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赋学研究 >> 《新疆赋》民俗述考
    
  双击自动滚屏  
《新疆赋》民俗述考

发表日期:2014年4月9日  出处:《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4期》  作者:李军  本页面已被访问 700 次

《新疆赋》民俗述考

(西北师范大学文史学院,甘肃农业大学人文学院, 兰州  730070

 

[摘要]蒙古和宁《西藏赋》、吉林英和《卜魁城赋》、大兴徐松《新疆赋》,以其鲜明的边疆民族与民俗特色而在光绪九年1883由元尚居汇刻为《西藏等三边赋》。论文就其中《新疆赋》所涉及的新疆民俗,进行了较为详细论述考,如民居、园艺业、物产、商贸、岁时节日、礼乐教化等方面,对我们了解和研究清代新疆的民俗,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三边赋》;《新疆赋》;民俗

 

Narrate and Textual criticism on Folk custom of Xinjiang Fu

Li Jun

(College of Humanites  Gansu Agricultural University,College of Literature and History of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Lanzhou  730070)

 

Abstract: Xizang Fu of Mongolia Hening,Bukuicheng Fu of Jilin Yinghe and Xinjiang Fu of Daxing Xusong , with their distinct minority and folk characteristics in Guangxu nine years (1883) by Yuanshangju as" Tibet three frontier fu". Paper on which" Xinjiang Fu" involved in the Xinjiang folk, undertook relatively detailed examination, such as houses, horticulture, property, commerce, festivals, music education and so on,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and research in Xinjiang in the Qing Dynasty folk, has an important reference value.

Key words: the three frontier Fu; Xinjiang Fu; Folk custom

 

蒙古和宁的《西藏赋》、吉林英和的《卜魁城赋》、大兴徐松的《新疆赋》,以其独具魅力的边疆民族与民俗特色而为人所注目,在光绪癸未(即光绪九年,1883)由王秉恩元尚居合斠汇刊为《西藏等三边赋》[1]《三边赋》所涉及的“三边”,分别为西藏、黑龙江、新疆。这些边疆地区,向来就以迥异于内地的各种民族及其独特的民俗而著称。

《新疆赋》的作者,是清代嘉道之际的著名学者徐松17811848,字星伯,号孟品,原籍浙江上虞,后随父入顺天大兴(今北京市大兴区)籍。徐松于嘉庆十年1805)二十五岁时中进士,殿试为二甲一名[2],朝考一等二名[3],后授编修,入直南书房。嘉庆十五年(1810),任湖南学政[4]。但由于年轻气盛、品行不端及官场的复杂,嘉庆十七年(1812),三十二岁的徐松为御史赵慎畛所纠,遣戍伊犁[5]。年底,徐松抵达伊犁戍馆[6]。时任伊犁将军松筠,委托徐松在汪廷楷、祁韵士纂修的《伊犁总统事略》基础上,对其进行重修。于是,徐松携开方图、置指南针,周历新疆南北二路,驱驰万余里,详加考订。嘉庆二十一年(1816),返回伊犁后,徐松在戍馆“老芙蓉庵”撰成《新疆赋》初稿,并请当时流放伊犁的万载孙馨祖作序。嘉庆二十四年(1819),徐松遣戍期满,蒙恩释放回籍,并在二十五年(1820)归到京师。

徐松的《新疆赋》,与其《西域水道记》、《汉书西域传补注》等一起,向来以“大兴徐氏三种”、“西域三种”等名义而广为流传。徐松回到京师后,以其“西域三种”而吸引了大批西北史地学的爱好者,形成了以他为中心的西北学人群,盛极一时。据说,徐松“自塞外归,文名益盛。其时,海内通人游都下者,莫不相见恨晚。每与泰兴陈潮、乌程沈垚、平定张穆辈享羊炊饼,置酒大嚼,剧谈西北边外地理以为笑乐,若忘当日身在患难中者。”[7]

《新疆赋》等“西域三种”之所以引起京师学人群浓厚的兴趣,除了所描述的地处西北边陲的新疆地区殊异于边內的地理环境、自然风光外,其独特的边疆民俗,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由于徐松被遣戍伊犁前后长达八年之久,又亲自遍历南、北疆,实地考察新疆的山川道里、民风民俗,在《新疆赋》中,采取正文加自注的方式,详细介绍了新疆南、北的民俗,徐松的好友张穆就曾说:“审形势、述沿革、纪勋伐,悉征其物产、民风,援古证今,有若指掌。”[8]《新疆赋》一类的边疆舆地赋,“征实”性大大增强,几可作压缩的方志来读[9]。所以,作为文学作品的《新疆赋》,同时又融入了斑斓多彩、丰富生动的民俗的客观描写,对我们研究清代新疆的民俗,提供了丰富而珍贵的资料,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新疆历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从秦汉时期起,北疆的少数民族就有塞种、乌孙、匈奴等,南疆城邦诸国以维吾尔族为主,还有其他名目繁多的民族。这些众多的少数民族,形成了源远流长、多姿多彩的各种民俗,并且相互影响、相互吸收。清代,新疆天山南北重新统一,随着戍边、屯田、经商等活动的展开,除了维吾尔族,还有汉、满、回、锡伯、达斡尔、蒙古等族军民乃至中亚、俄罗斯境内的乌孜别克、塔塔尔、俄罗斯人,也纷纷来到新疆并定居,形成了今天新疆民族构成和分布的基本格局,各民族之间交往频繁,大融合、大发展,新疆的民俗也因此愈加丰富多彩。

《新疆赋》分《新疆南路赋》、《新疆北路赋》两大部分。

《新疆南路赋》所描述的民俗,主要是南疆的回俗[10],即维吾尔族民俗,突出其农业经济的特色。

首先,是维吾尔族的民居习俗。《新疆赋》描写到:

尔其居艽处,桑枢柳樊。瓜庐凿,曲突当门。

这里,菆为席子,艽为草垫,说明清代维吾尔普通民居中,保持着一种较为雄厚、粗旷的简单形式。他们就地取材,以桑、柳做房屋门窗的建筑材料,当然,也可取材南疆常见的白杨、胡桐等木材,如《西域闻见录》云:“回屋聚土为墙垒,厚三四尺,以白杨、胡桐之木,横布其上,施苇敷泥。”[11]而最独特之处在于天窗、柴灶,天窗能够采纳充足的光亮,柴灶位于当门有利于烟火的及时外散。这种民居,通常是平顶屋,可在南疆干燥少雨的自然环境之下居住多年而不坏。由于南疆的干燥少雨、周边多沙漠的环境,为了给来往行人提供方便,所以每隔一定距离,都要设置供行人歇息的驿站,维语称作“博斯腾”,如点点绿丛,点缀在驿路之上,构成了南疆一道独特的亮丽的风景线。又因新疆素有“瓜果之乡”的美誉,所以住宅的庭院往往与果园连在一起,周围是自家的农田,有着浓郁的田园风光,这是历史延续下来的适应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自然村庄[12]对此,《新疆赋》也有描写:

亭倚长杨之树,家临沙枣之园。

《新疆赋》的自注,对“博斯腾”解释云:

回疆驿路,每间数十里,则树白杨一丛,引水环之,为行人憩息之所,如内地之茶亭。其名曰博斯腾。

又对南疆果园中最常见沙枣树解释到:

回疆多沙枣树,四月作白花,结实如小豆。

其次,紧密围绕维吾尔族民居与果园的密切关系,集中描述南疆极富特色的树木及瓜果、豆类、蔬菜、花卉等:

其园则有榆槐接荫,松柏交柯。朱樱夏绽,丹若秋多。玉蜜父,碧缀苹婆。杏移巴旦,参种婆罗。木瓜垂枝于空谷,羌桃采缬于平阿。其圃则有豌豆蚕豆,胡瓜寒瓜。姜韭薤,葫瓠茄。翠拂浑心之竹,红分芭榄之花。簇鸡冠而翘秀,压狗尾而欹斜。

南疆自汉代起,园艺业就开始发展,到了清代,园艺技术已相当精湛。《新疆赋》中,涉及了南疆最常见的代表性树木种类,如榆树、槐树、松树、柏树等。在新疆,维吾尔族的园艺业历史悠久,培育的瓜果品种繁多,有“瓜果之乡”的美誉[13]。所以,《新疆赋》中,对园中种类繁多的瓜果,作为重点展现。《新疆赋》描写的有:

1、朱樱,即樱桃,维语称为“哲纳斯台”。

2、丹若,即石榴,维语称为“阿娜尔”,《新疆赋》自注作“阿纳尔”。新疆的石榴,早在汉代就已种植,《新疆赋》自注引《博物志》云:“张骞于西域涂林国,得石榴种。”今天,石榴主产于塔里木盆地及周围各地,是人们馈赠亲友的佳品。人们对石榴尤为喜爱,许多人家给姑娘起名字,也多喜欢用“阿娜尔罕”、“阿娜尔古丽”等,既形容女孩子的窈窕优美,又比喻其心灵的纯净美丽。

3、蜜父,是梨的上佳品种。《新疆赋》自注云:“蜜父,梨名,回疆沙雅尔城梨最美。”沙雅尔,今沙雅县。实际上,新疆栽培香梨,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今天,以新疆的香梨,尤其是库尔勒所产为上品,形如纺锤,香味浓厚,皮薄肉细,清香爽口,也耐贮藏。

4婆,即苹果,维语称为“阿勒玛”,《新疆赋》自注云:“叶尔羌贡苹果膏”。可见,清代时,叶尔羌即今莎车县的苹果最为有名,还对其进行加工,制成“苹果膏”,作为朝廷贡品。新疆是苹果的原产地之一,量多质优,种类繁多,如蒙派斯、力蒙、喀什哈尔、白果子等等,肉细汁多、酸甜可口。今天的新疆,则以伊犁苹果最为著名,被誉为“苹果之乡”。

5、巴旦杏,《新疆赋》自注引用《本草纲目》云:“巴旦杏,出回回旧地。”即从波斯引入,栽培历史已有1300年以上,其果仁是新疆维吾尔族十分珍视的干果。新疆的气候尤宜巴旦杏的栽培,故较国外的更优质,味道也更香甜,今天广泛种植于英吉沙、莎车、叶城等县。新疆巴旦杏种类约有40多,上品的有软壳甜巴旦杏品系、甜巴旦杏品系、厚壳甜巴旦杏品系、苦巴旦杏品系、桃巴旦杏品系等五个大家族,前两个家族果仁的最佳品种是:纸皮巴旦(维语称“皮斯特卡卡孜巴旦姆”)、软壳巴旦(维语称“卡卡孜巴旦姆”)、薄壳巴旦(维语称“雀克巴旦姆”)、双仁巴旦(维语称“阔希玛克巴旦姆”)。巴旦杏仁是维吾尔族人传统的健身滋补品,长期食用,能晚间熟睡无梦,增强身体抵抗力。巴旦杏仁还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民间用于治疗高血压、神经衰弱、皮肤过敏、气管炎、小儿佝偻等疾病。

6、婆罗门参:《新疆赋》自注转引《本草纲目》所引苏颂的话说:“仙茅,名婆罗门参,始因西域婆罗门僧献于唐元宗,故名。”

7、木瓜,维语称为“毕也”,学名为“榅木孛”,别名“木瓜”。木瓜果为长圆形,形似梨,成熟时果皮发黄,有茸毛,味酸甜,汁少而肉质较硬。木瓜有一种清香气味,置于室内可满屋生香。今天,在阿克苏、喀什、和田等地均有,老百姓不但新鲜食用,还用来做抓饭,称为“毕也波劳”。另外,木瓜还可入药,有平肝和胃、去湿舒筋的功能,可治湿痹、脚气、水肿、痢疾等疾病。

8、羌桃,即核桃,维语称为“洋阿克”,古籍中称为“胡桃”,《新疆赋》自注云:“苏颂《图经本草》:‘核桃,张骞使西域,始得种。’”也就是说,内地的核桃,是汉代从西域引种的。新疆核桃不仅栽培历史悠久,而且分布地区极广,南北疆均有种植,而在塔里木盆地的周围,农家种植尤为普遍。维族人民经过长期栽培实践,培育出许多优良品种,尤其是纸皮核桃,维语称“可可孜洋阿克”。

《新疆赋》中,还对圃中的豆类、蔬菜、花卉,也进行了介绍:

1、豌豆、蚕豆,《新疆赋》自注云:“元《饮膳正要》有回回豆,即豌豆。《太平御览》引《本草经》:‘张骞使外国,得胡豆。’即蚕豆。”

2、胡瓜、寒瓜,即黄瓜、西瓜,《新疆赋》自注云:“胡瓜,即黄瓜。李时珍曰张骞使西域,得种。寒瓜,即西瓜。胡峤《陷虏记》云征回纥,得种。”

5、茮、姜、韭、薤、葫、葰、瓠、茄,即辣子、生姜、韭菜、薤菜、瓠子、大蒜、香菜、茄子,《新疆赋》自注云:“回语秦椒为‘塔里玛穆尔魯楚’,姜为‘赞济必勒’,韭为‘库尔德’,薤为‘辟雅资’,瓠为‘阿实喀巴克’,茄为‘帕廷干’。葫,即大蒜。葰,即原葰。《本草》引《唐韵》:‘张骞使西域,始得大蒜、胡葰’”。其中,大蒜维语称“沙木沙克”,新疆种植历史悠久,新疆老百姓不但作为调味品,还腌制糖蒜,制作酱菜食用。

6、浑心竹、芭榄,《新疆赋》自注云:“《湛然居士集·河中十咏》云:‘地有浑心竹。’”、“芭榄,又作杷榄,《湛然居士集》凡十一见……盖西域之珍卉也。”

7、鸡冠、狗尾,即鸡冠花、狗尾花,《新疆赋》自注云:“回语鸡冠花为‘塔吉和喇斯’,狗尾花为‘喀摩楚固勒’。”

再次,《新疆赋》浓墨重彩地叙述南疆的商贸盛况及相关民俗。新疆,处于丝绸之路之要道,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文明的交汇处,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了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贸易民俗。随着清朝平定南北疆,南疆的贸易也是日益兴盛。但是,维吾尔族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形成了极富地域和民族特色的乡间贸易集市―――“巴扎”,《新疆赋》作“巴咱尔”:

若夫七日为墟,百物交互。征逐奇赢,奔驰妇孺。则有红花紫铆,黄牙白。蛤粉堆青,晶盐耀素。鸡舌含香,马乳垂露。蜜流剌草之浆,泪滴胡桐之树。斗量金线之矾,刀裁白叠之布。其或远方宝,大贾高赀。复有迷迭兜纳,珊瑚玻,齐墩摩泽,底珍阿,熏陆芦荟,辟邪□齐。逮乎阿月浑、骨路支,必斯答、锡蔺脂,拔兰鹿、榾柮犀,咸梯航而入市,列阛阓奇。

关于“巴咱尔”,即巴扎,《新疆赋》自注云:“回俗以岁首第一日为沙木毕,二日为雅克沙木毕,三日为都沙木毕,四日为赛沙木毕,五日为插沙木毕,六日为排沙木毕,七日为阿杂那。遇阿杂那日,则为市名,其市曰巴咱尔。”这里,介绍的是巴扎的周期和不同的称呼。巴扎在集市排列周期、交易内容、方法以及交易主体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维吾尔族文化特点,与其经济生活密切相关。周期上,巴扎按星期排列,这一习惯来源于穆斯林历法,《西域闻见录》卷七曾说:“然算其一岁之终,皆三百六十四日。其实皆以八栅尔计算,每七日八栅尔一次,每八栅尔五十二次为一年,故三百六十四日也。”因此,今天,巴扎多以星期名称为命名各巴扎,如都先巴扎(星期一巴扎)、赛先巴扎(星期二巴扎)、恰先拜巴扎(星期三巴扎)、派先拜巴扎(星期四巴扎)、阿孜乃巴扎(星期五巴扎)、先拜巴扎(星期六巴扎)、也克先拜巴扎(星期日巴扎)。其中,以先拜巴扎最盛。清代,对巴扎进行严格管理和干预,如不断规定和调整税率,改革度量衡等,使其日趋规范,也日益兴旺。巴扎的交易内容,十分丰富,《新疆赋》以“百物交互”一语高度概括。首先,是日常用品:

1、红花、紫铆,《《新疆赋》自注云:“《博物志》:‘张骞得红花种于西域。’今叶尔羌有番红花。紫铆,树名,苏颂曰出昆仑国。

2、黄牙、白坿,新疆赋》自注云:“黄牙,卽黄硇砂,《广州记》云出昆仑国及波斯,今产库车。郭璞《子虚赋》注引苏林曰:‘白坿,白石英也。’今回疆产白土,可浣衣,或即其类。

3、蛤粉、晶盐,《新疆赋》自注云:“青蛤粉,卽青黛。李时珍曰:‘波斯青黛,卽外国蓝靛花。’今蓝淀,以回疆产者佳。水晶盐,《梁四公子记》曰出高昌国。今吐鲁番有产者,而阿克苏盐山口产者良,名曰冰盐。

4、鸡舌、马乳,《新疆赋》自注云:“《湛然居士集·西域河中十咏》诗:‘饱啖鸡舌肉。’又,《赠蒲察元帅》诗:‘黯紫葡萄垂马乳。’

5、剌草蜜、胡桐泪,《新疆赋》自注云:“《北史》:‘高昌有草名羊剌,其上生蜜。’胡桐泪,见《汉书》注,回疆处处产之。

6金线矾、白叠布,《新疆赋》自注云:“李时珍曰:‘波斯国出黄矾,谓之金线矾,磨刀剑,显花文。’今回疆有盐矾,可销铁,盖卽其类。《高史》:‘高昌国有草实,如茧中丝,为细纑,名曰白叠,取以为布。’李时珍谓即棉花,宋末始入江南。

其次,是奇珍异宝:

1、迷迭、兜纳,《新疆赋》自注云:“《魏略》:‘迷迭香、兜纳香,出大秦国。’

2珊瑚、玻瓈,《新疆赋》自注云:“苏恭《唐本草》曰珊瑚从波斯国及师子国来。《元中记》:‘大秦国有无色玻瓈。’”

3齐墩、摩泽、底珍、阿梨,《新疆赋》自注云:“齐墩树,即齐墩果;摩泽树,即没石子;底珍树,即无花果。皆出波斯,见《酉阳杂俎》。阿梨树,《本草》谓之阿勃勒,李时珍曰即波斯皂荚,今喀什噶尔有之。

4芦荟、齐,《新疆赋》自注云:“李珣《海药本草》:‘熏陆,即乳香,是波斯松树脂;芦荟,生波斯,亦树脂。’《酉阳杂俎》:‘安息香,出波斯,呼为辟邪树;齐树,能出蜜,亦出波斯。’”

5、阿月浑、骨路支,《新疆赋》自注云:“李珣曰:‘胡亲子,波斯呼为阿月浑子。’陈藏器《本草拾遗》:‘骨路支,生昆仑国,名飞藤。’”

6、必斯答、锡蔺脂,《新疆赋》自注云:“必斯答,果名,出回回地,见元《饮膳正要》。李时珍曰:‘锡蔺脂,波斯银铆也。’”

7、拔兰鹿、榾柮犀,《新疆赋》自注云:“《唐会要》:‘薛延陀献拔兰鹿。’《辽史国语解》:‘榾柮犀,千岁蛇角。’《明会典》作骨笃犀,出哈宻卫。”

另外,描述当地维吾尔族的岁时节日风俗,围绕“大年”而展开:

其逢正岁,度大年。骑沓沓,鼓鼘鼘。凹睛突鼻,溢郭充廛。场空兽舞,匏巨灯圆。兜离集,裘帕联。丸剑跳,都卢缘。奏七调,弹五弦。吹篥,毛员。跨高楔,歌《小天》。末陀酿酒,腾格分钱。得斯挞之嶷嶷,额色帔之翩翩。

新疆的岁时节日,是新疆民俗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其中的“大年”,是维吾尔族伊斯兰教中的盛大岁时节日,《新疆赋》自注云:“《西域图志》:‘回人无闰月,满三百六十日为一年,谓之大年。’”《新疆赋》自注云:“《西域图志》:‘回俗,大年第一日,如中国元旦。伯克戎装,赍教主所赐纛,鼓乐拥护,率所众赴礼拜寺行礼。’”可见,大年期间,上自伯克,下至老百姓,是全民参与的盛大节日。另外,举行各种体育竞技,增添热闹气氛,《新疆赋》自注云:“《唐书·西域传》:‘龟兹岁朔,门马羊、橐駞七日,观胜负,以卜岁盈耗。’”节日,总是和宗教信仰及民间禁忌相伴随的,《新疆赋》自注云:“《西域图志》:‘回俗,大年前十五日,悬葫芦于树,盛油其中。油尽灯落,踏破之,以为破除灾咎。’”节日期间,当然免不了各种歌舞娱乐活动,《新疆赋》描写了跳剑、都卢、高楔等杂耍和表演。另外,还有各种西域色彩极浓的乐曲和乐器,如龟兹七调、《小天》、五弦、觱篥、毛员,自注云:“龟兹七调,见《通志》。《文献通考》:‘龟兹乐器,有五弦觱篥、毛员鼓。’”盛大的节日,同时也是兴旺的交易机会,《新疆赋》特别介绍了南疆的名优葡萄酒、通行的货币,自注云:“回部有葡萄酒。佛书名葡萄酒为末陀酒,见唐·释玄应《显扬圣教论注》。……回俗,以五十普尔为一腾格,直银一两。”注意的是,清统一新疆之前,维吾尔族地区主要流通一种叫做“雅尔玛克”的红铜质钱币,标准重量是2钱,正面用托忒蒙文铸准噶尔台吉的名字,背面用察合台文(即当时的维吾尔文)铸铸造地地名,小而厚,中间无孔,不便携带,一枚为一“普尔”,五十普尔为一“腾格”。统一新疆后,改铸货币,一般为“××通宝”的铜币,在叶尔羌、乌什、阿克苏、库车、伊犁等地建立了许多专门的铸币厂[14]。焉耆,是六城地区唯一允许普尔和伊犁铜币同时自由流通的城市[15]。但是,我们从《新疆赋》可以看出,即使到了嘉庆时期,在南疆一带,传统的以普尔、腾格为币值的货币仍在很多地方的民间贸易中流通。《新疆南路赋》最后,还特意点出了南疆的服饰,即得斯挞,自注云:“得斯挞,回人缠头帽。按,虞集《曹南王勋德碑》:‘旦耳答者,西域织文之最贵者也。’或得斯挞译语之转。”

通过《新疆南路赋》的描述,我们发现,清代民俗尤其是新疆的传统岁时节日民俗,总体特征是世俗化,是社会民众生活的主体部分[16]

《新疆北路赋》则集中描述北疆的民俗,突出其与南疆不同的畜牧经济特色。

首先是牧业生产及其民俗:

若夫考牧咏,马政颁。均齐立,脱朵便。絷驳,网骊。骖駃騠,调□□。征异种于汗血,整隽乘于屈产。将以埒四骏之迹,参八骏之班。则有骋如意,腾庆吉,祥俊,步安端。庆云容与,宝花斓斑。盖两龙呈才于夏后,飞黄应瑞于帝轩。冠七驺而锡号,启一笑于天颜。又泛观于在垧,察蕃阜于虞官。亦牛羊之衔尾,错牟□而群欢。

新疆自古就是我国著名的牧区,经营牧业的历史久远。由于清政府管辖西北边疆,尤其是临界外国的新疆,需要随时应对外来入侵;也由于新疆地区一直不够稳定,要随时进行弹压。所以,马政显得相当重要。赋作首先点明官方对马政的重视:“考牧咏,马政颁。”接着,集中以最能体现马政成就的各种五花八门的名马为主进行概括,比如罗列的名马有朶便(所谓牛马群子也)、騜驳,骊驙、駃騠、汗血(一种良马,俗称汗血宝马)、龙马四骏(超洱骢、徕远骝、月□騋、凌昆白)、八骏(送喜骢、坚昆鹘、洱海骦、紫电騋、服远骝、玉题骏、祥霞骥、籋云騢)、如意骝、超闲驈、庆吉骝、平安座、平安驈、祥俊骝、安端骢、庆云驈、宝花骓。这些奇名怪状的名马,大多是边疆伊犁的政府官员呈进给乾隆、嘉庆的:“盖两龙呈才于夏后,飞黄应瑞于帝轩。”其目的,无非是“冠七驺而锡号,启一笑于天颜。”

其次是北疆的奇异物产:

既陟而降原,复行林而瞻麓。顺长养于□蔓,禁樵苏而滋毓。柽柳萷蔘于河,松蓊郁于岩曲。神参侪功于上党,支连齐品于巴蜀。溪泛四叶之菜,室贮千岁之谷。青剖麦子之瓜,翠剪柳叶之菊。佩解鹿葱,囊盛莺粟。羊乳垂垂,鸱头簇簇。金散地丁,红攒石竹。以及茇桂荏,芣苢萹蓄,莶□蒿,苁蓉苜蓿,勤母益母,黄结黄良之属。辨皂物与核物,难悉数而更仆。复有变常征怪,荧听骇目。雪没而莲葩,冰坚腹而燕啄。雀芋处而翘滋,石油遇水而腾烛。嬉红柳之娃,核注青田之。尤《齐谐》所不载,计然所未录。

这部分,极尽赋体铺排之能事,可谓汪洋恣意。北疆物产也是十分丰富,包括树木如柽柳、松樠(盖即今衫松也);药材如沙参(如党参)、黄连、羊乳(即枸杞)、茇葀(即薄荷)、桂荏(即紫苏)、芣苢(即车前子)、勤母(即贝母)、益母、黄结(即山豆根)、黄良(即大黄);菜蔬谷物如四叶菜、千岁谷(又名回子谷);瓜有麦瓜(一种西瓜,其子白色,如小麦,故名);花草如柳叶菊、鹿葱(即萱草)、莺粟(即罂粟,今俗名大烟)、鸱头(即贯众)、地丁(即蒲公英)、石竹(即石竹花)、萹蓄(俗称胡蝶花)、豨莶、□蒿、苁蓉、苜蓿。而“变常徵怪,荧听骇目”的则有雪莲,自注云:“状如洋菊,生深山积雪中。其生必双,雄者差大。然不并生,亦不同根,相去必一两丈。望见此花,当默往采之。若指以告人,则缩入雪中,虽劚雪求之,不获。”冰雀,自注云:“大如燕,鷇卵冰穴,一曰雪燕。”雀芋,自注云:“沙碛中生草,长茎而细叶,似茑萝,作蓝花。悬之风檐,厯久愈鲜;置湿地,即死。土人名曰湿死干活,《酉阳杂俎》曰雀芋者,或即其类。”还有石油及红柳,关于红柳,自注云:“乌鲁木齐山中,有人高尺许,遇柽柳吐花时,折柳为小圈,着顶上跳舞。柽柳花,淡红色,极可爱,俗名红柳,因呼人为红柳娃。”众多的北疆物产,令人应接不暇。最后,赋作以古籍所不载录为由而省略了过分的铺排。这部分的描述,可谓将北疆的物产特色坦露无遗,描绘的淋漓尽致。

但是,赋作并未因此而收束,而是进一步以狩猎为名,又从北疆名目繁多的野兽入手进行皲染。其中,有櫜、騉、骥、騄、狐、貒、麖、鹿、羊、狼、虎、狍、鹿、雉、兔、鵌、鼵、鷟鸑、熊、罴、虎、豹。

最后,对北疆的礼乐教化及祭祀习俗进行了突出强调:

于是申宪度,考礼乐。展明絜栥酌。陈簋,列爵。举于春田,报功于秋获。六宗昭其秩,八蜡致其恪。班浮沉与县,肃献酬之交错。举释奠而用币,爰舞羽而钥。入党庠而践节,坐里尹而申约。莅校比而戒兹,读邦而钦若。故得人无介,地无沙漠。兴三物而束修,五品而文莫。扬缉熙而民于变,畅皇风而颂声作。

这部分,分别从宪度与礼乐两方面入手。宪度包括祭祀、藉田、宗教、祭祀极其相关的用具、场所、庙宇、山川如栥酌、簠簋、斚爵、社稷坛、先农坛、文昌庙、风神庙、八蜡庙、名山六(格登山、额林哈毕尔噶山、烘郭尔鄂博山、阿勒坦额墨勒都图山、塔勒奇山、阿布喇勒山)、大川十(伊犁河、阿里玛图河、哈什河、空格斯河、撒玛勒河、车集河、奎屯河、赛喇木淖尔、察罕乌苏河、曰霍尔果斯河)。礼乐如设立各类学校,包括义学、清书学、敬业学,还要考试并宣读圣谕广训,所以形成了“人无介冑,地无沙漠”、“兴三物而束修,愻五品而文莫”、“扬缉熙而民于变,畅皇风而颂声作”的礼乐风尚。而政府的这些礼乐教化,还使得外族向慕归化,如厄鲁特、土尔扈特等。

《新疆赋》中,对南、北疆各种民俗,既有如实的客观叙述,也有很多生动的艺术描写,构成了新疆丰富多彩的民俗画卷。这些珍贵的民俗文献,在今天“民俗文化热”的背景之下,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可以帮助人们认识历史与文化、改造现实社会生活[17]

 

 

[注释]

[1]共两册,其中《西藏赋》与《卜魁城赋》合为一册,《新疆赋》独成一册,汇刊的截至时间为光绪九年(1883)。一般,将此版本称作“元尚居本”。

[2]朱保炯 谢沛霖《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2761页。

[3]姚元之《竹叶亭杂记》卷二,参沈云龙《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三十七辑,台北:文海出版社,民国六十二年(1973)影印。据载,当时朝考一等第一名为姚元之,第二为徐松。缪荃孙《徐星伯先生事辑》云“朝考一等一名”,误。

[4]关于徐松任湖南学政的时间,有二误说:《畿辅通志》等云嘉庆十四年,《清史列传》云嘉庆十六年。《徐星伯先生事辑》、《大清畿辅先哲传》云嘉庆十五年,缪荃孙还进行了辩证。参《徐星伯先生事辑》,并参吴振清《徐松事迹辩证》,《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第1期,48页。

[5]徐松遣戍伊犁的缘由,据赵慎畛所弹劾,主要为在县学重价发售诗文,假公济私,考试时命题违背定制,割裂经典等凡九项罪名。于是,徐松由湖南直接遣戍伊犁。这一问题,陈垣《记徐松遣戍事》曾利用军机处档案资料进行过有力考证。论文作于19362月,发表于《国学季刊》第五卷三号(19369月),参《陈垣史学论著选》,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371381页。

[6]关于徐松抵达戍馆时间,有二说:[]A.W.恒慕义主编《清代名人传略》云嘉庆十八年初,而朱玉麒《西域水道记(外二种)》云嘉庆十七年底。按,朱先生所言为是。

[7]沈垚《落帆楼文稿》张穆序,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1页。

[8]《新疆赋》张锡谦跋语。

[9]马积高《赋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645页。

[10]这里的“回俗”,实即维吾尔民俗。清代,维吾尔人主要分布在南疆,在新疆人口中,一直居于首位。汉文史料称之为“回部”或“回”,而且,有些史料为了将其与回族相区别,又称之为“土回”或“缠回”。

[11]清·椿元《西域闻见录》卷八。

[12]张国杰、程适良《中国民俗大系·新疆民俗》,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102页。论文所引该书资料繁多,恕再不一一注明。

[13]杨圣敏《中国民族志》(修订本),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8年,154页。

[14]谷苞《西北通史》第四卷,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5年,378页。

[15][]费正清《剑桥中国晚清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年,77页。

[16]钟敬文、萧放《中国民俗史(明清卷)》导言,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2页。

[17]钟敬文《民俗学概论》,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6页。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