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文选讲坛·干宝《晋纪总论》 / 中赋 赋帝 解读

发表日期:2012年9月6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作者:(东晋)干宝  本页面已被访问 2920 次

干宝

   (?~336),东晋文人,字令升,祖籍河南新蔡。明天启《海盐县图经》云:“父莹,仕吴,任立节都尉,南迁定居海盐,干宝遂为海盐人”。

简介

   干宝( 283~336)。又云:“干莹墓在澉浦青山房。”明董谷《碧里杂存》云:“干宝……海盐人也。按武原古志云,其墓在县西南四十里,今海宁灵泉乡。真如寺乃其宅基,载在县志,盖古地属海盐也。”据史料记载,自西晋永嘉元年(307年),干宝初仕盐官州别驾(刺史的从吏官),后因刘聪、石勒之乱,西晋亡,东晋立,南北对峙,干宝举家迁至灵泉乡(今海宁黄湾五丰村与海盐澉浦六忠村的交界处)。永嘉四年(310年),父卒,葬澉浦青山之阳,干宝为父守孝。至三世时,迁至梅园(今海盐通元),自此,海盐成为干氏子孙繁衍的居住地。

人物评论

  干宝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史学家和文学家,更是小说家的一代宗师。他的《搜神记》志怪短篇小说集在中国小说史上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被称作中国小说的鼻祖。干宝学识渊博,著述宏丰,横跨经、史、子、集四部,堪称魏晋间之通人。至今有关专家已收集到的干宝书目达26种,近200卷。

人物生平

干宝

  干宝年轻时学识渊博,遍览群籍,曾由华谭推荐任著作郎。建武元年(317年),经中书监王导推荐,领修国史。时因家贫,求补山阴(今绍兴)令,迁始安(今桂林)太守。东晋大兴元年(318年)二月封关内侯。太宁元年(323年),王导请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咸和元年(326年),母桓氏卒,葬灵泉里西南隅,干宝辞官为母守孝。咸和四年服阕回朝。永和元年(345年)致仕,永和七年(351年)秋卒,葬灵泉里后花园。朝廷特加尚书令,从祀学宫。

干氏家族

  干氏家族自三国后期,仕吴者颇多,到晋朝已有名人不断出现,其后在历朝均有名人,政功显著。千余年间,干氏家族所繁衍的子孙已分居于北京、天津、南京、陕西、山东等地。尤以浙江海盐的沈荡、通元、澉浦、六里,海宁的盐官,宁波的余姚,嘉善的干窑等地。聚居为盛。故自东晋以来,已有1700多年族史,显为望族。海盐作为干氏家族世代繁衍的集中居住地,至今后裔已有52代。近年来,海盐县对干宝的生平及史学价值的研究十分重视,尤其是在干宝后裔的大力支持下,由干氏四十八世裔孙干乃军执笔续修《干氏宗谱》。自1991年起,历经10余载的调查考证,目前,一部新的《干氏宗谱》续修本已正式完稿。干氏家族对于宗谱续修,历来十分重视。干氏宗谱立干宝为始祖,五世孙干朴首撰,三十八世孙干大行续修并序。自四十世孙干钦昊于清康熙三十五年(1686年)最后一次续修宗谱算起,至今已有300余年未曾续修了。并且,由于干氏后裔散居神州大地,主要分为东西大支和永宁乡支两支,至抗战前,宗谱有的已散失,给续修带来一定的难度。文革期间,海盐县博物馆收缴保存了十分宝贵的干氏东西大支的旧谱三册,是这次续谱的主要依据。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下来的干乃军不负众望,历尽艰辛,奋笔耕耘,终于使海盐县第一部民间续修的家谱《干氏宗谱》得以问世。此举已在全国各地广大干氏后裔中传为佳话。

著作

晋纪

  《晋纪》20卷,直而能婉,时称良史,为后世史学家所推崇。

搜神记

  传说干宝因有感于父婢死而再生及其兄气绝复苏,乃编集神怪灵异故事为《搜神记》。他在序中自称:“虽考志于载籍,收遗佚于当时,盖非一耳一目所亲闻睹也,又安敢谓无失实者哉!”此书为我国魏晋志怪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代表作,保存了许多古代民间的传说,如《干将莫邪》、《相思树》、《董永卖身》、《李寄斩蛇》等,给后世文学艺术以深远影响。在著名的《聊斋志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红楼梦》等作品中,有许许多多的情景和描述都是从《搜神记》中汲取营养和精华的。近代文学大师鲁迅的《铸剑》故事就取自《搜神记》中的《三王墓》,凡此举不胜举。

  除此之外,《搜神记》的影响还体现在文学的其他领域,在戏剧方面,家喻户晓的《天仙配》、《相思树》,就与《搜神记》中的《董永》、《韩凭妻》有着直接的渊源关系;而元杂剧《窦娥冤》,其脉络可直接上溯到《搜神记》里的《东海孝妇》。在诗歌方面,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写及杨贵妃死后,唐玄宗日夜思念,让道士施展法力求见贵妃魂魄,其情节就取自《搜神记》中的《李少翁》。

其他

  《春秋左氏义外传》,还注《周易》、《周官》等数十篇,另有文集四卷。今存《搜神记》20卷,为后人所辑录,又《晋纪》亦有清人辑本。

  另计,《封神榜》曾有新疆版本署名为干宝所著,比明朝早。

学术成就

干宝祖父

  干宝的祖父叫干统,为吴奋武将军,父干莹为 丹阳丞。干宝少勤学,博览群记,以才器召为佐著作郎,又因平定杜弢之乱有功,赐爵关内侯。晋元帝即位,未置史官,由中书监王导举荐,干宝“始领国史”。“以家贫求补山阴令,迁始安太守。王导请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晋书·干宝传》)他对史学有研究,著《晋纪》。《晋书》称:“其书简略,直而能婉,咸称良史”;《文心雕龙》誉“干宝述纪以审正得序”,《史通》赞“理切而多功”。干宝“性好阴阳术数,留思京房、夏侯胜等传”,“博采异同,混虚实”,“集古今神祗灵异人物变化”,撰成《搜神记》三十卷,“又为《春秋左氏义外传》,注《周易》、《周官》凡数十篇,及杂文集皆行于世。”(同上)

干宝

  干宝于易学造诣极深,《晋书》明言注《周易》。《隋书·经籍志》载有:《周易》十卷,晋散骑常待干宝注,又《周易爻义》一卷,干宝撰,梁有《周易宗涂》四卷,干宝撰。其中《周易宗涂》《隋志》言已佚,两唐志皆不录。而《周易注》、《周易爻义》二书,两唐志皆收录之。另《经典释文·序录》、《宋史·艺文略·经类》及胡一桂《周易启蒙翼传》等也录《周易注》十卷。又根据《册府元龟》记载,《周易问难》二卷、《周易玄品》二卷,也为干宝撰。项皋谟、朱彝尊、马国翰等人皆信从。然《隋书·经籍志》明言《周易问难》二卷王氏撰,《周易元品》二卷不著撰人,故今人台湾学者黄庆萱等人关于《周易问难》《周易玄品》二书不为干宝所撰的考证属实(见《魏晋南北朝易学书考佚》九)。干宝的易学著作今皆散佚,其《易》注主要散见于唐人李 鼎祚的《周易集解》、陆德明《经典释文》中。后人有辑本,“元时有屠曾者,始辑其佚。明下德间,其孙勋重订,其书刻在《盐邑志林》,即今孙堂《汉魏二十一家易注》所据而补订,武进张惠言梓入《易义别录》,历城马国翰、甘泉黄又据而参校习刊之,载《玉函山房辑佚书》、《汉堂丛书》中。孙、马、黄三家辑本,互有详略,然马、黄多者二事,孙多者七事,较其得失,孙本为优”。(尚秉和语,见《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另外,根据其它典籍记载:干宝还撰有:《易音》、《毛诗音》、《周官礼注》、《答周官驳难》、《周官音》、《后养议》、《春秋左氏函传义》、《春秋序论》、《正音》、《立言》等。

史籍记载

  晋书 卷八十二

  干宝,字令升,新蔡人也。祖统,吴奋武将军、都亭侯。父莹,丹阳丞。宝少勤学,博览书记,以才器召为著作郎。平杜弢有功,赐爵关内侯。

  中兴草创,未置史官,中书监王导上疏曰:「夫帝王之迹,莫不必书,著为令典,垂之无穷。宣皇帝廓定四海,武皇帝受禅于魏,至德大勋,等踪上圣,而纪传不存于王府,德音未被乎管弦。陛下圣明,当中兴之盛,宜建立国史,撰集帝纪,上敷祖宗之烈,下纪佐命之勋,务以实录,为后代之准,厌率土之望,悦人神之心,斯诚雍熙之至美,王者之弘基也。宜备史官,敕佐著作郎干宝等渐就撰集。」元帝纳焉。宝于是始领国史。以家贫,求补山阴令,迁始安太守。王导请为司徒右长史,迁散骑常侍,著《晋纪》,自宣帝迄于愍帝五十三年,凡二十卷,奏之。其书简略,直而能婉,咸称良史。

  性好阴阳术数,留思京房、夏侯胜等传。宝父先有所宠侍婢,母甚妒忌,及父亡,母乃生推婢于墓中。宝兄弟年小,不之审也。后十余年,母丧,开墓,而婢伏棺如生,载还,经日乃苏。言其父常取饮食与之,恩情如生,在家中吉凶辄语之,考校悉验,地中亦不觉为恶。既而嫁之,生子。又宝兄尝病气绝,积日不冷,后遂悟,云见天地间鬼神事,如梦觉,不自知死。宝以此遂撰集古今神祇灵异人物变化。名为《搜神记》,凡三十卷。以示刘惔,惔曰:「卿可谓鬼之董狐。」宝既博采异同,遂混虚实,因作序以陈其志曰:

  虽考先志于载籍,收遗逸于当时,盖非一耳一目之所亲闻睹也,亦安敢谓无失实者哉!卫朔失国,二传互其所闻;吕望事周,子长存其两说,若此比类,往往有焉。从此观之,闻见之难一,由来尚矣。夫书赴告之定辞,据国史之方策,犹尚若兹,况仰述千载之前,记殊俗之表,缀片言于残阙,访行事于故老,将使事不二迹,言无异途,然后为信者,固亦前史之所病。然而国家不废注记之官,学士不绝诵览之业,岂不以其所失者小,所存者大乎!今之所集,设有承于前载者,则非余之罪也。若使采访近世之事,苟有虚错,愿与先贤前儒分其讥谤。及其著述,亦足以明神道之不诬也。

  群言百家不可胜览,耳目所受不可胜载,今粗取足以演八略之旨,成其微说而已。幸将来好事之士录其根体,有以游心寓目而无尤焉。

  宝又为《春秋左氏义外传》,注《周易》、《周官》凡数十篇,及杂文集皆行于世。

晋纪总论原文

    史臣曰:昔高祖宣皇帝以雄才硕量,应运而仕,值魏太祖创基之初,筹画军国,嘉谋屡中,遂服舆轸,驱驰三世。性深阻有如城府,而能宽绰以容纳,行任数以御物,而知人善采拔。故贤愚咸怀,小大毕力,尔乃取邓艾於农隙,引州泰於行役,委以文武,各善其事。故能西禽孟达,东举公孙渊,内夷曹爽,外袭王陵,神略独断,征伐四克。维御群后,大权在己。屡拒诸葛亮节制之兵,而东支吴人辅车之势。世宗承基,太祖继业,军旅屡动,边鄙无亏,於是百姓与能,大象始构矣。玄丰乱内,钦诞寇外,潜谋虽密,而在几必兆。淮浦再扰,而许洛不震,咸黜异图,用融前烈。然後推毂锺邓,长驱庸蜀,三关电扫,刘禅入臣,天符人事,於是信矣。始当非常之礼,终受备物之锡,名器崇於周公,权制严於伊尹。至於世祖,遂享皇极。正位居体,重言慎法,仁以厚下,俭以足用;和而不弛,宽而能断。故民咏惟新。四海悦劝矣。聿修祖宗之志,思辑战国之苦,腹心不同,公卿异议,而独纳羊祜之策,以从善为众。故至於咸宁之末,遂排群议而杖王杜之决,汎舟三峡,介马桂阳,役不二时,江湘来同。夷吴蜀之垒垣,通二方之险塞,掩唐虞之旧域,班正朔於八荒。太康之中,天下书同文,车同轨。牛马被野,馀粮栖亩,行旅草舍,外闾不闭。民相遇者如亲,其匮乏者,取资於道路,故于时有天下无穷人之谚。虽太平未洽,亦足以明吏奉其法,民乐其生,百代之一时矣。

    武皇既崩,山陵未乾,杨骏被诛,母后废黜,朝士旧臣,夷灭者数十族。寻以二公楚王之变,宗子无维城之助,而阏伯实沈之郤岁构;。师尹无具瞻之贵,而颠坠戮辱之祸日有。至乃易天子以太上之号,而有免官之谣,民不见德,唯乱是闻,朝为伊周,夕为桀跖,善恶陷於成败,毁誉胁於势利。於是轻薄干纪之士,役奸智以投之,如夜蟲之赴火。内外混淆,庶官失才,名实反错,天网解纽。国政迭移於乱人,禁兵外散於四方,方岳无钧石之镇,关门无结草之固。李辰石冰,倾之於荆扬,刘渊王弥,挠之於青冀,二十馀年而河洛为墟。戎羯称制,二帝失尊,山陵无所。何哉?树立失权,讬付非才,四维不张,而苟且之政多也。夫作法於治,其弊犹乱;作法於乱,谁能救之?故于时天下非暂弱也。军旅非无素也。彼刘渊者,离石之将兵都尉;王弥者,青州之散吏也。盖皆弓马之士,驱走之人,凡庸之才,非有吴先主诸葛孔明之能也。新起之寇,乌合之众,非吴蜀之敌也。脱耒为兵,裂裳为旗,非战国之器也。自下逆上,非邻国之势也。然而成败异效,扰天下如驱群羊,举二都如拾遗。将相侯王,连头受戮,乞为奴仆而犹不获。后嫔妃主,虏辱於戎卒,岂不哀哉!夫天下,大器也;群生,重畜也。爱恶相攻,利害相夺,其势常也;若积水于防,燎火於原,未尝暂静也。。器大者不可以小道治,势动者不可以争竞扰,古先哲王,知其然也。是以扞其大患而不有其功,御其大灾而不尸其利。百姓皆知上德之生己,而不谓浚己以生也。是以感而应之,悦而归之,如晨风之郁北林,龙鱼之趣渊泽也。顺乎天而享其运,应乎人而和其义,然後设礼文以治之,断刑罚以威之,。谨好恶以示之,审祸福以喻之,求明察以官之,笃慈爱以固之,故众知向方,皆乐其生而哀其死,悦其教而安其俗,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廉耻笃於家闾,邪僻销於胸怀。故其民有见危以授命,而不求生以害义,又况可奋臂大呼,聚之以干纪作乱之事乎?基广则难倾,根深则难拔,理节则不乱,胶结则不迁。是以昔之有天下者,所以长久也。夫岂无僻主,赖道德典刑以维持之也。故延陵季子听乐以知诸侯存亡之数,短长之期者,盖民情风教,国家安危之本也。

    昔周之兴也,后稷生於姜嫄,而天命昭显,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其诗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又曰:“立我蒸民,莫匪尔极。”又曰:“实颖实栗,即有邰家室。”。至于公刘遭狄人之乱,去邰之豳,身服厥劳。故其诗曰:“乃裹餱粮,于橐于囊。”“陟则在巘,复降在原,以处其民。”以至于太王为戎翟所逼,而不忍百姓之命,杖策而去之。故其诗曰:“来朝走马,帅西水浒,至于岐下。”周民从而思之,曰:“仁人不可失也”,故从之如归市。居之一年成邑,二年成都,三年五倍其初。每劳来而安集之。故其诗曰:“乃慰乃止,乃左乃右,乃疆乃理,乃宣乃亩。”以至于王季,能貊其德音。故其诗曰:“克明克类,克长克君,载锡之光。”至于文王,备修旧德,而惟新其命。故其诗曰:“惟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怀多福。”由此观之,周家世积忠厚,仁及草木,内睦九族,外尊事黄耇,养老乞言,以成其福禄者也。而其妃后躬行四教,尊敬师傅,服澣濯之衣,脩烦辱之事,化天下以妇道。故其诗曰:“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是以汉滨之女,守絜白之志;中林之士,有纯一之德。故曰:“文武自天保以上治内,采薇以下治外,始於忧勤,终於逸乐。”於是天下三分有二,犹以服事殷,诸侯不期而会者八百,犹曰天命未至。以三圣之智,伐独夫之纣,犹正其名教曰“逆取顺守,保大定功,安民和众”。犹著大武之容曰“未尽善也”。及周公遭变,陈后稷先公风化之所由,致王业之艰难者,则皆农夫女工衣食之事也。故自后稷之始基静民,十五王而文始平之,十六王而武始居之,十八王而康克安之,故其积基树木,经纬礼俗,节理人情,恤隐民事,如此之缠绵也。爰及上代,虽文质异时,功业不同,及其安民立政者,其揆一也。

    今晋之兴也,功烈於百王,事捷於三代,盖有为以为之矣。宣景遭多难之时,务伐英雄,诛庶桀以便事,不及脩公刘太王之仁也。受遗辅政,屡遇废置,故齐王不明,不获思庸於亳;高贵冲人,不得复子明辟;二祖逼禅代之期,不暇待参分八百之会也。是其创基立本,异於先代者也。又加之以朝寡纯德之士,乡乏不二之老。风俗淫僻,耻尚失所,学者以庄老为宗,而黜六经,谈者以虚薄为辩,而贱名俭,行身者以放浊为通,而狭节信,进仕者以苟得为贵,而鄙居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高,而笑勤恪。是以目三公以萧杌之称,标上议以虚谈之名,刘颂屡言治道,傅咸每纠邪正,皆谓之俗吏。其倚杖虚旷,依阿无心者,皆名重海内。若夫文王日昊不暇食,仲山甫夙夜匪懈者,盖共嗤点以为灰尘,而相诟病矣。由是毁誉乱於善恶之实,情慝奔於货欲之涂,选者为人择官,官者为身择利。而秉钧当轴之士,身兼官以十数。大极其尊,小录其要,机事之失,十恒八九。而世族贵戚之子弟,陵迈超越,不拘资次,悠悠风尘,皆奔竞之士,列官千百,无让贤之举。子真著崇让而莫之省,子雅制九班而不得用,长虞数直笔而不能纠。其妇女庄栉织衽,皆取成於婢仆,。未尝知女工丝枲之业,中馈酒食之事也。先时而婚,任情而动,故皆不耻淫逸之过,不拘妒忌之恶。有逆于舅姑,有反易刚柔,有杀戮妾媵,有黩乱上下,父兄弗之罪也,天下莫之非也。又况责之闻四教於古,修贞顺於今,以辅佐君子者哉!礼法刑政,於此大坏,如室斯构而去其凿契,如水斯积而决其隄防,如火斯畜而离其薪燎也。国之将亡,本必先颠,其此之谓乎!

    故观阮籍之行,而觉礼教崩弛之所由;察庾纯贾充之事,而见师尹之多僻。考平吴之功,知将帅之不让;思郭钦之谋,而悟戎狄之有衅。览傅玄刘毅之言,而得百官之邪;核傅咸之奏,钱神之论,而睹宠赂之彰。民风国势如此,虽以中庸之才,守文之主治之,辛有必见之於祭祀,季札必得之於声乐,范燮必为之请死,贾谊必为之痛哭。又况我惠帝以荡荡之德临之哉!故贾后肆虐於六宫,韩午助乱於外内,其所由来者渐矣,岂特系一妇人之恶乎?怀帝承乱之後得位,羁於彊臣。愍帝奔播之後,徒厕其虚名。天下之政,既已去矣,非命世之雄,不能取之矣。然怀帝初载,嘉禾生于南昌。望气者又云豫章有天子气。及国家多难,宗室迭兴,以愍怀之正,淮南之壮,成都之功,长沙之权,皆卒於倾覆。而怀帝以豫章王登天位,刘向之谶云,灭亡之後,有少如水名者得之,起事者据秦川,西南乃得其朋。案愍帝,盖秦王之子也,得位於长安,长安,固秦地也,而西以南阳王为右丞相,东以琅邪王为左丞相。上讳业,故改邺为临漳。漳,水名也。由此推之,亦有徵祥,而皇极不建,祸辱及身。岂上帝临我而贰其心,将由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者乎?淳耀之烈未渝,故大命重集于中宗元皇帝。

问题分析

1,为什么说西晋“其创基立本,异于先代”?在作者看来,一个国家的“基”与“本”是什么?

    本文是文选最著名的史论之一,典型的史家骨干,文学色彩,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这里节选的其中两段。前面先有两大叙事,一是有关西晋由创业兴盛,到内乱外患的历史演变;一是有关历史上的西周如何“积基树本、经纬礼俗、节理人情、恤隐民事”,以至兴旺发达,国运绵绵的历史进展,接下来即这里的选文:西晋是如何国运岌岌可危,不可收拾的。与前面的叙事对比之下,西晋的当代统治者,根本没有西周文明那样的国本仁根,所以,将先辈高祖世祖凭权谋力量打天下而来的“百代一时之盛”,崩毁于数十年间,就很自然了。作者明确指出:西晋王朝“其创基立本,异于先代”,即“道德典刑”未树。所谓道德典刑,即西周文明(作者大段引《诗》,主要是《诗经》所记录的)忠厚仁义、爱民敬天、以及谨好恶、审祸福、求明察。“民情风教,国家安危之本也。”而晋代从统治集团,到士大夫阶层,“风俗淫僻,耻丧其所”,世道人心大坏,社会秩序崩溃,道德原则荡然无存。“如室斯构而去其凿契,如水斯积而决其堤防,如火斯畜而离其薪燎,国之将亡,本必先颠,其此之谓乎?”在作者看来,历史的健康发展,并不是决定于不可知的天道,或神秘的命运,而是决定于文化品质、文化精神。文化是本原,其核心是理性和道德。作者有深切的当代关怀与纯正的文化理想。他反复说明了一个道理,即一个没有文化理想的朝代,就是一个抽空了立国之本的朝代,就必然要亡国。刘勰称他“审正”,刘知几称他“理切”,李兆洛称其“雄骏”,皆是的评。

集评

    晋代之书,繁乎著作。陆机肇始而未备,王韶续未而不终。干宝述《纪》,以审正得序;孙盛《阳秋》,以约举为能。(梁  刘勰《文心雕龙·史传》)

    孙盛干宝,文胜为史,准的所拟,志乎典训。(梁  刘勰《文心雕龙·才畧》)

    降及战国,迄乎有晋,年逾五百,史不乏才。虽其体屡变,而斯文终絶。唯令升先觉,远述邱明,重立凡例,勒成《晋纪》。邓孙已下,遂蹑其踪。史例中兴,于斯为盛。若沈宋之志序,萧齐之序録,虽皆以序为名,其实例也。必定其臧否,征其善恶。干宝范晔,理切而多功。(唐  刘知几《史通》卷四)

    著《晋纪》自宣帝迄于愍帝,五十三年,凡二十卷。奏之。其书简略,直而能婉,咸称良史。(唐  房玄龄《晋书》卷八十二)

    干宝《晋总论》曰:朝寡全徳之士,乡乏不贰之老。进仕者以苟得为贵,而鄙居正;当官者以望空为髙,而笑勤恪。其倚仗虚旷,依阿无心者,皆名重海内。晋文与元成之际同风矣。所谓虚旷名重者,盖讥山涛魏舒之俦耳。后之窃虚名者,曽不得与山魏徒隶齿而腼貌于世,未尝自愧;趋之者如飞蛾赴火,唯耻不及,岂蛩蛩负蟨之谓哉!虚名者以众多为其羽翼,时不敢害;后来者以声价出其口吻,人不敢议,以此相死,自谓保太山之安,可以痛心矣。(唐  李徳裕《李卫公外集》巻三《评史》三《虚名论》)

    夫史之有例,犹国之有法也。昔夫子修经,始发凡例,左氏立传,显其科条。若干令升之勒成《晋纪》,可谓史例中兴矣。(明  陆深《俨山外集》卷二十四《史通会要》上)

    当时学者以老庄为宗,而黜六经,谈者以虚荡为辨,而贱名实,居身以放浊为通,仕进以茍得为贤,当官以地坐为最独。傅咸一纠邪正,遂以俗夫哗之。而怀、愍昏愚,其何以挽末流之弊?臣谓横议之祸,交于七国;清谈之祸,遍于六朝,其归一也。(王)衍之罪,岂特亡晋已哉?(明  夏良胜《中庸衍义》卷二)

    《晋纪总论》,平冗失裁。(清  何焯《义门读书记》卷四十九)

    雄骏缜密,皆来满量。龚《过秦》一节,为谋篇之疏。《晋纪》亡佚,昭明选文著书,降为单简。厚集其陈,使转处有力如神,佳篇也。(清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二十引谭献评语)

    大体骏健耳。(近代  黄侃《文选平点》)

文化史扩展

1,良史

    中国史学最重要的关键词。孔子说:“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史記》卷三十九《晋世家》引)宋人刘敞解释说:“董狐书赵盾弑君,以示于朝,仲尼谓之良史,以其书法不隐。若史本当讳国恶者,董狐不应明赵盾之罪以示朝众也。董狐明赵盾之罪以示朝众,而仲尼谓之良史,是史不讳国恶也。”(《春秋权衡》卷三)不隐,即不讳言国恶,将重大的罪恶公之于众。孔子又在《论语》中引周任的话,“周任,古之良史也”(《四书章句集注·论语·季氏第十六》)。班固《汉书·司马迁传》:“迁有良史之才”,“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历代史家最高的精神,即书法不隐,不虚美、不隐恶地实录。董狐与司马迁所代表的精神,是中国史学最重要的传统。良史的先决条件,是优秀史家的道义原则和道德勇气。

2,西晋“八达”

   《抱朴子》外篇《疾谬》、《世说德行》《世说言语》刘注引《典略》、应劭《风俗通》卷四《过誉》等,都提到王平子、胡毋彦国、赵仲让、祢衡等人裸裎之俗。《晋书》云:“(胡毋)辅之与谢鲲、阮放、毕卓、羊曼、桓彝、阮孚散发裸裎,闭室酣饮。已累日,(王)逸将排户入,守者不听,逸便于户外脱衣,露头于狗窦中窥之,而大叫。辅之惊曰:‘他人决不能尔,必我孟祖也。’遽呼入,遂与饮,不舍昼夜,时人谓之八达。”(《晋书》卷四十九)

3,裴頠崇有

    当时有人批评崇尚虚无之风,除了序中所提到的刘颂傅咸,其中较有力者即裴頠《崇有论》:“是以立言藉其虚无,谓之玄妙;处官不亲所司,谓之雅远;奉身㪚其廉操,谓之旷逹。故砥砺之风,弥以陵迟。放者因斯,或悖吉凶之礼,而忽容止之表,渎弃长幼之序,混漫贵贱之级。其甚者,至于裸裎,言笑忘宜,以不惜为弘,士行又亏矣。(西晋  裴頠《崇有论》,《晋书》卷三十五)

4,西晋皇室腐败荒淫史实

羊车寻爱

   (晋武)帝多内宠。平吴之后,复纳孙晧宫人数千,自此掖庭殆将万人,而并宠者甚众。帝莫知所适,常乘羊车,恣其所之,至便宴寝。宫人乃取竹叶挿户,以盐汁洒地,而引帝车。《晋书》卷三十一)

何不食肉糜

   (晋惠)帝又甞在华林园闻虾蟆声,谓左右曰:“此鸣者为官乎?私乎?”或对曰:“在官地为官,在私地为私。”及天下荒乱,百姓饿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蒙蔽皆此类也。(《晋书》卷四)

杀杨太后

   晋惠帝之后贾氏,阴谋杀死杨太后之父杨峻及家人,又逼死太后。“(庞氏(杨太后之母))临刑,(杨)太后抱持号叫,截髪稽颡,上表诣贾后称妾,请全母命,不见省。初太后尚有侍御十余人,贾后夺之,絶膳而崩。(《晋书》卷三十一)

做俘虏时狐媚无耻

   (晋怀帝说:)“但恨尔日不早识龙颜。”(刘)聪曰:“卿家骨肉相残,何其甚也?”帝曰:“此殆非人事,皇天之意也。……故为陛下自相驱除。”(《晋书》卷一百二)

羊皇后狐媚无耻

    (晋惠帝羊皇后)洛阳败没于刘曜,曜僣位以(羊皇后)为皇后。因问曰:“吾何如司马家儿?”后曰:“胡可并言?陛下开基之圣主,彼亡国之暗夫。…自奉巾栉以来,始知天下有丈夫耳。”(《晋书》卷三十一)

二帝青衣行酒

    晋怀帝愍帝,皆为刘聪皆青衣行酒。见《晉书》卷五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