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六朝文絜》研究 / 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编审

发表日期:2012年9月5日  出处:中赋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总编审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17 次

    骈文又称骈偶、四六、律语、徘语等从对其名称的不同界定可看出它自身所具有的特点。而骈文正是以自身讲究对偶工整、使事用典、调声配韵、铺采藻饰的基本特征成为中华民族所特有的一种文学体裁矗立在中国古代文学的历史长河之中成为中华民族瑰丽璀璨文化中的一颗耀眼明星。

    骈文的孕育与产生可谓是源远流长它的发展道路同样也是波澜曲折有过辉煌有过沉寂。纵观文学史的发展“骈文滥觞于先秦萌芽于两汉形成于汉末魏晋鼎盛于六朝。唐宋之际渐趋素淡元明之时极度衰落清代几百年间又呈现复兴之势”①。任何一个文学样式的产生与发展都和它所在的社会背景及文化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有自身的文学特点切实的根植于所处时代的社会土壤之中才能茁壮发展、完全成熟从而达到历史的鼎盛时期同时也将成为这个时代的文学标志。如先秦的诸子散文、汉代的辞赋、唐朝的律诗、宋代的词曲、明清的小说。虽然每种文体都在不同的时代演变发展着但每个朝代都有一种与之相适应的主要文学样式反映并体现着这个时代的社会特征及时代风貌两者相互呼应共同发展着。而骈文这颗文学种子就在六朝这个大的社会环境下蓬勃发展、茁壮成长达到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引鼎盛的句文。至此以后骈文的发展呈现衰落、消沉的趋势直到清代骈文又到了一个重燃、复兴的时期。任何事物的复兴时期必定对它的鼎盛时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推崇两者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内在结合与共鸣。

   《六朝文絜》便是清代学者许梿对六朝时期的骈文进行选录点评的一部作品。骈文虽然在六朝达到了它发展的鼎盛时期但在其发展中又形成了浮丽轻靡的文风引认为浮靡的句文。因而这种空洞的形式主义风格被后人认定是六朝骈文的主要特征并对此所不屑和指责。但并不能因此以点概面、以偏概全的去评定六朝骈文这对六朝骈文的审视也不公平。而清人许梿的《六朝文絜》便是从简洁、凝练的角度去品评六朝骈文还六朝骈文生动、鲜活、多面的全貌。这对世人深入了解、全面认识六朝骈文有着重要的意义。而本文就试着对《六朝文絜》的研究进一步探寻世人对六朝骈文所忽略的一面从而呈现六朝骈文的整体面貌同时探究骈文鼎盛时期的六朝同骈文复兴时期的清代之间的内在文化联系并通过许梿对六朝骈文的选评来探微其在大的文化环境下个人的文学心态及定位、选择。本文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许梿编纂《六朝文絜》过程的考索第二部分是对《六朝文絜》版本流传的考索第三部分是对《六朝文絜》基本面貌的研究第四部分是对《六朝文絜》文学价值意义的探讨并以此概况许梿的文学倾向和文学观念。

    一、《六朝文絜》编纂背景研究 一 历来对六朝骈文之“繁”的审视 二 编纂《六朝文絜》的社会文化背景 三 编纂《六朝文絜》的个人文学动机 四 编纂《六朝文絜》的过程研究

    二、《六朝文絜》版本流传考

    三、《六朝文絜》基本面貌研究 一编纂宗旨与体例 二《六朝文絜》的收录标准

    四、《六朝文絜》中的文学观念以及它的价值意义 一许梿的文学思想倾向 二许梿的文学批评观 三《六朝文絜》的文学意义

   《六朝文絜》是清人许梿收录并评点的一部骈文总集。从其命名可知其收录的时间范围是“六朝”时期而历史上对“六朝”所包含的朝代有不同的说法一种。

    是指东吴、东晋以及南朝的宋、齐、梁、陈这六朝朝代先后在建康建都东吴称建业即今天的南京是由于唐人许嵩在《建康实录》中记载了这六个朝代而史称“六朝”如宋代的张守所云“建康自六朝为帝王都”元脱脱等《宋史》卷三百七十五《张守传》中华书局1977年第11616页。 六朝骈文研究5页一种是指曹魏、晋以及南朝的宋、齐、梁、陈因为这六个朝代有着政权的继承关系并且北宋的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以这六个朝代为正统编年记事所以世人称此为“六朝”。

    而文学概念上的“六朝”往往超出这既定的时间范围。最早以“六朝”定名的著录作品是南宋张敦颐撰写的《六朝事迹编类》虽以“六朝”命名但其研究范围可上起吴越下至唐宋。自此之后以“六朝”文学为研究对象的著录作品相继而出如明人张溥的《汉魏六朝百三家集》、汪士贤的《汉魏六朝二十一名家集》、张谦的《六朝诗汇》清人吴淇的《六朝选诗定论》、沈钦韩的《汉魏六朝诗钞》、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孙德谦的《六朝丽指》等等。这些作品虽以“六朝”为研究对象但对“六朝”的范围界定多有不一如有的指代“晋、宋、齐、梁、陈、北朝、隋代”像张溥的《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有的指代“宋、齐、梁、陈、北朝及隋代”像孙德谦的《六朝丽指》等等。随着对古代文学研究的发展现代学术界对“六朝”的文学界定也有了一个通行的认识即在历史认定的基础上——“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兼括西晋和北朝同时由于隋代存在的时间较短也往往将之融括于内。而《六朝文絜》中的“六朝”所指定的年代范围便与这一概念吻合此书选定的文章上起晋代的陆机下至隋代的杨暕由此可见其“六朝”即“晋、宋、齐、梁、陈、北朝、隋”。

    所谓“絜”许梿在自序中写到“余盖深韪乎刘舍人之言也‘析词尚絜’”。引自序而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中则是这样写到“物色虽繁而析词尚简”。文心雕龙物色694页所以许梿在用文要求方面认为“絜”和“简”是相通一致的标准。同时也表现出许梿倾向于刘勰“以絜论文”的观点。《文心雕龙·诔碑》篇中“傅毅所制文体论序孝山崔瑗辨絜相参观其序事如传辞靡律调固诔之才也”。文心雕龙诔碑213页范文澜对其注解曰“辨絜犹言明约”。《文心雕龙·议对》中说“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事以明核为美不以深隐为奇此纲领之大要也”。 文心雕龙议对438页刘勰以“辨洁”与“繁缛”对立而言表现了他对“辨洁”的推崇对“繁缛”的斥责进一步强调了“文洁”的重要性。《文心雕龙·体性》篇中“是以贾生俊发故文洁而体清” 文心雕龙体性506页以举例来进一步阐释文之“洁”。而这里的“洁”与“絜”是同意的。

    何谓“絜”呢《说文解字》中“絜麻一专也” 说文解字277页段玉裁注解曰“一专犹一束也。专头也。束之必齐其首故曰专”又说“故又引申为洁浄。俗作洁经典作絜” 说文解字注1161页由此可看出这里的“絜”即指的整齐、简洁、洁净之意与刘勰所说的“明约”之意相契合。同时所谓“俗作洁经典作絜”致力于文字之学的许梿也深谙其中的深意故以“絜”为其书命名同时也体现了他对六朝骈文的推崇以及对所选文章“经典”含义的一种肯定。

    一、《六朝文絜》编纂背景研究 1、历来对六朝骈文之“繁”的审视 1六朝骈文的历史地位 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中说“凡一代又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宋元戏曲史7页骈文作为中华民族所特有的一种文体其自身所体现的建筑美、音乐美、色彩美和典雅美无不蕴含着中国文化的内涵和精神。因而骈文在六朝时期一经定型、成熟便兴盛发展起来。胡适这样说到“六朝的文学可说是一切文体都受了辞赋的笼罩都骈丽化了议论文也成了辞赋体记叙文除了少数史家也用了骈丽文抒情诗也用骈偶记事与发议论的诗也用骈偶甚至描写风景也用骈偶故这个时代可说是一切韵文与散文骈偶化时代。”胡适《白话文学史》《胡适文集》第八册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211—212页所以骈文成为六朝“一代之文学后世莫能继焉”。

    然而作为“一代之文学”的骈文虽然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历代对六朝骈文的认识、评价却褒贬不一可以说是毁誉参半甚至毁过于誉。由于骈文自身特点的要求——讲究对偶、典故、藻饰和声律再加上六朝中后期士族生活的奢侈、腐化、懒散审美风尚偏于柔美体现在文学创作上便是空乏绮艳的风习。同时永明声律之说的兴起将之用于骈文的实际创作中更促进了骈文形式的雕琢“齐永明中王融、谢朓、沈约文章始用四声以为新变。至是转拘声韵弥为丽靡”。南史庾肩吾传正是基于骈文形式特点的限制以及浮靡的社会风气的笼罩使得六朝骈文发展到后期走上了形式主义的道路。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定的度超过了这个界定的度便会走向自身的另一个极端。所以自产生以来并不以丰富的内容见长而以独特的形式取胜的骈文发展到六朝中后期却因过于追求其形式之美而走向了极端的道路。六朝骈文也因而被后世之人诟病并以“绮靡浮艳”、“华而不实”将之概括甚至被全盘否定。

    历代对六朝骈文“繁冗”的否定 对于六朝骈文所形成的雕缛繁丽的浮靡风气历代都不乏批判、责难之音。西魏的宇文泰便是较早反对当时六朝骈文华而不实文风的人“自有晋之季文章竞为浮华遂成风俗。太祖欲革其弊�6�7�6�7乃命绰为大诰奏行之”。 周书苏绰传0电子版403可见宇文泰厌烦当时浮丽华饰的骈文风习欲改革其流弊扭转其文风。钟嵘在《诗品》中指出“故大明、泰始中文章殆同书抄。”钟嵘诗品8页指责当时骈文用典之繁多不免使得文章文气阻塞、沉滞呆重。 到了隋代李谔对六朝骈文进行了严厉的斥责他批判六朝文学是“遗理存异寻虚逐微竞一韵之奇争一字之巧。连篇累牍不出月露之形积案盈箱唯是风云之状” 。隋唐五代文论选2页并以“如有此者具状送台”的实际行动来“屏黜轻浮遏止华伪” 隋唐五代文论选2页可谓是对其过分追求形式化的一种否定。 唐代魏征对六朝文学予以猛烈抨击“近古皇王时有撰述并皆包括天地牢笼群有竞采浮艳之词争驰迂诞之说骋末学之博闻饰雕虫之小伎” 隋唐五代文论选31页并且斥指“其意浅而繁其文匿而彩词当轻险情多哀思格以延陵之听盖亦亡国之音” 隋书1730页他将六朝之文视为雕虫小技并将它归为“亡国之音”可谓是对其彻底的否定。李百药在概括六朝文学时也指责其文风“俱肆淫声”“并为亡国之音”。

    北齐书356王勃同样从国家的角度评判六朝骈文“沈谢争骛适先兆齐梁之危徐庾并驰不能免周陈之祸”王子安集注130他们都认为六朝骈文的繁缛靡丽之风是社会之祸端并予以否定。而以韩愈、柳宗元为首的古文运动正是以反对、抨击骈文为主的文体改革运动被誉为唐代古文运动先驱之一的独孤及就对骈文直接批判曰“自典谟缺雅颂寝世道陵夷文亦下衰。故作者往往先文字后比兴。其风流荡而不返乃至有饰其辞而遗其意者则润色愈工其实愈丧。及其大坏也俪偶章句使枝对叶比以四声八病为梏拲拳拳守之如奉法令。”检校尚书吏部员外郎赵郡李公中集序钟涛202他认为骈文的“润色” “俪偶”都是文之“大坏”并且认为骈文的形式要求如“法令”一样被束缚约束着所以对其批判否定。柳宗元指责骈文曰“眩耀为文琐碎排偶抽黄对白啽哢飞走。骈四俪六锦心绣口。宫沉羽振笙簧触手观者舞悦夸谈雷吼。”乞巧文钟涛202同样韩愈对其所提及的诸时代文学中多给予肯定赞赏唯有对六朝文学予以批判“其下魏晋氏鸣者不及于古然亦未尝绝也就其善者其声清以浮其节数以急其辞淫以哀其志驰以肆其为言也乱杂而无章”韩愈全集认为六朝骈文“声清”、“辞淫”、“志驰”、“杂而不章”是对其内容和形式上的彻底否定。 宋代以欧阳修为代表的一些文人继唐代韩柳古文运动又掀起了一次新的革新运动虽然它主要针对晚唐以来艳丽文风以及“西昆体”为代表的浮靡习气但他们认为这种不良之风是源于六朝文学赵彦卫在《云麓漫抄》中提到:“本朝之文循五代之旧多骈俪之词杨文公始为西之体” 赵彦卫在《云麓漫抄》。对于其所作之文石介在《怪说》中猛烈的批评到:“今杨亿穷妍极态缀风月弄花草淫巧侈丽浮华纂组锼圣人之经破碎圣人之言离析圣人之意蠹伤圣人之道�6�7�6�7而为杨亿之穷妍极态缀风月弄花草淫巧侈丽浮华纂组。其为怪大矣。是人欲去其怪而就于无怪今天下反谓之怪而怪之呜呼” 怪说。苏轼在赞誉韩愈时说他“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潮州韩文公庙碑。而同时一个“衰”字可看出以苏轼为代表的部分宋代文士对六朝骈文的贬斥和不满。

    元明时期是骈文发展的衰落时期自然对六朝骈文更为排斥抵触。“元明以后骈文绝响。为什么呢那个时代承南宋人的风气多不读书。于是乐散文之简易而惮骈文之繁复号称作者都只作散文”瞿兑之 骈文概论。再加上明朝前后七子提倡“文必秦汉”的复古运动以及唐宋派步趋韩愈、欧阳修古文写作的后尘使得骈体文大受排斥、轻视。张溥在其著作中写到“人但厌陈季之浮薄而毁颜、谢恶周、隋之骈衍而罪徐、庾此数家者斯文具在岂肯为后人受过哉”汉魏六朝百三家集虽是对六朝骈文的公允之见但从其话语中可看出当时之人用以点盖面、以偏概全的态度鄙薄六朝骈文的现象。 到了清代也不乏有识之士对六朝骈文的批判如方苞对六朝骈俪文风说到“自魏晋以还尚浮言别流品而隋唐益厉之以科举于是乎学者舍其所当习而鹜于无实之文词。”方苞集书韩退之学生代斋郎议后黎庶昌在《续古文辞类纂序》中也提出“循姚氏之说屏弃六朝骈俪之习”他们都把六朝骈文认为是“浮言”、“无实之词”并要予以摒弃。尽管有清一代对六朝骈文的否定之声不绝如缕但此时的文人对骈文的认识也逐步重视、公允起来。纪昀指出“梁代沿永明旧制竞事浮华。故裴子野撰《雕虫论》以砭其失。�6�7�6�7一代帝王持论如是宜其风靡波荡文体日趋华缛也。然古文至梁而绝骈体乃以梁为极盛残膏剩馥沾溉无穷唐代沿流取材不尽。譬之晚唐五代其诗无非侧调而其词乃为正声。寸有所长四六既不能废则梁代诸家亦未可屏斥矣。”四库全书总目 卷189梁文纪十四卷0独具魅力的六朝骈文于景祥63纪昀对六朝骈文的评价较之于其他人更为精当、公允在点明六朝骈文“竞事浮华”缺点的同时又把六朝骈文的文学地位和文学价值指正了出来。就这在历史的潮流下骈文被清代有识文人逐步重视和推崇。 历代对六朝骈文的批判否定都是针对它繁缛靡丽的形式主义认为其华而不实、空洞桎梏。虽然许梿也认同“繁冗莫六朝若矣”但他更认为“絜”是六朝骈文所特有的一面他一反历来鄙薄六朝骈文繁缛的文学观念从“简洁”的角度审视、提炼六朝骈文以扭正世人对六朝骈文的片面认识。许梿对六朝骈文的推崇重视或者说清代有识之士开始对骈文的推崇重视是有着其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原因的。

    2.编纂《六朝文絜》的社会文化背景——骈文中兴 许梿的《六朝文絜》成书于道光五年而在其自序中写到“岁丙寅年辑选斯帙不揆窳陋为甄别其义迄今二十禩矣”可知其选辑开始于嘉庆十一年整个编选过程多在嘉庆中后期所以许梿在编撰此书时必定受到乾嘉时期的学术氛围和文学风气的影响 1朴学为主的学术思潮 乾嘉时期学术界崇尚朴实无华的治学风格这种学术文风朴实简洁注重资料的收集以及证据的罗列并不注重文采也较少有理论性的发挥和阐述也因此称其为“朴学”或是“考据学”。“其治学根本方法在‘实事求是’、‘无征不信’。其研究范围以经学为中心而衍及小学、音韵、史学、天算、水地、典章制度、金石、校勘、辑逸等等而引证取材对极于两汉故亦有‘汉学’之目。当斯时也学风殆统于一”清代学术概论5乾嘉之际考据之学发展到了一个鼎盛的时期考据之风流行甚至成为了当时的一种风尚。梁启超在总结清代学术时便指出“启蒙期之考证学不过居一部分势力。全盛期则占领全学界。故治全盛期学史者考证学以外殆不必置论。”清代学术概论29“乾嘉以来家家许、郑人人贾、马东汉学烂然如日中天矣” 清代学术概论74并且说“夫无考证学则是无清学也故言清学比以此时期为中坚。”

    清代学术概论30由此可看出朴学在乾嘉之际的风靡程度以及它对清代学术史的重要性。 正是这种实证的学术风尚使得文人志士更为注重培养扎实的学问功底也因而使得讲究文字运用、使事用典的骈文受到学者文士的审美青睐。这种学术氛围便给骈文的复兴提供了有利的客观条件。也就是说朴学的兴盛促进了骈文的繁荣。唐富龄在描述清代骈文时这样写到“从清代的学风来看朴学的盛行要求在文学上也要有学问修养功夫而散文写作可以蹈空骈文则必须征典没有一定的学识则难以下笔所以清代的学风也有利于促使骈文的复苏。”明清文学史清代卷409袁枚赞赏骈文的征典特色指出“古圣人以文明道而不讳修词。骈体者修词之尤工者也。六经滥觞汉、魏延其绪六朝畅其流。论者先散行后骈体似亦尊乾卑坤之义。然散行可蹈空而骈文比征典。骈文废则悦学者少为文者多文乃日弊。”小仓山房文集卷十一 胡稚威骈体文序他认为骈文在修词和明道方面两者并不矛盾而且骈文的征典和考据的实事求是两者是相通的。

    朴学家往往都是饱读经史的博学之士并精于经史的考证而骈文的写作又要求有深厚的学识功底所以骈文在朴学家手中得到了发展的契机。甚至朴学家以骈文的形式做考证如董佑诚的《五十三家历术序》、洪亮吉的《钱献之九经通借字考序》即是如此。骈文的特点之一是铺张直陈而朴学家在做考据之时往往直陈其事这一点两者较易契合。最主要的是朴学家将古文家的义法视为蹈空而骈文则讲究用事征典所以朴学家往往提倡、推崇骈文的写作。从客观上讲朴学的风尚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骈文的发展。

    马积高在总结清代考据学对骈文的影响上写到“一是骈文本与博学相联系考据学的兴起正与之相应因而助长其发展并为其特点的形成其了一定的作用。二是骈文本与理学无缘清代考据学兴起后所形成的汉、宋学术之争和汉学家的高张其帜要促使骈文家与理学家分离故清代骈文较少的道学酸腐气。前者可说是正负两方面的作用后者则主要是积极的。”清代学术思想的变迁与文学 2.文学领域中的骈散之争 “骈散之争实际上是乾嘉间汉、宋学术之争延伸到文学领域的一种表现”陈志扬 四六丛话乾嘉骈散之争格局下的骈文研究桐城派又称桐城古文派或桐城散文派是清代最主要的散文流派它从方苞开始便对骈文予以排斥、反对。他在维护古文的正统地位时指出“古文中不可入语录中语、魏晋六朝藻丽徘语、汉赋中板重字法、诗歌中隽语《南北史》佻巧语”。 清稗类钞3884“古文不取六朝人恶其靡也”古文类辞纂序并且说“自魏晋以还尚浮言别流品而隋唐益厉之以科举于是乎学者舍其所当习而鹜于无实之文词。”方苞集书韩退之学生代斋郎议后由于方苞是桐城派的领军人物再加上他古文方面在清代取得的巨大成就所以他排斥骈文的文学观念和态度自然对后世之士产生巨大的影响。刘大櫆在《祭望溪先生文》中便对方苞“卑视魏晋有如奴隶”的观点表示认同黎庶昌在《续古文辞类纂序》中也提出“循姚氏之说屏弃六朝骈俪之习”。由此可见桐城派对骈文的鄙薄态度。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