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华辞赋学术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潘承祥教授代表本院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的莅临指导!
 当前位置:首页 >> 宋玉研究 >> 论宋玉赋与南楚民间文化的情结 / 于试
    
  双击自动滚屏  
论宋玉赋与南楚民间文化的情结 / 于试

发表日期:2012年4月17日  出处:中华辞赋网站 赋帝 审辑 作者:于试  本页面已被访问 1455 次

【一】 

汉魏六朝的赋风大兴,溯源于宋玉辞赋的扬旗刷新,实谓开山祖师,声名显赫。宋玉传下来多少赋作呢?现世研究不一。据楚辞专家吴广平在《宋玉集》中言:“《楚辞章句》所收的《九辩》、《招魂》两篇,《文选》所收的《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五篇,《古文苑》所收的《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五篇,加上银雀山出土的一篇《御赋》,共十三篇作品,则都确是宋玉所作。”那么,这十三篇赋写于何时何地,却是一个悬而又悬的问题。我曾在《归魂何处觅赋圣》一文中,联系他的入仕出仕的经历,揣测了,顷襄王23年,有《风赋》、《钓赋》、《御赋》问世;襄王25年有《讽赋》、《高唐赋》、《神女赋》;襄王30年左右,因作《大言赋》、《小言赋》而获云梦赐田,即为宋玉城。襄王33年前后,曾作《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等;黄歇为相,宋玉去职,襄王疾危,才有《招魂》、《九辩》。

据此,作品诞生的地点,大致应确定在作者常活动之地:湖北郢都、河南淮阳、安徽寿春、湖南临澧赐田。宋玉为官时间不长,奔波于湖北与湖南,且大部分剩余时间在临澧度过,因此,南楚民间文化无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流于笔头,断不能不有蛛丝马迹。从作品中,我们看到他与临澧的亲密关系;穿过两千多年时空,在临澧的民间文化土壤里,我们追寻到他踽踽而行的足迹。

 

【二】

 

《九辩》应在临澧写成。

宋玉作品的最终结晶,一般认为是《九辩》。“九”为极数,顶点之求;“辩”者,遍也。王夫之的《楚辞通释》中说:“一阙谓之一遍。”辩,遍,通假。“遍”者,次也,转注。一遍即一次、一章。距临澧县宋玉城不远,有个九次堆,又谓九姊堆,系九个山包,全是战国楚坟。宋玉取“九辩”之名,一则为古乐,仰慕夏启《九辩》之名,以为吟唱,被之管弦;再则望“九次”启发而写九个章次,为客居赐田留点痕迹吧!

大凡说宋玉悲秋,皆以《九辩》为盛。该文起句便云:“悲哉,秋之为气也!”秋天的气氛好悲凉呵!“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潦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惆怅兮,而私自怜。”作者沉重地摹写草木衰落进而动物寂隐,至而人老归去之哀。这种悲秋情结,与当地民歌有许多相通之处,试举几例映照:

     悲伤是秋天,

    人老过一半。

    雪花盖满头,

    行动不方便。

    牙齿嚼不动,

    草也软绵绵。

    旷朗旷朗兮,

    一晃又过年。

 

    落叶吹风起,

    只望你好些。

    远来的客商,

    住下不过意。

    有吃你吃些,

    有穿你穿些。

    有玩你玩些,

    有情你多些。

    在家千日好,

    出门时时难。

    男儿落了难,

    剩下空自怜。

 

     羌人老了没得傲,

    一巴涎水吐不掉。

    深更半夜兮翻转去,

    有时起床三四到。

    俺的老妈兮抓我闹,

    骂我哪兮这些尿?

 

    从民歌中,我们已经捉摸到这样几点:“些”(兮)已经出现,作为词尾语气助词的运用与《九辩》有异曲同工之妙。“羌”为南楚方言里的发语词,由感叹起句。“旷朗”一词民间已有,表意不得志,在音韵里则为锣鼓响声,民间有送葬收场之味,宋玉借来“去故而就新”。还有,“私自怜”与“空自怜”,何其相似乃尔。

    该地民风崇尚宋玉。女子要玉美貌,男子要玉才气。他们生儿育女,很多在《九辩》中寻字取名。如女子:明月、蕙华、芬、芳、阳春、白雪、玉、凤、美等;男子则有:守高、翔、国、忠、昭(诏)、志、光、贤、荣、骐骥等。若名人,唐有大诗人李群玉,元有状元郝希贤,明有尚书李如圭,清有大财主蒋光业,民国则有郑洞国将军……遍查姓氏名字,十之有五。《九辩》中的叠词,用作乳名的也不少:容容、晏晏、丰丰、洋洋、浏浏、纯纯、湛湛……临澧旧属澧州所辖,凡澧人也喜欢用叠词作歌,如“高高山上高高坐,登高望远乐呵呵。水绕山来山留水,妹妹有情笑哥哥。”

    对于宋玉的评价,调查发现亦存不同说法。九辩书院,民国至解放初年曾为宋玉小学,现年86岁的颜永楚老先生,曾在此就读。他言塾师邓文轩告诫:宋玉人有才,文有余,气太盛,不可学。意思是有本事不要傲上。做人有学问啦。又遇一蒋姓农民认为,美得像宋玉,当不得饭吃;要有本事,做鹿溪子。他正反两面说,是很值得玩味的。宋玉在澧人心目中位置很高,乡里文风盛隆,言必称大夫。故而滋养贤士名宦不下五千人。文庙立千秋,长存状元桥。晋车胤囊萤夜读、范仲淹洗墨沉思、蒋翊武横戈跃马、黄右昌法学一帜,莘莘学子,皆仰承鼻息。目今逢年过节,家有孩子,多望子女成龙成凤,顶礼膜拜,念念有词。更神奇的是,此风源远流长,远在六朝之时,便有无名氏《黄花鱼儿歌》流传下来:

    年年四月菜花黄,

    黄花鱼儿朝宋王。

    花开鱼儿来,

    花谢鱼儿去。

    只道朝宋王,

    谁知朝宋玉。

    此歌省市州及周边县志均有记载。宋玉城外有条鹿溪河,河连道水,道水归入澧水。水乡之泽,多栽油菜和稻谷。千里飘香油菜花黄,正是鱼儿产卵欢跳成长的季节,民间说,吃了黄花鱼,能吸取宋大夫的灵气,读书长进。

    《九辩》中所述之梧楸、蕙花也是岸边常见之物。至于飞禽走兽,马骥、燕子、大雁、昆鸡、蟋蟀,则无一不确。尤其是辞中第五章反复颂扬的凤凰:“凫雁皆唼夫梁藻兮,凤愈飘翔而高举。”“众鸟皆有所登栖兮,凤独遑遑而无所集。”“谓骐骥兮安归,谓凤凰兮安栖?”“骐骥伏匿而不见兮,凤凰高飞而不下。”“骥不骤进而求服兮,凤亦不贪喂而妄食。”凤即鹏。宋玉《对楚王问》引故事云:“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凤凰上击九千里,绝云霓,负苍天,翱翔乎杳冥之上。”《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真可见凤凰的了不起!此在楚地民俗里,是谓图腾。楚人崇凤,土人崇虎。临澧之九里楚墓群有99座大墓,其一号的规模比马王堆一号汉墓还要大一倍多。出土了极其稀罕的“双虎座凤鸟鼓架”。“表现了一对气宇轩昂的凤鸟,脚踏着匍匐在地的双虎,显示楚人已经完成了对黔中及江南的征服,并将收复失地,征服秦国。”[1]这里还有一座特大古城,疑为古这郢都。坐北朝南。其背所倚者凤虎山,今名龙凤山。山高211.1,发源于五龙山以东,左似龙,右似虎,峰如凤凰。观有八景,内藏古庙。于此习俗,实谓汉土一家。当地人说,多才多艺的宋大夫曾在此祭玩过。因而这里的民间艺术,巫傩戏、打渔鼓筒、打丧鼓、采莲船,遍地开花。记得我八岁时便迷上了茶馆,为了听渔鼓说书,有次忘记了吃饭,让母亲捉住骂了一餐。经历几十年不忘的是这么几句——凤凰起翅飞得高/荷花池中来洗澡/洗翅落掉三根毛/列位/虽然不是治国宝/也是千里一毫毛/哎――些呀呀。然后,打“胖胖”。渔鼓筒有“胖胖”之声,又叫胖胖,也称道情。湘西有凤凰县,沅陵县有凤凰山,凤凰山上有凤凰庵,皆有崇尚凤凰的习惯。宋玉以凤喻己,以鹏喻己,来表示卓尔不群,因袭了当地风尚,延绵了优秀血脉。

 

【三】

   《九辩》是悲秋,《招魂》则是伤春。秋风萧瑟,春气疫动。季节性的情绪低落症以及触景生情的感伤主义传统的催生。先看《招魂》的乱词即结尾:

    献岁发春兮故吾南征,萧频齐叶兮白芷生。路贯庐江兮左长簿,倚沼畦赢兮遥望博。青骊结驷兮齐千乘,悬火延起兮玄颜蒸。步及骤处兮诱聘先,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与王趋梦兮课后先,君王亲发兮惮青兕。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皋兰被径兮斯路渐。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及千里兮伤春风。魂兮归来,哀江南。

    以上所写,能觉察一些什么呢?一是伤春的原因。春气动,万物争,阴雨绵,泥路烂。人是非,感流年,已去君,孤身险。希望渺茫。二是透露招魂的对象。随襄王初春南行打猎,襄王意气过盛,望凶猛犀牛搭弓射击,犀牛怒吼,襄王受惊吓而魂魄离散。从此卧病郢都,一晃几月,草深春尽,不见好转。宋玉外放,是以招魂,谨表忠心。三是江南最是伤心地,一片沃野离故居。“目极千里”,乃江南平原、澧阳平原;“白芷皋兰”,多生沅澧流域;“魂兮归来”的大后方,必是南楚。但襄王终不幸驾崩,或曰死在鄢郢,或曰死在淮阳。宋玉只得“望洋兴叹”,生死为其招魂,呼唤不已。

   《招魂》先说,“魂兮归来吧”,回郢都。东、南、西、北以及天上地下皆不可去,极力陈述其险恶,然后渲染自家皇室的优越高档,无与伦比。用以使被招者清醒头脑,顺应呼声,跟随回家。

    汤漳平先生指出,作者不为抒情写怀而作,实在出于特定的招魂目的而作,其形式是民俗的现成的形式套用。[2]潘啸龙先生说得更具体:《招魂》对“‘天地四方,多贼奸些’的瑰奇想象,表现了楚文化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还弥漫着怎样的神怪观念,处于怎样相对原始的巫术宗教的影响下。它对楚王宫室及日常享乐生活的繁盛铺陈,则又展示了楚文化在物质文明方面的创造成果和堂皇气派,令后世窥见了它那足与中原文化并驾齐驱的高度发展水平……至于此文中一再招唤楚王‘魂兮归来,反故居些’,不要‘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些’,则又反映了当时的民俗是怎样疑惧于死之恐怖,而爱恋于生之可亲。中国古代的巫术宗教及习俗观念……在此得到了鲜明的体现。既执着眷恋于尘世生活,又希望‘不死’,成仙以延续这生之欢乐,而不是视尘世为苦难的‘炼狱’,以企求死后进入‘天堂’,这便是《招魂》所显示的明朗亲切的东方式人生态度。”[3]

那么,招魂这种形式,在古今澧人的民俗上是怎样体现的呢?

   “收吓he”是巫师收魂的一种巫术。就是招魂。人有三魂七魄,人的灵魂是决不能让它离开人体的。于是便有护魂、守魂、喊魂的习俗。如小儿,身心脆弱,最易受惊吓,魂魄出窍,所谓遇邪气,夜夜哭闹不停。巫师便在黄纸上书写:“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亮。”再分散贴在来往人多的大路旁,让人们念咒杀邪。有的人精神恍惚,迷途不归,谓“失魂”,魂不守舍,神游象外。认为病因起于凶神、恶煞、野鬼的惊吓,唯其将其除掉。魂魄才安然附体。“喊魂”,视病情连喊3-7次,每次在夜间进行。由家人站在门口喊:“x x回来!”另人答:“羌回来了!羌回来了!”边喊边朝病人靠近,直到病人面前为止。也有从远处喊过来的,如传说澧州嘉山立有孟姜女庙,孟姜女背丈夫的尸骨回乡,边走边喊,一步一回头。直到陕西潼关累死。乡人闻讯来接,取到尸骨后要把魂一起带走。前面人领路倒走,边走边喊,跟的人便回答。《招魂》里面讲的“工祝招君,背行先些”就是这个意思。而如请巫师“排”的话,即叫收吓。巫师首先盛一杯水,用布罩好,再拿到病人面前左右晃动,嘴里唱《乌鸦颂》。确实认定魂魄被某鬼偷走,打开罩布观察杯里米中图形,判断出魂魄走失的方位和方向,魂虽无影,但窃者有踪,这样魂才有可能被追回。下面是《乌鸦颂》的一部分――

    酒肉财喜,

    连喊三声未主些,

    凶险祸福在北方;

    连喊九声未主些,

    凶险祸福在南方;

    连喊五声未主些,

    凶险祸福在东方;

    酒肉财喜,

    连喊七声未主些,

    凶险祸福在西方……

    如此三次,再打开罩着的杯子观察杯子米的图形,判断在某方向病人受某邪鬼所缠或受某物惊吓,让病人亲属回忆,病人所至之处是否葬有家神家坟或是否有凶险之事;然后开始喊魂,泼水饭等收吓活动。如果是山神河神作祟,土家人则举行大规模的山祭河祭。那悲壮沉雄庄严的山祭河祭能给人灵魂以震颤。 [4]

    《招魂》和《乌鸦颂》里都有东南西北的喊法,如此类似,证明宋玉很懂当地的信仰习俗。文化人的作品总是高深一些,但总是脱胎于民俗文化,这一点是不能够否定的!常在江边走,哪能不湿鞋?

    《招魂》所指的饮食文化、舞乐文化、游戏文化,南楚民间均有所体现。酸甜苦辣咸通吃,尤其喜咸辣,喝黄米酒。乌龟王八、牛筋野鸭、卤鸡酸菜、腊肉油粑,还有麦芽糖、土蜂蜜、莲子汤,都是吊味口的东西。“一日不吃辣,回头骂黄沙。”俚语鄙俗,仍能说明问题。至于舞乐,《采菱》、《扬荷》,不仅能唱,而且能舞。扎一只纸船,里面一个美人儿提着船舷,两边两个姑儿划桨,前面一个老艄公引路。锣鼓响起,丝弦一拉,便开唱了:“哟乐呵,哟乐呵――日头阳阳兮哟/水面红而绿哦/玉手白白兮哟/菱角红而绿哦/帽子宽宽兮哟/眼睛大而亮哦/船儿慢慢兮哟/嘴巴吃而唱哦……”现在,打击乐承继下来了,竽、瑟却失传,代之以二胡、琵琶、笛子。谈到游戏,猜拳行令还在,宴会四言八句亦有。玩昆蔽象棋,用箭竹筹码,已演变为分发计数比输赢的工具;象棋不用象牙,而用石用纸用木。

 

【四】

    宋玉其他作品可能不是在临澧写的,为官所作的“遵命文学”。可是,我们可不可以从那些作品中查检一下,有不有临澧的丝丝的缕缕的土壤滋味呢?  

    湘楚民间文化形成的地域特色,可分成四大板块,即湘西粗犷山野文化、湘东柔美水乡文化、湘中理性城市文化、湘南清静丘岗文化。湖南四大水系之一的澧水,从湘西流来进入洞庭,沿途接进八条支流,号谓“九澧”。而临澧澧州正处于粗犷山野与柔美水乡的夹缝之中,又与荆楚郢都不过百里之遥,有古道相通。诚如是,多民族的渗透,汉文化的张扬,齐鲁直下,吴越返上,就会衍生出多姿多彩的民间文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体现在澧人的思想劳动生活之中,不妨试归纳几个类型:

   1、春恨秋愁。为什么伤心呢?事情往往由此及彼。宋玉受不到重用,找不到知己,不能回故居,且失妻丧子。外界环境是能激发导引人的联想的。看到春天,便想到韶华易逝,好运不再;霪雨如泪,雾障不开。看到秋天,便联系到人生短暂,草木一秋;北风侵袭,无所成就。宋玉得病,触景生情,传染了历代不得意文人,感伤主义文学得以漫延开来。李群玉一生进士未中,怀才不遇,死后才被追封,留有《李群玉集》。清末进士出身的黄道让,敬宋为宗师,叹惋结集《雪竹楼诗稿》。范仲淹少年失怙,随母易嫁,在澧州发奋攻书,度过了多少春恨秋愁的岁月;为官后也曾遭贬。他深知愁怨的危害,大义告诫: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民间下雨的时候,母亲担忧游子的前程;当枯木折倒时,父亲揣摩不祥之日逼近。女子好哭,声嘶力竭;男人好叫,山崩地裂。以此发泄心中的不平。所以他们常劝人说:憋在心里得病的,哭吧。他们特别欣赏孟姜女的戏、梁祝姻缘的戏、安安送米的戏、梅良玉的戏。因为这些戏都是伤心的戏,大家愿意跟着流一把眼泪水。这也是一种满足感。人生命运蹉跎,好歹悬殊太大。谚语还说:人生下来是倒着的——伤心先出来。意思是头先出来,一出来就哭。

    2、疑神疑鬼。屈宋辞赋的重要特征,是受道家影响而信奉鬼神巫傩。闻名川贵两湖的张家界五雷山极顶乃老子太上老君所在,对峙而望有临澧县太浮山,东青龙,南朱雀,西白虎,北玄武。至今终年祭拜,且言1119为老君生日,虔诚礼拜者络绎不绝。地方上奉行道家法术的有两种,一种专职,在观里;一种兼职,在家里。哪家“老”了人,必须请道士做法事,超度亡人上天。有钱者,在观里做;少钱者,在家里做。一般道士两个到四个。没有道士,死者上不了天,下地狱就不得了!巫师与道士不同点,是收吓、赶鬼、长命,不用响器操办。比如说,屋里异常响动,有鬼吧?神经失常,鬼找到吧?忘性大,鬼挖肝吃哒吧?在外面找不回来,碰到鬼哒?一件事本来简单,老是做不好,务就有嘎鬼!孩子们晚上怕听鬼白话,听了不敢进屋去;夫妻生儿不出,怪土地;眼睛长翳子,怪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胳弯里长“羊子”,说得罪了神灵。于是便请巫师。巫师的法术可多了。以治生育为例。求神送子的人家,秋后先将神像挂在屋外搭好的台子上,把捏成小孩模样的粑粑放在已摆好的牛肉豆腐上面,然后行巫术。法事完毕,巫师拿些牛肉和豆腐回家,主家和其他没有小孩的人家就把粑粑带回。夫妇还要躲藏在屋角,再敬姑娘神,并悄悄地分食粑粑。吃了这种粑粑,就能生育。再如,出门选日子,起房看风水,都是源于道巫文化,“楚人信巫鬼,重淫祀。”[5]不错。

    3、狂放不羁。宋玉多才多艺,在当时词客中是出类拔萃的,也就无所顾忌。在《登徒子好色赋》里攻击登徒子连丑妻也不放过,自己对“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的东邻女的求爱,“至今未许”。在《对楚王问》中自比阳春白雪、凤凰鲲鹏,狂言:“夫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在《九辩》中亦自比凤凰骐骥。这种风气,从古之三苗湘西剽悍而来。秦汉以至明清,占山为王,不断地杀头,不断地反抗。民谣传:老子本姓天,天下无人管。东南西北阻,杀它一二三。文武同气慨。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李群玉戏谑澧州太守邓艾。临澧县城有个覃诗人,见到堂堂公安局长直呼其名,“喂,过来哈。”做生意的跑买卖的,不能限制哪天不出门,便说:乱搞乱发财。连讨米子也傲。你给他一个粑粑,用脚踢给他;他只瞪你的脸,不看粑粑。哪户人家做红白喜事,讨米子可以上席吃酒。本土多直人,精明人瞧不起愚蠢人,开口便是:羌你个蠢猪,找不到卵挺!民国时期,革命烈士黄细亚是黄道让之孙、黄右昌侄女,根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9岁便要出嫁非意中之人。她就是不嫁!就不怕人家好笑!就不信这个邪!自己作主,参加革命,跑到重庆去了。狂放不羁的人喜欢戴高帽子。十年动乱时期,临澧县戴高帽子的上万人。

    4、弄曲言情。“玉识音而善文,襄王好乐而爱赋”。[6]楚词郑舞、巫戏商唱,宋玉都来得。人又年轻貌美,是很逗人的。辞赋里举了很多歌曲名,如“激楚”、“结风”、“阳阿”、“阳春”、“白雪”、“阳陵”、“采薇”、“清商”、“流徵”、“孤子”、“北里”等等,又能自编自演。可以想象,他的影响力、煽情力、诱惑力有多大!地方上流传下来的,有巫傩戏、荆河戏、跳丧舞、摆手舞、扭秧歌、出嫁歌、花鼓戏、汉戏。代代都有自办的班子,唱戏看戏的瘾很大,有的全家唱戏,简直有些发疯了,饭都忘了吃。一户人家娶媳妇,新婚之夜,新郎问新娘:“马备好了吗?”新娘乃远亲,不知所指,未出声。新郎很不高兴,便不上床。第二天,婆婆见新娘有泪痕,便问其故,知道后便悄悄告诉她说:“早已备好,专等相公上马。”晚上即如此。相公很高兴,便上马放箭。忽然新娘放了一个响屁,相公大惊,曰:“耳听一声炮响,必有埋伏,待俺退下阵来。”隔壁公公听见了,忙曰:“我儿战败,为父助战。”婆婆捶床曰:“助战者必斩!”有一个人为了唱戏,卖了家产买戏装。他上得台来唱道:“头顶一口锅,身穿四升田,脚踏四条高板凳!”唱歌更是遍地成风,老少不拘,还出了不少舞文弄墨的才子。创作的什么《思乡曲》、《饮茶赋》、《十想》、《十送》、《十月怀胎》、《十二月古人》、《油菜花儿黄》、《小白菜》,类似散体赋的问答对口。全都非常富有亲情味,爱风流爱美丽,真个是多情在南楚。

    以上只是粗浅认识,研究仍在进行。九里楚墓群的天子坟是谁的天子?宋玉城是否归宿宋玉?《九辩》、《招魂》是不是在此撰写?尚未定论。但从逻辑上讲,宋玉悲在晚年,不悲不会出二文。从民间文化的角度来讲,其二文,与该地有水乳交融的关系,有些词现在还留存地名,实难割舍。

200862

 

注释:

[1]史新林、杨绪穆:《临澧——楚襄王郢都所在地 宋玉作品创作地》,见《宋玉城》2008年第1期。

[2] 汤漳平:《楚辞论析》。

[3] 潘啸龙:《〈招魂〉研究商榷》,见《文学评论》1994年第4期。

[4] 唐明哲、覃柏林:《湘北土家族探秘》。

[5] 见《汉书·地理志》。

[6]( 晋)习凿齿《襄阳耆旧记》卷一《人物·周·宋玉》。

 

作者: 于试 男(1946--)湖南省当代作家、教授,湖南屈宋学会会员 13047218716 通联:长沙市东风路50号省博物馆113 信箱(410005) 已出书五本。

 

来源:http://www.tc168.net/168285/index.asp?xAction=xReadNews&NewsID=22112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学术网◆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8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中华赋学院 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香港] 信箱:okpcx@163.com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互动QQ:1613619349 专区QQ群:113153464   联系人:赋帝司马呈祥 赋后上官妍姝 赋姑卡惠子 赋仔克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