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赋学研究 >> 《三边赋》之《卜魁城赋》论略
    
  双击自动滚屏  
《三边赋》之《卜魁城赋》论略

发表日期:2014年4月9日  出处:《满语研究》2012年1期  作者:李军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8 次

《三边赋》之《卜魁城赋》论略

(西北师范大学文史学院,甘肃农业大学人文学院, 兰州  730070

 

[摘要]以蒙古和宁《西藏赋》、吉林英和《卜魁城赋》、大兴徐松《新疆赋》为代表的清代乾嘉道之际的边疆舆地赋,以其鸿篇巨制和鲜明的边疆地域特色而在光绪九年1883由元尚居汇刻为《西藏等三边赋》。论文就其中的《卜魁城赋》,从作者及版本、赋作内容、特色与价值等三方面进行了详细论述,并与当时特定时代诸种因素的交互作用相结合,探讨《卜魁城赋》及《三边赋》所产生的时代背景。

[关键词]《三边赋》;《卜魁城赋》;边疆舆地赋;时代背景;论略

 

Brief Discuss On Bukuicheng Fu of three frontier Fu

Li Jun

(College of Literature and History of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College of Humanites  Gansu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Lanzhou  730070)

Abstract: Xizang Fu of Mongolia Hening,Bukuicheng Fu of Jilin Yinghe and Xinjiang Fu of Daxing Xusong as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Qing Dynasty in period of Emperor QianJiaDao, the occasion of the frontier mapping Fu, with its distinctive regional features a masterpiece and the frontier in Guangxu nine years (1883) by YuanShangJu the moment" Tibet three edge Fu". Study on one of the" Xinjiang Fu", from the author and version of the draft, the creation time, the content, characteristics and value of four aspects in detail, and then a specific age factors interaction of combination, including"Bukuicheng Fu"and"three frontier Fu" times generated by background.

Key words: the three frontier Fu; Bukuicheng Fu; the frontier mapping Fu; background of times;brief discuss

 

有清一代,边疆问题一直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也为当时大批各级官吏和文人学者所高度关注。他们或遭流放,或任职,或迁居,或旅途经过,大都亲历过边疆地区。在此基础上,创作了大量与边疆有关的诗文。而乾嘉道之际,边疆舆地赋的创作,也是蔚然成风作为清代边疆舆地赋的代表,蒙古和宁的《西藏赋》、吉林英和的《卜魁城赋》、大兴徐松的《新疆赋》,以其鸿篇巨制和独具魅力的边疆地域及民族特色而为人所注目,在光绪癸未(即光绪九年,1883)由王秉恩元尚居合斠汇刊为《西藏等三边赋》[1]

今人对《三边赋》的相关研究,还很不充分。如关于《新疆赋》,仅有朱玉麒的《西域水道记(外二种)》[2]作了初步的整理,而相关研究著作和论文,尚付阙如;关于《西藏赋》,仅有《卫藏方志  雪域奇葩―――<西藏赋>研究》[3]、《<西藏赋>版本考》[4]、《试论<西藏赋>文体特征》[5]三篇论文;而关于《卜魁城赋》,其整理与研究,则几乎更是一片空白。

直至目前,学术界对《三边赋》还缺乏系统的、完备的、整体性的整理与研究。随着对清代边疆舆地赋研究的深入与拓展,对其进行整体性整理与深入、系统的研究,是一个必经的过程,也是必须面对的领域,应该为广大学者所日益重视。

《三边赋》的作者,学识精深,文才横溢,皆为乾嘉、嘉道之际一时之巨擘。兹就《卜魁城赋》作者英和生平作一勾勒如下:

英和(17711840),满洲正白旗人,姓索绰络氏,字树琴,号煦斋,是乾、嘉、道三朝名臣。先世居吉林,其高祖于清初随军入京。英和出生于乾隆三十六年(1771)其父德保任广东巡抚时,八岁随父至京。英和少有俊才,和珅欲妻以女,德保不准。十三岁,娶萨克达氏为妻。二十一岁(乾隆五十七年,即1792),应顺天府乡试,中举人。翌年,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累迁侍读。嘉庆三年(1798),擢侍读学士。其后历任内阁学士、礼部侍郎、内务大臣、翰林院掌院学士、军机大臣、步军统领、吏部尚书、工部尚书、满洲都统等职。道光二年(1822),任户部尚书,后加太子太保,历任热河都统、宁夏将军。从道光元年(1821)起,英和受命在遵化东陵宝华峪为孝穆皇后监修陵寝。八年(1828)九月,发现地宫浸水,道光震怒,连发十余道谕旨,谴责在事诸臣。英和始终其事,责尤重,夺职,籍没其家。等到审讯时,道光盛怒未息,欲大辟之。幸太后以“不欲以家事诛大臣”为由力救,道光才将英和“解发黑龙江充当苦差,其子奎照、奎耀也随侍前往黑龙江。英和接旨后旋即赴戍卜魁(今黑龙江齐齐哈尔),于道光九年(1829)作《卜魁城赋》。十一年(1831年),释回,复子孙官职。二十年(1840),病卒,赠三品卿衔[6]。《清史稿》卷三百六十三有传。

英和通达政体,遇事有为。同时,又屡掌文衡,爱才好士,于嘉庆十年、十五年及道光二年三次任顺天会试总裁,提拔了叶绍本、穆彰阿、姚元之、徐松、彭邦畴、祁寯藻、程恩泽等大批士人。其著述,有《左传读本》、《制艺》、《石氏受姓源流纪略》、《恩福堂年谱》、《卜魁纪略》(取《卜魁城赋》自注而成)等。其文学创作,除《卜魁城赋》外,还有《恩福堂笔记》、《恩福堂诗集》、《恩福堂集》、《卜魁集》、《庚扬集》等。

三赋各自从问世以来,就广为流传,因而版本繁多,兹就其中的《卜魁城赋》作一概述。

《卜魁城赋》的版本,据笔者了解,非常繁多,但今天所见却极少。目前所见,最早为道光十年1830)《恩福堂集》本,再就是光绪九年(1883)元尚居《西藏等三边赋》本。另外,19595月《黑龙江文史资料选集》第一辑、20119月中央编译出版社《中国边疆研究资料文库·边疆史地文献初编·东北边疆》第二辑均收有《卜魁城赋》。但除此之外,据《清史稿艺文志拾遗·史部·地理类》云,尚有清刻本、道光重刻本、光绪八年(1882)刻《新疆赋》附本、《满蒙丛书》本、《丛综》本、《参考目》本、《重修清艺》本等,但笔者还未及见。其中,《恩福堂集》本与元尚居本的序文,有较大出入,前者序文为:“夫为文必资以华实,考古必藉乎典籍,而后炳炳麟麟、质文并茂,足以怡悦观者之心,脍炙诵者之口。况赋本敷陈,辞多替代也耶?仆仓卒东行,书卷无多,复传志莫考,仅就耳目见闻,质之土人,以为征实。加以老荒之笔,枯涩不文,据事直书,忘其固陋,出乎韵语,辄以赋名。若核以考风问俗之详,体物摛辞之雅,不惟远逊乎曩哲,亦当退舍于时贤。聊存见猎之心,冀备乘轩之采云尔。”后者序文,自“据事直书”后同前者序文,而此前序文则大不同,为:“昔左太冲之序《三都》,以为山川城邑,则稽之地图;鸟兽草木,则验之方志。是知事须核实,言贵有征矣。矧卜魁城者,陪京之门户,黑水之襟喉,风俗敦龎,原隰沃衍,不有撰述,曷示来兹?仆于戊子之冬,东行仓卒,诵忘三箧,借乏一瓻。耳食之余,目验所及,询彼故老,证以旧闻”。英和于道光九年(1829)作《卜魁城赋》,十一年(1831)释回,则《恩福堂集》本为其流放齐齐哈尔期间刊行,赋序是为初稿而作,后来经过了作者精心修改,就成了后来元尚居本等的序文。

《卜魁城赋》的内容,是异常丰富而复杂。因为《卜魁城赋》所涉及的,不仅是赋体的文学特质,还包括史地学、文献学、语言学乃至民俗学、宗教学、天文学、植物学、动物学、医学诸多方面。将《卜魁城赋》称为百科全书式的文学创作,毫不过誉。下面,就《卜魁城赋》之描写内容,作一概括介绍。

《卜魁城赋》,相较《西藏赋》、《新疆赋》而言小得多,但描写还是十分全面。总体上,由序、正文和颂三部分组成。赋序提纲挈领地交代了卜魁城(今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的战略地位及作赋动机、时间、经过。接着,转入正文,主要从两方面对卜魁城展开铺叙。

第一方面,集中介绍卜魁城,包括所处的地理位置、城名来源、城建风貌、建城历史及建制。其中,城名来源有二:分别是卜魁村与齐齐哈尔村两个驿站,民间谓卜魁,官方称齐齐哈尔。卜魁城的城建风貌,极富东北边疆地域特色。卜魁城主要分內城和外城,内城为木城而外城为土城,内城周广千三百步而外城周十里。建城历史,赋作自注引用清方式济《龙沙纪略》和官修《大清会典》,主要指的是新城,可以追溯至康熙三十年(1691),后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设黑龙江将军,治齐齐哈尔城,成为当时黑龙江的政治和军事中心:“参陪都而鼎峙,实北门之锁。”卜魁城未建之前,周边是从蒙古、女真等分化而来的少数民族部落如索伦、达呼尔,主要是打牲人(猎户),甚至还有俄罗斯察罕汗辖属下的罗刹。罗刹在俄罗斯支持下,屡次寇犯清朝边境:“纵豕突,逞狼奔。侵轶我塞地,窥伺我边门。”于是,康熙帝“皇赫斯怒,我武是奋”,进行了有力反击,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和俄罗斯重新分界立碑。先是在康熙二十五年(1686)筑城于墨尔根,并于二十九年(1690)移将军驻扎,次年又于嫩江卜魁村筑城,直至三十八年,方移黑龙江将军驻扎。卜魁城的建制,内城有将军、副都统公署及户、兵、刑、工四司,还有银库、军器楼、进贡楼、炮局。另外,驻扎卜魁城及周边的,主要是雍正、乾隆时从索伦、达呼尔、巴尔虎、额鲁特等处挑选的八旗兵,还有来自宁古塔和沈阳的汉军。驻扎卜魁城及周边的,还有各级文武官吏,如武官有将军、副都统、佐领、参领、协领等,文官有将军衙门堂主事、理刑主事、银库主事、将军衙门笔帖式等,还有水师总管、七品屯官及众多的世袭官衔。由于地处边疆,所以还有各种防守官兵。又由于是军事重镇,所以还配备了大量的军器制造局。这样,就将卜魁城集中、立体地描绘了出来,具有重要的史地和军事参考价值。

第二方面,分别从宗教、版图、山川、物产、风俗、贸易、政教等七个方面对卜魁城的特色展开全方位的铺叙。

一是宗教。卜魁城的宗教,富有东北边疆地域和民族特色。赋作主要从最能体现宗教特色的庙宇着手,除了保持中原特色的万寿宫、先农坛、关帝庙、文昌阁、土地庙、城隍庙外,还有当地特色的马神庙、江神庙、龙王庙、娘娘庙、鬼王庙、真武庙、牛神庙以及各匠神庙。这些宗教庙宇的记叙,也有重要的宗教学参考价值。

二是版图。卜魁城周边的版图,分别从南、北、西、东及东南、东北、西北及西北北等八方展开,井井有条,层次分明,正如赋作所称:“凡此版图之远近,皆历历在乎目前。”

三是山川。卜魁城周边的山川,分别从北、西、西南、南、东等五方展开,也是有条不紊,如在目前。比如,其北以內兴安岭为主,冈峦起伏,不可胜数;其西有雅克山,另有大兴安岭、伊克呼哩山及分别源出的黑龙江与嫩江,还交代了二江沿途所经。赋作还特地提及了这里的河流所出产的各种奇石珍宝,如嫩江出产的与宝石、玛瑙相似的奇石,猎户和官兵采集的东珠,岸畔含有水珠的石子,赋作称:“宝利珍奇,五色竞美。”通过这样的描述,将卜魁城周边的山川清晰地展示了出来

四是物产。卜魁城一带,物产丰富,赋作分别从草木、花卉、野菜、农作物、瓜果、野兽、禽鸟、海鲜、家畜、蛾虫等十个方面以大篇幅浓墨重彩地展开铺叙,逐一详细地加以介绍,以强化、突出卜魁城一带的地域特色。草木有五针松、酱瓣桦、三稜草(《全辽备考》称为毛子草,一名乌拉草,是辽东三宝之一,当地土著云:“辽东三件宝,貂鼠、人参、乌拉草。”)、桃花水(草本,结果名花水)、栎子房、柞树、榆树、柳树,赋作称赞“气凝而坚,在物必贞”;花卉有各种药草(如赤芍、黄芩、百合、防风、土黄连、益母草、茵陈、车前子之类)、羊草、兔丝、章茅、水葱、萹蓄、葶苈、玫瑰、芍药、凤仙、鸡冠花、牵牛花、雀儿花、龙爪、鬼脸(即兔葵)、草芙蓉、日奇花、蓝菊(俗称江西蜡)、雁来红(一名汉宫秋)、丁香、茉莉、金钱花、金盏花、月月红(一名长春花);野菜有蔓菁、莱菔、菠薐(即菠菜)、蒜、葱、马齿、猪牙、五茄、柳蒿、金针菇、木耳、蒝荽(即香菜)、薯蘋(即山药)、香芹、苦荬(苦菜,甘肃陇东称作苦苦菜,可用以制作浆水)、夸兰蘑、高丽菊、老枪菜(即俄罗斯),赋作称赞“百卉罗生,迷原被泽”;农作物有铃铛麦、老枪谷、蜀黍(即苞谷。按,此说恐有误,蜀黍应为高粱,今甘肃陇东一带多俗称蜀黍;苞谷又作包谷,应为另一种常见农作物,不能和蜀黍混为一谈)、豆类(如芸豆、蚕豆、豌豆、扁豆)、蒿麦、青、麻,作者称赞“变瘠土为沃壤,因敦劝于三农”;瓜果有瓜(如王瓜即黄瓜、西瓜、甜瓜、倭瓜)、果(如欧李子、六稜菱),赋作称赞“实累累而可撷,芟刺手之榛丛。”;野兽有熊、羆、豺狼、海豹、獐子、野豕(即野猪)、黄羊、堪达罕(《尔雅》所谓)、青达罕(一种老兔)、獭儿(似水獭而小,穴于土中)、貂鼠(辽东三宝之一),这部分借助“值春秋之暇日,乃有事于平原”的打猎活动而展示出来;禽鸟有铜觜、缩脖鸭、黄鹌、信天缘、鸦、鹊、沙鸡(又叫树鸡)、秃鹙、红牙、天鹅、海东青、老枪雀(又叫千里红),赋作称赞“载以后车,其乐未央”;海鲜有鱼(如鲦、鲴、鮠、鳠、鳙、鳜、鳟、鰋、鲤、鯾、鲫、比目鱼、重唇鲫、勾星鱼、遮鲈鱼、牛鱼、柳炙鱼)、鳖、虾,这部分也是借助“挺叉千张,集网两岸”的捕猎活动而展示出来;家畜有马、猪、犬、驴、驼、鹅、鸭、牛、羊,赋作称赞“乐孳畜之蕃庶,以同符乎中夏”;蛾虫有蜻蜓、蛱蝶、蝼蝈、蟋蟀、黄蜂、螳螂、蚊蝇、蜘蛛,赋作描述云“多晚出而早蛰,畏寒气之吹嘘”。

五是风俗。卜魁城一带的风俗,也是与中原一带异中有同。独具特色的是“无繁华之尚,匪玩好之珍。挽强习射,明义讲信。”并且有渡船送往行人,还经常兵农一体进行操练,即平时务农,战时出征。由于地处边陲,所以有很多官屯,当地老百姓还租种公田,按丁纳粮。当然,卜魁城一带由于清代的大量移民,尤其是汉族人口的大量涌入,使得当地的风俗很大程度上带有中原一带的烙印,如敦友睦邻、人习礼仪、重视人才、倡导教育等,赋作称赞卜魁城一带的民俗是“湻湻闷闷,狉狉獉獉”。

六是贸易。由于卜魁城地处边陲,所以赋作重点描述当地的边贸盛况。交换的物品,名目繁多,如土物(东珠、松子、蜂蜜、鱼类),异产(木变石、桃皮木),还有来牟(即小麦),还有鹰、海东青、貂皮等等。这里的边贸热闹非凡,盛况空前,赋作一再赞叹:“商贾咸集,旗民必达”、“携重累以偕行,听子女之欢萃”、“奄十屯之广袤,为东北之都会”。

七是政教。赋作对卜魁城的政教,集中体现清朝政府统治下对当地的宽厚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官民和谐、人寿年丰的和乐风貌。

最后是颂,即曲终奏雅,盛赞清朝统治者的功绩,突出主旨,从而达到徐松跋文所称“为封疆增色”之效。

《卜魁城赋》是赋作精品,充分发挥了赋尤其是汉大赋的文体优势,具有鲜明的特色。

首先,规模宏大,兼容并包,极尽铺排夸张之能事。单从篇幅看,可谓煌煌巨制,《卜魁城赋》自序163字,正文2341字、正文自注6133字,徐松跋文195字,凡8832字。从内容看,《卜魁城赋》可以说“苞括宇宙,总览人物”[7]这正是汉大赋的显著特点,从而也最大限度地达到了“为封疆增色”[8]的效果。这方面的特点,已充分体现在前面对《卜魁城赋》内容的概括中,兹不赘述。

其次,正文为主,自注为辅,水乳交融,相得益彰。这是《三边赋》共同的形式特点,也是边疆舆地赋创作的形式需要。边疆情势,殊异中原,要将其清晰、明了地呈现出来,必须采取这种形式。尤其是边疆的各种民族、语言、风俗、宗教、名物、特产,必须在正文的基础上,加以准确、明了的自注,方能为读者所理解和接受。比如,《卜魁城赋》中描写卜魁一带的住行,极具东北地域特色:“居则拉核之是蔽,出则爬犁之能通。”赋作自注云:“《龙沙纪略》:‘拉核,墙核,犹言骨也。木为骨,而拉泥以成,故名。立木如柱五尺,为间层,施横木,相去尺许,以草络泥挂而排之,崴加涂焉,厚尺许者,坚甚于甃。一曰挂泥壁。’爬犁,清语法喇也。制如凌床,屈木驾马,行冰雪上,疾若飞鸟。”这样,我们对东北的住行也就有了感性认识。自注与正文一起,起到了扩大篇制规模、增加信息容量、提升赋作功能、强化赋作效果的重要作用。

再次,骈散相间,音韵天成,文采灿烂,鲜明生动。《卜魁城赋》为鸿篇巨制,而在句式、音韵、语言等方面,也是极力彰显与之相适应的辞赋优势。在句式上,汉赋以对偶为主,又间以散行,错落有致。在音韵上,汉赋讲究押韵,且不时转韵,形成流动婉转的韵律,仿佛天成,彰显“不歌而诵”的辞赋本色。语言上,汉赋竭力描写声貌,讲究辞采,恣意逞辞,色彩鲜明,灿烂夺目。在此基础上,呈现出鲜明生动的艺术效果。《卜魁城赋》也是如此,如描写卜魁城的边贸盛况:“况复珠轩肆力,土物咸陈。致木石之异产,颂来牟之自天。掎猛鸟于翨氏,纳鳞物于人。揉冰台而改火,集楛矢而来宾。皆取资于日用,故不胫而交臻。若其大辟市廛,时届五月。贡貂少余,各辏方物。商贾咸集,旗民毕达。蚁聚蜂屯,车膏马秣。褰帐连云,编茅荫暍。携累重以偕行,听子女之欢萃。通有无以懋迁,储经岁之生计。羡户籍之益繁,增倍蓰而犹未。奄十屯之广袤,为东北之都会。”上述汉赋的特点,在这里得到了全面展示。这些,都是赋这种文学形式的写作要求和鲜明特色,尤其是语言上,如曹丕《典论·论文》就指出“诗赋欲丽”,陆机《文赋》也说“赋体物而流亮”,刘勰《文心雕龙·诠赋》也强调“词必巧丽”。《卜魁城赋》在这些方面都进行了精心锤炼,其艺术效果,也如《文心雕龙·诠赋》所云“写物图貌,蔚似雕画”、“明绚以雅赡”,有“深瑰之风、飞动之势”。当然,《卜魁城赋》由于过分夸饰,在很多对方也有“竞为侈丽闳衍之词,没其风谕之义”[9]之弊。

最后,曲终奏雅、导扬盛美。班固《汉书·艺文志》明确指出,赋的使命和价值就是对政治得失进行颂扬或讽喻,所谓“或以抒下情而通讽喻,或以宣上德而进忠孝”、“兴废继绝,润色鸿业”。而要达到风颂作用,一般采取的是曲终奏雅的形式,作用非常重要。《文心雕龙·诠赋》指出,赋这种文学形式,尤其要注意结尾的“乱”,即风颂,认为这是“鸿裁之寰城,雅文之枢辖”,要“归余于总乱”、“乱以理篇,写送文势”。《三边赋》就明显体现了这种特点,在结尾都曲终奏雅、导扬盛美。

当然,《卜魁城赋》除了上述赋体文学的特色之外,最能体现其价值的,还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首先,《卜魁城赋》具有浓郁而独特的边疆地域和民族特色,因而广为流传。《卜魁城赋》所描述的,是地处东北边陲的卜魁城(今齐齐哈尔)。其殊异于边內的地理环境、自然风光、民族民俗、宗教政令、矿藏物产,无不给人以新鲜新奇之感,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和强烈的向往。也正是这个原因,《卜魁城赋》问世以后,就竞相传诵,影响久远。英和的《卜魁城赋》在其流放齐齐哈尔期间就已刊行,而受业徐松更是“邮筒传递,先睹为快”[10]

其次,《三边赋》既是赋作精品,又是史地著作、压缩方志。其中,《卜魁城赋》以鸿篇巨制,描述了齐齐哈尔(涉及黑龙江大部)的边疆概况,尤其侧重于边疆的历史沿革和山川道里,因此,也一直被视为史地著作。与之相应的,就是《卜魁城赋》同时具备了方志的性质,可“俾地志家便于省览”[11]《卜魁城赋》的自注文,后来单独刊行为《卜魁纪略》,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再次,《卜魁城赋》受乾嘉学派经世致用思潮的影响,也受清代边疆问题日益突出的影响,故不同于汉大赋的夸饰空洞,不单纯以歌功颂德为目的,而是强化征实性质,甚至成为沈约所称的“博物之书”,从而实现了赋的功用的突破性提升。左思早就提倡征实,《三都赋序》中明确提出:“其山川城邑,则稽之地图;其鸟兽草木,则验之方志。”他本人就是这样做的,积十年之功,写就《三都赋》。自此,“后人也渐将让读者了解某地的山川、物产、风俗作为一个重要的目的了”、“英和的《卜魁城赋》、和宁的《西藏赋》、徐松的《新疆赋》写边邑山川风物,尤可开拓人们的眼界。”[12]。《三边赋》明显地体现出在实地考察、考证基础上的经世致用的突出特点。《卜魁城赋》以赋这种文学形式为载体,全面详尽地描述了卜魁城(齐齐哈尔)的山川道里、物产风俗、历史宗教、民族语言等方方面面,具有明显的经世致用特点。《卜魁城赋》作于英和被流放至齐齐哈尔期间,具有明显的经世致用特点和价值。

另外,《卜魁城赋》还体现了重要的的文献学价值。《卜魁城赋》随处征引大量清代以前的宗教、史地、天文等各种文献,并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加以考证、印证。尤难可贵的是,《三边赋》还征引大量同时代学者的著作,充分吸收当时最新的研究成果,如齐召南《水道提纲》、林佶《全辽备考》、方式济《龙沙纪略》,还有官方的《大清一统志》、《大清会典》、《皇朝通考》等等。所征引的大量著作和文献,与《卜魁城赋》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使得赋作本身具有了重要的文献学价值。

最后,需要说明的就是包括《卜魁城赋》在内的《三边赋》的相继出现,并不是偶然的,而是特定时代的产物,是众多因素交相影响与促生的结果,具有深广的时代背景。清朝本身就是由地处边疆的少数民族即东北的满族开创的,而“清之取天下,纯由武功。其知结民心,反明苛政,实自世祖入关时始。”[13]所以,清朝统治者入主关内后,推行一系列政策来笼络汉人,结取民心;同时,接连用兵边陲,先后绥服蒙古、安定西藏、平定新疆,并多次南巡,从而“东极三姓所属库页岛、西极新疆疏勒至于葱岭,北极外兴安岭,南极广东琼州之崖山,莫不稽顙内向,诚系本朝。”[14]在这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之下,自上而下都具有一种强烈的疆域意识,这自然也就反映在了赋作中,尤其以乾隆的《盛京赋》为先导。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东北(包括黑龙江齐齐哈尔)民族之多,实居边疆地区的前列,如高句丽、靺鞨、挹娄、勿吉、女真、满族等等。而且,东北总是成为民族纷争的一个矛盾焦点、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关键地区,该地少数民族屡屡成为中国或半个中国的主宰,清朝就勃兴于此,这就决定了这一区域在中国历史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居于特殊的地位。[15]这,也是《卜魁城赋》出现的重要客观原因。另外,清代众多的文武官吏、文人学者,都曾有过出边的亲身经历,对边疆有着由衷的赞美之情,并出于对大一统局面的热烈感佩,更出于对边疆实务的强烈关注,同时为乾嘉以来经世致用学风所浸染,因而将视野投向边陲,也就写作大量的边疆舆地赋,成为一时之风气,正如徐松为其业师英和的《卜魁城赋》所作跋文描述的那样:“一时名公巨卿,如周海山先生使琉球,作《中山赋》;纪晓岚先生谪西域,作《乌鲁木齐赋》;和泰庵先生鎭卫藏,作《西藏赋》。独黑龙江界在东北边,曩惟方恪敏公有《卜魁杂诗》及《竹枝》之作。而研都炼京,天则留待我树琴夫子,发摅文章,为封疆增色。”当然,清代边疆舆地赋的兴起,也都赋这种文体自身因素的影响。早在汉代,就有大量的“地理类”赋,如清康熙年间陈元龙奉敕所编的《历代赋汇》,就收录了自汉至明近四百篇,尽管搜集还极不全面,但也足以令人注目。在这种地理赋的基础上,对其进行拓展,将对边疆的描述引入赋作,从而形成边疆舆地赋,也就成为有水之源、有本之木了。最后,清代边疆舆地赋的兴起,也和清朝统治者推行的以诗赋八股取士的制度有关,使得科举与功名利禄紧密结合,导致了汉唐以后又一次诗赋竞逐的局面。同时,赋家征实博学,以追踪汉魏,用类书、志书的编写方法创制舆地赋[16]。这样,清代边疆舆地赋创作,蔚然大观,而包括英和《卜魁城赋》在内的《三边赋》,无疑是其不二之代表,也正如徐松称赞其业师英和及其《卜魁城赋》的那样,“足以垂不朽矣!”[17]

 

 

[注释]

[1]共两册,其中《西藏赋》与《卜魁城赋》合为一册,《新疆赋》独成一册。三赋前均有牌记,分别为:《西藏赋》“光绪壬午八月元尚居斠刊华阳徐道宗署检”,是知刊刻于光绪八年(1882)九月;《卜魁城赋》“光绪癸未正月斠刊道宗署检”,是知刊刻于光绪九年(1883)二月;《新疆赋》“光绪壬午十月元尚居斠刊华阳海方徐道宗署检”,是知刊刻于光绪八年(1882)十一月。故,《西藏等三边赋》汇刊的截至时间为光绪九年(1883)。一般,将此版本称作“元尚居本”。该本为半页十行,行二十一字,注文双行小字,白口,单鱼尾,版心下署“元尚居校刊”。另外,中缝分别印有“西藏赋”、“卜魁城赋”、“新疆赋”字样,依次为三十六页(后有李光廷跋二页)、十五页(后有徐松跋一页)、三十四页(前有孙馨祖序二页,后有彭邦畴跋二页)。并且,每页有耳口,记每页所刻字数。

[2]朱玉麒《西域水道记(外二种),中华书局,2005年,515562页。

[3]孙福海《卫藏方志  雪域奇葩―――<西藏赋>研究》,西藏民族学院硕士学位论文,2009年。

[4]孙福海<西藏赋>版本考》,《西藏民族学院学报》201101期。

[5]乌日罕《试论<西藏赋>文体特征》,《赤峰学院学报》201105期。

[6]赵尔巽等《清史稿》,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1140911412页。

[7]司马相如语,见葛洪《西京杂记》卷二。

[8][10][17]《卜魁城赋》徐松跋语。

[9]班固《汉书·艺文志》,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1756页。

[11]《新疆赋》彭邦畴跋语。

[12]马积高《赋史》,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644页。又,马积高《历代辞赋研究史料概述》,北京:中华书局,2001年,152页。

[13]孟森《明清史讲义》下,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383页。

[14][6]1891页。

[15]李治亭《东北通史》,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03年,56页。

[16]许结《清赋概论》,载《学术研究》1993年第三期,112页。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