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骈文集锦 >> 洪亮吉骈文 / 赋帝 整理
    
  双击自动滚屏  
洪亮吉骈文 / 赋帝 整理

发表日期:2012年1月18日  出处:赋帝司马呈祥潘氏 审辑  作者:洪亮吉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53 次

出关与毕侍郎笺[1]

自渡风陵[2],易车而骑,朝发蒲坂[3],夕宿盐池[4],阴云蔽亏,时雨凌厉[5]。自河以东,与关内稍异[6]。土逼若衖,涂危入栈[7]。原林黯惨,疑披谷口之雾[8];衢歌哀怨,恍聆山阴之笛[9]。

日在西隅,始展黄君仲则殡于运城西寺[10],见其遗棺七尺,枕书满箧[11],抚其吟案,则阿你之遗笺尚存[12];披其繐帷,则城东之小史既去[13]。盖相如病肺,经月而难痊[14];昌谷呕心,临终而始悔者也[15]。犹复丹锅狼藉[16],几案纷披[17],手不能书,画之以指。此则杜鹃欲化,犹振哀音[18],鸷鸟将亡,冀留劲羽[19],遗弃一世之务,留连身后之名者也。

伏念明公主则为营薄宦[20],死则为恤衰亲,复发德音[21],欲梓遗集[22]。一士之成,玉成终始[23],闻之者动容,受之者沦髓[24]。冀其游岱之魂[25],感恩而西顾;返洛之旐[26],衔酸而东指[27]。又况龚生竟夭,尚有故人[28];元伯虽亡,不无死友[29]。他日传公风义[30],勉其遗孤,风兹来祀[31],亦盛事也。

今谨上其诗及乐府共四大册。此君平生与亮吉雅故[32],惟持论不同,尝戏谓亮吉曰:“予不幸早死,集经君订定,必乖余之旨趣矣[33]。”省其遗言,为之堕泪。今不敢辄加朱墨[34],皆封送阁下,暨与述庵廉使[35]、东友侍读[36],共删定之。即其所就,已有可传,方乎古人,无愧作者。惟稿草皆其手写,别无副本,梓后尚望付其遗孤,以为手泽耳[37]。亮吉十九日已抵潼关,马上率启,不宣[38]。

注释:
[1]毕侍郎:毕沅,字纕蘅,一字秋帆,自号灵岩山人,江苏镇洋(今太仓)人。乾隆时进士,官至湖广总督。著有《经渊堂诗文集》等。
[2]风陵:地名,又称风陵渡,在今山西永济南河北岸。
[3]蒲坂:古地名,相传是舜的都城。故址在今山西永济城东南。
[4]盐池:今山西永济北部的一个咸水湖。
[5]蔽亏:指日光被阴云掩蔽。凌厉:猛烈貌。
[6]自河以东:黄河以东,指山西。关内:潼关以内,指陕西。
[7]土逼若衖(xiàng 巷):道路两旁黄土逼近像街巷一样。衖,同“巷”。涂危入栈:路途高危如同栈道。涂,同“途”。
[8]原林:原野森林。黯惨:暗淡。披:遮被。谷口:古地名,在今陕西醴泉东北,传说为黄帝升仙处。
[9]衢(qú渠)歌:里巷歌谣。衢,大路。聆:听。山阴之笛:向秀与嵇康友善,嵇康被杀后,向秀经过嵇康山阴旧居,闻“邻人有吹笛者,发声廖亮,追思昔游宴之好,感音而叹”,于是作《思旧赋》。后世用为怀念旧友的典故。
[10]展:省视。黄仲则:黄景仁,字汉镛,又字仲则,生于乾十四年(1794),江苏武进(常州)人少孤贫,聪颖好学,颇有诗名,一生困苦,乾隆四十八年(1783)死去,年仅三十四岁。著有《两当集》。殡所,停放灵柩之处。
[11]箧(qiè 切)小箱子。
[12]阿你:母亲。《广韵》:“楚人呼母曰你”。
[13]披:打开。繐(suì岁) 帷:灵账。繐,细疏布。小史:小吏,指黄仲则。去:逝去。
[14]想如病肺:据《史记》载,司马相如“常有消渴疾。”消渴疾,如粮尿病,古人误以为肺病。
[15]昌谷:唐朝诗人李贺家在福昌(今河南宜阳)之昌谷,因以指李贺。临终而始悔:传说李贺作诗刻苦,其母说,“是儿要呕出心乃已耳”。李贺将死时,“忽昼见一绯衣人,驾赤虬,持一版书召长吉(李贺之字)。长吉下榻叩头,言阿你老且病,贺不愿去。”(见《新唐书•李贺传》、《李长吉小传》)
[16]丹铅:丹砂与铅粉,古人较点书籍用之。狼藉:散乱。
[17]几案纷披:书案上物品杂乱。
[18]杜鹃欲化:据《寰宇记》:蜀王杜宇,号望帝,死后化为杜鹃。这两句是说黄仲则临死时还在整理自己的诗稿。
[19]鸷鸟:猛禽。冀:希望。这两句是说黄仲则临死时希望把自己的优秀诗篇传留后世。
[20]明公:古明对尊贵者的敬称,此指毕沅。为营薄宦:帮助黄仲则捐纳小官。洪亮吉《黄君行状》云:“亮吉游西安,君继至。今陕西巡抚毕公沅奇君才,厚资之。遂以乾隆四十一年上东巡召试二等,在武英殿书签,例得主簿,入资为县丞。”毕沅曾出资帮助黄仲则捐官。
[21]德音:有德者的语官。
[22]欲梓遗集:准备刻板印行黄仲则的遗集。
[23]玉成:成全。
[24]论髓:即沦肌浃髓,比喻感受之深。《朱子全书·论语》:“今须且将此一段反复思量,涣然冰释,怡然顺理,使自会沦仙浃髓。”
[25]游岱之魂:古人迷信,说人死后灵魂归于泰山。郭茂倩《乐府诗集》引《乐府解题》云:“《泰山吟》,言人死精魂归于泰山。”
[26]旐(zhào 照):画龙蛇的旗,此指出丧时的灵旌。
[27]衔酸:含着悲痛。东指:黄仲则故乡在江苏常州,灵柩经洛阳向东远去。
[28]“龚生”二句:《汉书·龚胜传》载,龚胜死,年七十九,“有老父来吊,哭甚哀。既而曰:‘嗟乎!熏以香自烧,膏以明自销;龚生竟夭天年,非吾徒也。”遂趋而出,莫知其谁。夭,亡。
[29]“元伯”二句:《后汉书·范式传》:范式,字世卿,与张劭(字元伯)友善。张劭临死叹曰:“恨不见吾死友。”寻卒。范式忽梦见元伯呼曰:“巨卿!吾以某日死,当以尔时葬,永归黄泉,子未我忘,岂能相及!”式驰往赴之。未及到,丧已发。而柩不肯进。移时,见有素车白马,哭号而来。元伯母曰:“是必范巨卿也。”式因执绋而引,柩于是乃前。
[30]风义:高风厚谊。
[31]风兹来祀:即劝勉后人。风“同讽”,劝。
[32]雅故:老友。
[33]乖:背离。
[34]朱墨:指评选:古人读书时常用朱墨评点,因称评选为朱墨。
[35]暨(jì 即):及。述庵:王昶,字德甫,号述庵。江苏青浦(今属上海市)人。乾隆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著有《春融堂诗文集》、《金石粹编》等。廉使:即按察使,王昶时为陕西按察使。
[36]东友:严长明,字东友,江宁人,乾隆时以诸生献赋行在,召试赐举人,累官内阁侍读。著有《归求草堂诗文集》。
[37]手泽:先人所遗器物或物迹。《礼记·玉藻》:“父没而不能读父之书,手泽存焉耳。”疏:“谓其书有父平生所持手之润泽存在焉,故不忍读也。”
[38]率启:草率地禀告。不宣:不尽,即书不尽意的意思,旧书信的结尾词, 有时用“不备”、“不具”。清王士祯《香祖笔记》:“宋人书问,尊与卑曰不具,以卑上尊曰不备,朋友交驰曰不宣。”

 

与孙季逑书[1]

季逑足下:日来用力何似[2]?亮吉三千里外,每有造述[3],手未握管[4],心县此人[5]。虽才分素定,亦契慕有独至也[6]!

吾辈好尚既符,嗜欲又寡。幼不随搔首弄姿、顾影促步之客[7],以求一时之怜;长实思研精蓄神[8]、忘寝与食,以希一得之获。惟吾年差长[9],忧患频集,坐此不逮足下耳[10]。然犬马之齿[11],三十有四,距强仁之日[12],尚复六年。上亦冀展尺寸之效[13],竭志力以报先人;下庶几垂竹帛之声[14],传姓名以无惭生我[15]。每览子桓之论[16]:“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17]。”及长沙所述[18]:“佚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19]。”感此数语,掩卷而悲,并日而学[20]。又佣力之暇[21],余晷尚富[22],疏野之质[23],本乏知交[24],鸡胶胶则随暗影以披衣[25],烛就跋则携素册以到枕[26]。衣上落虱,多而不嫌;凝尘浮寇,日以积寸。非门外入刺[27],巷侧过车,不知所处在京邑之内,所居界公卿之间也。

夫人之智力有限,今世之士,或县心于贵势[28],或役志于高名[29],在人者款来,在已者已失[30]。又或放情于博奕之趣[31],毕命于花鸟之研[32],劳瘁既同[33],岁月共尽。若此,皆巧者之失也。间常自思,使扬子云移研经之术以媚世[34],未必胜汉廷诸人[35],而坐废深沉之思。韦宏嗣舍著史之长以事棋,未必充吴国上选[36],而并忘渐渍之效[37]。二子者,专其所独至,而弃其所不能,为足妒耳。每以自慰,亦惟敢告足下也。

注释:
[1]孙季逑:孙星衍,字季逑,江苏阳湖人,与洪亮吉同乡,清代著名学者,著有《芳茂山人文集》。
[2]用力:用功。何似:怎么样。
[3]造述:著述。
[4]握管:拿笔。
[5]县:同“悬”,挂念。此人:指孙季逑。
[6]“虽才分”二句:虽然你我才能天分不同,然而意志投合互相羡慕超过了一般人。
[7]搔首弄姿:装模作样卖弄姿态。《后汉书·李固传》:“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顾影促步:边走边回顾自己的影子,自我欣赏。
[8]研精蓄神:聚精会神。
[9]差长:大一些。作者比孙季逑大七岁。
[10]坐此:因为这个缘故。不逮(dài 代):不及。
[11]犬马之齿:指年龄。马以牙齿计算年龄。
[12]强仕:《礼记·曲礼》:“四十日强仕。”
[13]冀:希望。尺寸之效:微薄的力量。
[14]庶几:希望。垂竹帛之声:留名声于史册。竹帛:书写用的竹简、布帛,此指史册。
[15]生我:生我之人,指父母。
[16]子桓:曹丕:字子桓。
[17]“日月”三句:引自曹丕《典论·论文》。与万物迁化:与万物化而为一,即死去。古人谓死为“物化”。
[18]长沙:指晋人陶侃,曾封为长沙郡公。
[19]“佚游”四句:引自《晋书·陶侃传》。佚游荒醉:沉溺游乐,饮酒无度。
[20]并日而学:把两天功课合并为一天学完。
[21]佣力之暇:受雇于人的余暇时间。
[22]余晷(guǐ鬼):空闲的时间。晷,日影,此指时间。
[23]疏野之质:粗野的本性 。
[24]知交:知心朋友。
[25]胶胶:鸡叫声。《诗经·郑风·风雨》:“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26]烛就跋:蜡烛燃烧完了。跋,烛心。《礼记·曲礼》:“烛不见跋。”素册:书卷。
[27]入刺:指来客人。刺,名片。
[28]县心于贵势:心里总想着富贵权势。
[29]役志于高名:志向总奔着高贵名声。
[30]在人者:指富贵名声。在己者:指个人身体精力。此言富贵名声还没有得到,自己就心衰力竭了。
[31]放情:放纵个人情感爱好。博奕:棋类游戏。
[32]毕命:用尽毕生精力。
[33]劳瘁:劳苦。瘁,病。
[34]扬子云:扬雄,字子云,西汉著名哲学家、辞赋家、善为文章,但口吃不能剧谈。
[35]汉廷诸人:汉代朝廷的那些人,指东方朔等善于词令的弄臣。连上句言假如扬子去改变研究经典的本事去投合世俗爱好,未必能赶上汉代朝廷的那些人。
[36]韦宏嗣:韦曜,字宏嗣,三国时吴国史学家,著《吴书》。此言韦宏嗣着放弃写作历史的特长去下棋,未必能成为吴国的头等人才。
[37]渐渍之效:逐渐浸润的作用。

 

游天台山记

天台山者,山水清深,灵奇栖止之所也。其径路泅殊,卉草亦别,霜霰异色,风霜态歧。

山最幽者为琼台。沈埋沧冥,凌厉世宙。金碧之影见层霄之中,云霞之光衣九地之表。山花抽篮,圆叶疑扇;林翼接翠,和声同琴。樵踪蛇纤,升降数十;石脊猱奋,回皇半时。岩果润肺,作朝霞之红;灵泉清心,漾夕涧之绿。双阙峙其前,绝壑振其表。霜同剥藓,偶印来踪。云与昔贤,难停去影。登陟既疲,久坐石室,作华化五禽戏乃返。 

最奇者为石梁。长不计丈,狭仅盈飓。潜蛇窥而甲惊,飞鸟过而魄堕。余斋心既空,往志益奋。青苔十层,去履不啮;飞瀑万仞,来国未眩。遂休神于蓝桥,啸咏于碧涧。飞花积衣,重至盈寸;惊笋碍帽,长皆及寻。至鱼鳖啖其影,而步不移;猿猱摄其神,而坐不返。盖浑浑乎身世两忘焉。 

最高者为华顶。此山本斜侵东溟,高压南峤。乌兔重选,文辉于其巅;鱼龙万千,出没乎其趾。于是山栖谷汲、餐松饵柏之士无不萃焉。结茅以居者至七十二所,类皆委形神于土木,冀寿命于金石者也。灵雨界山,春霰迷谷,余与清凉僧振履欲往。笠飘于上,衣裂于下;隔岁槲叶,横来吓人;径时飓风,险欲飞客。土人云“海雾至重,即上亦无所睹也。”重以松桧拔地,振龙驾之金;尘霾蔽天,现蚊蛟之影。凛然瑟然,半道乃返,距顶尚百步耳。 

最丽者为赤诚。水复注水,云头已穿;山仍戴山,日脚亦碍。途经百盘,望乃飓尺。施丹埤霓之上,焕采乾坤之中。晴日堕而转红,冻雨洗而逾赤。游客十憩,方臻松扁;巢食百飞,乃届石窦。一塔冠斗,双桥冒虹。降尊万树,疑飞仙之饭桃;元官一区,云化人之委蜕。与神澄澈,视听凝一,而游遂止于此矣。 

凡居山者五日,耳疲于听,而鸿蒙之响万劫不停;目倦于观,而倘恍之形六时屡变。手劳于笺记,而腕不欲休;心痒于描摩,而兴不可遏。遂至揭藏经之纸竞写记游。坐团蕉之“僧,愿传诗诀,亦可谓方外之胜游,尘表之奇福矣。 

凡宿清凉寺、方广寺、桐柏宫者各一夕,雨阻国清寺者二夕。所历者,为腾空岭,万年岭,寒风岭,桐柏南峰、北峰,赤诚上寺坡、下寺坡,共得诗三十首。 

时嘉庆十年二月十一日也。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