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赋学研究 >> 《卜魁城赋》民俗述考
    
  双击自动滚屏  
《卜魁城赋》民俗述考

发表日期:2014年4月9日  出处:《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6期  作者:李军  本页面已被访问 466 次

《卜魁城赋》民俗述考

(西北师范大学文史学院,甘肃农业大学人文学院 兰州  730070

 

[摘要]蒙古和宁《西藏赋》、吉林英和《卜魁城赋》、大兴徐松《新疆赋》,以其鲜明的边疆民族与民俗特色而在光绪九年1883由元尚居汇刻为《西藏等三边赋》。论文就其中《卜魁城赋》所涉及的民俗,进行了较为详细论述考,如居住与出行、生产民俗、民风民俗、商贸民俗等方面,对我们了解和研究清代黑龙江的民俗,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三边赋》;《卜魁城赋》;民俗

 

Narrate and Textual criticism on Folk custom of  Prose-Poem of Bukui

Li JunLiu Yan-qin

(College of Literature and History of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College of Humanites  Gansu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Lanzhou  730070)

 

Abstract: Prose-Poem of Tibet of Mongolia Hening, Prose-Poem of Bukui of Jilin Yinghe and Prose-Poem of Xinjiang of Daxing Xusong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Qing Dynasty in period of Emperor QianJiaDao, the occasion of the frontier and region, with its distinctive regional features a masterpiece and the frontier in Guangxu nine years (1883) by YuanShangJu the moment" Tibet Trilateral Prose- Poem ". Paper on which" Prose-Poem of Bukui " involved in the Heilongjiang folk, undertook relatively detailed examination, such as houses and journey, production, folkway, commerce, and so on,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and research in Heilongjiang in the Qing Dynasty folk, has an important reference value.

Key words: Trilateral Prose- Poem; Prose-Poem of Bukui; folk custom

 

 

蒙古和宁的《西藏赋》、吉林英和的《卜魁城赋》、大兴徐松的《新疆赋》,以其独具魅力的边疆民族与民俗特色而为人所注目,在光绪癸未(即光绪九年,1883)由王秉恩元尚居合斠汇刊为《西藏等三边赋》[1]《三边赋》所涉及的“三边”,分别为西藏、黑龙江、新疆。这些边疆地区,向来就以迥异于内地的各种民族及其独特的民俗而著称。

《卜魁城赋》的作者英和(17711840),满洲正白旗人,姓索绰络氏,字树琴,号煦斋,是乾、嘉、道三朝名臣。先世居吉林,其高祖于清初随军入京。从道光元年(1821)起,英和受命在遵化东陵宝华峪为孝穆皇后监修陵寝。八年(1828)九月,发现地宫浸水,道光震怒,连发十余道谕旨,谴责在事诸臣。英和始终其事,责尤重,夺职,籍没其家。等到审讯时,道光盛怒未息,欲大辟之。幸太后以“不欲以家事诛大臣”为由力救,道光才将英和“解发黑龙江充当苦差,其子奎照、奎耀也随侍前往黑龙江。英和接旨后旋即赴戍卜魁(今黑龙江齐齐哈尔),于道光九年(1829)作《卜魁城赋》。十一年(1831年),释回,复子孙官职。二十年(1840),病卒,赠三品卿衔[2]

英和通达政体,遇事有为。同时,又屡掌文衡,爱才好士,于嘉庆十年、十五年及道光二年三次任顺天会试总裁,提拔了叶绍本、穆彰阿、姚元之、徐松、彭邦畴、祁寯藻、程恩泽等大批士人。其著述,有《左传读本》、《制艺》、《石氏受姓源流纪略》、《恩福堂年谱》、《卜魁纪略》(取《卜魁城赋》自注而成)等。其文学创作,除《卜魁城赋》外,还有《恩福堂笔记》、《恩福堂诗集》、《恩福堂集》、《卜魁集》、《庚扬集》等。

《卜魁城赋》规模宏大,兼容并包,极尽铺排夸张之能事。单从篇幅看,可谓煌煌巨制,自序163字,正文2341字、正文自注6133字,徐松跋文195字,凡8832字。《卜魁城赋》既是赋作精品,也可以视作压缩了的方志、国志来读,马积高先生认为,此类边疆舆地赋“渐将让读者了解某地的山川、物产、风俗作为一个重要的目的”,并说:英和的《卜魁城赋》、和宁的《西藏赋》、徐松的《新疆赋》写边邑山川风物,尤可开拓人们的眼界。”[3]英和因流放卜魁,对其山川道里、风土民情非常熟悉,在《卜魁城赋》中,以正文加自注的形式,对卜魁独特的民俗进行了详细叙述,为我们今天研究清代时期黑龙江的民俗,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

卜魁,即今黑龙江齐齐哈尔。名为卜魁,而其所涉及的民俗,实际上囊括了整个黑龙江地区,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居住与出行民俗。包括卜魁在内的黑龙江省,冬天气候极度严寒,这一因素直接影响着这一区域的居住民俗形态。这里居住民俗的演变,是经历了穿地为穴的穴居,到半穴居居,而后才使居所完全建于地面,这一漫长的过程是在长期的实践中发展的[4]。《卜魁城赋》对清代时期黑龙江的民居及其习俗,结合当地气候条件,进行了细致描述:

    其气候也,暖薄寒重,少雨多风。夏至之昼,驻景高舂。秋霜肃沃,春露□□。夏雷间作,雨雹相从。凛凛冽冽,可畏三冬。阴则积素盈尺,晴亦舞霰长空。冻合地而缝裂,雾罩树而林封。屋藉草以覆顶,虞焚轮之掀冲;窗涂油而护纸,虑惊砂之击撞。炕周三面,爨袅檐筒。煨马矢以寒却,烧败叶而烟□。手在袖而指堕,口嘘气而冰重。居则拉核之是蔽,出则爬犁之能通。洵苦寒之所届,为冱阴之所锺。

卜魁的气候,突出地体现在冬天的严寒,正因如此,其居住的房屋,颇具地域特色。从赋作看,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1、房屋的顶上通常有苫房草,藉此保暖,即赋作所云“屋藉草以覆顶”。关于这一点,清代文献中屡见不鲜,尤其频繁出现在一些被流放东北的文人的诗文、杂著中。如吴振臣《宁古塔纪略》:“俱用草盖,草名盖房草,极长细。”杨宾《柳边纪略》:“屋皆东南而立,破木为栅,覆以薄草,厚二尺许。”《卜魁城赋》中,还提及当地房屋的另一特点,就是屋顶还要压上大木,防止苫房草被大风掀翻,即“虞焚轮之掀冲”,并在自注中云:“地多风,屋宇藉草压以大木,然往往尚为掀拔。”关于这一点,清人著述中也常见,如《柳边纪略》:“草根当檐,绹大索牵其上,更压以木。”

    2、以油纸糊窗,抗霜雪侵蚀,即赋作所云:“窗涂油而护纸,虑惊砂之击撞。”并自注云:“冬日,窗积霜雪,融则纸脱,故涂以油,取其耐久。”这种用来糊窗的油纸,叫做高丽纸,《柳边纪略》对此也有描述:“西、南窗皆如炕大,糊高丽纸,寒闭暑开。”可以看出,房屋的窗户很大,适宜采光,而糊以油纸,又能御寒。窗户的方位,一般开在西、南两面,《宁古塔纪略》也对此进行了描述:“有南窗、西窗,门在南窗之旁,窗户俱从外闭,恐夜间虎来撞进。”

3、火炕与火墙,是黑龙江乃至东北地区房屋最具特色的构成部分和居住习俗。关于火坑,赋作云:“炕周三面,爨袅檐筒。煨马矢以寒却,烧败叶而烟□”并自注云:“屋内炕皆三面,或煨牛马粪,或烧草木枝叶御寒。外彻砖为筒,以出烟气,清语呼兰是也。”关于火墙,赋作云:“居则拉核之是蔽。”并自注云:“《龙沙纪略》:‘拉核,墙核,犹言骨也。木为骨,而拉泥以成,故名。立木如柱五尺,为间层,施横木,相去尺许,以□草络泥挂而排之,岁加涂焉,厚尺许者,坚甚于甃。一曰挂泥壁。’”可以看出,《卜魁城赋》对火坑与火墙的描述极为精练而清晰,为我们了解清代黑龙江民居保存了可贵资料。火坑与火墙,从考古资料得知,其发明距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了,到了金代,渐趋成熟,《大金国志》载女真“穿土为床,温火其下,而寝食起居其上。”可见,女真人房屋居住民俗很有地域特点,是火坑奇妙地防御了东北冬季的酷寒。清代,这方面的记载也很多,《宁古塔纪略》有详细描述:“有白泥泥墙,极滑可观。墙厚几尺,然经间寒气侵入,视之如霜。屋内南、西、北接绕三炕,炕上用芦席,席上铺大红毡。炕阔六尺,每一面长二丈五六尺。夜,则横卧炕上,必并头而卧。……靠东壁,间小板壁隔断,有南北二炕。有南窗,即为內房矣,无椅凳,有炕桌,俱盘膝坐。客来,俱坐南炕。”《柳边纪略》亦云:“土炕南一尺五寸,周南、西、北三面,空其东。就南北炕头做灶,上下男女各据炕一面。夜卧,南为尊,西次之,北为卑。晓起,则叠被褥,置一隅,覆以毡或青布。”

《卜魁城赋》在叙述居住民俗后,提及了当地典型的冬季重要交通工具雪爬犁。赋作云:“出则爬犁之能通。”并自注云:“爬犁,清语法喇也。制如凌床,屈木驾马,行冰雪上,疾若飞鸟。”这里的“清语”即满语,描述的是马拉雪爬犁。据《元一统志》卷二载,“若驰驿,更换马匹,冰雪之地可以日行三四百里。”当然,还可以牛、骡拉。这是北方地区用来运载木材,“施毡幄及狗鹿皮围”载客的普遍便捷的交通工具[5]。当然,最普遍的还是狗拉雪爬犁:“狗车,以木为之,其制轻简,形如船,长一丈,阔二尺许,以数狗拽之。”[6]这就是人们非常熟悉的“狗拉雪橇”,尤以被称为“使犬部”的赫哲族擅用。清代东北的雪爬犁,各族、各地的形制略有差异,但均“以木为之,犁而有架,车而无轮,辕长而软。”[7]

   二、生产民俗。在黑龙江省,数千年以来,林业、农业、牧业、渔业四种经济形态并存,同步发展。《卜魁城赋》正是从这四个方面,分别对其生产习俗,用大篇幅浓墨重彩地展开铺叙,逐一详细地加以介绍,尤其是强化、突出其物产的丰富。首先是林业:

是以气凝而坚,在物必贞。松有五针之茁,草有三棱之萌。酱瓣□之若絮,桃花水之疑饧。栎房斗细,柞火枝明。种榆作塞,编柳成营。又或百卉罗生,迷原被泽。野花兰名,药苗堪摘。羊草晨肥,兔丝秋碧。更有章茅、水葱,蓄葶苈。富财用于编氓,渺百里之芦荻。以及玫瑰绕砌,芍药缘坡。凤仙绰约,鸡冠婆娑。牵牛露,翠雀风过。龙爪猜详,鬼脸惊诃。识芙蓉之有种,辨日奇以无讹。寒非腊而紫缀,冷异秋而红多。他若丁香结复,茉莉颜酡。金钱蕊覆,金盏星罗。当盛夏而畅遂,美长春之猗傩。灌园抱瓮,行菜扶筇。蔓菁、莱菔,菠、蒜葱。马齿□,猪牙□。五茄味逾酥酪,柳蒿根异唐蒙。金针的烁,木耳蓊茸。荽薄采,薯蓣是□。香菹绿,苦荬汁浓。独夸阑之异品,岂鸡足之能同!移彼高丽之菊,杂以俄罗之菘。麦铃铛而常缀,谷老而堪

黑龙江森林茂密,野生物、植物资源丰富,林业历史悠久,形成了特殊的林业生产习俗,主要是采集和狩猎。关于采集,《卜魁城赋》罗列大量的产品,令人眼花缭乱。自注中,提到当时广为流传的关东谚语:“辽东三件宝,貂鼠、人参、乌拉草。”此外,黑龙江山多林密,资源丰富,清代时期,黑龙江人民利用丰富的林业资源,为生活提供了莫大的方便和帮助,形成了浓厚的林业采集习俗。比如,赋作提到“桃花水之凝饧”,自注云:“桃花水,草本。状若杨梅而无核,色红味甘,质轻脆。五六月间,地皆是,争采食之,又名花水。……花水,出爱珲,色赤。望之如豆,入口成液。离枝十余日,化为水,以蜜收为膏充贡。”可见,在清代人们就有采食桃花水的习俗,而且加工成蜜膏,作为贡品。再如“栎房斗细”,自注云:“栎子房,生名为橡斗,今谓之橡。可以染衣,土人只取供柴耳。”可知,清代人们还对栎子房进行采集和加工,用作染衣的染料,还可当作柴火使用。又如“柞火枝明”,自注云:“柞,亦名子木。取枯心以引石火,谓之木火茸。”人们就地取材,将柞用以钻木取火,称作火茸。又如,“更有章茅、水葱”,自注云:“章茅,可苫屋;水葱,生水中,如葱而长。又名翠管,可为席。”可见,清代黑龙江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就连房屋的建筑材料、室内的陈设,很多都是以林业产品为原料而采集加工的。此外,自注中还有众多其他采集习俗,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关于狩猎习俗,《卜魁城赋》也是用了大量篇幅进行集中描写和渲染:

防淫于逸,警怠与顽。秋风马健,夜月弓弯。七札矢贯,百步杨穿。期示乎三五,技贵乎熟娴。惰则示惩,勤则赐锾。值春秋之暇日,乃有事于平原。于是戒储备、裹糇粮,度丛樾、陟崇冈,槛熊罴、辚豺狼,海豹、博惊,铤野豕、足黄羊。堪达汉之坚厚,亲达罕之青苍。獭儿灰鼠,宜冠宜裳。惟丰貂之最贵,实种人之输将。竞嗾犬以先导,继集丁而比长。攀崇山之嶻嶫,入林莽以潜藏。办差等以翦帛,作贡赋以倾囊。腾欢声之踊跃,稽勤惰而周详。禽则铜觜缩脖,黄鹌青□。寒鸦结阵,灵鹊巢阳。沙鸡在林,秃在梁。红牙纷泊,天鹅翱翔。青健则海东扑雪,红飞而千里惊霜。乃驰斑驳、骋骊黄。星流爝火,电掣金。奔者褫魄,窜者走僵。没羽蔽野,触丝相望。载以后车,其乐未央。

这里,给我们展示了一幅鲜明的富有东北地域和民族特色的狩猎图。可以看出,打猎是当地人们非常重视的事情,要在之前进行动员和教育:“防淫于逸,警怠与顽。”狩猎的习俗,包括季节的选择、马匹的强壮、夜间的突袭、技术的娴熟等等方面。另外,还要带足储备、糇粮,便于持久战。猎物丰收,还要庆祝欢呼。而名目繁多的各种禽兽,尤其是珍异者,常作为贡品。最著名的是貂,赋作用相当篇幅详细介绍猎貂的民族如奇勒尔、赫哲人、费雅喀人、库叶人、鄂伦春人,而布特哈人最着,世代以捕貂为业。接着,介绍捕貂的方法,自注云:“捕貂以犬,非犬则不得貂。犬前驱,停,嗅深草间,即貂穴也。伏伺擒之,或惊窜树末,则人、犬皆息,以待其下,纳于囊,徐俟其死。”另外,还介绍了貂的种类和品级以及捕貂人对朝廷的进贡情况。

其次是农业:

喜蜀黍之多稼,又戎之恒充。艺高梁而滋长,获稗而年丰。屑荞面之如雪,宜煮食而为。辨乌桓之青,治□田而有终。烟为负贩之利,麻资纺绩之工。变瘠土为沃壤,因敦劝于三农。复有李氏种瓜,亩计横纵。粲老羌与西壶,为日饫之常供。李二尺兮林麓,菱六棱兮涧中。实垒垒而可撷,芟刺手之榛丛。

黑龙江地区大约在新石器时代,原始农业已经出现,农业始终是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形态。到了清初,满族从黑龙江区域走出,入主中原,致使大片土地荒芜。清代统治者把东北三省视为“龙兴之地”,初期就实行封禁政策,不允许关内汉族来此开发耕种,《大清会典》卷158对此有明确记载。到了乾隆年间,为解决京师部分旗人生计,才决定移旗就垦于黑龙江,于是出现了兵屯、旗屯开垦,以及族地开垦、流民开垦等多种形式,即《卜魁城赋》所云“变瘠土为沃壤,因敦劝于三农。”但是在整个18世纪,清政府日益举棋不定,时而封锁移民,时而对汉人渗入柳条边佯作不知[8]。赋作介绍了清代当时黑龙江农产品的众多、农业的兴盛,如单是豆类作物,就品种繁多,自注云:“豆有黑、黄、赤、小之分,复有芸、蚕、碗、扁之别。”瓜果也是品种丰富,自注云:“王瓜、西瓜、甜瓜、倭瓜之属,皆可种植。”并根据《全辽备考》记载,说明往时瓜类并不多,清代始渐多,这就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瓜类引进和栽培历史的资料。再如,自注云卜魁即齐齐哈尔一带土地贫瘠,往日农作物如谷类不多,而清代才“诸谷皆生矣”,并且将高粱、荞麦作为主食,而荞麦更是当时黑龙江所独有的农作物:“产荞麦,甘香如雪,宜糕,中土所未得有。”这些,同样也是重要的农作物历史资料。更独特的的农作物,还有“谷老枪而堪砻”,自注云:“老枪谷,茎叶如鸡冠,高丈许。实如栟榈子,深赤色。取粒作粥,香美。”又云:“夏秋间,以穄米未脱者礲而炊之,香软可食。冬,则生砻,香稍灭。”赋作还介绍了当地蒙古族重要的农耕习俗,那就是非常注重土地的轮作和播种时机的选择:“蒙古耕种,岁易其地。待雨乃播,不雨则终不破土。”这是非常典型的农耕习俗。

再次是渔业:

率兹众庶,复次水畔。挺叉千张,集网两岸。鲦、鲴、,鳙、鳜、鳟、。夏鲤冬,鲫惟良产。诧比目之乖分,见重唇之游衍。弃勾星之形恶,欣遮鲈之入馔。鱼鳖纷聚,目凌乱。水沸澜翻,霞飞绮散。大者钩牵,细或柳贯。知入山之皆足,岂临流而空叹!

在黑龙江,最具有渔猎民俗鲜明特征的是赫哲族,自古以来,就繁衍在三江流域,是北方唯一的渔猎民族。他们在长期的渔猎生产中,积累了丰富的捕鱼经验,视季节的不同、鱼类习性的差异,采取不同的方法进行捕获[9]。遗憾的是,《卜魁城赋》对此叙述无几,只是提到了柳炙鱼的制作方法及当时进贡朝廷祭祀之用的习俗:“柳炙鱼,圆身、细鳞,出太子河者尢美。今,有司贯以柳炙之,以供祀典。”赋作的大部分,用来描述鱼类的繁多,以展现清代黑龙江渔业的发达,如鲦、鲴、鮠、鳠、鳙、鳜、鳟、鰋、鲤、鯾、鲫、比目鱼、重唇鲫、勾星鱼、遮鲈鱼、牛鱼、柳炙鱼、及鳖、虾,这部分也是借助“挺叉千张,集网两岸”的渔猎活动而展示出来。

最后是牧业:

所畜维何?首重乎马。逐电追风,骝骆丹赭。经莫能殚述,笔莫能传写。大宛不得而过之,渥洼亦非所伦也。头白之豕在,盖青之犬在野。策蹇卫以引重,跨明驼以游冶。比邻则鹅鸭声喧,日夕则牛羊来下。乐孳畜之蕃庶,以同符乎中夏。

黑龙江区域多山林、多牧场,牧业生产兴旺,畜牧品种繁多,尤其是东北各民族“首重乎马”,《卜魁城赋》赞叹道:“经莫能殚述,笔莫能传写。大宛不得而过之,渥洼亦非所伦也。”此外,诸如豕、犬、驴,以及家禽如鹅、鸭,还有家畜如牛、羊。凡此种种,赋作用了“乐孳畜之蕃庶,以同符乎中夏”加以大力赞叹。牧业习俗,赋作介绍了“使犬部”之一的盖青部,向清朝贡奉貂皮的习俗,还有蒙古族乘驼来卜魁交易的习俗,以及清代时期在卜魁设立官方马、牛、羊厂的情况,每年要清栏,还用以犒赏三城军卒。

三、民风民俗。

是其为俗也,湻湻闷闷,狉狉獉獉。无繁华之尚,匪玩好之珍。挽强习射,明义讲信。演连环而教战,工弄湖于临渊。操弧矢之旧俗,勤树艺于新田。通菽粟如水火,敦友助于乡邻。曾不趋未以忘本,似唐魏之遗民。苟圣教之未明,负朴动之质性。乃设学于三城,进童蒙而就正。亦管亦弦,是观是听。如塞开茅,如磨镜。端揖让于步趋,泯矫悍于争竞。砥砺其廉隅,坊表其言行。喜士气之蒸蒸,率同声而相应。有贤才之辈出,斯得人而交庆。

可以看出,卜魁城一带的民风民俗,也是与中原一带异中有同,独具特色的是“无繁华之尚,匪玩好之珍。挽强习射,明义讲信。”并且有渡船送往行人,还经常兵农一体进行操练,即平时务农,战时出征。由于地处边陲,所以有很多官屯,当地老百姓还租种公田,按丁纳粮。当然,卜魁城一带由于清代的大量移民,尤其是汉族人口的大量涌入,使得当地的风俗很大程度上带有中原一带的烙印,如敦友睦邻、人习礼仪、重视人才、倡导教育等,赋作称赞卜魁城一带的民风民俗是“湻湻闷闷,狉狉獉獉”。

四、商贸民俗。

若其大辟市廛,时届五月。贡貂少余,各辏方物。商贾咸集,旗民毕达。蚁聚蜂屯,车膏马秣。褰帐连云,编茅荫。携累重以偕行,听子女之欢萃。通有无以懋迁,储经岁之生计。羡户籍之益繁,增倍蓰而犹未。奄十屯之广袤,为东北之都会。

由于卜魁城地处边陲,所以赋作重点描述当地的边贸盛况。交换的物品,名目繁多,如土物(东珠、松子、蜂蜜、鱼类),异产(木变石、桃皮木),还有来牟(即小麦),还有鹰、海东青、貂皮等等。这里的边贸热闹非凡,盛况空前,赋作一再赞叹:“商贾咸集,旗民必达”、“携重累以偕行,听子女之欢萃”、“奄十屯之广袤,为东北之都会”。

值得注意的是,在《卜魁城赋》中,先后征引大量同时代学者的著作,充分吸收当时最新的研究成果,如齐召南《水道提纲》、林佶《全辽备考》、方式济《龙沙纪略》,杨宾的《柳边纪略》,还有官方的《大清一统志》、《大清会典》、《皇朝通考》等等,使得赋作也具有了重要的民俗学文献价值。有关黑龙江诸种民俗事象的记载,清以前没有专集,而自清以来,则大量涌现,诸如被称为“龙江三纪”的《柳边纪略》、《宁古塔纪略》、《龙江纪略》。清末,又有西清的《黑龙江外纪》、徐宗亮的《黑龙江述略》、林传甲的《黑龙江乡土志》等等,都对清代黑龙江的民俗,起到了重要的记载和传承作用。

 

 

 

[注释]

[1]共两册,其中《西藏赋》与《卜魁城赋》合为一册,《新疆赋》独成一册,汇刊的截至时间,最早当为光绪九年(1883)。一般,将此版本称作“元尚居本”。

[2]赵尔巽等《清史稿》,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1128211283页。

[3]马积高《赋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644页。又,马积高《历代辞赋研究史料概述》,北京:中华书局,2001年,152页。

[4]宋德胤《中国民俗大系·黑龙江民俗》,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63页。本文征引之处繁多,恕不一一注明。

[5]李治亭《东北通史》,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561页。

[6]《元一统志》卷二。

[7]清·杨宾《柳边纪略》卷四。

[8][]费正清《剑桥中国晚清史》上卷,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39页。

[9]杨圣敏《中国民族志》,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8年,102页。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