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亦春亦夏亦秋冬——亦然心痛的感觉(之十一)

发表日期:2019年1月2日  出处:原创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440 次


 

悄然恬淡如冬 践行众生宿命

作者/封鉴芝 
--------------------------------------------------------------------------
 

       痴迷拾趣枫叶落红的执着与倔强,嘘唏感怀提篮、小锄总秀靓葬花泪人的断章;尚未抖落黏糊风衣的凡尘,反而裹紧瑟瑟寒颤的冬装。全身心迷离在蚕茧里,不及冬眠,候望着春天。
       殆尽了冬天的童话,酸楚了隔河牵柳的雅韵,当一切都在回眸里明朗,却早已是冰冻的荷塘,不见荷花与莲藕的沉香。似乎都已看透亦或不曾明了,纵然千言万语,悄声泣风诉雨。
       惯常想说,其实没得话说;硬是想做,难奈心力无助。恒定是透支的灵肉,悲情风干在大榕树下凛冬:拿什么于己抵御冬寒呢?困顿我蜷缩的灵魂!兴许银妆素裹,且任由万峰阻隔。
       可曾佛缘这俗世芸生?已无力攀爬万佛寺的山门。近乎癫狂地赤裸我的肌肤坦荡我的魂,终羞于大煞世人的风景。寂寥疯言疯语,迷糊我轮回这风景角落的过客亦或风景里的路人。
       倾尽余力呵护好儿孙,亦如沐浴高原清风、牵手夕阳晚霞,托举心中的太阳、晾晒心魔的天窗。来过,不全是为了清唱自编自导自演的悲歌,因循众生诡异的命运,随风随雨随冬。
       珍惜,是挚爱生命最好的慰藉;来来去去,不外乎天涯咫尺。面对冬寒,不妨奄息冷暖,如若尴尬的宿命竟然缺失一隅蜗居甚而御寒冬装,那也得活着,无非就横竖啃咬尘世因果。
       疲惫,不愿硬睁惺忪的睡眼;昼夜卧床,不全是横陈病痛的梦魇。刻意掩耳跨年的喧嚣与嘈杂,不觉漫天飞絮怎冷凝苍白寂静的旷野?寻思着夜半歌声,仍恍惚悸颤凛冽的六月雪。
       内疚无暇顾及窗台上日渐枯萎的小花,不及呵护如我一般心力交瘁的孱弱生命。幸得同事把它连同花钵一块儿更换,方存一叶淡绿相依相伴。总多愁匆匆的过往,总负累冰冻冷霜。
       淡定如冰消雪融的惬意,何苦纠结四季要分明;随缘这世态与生灵的惯常与无常,活出自个儿人样。万不可欺世盗娼、使不得穷凶极恶,来去本空空皮囊,岂能招摇行尸走肉的魔障。
      踏雪不过瞬间,即便这高原小城十年难遇,断不可冒昧阿Q嚷嚷、断不可凭借短暂的欢悦一概演绎短促人生。我颤栗在窗内,隔窗亲吻戏雪的儿孙,悄然恬淡如冬,践行众生宿命。

金三角文学欢迎您!

--------------------------------------------------------------------------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