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Ⅲ >> 孟庆振赋集·中赋理事·中赋报(网)副主编 [赋霆] >> ◆【鲲鹏七发】◎孟庆振(《鲲鹏赋》前言一)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思友董氏女】◎赋儬陈品清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上海精神赋】◎赋洹侯瑞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引水赋/捐款赋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春雨赋】◎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阜新波森特农场赋/胡杨赋/宽甸小韭菜沟游记】◎赋恨刘俊生 撰文
◆【江西青原弘济慈善基金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 赋帝 审辑
◆【钱塘潮赋】◎赋胪赵洪禄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塞国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云台山赋/巴蜀家风赋/金口峨边行赋/武则天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临沂五湖潘氏族谱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潘氏总谱赋】◎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中华潘氏总谱赋】◎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27篇)
◆【告八百万潘氏族人书】◎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赋忎穆升凡辞(并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温姓探源】◎赋光温诚荣 撰文
◆【金华山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6篇)
◆【钱塘潮赋】◎赋志朱克雄 撰文
◆【搬家赋】◎赋皖毛兴凯 撰文
◆【农家小院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3篇)
◆【吕梁赋/水府庙赋/大牟家赋】◎赋监王万荣 撰文
◆【汾水赋/上党赋】◎赋爀崔书林 撰文
◆【金秋赋】◎赋检郭良坤 撰文
◆【穆升凡先生建树高(藏头)】◎赋潇刘银叶 撰文 (3篇)
◆【衡南五中赋艳梅繁花赋】◎赋衡胡素 撰文
◆【雷家畈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穆升凡先生颂(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7篇)
◆【姜太公故里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李家山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改革开放卌年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赋忎穆升凡作品研讨会发言稿】◎赋帝 撰文
◆【赋忎穆升凡颂(并序)】◎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赋忎穆升凡赞】◎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辞/赞/颂】◎赋帝 赋后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45篇)
◆柴广翰《新史记·翰林呓语》一书出版推荐语 / 赋帝
◆【青原山净居寺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 赋帝 审辑(修订)
◆【沁园春·词赠潘承祥主席】◎赋仚王茂生 撰文
◆【河南、河北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2篇)
◆【大楠镇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刘山《甘肃赋》序】◎赋帝 赋后 撰文 (横版)
◆【刘山《甘肃赋》序】◎赋帝 赋后 撰文 (纵版)
◆【赋喾刘山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赋喾刘山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22篇)
◆【江西石城琴江诗社赋】◎赋光温诚荣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向中国人民大学自荐赋】◎黄仟 撰文 / 赋帝 审辑
◆【毛岭沟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特医天津站行赋】◎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特医合肥站行赋】◎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仓颉广场赋】◎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春秋唐风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291
   ○- 今日访问:343
   ○- 本周访问:4963
   ○- 本月访问:28150
   ○- 访问总数:4241887
  双击自动滚屏  
◆【鲲鹏七发】◎孟庆振(《鲲鹏赋》前言一)

发表日期:2011年10月6日  出处:自创  作者:孟庆振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73 次

鲲鹏七发(《鲲鹏赋》前言一)

 

今有王孙于此,风流儒雅,海内知名。博士来归,职任省长助理。近年,罹患怪病,常怏怏不乐:“忽在赫贞江上,忽在凯约湖边”。(胡适诗《一念》)传质天下以问诊,急欲解惑以振躬。应诊郎中,一时杏林春风。

有好事楚客,趋前问之,曰:“伏闻先生玉体微恙,亦少间乎?”王孙曰:“惫甚,谨谢客。”客察言观色,盱衡良久,因称曰:“今逢五星连珠,四海昇平。先生春秋鼎盛,意者久居异邦,沉耽安乐,日夜无极;邪气袭逆,郁结于中;心乱意惊,唏嘘烦酲;惕惕怵怵,卧不得瞑;虚中重听,恶闻人声;精神颓靡,百病咸生;聪明眩曜,悦怒不平。乐阿斗而忘蜀,身曹营而怀汉。若久执不废,大命乃倾。先生岂有是乎?”王孙曰:“客神明,时时有之,然未至于甚也。”

客曰:“今夫贵人,必宫居而闺处,皆豪庭而别墅。内有保姆,外有秘书。欲交无布衣,往来尽武库①。饮食醉醇浓,衣着镶金酷。侍前金发女,奉后蓝眼姑。左挂安格尔,右画达芬奇;充耳爵士乐,夤夜霹雳舞;开口莫扎特,闭嘴肖邦殊。且夫出舆入辇,前拥后呼;洞房清宫,寒热之媒;皓齿娥眉,伐性之斧;怡乐赌场,销志之毒。故曰,纵败礼,欲败度。盖纵耳目之欲,恣肢体之悦者,伤血脉之和,间筋骨之固也。往来宴游,纵恣于人间天堂;出入视频,堂皇于狐假之威;久玩黄白,沉浸于孔方之伍。日日以染,年年以污。犹甘食鸩酒,似细品砒毒。虽有鸿鹄之志,金石之坚,亦将销铄而挺解也。君不见,周作人娶倭女,而颂“大东亚共荣”;胡适之迷山姆,而叹“月亮还是美国圆”。先生所从来者至深远,淹滞永久而不废;虽令扁鹊治内,巫咸治外②,尚何及哉?今如先生之病者,独宜民之渔樵,世之君子,博见强识,承间语事,变度易意,常无离侧,以为肱股。驱洋气,读国书;出淫糜,数典祖;近黎庶,远洋奴。假以时日,淹沉之乐,浩荡之心,遁佚之志,其奚由至哉?”王孙曰:“诺,病已,请事此言。”

客曰:“今先生之病,可无药石针刺灸疗而已,可以要言妙道说而去也,不欲闻之乎?”王孙曰:“仆愿闻之。”

客曰:“百年沉疴,中华瓜剖豆分;后继前仆,仁人志士献身。学东洋,效明治维新,康梁公车上书③,六君子市曹血殷④;法欧美,行民主共和,中山辛亥命革,倒帝制袁贼窃国;仿西方,欲实业救国,鸿章之洞着魔⑤,一个个遭买办挤破。呜呼!何以念东洋之经不行,效西洋之制屡挫?何以学成之生实习,老师横加压迫?列强宰割,军阀惹祸,山河破碎,黎民火热。洋人横行为所欲为,国人忍忿动辄命豁。困惑、徘徊,问苍天:中华出路,路在若何?彷徨、凄迷,质大地:神州古国,苍龙奚醒?国共并肩,中山二次革命;右派震恐,北伐直捣黄龙。蒋氏祭刀,中共南昌暴动;毛公慧眼,井冈柳暗花明。斯近代国史,先生想必读之乎?”

王孙曰:“少读生吞,早已朦胧。谨谢客以教我。仆不解,泱泱国士,芸芸众生,何以毛公独胜?”

客曰:“古语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学西效东,左右碰钉,犹邯郸之学步而忘祖,似南辕而北辙则向懵。东施效颦,乘车鼠穴;不谙国情,盲人瞎马。中共之胜,乃历史之必然;毛公之出,皆时势之脱颖。毛公读史书,号国脉,察民风,洞敌情。由城乡之寡众,知农村是本营;从敌我之强弱,学灵活之用兵。以武装夺权,用农村围城。如庖丁之解牛,游刃而有裕;似后羿之射日,百发而百中;犹盘古之神斧,沉浊而飏清。一发而功成,应谢列强凶。”王孙诺诺。

客曰:“九旬中共,经风雨而成熟;跨纪大党,历沧桑而执政。顾征程,劈波斩浪靠舵手;溯源流,峰回路转有鲲鹏。舵手挽狂澜,鲲鹏羊角风。洞该八薮,混观六合;运筹帷幄,折冲千里;德厚流光,众心成城。君不见,八七会议,挽右倾之狂澜,登武装之征程;遵义会议,于败军而受任,临危难而奉命;巴西扬镳⑥,避兄弟之隙阋,救红军于险凶;西安事变,弃一党之恩仇,结抗日之大统;重庆谈判,昭和平之至诚,赢大义于中共;七届二中,仅长征之一步,敲‘务必’之警钟;抗美援朝,以大勇胜列强,展大国之雄风;反击珍宝岛,取远交以近攻,迫总统以谒公;重上井冈山,晒贪官之特权,为工农以赌名。噫!毛公之于中共,犹开山之鼻祖;中共之于毛公,似儿女之于长成。斯中共之党史,先生想必读之乎?”王孙曰:“少读生吞,早已朦胧。谨谢客以教我。”

客曰:“卓见国士归,德隆民心齐;向钱人心散,争名官爵鬻。立国之夕,国家四分五裂,山河满目疮痍。军阀割据,蛇盘一地;阶级隙仇,民族对立;三教九流,会道竞峙;山川阻隔,关卡屏蔽;易货受阻,市不同币。中共建政,经数年,中华一轨九州,大陆同风天下;领袖光被四表,中共格于八极。万方乐奏,河清海晏;江山一色,乾坤赤旗。继之,健全社会组织,肃清洋奴恶习;喜作国家主人,乐为民族舍己。易俗兮以超北海,心齐兮泰山能移。群轻折轴,积羽沉舟,聚沙成塔,众心成城。国兮蒸蒸,家兮欣欣;人兮向党,族兮安居。曩昔,湘江悠悠,新民学会,一师魂兮;井冈迤逦,仁人志士,慕名簇兮;荒僻延安,四海赤子,汇窑洞兮;五星红旗,五洲赤子,麇集忠兮。凤凰来仪,神雀集兮;皋陶伯夷,廊庙材兮⑦。非惟金钱,信仰崇兮;非惟天地,人谋凝兮;非惟时势,人格融兮。斯火热年代,先生知之乎?”王孙曰:“无知也。”

客曰:“朝战之隙,迅速恢复经济;和平伊始,全面工业布局。废墟上,重整河山,兴修水利;穷白时,互助合作,生产积极。‘一五’提前实现,‘二五’更大魄力。时,美帝封锁,苏俄逼挤;台湾蠢蠢,印度蚕食;东郭之牧⑧,灾祸交集;险象环生,困难山积。领袖号召自力更生,党领人民创造奇迹。一个个大庆出,一座座钢城起,一条条铁路通,一处处水库立。两弹开花,一星寰宇;杂交水稻,成功在即;核力潜艇,东海游弋;牛胰岛素,开天辟地;断肢再植,创造第一。GDP,年均逾七;工业化,强国六序。廿年间走完西方百年历程,困境中建成完整工业体系。斯丰功伟业,先生知之乎?”王孙曰:“无知也。”

客曰:“旧社会,华夏任凭宰割;新中国,列强封锁堵遏。何雪国耻?乃百年国人之圣责;何破缚壳?乃夙夜中共之筹策。虎豹驹,钓鳌客⑨;斩马剑,倚天斮(zhuō)。迎战美霸于朝鲜,举国同仇敌忾,将士血鏖恶魔。霸王服软,初识中国不好惹,崭露穷国雄气魄;再拒美帝于越南,全民援越抗美,山姆大叔陷泥窝。总统枉驾,晋京谒公愿合作。合作亦须实力说,核大国,朋友多,联大坐,珍宝挫。珍宝挫败,苏俄咄咄。边境陈兵百万,核弹凌空威吓。领袖泳池静卧,两弹令其熄火。远交近攻,乒乓探戈;南疆罢兵,北国没落;美撤台湾,并肩大国。噫欤欷!治大国如烹小鲜,玩两霸似于股掌。何谓运筹帷幄?毛公一着四两拨千斤,破两霸遏堵而自立,围破也!何谓屈人之兵?美国头狼引群狼,仰中华大国而朝拜,耻雪也!凝聚民心,莫过反侵略;振奋国人,劫后胜恶魔;扬眉吐气,莫过仇敌上门妥;国人自豪,最是联大鼓掌热。斯段佳话,先生赏之乎?”王孙曰:“耳闻也。而市井之拥毛反毛之说,孰是孰非耶?”

客冁然而太息曰:“领袖来自百姓,是人而非神高。囊以无私而得民,向以功德而荣耀。是人,孰能无过?皆欲速之性躁,属探索之路绕。功之于过,裘狐而袖羔也耳⑩。公

在世,谦谦君子敢据理辩道,戚戚小人只惟命是告。阴谋无可逃,野心照天烧,贪官概不

饶。星陨落,阴谋家得势,便栽赃于斯;千夫指翻身,更泼污以瓢。亘古,“峣峣者易缺,

皦皦者易污”。然,毛公在民心,爱戴情不消;昆仑山不倒,伟人功不凋。世有‘弱肉’,平

民总爱毛;只要‘强食’,骂声终不消。”王孙喏喏。

    客曰:“中外,毁家纾难之义士不少,而举家赴国前仆后继之君未闻;古今,为民谋福之圣贤多有,而毕生为民鞠躬尽瘁之君未闻。古语云,‘时位之移人也’,是说,人随时地之移则易,志随地位之进而沉。然则,毛公一生,时位之移可谓巨也,而为民之初衷,却与日而俱增。自猴子石,赤手空拳降千军,一腔热血救百姓;至新中国,秋风扫叶为民均,浪起潮涌清蠹虫。六位亲人洒血征程,毕生为民两袖清风。一世人民情结,一身百姓作风。不变的是情怀,嬗变的是环境。如曦和以驾车兮,布暖阳于百姓;似大禹之治水兮,出水火于工农;宛神龟以负渡兮,济众生以之彼岸;犹五丁以开道兮,悲五妇之化五岭。呜呼!丹鹤之恋,最是怀偶之殇;乌鸟真情,谁知毛公独悲。中年亡妻,恸骄杨以玉碎;晚年丧子,哭岸英而魂归。诸亲赴死,谁以家为?生不见人,死不见灰。一家嫡亲,惟相见于梦中;四顾墙垣,寄凄然于无愧。天道茫茫,望丹阳似血;地载泱泱,眺珠峰独巍。其生也,素履艰苦,不敢稍有弛废;其死也,点滴所有,悉数捐献国柜。良禽情真,人何以堪?人非草木,谁不心碎?哲人已矣,谁无太息?!伟人逝矣,谁能不酹?!斯至伟人,先生钦之乎?”王孙沁汗见于眉宇间,惶恐而起,簪笔磬折,曰:“仆误入歧途,闻之恨晚,谨谢客救我。”

客见先生动容,遂推而进之曰:“吾凤鸟不至,河不出图⑾。‘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王勃《滕王阁序》)故制《鲲鹏赋》,铅刀贵一割;庶几刺世邪,伏枥正义歌。盖有受命治水之禹,承命教稼之稷,自然当任己饥己溺之事⑿,救焚拯溺之忧。虽然,能疗宽仁之士,难救曹商得车⒀;能拯良心之恙,难医卖主求荣。将为先生奏方术之士,有资格者,惟毛公润之。君不知,庄周辩证而虚妄,孔孟仁义而没落,马列精辟而高远。而毛公之书,揉马列国学于一炉;毛公之思,集工农国士之夙愿。通天下之精微,理万物之是非。放之四海而皆准,行之春秋而俱进。此亦天下要言妙道者也,先生岂欲闻之乎?”于是王孙据几而起曰:“涣乎若一听圣人辩士之言。”涊(niǎn)然汗出,霍然病已。

辛卯2011年)暑伏于孟子故里。

 

【注释】

①武库:典出自《晋书·杜预传》。本指储藏武器的仓库,后称赞人富有才识。

②扁鹊:巫咸:我国古代名医。

③康梁公车上书:康有为,梁启超于18955月甲午战争失败后,联合18省应试举人向光绪皇帝公车上书,提出拒和、迁都、变法主张。公车:汉代官署名,指举人进京应试。

④六君子市曹血殷:1898921日,慈禧太后发动宫廷政变,囚禁光绪皇帝,杀害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第、杨深秀、康广仁等“戊戌六君子”。

⑤鸿章,之洞:李鸿章(18231901):洋务运动领袖。张之洞(18371909):洋务运动代表人物,中国重工业先驱。

⑥巴西扬镳:红军长征途经巴西时,张国焘拒绝北上,分裂红军。毛泽东毅然率红一方面军部分将士跳出险境,继续北上。

⑦廊庙材:建筑廊庙的木材,比喻国家栋梁之材。

⑧东郭之牧:典出自《石笥山房文集》,是说做事不能只顾眼前利益,必须顾及长远,留有余地。

⑨虎豹驹:典出自《太平御览》:“~,虽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钓鳌客:典出自《侯鲭录》李白自名海上钓鳌客,以寄托自己豪放胸襟和远大抱负。

⑩裘狐而袖羔:即狐裘而羔袖,典出自《左传·襄公十四年》,比喻大体很好,只是稍有不足。

⑾凤鸟不至,河不出图:此典出自《论语·子罕》:“~,吾已矣夫!

⑿己饥己溺:语出自《孟子·离娄下》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

⒀曹商得车:此典出自《庄子·列御寇》,讽刺那些为了牟利,便不择手段,什么卑鄙下流的勾当都能使出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