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双击自动滚屏  
亦春亦夏亦秋冬——亦然心痛的感觉(之五)

发表日期:2015年2月28日  出处:心语随笔  作者:封鉴芝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23 次


 

亦春亦夏亦冬

——亦然心痛的感觉(之五)

作者/封鉴芝

 

    所谓冬天,总感觉大约在冬季的迷惑:北国是冰冻三尺的心境,尘封着过多的生离与死别;南国不失为幽幽的长夜,霜冻溢满枯草与旧梦。隐忍哼唱,豪言凄美,着实是孱孱的行尸走肉晃荡在天地之间。感伤如生化病毒的传承,嚷嚷硬把灵魂剥离的皮囊晾晒在灰蒙蒙的窗外,扯着清风裹着寒意,企望后羿箭伤的阳光。

跨年乌托邦,飘逸着山花烂漫时的情愫,美轮美奂那冬天的童话纷纷闪靓的温馨,可释然不曾有泪、何曾有情亦无情的悲剧?傍着冷山,迷离曾经放纵的灵魂,为寻回渐隐的伞下、不知何时抛丢的风衣,扯不断心结、理还乱四季,癫狂众生的悲欢,声嘶力竭究竟谁受冻!冷冰冰、活脱脱,瑟瑟猛鬼街,些许生命血腥。

梦是生命的悲歌,即便伊甸园的经典,犹如大悲咒,疑惑是但丁傻疯子怪佬歇斯底里的所谓神曲,无一不是悲戚欢喜、乐极生悲的辩证,诅咒着、戏谑着生命极度量化的旅程。迎新每一年似春,同步迈近生与死的临界似冬,此番四季绝对分明,所以说珍惜,总基于生命确实短暂。以分秒如期微乎其微,哼唱天地环宇。

    永远,是没有尽头的开始;铭记,是岁月浊蚀的遗忘;前世,是无地自容的遮羞;来生,是生命夭折的死亡陷阱。既然海会枯石会烂,缘何众生强颜扮秀侃天侃地的赌徒,就算不曾牵手,也要用轻易的承诺,将脆弱、卑微的生命下注,输赢注定一生、甚而几代人的劫数!或天堂或地狱,尘归尘、土归土,随缘皆自由

未必就总是情深深,一早,倒也是细雨濛濛。缘定错过,这冬日里仅有的、不亚于凤凰涅槃一般的灿烂——相怜片片枫叶落红。牛牛的,错乱的神经纠结在错位的维度;殇殇的,凌乱的语病错词涂鸦出人性使然的疯言疯语。扮相铮铮汉子,昨夜里喝茶、尚不会品茗,硬搅浑一杯苦咖啡。旮旯有谁,通宵灵魂隔窗拭泪!

天地之大,泱泱心无居所;世间万物再美,概无丁点归属于己。大年初一出门远行,本想凑凑热闹、横竖跟着抢掠一方美景,反被熙攘车流、人流把玩得一身疲惫,折煞渴望远景。生之嘈杂、逝之荡然,万物皆空、唯吾独真又如何?最真,真不过万象皆空、空众生。甭管金窝银窝,回家,是最为巴实的行程!论人论鬼。

早春够二,要么挟一轮炙热焦阳,横眉竖眼在云贵高原的蓝天白云上,要么却又一副阴森苦脸,顾念着冬装、怀揣夏殇、嗯嗯着淡淡的秋凉。乡愁,是诱人的双乳峰下父离、子弃、家破人亡、半辈子的恐惧,使得儿时的哀怨过多地沉积在三岔河畔。一叶红枫,别样零落,寿罄祖训哀嚎着兽性甚于人性的“家乡父老”!

春风荡涤,扫荡得满大街乌烟瘴气,张牙舞爪在立交桥下;飞速旋转的落叶、纸屑和厚重的尘埃啸叫着迎面扑来,在灿烂阳光下热气扑腾;总反常态的高温,蒸腾着弥漫的SO2、CO2,刺鼻呛喉、令人窒息。峡谷流水不复既往的清纯,适者生存的业绩掠食,透支了子孙后代奄息香火的资本。活着,关上天窗、紧闭心门。

青春年少的旧梦早已变得枯燥而苦涩,世态的沧桑积淀出内心的炎凉。宿命中的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度近视,闹腾着亦春亦夏亦秋冬、亦然隐忍的心痛。落叶黄花或是春风得意又如何,即便枝嫩芽绿,终究不葆生命常青。怎纠结是高原在灼烧,还是百里杜鹃、片片枫叶残留余燃的灰烬?路过,众生太匆忙。

一茬又一茬枯枝嫩芽,交替着叶落花开,能否如期,那神似飞鸟的蛾、翩翩吮吸花蕊的汁?无疑,不再是去年欣喜接纳、拥入心境的三只两只。油菜花艳丽,秀靓高原独到的风景,翻阅满城尽是黄金甲的写真,恍然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角色,原已是千百年作古游魂的扮演和再现。大可不必百年,痴情依旧吗?会是谁呢?

生命学者说:时间是衡量生命的标尺,生命的价值在于单细胞类推向双细胞的传承;生存体验者说:生命的意义不外乎活过,而生命的唯一价值不外乎活着。奉献和牺牲或掠夺与蚕食,生命本身并无过。信佛者执着前世因即今生果、今生果即来世因,由此和谐:栽的树、种的花、随之而生的草、眼里的血、心里的泪!

豪言境界,羞于言不由衷、惺惺侃言的掩饰和包装,骨子里透彻纸糊的窗户与祖上的谎言。四季更替的温馨,也一样黏糊四季胶着的绞杀。生命与死亡的互动总聚合着分秒间隙,再激昂的高歌势必自会嘶哑。之所以不枉,缘于人性掐住兽性的脖颈,于己于内心、于最起码的良知与尊严,终归于轮回的因果,权作苟活。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