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中国古文家协会会长—赋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中国古文家协会副会长—赋缘

  双击自动滚屏  
清·姚鼐·纂《古文辞类纂》·卷七十四 / 赋帝 理辑

发表日期:2012年8月17日  出处:中赋 赋帝 理辑 [清]姚鼐 编纂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04 次

清·姚鼐·纂《古文辞类纂》·卷七十四·目录 / 赋帝 理辑

韩退之·祭田横墓文(936)
韩退之·潮州祭神文五首录一(936)
韩退之·祭张员外文(937)
韩退之·祭柳子厚文(938)
韩退之·祭侯主簿文(939)
韩退之·祭薛助教文(940)
韩退之·祭虞部张员外文(940)
韩退之·祭穆员外文(941)
韩退之·祭房君文(941)
韩退之·独孤申叔哀辞(942)
韩退之·欧阳生哀辞有序(942)
李习之·祭韩侍郎文(944)


清·姚鼐·纂《古文辞类纂》·卷七十四·内容 / 赋帝 理辑

◆韩退之祭田横墓文

  贞元十一年九月,愈如东京,道出田横墓下,感横义高能得土,因取酒以祭,为文而吊之。其辞曰:
  事有旷百世而相感者,余不自知其何心。非今世之所稀,孰为使余歔欷而不可禁?余既博观乎天下,曷有庶几乎夫子之所为?死者不复生,嗟余去此其从谁?当秦氏之败乱,得一士而可王。何五百人之扰扰,而不能脱夫子于剑铓?抑所宝之非贤,亦天命之有常?昔阙里之多士,孔圣亦云其遑遑。苟余行之不迷,虽颠沛其何伤!自古死者皆一,夫子至今有耿光。跽陈辞而荐酒,魂仿佛而来享。
  
◆韩退之潮州祭神文(五首录一)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谨以清酌腶脩之奠,祈于大湖神之灵曰:
  稻既穟矣而雨,不得熟以获也;蚕起且眠矣而雨,不得老以簇也;岁且尽矣,稻不可以复种,而蚕不可以复育也,农夫桑妇,将无以应赋税继衣食也。非神之不爱人,刺史失所职也。百姓何罪,使至极也?神聪明而端一,听不可滥以惑也。刺史不仁,可坐以罪;惟彼无辜,惠以福也。划割云阴,卷月日也。幸身有衣,口得食,给神役也。充上之须,脱刑辟也。选牲为酒,以报灵德也。吹击管鼓,侑香洁也。拜庭跪坐,如法式也。不信当治,疾殃殛也。神其尚飨!
  
◆韩退之祭张员外文

  维年月日,彰义军行军司马守太子右庶子兼御史中丞韩愈,谨遣某乙,以庶羞清酌之奠,祭于亡友故河南县令张十二员外之灵:
  贞元十九,君为御史,余以无能,同诏并踌。君德浑刚,标高揭己,有不吾如,唾犹泥滓。余戆而狂,年未三纪,乘气加人,无挟自恃。彼婉娈者,实惮吾曹,侧肩帖耳,有舌如刀。
  我落阳山,以尹鼯猱,君飘临武,山林之牢。岁弊寒凶,雪虐风饕,颠于马下,我泗君眺。夜息南山,同卧一席,守隶防夫,抵顶交跖。洞庭漫汗,黏天无壁,风涛相豗,中作霹雳,追程盲进,帆船箭激。南上湘水,屈氏所沉,二妃行迷,泪踪染林。山哀浦思,鸟兽叫音,余唱君和,百篇在吟。
  君止于县,我又南逾,把盏相饮,后期有无。期宿界上,一夕相语,自别几时,遽变寒暑,枕臂鼓眠,加余以股。仆来告言,虎人厩处,无敢惊逐,以我艨去。君云是物,不骏于乘,虎取而往,来寅其征。我预在此,与君俱膺,猛兽果信,恶祷而凭?
  余出岭中,君俟州下,偕掾江陵,非余望者。郴山奇变,其水清写,泊沙倚石,有逻无舍。衡阳放酒,熊咆虎嗥,不存令章,罚筹猬毛。委舟湘流,往观南岳,云壁潭潭,穹林攸擢。避风太湖,七日鹿角,钩登大鲇,怒颊豕豞,脔盘炙酒,群奴馀啄。走官阶下,首下尻高,下马伏途,从事是遭。
  余徵博士,君以使已,相见京师,过愿之始。分教东生,君掾雍首,两都相望,于别何有?解手背面,遂十一年,君出我人,如相避然。生阔死休;吞不复宣。
  刑官属郎,引章讦夺。权臣不爱,南康是斡。明条谨狱,氓獠户歌,用迁澧浦,为人受瘥。还家东都,起令河南,屈拜后生,愤所不堪。屡以正免,身伸事蹇,竟死不升,孰劝为善?
  丞相南讨,余辱司马,议兵大梁,走出洛下。哭不凭棺,莫不亲斝,不抚其子,葬不送野。望君伤怀,有陨如泻。铭君之绩,纳石壤中,爰及祖考,纪德事功。外著后世,鬼神与通,君其奚憾?不余鉴衷。呜呼哀哉!尚飨!
  
◆韩退之祭柳子厚文

  维年月日,韩愈谨以清酌庶羞之奠,祭于亡友柳子厚之灵:
  嗟嗟子厚,而至然耶?自古莫不然,我又何嗟!人之生世,如梦一觉,其间利害,竟亦何校!当其梦时,有乐有悲,及其既觉,岂足追维?
  凡物之生,不愿为材,牺樽青黄,乃木之灾。子之中弃,天脱帚羁,玉珮琼琚,大放厥辞。富贵无能,磨灭谁纪?子之自著,表表愈伟。不善为斫,血指汗颜,巧匠旁观,缩手袖间。子之文章,而不用世,乃令吾徒,掌帝之制。子之视人,自以无前,一斥不复,群飞刺天。
  嗟嗟子厚,今也则亡。临绝之音,一何琅琅!遍告诸友,以寄厥子,不鄙谓余,亦托以死。凡今之交,观势厚薄,余岂可保,能承子托?非我知子,子实命我,犹有鬼神,宁敢遗堕?念子永归,无复来期,设祭棺前,矢心以辞。呜呼哀哉!尚飨!
  
◆韩退之祭侯主簿文

  维年月日,吏部侍郎韩愈,谨遣男殿中省进马佶,致祭于亡友故国子主簿侯君之灵:
  呜呼!惟子文学,今谁过之?子于道义,困不舍遗。我狎我爱,人莫与夷,启始及今,二纪于兹。我或为文,笔俾子持,唱我和我,问我以疑。我钓我游,莫不我随,我寝我休,莫尔之私。朋友昆弟,情敬异施,惟我于子,无适不宜。弃我而死,嗟我之衰,相好满目,少年之时。日月云亡,今其有谁!谁不富贵,而子为羁。我无利权,虽怨曷为?
  子之方葬,我方斋祠,哭送不可,谁知我悲?呜呼哀哉!尚飨!
  
◆韩退之祭薛助教文

  维元和四年,岁次己丑,后三月二十一日景寅,朝议郎守国子博士韩愈、太学助教侯继,谨以清酌之奠,祭于亡友国子助教薛君之灵:
  呜呼!吾徒学而不见施设,禄又不足以活身,天于此时,夺其友人。同官太学,日得相因,奈何永违,只隔数晨!笑语为别,恸哭来门。藏棺蔽帷,欲见无缘,皎皎眉目,在人目前。酌以告诚,庶几有神。呜呼哀哉!尚飨!
  
◆韩退之祭虞部张员外文

  维年月日,愈等谨以清酌庶羞之奠,谨敬祭于亡友张十三员外:
  呜呼!往在贞元,俱从宾荐,司我明试,时维邦彦。各以文售,幸皆少年,群游旅宿,其欢甚焉。出言无尤,有获同喜,他年诸人,莫有能比。
  倏忽逮今,二十馀岁,存皆衰白,半亦辞世。外缠公事,内迫家私,中宵兴叹,无复昔时。如何今者:又失夫子,懿德柔声,永绝心耳。
  庐亲之墓,终丧乃归,阳喑避职,妻子不知。分司宪台,风纪由振,遂迁司虞,以播华问。不能老寿,孰究其因?托嗣于宗,天维不仁。酒食备设,灵其降止,论德叙情,以视诸诔。尚飨!
  
◆韩退之祭穆员外文

  呜呼!建中之初,予居于嵩,携扶北奔,避盗来攻。晨及洛师,相遇一时,顾我如故,眷然顾之。子有令闻,我来自山,子之唆明,我钝而顽。道既云异,谁从知我?我思其厚,不知其可。
  于后八年,君从杜侯,我时在洛,亦应其招。留守无事,多君子僚,罔有疑忌,惟其嬉游。草生之春,鸟鸣之朝,我辔在手,君扬其镳。君居于室,我既来即,或以啸歌,或以偃侧。诲余以义,复我以诚,终日以语,无非德声。
  主人信谗,有惑其下,杀人无罪,诬以成过。入救不从,反以为祸。赫赫有闻,王命三司,察我于狱,相从系缧。曲生何乐,直死何悲!上怀主人,内闵其私,进退之难,君处之宜。
  既释于囚,我来徐蚶,道之悠悠,思君为忧。我如京师,君居父丧,哭泣而拜,言词不通。我归自西,君反吉服,晤言无他,往复其昔。不日而违,重我心恻。
  自后闻君,母丧是丁,痛毒之怀,六年以并。孰云孝子,而殒厥灵!今我之至,入门失声。酒肉在前,君胡不餐?升君之堂,不与我言。呜呼死矣,何日来还!
  
◆韩退之祭房君文

  维某年月日,愈谨遣旧吏皇甫悦,以酒肉之馈,展祭于五官蜀客之柩前:
  呜呼!君乃至于此,吾复何言!若有鬼神,吾未死,无以妻子为念。呜呼!君其能闻吾此言否?尚飨!
  
◆韩退之独孤申叔哀辞

  众万之生,谁非天耶?明昭昏蒙,谁使然耶?行何为而怒,居何故而怜耶?胡喜厚其所可薄,而恒不足于贤耶?将下民之好恶,与彼苍悬耶?抑苍茫无端,而暂寓其间耶?死者无知,吾为子恸而已矣;如有知也,子其自知之矣。
  濯濯其英,哗哗其光。如闻其声,如见其容。呜呼远矣,何日而忘!
  
◆韩退之欧阳生哀辞(有序)

  欧阳詹,世居闽越。自詹以上,皆为闽越官,至州佐、县令者,累累有焉。闽越地肥衍,有山泉禽鱼之乐,虽有长材秀民,通文书吏事与上国齿者,未尝肯出仕。
  今上初,故宰相常衮为福建诸州观察使,治其地。衮以文辞进,有名于时,又作大官,临莅其民,乡县小民有能诵书作文辞者,衮亲与之为客主之礼,观游宴飨,必召与之。时未几,皆化翕然。詹于时独秀出,衮加敬爱,诸生皆推服。闽越之人举进士,由詹始。
  建中、贞元间,余就食江南,未接人事,往往闻詹名闾巷间,詹之称于江南也久。贞元三年,余始至京师举进士,闻詹名尤甚。八年春,遂与詹文辞同考试登第,始相识。自后詹归闽中,余或在京师他处,不见詹久者惟詹归闽中时为然,其他时与詹离率不历岁,移时则必合,合必两忘其所趋,久然后去。故余与詹相知为深。
  詹事父母尽孝道,仁于妻子,于朋友义以诚。气醇以方,容貌嶷嶷然。其燕私善谑以和,其文章切深喜往复,善自道。读其书,知其于慈孝最隆也。十五年冬,余以徐州从事朝正于京师,詹为国子监四门助教,将率其徒伏阙下举余为博士,会监有狱,不果上。观其心有益于余,将忘其身之贱而为之也。呜呼!詹今其死矣!
  詹闽越人也。父母老矣,舍朝夕之养以来京师,其心将以有得于是而归为父母荣也;虽其父母之心亦皆然。詹在侧,虽无离忧,其志不乐也;詹在京师,虽有离忧,其志乐也。若詹者,所谓以志养志者与!詹虽未得位,其名声流于人人,其德行信于朋友,虽詹与其父母,皆可无憾也。詹之事业文章,李翱既为之传,故作哀辞以舒余哀,以传于后,以遗其父母而解
  其悲哀,以卒詹志云。
  求仕与友兮,远违其乡;父母之命兮,子奉以行。友则既获兮,禄实不丰;以志为养兮,何有牛羊?事实既修兮,名誉又光;父母忻忻兮,常若在旁。命虽云短兮,其存者长;终要必死兮,愿不永伤。友朋亲视兮,药物甚良;饮食孔时兮,所欲无妨。寿命不齐兮,人道之常;在侧与远兮,非有不同。山川阻深兮,魂魄流行;祀祭则及兮,勿谓不通。哭泣无益兮,抑哀自强;推生知死兮,以慰孝诚。呜呼哀哉兮,是亦难忘!
  
◆李习之祭韩侍郎文

  呜呼!孔氏云远,杨、墨恣行,孟轲拒之,乃坏于成。戎风混华,异学魁横,兄常辨之,孔道益明。建武以还,文卑质丧,气萎体败,剽剥不让。俪花斗叶,颠倒相上。及兄之为,思动鬼神,拨去其华,得其本根。开合怪骇,驱涛涌云,包刘越嬴,并武同殷。六经之风,绝而复新,学者有归,大变于文。
  兄之仕宦,罔辞于艰,疏奏辄斥,去而复迁。升黜不改,正言亟闻。贞元十二,兄在汴州,我游自徐,始得兄交。视我无能,待予以友,讲文析道,为益之厚。二十九年,不知其久。兄以疾休,我病卧室,三来视我,笑语穷日。何荒不耕?会之以一。人心乐生,皆恶言凶。兄之在病,则齐其终,顺化以尽,靡惑于中。别我千万,意如不穷。
  临丧大号,决裂肝胸。老聃言寿,死而不亡,兄名之垂,星斗之光。我撰兄行,下于太常,声殚天地,谁云不长?丧车来东,我刺庐江,君命有严,不见兄丧。遣使奠斝,百酸搅肠,音容若在,曷日而忘?呜呼哀哉!尚飨!

编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邮箱:okpcx@163.com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QQ3:364235722
    手机:13485881066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古文网◆辞赋网◆中国古文家协会◆中华辞皇◆赋帝潘承祥◆14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主编: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执行主编:赋缘上官嫣鸿明轩李君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联系人:赋姑上官妍姝潘君 QQ:1613619349 邮箱: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赋后欧阳凤纛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