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Ⅲ >> 孟庆振赋集·中赋理事·中赋报(网)副主编 [赋霆] >> ◆【亚圣王道赋】◎孟庆振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思友董氏女】◎赋儬陈品清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上海精神赋】◎赋洹侯瑞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引水赋/捐款赋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春雨赋】◎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阜新波森特农场赋/胡杨赋/宽甸小韭菜沟游记】◎赋恨刘俊生 撰文
◆【江西青原弘济慈善基金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 赋帝 审辑
◆【钱塘潮赋】◎赋胪赵洪禄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塞国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云台山赋/巴蜀家风赋/金口峨边行赋/武则天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临沂五湖潘氏族谱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潘氏总谱赋】◎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中华潘氏总谱赋】◎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27篇)
◆【告八百万潘氏族人书】◎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赋忎穆升凡辞(并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温姓探源】◎赋光温诚荣 撰文
◆【金华山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6篇)
◆【钱塘潮赋】◎赋志朱克雄 撰文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农家小院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3篇)
◆【吕梁赋/水府庙赋/大牟家赋】◎赋监王万荣 撰文
◆【汾水赋/上党赋】◎赋爀崔书林 撰文
◆【金秋赋】◎赋检郭良坤 撰文
◆【穆升凡先生建树高(藏头)】◎赋潇刘银叶 撰文 (3篇)
◆【衡南五中赋艳梅繁花赋】◎赋衡胡素 撰文
◆【雷家畈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穆升凡先生颂(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7篇)
◆【姜太公故里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李家山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改革开放卌年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赋忎穆升凡作品研讨会发言稿】◎赋帝 撰文
◆【赋忎穆升凡颂(并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赋忎穆升凡赞】◎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辞/赞/颂】◎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45篇)
◆柴广翰《新史记·翰林呓语》一书出版推荐语 / 赋帝
◆【青原山净居寺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 赋帝 审辑(修订)
◆【沁园春·词赠潘承祥主席】◎赋仚王茂生 撰文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04
   ○- 今日访问:551
   ○- 本周访问:1675
   ○- 本月访问:21565
   ○- 访问总数:4338771
  双击自动滚屏  
◆【亚圣王道赋】◎孟庆振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10日  出处:自创  作者:孟庆振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14 次

亚圣王道赋    用韵:继往圣,开来学

                ——纪念孟子逝世二千三百周年

   

小序:帝高辛(喾kù)之苗裔,周公旦之后胤,鲁三桓之孟孙①,于周赧王廿六年(公元前289年),涒(tún)滩② 十一月即望,一代圣哲孟氏之始祖轲卒。天年高寿,八十又四。呜呼!倏忽弹指,二千三百年间,罹秦皇之燔劫,得汉武以独尊,孟公之道渐融炎黄之性灵。三迁、断杼之典,华夏家喻户晓;仁义、良贵之训,成民族传统之高标;然则,邹国公、亚圣之贵民轻君、尊王贱霸之说,向遭肉食者噤声,以为“大不敬”。冷其庙,删其书、谤其说。今会当其忌日之大祭,笔者独赋王道,以还先哲之圣明,以奠我祖之英灵。辞曰:

 

逆河而探源,则仰昆仑之巍巍;溯史而窥端,则见圣迹之熠熠。数千年,乾穹昊昊,日月旖旎,渥华夏而巉丽;坤仪恢恢,膏壤沃野,滋炎黄而灵异。山聚祥光,泰峄峨峨,安国之策,集大成乎素王;水凝瑞气,洙泗碧碧,定邦之猷,开王道乎孟子。惟孟继孔,铸儒学之天脊;拓仁入政,独王道以民律;崇仁广义,惟人和而协力;善养良贵,贯浩然以国器。善哉,《孟子》!“明太平大同之微言,发平等同民之公理;拯普天生民于卑下,著隶天独立之伟义。”(见康有为《孟子微言·自序二》)

何谓王道?同忧同乐,安危舍生;贵民轻君,贱霸尊王。生逢战国,睹诸侯穷兵黩武以争霸;身处乱世,叹黎民白骨蔽野而号丧。时,篡盗之人,列为侯王;诈谲之国,兴立为强;后王师之,转相效仿;并大兼小,遂相吞亡;暴尸经岁,流血盈荒。孟子奔走以呼“定一③”,哲人首倡以戒“嗜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夫日月之行,成四时八节;民心向背,系邦国兴旺。家国之本在民,天下之本在邦。君似舟,民如水。水可载舟以远航,水可覆舟于汪洋。是故,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暴,莫不盗;君枉,莫不殃。拯民于水火,则民心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而草菅民命,则百姓之去暴也,似潮之骤退,兔之闻狼。从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多助至极,天下必王;寡助至极,天下共呛。而共呛之暴君,则身弑而国亡。嗟乎!发平民之公理,开时代之先河;挞诸侯之黩武,绽民本之曙光!

惟仁者宜在高位,德常人则必流芳。君民于仁,同类;君臣于道,同堂。如走兽之于麒麟,犹飞鸟之于凤凰,似丘垤之于泰山,宛行潦之于河洋。无别贵贱,亦非卑望。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是故,尊贤使能,俊杰在堂。敢任“不召之臣④,勇拔稠人⑤之良。弃“三习⑥”以革“一弊”;效三圣⑦而听民望。大夫茅焦解衣⑧,格君心之非以就尹伊,贤臣辛毗引裾⑨,谏君心之过以就武汤。弗听,则“弃之”、“已之”、“易之”、“诛之”。而“诛其君,弔其民”,民之望,如大旱之时雨降;民之悦,必箪食以迎壶浆。嗟乎!一士谔谔⑩,倡开天辟地之豪言;霹雳破柱,开南鹞北鹰之滥觞⑾!

何以行王道?推恩及人,忧乐以同,富民恒产,薄赋省刑。

人之初,性本善。是说,人人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以内交于人,非以外誉于朋。若老吾老,推恩及人;若幼吾幼,加诸彼众:“由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则王之以王,理大国如烹小鲜,治天下如运掌中。由是,推恩,则足以保四海、王天下;弗推,则无以保妻子、养父兄。而王之不王,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譬如,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为不用力焉;明足以察秋毫,而不见以舆薪,为不用明焉;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保百姓,为不用诚焉。是故,乐以天下以诚则王,忧以天下以诚则恒。嗟乎!正其义不谋其利,王侯以为远;明其道不计其功,君伯鼠目病!

王道保民,以明经界⑿;恒产以赖,泽梁禁开。深耕易耨nòu,农时不害;薄其赋敛,山泽以派;罪不及孥,鳏寡以爱。庠序之教,仁德渐艾。王道之始,百姓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以终,贤君恭俭礼下有诚。假以时日,则渊深而鱼生,山茂而兽来;乐业而仁至,民富而礼怀。正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衰。至治之极,民各甘其足食,美其穿戴;安其淳俗,乐其业赖。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崽。乐岁终身饱,凶年免死灾。诚如是,离朱之明,近悦远来,则天下之士,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陔,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界。嗟乎!治民之产,筹安邦之猷策;安民以富,明太平之基台!

然则,外王源于内圣,仁政还须仁爱。人之于兽,“存心”而别;士之于圣,“养心”可学。以仁存心,仁者爱人;以礼存心,义者云结。譬如,口之于味,人有同嗜;耳之于声,人有同听;目之于色,人有同美。何独于心,人却殊别?存礼存仁,理义分野。良善,人皆可行;尧舜,人皆可学。居仁由义,良贵不灭;乐天知命,曲肱以乐。天降大任,舍我其谁?苦其心志,慷慨奋鬣lìe。穷不失义,达不淫邪。独善其身,不曲阿学。不怨天私,不尤人蔑。仰不愧天,俯不地怍。亘古,“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孟子·离娄上》)以故,赤子之心,梦尸梦秽⒀;洁身自好,永葆名节:“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也。”(《孟子·滕文公》)嗟乎!大丈夫,迥人格之分野!大丈夫,彰民族之气节!

至若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谢。譬之山路,常行似街;久不造访,荆漫成野。养心寡欲,熊鱼以舍。正良心,息淫邪,讵诐行,效雄杰。守正方良,言行自洁。大智若愚,圆融志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制怒心平,毁誉不愕。人爵有道,得之有命;天爵珍贵⒁,口碑大写。颐养良贵,永不凋谢。内圣外王,无敌朝野。修身齐家,达平天下。至若善养浩然之大勇,凛然大义,豪勇果决。以理直而刚烈,临万难而不折;面千万而无却,塞天地而凛烈。嗟乎!夫浩然之正气,曾铸千年炎黄之脊梁!斯凛然之大义,结晶万代国士之铁血!

呜呼!亚圣之王道,倡仁政而行理义,去利欲而近民生,壁立万仞,粪土王爵,圣哲之慧眼望穿华夏时光之隧穴!中华之王道,黜霸功而行王道,拒孤赏而纳百川,捍守家园,敢撄逆鳞,先贤之正气滥觞炎黄浩然之气节!一反老庄之遁隐,致君尧舜,承大任,入世以觉;摈弃至圣之乘桴,舍生取义,求至理,慷慨以竭。迥异西方之贪婪,播友谊,祈太平,张骞西使,丝绸之路逾千年热络;截然列强之暴虐,劫货利,起狼烟,殖民之域几百载滴血。

乱曰:岩岩泰峄,乱云出岫,时之至兮。棂星降凡,命世亚圣,出其类兮。贵民轻君,尊王贱伯,拯极弊兮。性善良贵,养气存义,民族气兮。忧乐天下,安危舍生,开盲聩兮。春秋蒇chǎn事,炎胤黄胄,信不匮兮。

歌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道通天地有形外,思人风云变态中。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宋·程颢《秋日偶成》)

辛卯(2011)年正月中浣于孟子故里。

 

【注释】

①帝高辛之苗裔,周公旦之后胤,鲁三桓之孟孙:古代五帝之一的喾,名高辛。帝喾之后裔周公旦,系周文王姬昌之子,周武王姬发之弟。周封之于鲁,传至鲁庄公,时 “三桓”之首庆父,初称仲孙氏,后称孟孙氏,示不敢伯仲庄公也。其后人子孙始姓孟。

②涒滩:太岁年名。太岁在申曰涒滩。(见《尔雅·释天》)孟子生于周烈王四年己酉(公元前372年),卒于周赧王廿六年壬申(公元前289年)(见《孟子家世》第8页)

③定一、嗜杀:“孟子见梁襄王,……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于一。’‘孰能一之?’对曰:‘不嗜杀人者一之。’”(《孟子·梁惠王上》)意思是:安定的希望在于天下的统一,只有不好杀人者,即以德行仁者,才能统一天下。

④不召之臣:孟子曰:“故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孟子·公孙丑下》)意思是德才超过自己的人。

⑤拔稠人:即拔识于稠人。稠人,普通群众。

⑥“三习”“一弊”:见《曾文正公全集·鸣原堂论》附录:孙嘉淦《三习一弊疏》。三习: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喜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心喜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一弊:喜小人而厌君子是也。

⑦茅焦解衣:此典出自《说苑·正谏》,比喻冒死向皇帝进谏。

⑧辛毗引裾:此典出自《三国志·魏书·辛毗传》,比喻直言敢谏。

⑨三圣:指尧、舜、禹。伊尹:商代名臣,名挚,佐汤伐桀。武汤:指灭夏之成汤和灭商之周武王。

⑩一士谔谔:此典出自《史记·商君列传》:“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

⑾南鹞北鹰:此典出自《晋书·崔洪列传》:“丛生棘刺,来自博陵。在南为鹞,在北为鹰。”比喻清廉刚直,不徇私情的臣子。

⑿经界:指划分整理田界。孟子曰:“夫仁政,必自经界始。(《孟子·滕文公上》)

⒀梦尸梦秽:此典出自《晋书·殷浩传》:“或问浩曰:‘将莅官而梦棺,将得财而梦粪,何也?’浩曰:‘官本臭腐,故将得官而梦尸。钱本粪土,故将得财而梦粪。’时人以为名言。”

⒁天爵:是天赋予人,而又经过人去“为”、去“养”而形成的自然尊贵。人爵:即人之爵位。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孟子·告子上》)又曰:“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孟子·公孙丑上》)

 

作者简介:

孟庆振,,19468月生人。中学高级语文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出版诗词集《沙棘果》,发表辞赋作品《鲲鹏赋》、《三龙赋》、《邹城赋》等近140篇。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