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骈文集锦 >> 容斋三笔 卷八(有关四六) / 赋帝 整理
    
  双击自动滚屏  
容斋三笔 卷八(有关四六) / 赋帝 整理

发表日期:2012年1月18日  出处:赋帝司马呈祥潘氏 审辑  作者:南宋·洪迈著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49 次

徽宗荐严疏文

    徽宗以绍兴乙卯岁升遐。时忠宣公奉使未反命,滞留冷山,遣使臣沈珍

往燕山,建道场于开泰寺,作功德疏曰:“千岁厌世,莫遂乘云之仙,四海

遏音,同深丧考之戚。况故宫为禾黍,改馆徒馈于秦牢,新庙游衣冠,招魂

漫歌于楚些。虽置河东之赋,莫止江南之哀,遗民失望而痛心,孤臣久絷惟

欧血。伏愿盛德之祀,传百世以弥昌,在天之灵,继三后而不朽。”北人读

之亦堕泪,争相传诵。其后梓宫南还,公已徙燕,率故臣之不忘国恩者,出

迎于城北,搏膺大恸,虏俗最重忠义,不以为罪也。

 

忠宣公谢表

    建炎三年,先忠宣公衔命使北方,以淮甸贼蜂起,除兼淮南、京东等路

抚谕使,俾李成以兵护至南京。公遣书抵成,成方与耿坚围楚州,答书曰:

“汴涸,虹有红巾,非五千骑不可往。军食绝,不克唯命。”公阴遣客说坚,

坚强成敛兵。公行未至泗,谍云:“有迎骑甲而来。”副使龚é惮之,送兵

亦不旨前,遂返旆。即上疏言:“李成以馈饷稽缓,有引众纳命建康之语。

今靳赛、薛庆方横,万一三叛连衡,何以待之?方含垢养晦之时,宜选辩士

谕意,优加抚纳。”疏奏,高宗即遣使抚谕成,给米五万斛。初,公戒所遣

持奏吏,须疏从中出,乃诣政事堂白副封。时方禁直达,忤宰辅意,以托事

滞留为罪,特贬两秩,而许出滁阳路。绍兴十三年使回,始复元官。时已出

知饶州,命予作谢表,直叙其故,曰:“论事见从,犹获稽留之戾。出疆滋

久。屡沾旷荡之恩。始拜明纶,得仍旧秩。伏念臣顷爵乏使,不敢辞难。值

三盗之连衡,阻两淮而荐食,深虞猖獗之患,或起呼吸之间,辄露便宜,冀

加勤恤。虽玺书赐报,乐闻充国之建言,而吏议不容,见谓陈汤之生事。亏

除官簿,绵历岁时,敢自意于来归,遂悉还于所夺。兹盖忘人之过,与天同

功。念臣昔丽于微文,蔽罪本无于他意,故从数赦,俾获自新。”书印既毕,

父兄复共议,秦桧方擅国,见此表语言,未必不怒,乃别草一通引咎曰:“使

指稽留,宜速亏除之戾。圣恩深厚,卒从枚拭之科。仰服矜怜,唯知感戴。

伏念臣早繇乏使,遂俾行成,值巨寇之临冲,欲搏人而肆毒,仗节宜图于报

称,引车何事于逡巡。徐偃出疆,既失受辞之体,申舟假道,初无必死之心。

虽蒙贬秩以小惩,尚许立功而自赎。徒行万里,无补一毫,敢妄冀于隆宽,

乃悉还于旧贯。兹盖忘人之过,抚下以仁。阳为德而阴为刑,未尝私意,赏

有功而赦有罪,皆本好生,坐使孤臣,尽湔宿负”云云。前后奉使,无有不

转官者。先公以朝散郎被命,不沾恩凡十五年,而归仅复所贬,而合磨勘,

五官刑部,皆不引用,秦志也。遂终于此阶。

 

四六名对

    四六骈俪,于文章家为至浅,然上自朝廷命令、诏册,下而缙绅之间笺

书、祝疏,无所不用。则属辞比事,固宜警策精切,使人读之激昂,讽味不

厌,乃为得体。姑摭前辈及近时缀缉工致者十数联,以诒同志。

    王元之《拟李靖平突厥露布》,其叙颉利求降且复谋窜曰:“穽中饿虎,

暂为掉尾之求;= 上饥鹰,终有背人之意。”《蕲州谢上表》曰:“宣室鬼

神之问,敢望生还;茂陵封禅之书,已期身后。”

    范文正公微时,尝冒姓朱,及后归本宗,作启曰:“志在逃秦,入境遂

称于张禄;名非霸越,乘舟偶效于陶朱。”用范雎、范蠡,皆当家故事。

    邓润甫行《贵妃制》曰:“《关雎》之得淑女、无险诐私谒之心;《鸡

鸣》之思贤妃,有警戒相成之道。”

    绍圣中,《百僚请御正殿表》曰:“皇矣上帝,必临下而观四方;大哉

乾元,当统天而始万物。”

    东坡《坤成节疏》曰:“至哉坤元,德既超于载籍;养以天下,福宜冠

于古今。”《慰国哀表》曰:“大哉孔子之仁,该然流涕;至矣显宗之孝,

梦若平生。”《谢赐带马表》曰:“枯赢之质,匪伊垂之而带有余;敛退之

心,非敢后也而马不进。”

    王履道《大燕乐语》曰:“五百里采,五百里卫,外包有截之区;八千

岁春,八千岁秋,上祝无疆之寿。”《除少宰余深制》曰:“盖四方其训,

以无竞维人;必三后协心,而同底于道。”时并蔡京为三相也。《执政以边

功转官词》曰:“惟皇天付予,庶其在此;率宁人有指,敢弗于从。”

    翟公巽行《外国王加恩制》曰:“宗祀明堂,所以教诸侯之孝;大责四

海,不敢遗小国之臣。”知越州日,以擅发常平仓米救荒降官,谢表曰:“敢

效秦人,坐视越人之瘠;既安刘氏,理知晁氏之危。”

    孙仲益试词科日,《代高丽国王谢赐燕乐表》曰:“玉帛万国,干舞已

格于七旬;箫韶九成,肉味遽忘于三月。”又曰:“荡荡乎无能名,虽莫见

宫墙之美;欣欣然有喜色,咸豫闻管龠之音。”自中书舍人知和州,既压境,

见任者拒不纳,以启答郡僚曰:“虽文书衔袖,大人不以为疑;然君命在门,

将军为之不受。”邻郡不发上供钱米,受旨推究,为平亭其事,邻守驰启来

谢,答之曰:“包茅不入,敢加问楚之师;辅车相依,自作全虞之计。”

    汪彦章作《靖康册康王文》曰:“汉家之厄十世,宜光武之中兴;献公

之子九人,惟重耳之尚在。”为中书舍人试潭州,进士何烈卷子内称臣及圣,

问不举觉,坐罢职,谢表曰:“谓子路使门人为臣,虽诚誖理;而徐邈云酒

中有圣,初亦何心?”又曰:“书马者与尾而五,常负谴忧;网禽而去面之

三,永衔生赐。”宋齐愈坐于金虏立诸臣状中,辄书“张邦昌”字,送御史

台,责词曰:“义重于生,虽匹夫不可夺志;士失其守,或一言几于丧邦。”

又曰:“眭孟五行之说,岂所宜言?袁宏九锡之文,兹焉安忍?”责张邦昌

词曰:“虽天夺其衷,坐愚至此;然君异于器,代匮可乎?”知徽州,其乡

郡也,谢启曰:“城郭重来,疑千载去家之鹤;交游半在,或一时同队之鱼。”何抡除秘书少监,未几,以口语出守邓,谢启曰:“云外三山,风引舟

而莫近;海滨八月,槎犯斗以空还。”

    杨政除太尉,汤歧公草制曰:“远览汉京,传杨氏者四世;近稽唐室,

书系表者七人。”谓杨震子秉、秉子赐、赐子彪,四世为太尉。李德裕辞太

尉云:“国朝重惜此官,二百年间才七人。”其用事精确如此。

    蒋子礼拜右相,王诇(xi^ng)贺启曰:“早登黄阁,独见明公之妙年;

今得旧儒,何忧左辖之虚位?”皆用杜诗语“扈圣登黄阁,明公独妙年”,

“左辖频虚位,今年得旧儒”,亦可称。

 

吾家四六

    乾道初年,张魏公以右相都督江淮。议者谓两淮保障不可恃,公亲往视

之。会诏归朝,未至而免相。文惠公当制,其词曰:“棘门如儿戏耳,庸谨

秋防;衮衣以公归兮,庶闻辰告。”所谓儿戏者,指边将也,而读者乃以为

诋魏公。其尾句曰:“《春秋》责备贤者,慨功业之惟艰;天子加礼大臣,

固始终之不替。”所以怅惜之意至矣。《王大宝致仕词》曰:“闵劳以事,

圣王隆待下之仁;归絜其身,君子尽遗荣之美。”大宝有遗泄之疾,或又谓

有所讥,而实不然。罢相后;起帅浙东,谢表曰:“上丞相之印,方事退藏;

怀会稽之章,遽叨进用。”《谢生日诗词启》曰:“五十当贵,适买臣治越

之年;八千为秋,辱庄子大椿之誉。”时正五十岁也。

    绍兴王戌词科《代枢密使谢赐玉带表》,文安公曰:“有璞于此必使琢,

恍惊制作之工;匪伊垂之则有余,允谓便蕃之赐。”主司喜焉,擢为第一。

    乙丑年,《代谢赐御书周易尚书表》,予曰:“八卦之说谓之索,奉以

周旋;百篇之义莫得闻,坦然明白。”尾句曰:“但惊奎璧之辉,从天而下;

莫测龟龙之秘,行地无疆。”亦忝此选。《代福州谢历日表》曰:“神祗祖

考,既安乐于太平;岁月日时,又明章于庶征。”正用《诗凫鹥序》“太平

 之君子,能持盈守成,神祗祖考安乐之也”,《洪范》庶征“岁月日时无易,

百谷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皆上下联文,未尝辄增一字。《渊圣乾龙

节疏》曰:“应天而行,早得尊于《大有》,象日之动,偶蒙难于《明夷》。”

《易·大有》卦“柔得尊位”、“应乎天而时行”,《左传》叔孙豹筮遇《明

夷》,“象日之动,故曰君子于行”,彖辞云“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

亦纯用本文。乾道丁亥《南郊赦文》曰:“皇天后土,监于成命之诗;艺祖

太宗,昭我思文之配。”读者以为壮。后语曰:“天地设位而圣人成能,既

扑缊纷之况;雷雨作解而君子赦过,式流汪??之恩。”此文先三日锁院所作,

冬至日适有雷雪之异,殆成谶云。叶子昂参知政事,为谏议大夫林安宅所击

罢去,林遂副枢密。已而置狱治其言,皆无实,林责居筠,叶召拜左揆。予

草制曰:“既从有北之投,亟下居东之召。有欲为王留者,孰明去就之忠?

无以我公归兮,大慰瞻仪之望。”本意用“公归”之句,指邦人而言也,故

云“瞻仪”。而御史单时疑之,谓人君而称臣为我公,彼盖不详味词理耳。

子昂坐冬雷罢相,予又当制,曰:“调阴阳而遂万物,所嗟论道之非;因灾

异而劾三公,实负应天之愧。”盖因有讽谏也。《嗣濮王加恩制》曰:“天

神明而照知四方,既下临于精意;王孙子而本支百世,兹载锡于蕃厘。”又

曰:“春秋享祀,独冠周家之宗盟;老成典刑,蔚为刘氏之祭酒。”《士衍

制》曰:“克羞馈祀,事其先而万国欢心;肃倡和声,行于郊而百神受职。”

《赐宰臣辞免提举圣政书成转官诏》曰:“为天子父尊之至,永惟传序之恩;

问圣人德何以加,奠越重华之孝。”《赐叶资政辞召命诏》曰:“见??曰消,

顾何伤于日月;得时则驾,宜亟会于风云。”《赐史大观文以新蜀帅改越辞

免诏》曰:“王阳为孝子,敢烦益部之行;庄助留侍中,姑奉会稽之计。”

吴璘在兴元、修塞两县决坏渠为田,奖谕诏曰:“刻石立作三犀牛,重见离

堆之利;复陂谁云两黄鸽,讵烦鸿却之谣。”用老杜《石犀行》云“秦时蜀

太守,刻石立作三犀牛”,及翟方进坏鸿却肢,童谣云“反乎覆,陂当复。

谁云者?两黄鹄”等语也。刘共甫自潭帅除翰林学士,答诏曰:“不见贾生,

兹趣长沙之召;既还陆贽,宜膺内相之除。”《批执政辞经修哲宗宝训转官》

曰:“念叠矩重规,当贤圣之君七作;而立经陈纪,在谟训之文百篇。”哲

庙正为第七主,而《宝训》百卷也。《答蒋丞相辞免》曰:“永惟万事之统,

知非艰而行惟艰;有不二心之臣,帅以正则罔不正。”礼部为宰臣以显仁皇

后小祥请吉服,奏曰:“练而慨然,礼应顺变,期可已矣,惧或过中。”又

曰:“汉中天二百而兴,益隆大业;舜至孝五十而慕,独耀前徽。”时高宗

圣寿五十四也。《辛已亲征诏》曰:“惟天惟祖宗,方共扶于基绪;有民有

社稷,敢自佚于宴安。”又曰:“岁星临于吴分,定成肥水之勋;斗士倍于

晋师,可决韩原之胜。”是时,岁星在楚,故云。檄书曰:“为刘氏左袒,

饱闻思汉之忠;徯汤后东征,必慰戴商之望。”又曰:“侯王宁有种乎?人

皆可致;富贵是所欲也,对不再来。”《紫宸大宴致语》曰:“庙谟先定,

百官修辅而厥后惟明;黼坐端临,五帝神圣而其臣莫及。”《修圣政转官词》

曰:“念五马浮江之后,光启中兴;述六龙御天以来,式时猷训。”又曰:

“荐于天而天是受,永言覆焘之恩;问诸朝而朝不知,讵测形容之妙。”《汪

观文复官词》曰:“作雷雨之解而宥罪,在法当原;如日月之食而及更,于

明何损?”《步帅陈敏制》曰:“亚夫持重,小棘门、霸上之将军;不识将

屯,冠长乐、未央之卫尉。”《吴挺兴州制》曰:“能得士心,吴起固西河

之守;差强人意,广平开东汉之兴。”《起复知金州制》曰:“惟天不吊,

坏万里之长城;有子而贤,作三军之元帅。”《萧鹧巴词》曰:“随会在秦,

晋国起六卿之惧;日碑仕汉,秺侯传七叶之芳。”《姚仲复官制》曰:“李

广数奇,应恨封侯之相;孟明一眚,终酬拜赐之师。”《追封皇第四子邵王

词》曰:“举汉武三王之策,方茂徽章;念周文十子之宗,独留遗恨。”时

已封建三王也。《赵忠简谥制》曰:“见夷吾于江左,共知晋室之何忧;还

德裕于崖州,岂待令狐之复梦?”《王彦赠官词》曰:“申带砺以丹书之誓,

方休甲第之功臣;挂衣冠于神虎之门,竟失戊营之校尉。”《向起赠官词》

曰:“驰至金城郡,方思充国之忠;生入玉门关,竟负班超之望。”《李师

颜赠官制》曰:“青天上蜀道,久严分阃之权;黑水惟梁州,怆失安边之杰。”

《襄帅王宣赠官词》曰:“黄河如带,莫申刘氏之盟;汉水为池,空堕羊公

之泪。”王渝以太常少卿朔祭太庙,忘设象尊、牺尊,降官词曰:“牺象不

设,已废司彝之供;饩羊空存,殊乖告朔之礼。”《潼川神加封词》曰:“驾

飞龙兮灵之斿,具严涣命;驱厉鬼兮山之左,终相此邦。”《青城山蚕丛氏

封侯词》曰:“想青神侯国之封,自今以始;虽白帝公孙之盛,于我何加?”

《阳山龙母词》曰:“居然生子,乘云气以为龙;惟尔有神,时雨肠而利物。”

《魏丞相赠父词》曰:《大名之后必大,非此其身;和戎如乐之和,幸哉有

子。”魏盖以使虏定和议,旋致大用。《赠母词》曰:“藏盟府之国功,不

殊魏绛;成外家之宅相,重见阳元。”《封妻姜氏词》曰:“筮仕于晋曰魏,

方开门户之祥;取妻必齐之姜,孰盛闺闱之美?”《虞丞相赠父词》曰:“活

千人有封,非其身者在其子;德百世必祀,畸于人者侔于天。”又《周仁赠

父词》曰:“有子能贤,高举而集吴地;受予显服,会同而朝汉京。”用东

方朔《非有先生传》“高举远引,来集吴地”,及《两京赋》“春王三朝,

会同汉京”也。《奖谕吴挺诏》曰。“■外制将军,方有成于东乡;舟中皆

敌国,应无虑于西河。”《梁丞相醴泉使兼侍读制》曰:“珍台闲馆,独冠

皋、伊之伦魁;广厦细旃,尚论唐、虞之盛际。”又答诏曰:“一言可以兴

邦,念为臣之不易;三宿而后出昼,勉为王而留行。”《王丞相进玉牒加恩

制》曰:“载籍之传五三,壮太祖、太宗之立极;贤圣之君六七,耀永昭、

永厚之诒谋。”《批以旱得雨请御殿》曰:“念七月之间则旱,咎征已深;

虽三日已往为霖,忧端未贳。”

    余不胜书。唯记从兄在泉幕,淮东使者,其友婿也,发京状荐之。为作

谢启曰:“襟袂相连,夙愧末亲之孤陋;云泥悬望,分无通贵之哀怜。”皆

用杜诗。其下句人人知之,上句乃《赠李十五丈》云:“孤陋吞末亲,等级

敢比肩。人生意气合,相与襟袂连。”此事适著题,而与前《送韦书记》诗

句,偶可整齐用之,故并纪于此。但以传示子孙甥侄而已,不足为外人道也。

唐贤启状

    故书中有《唐贤启状》一册,皆泛泛缄题。其间标为独孤常州及、刘信

州太真、陆中丞长源、吕衡州温者,各数十篇,亦无可传诵。时人以其名士,

故流行至今。独孤有《与第五相公书》云:“垂示《送丘郎中》两诗,词清

兴深,常情所不及。‘阴天闻断雁,夜浦送归人。’酖丽闲远之外,文句窈

窕凄恻,比顷来所示者,才又加等。但吟诵叹咏,大谈于吴中文人耳。”又

云:“昨见《送梁侍御》六韵,清丽妍雅,妙绝今时,掩映风骚,吟讽不足。”

按第五琦乃聚敛之臣,不以文称,而独孤奖重之如此。观表出十字,诚为佳

句,乃知唐人工诗者多,不必专门名家而后可称也。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