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世界 >> 杂文、随笔 >> 故乡情(李益权)
    
  双击自动滚屏  
故乡情(李益权)

发表日期:2012年5月14日  出处:原创  作者:李益权  本页面已被访问 1884 次

故乡情

作者:李益权



 

长期漂泊在外的游子,闲时静静坐在电脑屏幕前,抚摸着头额被微风吹过留下的横迹。心中存有的是故乡的人,常恋不忘的是故乡的情。在键盘上敲打出来的字是一种情感的释放,当你随着字句慢慢走进自己心灵的故乡时,你会情不自禁地被故乡人所感染。

字是灵魂的独白,读懂了一个人的文字,你便读懂了一个人的心,读懂了一个人的心是一种快乐和欣慰。

岁月流逝,光阴荏苒。当过往的日子成为微风,回首间,这种过往已在灵魂中成为美好的永恒。

漂流他乡的我,常念的是故乡。我的故乡在中国黔西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位于黔西南的立方的位置,我童年生长在这里,外人不知,也不出名,虽是一个偏远的山村,但山清水秀、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四季分明。每到春夏时节,春意盎然,百花盛开。这里的乡情较为浓厚,风情淳朴自然,是一个坐下就不想走,走了又想来的世人不知的胜地德依大寨。

村庄住着几十户人家,三面环山,居住的房屋依山而建,坐北向南,晨照阳光晚披霞,所谓得天独厚之位置。每户人均3亩田地,盛产大米、小麦、玉米和一些其它农作物。每年丰收,吃住不愁,似享天伦之乐。空气质量良好,经有关专家对空气污染和水质检测,质量达标无污染,水质饮用益寿,实属一个宜人居住的好地方。

虽然偏远,地势险要,土地肥沃。几个村庄都共享方圆几千亩的田地,主要盛产大米、小麦及一些农作物。几十代人在这里生活耕耘着几亩田地,一直把这块田地叫德依河坝。河坝中间有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叫德依河。河水浇灌了两岸宽阔的稻田,清粼粼的水,春夏秋冬蜿蜒流淌着,水里倒影着清晰如画的蓝天。碧蓝蓝的天空,孕育着几十代人的健康成长,赋予人们天生的机灵,也熏陶着我幼小纯朴的心灵。

我童年居住的房屋,开门就能遥望远处的风景,当红彤彤的太阳从山的那面冉冉升起,光芒四射,温暖了整个村庄,温暖了我幼小的心灵。

我的故乡富饶,但不富有。在经济迅猛腾飞,物欲纵横的今天,改革开放、大好形势的紧迫感追赶、敲打着,新农村的变化也在不断改变着它的真实面貌。

凡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不管工作何方,都不会忘记故乡的情,依依不舍故乡的人,无法割舍心中对故乡的那份挚爱,尤其我更是如此。因为哪里有我的父老乡亲,有我小时候一起长大,一起割草放牛,河中漂游最好的伙伴。过去的历练,是我最难忘的童年,这童年时段也有我最美好的故事。为了让它时常走进我的梦中,每次回去还要照几张照片,效果虽不是很好,但看到故乡人辛勤耕耘的农田,和家乡人的那张笑脸,绿油油的稻田、麦浪,还有金黄色的油菜花,显现出故乡质朴的乡情,依然保持着家乡浓厚的乡土气息。每当想念家乡的时候,看到这质朴的笑脸和那朦胧的清晨,我的记忆分外清晰,似乎又在重温我童年时期的快乐和生活。如今看到这样的画面,让我触景生情,让我的思绪再一次回到我童年的记忆,使童年的记忆清晰如昨,童年的记忆甜美温馨,它时常伴随我成长的脚步跃入我的视野。尽管时过境迁,岁月依然无法抹去故乡带给我成长的快乐,更不会忘记故乡人带给我的那份情谊。

故乡虽偏僻,但偏僻中有它固有的内在的生态美,它的美是自然的、淳朴的,有山、有水,山水相映,风景诱人。村庄住的几十户人家,吃的是山泉水,住的是木质房。这种山泉水木质房大城市是享受不到的,并且是没有的。水是刚从山的地层中流出来的水,长年不断,冬暖夏凉,纯甜可口,常饮益寿。房是木质结构房,木工的巧技构思,犹如画家的画,值得人们去欣赏,欣赏那超强的技术和不凡的工艺,欣赏是一种文化和艺术,给人们带来的是一种享受,言无不尽,其乐无穷。即便修建的房子时间久了,看上去虽然有些陈旧,但陈旧中有它另一面的特征,这种特征是一种传统的文化。人们也习惯生活于这种传统文化中,从习惯的角度来说,它“风貌独特 适用 舒适”。

那么,大家所饮用的水,取水地名叫小龙潭。

据说:解放前龙大地主家住在这里的时候,用石头把水打围起来筑成水井,井的上面用薄石板盖上,水从井腰中间流出,人们担水的时候,把木桶放在地面上,水直接流进木桶。平时溢出的水在井的下方形成小水潭,村庄家家户户喂养的牛马在这小水潭中吃水。特别是夏季气候炎热的时候,随时都会看到有几头水牛在水中戏水,即使背上都是泥水,那翻来滚去的模样,看上去便是逍遥派的牛群了,自由自在任我游,多快乐哦。

因为水井是龙大地主家承头砌起来的,顾名思义,把小水潭叫小龙潭。这水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及庄稼的成长带来无穷的益处,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要保护好爱护好这里的水源,这水源是来自于大自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尽管时过境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它仍然养育、润泽了德依大寨人……

 

解放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水井周围的石头垮塌了,井中的水位往下降低,基本到了顺着地面而流走的境况,再也没有谁提出过修缮的方案。现在,要是有谁能带头提出方案,汇集力量把井修缮好,该多好啊!算是给村庄办了一件有意义的好事,为现在的人们及子孙后代造福,并让饮水之人留下美好的记忆。

村庄最具代表性,记忆最深的就是龙大地主的四合院房子,此房是上世纪20年代修建的,高2层(有现在4层混凝土楼房高),共有40多间,空间很大,可住600多人,雇人20多个,主人和雇人做的房间位置不同,卧室大小有别。正房左右两边有侧房,正房地基比侧房地基高1.5米左右,正、侧两房上下前面都有走廊,正房前左右各三步石梯进入侧房走廊。正房走廊前中央有8步石梯直接下走到四合院天井(院坝),院坝地面略低于左右侧房地面,地面是用正方形规格大小统一,厚20公分左右的石板钻平铺上而成,面积大约250平方米左右,和现在的地砖(规格600*600)一样,平整美观,只是没有花岗石那么光滑,但比花岗石坚固耐用,只要不是人为的,永远都不会坏,而且使用时间越久,通过摩擦后,表面显得越光滑。上二楼有两道实木做成的步梯,一道是从正房走廊左侧上二楼,另一道是从右侧房走廊(外侧)上二楼,看上去设计巧妙,显得高贵华丽,很有气派。

厨房、包括餐厅都在正房前,厨房地面高于四合天井(院坝)15公分左右,面积大约100平方米左右,与正房遥遥相对。

磨坊所处位置略低于左右侧房,背面紧靠两侧房外侧墙,共有5间,面积达400平方米左右。左面安放磨坊用具,右面是雇人住的卧室,中间有道后门,与厨房相连互通,可跨步进厨房,无关人员是进不去的。磨坊前右侧是粮仓,各种食物分别有仓库,可容千吨食物。磨坊、粮仓前是一块大院坝,可供打谷晒粮所用。

正房左边(隔壁)即四合院外有四间石头砌墙围成的普通瓦房,地基与正房平行。据说:正房本该在这里,基地平整后第二天清早发现此屋基中央有一滩血,请风先生看后,此处正房不适,后平移在现住的地方为正房,以此盖上普通瓦房,专用来喂养牛马猪牲口。房前也是大院坝,地面仍用石板平铺而成。整个基地建筑面积大约10亩,位置独特,建筑外墙用石材精致砌成,每块石材厚度、长短几乎相同,面上大体一致。从远处看外观,有雄伟庄严的气概,近看坚不可克,攻不可破。内是木质机构,楼上地板、楼道扶手、护栏都是实木,质量可靠,到现在一直都在使用。而且护栏、窗户雕刻精细,花纹古典,观赏价值很高,切实是一座怀旧观赏的古建筑。进出院内有两道门,一道从房外进入左侧房内叫正门,一道从右侧房与正房交界处进出叫后门。门宽2、高2.5左右,无铁锁,是用厚8公分左右的实木板制作成两扇用手推拉的木门,在门内墙左右边大概1.2高的石墙上,预安两块突出的石方钻成石洞,关门时把直径大约10公分粗的木棒横穿进左右两个石洞即可。左右两扇门板各留猫眼洞一个,可以观察外面人员往来。进门左右侧钻刻带有花纹的2个石凳紧靠墙体,进出门可坐,闲时可坐,外人可坐,但不占用和影响进出门的空间。整个规划、设计和建筑,根据当时所处环境及条件,是一流的。设计美观、雄伟、漂亮,实在是了不起。没有实力也是建不起来的,规划设计具有超前创意,在当地是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70年代末的小学、初中、校舍,包括公社办公都住这里,我的小学就在这里就读毕业。

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年代,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国家所设立的行政机构“公社”,其办公住宿都在此。当时,这里是附近方圆10多公里的中心地带,开会购物(当时是供给制),大事小事都到这里,人气很旺,烟火不息。

改革开放后,国家行政机构变化,实施撤乡并镇。正因为行政机构变动,公社机构被撤销合并于镇(原来的区政府)。重新成立了乡政府,乡政府办公地点在新选址,乡政府的下属机构“总支”设在这里。加上中学校址另选搬出此楼,随后学校的调整(只有小学,没有初中),因此,这栋楼房住的人员少了,有的地方也改建为卖百货,上下层原建筑有了变动,木地板、走廊及护栏、窗户坏了没有修缮,现在看上去远不如原貌美观了。再后来,按国家政策规定,此楼可以出售,优先考虑原户主“龙”家。所以,由一家没有离开本地的龙家子孙只买了一边侧房,全家搬进了此楼。后来乡总支被撤销,直到今天就只龙家子孙后代一家人住在此房中,楼高屋宽人少,顾及不到啊!

如此,名盛近一个世纪的四合院楼房盖瓦梭滑,有的房间进水,显得有些潮湿,实木地板也出现湿朽,窗户风雨飘打摇摇晃晃,所见这些,竟无人打整,有逐步朽塌之势。加上已改造过的房屋远不如原貌那样让人拜倒。

唉!尽管如此,唯有村里的人气不减当年,不过此楼的建筑风貌更让人恋恋不忘。

有朝一日,谁敢再出售此楼,或者地方政府收回,谁把此楼再重新修缮,让它恢复原有的风貌,把它变成古建筑文化遗产,如此的话,相信会有人拜读它,倾倒它,羡慕它。让漂泊他乡的游子时刻享有它,时刻不忘它是村庄的遗产,是村庄的象征,是村庄的荣誉,这份遗产、象征、荣誉人人可享,时刻不忘。

村庄的偏僻,此楼的衰朽都不会影响游子的归心。特别是依山傍水的风景,浓郁乡情的召唤更吸引着游子。虽然每次回来,感受到从林场到村庄段的道路是那么坑洼不平,有种阻挡前行的视野,心中的纳闷会油然而生,但阻挡不了游子的乡行。

家乡发展缓慢之态,并没有割舍我心中的那份疼爱,没有阻碍我思念家乡的那份恋情,它会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清晨的阳光照在我的家门,让我深深的感受到家的温暖、温馨、挚爱!

虽然离开家乡20多年了,爱家乡的那份情感始中没有改变我对它的挚爱,我爱家乡的山,爱房前房后的果树,山与树木日日夜夜伴随我们成长,日日夜夜和我们遥遥相望,日日夜夜传递我们的心声,日日夜夜聆听星星月亮给它们的童话故事,紧随着岁月的流逝,快乐的心灵凭添更多忧伤的怀念,怀念我孩提时攀上大树摘核桃踩断脚下枝丫从树上摔下来的情景和摘果子的快乐,怀念和伙伴们在大院坝打核桃堡的游戏,怀念和伙伴一同砍柴、割草、放牛马的乐趣。村庄的几棵大樟木树虽然不见了,但是留给我更多的是记忆。

我爱家乡的河流,小时候常去河边,看着河水欢快的流淌。晚上常去河中刹鱼,静静聆听河岸田坝中青蛙的咕呱咕呱声,提起这些真像神话般的故事,在春天悄悄的播种,夏天悄悄的发芽。孩童们在河中喜戏玩耍,在水中打漂石的欢呼声,无时不在脑海中忆起。

2010年春节,我和家人带着孩子开着车回老家与父母及家人团聚,林场到村庄段的路况依然如故,没有变化,坑洼不平,一路颠簸,极为不便。看到村庄背后的山上大搞坡改,由于重车拉石材把路碾压得不堪设想,微型车辆不说跑起来,就慢慢走底盘与地面的摩擦声感到心痛。

年复一年,我们在外的游子也在盼望等待着,盼望改革的春风吹动改革步伐的进程,吹醒家乡面貌焕然一新,早点实现交通畅通无阻,让贸易商品流入家乡,家乡农副产品走向市场,尽快带动家乡经济发展,切实让家乡人的生活上一新台阶,逐步达到小康水平。这是家乡人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是家乡人的欣慰,也让我感到欣慰。

唯有河道变化了,政府出资,把蜿蜒曲折的河道变直了,前几年把落水洞路线改造打穿了,解决了防洪季节农民庄稼收入难的忧虑。夏季充足的雨量、泛滥的洪水不再淹坝子了,带来了谷物保质保量丰收。

但是,由曲变直的河流不但剥脱了现在孩子游泳的乐趣,也失去我孩童抓捕鱼虾的快乐。记忆中的河流,每年夏天,67岁的孩子都跟随那些大哥大姐们到河里游泳。清澈见底的河流,在我的脑海永远是孩童们心智成长的梦境,最让我幼时开心愉快的是,我们可以在这河边天天游泳,戏水,可以在石头下面摸小鱼,可以在浅水里捉小虾,可以抓螃蟹,可以在河岸边堆沙砌碉堡,可以追赶着伙伴,可以和伙伴打水战,打泥沙仗,可以将我们的快乐一同和蓝天分享。

    随着气候环境的变化,每当看到故乡水井坡井水的干枯,它像哭泣的岁月留下的沧桑,像磨砺的生活留下的落痕,我的心里格外的沉重,内心深处总有一种隐隐的疼痛,曾经哗哗啦啦的流水消失的无影无踪,裸露着裂缝的山地没有半点生活气息,细水成河,但不是河,便是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沟。这干枯我常为它惋惜,更为它忧伤,它似乎在我们的眼前倾诉命运对它的不公,如今整个小沟边的柳树不见了,即使微风摇曳着也没有它的的身子,更没有它无力的身姿。

 

200911月份—20104月份,故乡有半年时间没有下过一次雨,天公对人间的不公平,这所有的一切让漂流他乡的人无法接受现实带给故乡人的不幸2011510月份,今年4月份回去仍然不变,唉!改革开放30多年,发展啊!何时才能够发展起来?家乡父老乡亲都在盼望着,等待着。

家乡的人好,山好,水好,空气更好。小时候的玩耍不怕炎热,家乡的自然风貌虽然有些微变,但我一直热爱她,怀念她,惦念她,思念她。因为,那里是我出身的地方,那里有我的亲人,也有我的至爱。每当春节有空,我都可以和家人带着孩子回去过年,与家人团聚,从温我孩提时那贫穷中无忧无虑的美好生活。

    啊!故乡,今日的到来,望一缕轻烟,观两项白鹭,赏三山青翠,润四水雨露,享五分生活,品六味甘苦,得七彩缤纷,走八方闲步,心九霄遨游,愿故乡人今后十分美满幸福!



欢迎光临金三角文学家园

http://www.jsj28.com/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800)

金三角文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陕西汉中   联系人:心雨花溪
备案号:皖ICP备110020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