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浓浓夏殇 淡淡秋凉—灵魂的舞者伴歌者(之十一)

发表日期:2019年9月10日  出处:原创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58 次

2019在秋季

 

执拗着惺忪的睡眼,屏息但未凝神你彻夜的叨扰与缠绵,似乎转眼间已淡漠了隔窗吻泪的心智、迷糊了夕阳挽歌的年轮,强忍着不泣不诉,悄声抹一把鼻涕眼泪。

 

儿时老友从贵阳来电,简单的语言交流已是绝非一般的容易。哽咽着说是脑梗入院、想想也没有什么难割舍,就怕会迷惘四十或是五十年前往昔的悲催与苦脸。

 

着实不易,全身心厚载着“黑五类”子女的烙印,没法奢望蹉跎岁月真能让那苦海余生的个中滋味烟消云散。当然,更不愿叠加古夜郎的传承,源于心痛得够累。

 

狂泻吗?通宵达旦的云和雨!乌黑、暴烈恣戾,疯狂掠过古夜郎的断垣残壁。铜锣笙箫、八音坐唱,癫狂了弯弯的月亮;峡谷成荫、万峰成林,暴虐一江春水。

 

如若你仅是为一出悲剧的上演而报幕,那就容高原清风缭绕温馨的烟火与生息;如若众生的宿命只能随风而去,那就扯掉你秋与冬的面纱,别再遮羞腥风血雨。

 

终日里雨打窗户,困顿我赤裸的灵肉,不及掩匿鳞伤的皮囊。掀开帷幔,你是狠角!海百合亘古祭祀着贵州龙的肉体,那一场风花雪月,早已折煞在三亿年前。

 

不全是流连忘返的西汉墓地,不曾见蝶儿与荒塚的诗情吟画意,只一叶信笺枯竭无语,哑然一叶未了情。相约在猫猫洞的轮回,仅候得一叶秋寒往骨子里浸润。

 

你在窗外闹腾,手舞足蹈着灰蒙蒙的天空;我在窗内低迷犹豫,窥探着你妖艳邪乎的胴体。爱恨交加、若即若离,谁是你风景里的过客,谁是我风景里的唯美。

 

峡谷阻隔、万峰狙杀,却满溢双乳峰的妩媚与诱惑;红袖拂尘、倾城洒泪,总无奈南明朝宫里古银杏的叶落与颓废。抑郁寡欢叨念疯言疯语,哭过,何止我自己。

 

一股脑儿的泪流倾盆而泻,已连绵些许个辗转难眠的彻夜;也只有在清凉的夜里,方能净悟那银杏与三角梅的叶落和花谢。伞在小榕树下拆骨,没法遮风挡雨。

 

错望秋与冬的冷漠与激情,揽怀并悸颤万峰湖的浩渺与阴森;本该一汪宁静的碧水清波因啥而躁动、为啥而浑浊?困倦在秋风秋雨的泥潭与陷阱,嘘唏还活着。

 

2019在秋季,一如潮湿的心、潮涨潮落的苦涩,怎言何心如止水。此生,且隔山远眺万佛寺的空门,却步大榕树下痴迷憔悴,临风听雨、怀揣秋与冬的惬意。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