陵(?——前74),字少卿。西汉陇西成纪(今甘肃泰安)人。名将李广之孙。少为侍中建章监。善于骑射,爱护士卒,很有美名。汉武帝时曾率八百骑兵深入匈奴境内二千余里,观察居延(故城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地形而还。后任骑都尉,在酒泉、张掖练兵防备匈奴。前99年(天汉二年),李陵率步卒五千,深入匈奴,以少击众,力尽而降。后来汉武帝诛灭了他的家族,李陵于是留在匈奴。单于将女儿嫁给她,立他为右校王。他在匈奴生活了二十余年,直至病死。[1]

苏李

    中国诗歌史上的重要并称之一。即旧题李陵与苏武的五言诗赠答,见《文选》。旧有选本合为《苏武诗七首》。苏轼因刘知几怀疑李陵《答苏武书》为伪作,更引申到怀疑“苏李赠答诗”为假托之作。后来洪迈等都提出过怀疑观点。今人研究又有不同意见。尽管如此,“苏李”代表了五言诗史上的极高境界,被人尊为五言诗之正宗,所谓“一唱三叹,意长言远”(沈德潜)。正如杨慎说:“即使假托,亦是张衡曹植之流,始能耳。杜子美云:‘李陵苏武是吾师’,岂无见哉?子瞻《跋黄子思诗》云:‘苏李之天成’,尊之至矣!其曰六朝拟作者,鄙薄萧统之偏辞耳。”(《丹铅录》)

问题分析

1,真伪问题

    李陵,字少卿,西汉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人。西汉名将李广之孙。善骑射。武帝时,为骑都卫。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率步卒五千出击匈奴。因士卒死伤殆尽且援兵不至而最终败降。其后滞留匈奴二十余年,于昭帝元平元年病死异域。从古到今,为李陵扼腕者有之,鸣不平者有之,还有一封书信《答苏武书》流传至今。六朝的颜延之、唐代的刘知几,以及宋代的苏轼,清代的翁方纲等,都认为这篇书信是伪作。主要理由是其文体,与西汉文体很不相同,内容也有尽不合情理之处。但是也有不同意见。如梁章钜、李详等,举《太平御览》《艺文类聚》以及《文选》其他注中所引李陵与苏武往还书信文字,以反对苏轼等人的说法。何义门及黄季刚,亦认为是建安文人的拟作,比较合理。仿作的表达是成功的,文字的力量毕竟回肠荡气。

2,本文乃中古文学的悲剧性美文。信中有三处出色的悲剧心理刻画。第二段中“刺心以自明,刎颈以见志”一句为第一处,试作分析。

    李陵无疑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诚然,种种客观的不可抗力是构成这出悲剧的主导因素,然而不可否认,性格决定命运。李陵竟然会单纯到试图用个人的方式,去向整个庞大的国家意志、甚至文化意志去解释、求取认同,这就更加注定了他命运的悲剧色彩。书信在一片荒草、满目牛羊和胡笳悲音中徐徐展开,身处异域文化之中的不幸福和不愉快感是那样快速而又强烈地攫展读之人的心房。这是一个没能在恰当的时候、恰当地为国赴节的将领所独有的悲叹。对于军人,尤其是汉朝的军人而言,临当受辱,凡有志节者,都应“刺心以自明,刎颈以见志”。然而,念及“杀身无益,适足增羞”,李陵最终选择了“攘臂忍羞,辄复苟活”。生,对李陵而言,已经味同嚼蜡;而死,虽非难事,但也并非像古人所说的那样,能够成就英名,成就人格的伟大。于是,在这满目荒凉的异文化的处境中,生也无益,死也无益——生死两茫茫的惶惑与凄凉就如此排山倒海般地席卷过来,漫溢开去。此时此刻,举目四望,唯见“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深人寂,但听“胡笳互动,牧马悲鸣”。幽深屈曲的悲凉情绪爬过文字,爬过历史,爬过荒草堆,爬到每一个展读此信之人的心上。

3,书信中真实地记录了被俘之前惨烈异常的战斗过程。但被俘一事只用了“故陵不免耳”短短五个字。这其中包含了怎样的悲剧心理?

    李陵所要陈述的事实其实只有四个字:寡不敌众。“以五千之众,对十万之军,策疲乏之兵,当新覉之马。”这是场一开始就已注定了结局的战斗。然而,尽管如此,仍然拼将一死报君王,“三军之士,视死如归”,“疲兵再战,一以当千”。当“死伤积野,馀不满百”之时,李陵“振臂一呼,创病皆起”,即使“兵尽矢穷,人无尺铁”,“犹复徒首奋呼,争为先登”!何等酷烈的中古战场,何等悲壮的中原男儿。然而,眼看逃脱的一丝转机即将出现,叛臣告密和援军无望却最终使得李陵难逃“不免”的命运。究竟“不免”于何物?信中没有文字提及。但从这仅有的五个字里,我们读到了客观局势不得不败的壮烈,读到了拼血肉之躯于死战、却又天之亡我的创痛,读到了被迫沦为千古罪人的悲愤悒郁之恨。英雄失路,造化弄人,人生至此,夫复何言。

4,“执事者云云,苟怨陵以不死,然陵不死,罪也。”一个“苟”字,聚积了多少悲剧的心理情绪?试简析之。

    当政者的指挥不力,主将的调度失措,乃是李陵战败被俘的根本祸因。然而对于晚年好大喜功的武帝而言,战事失利的焦躁情绪急需将士的殉节来安慰平抚,帝国危机的端倪更须尽忠臣子义行的粉饰遮掩。此时,李陵对于国家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棋子。如今,它该殉难时就当殉难。因为这甚至比挽回败局更能保全帝国的颜面。可恨这个李陵偏偏叛国投敌,加之又牵涉到贰师将军李广利,更是罪不容诛!呜呼!李陵最不看重的就是死亡,然而国家意志偏偏只赋予他这形式主义的要求;李陵最为看重的是为国复仇之实,可惜武帝和一般世俗之人对此根本不屑一顾。永志未成而骨肉相残,一个不被理解的英雄只得作此穷途之哭。此时,本文的悲剧心理刻画已然到达了情绪的顶峰。

5,自第七段以后,书信文字开始逐渐展露出批判的表达的锋芒,试作分析。

    自第七段始,李陵似乎已经从悲剧心理的犹豫和冲突中摆脱了出来,并且逐渐将批判的锋芒直接指向了当时汉朝的最高统治者。他历历细数了汉朝创始以来所有的功臣名将:萧何、樊哙、韩信、彭越、晁错、周勃、窦婴、周亚夫、直至自己的祖父李广。这干人竟无一得以善终者——这铁铮铮的事实与那一句轻描淡写的“汉与功臣不薄”相并置,效果何其反讽。对于君王,如此言辞激烈的批判,在中古文学史上是十分难得的。尤其是当这种批判已经不再囿于对某一个人行为的抨击,而是指向了整个汉家政治文化和政治生态的时候。此时,我们不禁联想起儒家(尤其是孟子)为我们所描述的君臣关系:“君待臣义礼,臣待君以忠”;“君之视臣如草芥,臣之视君如寇仇”(《论语》)。此时,先秦时期对于君臣相对平等地位这一政治理想的追求,又在五百年后一个被抛出了家国文化圈的伤心臣子身上重现了。看来,有时只有跳出樊篱,身处局外者,方能得事物之本来面目,但这却是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的。只有在一个惟才是举的时代,反名教的时代,才会出现这样的文学。

文化史扩展

1,匈奴

    从历史上看,匈奴是“大汉”的敌人,是侵略中国的野蛮族。王国维早就论道:“我国古时有一强梁之外族,……中间或分或合,时入侵暴中国,其俗崇尚武力,而文化之程度不及诸夏远甚。……战国以降,或称为胡,曰匈奴。”(《鬼方混夷猃狁考》)。

2,华夷之辩

   《答苏武书》虽是伪托,然其中的李陵,虽不是“汉恩自浅胡自深”,却也是有家归不得、胡汉两无靠,尤其是第一段,强烈表现了在异文化处境中的“异类”感,文化悲剧意识。像屈原那样进退失据,华夷之辨,确是中国文化大义。在民族存亡时刻,必讲求民族大义,自不待言。除此之外,中国文化的华夷之辨,其要义更在于,文化高于种族。如果“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亲戚贪佞之类,悉为廊庙宰”,如果政治不公,任人为亲,压抑人才,那么,空洞洞的“国家”,又有什么意义呢?这正是这篇作品的批判锋芒所在。

    文化高于种族,其意义又在于,农业文明、和平主义、选贤与能等等的文化价值取向,高于血缘、高于军事与政治的争夺。所以,文化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狭隘的地域概念。可参看《论语》:“远人不服,修文德以来之。”《国语》:“先王耀德不观兵。”以及《春秋繁露》:“王者爱及四夷。” 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具有普遍性。华夷之辨,是文明与野蛮之辨。

3,李陵台

    后人又筑李陵台。将李陵重塑造为爱国英雄。汪元量诗云:“伊昔李少卿,筑台望汉月。月落泪纵横,凄然肠断裂。当时不爱死,心怀归汉阙。岂谓壮士身,中道有摧折。我行到寰州,悠然见突兀。下马登斯台,台荒草如雪。妖氛霭冥蒙,六合何恍惚。伤彼古豪雄,清泪泫不歇。吟君五言诗,朔风共呜咽。”(宋  汪元量《湖山类稿》巻二《李陵台》)

集评

    逮李陵众作,总杂不类,元是假托,非尽陵制。至其善篇,有足悲者。(南朝宋  颜延之《庭训》,《太平御览》卷五八六引)

    降虏意何如,穷荒九月初。三秋异乡节,一纸故人书。对酒情无极,开缄思有余。感时空寂寞,怀旧几踌躇。雁尽平沙迥,烟销大漠虚。登台南望处,掩泪对双鱼。(唐  白行简《李都尉重阳日得苏属国书》)

    李陵集有《与苏武书》,词采壮丽,音句流靡,观其文体,不类西汉人,殆后来所为,假称陵作也。迁史缺而不载,良有以焉。编于李集中斯为谬矣。(唐  刘知几《史通·杂说下》)

    陵与武书,词句儇浅,正齐梁间小儿所拟作,决非西汉文。(宋  苏轼《东坡全集》卷七十六《答刘沔都曹书》)

    东坡云:李陵《答苏武书》其词儇浅,乃齐梁间人拟作,萧统不悟,而刘子元独知之。据《宋书》,江淹《狱中上书》云:“此少卿所以仰天搥心,泣尽而继之以血也。”正引陵书中语,是又非齐梁间人所作,明矣。年世既远,真伪难辨,如此者多。(宋  曾慥《类说》卷四十七)

   《史通》云:“……殆后来所为假称陵作也。”自子玄之论行,后世谈者复攟摭合离,摘发疑殆,证其实然。案,江淹宋世《上建平王书》有“此少卿所以仰天槌心,泣尽而继之以血语。”则非六朝伪撰矣。(明  周婴《巵林》卷四)

    少卿足下:

    无恙幸甚。相去万里,远寄音声,辞㫖缱绻,意气哀切,何者?所出同而所处异也。辱书以远托异国,悲心无聊,夫风沙朔漠之场,秋草蚤衰,寒氷惨烈,居人犹或厌苦,况以国士慷慨,羁客遐方,屈身穹庐,杂处异类,又安得不戚戚伤心也哉!武初见执时,分以肉餧虎狼,膏染草野,以报汉恩。盖夷齐抱义,豫让报仇,茍尽我心,岂图后录?不意单于怀汉威灵,卒得脱艰难,复故国,独拜茂陵。于武初计,诚已万幸,谁复望爵赏哉?少卿提雄师、震威武,以寡击众,摧挫强虏,其欲报恩于汉,心岂殊途?然而功烈奋揚,武诚不足希其万一,何乃临变差跌,卒实吏议,上累老母,下及妻子,使明主為少卿含憤,交游為少卿失足,武誠懸懸觖望也。武闻事君如天,恩不敢忘;怨不敢报,故崇伯被殛,神禹嗣兴,冀芮受诛,成子安晋,圣人不以为非,《春秋》著之通义,所以伍胥未免君子之讥,而斗辛显赏于楚也。先将军事先帝,意少卿承恩陛对时,讵尝念此?今日曽可追怨耶?萧樊周魏,邂逅一时,万世之后,是非自定耳。昔荆卿沉七族以谢燕丹之义,要离焚妻子而复吴王之仇,是以义昭于国士,而名著于竹帛,人谁不死?死且不朽,少卿初心有意曹沬之事矣,岂不殉要离之义哉!夫以少卿才,武慷慨当今之时,翻然改图,则古人复见于斯,先将军坟墓,光辉増耀;老母被戮之日,犹生之年;妻子之耻雪,交游之言信;汉朝之君臣,顾反躬自惭,少卿之义伸矣。万世以下,无复遗论。况一时刀笔吏哉?若长往不返,鬼于异域,使先人坟墓,为叛逆之土;陇西桑梓,为降人之里;汉方有辞,少卿永愧矣。惓惓远怀,不惮往复,惟少卿念之。大将军诸故人,意与此同。永诀未期,伫伺髙谊。(明  刘璟《易斋集》巻下《拟代苏子卿答李少卿书》)

    余三复此书而悲之。大块忌才固自昔,亦何忍荼毒之至此。……此书视六朝所拟李少卿作,可谓合曲同工,抒写淋漓,浓至处殆不忍读。(明  胡应麟《少室山房集》巻一百六《题唐伯虎书牍后》)

    李少卿《答苏武书》,似亦建安才人之作,若西京断乎无是。即自从初降一段,便似子卿从未悉其降北后事者,其为拟托何疑?(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

    唐人省试诗题有《李都尉重阳日得苏属国书》,其事他书所不载,未知即所答之书否?(近代  林畅园《文选补注》,引自梁章钜《文选旁证》卷三十四)

    良注:“陵前《与苏武书》,武有还答,今陵又答。”按,此注是也。《太平御览》卷四百八十九引此篇谓出《李陵别传》,而刘子玄、苏子赡疑为齐梁人伪作,误矣。(近代  梁章钜《文选旁证》卷三十四)

    翁(覃溪)先生曰:李陵答苏武书,后人谓非陵作,又云马迁代作。今按其文,排荡感慨,与西京风气迥别,是固不待言。抑又有说者,中间一段叙战事极详,按武在匈奴十九年,常与陵往来,其败其降先后原委,岂有不洞然胸中者?乃必待前书未尽,始复畅所怀乎?陵在匈奴虽痛汉之负己,然观其与武饮酒,自谓罪通于天,及置酒贺武,惟自痛不能类武,比立政等至匈奴招陵,陵止以再有辱为惧,未有它语,——岂在匈奴时,反无一语及汉之过,而于书中必相责望耶!且陵即怨汉,不过及武帝一身,与诸帝何与?而乃称引韩彭诸往事,虽当盛怒,然亦曾臣汉,何至绝弃一至于此乎!揣陵之心,其将欲以此速子卿之祸欤!况汉之族陵家,本以陵教单于为兵备汉故耳,非因其降也。今谓“厚诛陵以不死”,亦与本事相乖。此时田千秋为丞相,桑弘羊为御史,大夫霍子孟、上官少叔用事,霍与上官故善陵,乌睹所谓“妨功害能之臣,尽为万户侯;亲戚贪佞之类,悉为廊庙宰”哉!况武与陵称夙善,杨恽以南山诗句贻孙会宗,遂至大戳,而会宗亦坐免官。今连篇怨望,万里相赠,其谁不知幼主在上,可为寒心,武独不一思乎?是此书必不作于西汉。若作于西汉时,吾知子卿得书,且投之水火,泯其踪迹,必不传至今日矣。第前后布置,於当日情事,段段取用,此正作者以假为真处。故自昭明选后,鲜不以为陵作。而卒难欺诸千百年后也。至以此为司马代之辨白,此又非也。子长于陵事,於任益州一书,痛自称述,不必再为剖白。况被刑以后,此事亦不复深言。作李陵传,草草点次便止。今复撰此书,其意何居?将示时人乎?则一之为甚,不得复自招尤,将示后人乎?取拟笔之书,贻之千百年后,信不信未可知,何益之有?或云:“六朝高手所为。”想是明眼也。(近代  梁章钜《文选旁证》卷三十四)

    《文选》李陵《答苏武书》,刘知几、苏东坡,皆疑为齐梁人伪作,又诋为小儿语。余三十年前据江淹《上建平王书》:“此少卿所以仰天椎心,泣尽而继之以血也。”淹在宋代,已引陵书,可知非齐梁人作。又邱迟《与陈伯之》书,“将军勇冠三军”李善注,亦引陵书。邱梁人,尤可证其非伪。(近代  李详《媿生丛录》卷三)

    此殆建安以后人所为,而尤类陈孔璋,以其健而微伤繁富也。(近 黄侃《文选评点》)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