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读书小札(三)

发表日期:2009年8月3日  作者:翩翩起舞的蝴蝶  本页面已被访问 3308 次

 

读书小札(三)
 
作者:翩翩起舞的蝴蝶

 

  由于种种原因,中国近年来出现了很多图书排行榜,很多书及很多写家也因了排行榜而大红大紫。我不是一个迷信时髦的人,没有看过几本畅销书,对此自然没有发言权。我想,如果不是因近日闲来无事,购物时随手拿了一本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丑陋的中国人》,我还会继续沉默下去。
    要对这部皇皇巨著做些许评述,就要从它的标题说起。而当这个标题从任何一个人的口中蹦出,都容易引起毫不掩饰的唏嘘之声,继而转为耳语。因为,这个标题里带了“丑陋”二字。如果这两个字只是以词组的形式出现,便只是芸芸众词中最普通的一员。但是,当这两个字以形容词的形式出现,且被加上了“中国人”这个主语,这个句子就马上长出了刺。
    因为我每天都要在户外锻炼,然后就地看书,便总免不了要和来往的邻居们打招呼,邻居们也免不了要看一看我在读什么书。而那些人看过后,大多都会对书名中的“丑陋”二字耿耿于怀,似乎我是在读一本具有“反动倾向”的书,而那本书又恰好切中了他(她)们的软肋。只有一次,邻家叔叔走到我身边,慢慢地拿起摊在我腿上的书,说“哦?你在读这本书呀?这本书我早就听说过,就是没读过。啧啧啧……很好!”在这句话中,有三分之一是叔叔的自言自语,但这句自言自语,是我目前为止听到的对此书最公正的评价。
    既然有公正的评价,自然也就有不公正的评价。而滋生不公正评价的土壤,便是“丑陋的中国人”这五个听上去都扎耳朵的字。因为,在这五个字被排列到一起的那一刻,就奠定了批判的格调。而中国人最不容易接受的,恰恰就是批判。已故著名作家柏杨先生,用他那双睿智而善察的眼睛,将中国人的集体人格进行了精细的过滤,从而“揪”出了一大堆存在于中国人身上的毛病,继而由那些毛病涉及到了对儒家文化的批评。
    我必须承认,他的每篇文章,以及每篇文章中的每一句话,都不得不让我由衷地惊叹甚至惊讶。他入木三分的陈述或者“揭露”,令人或为之一震,或若有所思。尽管这种震撼或思索多半带着痛心疾首的成分,但对于这个古老而多“病”的民族来说,痛心疾首也未尝不是幸事,因为它起码证明了一个群体还未完全失去知觉。至于柏杨先生个人的突出之处,我认为是他以“只有爱之深,方才恨之切”为写作宗旨,用“尖刻”的方式,做了一件裨益后世却注定要成为众矢之的的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丑陋的中国人》的书稿后面,附刊了数篇有较高学术造诣之人对此书的评论。这些评论,有少数是对作者观点的附和,多数则是与作者观点相左的论断。而论断的焦点,便是“中国人是不是一个丑陋的民族”和“儒家文化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关于第一个焦点,我个人认为那些评论者存在了一个概念性的差错,即“中国人”所指应该不完全是汉族人,还包括生活在中国境内的其他民族,而汉族人因为文化原因形成的缺点,在其他民族的人身上并不都存在。所以,某些汉族人也许真的丑陋,被批评也许真的不冤枉,但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有义务背上丑陋的黑锅。而他用“一记耳光”,让当代的炎黄子孙开始重新认识自己,开始思考一些司空见惯的事,则要另当别论。
    关于第二个焦点,柏杨先生的观点是“儒家文化是一个长了蛆的酱缸,中国的一系列问题都源自儒家文化”,而我却不敢苟同。因为,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如果没有儒家文化,就不会有科举制度;如果没有科举制度,就不会有唐宋时期的辉煌政治,没有那些凭着公平考试选出来的治世英才。虽然在科举制度实行的后期,出现了诸如八股文之类的畸胎,科场舞弊案也给历史抹了黑,但这并不能归罪于儒家文化,更不能以此佐证儒家就是一无是处的。相反,如果全中国的人都持有或追捧柏杨先生这种论调,这个民族倒真的出大问题了。
    由于时间和篇幅有限,我不可能将我全部的感受都流溢于笔端,我的观点也许还有不全面之处。但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我承认中华民族是一个需要进步的民族,但我绝不会像除作者之外的某些人的那样站在厌恶的立场与角度,去看待并非无可救药的“丑陋的中国人”。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