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Ⅳ >> 肖凤奎赋集·中赋理事·中赋报(网)副主编 [赋屯] >> ◆中华辞赋网报◆【乞者谢德荣王海玉父子列传】◎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审辑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旅邱德法专集(2人、6篇)
◆【中华邱氏总祠堂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得孙赋
◆赋文28篇(入编书稿) / 赋忎穆升凡
◆【鹤梦酒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20篇新增赋文目录及赋文(入编书稿)/ 赋勀陈志平
◆【莲湖湾记】◎赋衡胡素 撰文
◆【万家赋】◎赋宣徐民主 撰文
◆【汾酒赋】◎赋汾王成武 赵世中 撰文
◆【农禅赋/杨中同学聚会赋/西南农大同学聚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白求恩故乡赋(修订稿)】◎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福建南安行纪/遵义侯氏戊戌联谊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大楠中学赋/名媛养生赋/千古荣州赋/覃氏家乘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 辞皇 审辑(18篇)
◆【安徽潘氏团拜会序】◎赋帝 撰文
◆【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赋帝 撰文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40
   ○- 今日访问:105
   ○- 本周访问:105
   ○- 本月访问:7589
   ○- 访问总数:4765296
  双击自动滚屏  
◆中华辞赋网报◆【乞者谢德荣王海玉父子列传】◎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发表日期:2016年6月29日  出处:中华辞赋家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后 上传  作者:肖凤奎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673 次

《平俗列传》之四

乞者谢德荣王海玉父子列传

◎肖凤奎 撰文

    王海玉者,京北郭家屯镇西屯村人也。祖籍冀武清肖家庄,本姓谢。海玉十五岁,父死无着,寄托二姊家,时值西屯南沟王翁妻匡氏走亲戚,偶至海玉二姊舍,见海玉嶙瘦弱小,衣衫零敝,而五官有分野,鼠目猴视,以为聪,甚怜爱。转思亲子自顾不暇,恐不能养老,而此儿无依,正可计来日,遂托中人说辞。时海玉姊家生计亦难支,苦无托付,遂应之。匡氏收为义子,至南沟,称王翁“大爷”,呼匡氏为“娘’,取名海玉,改从王姓。

    谢德荣者,冀武清肖家庄人也,乃海玉亲父。民国二十九年,德荣十五岁,与父母不和,负气离家,独北行乞讨;至丰宁黄旗,为富人奴,牧猪马。过三年,同村张翁有女,年二八,虽愚顽龊陋,而不为完痴,身且健,足可理家务,自言愿委身德荣;德荣虽属意,然无片瓦,不敢应。主人知,念德荣憨诚勤苦,携聘礼,亲旨张家;张翁初不许,主人再三纠缠,婚事始成。即婚,仍为主人牧猪马,间操田里。三载间,连生二女,长女名桂英,次女名桂芝;人口添,衣食日增,主人酬给亦倍之。德荣感主人大恩,遂日里披星戴月,岁岁甘冒寒暑,时时恪尽本分,终使猪马肥,田黍丰。主人愈加怜爱,自此衣食比于家人。

    村有鳏夫孙二鼠,懒持田业,专侍鸡鸣狗盗,阴窥德荣主人壮马已久,某冬日,趁夜黑风烈,潜马厩欲盗,为德荣当场执。主人扭之乡署,罚银五十,刑拘三月。孙怀恨,日思报复,缕持棍斧撞门滋衅,扬言欲灭德荣。主人大恐,出钱币一百,壮驴一头,衣物十余件,嘱德荣速潜他乡。德荣以二条筐称驴背,左右分装二女,引妻子,至午夜急东逃。行五十里,遇沙棘雪塘,仓皇不避道狭;又十里,见孤舍,扣门求歇息,野老出迎,德荣下二童,愕然不见长女;立折返,循原道蜂奔觅寻。或五里,微闻人泣声,趁月光第次前视,见长女委道旁蓬蒿间,而六七狼蹲坐环视之;德荣怒喝,狼皆逃。德荣解衣裹女,匆返孤舍,野老啖以粗饭,歇乞,又东走一百五十里,至滦平张百湾乡野林隐蔽处,遇半山峭崖下穴洞,暂憩。时值仲春,虫初蛰,草微萌,山无野蔬,德荣晨昏阴出乞讨,归以冷食生米馁妻女,怕人知,不敢举火。偶乞讨未得,则咀树皮野草,或吞冰雪,或忍饥待旦。

    某日,山外猎户张老偶至穴洞,突闻洞内嚓嚓之声,以为庞物,警然立耳,猎弹上膛,伏腰把枪待击;良久,穴洞绝响,已而,又微闻人语声。甚惊诧,于是大呵,德荣恐,伏背出,跪拜张老,哭诉原委,哀求保密。张老敛枪蹲地,颤臂太息曰:“幸我沉稳,向几以虎豹类毙汝命耳!既浪荡野儿,殊堪怜悯,近村皆良民,进出无需讳隐;去南五里山有匪,虽恶类,然不伤贫弱,汝孑身寡物,倘遭遇,跪叩以陈贫病,即无患也。”德荣拜谢,张老弃之火狐一只乃去。

    德荣窃思:蓬蒿乱世,刀兵遍地,潦倒乞儿,纵往天涯海角终非所宜,乃决久居穴洞。于是,捡板石磊砌以为炕,掘泉泥而为灶,折山柳编芭堵作窗门,未三日,陋室成焉。居之半载,仍乞讨,食不足乃以山菜野果辅之。秋分日暮,生海玉。食养微,处境恶,母身弱,小产;海玉母自剪胞衣,大淋血,几死。海玉生时,重不过三斤,无发,皮包瘦骨,像类猴,然目透灵光,哭声洪如吠狗。时值雷暴,瓢泼捶倒笆窗,凉风呼啸洞璧,婴儿啼叫,母亲哀嚎,二女惊哭,父亲慌愗,凄情惨状,虽阎罗也不忍视之焉。

    德荣抱妻呼唤慰藉,其妻忽而厥死,忽而惊活,人间地狱,瞬息难测;德荣无策,唯愿神灵庇之。至旦,乃奔入市,购布棉、稷米等,怀之急返。以布棉裹海玉,急煮粥汤馁妻,妻哽咽少食之,已而又昏厥不醒。过两日,仍沉迷,虽百呼不应。入夜,妻色变如白纸,气喘促,垂危。德荣虽居此有时,然未尝闻近村有医家,呼天不应,唤地不灵,捶胸顿足,愤然大哭曰:“天不长眼,要我命矣!”正嘶哑间,有五六刀枪大汉闯入,呵令取水;德荣惊恐,匍匐哀告始末。言未尽,中有络腮胡者和声曰:“毋惊怯,既浪荡乞儿,吾不汝害也。”言毕,令一稍长从者出药包,嘱速与病人服。药下,午夜血止;微旦,病人有吁声。德荣感激,泪如泉涌,跪叩不止;络腮屈身扶起,出银元十块,小米二十斤,衣裤三件,即之乃去。刀枪大汉者,即所谓南山之匪也,聚众百余,游击近郭,劫富济贫,皆义士,非真恶类也。自德荣遇之,络腮每过穴洞,则数馈钱物,德荣受惠良多也。

    德荣妻日渐恢复,然无奶液,幸有匪赠银元,德荣购牛奶于市啖儿,海玉乃活。乞途中,偶遇游医,引穴洞看妻子,汤药十余剂病愈。二女衣食日增,乞讨不能足用,于是,以三五银元充资本,为头绳、颜料、糖果小生意,日利些许,间行乞讨,虽食不饱腹,而居家尚安泰可支也。

    海玉瘦弱,两岁始添发,三岁才能步,五岁从父游乞。及稍长,口伶俐,见人有礼,擅爬山越壑,喜捕鼠、摸鱼、掏鸟事。其随父浪迹于野村闹市,观富人高楼得意,貂裘革履,琼浆肥肉,反思自身穴居寒洞,衣不蔽体,饿馁难支,不解;遂问父曰:“众皆为人,衣食何饱暖迥异哉?”父长叹曰:“八字不改,天地造就,凡人皆分三六九等,命也!”遇强人凌辱或白眼,则愤然疑惑;又问父曰:“众皆为人,四肢五官同,何见我贫即白眼,何视我弱即凌欺,有此天理哉?”父曰:“天不欺我,是人道不平也。兽有强弱,然其以强伏弱,乃生之所必须,即饱,则无复加害,此所谓兽者无善恶之分也。人则不然,恶人者,欲无穷尽,纵居安食饱,犹害人,至其贫,害人更甚;善人者,其心存仁,虽富贵,不骄逸,虽势大,不欺人,至饥寒交迫,亦断不匪盗,此所谓人有善恶之别也。天道酬善,若你我,守善始终,隐忍处世,将之富贵,为善,将之还贫,亦为善,即走投无路而死,亦绝不与恶类伍,则天必怜而活我也。”海玉默然无语,然似领悟,其后乞于村野,饿昏绝死有次,虽见田畦果菜,未尝盗之丝毫也。

    公元一九五四年冬月,海玉十一岁,其母大疾,无钱就医,病逝。余资荡尽,五日不能发丧,德荣低值鬻驴,得银元十,置棺、寿衣等,葬妻穴洞近处。近村助丧十几擎重掘坑者,见德荣贫甚,不求一饭,葬毕乃去。德荣反之穴洞,木然环视四壁,食粮断绝,破被丝網,近乎无物;父子相抱而泣,终夜无语,晨曦穿户,灶膛无烟。德荣自问:家无内助,子女何依,穴洞寒敝,再居之又何益焉?乃决亡乞他乡。

    德荣将子北行,边乞边走,居无定,或投宿善家,或偷居庙宇马厩,或窝倦盘磨之下,或隐之蓬蒿禾草,天寒地冻,北风怒号,悲情惨状,不堪言表。十余日,至大黑山下,天暴雪,路径绝,登千仞,穿原始林,遇滑冰,海玉坠崖。德荣抱负二女择侧径下迂回觅之,辗转有时,得海玉于悬枝上,登而取之,幸止划伤,命无虞也。又下之百步,遇金钱豹。德荣嗔目以对,三子惊呆如死,相持半晌,豹未前一步,继而坠懒腰慢步遁去。德荣速行,不敢停,又千余步至山下,精力竭,父子瘫睡雪地。黑山,高千仞,有猛兽,累伤人,尝夺数十命,非匪类猎者不敢过也。今德荣遇之,近在咫尺无虞,异哉!岂天佑乞儿,令恶虫亦不敢犯之耶?!

    是日黄昏,父子渐醒悟,手足僵痹,相拥呼喊而起,出险谷,循渜水北行。春夏之际,流浪于草原坝上之间。入秋,草地渐寒,遂折返坝下,乞于郭家屯诸村落。公园一九五五年秋八月,乞于招素沟;既望之夜,投宿西山郭氏舍。郭翁见德荣长女与子年当,欲求为儿媳。遂炖山菜、烫烧酒飨来客,彬彬待如亲朋。席间,有青年奉酒,言辞款款,自言郭翁长子,德荣心甚喜之。酒半,郭翁引近邻三老入,相陪甚欢。三老直言愿做媒人,德荣初不能决,转思郭氏虽贫,尙有薄产,况其子又强壮憨诚,亦足可托付,比之拖累饿昏道途远胜百倍,遂许之。求聘礼小米一石三,约定先付三斗,余数半年补齐。当即背书,亲家手印,三老见证。郭翁父子欢喜,竖日成婚。过三日,德荣徙郭翁邻家弃舍居之。半年,斗米食尽,德荣求兑一石,郭翁坚拒,德荣欲领回大女,而郭翁又汹然阻挡。德荣大怒,袖藏屠刀,拘三老至郭翁舍,以身堵门,求合约。郭翁仍坚辞,且言出不逊。德荣坐门槛,出屠刀,嗔目嚎叫:“今不履约,非汝死即我活也!”随之直下自戕,刃透小腿钉入槛内。顿时鲜血如柱,激荡屋顶,溅于三老郭翁之身。郭翁惊恐,呆若木人。半晌,神稍回,跪求曰:“亲家勿怒,如约,如约,即刻送至户所,斤两无差也。”德荣得郭翁诺,始拔刃,三老速扯旧衣为德荣束创口,并扶至居所。未及一时,郭翁一石米亦至,见德荣枕床呻吟,气息奄然,色如灶灰,有悔意,极尽安慰之词,而德荣不理。时天渐转寒,而余署未尽,创口溃烂生蛆,敷野医土药,至腊月乃愈,结大疤痕。

    公元一九五七年季春,米食尽,携二子复登乞途。孟夏月晦,求宿三道营刘翁舍。刘翁有薄产,祖代为木匠,生独子,年十九,轻浮滑黠,见德荣次女温文娇俏,夜强侵之。天明,女哭诉于刘翁,刘翁大怒,令其子跪女膝下,杖责百余,直至昏死;又极尽好言慰女,并馈之少许银钱,女始释然。刘翁备丰盛酒食以飧德荣父子,席间不断婉言谢罪;餐半,滑黠儿匍匐以进,哀求德荣曰:“我虽莽撞,然诚爱女,如能见谅赐我为妇,定终生不负之。”刘翁骂曰:“竖子无进退,罪孽深深尚不思悔悟,乃敢癫狂妄想,岂癞蛤蟆思想天鹅肉耶?”德荣窃想:此子年少青春,情思正旺,一时难持亦人之常情,本性或不为恶,观其态或诚心;况刘氏父子有匠技,有资产,倘嫁之,纵不富贵,亦可生计无忧,终强于饥肠宿野。于是敞怀言曰:“偌果如所言,可矣。”刘氏父子顿时千恩万谢,择日成婚。

    德荣居刘翁家数日,携海玉再登乞途,辗转内蒙多伦渜水、上都河之间。时天下太平已久,邪恶匪患早已肃清,人民只有公心而无私利,塞外住民自古豪爽慷慨,故德荣乞讨所至,无不尽力而与之。转瞬入冬,寒风凛冽,白草摧折,父子宿于残庙,德荣感风寒,身如火烧,午夜吐血,三日不起。海玉求乡署医生,医者怜其贫,免费给药,病稍退。德荣自觉病愈无望,唯恐瘗死道途,益加思念女儿,遂强起折向坝下。沿河而走,穿红柳塘数十里,途中累昏死复又得生,十余日终至大女舍,垂危,再不能起。竖日,言语无声,周身抽搐,黄昏,吐血而死。大女贫,三餐不饱,家无余资,借贷无门,不能置办棺木寿衣,乃取生麻秸秆裹束其父,葬于西山脚下。

    海玉父即死,大姊欲养海玉,而其夫不许,海玉沦为孤独乞儿。过半载,至三道营二姊所,与西屯王翁妻匡氏偶遇,收为义子。匡氏甚仁爱,视海玉如己出,至南沟,以泉水为海玉涤躯身污垢,裁新衣,缝新履,山间田里,形影不离。其夫王翁亦欢喜海玉,凡所得美食野味,概与海玉食之,自此海玉始无冻饿流浪之苦矣。

    海玉庚日长而躯身不长,年十八,高不足五尺,粗不过常人之半,腿臂细如锄柄,凡攀崖越壑追逐之类,轻若猕猴,则非常人所能也,故人称之“瘦猴”。十九岁,为集体牧羊,即之又牧牛。从集体牧事三十载,牧群壮,羔犊盛,熟谙畜性,通晓牧经,百步之外辩个体,千步之外识雌雄,闻声知畜所藏,观色而断疾病,呼哨则众畜骤归,训斥则烈性温顺,有走失,循蹄迹而觅,无不得也。

    海玉身微,然胆大。常一人牧,出没远山野林,而连夜不归,遇毒蛇猛兽不惊。一日午夜,闻猫声渐进,乃先备干灌木攒堆,及野物临之十余步,知为豹,海玉速燃薪火,豹大骇,立身狂吼,仓皇而去。海玉食土烟,每野外酣睡,必取烟油涂之周身,毒蛇嗅之则骇然早避也。渴,无泉则捧雪饮露,饥,粮尽即挖根食叶,所有野外凶险于海玉均无碍也。

    海玉居处极偏僻,村署官员莫能约束,王翁遂隐蔽开荒二三亩,私种糜黍,年获千余斤,故虽经瓜菜而未受饥饿之苦也。王翁嗜大烟,绰号“大烟灰”,其连年植罂粟于险崖之顶,公安数载搜查未得,故不能论法。海玉二十七岁,王翁匡氏私售烟膏,得千余元,为海玉下重礼娶东郭杨氏女。六年间,生三子。又三年,王翁罹患水肿死,葬东坡;再五年,匡氏亦病死,于夫合葬,自是海玉始独撑门户。

    公元一九八零年,海玉迁居沟外,时值承包体制行,分田十余亩,羊一只、骡马牛各一头。三子日长,支费日多,生计弥坚。海玉乃精心牧羊马,三五年间,羊已十余只矣,再三五年,已百数,年可鬻数十只,始存款矣。于是,拆茅屋建筑砖瓦新舍,又购组里场院瓦房一所。五六年间,三子皆娶妻生子,俱安分,辛劳俭朴有如其父。

    余迁西屯河南八载矣,与海玉为邻,隔止百步,闲时促谈于泥盆炭火之侧,常闻海玉回忆往事,感慨良多也。观其食,三月未见有肉;视其衣,数载未见其新;与人处,未见其争;睡不解衣带,食不择凉热,冒署冲寒,未见其病,异哉!余尝从之南山采菇,其年近八旬,登坡越岭,窜如野兔,余不能随也;下阔丈磐石,其纵如虎跳,余不敢效之也。余尝从之北岭采榛,袋盛百斤,其负五里不歇,余二里不能也。余年未知天命,而行不若古稀,愧哉!转思今之贵人,琼浆肥肉犹言无味,绸缎绫罗仍觉不爽,夜沉浸于笙歌狂舞,昼疲奔于功名利禄,荒唐婬逸,欲望无度;以赫赫之身而不能跨咫尺之沟,养肥肥之体而不能挡寥寥之暑;或经风即倒,或遇雨愁病,以药为食,以粗为耻,若小年纪,非中风即糖尿,终生困扰于疗治,甚至早早折去性命,不知苦贫劳顿亦人生之所宜也。富与贫,或有命,凡人者,无论贫富,盖无不趋利以避害,无不乐生而恶死,然人如不顾生而求利,身且死而利焉之附哉?人如不惜死而求荣,命已绝而誉又谁之戴也?天道折中,故富贵不及于一人,贫苦不加于一身,贫或少病,富或多疾,逆顺参半,阴阳平衡。嗟乎!海玉出身乞儿,无微能,世俗鄙若蛆虫,然其受非人之苦而无怨天之恨,不争不弃,朴朴素素,庚近耄耋而壮如青年,悠哉以待百岁,此天道不欺也!

    公元2016年6月17日截稿。山野村民肖凤奎于西屯陋舍。

共搜索到 20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1页,每页 20 条
   『理事赋集Ⅳ』◆中华辞赋网报◆【乞者谢德荣王海玉父子列传】◎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中华辞赋网报◆【苍龙昂首赋】◎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中华辞赋网报◆【云谷灵泉赋】◎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黄广恩传】◎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Ⅳ』◆【肖默古体诗歌十首】◎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Ⅺ』◆肖凤奎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Ⅳ』◆【承德地税二十年风雨征程赋】◎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Ⅳ』◆【祭蔡公文仲文】◎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Ⅳ』◆【郭家屯滦水山川赋】◎肖凤奎 撰文 / 赋帝 辑审 (修订稿)
   『理事赋集Ⅹ』◆中辞网·【郭家屯滦水山川赋】◎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13篇)
   『理事赋集Ⅳ』◆【山野草民杂文散文小说】◎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白话文)
   『理事赋集Ⅳ』◆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肖凤奎《会员登记表》
   『理事赋集Ⅳ』◆【肖默诗选序】◎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西屯凤凰山娘娘庙记】◎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丁五先生传】◎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徐相臣小传】◎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观《燕滦诗赋选》有感】◎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登黄花顶记】◎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郭家屯滦水山川赋】◎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Ⅳ』◆【山野草民诗词曲赋文】◎肖凤奎 撰写 / 赋帝 审辑 (全集)
[1]

共搜索到 138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7页,每页 20 条
   『理事赋集Ⅺ』◆钱从顺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冷为峰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石德毅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杨月春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张允乐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聂国璋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邱德法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王生荣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张茗清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许万坤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李长青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曲华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Ⅵ』◆【原石辞赋八篇】◎贾宏文 撰文 / 赋帝 辑审(8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理事赋集Ⅺ』◆赵洪禄辞赋作品(1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颜亮亨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萧国绪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郭良坤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刘志坚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吴承旭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武兴龙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群分工一览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1群 综合)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2群 营销)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3群 辞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4群 广告)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5群 传媒)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6群 书画)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7群 文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8群 佛禅)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9群 铁哥)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0群 美媛)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1群 互粉)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2群 微商)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3群 同学)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4群 视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5群 赋报)

    欢迎加盟 互粉 互动 合作 双赢

    1)加盟微信号:zf88fz
    2)加盟QQ号码:1613619349
    3)加盟站网址:http://zf888.tc168.net 和 http://zhfxy.tc168.net/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1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1)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2)互动QQ1:1613619349  QQ2:2833076251  QQ3:364235722 
    3)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4)短信手机1:18813012746  短信手机2:13485881066 (非诚勿扰)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