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传文章查询窗口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4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牡丹赋
螺钉记-连载故事330 牢记党宗旨 退休不歇肩
螺钉记-连载故事329 离开统计岗 调动粮食局
螺钉记-连载故事328 卸任石城镇 认真搞统计
螺钉记-连载故事327 搞专业服务 行蹲点包片
螺钉记-连载故事326 深入作调研 认真抓教育
螺钉记-连载故事325 工作联实际 过好生活会
螺钉记-连载故事324 机构作改革 社队变镇村
螺钉记-连载故事323 工作作调动 连夜到石城
螺钉记-连载故事322 心中装理想 工作为百姓
螺钉记-连载故事321 政策暖人心 扎根建山村
宑底游览记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赋乾赞 / 安心斋居士
中国女兵赞 / 安心斋居士
水调歌头--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白话文)/安心斋居士
中兴领袖习近平 / 安心斋居士
甲午记忆 / 安心斋居士
浣溪沙(六首)新韵 / 安心斋居士
2015、9、3大阅兵观后记 / 安心斋居士
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 / 安心斋居士
郓城赋 / 卢明
知名文艺家、诗人、作家——周成裘先生介绍
梅寒散文选集 / 赋姑姑 整理 (18篇)
宋江武校赋 / 卢明
中华文艺家联合会副会长常长平《山水古韵话平顺》出版与下载
敦煌山水咏/安心斋居士
螺钉记-连载故事 320 优势发挥好山区建设美/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9 现场推经验 认真抓教育/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8 大脑做手术 带病下基层/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7 高山共战斗 追悼抒深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316 寄书党中央,向党交真心/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5 胸怀大目标 着手小事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4 任凭风浪翻 革命志不移/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3夫妻同甘苦 儿女共受屈/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2 父亲受工伤 兄妹伺医院/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11 打开行香栈 晋豫一脉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310 筑路造林暄 高压广播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9 下乡做调查 决策变环境/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8 服从党安排 赴任羊老岩/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7 粉碎四人帮举国喜洋洋/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6 领袖相继走百姓心无主/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5噩耗传全球,苍天哭总理/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4 农业学大寨 工地新事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4 农业学大寨 工地新事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3学专政理论 抓三个落实/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2 学专政理论抓思想建设/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1 学先进榜样 作批林模范 /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300 揭反动理论 批复辟实质/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9学习是榜样 批林当先锋/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98 缅怀血泪凹 批判贼林彪/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97为反修防修 抓理论队伍/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6 全社学西沟 劳武结合好/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5 生产劳动好 训练过得硬 /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4 加强党领导 征兵掀热潮 /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3 表扬更谦虚 决心再奋进/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92 运用辩证法搞好三落实 /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91 加强党领导 认真管武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90 端思想认识 促自觉备战/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89 “大办民兵师”经验交流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88 书记带好头 全党抓武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87 十大鼓人心 战备结硕果/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86 欢庆建军节 民兵受检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85 纪念“六一九”狠抓“三落实”/常长平
汪国真走了,哼哼我的歌—— / 向胤道
螺钉记-连载故事284 战备先进连 生产突击队/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83 西沟民兵营 战备故事多/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82 出差到长沙 瞻仰赴韶山/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81建大寨地区 创高质春播/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80为备战备荒 当科研闯将/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79 抓冬季生产 迎劳模会议/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8举办教导队 认真搞训练/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7 征兵任务重 路线教育深/常长平
月泉幽魂/安心斋居士
大风歌/安心斋居士
反腐倡廉赋/安心斋居士
羊年赋羊/安心斋居士
羊年颂/安心斋居士
螺钉记-连载故事276 纪念建军节 民兵大检阅/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75老天降暴雨 民兵战山洪/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74 传统要永记 不忘磨刀枪/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3 迎接“六、一九” 专访李顺达/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2 演习反空降 随时打豺狼/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1路线教育深 三队作用大/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70 社会主义好 越走越宽广/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69 狠抓三落实 全面作验收/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68不忘老传统 民兵再前进/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7 认真学英雄 治滩誓立功/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6 顺应新形势 认真建民兵/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65 社论鼓人心 大战百里滩/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 264抓路线教育 促民兵整组/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3 调查得真经 全社作推广/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2调查得真经 全社作推广/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1 夜访李顺达 虚心听教诲/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60 即令调西沟 走马迎韩丁/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59 城关受大洪 救灾打冲锋/常长平
螺钉记-连载故事259 城关受大洪 救灾打冲锋/常长平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中华神韵·首席顾问—赋 帝

《赋苑琼葩》第一卷订购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新赋总集《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双击自动滚屏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7 粉碎四人帮举国喜洋洋/常长平

发表日期:2015年7月12日  作者:常长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628 次

螺钉记-连载故事 307 粉碎四人帮举国喜洋洋

 

    毛主席逝世以后,国家将向何处去?正当全国人民处于悲痛、焦虑、忧心、期盼多种心情交集于心底的时候,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于1976年10月6日一举粉碎了“四人帮”。消息通过电台、报刊传遍全国,全国人民喜气洋洋,到处游行、庆祝、奔走相告。鞭炮轰鸣,烟花齐放,比过年过节还热闹的多、喜庆的多。

    西沟人民在全国劳模李顺达、郭玉恩、申纪兰的带领下,在礼堂举行集会、在街头举行游行,进行庆祝。大家对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将向何处去的问题解决了,焦虑、担忧的情绪变成了镇定和放心。广大社员群众自觉编演宣传材料,把三秋现场、农田建设工地、夜校都变成了宣传的舞台、庆祝的场地。由于心情振奋,情绪高涨,都把搞好三秋、加快农田基本建设进度当作庆贺清除“四人帮”,向党中央敬献忠心的最好礼物。三秋现场、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到处是轰轰烈烈、热气腾腾的景象,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三秋队伍白天收割,晚上运送,很快就将粮食收打完毕,接着就是深翻土地、积肥运肥;打坝造地的场地车水马龙,来往穿梭、人欢马叫、马不停蹄,展开了竞赛。各个民兵营、连、班挑战书、应战书、决心书贴满学习园地,出现的好人好事挂在了好人榜上。高音喇叭及时进行宣传、报道。索梅花领导的王芳民兵排与王成民兵排展开了挑应战,在建设大坝的工地上多出力、多流汗,争分夺秒抢时间,一个个谁都不甘落后。民兵营长张明朝和教导员秦周则更是走在了民兵们的前头,以身作则,和民兵们摽着干。李顺达、郭玉恩、申纪兰虽然年龄高迈、又身兼多职,但是他们从不倚老卖老,不管白天、黑夜,都是在社员群众中带头实干。西沟大队70岁的老共产党员、民兵老指导员马何则和当年带领民兵打日本鬼子一样,参加到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基干民兵怎干他怎干,甚至比年轻民兵还干得欢。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不惜自己的身体,和基干民兵摽着干?他却回答说:“毛主席领导咱全国人民经过流血牺牲夺得的红色江山,被林彪、四人帮搅得昏天黑地,他们企图在乱中篡党夺权,老百姓都看在眼里,担心了多年。林彪谋害毛主席,没有谋害成,栽死在温都尔汗;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红色江山又回到了咱们手里,这是多么鼓舞人心的事呀!我听到这个消息,真是高兴极了,好像年轻了多少年。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要为实现我的入党誓言献出我的力量。”

    川底、申家坪、赵店等民兵连的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也是热气腾腾,竞赛的喜讯接二连三传到公社。

诗云:林彪害主将命丧,中央粉碎四人帮。全国欢呼气腾腾,西沟庆祝喜洋洋。搞好三秋流汗水,建设大坝献力量。心中有个大目标,加快民富国兴昌。

    中央决定建设毛主席纪念堂,常长平当即吟诗一首,粉碎四人帮之后,常长平心情激动,又填《满江红》词一首,记录在后:

    闻筑主席纪念堂

闻筑主席纪念堂,符合人民心盼望,英灵永存世人间,光超日月照五洋。

   忧喜篇·调寄《满江红》

晴天霹雳,毛主席,与世长辞。环球悲,五岭志哀,三江嚎哭。天上牵牛泪纷纷,月中嫦娥衣淋淋。我中华,将向何处去?世人急。

不用愁,不用急,“四害”除,领袖立。国锋任主席,人心乐极。革命自有后来人,历史总在向前进。喜东方,太阳更鲜红,天地赤!

 

    中共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历史从此掀开崭新的一页,有关这场斗争的方方面面,已有大量的文章和作品陆续问世。但参与这场斗争的亲历者之一,原中央警卫局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武健华同志撰写的长篇回忆,确有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现在将吴建华的回忆文章附录在下面,以便浏览:

粉碎“四人帮”的策划、实施过程 
武健华

一 
  毛主席逝世,举国悲痛。1976年9月9日,凌晨2时许,中央政治局在毛主席住地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治丧问题。江青在会上大哭大闹,说毛主席是被邓小平气死的,要求政治局继续批邓并立即作出开除邓小平党籍的决定。江青闹得很厉害,致使会议没法继续讨论问题了。后经与会大多数政治局同志的抵制,一致认为治丧问题是当务之急,会议才没有讨论江青提出的问题。
  会议接着研究,如何解决毛主席的遗体保留问题。“四人帮”这时躲开了,他们不参与这件事情是存心找茬儿。如果不保留毛主席的遗体,“四人帮”就会将它作为指责中央和华国锋的一条罪状;保存遗体的技术要求很高,难度很大,如果要保留,一旦遗体出现了意外的情况,那就更是逃不掉的一条罪状。“四人帮”居心险恶,因为这件事,华国锋还同江青吵过。

  1976年9月10日,王洪文背着中央政治局和华国锋,在中南海紫光阁擅自开设“中央办公厅值班室”,并以中央办公厅的名义通知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在毛主席吊唁期间各省市发生的重大问题,要及时报告;有些解决不了的、需要请示的问题,要及时请示。各省、市、自治区的报告和请示,要直接找被指定的值班人员(他的秘书)。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认为情节可疑,便立即打电话报告了华国锋。经汪东兴查明情况上报中央后,华国锋、叶剑英两位副主席同中央政治局多数同志通了气,大家极为震惊,并立即采取两点紧急措施: 

  一是,以中央政治局的名义通知王洪文,立即关闭未经中央同意开设的“中央办公厅值班室”。
  二是,以中共中央的名义打电话通知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和军队系统,凡重大问题,均应向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请示报告。
  被“四人帮”控制的首都几所高等院校都有活动,姚文元他们还动员不少人向江青表忠心,写劝进信。当时还传出风声,说有些地方在准备庆祝,会有特大喜讯等。 

  种种迹象表明,“四人帮”篡党夺权的行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只有采取果断措施,才能挽救危机。
  毛主席吊唁仪式的第二天,党和国家领导人继续参加吊唁和守灵。中间休息的时候,叶剑英副主席到了福建厅,他一见到汪东兴就说:“一方面我来看看你,一方面来听听你对形势的看法。毛主席逝世是一件很不幸的大事,我们都很悲痛可是还有人不顾大局多方干扰。江青在讨论毛主席丧事的会议上,闹着要开除邓小平同志的党籍。姚文元跟着起哄,不必去说它了。而政治局中竟有人毫无根据地说主席脸色发紫,怀疑是医生害死的,弄得医生们很紧张。好在王洪文、张春桥都参加值班,不然又要颠倒是非了……” 

  叶帅接着问:“现在江青他们还在中南海活动吗?”
  汪东兴回答:“江青这两天在中南海跑到毛主席住地,要看主席那里的文件,被拒绝后江青大为不满。她又要闹事了。主席逝世后,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更加明目张胆了。”

  叶帅说:“对于这一点,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现在双方都在搞火力侦察,选择突破口,寻找时机。好,我们隔天再谈。”
  9月15日,叶剑英和汪东兴由吊唁的北大厅,来到东大厅南侧的一间办公室里,又开始了交谈。
  汪东兴把近日江青要华国锋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毛主席处文件处理的问题,并且提出她、姚文元、毛远新和汪东兴都要参加常委会的事情向叶帅做了汇报。

  叶帅听后说:“他们气势逼人,向华国锋出难题,逼他表态。”
  汪东兴说:“那天因为夜已深,没有打扰你。国锋同志同我商量后决定改为,中央常委会听取江青、姚文元和汪东兴对毛主席处文件处理意见的汇报。”

  叶帅插话说:“好主意,我们不能上当。他们正在挖空心思向华国锋施加压力,向中央常委会要权力,想挤进中央常委会内。想不到今年我们党先后有三位领导人与世长辞了,‘四人帮’乘机作乱,中国革命处于危难之中。”

  汪东兴说:“江青一伙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党中央同他们的斗争是势不两立的。主席生前在政治局会议上,几次讲过周勃、陈平平吕氏之乱,巩固汉室的这段历史,我看主席这话是有所指的。”

叶帅点头说:“‘四人帮’的罪恶比吕氏尤甚他们迫害致死多少老同志啊真是‘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得国常于丧,失国常于丧’。眼下我们不得不防啊!”


二 

  江青对毛主席的丧事不关心,不过问,连应该参加的吊唁活动也不到场。却忙于到中南海“202”毛主席原住地争夺文件。
  9月14日凌晨,江青给华国锋打电话说:“我建议立即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
  华国锋说:“讨论什么事情?”
  江青没好气地说:“你还不知道吗?要讨论的大事多着呢!”
  华国锋说:“这次要讨论什么?”
  江青说:“主席那里的文件由谁清理?由谁保管?这些都要常委会定下来。”
  华国锋说:“我要同常委们商量以后再定。”
  江青不耐烦地说:“有什么可商量的,都是急需要办的事。”
  华国锋坚定地说:“我们商量以后再说吧!”
  江青又说:“开常委会,我、文元、远新,还有汪东兴都要参加。”
  华国锋没有表态,把电话挂断了。

  9月1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召开。会议一开始,江青抢先说:“主席处的文件清理保管工作,因汪主任忙于主席的丧事,无暇顾及。我提议把所有的文件、手迹、文稿及各种材料的清理保管工作统统交远新负责,远新有时间,又熟悉那里的情况。” 

  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马上表示同意,并说这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们讲完之后,汪东兴发言:“毛主席处的文件、手迹、文稿、材料以及各种信件,历来都是由中央办公厅负责收、发、保管、存档。从中央苏区长征出来一路上直到延安,从西柏坡进城到如今都是这样做的。因为主席这里的文件、文稿、手迹、信件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只能由党的有关组织来保管,不应交任何个人来负责,毛主席生前确定的这些正确原则,现在仍应继续坚持。因此,毛主席处的文件、档案以及所有的材料,我认为仍应由中央办公厅负责处理。鉴于目前大家都在忙于主席的丧事,我建议现在暂不处理,先把它们封存起来,任何人不经中央批准,不得翻阅和取用。” 

  华国锋和叶剑英两位副主席,相继明确表示:同意将毛主席处的文件、手迹、文稿以及各种材料,按惯例仍由中央办公厅负责清理和保管。目前汪东兴同志的确很忙,同意先把它们封存起来。华国锋同志最后又补充一句:“没有什么意见,就这样决定了。”

  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见没有人再发表什么意见,只好默不作声了。
  根据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的决定,9月17日晚上8点多钟,汪东兴和秘书高成堂一起,来到毛主席生前的住处,把毛主席卧室和书房的进出大门,贴上了加盖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公章的封条。 

  加封的时候,汪东兴向张玉凤交代:“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已经作出决定,把毛主席这里的文件全部封存,未经中央批准,任何人都不得违反规定。”张玉凤说:“这样我就好办了。” 

  当晚10时左右,江青由钓鱼台来到中南海“202”,看到主席的卧室和书房的大门已被封条封住,气得火冒三丈,大发雷霆。她质问张玉凤:“这是谁干的?”张玉凤回答说:“是汪主任带人来封的。” 

  江青咬牙切齿地说:“好啊,汪东兴,你搞突然袭击!”江青回去后,马上给华国锋打电话。
  她气急败坏地说:“汪东兴搞突然袭击,把主席的卧室和书房都加封了。这种行动是对我们的不信任。”
  华国锋说:“今天下午常委会不是已经作出决定,可以先封存起来。”
  江青说:“为什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加封?”
  华国锋对她说:“汪主任执行常委会决定,不需要再打招呼。”   

  9月16日,“四人帮”根据他们的需要,在《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社论《毛泽东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这篇文章里,伪造了“按既定方针办”,他们篡改了毛泽东的原话,并大肆宣传。

  10月2日,华国锋在审批乔冠华拟在联合国大会第31届会议上的发言稿时,批示:“稿件中引用毛主席的嘱咐,我查对了一下,与毛主席亲笔写的错了三个字。毛主席写的和我在政治局传达的都是‘照过去方针办’,为了避免再错传下去,我把它删去了。”

  张春桥看到了华国锋的这个批示,怕他们的阴谋被戳穿,在这个文件上写下这样一段话:“国锋同志的批注,建议不下达,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10月4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署名梁效的文章《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中称:“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就是背叛马克思主义,背叛社会主义,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任何修正主义头子胆敢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是绝然没有好下场的。”矛头指向华国锋。

  9月29日夜11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会议由华国锋主持。主要讨论如何安排好毛主席逝世后,第一个国庆节的各项活动。会议开到很晚,看样子短时间还不会结束,叶剑英、李先念、徐向前因身体欠佳,请假提前告退。 

  正当会议正常进行中,江青突然站了起来,尖声地叫嚷:“散会了!散会了!”
  委员们都莫名其妙,东张西望,不知如何是好。江青见大家依旧坐在那里不动,她又大声以命令的口气说:“春桥、洪文、文元留下,我们要同国锋同志谈话。”其他委员这才缓缓离开会场。

  汪东兴没有动,仍坐在离华国锋不远的位置上。
  华国锋对江青一伙的恶劣行径,极为愤慨,但是为了大局,稳住阵脚,他不动声色端坐不语,待蛇出洞。
  空荡荡的大会场只剩下6个人,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一字摆开坐在华国锋、汪东兴对面。
  又是江青打“头炮”,她无视党的纪律,不顾中央政治局的决定,又以毛主席处文件、档案应交毛远新清理、保管,作为她“逼宫”抢权的突破口,以无赖的丑态,继续纠缠华国锋表态;并且她还要华国锋同意,将中央办公厅办理的群众来信来访工作和材料,交由他们在“北大”组织的人去处理,妄图假“人民群众”的名义,作她“女皇美梦”的文章。“军师”张春桥想拿毛远新这样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物,继续给华国锋出难题。

  王洪文也鹦鹉学舌,姚文元抢着帮腔。
  然而,4个多钟头过去了,“四人帮”一无所获地吵得有气无力,会场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华国锋依旧微闭双眼,斜倚在高脚扶手椅上,“稳坐钓鱼舟,任凭风浪起”,最后,不屑一顾地由汪东兴陪同走出会场。  

  10月2日下午3时许,叶剑英来到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的办公室。叶帅是第一次到这里来。进门时,他把身边随员留在大门外,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汪东兴给叶帅冲了一杯龙井茶,对叶帅说:“请坐下来谈吧。”
  叶帅坐下来说:“最近形势很紧张,这也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中国人常拿‘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来比喻首恶不除,祸乱不止。我看‘四人帮’不除,我们的党和国家是没有出路的。”

  汪东兴说:“为了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挽救党的事业,我们有责任粉碎‘四人帮’这个反革命集团。”
  叶帅探着身子、压低声音问汪东兴:“你考虑好了吗?”
  汪东兴用肯定的语气说:“我认为形势逼人,不能再拖延,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
  叶帅坚定地说:“对!他们的气势发展到如此地步,该摊牌了,不能失掉时机,兵贵神速,乘人之不及!”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至于斗争的结局是喜剧还是悲剧,待见分晓。”

  叶帅接着说:“9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我同先念、向前请假先退席了。江青竟然擅自宣布散会,留下‘四人帮’围逼华国锋,你留下来陪同华国锋一起对付他们,做得对!”

  汪东兴说:“当时我觉得他们这样做很反常,他们简直就是在质问华国锋同志。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帅异常激动地说:“看来他们已经开始下手了!他们是在逼华国锋摊牌,交权!他们阴谋篡党夺权的野心由来已久,想把他们的帮派利益凌驾于党和人民的利益之上。妄想!我们要立即找华国锋同志谈,要加速采取果断措施!”

  10月2日晚9时,汪东兴去了华国锋在东交民巷的住地。在华国锋办公室,汪东兴对他说:“今天下午叶帅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们谈了一个下午,主要讨论如何解决‘四人帮’的问题。”

  华国锋回话说:“叶帅刚才来过。你们谈的意见原则上和我想的一致。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具体化。刚才我和叶帅商议过,由你先提出一个执行办法来,我们再来议定,你看这样好吗?”

  汪东兴说:“我回去考虑一下,拿出一个方案,明天我再来汇报。”
  实际上在此之前,汪东兴送走叶帅后,在办公室来回走动,盘算了一会儿,让值班的高成堂秘书通知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和时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的我等人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开会。到场之后,汪东兴就直截了当地对我们说:“中央已经下了决心,对‘四人帮’要采取行动。”他一面说,一面用手划了一个圈,五指并拢攥紧了拳头,示意要把“四人帮”一网打尽。他说:“你们先琢磨出一个行动方案,我要到华国锋那里去,等我回来后,咱们详细讨论行动方案。”他特别强调:“要严守机密,不能有丝毫疏忽。” 

  在讨论行动方案时,我们考虑到以下一些重要因素。
  一是,把握“四人帮”的心理状态。在这段时间里,张春桥处心积虑想把出版毛选的权抓到手。他曾经让李鑫向他汇报过关于出版毛选五卷的情况,并向李鑫索要过几份稿子去看。利用张春桥对出版毛选五卷工作的关注,如果把常委会议内容确定为:研究毛选五卷出版问题,应该对张春桥是有极大吸引力的。

  二是,按惯例行事。中央研究毛选的出版问题,特别是涉及稿子问题时,历来都是在怀仁堂正厅开会,因为中央曾有过规定:凡属毛选稿件,不得带出中南海以外的地方研究。对这些规定,张春桥、王洪文都是知道的。

  三是,抓住研究涉及毛主席的重要问题,如研究建造毛主席纪念堂选址问题,作为常委是必须参加的,这样使张春桥、王洪文不能托词不到或因故请假。

  四是,在怀仁堂这里采取行动,较为方便有利。
  根据以上考虑,我们提出在中南海怀仁堂正厅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内容为:一、《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出版问题;二、建造毛主席纪念堂选址问题。

  在这个方案中确定,解决“四人帮”的顺序是:在怀仁堂解决王洪文和张春桥两个人的问题之后,再依次分别处置江青和姚文元的问题。毛远新与“四人帮”区别对待,对他采取的处理方法是就地监护审查。

  在这个行动方案中,还对行动时间、力量的组织、隔离地点、保密措施、战备预案以及同北京卫戍区的分工和配合问题,都提出了具体明确的实施细则。

  我们对行动方案的研究和制订一直到10月3日凌晨4时许才结束。  10月3日晚9时,按约定的时间,汪东兴和华国锋在华的办公室又见面了。汪东兴向他详细地汇报了具体行动部署和实施方案。
  华国锋听完汇报后说:“听了你们制订的行动方案,我认为办法是可行的。我考虑时间是否再缩短一些,争取提前解决。”
  汪东兴说:“我看这个主意好,免得夜长梦多。时间越长,保密越困难。还要提防他们铤而走险先动手的可能。”
  华国锋沉吟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再约叶帅谈谈,看他还有什么新的意见。如果叶帅先来我这里,我和他谈;如叶帅先去你那里,你就同他谈。”

  汪东兴说:“那好,我再向叶副主席去汇报。”
  10月4日下午,叶帅如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
  叶帅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听汪东兴汇报。汪东兴把行动部署和实施方案,一一做了详细汇报。叶帅听得很仔细。听完之后,他沉思片刻说:“兵法上有这样的话,‘计熟事定,举必有功’;‘凡谋之道,周密为宝’。我看这个计划比较成熟,安排也相当周全了。照这个实施方案执行,必会成功。”叶帅接着又说:“当然,还要特别注意保密啊因泄密导致失败的历史事件太多了。同时警戒要严密,无关人员不得进入现场,一定要把紧这一关。”

  汪东兴很赞成叶帅的意见,他强调说:“我们将要求所有行动人员务必切实做到。”停顿了一会儿又说:“按照部署,到时还请叶帅和国锋同志到场坐镇。”

  叶帅幽默地说:“用兵之要,先择于将臣。中央已经决定由你指挥,国锋和我听你调遣,遵命行事嘛!”
  汪东兴急忙说:“叶帅戏言了,我才是奉命行事呀!”
  叶帅说:“基本上准备好了,应抓紧睡个好觉,保持精力充沛,士气旺盛,保证打好这一仗!”
  汪东兴说:“请叶帅放心。”10月5日凌晨2时,汪东兴再次来到华国锋的住地,向他汇报行动前的准备工作落实情况。

  1976年10月6日,星期一。这一天是普通的一天,也是难忘的一天。
  整个上午都很平静。
  下午3点30分,我通知4个行动小组的全体同志,集中在南楼汪东兴办公室外面的几间屋子里,等待接受任务。
  汪东兴向大家宣布了两条纪律:
  第一,要绝对保守机密。万一失密,败坏了党的大业,那就非同小可,要给以最最严厉的制裁从现在起,以行动小组为单位活动,组长负责,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第二,要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任何人不得擅自开枪我们要争取不响枪、不流血解决问题。这是上策。
  今晚具体集结时间,集结地点,车辆配备,以及如何相互协同的问题,由武健华同志分别向你们布置交代。
  下午5时,我又在中南海东八所小会议室,紧急召开今晚参加行动的其他一些同志的会议。
  下午6时,暮色已徐徐降临,接受行动任务的同志们,都照常在中南海东八所食堂就餐。我看到大家都在进行战前的自我“补给”,沉着自然。
  晚6时半,汪东兴乘车到达怀仁堂门前。行动小组准时集中于指定位置。临战前静穆浓重的气氛,缓缓袭入每一个参战者的心田。
  为了不暴露意图,怀仁堂大门前,公开可见处的警戒部署一律照常。形式上内紧外松。
  停车场内,将工作用车及机动应急车辆,大部隐蔽在西门里北侧空场。怀仁堂大门口上停放与会者的几辆车子。做到宁静如常,整齐有序。
  随身警卫人员今晚一律不准进入怀仁堂,依照过去大型会议活动时的规矩,都安排在怀仁堂斜对过的“五间房”休息。汪东兴责成警卫处长丁志友在怀仁堂前厅警卫值班处切实执行,严格把关。

  执行拘押王洪文、张春桥的两个小组,此间正在怀仁堂大礼堂舞台帷幕后,进行临战前的演练准备。他们有的在进一步检查和擦拭随身携带的手枪和械具以及放在车上应急使用的速射武器。有的在作类似运动员入场前的伸腰扭胯,活动腿脚,熟悉着擒拿解脱的动作。最后汪东兴鼓励即将出战的突击队员们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只能取胜,不能失误。党中央的决心要靠你们去实现,千钧重担落在你们的肩上。”

  大家立时收敛了笑容,意识到自己肩负的重任。个个斩钉截铁地回答:“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
  汪东兴在检查了警戒部署、行动小组之后,又回到今晚的“主阵地”——怀仁堂正厅。
  晚7时20分,叶剑英元帅到了。
  晚7时40分,华国锋款款走进怀仁堂正厅。他见叶帅、汪东兴都在,没有寒暄,直截了当地问:“东兴同志,一切都就绪了吧?”
  汪东兴痛快地回答:“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华、叶、汪三人站成一个品字形,时而挪动几步,时而停立相视,倾心攀谈。
  粉碎“四人帮”这一壮举,从思想酝酿,到定下决心,直至策划行动方案,运筹的全过程,都在高度警惕,绝对保密,铁的纪律等一系列的措施下进行的。就是最高决策者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也是遵纪行事,独来独往,当面约见,个别交谈。在此期间,他们三个人,从未同时会面共同商讨过。

    今晚——10月6日,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三个人,在行动前,汇集怀仁堂,继承毛主席的遗愿,代表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实施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及其在北京的帮派骨干的隔离审查。此刻他们镇静自如,只待时机到达,一场决战就在眼前。

  从晚7时55分,迅雷不及掩耳“突击”王洪文,到我向华、叶、汪报告,奉命完成拘押姚文元的任务,正好是10月6日晚8点30分。也就是说,解决“四人帮”的全部行动过程,只用了35分钟。  

  晚9点15分,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离开坐镇指挥的怀仁堂,急赴玉泉山。
  晚10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准时在玉泉山9号楼召开。会议由华国锋主持。他首先向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通报了中共中央已对“四人帮”采取了行动,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实施了隔离审查。到会同志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接着他说:这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研究粉碎“四人帮”后,我们党和国家所要解决的方针政策和重要工作问题。他提议先请叶帅讲话。

  叶剑英同志向大家报告了粉碎“四人帮”的过程。叶剑英说:“‘四人帮’这个提法,是毛主席1974年7月17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的。我们清除‘四人帮’不是政治局少数人的想法,也不是我们临时的决定,而是毛主席生前想解决而没有来得及解决的问题,我们粉碎‘四人帮’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

  “毛主席在世时,他们结成‘四人帮’进行分裂党的宗派活动。在毛主席病重期间和逝世以后,他们更加猖狂地向党进攻,迫不及待地妄图夺取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不粉碎‘四人帮’,我们这个党就很危险。在这个关键时刻,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采取了非常果断的措施,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全场再一次热烈鼓掌,表示拥护党中央粉碎“四人帮”的英明决定。会议通过了各项重大决议,于凌晨3时胜利结束。
  (摘自《中华儿女》2001年第10、11期)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神韵网◆中华文艺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潘承祥◆11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国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50号卓能广场15B-15楼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投稿邮箱:lcfw8888@163.com   联系人:赋帝 骈尊 赋姑 互动QQ:1613619349 QQ群号:241496416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网络策划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