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Ⅵ >> 王卫球赋集·中赋理事·中赋报(网)副主编 [赋愚] >> ◆中华辞赋网报◆【评杨绛之《漫谈<红楼梦)》】◎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旅邱德法专集(2人、6篇)
◆【中华邱氏总祠堂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得孙赋
◆赋文28篇(入编书稿) / 赋忎穆升凡
◆【鹤梦酒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20篇新增赋文目录及赋文(入编书稿)/ 赋勀陈志平
◆【莲湖湾记】◎赋衡胡素 撰文
◆【万家赋】◎赋宣徐民主 撰文
◆【汾酒赋】◎赋汾王成武 赵世中 撰文
◆【农禅赋/杨中同学聚会赋/西南农大同学聚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白求恩故乡赋(修订稿)】◎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福建南安行纪/遵义侯氏戊戌联谊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大楠中学赋/名媛养生赋/千古荣州赋/覃氏家乘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 辞皇 审辑(18篇)
◆【安徽潘氏团拜会序】◎赋帝 撰文
◆【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赋帝 撰文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40
   ○- 今日访问:466
   ○- 本周访问:466
   ○- 本月访问:17858
   ○- 访问总数:4775565
  双击自动滚屏  
◆中华辞赋网报◆【评杨绛之《漫谈<红楼梦)》】◎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发表日期:2016年6月6日  出处:中赋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后 辑 赋帝 审 赋姑 上传  作者:王卫球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599 次

“细蒙”读红楼篇之四:与杨绛先生对话《红楼梦》

    先生为何读红迟?

    ——评杨绛之《漫谈<红楼梦>》

    引子

    杨绛先生是才女,她翻译的《堂吉诃德》无人替代,她无论在剧本文学领域还是散文领域所获得的成就都是很高的,也受到了无数读者的喜爱。笔者对先生的作品是所知闻,但从未细加研读,所以不敢高论。然今日读于网上看到先生一篇漫谈红学之文,倍感惊讶,笔者虽然是无名之辈,但对先生所云还是多持有“异议”,究其所论,咸可商榷。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私下觉得先生似乎不懂《红楼梦》,下面是先生正文及笔者之点评。

    先生正文(括号内为笔者之评)

    我曾想用批评西洋小说的方法,细评《红楼梦》。(先生对红楼梦是马虎读法,何细致可言?此文所评好像没看到西洋之法。后知道这是“妄想”。)那时我动笔即错,不敢作此妄想。如今世移事异,妄想不复是妄想,但我已无心再写什么评论了。

    近来多有人士,把曹雪芹的前八十回捧上了天,把高鹗的后四十回贬得一无是处。其实,曹雪芹也有不能掩饰的败笔,高鹗也有非常出色的妙文。(曹雪芹的许多败笔其实是技巧,是作者精心设计的,读者需有十分心方可解读。)我先把曹雪芹的败笔(几乎全不是败笔),略举一二,再指出高鹗的后四十回,多么有价值(高鹗的红楼是对曹雪芹创作的彻底推翻,无论思想性,还是文学性皆是不可推崇的。个人认为先生的“多么”二字极为不妥)。

    林黛玉初进荣国府,言谈举止,至少已是十三岁左右的大人 家小姐了。当晚,贾母安排她睡在贾母外间的碧纱橱里,贾宝玉就睡在碧纱橱外的床上。据上文,宝玉比黛玉大一岁。他们两个怎能同睡一床呢?(杨绛读红楼不仔细,却错怪雪芹,一个是碧纱橱里,一个是碧纱橱外的床,怎么为一床呢?什么是碧纱橱呢?碧纱橱又称隔扇门、格门。是古代汉族建筑室内分隔的构件之一,类似落地长窗,而落地长窗通常多安装在建筑外檐,碧纱橱主要装修在内屋。据清代《装修作则例》,可写作“隔扇碧纱橱”。宋代的女词人李清照也写过‘纱橱’,那是她那一首著名的《醉花阴》:‘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由此可见,贾府的一间大房间经碧纱橱隔开后成了两间,黛玉睡里间,宝玉睡外间。)

    第三回写林黛玉的相貌:“一双似喜非喜的含情目。”深闺淑女,哪来这副表情?这该是招徕男人的一种表情吧?(杨先生产生困惑是可以理解的,但还是说明她研究红楼不够深入。看看各种版本对黛玉眼睛的描写吧:  

     甲戌本:两弯似蹙非蹙□烟眉,一双似□非□□□□。

     己卯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后笔在“似”字下添“笑非笑含露”五字)目。

     庚辰本:两弯半蹙鹅(蛾)眉,一对多情杏眼。

     戚序本、蒙府本:两弯似蹙非蹙罩烟眉,一双俊目。

     梦稿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目。

     甲辰本:两弯似感非感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列藏本: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好多读者认为只是曹雪芹的一大败笔,这是不能理解作者的真实用意的。周汝昌认为列藏本是曹雪芹笔下真实的黛玉,我认为是对的。“罥烟眉”、“含露目”多么生动形象的文字呀!为什么曹雪芹要隐藏真实的写法呢?主要还是文字狱。因为“罥”就是“月的口目”之一,当然寓明和朱。另一方面不用此字,即暗示明已经没了之一,同时也制造出《红楼梦》并没有写完的假象。不过曹雪芹也担心他的创作意图不被人明晓,就在第21 回有所暗示,即在有贾宝玉读《 南华经· 胠箧》一文中:“灭文章,散五采,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灭文章,散五采”文字狱也;“离朱之目”即含明也。所谓“胶离朱之目”在此。宝玉之南华经,即暗示曹雪芹经历南京繁华生活。

    黛玉的眼睛之创作,即体现“假作真时真亦假 ”之思想。 )

    又如第七回:“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么,别人不挑剩的,也不给我呀。’”林姑娘是盐课林如海的女公子,按她的身份,她只会默默无言,暗下垂泪,自伤寄人篱下,受人冷淡,不会说这等小家子话。林黛玉尖酸刻毒,如称刘姥姥“母蝗虫”,毫无怜老恤贫之意,也有损林黛玉的品格。(黛玉按其身份当然合其母度,但这是小孩子之语言,不能认为黛玉过分之言,却恰恰反映黛玉敏感的个性特质。至于黛玉骂刘姥姥,实际上是作者借黛玉之口骂孝庄而逞一时之快的方式。顾名思义,母蝗虫即母皇虫。所谓“姥姥”,也是骂人语。“刘”则是“流”,即千里之外的满入侵到北京之行程。然真实的刘姥姥也非完全令人讨厌,笔者认为黛玉所言也仅是调笑而已,何需以成人之心来度小孩之心!)

    第七回,香菱是薛蟠买来作妾的大姑娘,却又成了不知自己年龄的小丫头。(读到此处,一头雾水。香菱原名叫英莲,是甄士隐的女儿,被人拐卖,八九年后才转到薛蟠身边,作为作者和读者当然知道她的年龄,她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合情合理,怎么能是败笔呢!好多红学爱好者认为香菱的原型应该是柳如是,笔者也赞同,真实的柳如是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年龄。我们现在看央视《等着我》节目,被拐的孩子不知道姓名的很多,由此可知,香菱不知道自己的姓名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平心而论,这几下败笔,(都不是败笔,是先生之“败”)无伤大雅。我只是用来反衬高鹗后四十回的精彩处(不懂红楼原意,高鹗所补之文实在可笑)。

    高鹗的才华,不如曹雪芹,但如果没有高鹗的后四十回,前八十回就黯然失色,因为故事没个结局是残缺的,没意思的。评论《红楼梦》的文章很多,我看到另有几位作者有同样的批评,可说“所见略同”吧。(读到此段,更对先生读红楼的水平而感到质疑。张爱玲对红楼后四十回以“狗尾续貂、跗骨之蛆”八字所评,可谓定评也。关于《红楼梦》,笔者认为就是全璧,她已完全表达了作者所要表达的主旨。没有后四十回,红楼更是好看。限于篇幅,本文简言之。择时专门论述。)  

    第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多么入情入理。(《芙蓉女儿诔》已作,何须黛玉焚稿。)曹雪芹如能看到这一回,一定拍案叫绝,正合他的心意(非也,可能自杀。)。故事有头有尾,方有意味。(黛玉先天不足,然而读者都认为她是完美无瑕的,这就好像《红楼梦》本身,虽然不是传统创作所体现的有头有尾的完美,但却是作者心中的全璧。其实曹雪芹的创作思想,他在第一回中就借石头之口有所论述,这种把结尾留给读者去想象的创作正是曹雪芹最伟大的哲学思想的体现。老子云:“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同理为:“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不美已。不美之为不美,斯美已。”)其他如第九十八回,苦绛珠魂归离恨天,黛玉临终被冷落,无人顾怜,写人情世态,入骨三分(先生对此段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但他违背了曹雪芹的创作构思)。

    高鹗的结局,和曹雪芹的原意不同了。曹雪芹的结局“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高鹗当是嫌如此结局,太空虚,也太凄凉,他改为“兰桂齐芳”。我认为,这般改,也未始不可。

   (杨先生此段论述近乎荒唐。关于金陵十二衩的命运第五回已经交代的清清楚楚。色就是空,故以空结尾,可谓上智。也做到收尾呼应。如果“兰桂齐芳”,则令人费解。无论宝玉还是雪芹都是反对死读书的。他认为“人情练达即文章,世事洞明皆学问”。)

    其实,曹雪芹刻意隐瞒的,是荣国府、宁国府不在南京而在北京。这一点,我敢肯定。因为北方人睡炕,南方人睡床。大户人家的床,白天是不用的,除非生病。宝玉黛玉并枕躺在炕上说笑,很自然。如并枕躺在床上,成何体统呢!(曹雪芹刻意隐瞒是有道理的。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当然要用独特的方式去写作。譬如长安,隐喻指北京。班固《二都赋》云: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所谓雍州,雍正之州也,当指北京。另荣、宁二字之含义已说明是北京。见笔者相关研究文章。)

    第四回,作家刻意隐瞒的,无意间流露出来了。贾雨村授了“应天府”。“应天府”,据如今不易买到的古本地图,应天府在南京,王子腾身在南京,薛蟠想乘机随舅舅入京游玩一番,身在南京,又入什么京呢?当然是──北京了!(应天之意既指地名,也寓朝代信息。皇太极谥号是“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功文皇帝”,“应天”二字排在第一位。)

    苏州织造衙门是我母校振华女校的校址。园里有两座高三丈、阔二丈的天然太湖石。一座瑞云峰,透骨灵珑;一座鹰峰,层峦迭嶂,都是帝王家方有而臣民家不可能得到的奇石。苏州织造府,当是雍正或是康熙皇帝驻驿之地。所以有这等奇石。(清皇宫之奇石多出江南,先生所云即是。)

    南唐以后的小说里,女人都是三寸金莲。北方汉族妇女都是小脚,南方乡间或穷人家妇女多天足。《红楼梦》里不写女人的脚。(非不写,是暗写。譬如黛玉之“娇花照水”、“弱柳扶风”,“摇摇”之步不是小脚,又是什么呢?)农村来的刘姥姥显然不是小脚。(宝钗、晴雯当是大脚。这点张爱玲的《红楼梦魇》一书有精辟论述。)《红楼梦》里的粗使丫头没一个小脚的。这也可充荣府宁府在北京不在南京的旁证吧。(其实满汉融合,无论北京南京都有大脚和小脚之融合特点,非为北京独有。)

   《漫谈》是即兴小文,兴尽就完了。

    后记

    杨绛先生《漫谈<红楼梦>》一文,理解上的确漏洞百出。不知此文是先生何时作的,如若是近作,则让人感到吃惊,如若是年轻时所作,倒可以“包容” 。 笔者认为先生此时非不懂小说,而是不太懂《红楼梦》。好在“漫谈”二字,足给本文留下了无数想象和包涵的空间。

说明:

   本文是文学讨论,并非毁大师名节。

共搜索到 35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2页,每页 20 条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评杨绛之《漫谈<红楼梦>》】◎王卫球 撰文 / 赋...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大伊山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细蒙”读红楼篇之三:《红楼梦》的起名艺术 / 王卫球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五莲风光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玄武湖赋】◎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赋帝赋荟萃』[赋帝赋]·上赋帝表 / 王卫球 撰文 (中赋理事)
   『赋帝赋荟萃』[赋帝赋]·赋帝赋 / 王卫球 撰文 (中赋理事)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今世缘酒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汤沟“两相和”国藏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五粮仙液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Ⅵ』◆中华辞赋网报◆【江苏灌南中等专业学校赋】◎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理事赋集Ⅵ』◆【盐河赋】◎王卫球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酒神赋】◎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国酒茅台铭】◎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洗耻鉴血赋】◎王卫球 撰文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二郎神文化遗迹公园赋(并序)】◎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新婚祝贺辞(赋)】◎王卫球 李东成 撰文 / 赋帝 审 赋姑 辑
   『理事赋集Ⅵ』◆【大秦岭中国脊梁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爱情天梯赋】◎赋愚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辑审
   『理事赋集Ⅵ』◆ 情“误”《红楼梦》/ ◎王卫球 撰文 / 赋帝 审辑
[1] [2] 下一页

共搜索到 138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7页,每页 20 条
   『理事赋集Ⅺ』◆钱从顺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冷为峰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石德毅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杨月春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张允乐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聂国璋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邱德法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王生荣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张茗清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许万坤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李长青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曲华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Ⅵ』◆【原石辞赋八篇】◎贾宏文 撰文 / 赋帝 辑审(8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理事赋集Ⅺ』◆赵洪禄辞赋作品(1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颜亮亨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萧国绪辞赋作品(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郭良坤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刘志坚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吴承旭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理事赋集Ⅺ』◆武兴龙辞赋作品(1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群分工一览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1群 综合)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2群 营销)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3群 辞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4群 广告)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5群 传媒)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6群 书画)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7群 文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8群 佛禅)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09群 铁哥)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0群 美媛)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1群 互粉)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2群 微商)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3群 同学)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4群 视频)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微信15群 赋报)

    欢迎加盟 互粉 互动 合作 双赢

    1)加盟微信号:zf88fz
    2)加盟QQ号码:1613619349
    3)加盟站网址:http://zf888.tc168.net 和 http://zhfxy.tc168.net/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1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1)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2)互动QQ1:1613619349  QQ2:2833076251  QQ3:364235722 
    3)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4)短信手机1:18813012746  短信手机2:13485881066 (非诚勿扰)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