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事赋集Ⅻ >> 辞赋贮备库 >> ◆中华辞赋网报◆【湘北先生文集】◎郑湘北 撰文 / 赋帝 审辑 (67篇)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赋勀陈志平:阅读铭/广场舞铭/汉服铭/丰都县图书馆赋/天大老火锅赋等13篇
◆赋岿孙传志:镇坪百合花赋/龙头上公墓赋/鸳鸯坡赋
◆周晓波:江城抗击疫情赋
◆赋金李正银:抗疫鏖战赋/沐川脱贫赋/母仪天下赋/父爱如山赋
◆赋恨刘俊生:驰援武汉赋
◆吴立鼎:塘崖贡米赋/罗庄赋/市场监管赋/临工赋/嵇文敏书法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赋
◆高伟:胜芳文昌阁赋
◆赋监王万荣:湘江第一湾赋/上甘棠赋/东安启德学校赋
◆赋祜聂国璋:厚幼虔老赋/纪念先公聂友1800年诞辰祭文
◆赋灮张允乐:抗击新冠肺炎赋
◆赋金李正银:抗美援朝赋
◆赋孛冷为峰:泰山赋
◆中赋会副主席、大文豪、著名辞赋家冷为峰先生作品更新[一]
◆【兴达赋】◎陆振德 撰文
◆【阿育王塔赋】◎原雪瑞 撰文
◆【胜芳赋】◎高伟 撰文
◆【乐水河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电影放映情怀】◎赋浓黄克新 撰文
◆【莽山东门景区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蓝田美玉赋】◎韩鹏飞 撰文
◆【罗庄赋】◎吴立鼎 撰文(3篇)
◆【房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福清岭记】◎赋婉叶渝 撰文
◆【寿宁南阳龚氏赋】◎赋婉叶渝 撰文
◆【造福铭】◎赋婉叶渝 撰文
◆【北路戏赋】◎赋婉叶渝 撰文
◆【寅泉祖父母碑文】◎赋瀛张士栋 撰文
◆【浩公墓碑记】◎赋瀛张士栋 撰文
◆【荆楚会·战新冠肺炎疫情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绵阳城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审辑
◆【中国共产党赋】◎赋灮张允乐 撰文 / 赋帝 审辑
◆【再写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69
   ○- 今日访问:1202
   ○- 本周访问:1202
   ○- 本月访问:15567
   ○- 访问总数:5129581
  双击自动滚屏  
◆中华辞赋网报◆【湘北先生文集】◎郑湘北 撰文 / 赋帝 审辑 (67篇)

发表日期:2015年12月25日  出处:中赋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帝 审 赋姑 上传  作者:湘北先生 撰文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28 次

中古协 中赋联 中文会

赋帝辞皇 审  赋后 辑  赋姑 录

湘北先生古文、辞赋等集锦

郑湘北
郑湘北近照

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中华辞赋出版社

中国辞赋征集中心中华赋学院中华辞赋报社

◆◆中华辞赋网报◆【湘北先生列传】◎郑湘北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湘北先生者,而不知何许人也。

    维乙酉春日,予观题壁于某网络社区之酒楼,见署“湘北春天树”,乃拊掌曰:杜工部之“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之化也,斯亦嗜谪仙之诗而类吾者乎!遂冠“春树暮云”之名以访,然期年而不遇焉。

  予于是去网络而入尘世,辞京师而涉易水,越泰山以历齐鲁。初藉鉴湖之月,复履谢公之屐,继浮范蠡之舟而至潇湘。樯楫未驻,迤逦以北,唱采薇辞以谒善卷之台,吟贾生赋而吊屈子之祠,歌陶令诗以探武陵之源,诵范公文而登岳阳之楼。自通衢大都至小邑荒村,由峨冠缙绅而刍荛百姓,并黄发垂髫而问曰:汝识“湘北春天树”否?或曰:吾知洞庭之阴,有社橘者,柳毅所以入水府而谒龙君也。今社橘朽,唯井存焉,而未闻君所谓“湘北春天树”者矣!

  予始怅然。是夕信步而至村肆,见书生独饮,葛衣乌巾,意甚恬淡。乃前曰:可同饮否?

  曰:诺。

  曰:薄酒野蔌,可以歌咏乎?

  曰:恣君之所之。

  予乃击缶而歌之,歌曰:何人遗袂洞庭西?澧澹清清绕碧畦。姜女祠前车渚北,长林风起唱虹霓。

  歌罢复饮。

  生曰:是湘北先生之诗也?汝其知先生邪?

  曰:诗而已,子知先生乎?

  生曰:君以为先生何人哉?

  曰:吾观芹圃之书而论冷子之言,以太白亦为正邪二气赋人者也。先生嗜太白之诗,非太白其人而何?

  曰:有说乎?

  予正襟危坐而对曰:请以酒言之。夫嗜酒者,晨起衔杯,暮寝既饮,日日斟酌于杜康之意,心领神会,故饮一斗醉,一石亦醉矣。嗜诗者亦然,嗜谪仙之诗者则有甚于斯。君不闻子美之“李白斗酒诗百篇”乎?日诵其诗,神交久矣,必把酒临风,偃仰啸歌,手舞足蹈,而遗风存焉。若先生者,其人当修八尺而形貌昳丽,巾华阳而衣鹤氅,倘佯山水,啸傲江湖,飞扬快意。其诗则云蒸霞蔚,玮丽瑰奇,有如长河,浩浩奔放,万里一泻。其酒亦奋髯箕踞,捧罂漱醪,枕麴借糟,而饱之以德,其乐陶陶也夫。

  葛衣生曰:君言谬矣。天下之大,而嗜太白之章者众焉,其皆能诗酒而谪仙邪?世殊事异,能复有游侠而行西域大漠,仗剑而至巴山蜀水,隐酒而居安陆市井,访道而登匡庐秀峰者乎?上下千载,鹏举而侍丹墀,赐金而历吴越,坐罪而流夜郎,捉月而沉当涂者有几人欤?且太白亦有乞怜于荆州之日,谄事于贵妃之时,况今之凡夫俗子乎?日为生计累,时为稻粱谋,见官吏而怵慄,于财货而汲汲,何以仰天大笑,千金散尽也?纵然放论九州,睥睨王侯,心雄万夫,浮云名利,粪土钱财,且奈儿啼母唤妻怨兄咥友责邻诟何?惟与世俯仰,随波逐流,而后一藉谪仙之诗以泄书生意气而已,此所以千古传唱而嗜之者众焉。

  予瞿然曰:否!子非湘北先生,安知先生若是哉?

  葛衣生笑曰:君之视在下孰与湘北先生?

  曰:虽区区无以晤,然窃以为不若甚也。

  葛衣生曰:君其欲诣先生,何不早自买舟,顺澧而下,过磨、皂、垱诸市而泊于罾,其阴有孟姜之庙,其阳有望夫台,闻歌屈子辞赋之渔樵而问焉?抑或恃车马循武夷之东,越关、盘、药、嘉诸山而止于车渚,此车武子之囊萤夜读之所,询诸野老可知矣。惜乎秋水时至,烟波浩渺,朗州以北水陆俱绝,子今之无以往矣。

   予于是归。岁余,得葛衣生之书,言先生郑其姓,乃周王之苗裔,结庐于洞庭西涘业已十世,七世祖以武举名。尝为渔为樵为佣为耕为御为匠为掾,亦为伙夫为塾师,博闻强志,知导引,擅双勒,喜围棋,能鼓琴。又少时为雷所击,气绝数日而复生,乃悟前生罪孽而颇信佛陀。尝夜行遇鬼,驱之。娶妻余氏,有一女。今年知天命,饮酒一好咏太白,赋诗亦喜登东皋。闻吾千里而不见,恨焉。期丁亥之冬,水落石出,得晤于澧州药山之惟俨禅堂。

    然葛衣生卒篇未言及己,斯信乎?

  予是以记之,且以为先生传。丁亥八月二十七日。

◆◆中华辞赋网报◆【听涛室赋】◎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博友有居澧州者,好辞赋,工诗文,而号“听涛室主人”焉。余异其名而过之,始径其庭,怅然环顾而曰:“前无方塘半亩,后无灵泉愚溪,东陋巷而西市井,先生何以听涛为?”

    室主曰:“此言悖矣。君不见澧之水乎?自武陵而来,出太清,过滟洲,环彰观山而之东,秋水时至,波涛汹涌。安得不可听之?澧其为之小也,洞庭斯大者矣:坼东南吴楚,浮乾坤日月,北通巫峡,南极潇湘,横无际涯,浩浩汤汤。洞庭其为小也,长江其大者矣:出夔门,连云梦,涌金陵,接当涂,春江潮水,烟波淼淼。长江亦其小也,东海斯大矣夫!日月之行,若出其里,星汉灿烂,若出其中,海运时至,惊天动地。吾由澧而听诸洞庭,而听诸大江,而听诸东海,天下波涛,非尽鼓于耳侧乎?”

    吾曰:“虽然,是亦远矣。”

   “君不见彭之山乎?树木森森,雷洞窈窈,风起云涌,白龙擘天。此松涛霹雳,奈何不得听诸?彭其为之小也,武陵其为大矣:峰奇异石,巉岩绝壁,林莽苍苍,虬龙蟠曲,泠风小和,飘风大和矣。武陵其为小也,太白其为大矣:层峦叠嶂,孤高崔嵬,林海茫茫,古木参天,虎啸猿啼,松涛动地。太白其为小也,昆仑其大矣夫!横空出世,俯瞰天地,包容大千,瑶池仙山,虚无飘渺,万窍怒呺,天欹地覆。吾由彭而听诸武陵,而听诸太白,而听诸昆仑,天下山涛,非尽鼓于枕上乎?”

    “虽然,是亦迥矣。”
   “然则东听邑庠,闻诸生之乎者也,南听萧寺,得梵唱钟磬,北听道观,赏鼓箫钹铙,西听市井,品呕哑嘲哳,不亦可乎”

    室主于是默然。时已夜阑,天地无声,万籁俱寂。少时,渐闻有声,或断或续,若有若无,不绝如缕。俄而益增其响,愈演愈烈,竟至于振聋发聩: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穾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

    余诧然而问:“此何声者?”

    室主曰:“子非听涛者乎?然此非水之涛山之涛人之涛也。”

   “发于何处?”

   “唯君知之。”

    余复默然,屏气凝神,力而聆之,知此心之声也。向不得听之而今得听之,是何故也?奈何由衷之声而有甚于天地万籁者夫!良久,声乃稀,方醍醐贯顶,而悟室主之所以听涛也。

    遂以夤夜歌之,其歌曰:如雷贯耳,可以不听,如睫在目,可以不见,充耳可以不闻,而不充耳可以闻之,熟视可以无睹,而不见者可以神遇。庄生闻人籁地籁天籁,吾子所以听波涛山涛人涛矣夫!

◆◆中华辞赋网报◆【刊石赋】◎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刊石,治印也。方寸之间,云谲波诡,气象万千。闲暇之时,予读大家之印,感慨系之。遂拟“湘北”之名,设为问答,以为赋:

    大道之肇,阴阳始分,天覆地载,五行遂生。于是乎风起云涌,山立海奔,鳞潜羽翔,虎跃龙腾。然则天地所毓,万物纷呈,其灵异秉赋而有胜于石者乎?

    或曰:石者石也。山南郭北,所在皆是,不唯道州青州林虑常山矣。或名桃花菊花,或谓百鹤羊肝,兼广绿紫玉者,碝石碔砆,不可胜数。火燔之龟坼,水滴之洞穿,何异之有哉!

    湘北先生曰:噫!石非陇阪之块礨耳。橐籥之而得金,壤土之而有林,入于五行之中,而游乎五行之外矣。精气既聚,形诸六合,小者砾砞,大者礧硌;迩其磈硊,遐则砐硪;其色砃碧黛,其文砀碏碤,其质碦磽,其声砏磤。若夫狼烟四起,则为砮为砲为礌;歌舞升平,则为枹为钟为磬;清风明月,为碁为砚为碟;悬壶济世,为砭为礞为磷。遇津渡成矼,泛大海司南。钟鸣鼎食,非藉于燧而不得席;直栏横槛,非基于础而不成殿;封狼居胥,非勒于碑而不传千秋;干将莫邪,非发于硎而不为剑。

    昔者共工一怒,天柱折而西倾,女娲炼而补之,得与日月同明;卞和奉璞,泣血荆山之阴,刖足而不弃,终得归于圣君。其德如此,天下所珍。今英德灵壁太湖昆山之石,亦类乎此,崔嵬嶙峋。更青田昌化,寿山巴林,天赐之石,毛凤角麟。君子佩之,美人怀之,智者乐之,骚客吟之。虽连城拱璧不啻也,水火安得摧之?

    或曰:信也!石之有胜于木水土火,然于金奈何?

    湘北先生曰:彼金,克木而非克石者也;镌石者,人也而非金也。远溯三代,近于宋元,盛于明清,若王冕者,明有寿承、主臣、尔宣、修能、杲叔之徒,清有穆倩、鹤田、西园、凡民、仓石之伦,得道于天,而悟其性,藉乾坤之气,得刊其石。金其可得镂之乎?继先贤之道,而后有白石老人,叔厓先生,无外居士,冰壶词客,切之磋之,琢之磨之,聚方寸之间,象天地之形,鬼斧神工,入化出神矣。

    嗟呼!石也,阴中之阳,阳中之阴者。于水立中流砥砫,于山耸巉岩峻岭,于地藏龙骨龙脉,于海矗碣石仙瀛。曩者宋人得陨,而知石之于天,乃为日月辰星矣!然则此钟灵毓秀,奈何屈于人手而刊之?有治印者言曰:其人之刊石也乎,其石之刊人也乎!

    湘北先生闻而赞之,曰:善哉!人石相刊,是为有道。

◆◆中华辞赋网报◆【阳由广场赋(1)】◎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版本一 416字)

    阳由垸,亦称杨柳垸。公元二〇一三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方兴未艾。硬化道路,整治沟渠,栽植树木,修建广场。生产发展,乡风文明,邻里和谐,管理民主。昔日萧索小村落,今日幸福新社区。于是有赋:

    杨柳依依;惠风和畅。津城之南,绿洲苍苍。明代万历,始筑堤防。名称阳由,遂有村乡。民或农耕,或牧牛羊。岁月悠悠,地老天荒。

    延至建国,人世沧桑。艰苦奋斗,沐浴朝阳。兴修水利,发奋图强。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戊寅洪灾,家园泽国;退田还湖,治理水乡。运筹帷幄,移民建镇,齐心协力,社区初创。

    岁在癸巳,东风浩荡,建新农村,万千气象。疏浚沟渠,平整污塘,交通道路,兴建广场。于是乎培植佳木,栽种修竹;碧草如茵,百花芬芳。有东园菜蔬,农圃瓜果;多方塘锦鳞,禾田稻粱。观婆娑柳影,如烟如梦;赏碧玉丝绦,曼舞轻扬。庭园楼阁,皆其乐融融;村民百姓,尽幸福吉祥。

    皇姑山高,万众景仰;澧水滔滔,源远流长。美哉我新农村,百业兴旺;美哉我新阳由,物阜民康。

    湘北先生癸巳冬日赋。             

◆◆中华辞赋网报◆【阳由广场赋(2)】◎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版本二 467字)

    阳由垸,亦称杨柳垸。原为皇姑山东荒洲,明代万历三十六年筑堤成垸。建国后为阳由大队,二〇〇八年治理水患,移民建镇为阳由社区。

    公元二〇一三年,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方兴未艾。硬化道路,整治沟渠,栽植树木,修建广场。生产发展,乡风文明,邻里和谐,管理民主。昔日萧索小村落,今日幸福新社区。于是有赋:

    杨柳依依;惠风和畅。津城之南,绿洲苍苍。明代万历,始筑堤防。名称阳由,遂有村乡。民或农耕,或牧牛羊。岁月悠悠,地老天荒。

    延至建国,人世沧桑。艰苦奋斗,沐浴朝阳。兴修水利,发奋图强。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戊寅洪灾,家园泽国;退田还湖,治理水乡。运筹帷幄,移民建镇,齐心协力,社区初创。

    岁在癸巳,东风浩荡,建新农村,万千气象。疏浚沟渠,平整污塘,交通道路,兴建广场。于是乎培植佳木,栽种修竹;碧草如茵,百花芬芳。有东园菜蔬,农圃瓜果;多方塘锦鳞,禾田稻粱。观婆娑柳影,如烟如梦;赏碧玉丝绦,曼舞轻扬。庭园楼阁,皆其乐融融;村民百姓,尽幸福吉祥。

    皇姑山高,万众景仰;澧水滔滔,源远流长。美哉我新农村,百业兴旺;美哉我新阳由,物阜民康。

    湘北先生癸巳冬日赋。

◆◆中华辞赋网报◆【野荞神赋】◎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荆楚之野兮,长江之滨,山灵水秀兮,风和景明;峡谷虎啸兮,深涧龙吟;蛟舞麟趾兮,鸾集凤鸣。

    县称通山,黄沙铺镇。村庐俨然,田畴如茵;流水潺潺,松籁阵阵;蕙茝杜若,群英缤纷;野荞弥望,东坡南岭:翡翠其叶,渥丹其茎;有华其碧,一如绿云;有华其白,如雪如冰;有华其绯,如霞如锦。春秋代序,大道周行。

    乃尔光风霁月,天朗气清,碧宇中开,降其荞神。治麻为衣兮,构巢而居;剡木为矢兮,斫木而耘。仓廪既实,礼乐始新。乃卣乃斝,乃觚乃鼎;蘖以荞萌,曲以荞本;浸瑶池之水兮,聚天地之精华,贮神农之窖兮,俟三秋而三春;盎齐醍齐,遂有醪醴,滤之藏之,始得香醇。言祀言祝,明德唯馨,载歌载舞,以飨众神。

    于是乎夏禹奉爵,惟天受命;杜康泛卮,甘之而饮;刘伶举斛,五斗解酲;太白飞觞,邀月对影。朝游蓬莱兮,夕临昆仑,日出扶桑兮,星拱北宸。心骛八极,思接古今;壮怀悠悠,仰视浮云;琼浆玉液兮,赐我仙酩,把酒临风兮,唯野荞神!

◆◆中华辞赋网报◆【金鼎赋】◎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贺周先生训发执教四十周年

    天下名师多乎哉?如周先生之执教四十载者,少矣。四十载而后得登坛授课,意气风发,谈笑挥霍者,又少矣。至于今,以诗词文赋贺之,而宠辱偕忘,把酒临风者,又加少矣。少之又少,是故多之。

    学子有仕于京师者,癸未年遗鼎于邑庠,边鄙之地,诚罕物也,遂奉诸华堂之上。今值周先生训发执教四十年之庆,遂赋是鼎以为寿:

    云梦蒸腾,洞庭浩荡,岸芷汀兰,九澧汤汤。傍津有市,盤踞其阳,举目其南,鹿山苍莽,钟灵毓秀,乃立邑庠,物华天宝,有鼎在堂。

    湘北先生观其物而赞之曰:巍巍乎,美轮美奂,赫赫兮,气势宏量。

    其耳维何?天轮轩昂。书声歌声,听之琅琅,风声雨声,听之炎凉,波涛山涛,听其沧桑,地籁天籁,听其万象。其足维何?修股是壮。跬步不移,而行九州,岿然不动,而践四方,地维其立,天柱是强。其饰若何?金璧辉煌。卞和之玉,切之磋之,随侯之珠,熠熠煌煌,星汉灿烂,牛斗阑干,日月行空,孰与争光。其文若何?饕餮猖狂。虎兕夔龟,蟠螭魍魉,风云雷电,凤翥龙翔。其容若何?至道无疆。斗升之水,适引西江,咫尺之间,可激汪洋,亘古绵渺,纳之未央。

    或曰:鼎者礼器,鼐镬鬲觞,何异之有,何瑞之祥?昔者黄帝获鼎,迎日推策,大禹铸鼎,九州是象,周公定鼎,以颂万年,楚子问鼎,居心昭彰。必有副其才而怀其德者,方有神器,而得天襄。

    湘北先生对曰:善哉斯言!鼎之所贵,自于东皇,天神之尊,基于家邦,社稷之重,本于黎首,苍生之心,仁爱所向。是故夫子为万世师表,而千载敬仰。言吾邑庠,先贤始创,明道宗经,薪火传扬。树人百年,岂唯斯鼎之一藏!如周先生训发者,特行独立,旂旐央央,饱读诗书,入室登堂,令闻令德,如圭如璋。传习杏坛,四十余载,弟子三千,桃李芬芳。此鼎之所以贵者,宜著汗青,而传之三湘。(2010.1.28)

◆◆中华辞赋网报◆【丙戌高考百日序】◎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丙戌之春,正月且晦,湘北先生率0307班弟子,与诸生会盟于澧水之阴,鹿山之巅。严冬既尽,万物复苏,而高考将至矣。乃沐春风,抚松竹,设坛而勖之,曰:

  噫!大哉中华,轩辕开辟,五千年矣;逮仓颉造字,蒙恬有笔,仲尼弦歌,史公立传,李杜吟诗,韩柳苏欧,风靡天下,及至于今,其精忠报国之臣,经天纬地之才,先忧后乐之士,丹心汗青,灿若银汉。尔等炎黃苗裔,其可坐观之绝乎今日与?理固法之效之,承之传之,而光之大之矣。

  言念吾校,先贤创立,明道宗经,辗转于兹,凡六十余载矣。所赖立者,鹿山也。此山乃武陵余绪,其势自西南而来,衡韶一脉也,一脉之承,钟灵毓秀,藏龙而卧虎也;山之下则澧焉,此屈子行吟所也,入洞庭,衔长江,朝东海,渊远流长,潜蛟兮腾跃也。尔曹秉此山川之灵秀,得无一鸣而冲天乎!

  诸生慕先贤之遗风,集鹿山习业,寒窗已阅三载。未闻凿壁偷光,悬梁刺股,亦已夙兴夜寐,韦编三绝矣。日诵圣贤之书,知阮籍何以途穷,宗悫万里长风,宜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以高翔。吾闻之,百尺高楼,起于垒土;百步穿杨,始于学瞬;百炼成钢,赖于橐籥;百川归海,其为有容;百鸟朝凤,懿德之至矣!今去高考百日,汝辈当再接再厉,刮垢磨光,百尺竿头。无使百仞之山而亏于一篑,百里之行而止于九十矣乎!

  昔姜女寻夫,尝以此山跂而北望,一恸而惊天地,车胤求学,亦于斯岩以囊萤,一照而明千古。今海运既兴,羊角且至,尔等当扶摇直上,背负青天,鹏程夫万里。

  先生勖诸,汝其勉哉!

  丙戌正月廿九日

◆◆中华辞赋网报◆【贺家台诗(并序)】◎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为津市二中校庆五十周年作

    武陵之北,有水浩浩乎东入洞庭,曰九澧。九澧者,澧温渫黄茹道溇澹涔之谓也。澧澹之涘,低湿卑下,洿池连横,黄芦苦竹,漫生其间。乡民苦之,顺流而汪余沈数十族皆台而居,遥相呼应,颇为壮观。有贺氏者,亦率兄弟妻子筑台其间,以御洪水,以艺黍稷,以事渔猎,子孙兴旺,九澧之滨遂称贺家台焉。斗转星移,今诸台或付东流,或陷沙洲,或颓坍圮,或夷平地,独贺家之岿然而台者,不亦贺氏之筑基以德乎!

  丁酉之戊申月,建国八年,百废俱兴。吾校以台之固树之茂始创于斯。王公道济率诸先生,筚路褴褛,夙兴夜寐,筑室百堵,西南其户,殖殖其庭,风雨攸除。莘莘学子入于内,英俊秀才出乎外。弟子贤良,岂止三千,鹤鸣九皋,声闻天下。后园中金鸡,历文革之严冬,庭东古木,沐开放之春光。山重水复,爰至今日。

    余以壬申年九月入校任教,其时六载。朝晖夕阴,春秋代序。日训弟子,申之孝悌,夜伏案牍,效以三绝。偶有闲暇,则徜徉台之上下,得观正月之梅,二月之柳,三月之桃,四月之兰,继五月药橘,绿叶素荣,六月芙蕖,香远益清,七月蔷薇,争相斗艳,八月丹桂,馥郁袭人,更九月修竹,十月金菊,冬月古柏,而腊月青松。斯知草木之有情,感园丁之不易,而叹树人之百年焉。

  《诗》曰:“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闻吾校五十庆典,企鹿山而北望,心神往之,冀重登斯台以游故旧矣夫!遂为之诗,曰:

  澧水茫茫澹水东,贺家台起接苍穹。摘星手幻鸿鹄影,追日神驰骐骥风。
  读史秋霜唱松柏,阅经春雨赋梧桐。倏然岁月蘧知载,鸣凤声中见彩虹。

注释:

    1、“倏然岁月蘧知载”初为“倏忽岁月五十载”。承蒙一了斋主并知初先生赐教,知“忽”“十”为入声,故改。
    2、“蘧知”即“蘧瑗知非”,史载春秋时卫国大夫蘧瑗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后因以"蘧瑗知非"为不断迁善改过之典,又代指五十岁。

◆◆中华辞赋网报◆【某某某文化长廊序】◎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人皆有志于高远乎!

    昔太史公负不羁之才,浮江淮以至会稽,探禹穴而窥九嶷,高蹈远游,以究天人之际,而通古今之变也。后世之士,莫不踵武。乘风而出巴蜀,访道而登匡庐,因梦而历吴越,捉月而沉当涂者有之;涉闽海,及燕晋,抵云贵,朝碧海而暮苍梧者有之;过秦汉故都,观天子宫阙,登嵩华之高,临江河之深,壮浩然之气者有之。经之以天,纬之以地,其高情远致,岂唯胸中之丘壑也哉!

    然则天高地迥,亘古绵邈,人生百年,不得尽观之。此书圣所以恨而苏子所以悲者也。安得御六气之变,以游无穷乎?

    今南粤东莞,有隐贤山庄焉。集风云变幻,绘沧海桑田,建五千年之文化长廊于快活谷。经由是谷也,得仰观宇宙,俯察万类,游目骋怀,思接千载。徜徉其间,如怀随侯珠,鼓伯牙琴,饮杜康酒,入庄生梦,从列子行,持勾践剑,杖苏武节,和荆轲歌,随屈子吟,读出师表,共子美叹也。其始风雨如晦,间或光风霁月;时见哀鸿遍野,偶闻梧桐凤鸣;或见飞沙走石,或见海晏河清;或睹天翻地覆,终归于锦绣红日矣。

    噫!不临碣石,可观沧海,不登泰山,而小天下;不至兰亭,而游群贤,不齐彭祖,而察古今者,其廊之谓也夫!

    辛卯夏湘北先生序

◆◆中华辞赋网报◆【某某某文化长廊跋】◎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北冥南海,潮起潮落,灞陵秦淮,月阙月圆。五千年风云散尽,而知文化长廊之快活谷,乃文化之谷也。

    古人云:谷者,泉出通川者也。文心之泉涌,则文化之川通,而文明之海成矣。故入斯谷,当知桓公猎愚公谷,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也。管仲由是修政,齐遂霸焉。出斯谷也,当知李愿之归盘谷,清流急湍,青松翠柏也。昌黎由是为文,而名满天下。然此四者,知彼谷之美,而不知天下有胜于斯者乎!

    试观今日莞香之都,钟灵毓秀;常平之镇,辉光日新;隐贤庄内,群英荟萃;快活谷中,东风骀荡。设若桓管李韩有知,当复归于何处哉?

    辛卯夏湘北先生跋

◆◆中华辞赋网报◆【祭母文】◎湘北先生 撰文 / 赋后 遴选 赋帝 审辑 赋姑 上传
 
  惟西元二00八年三月十二日,子女志、长、海、静于先妣灵前,致以期年之祀,而泣涕曰: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转瞬经年,吾母可宁,阴阳相违,欲语无门,祭此时馐,我无令人。

  先妣乃临澧新安之洞坪村人氏,六岁而孤,姊妹二人,零丁辛苦。族中伯母悯而食之,既而托之于张姓养父,一叶扁舟,顺澧而下于罾。至于成立,随从军之父于朗州,之宜昌,复至武陵,而归罾市。子女日多,生计日窘。遂为仆为佣,以资炊爨。己酉父病笃累年,生计无着,母遂为车夫。孱弱之躯,出为牛马,而入为柱梁。先妣之艰辛,吾侪其得尽知乎?惟记兄妹四人,自幼皆偕母引车。炎炎夏日,凛冽隆冬,负重而行,履步维艰,挥汗如雨,至于肩破踵裂,多叹世间路途坎坷崎岖,而不得平矣。

  悠悠苍天,曷其有极!先妣年迈退休,当安享晚年,则消渴之魔缠其身矣。先妣尝叹曰:曩者贫而无以食肉,今则不能食矣!呜呼吾母,终以其而殒其生矣。先妣之双亲早逝,而未知生辰。同族术者谓之生于壬申冬月,而筹之十三日子时而已。由是,则享年七十有五矣。然先妣邢本其姓,讳名馥桂,而其妹名桃香,则知冬月谬矣。是江南之桂,自秋及冬皆华乎?

  呜呼!生不知时,而死自知其日欤?吾记乙酉冬,先妣病,而强为“团年饭”。除夕,先妣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