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非辞赋专集 >> ◆龙泉镇抗战资料 / 卢必连 刘志兵 田九妹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旅邱德法专集(2人、6篇)
◆【中华邱氏总祠堂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得孙赋
◆赋文28篇(入编书稿) / 赋忎穆升凡
◆【鹤梦酒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20篇新增赋文目录及赋文(入编书稿)/ 赋勀陈志平
◆【莲湖湾记】◎赋衡胡素 撰文
◆【万家赋】◎赋宣徐民主 撰文
◆【汾酒赋】◎赋汾王成武 赵世中 撰文
◆【农禅赋/杨中同学聚会赋/西南农大同学聚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白求恩故乡赋(修订稿)】◎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福建南安行纪/遵义侯氏戊戌联谊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大楠中学赋/名媛养生赋/千古荣州赋/覃氏家乘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 辞皇 审辑(18篇)
◆【安徽潘氏团拜会序】◎赋帝 撰文
◆【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赋帝 撰文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40
   ○- 今日访问:4834
   ○- 本周访问:8781
   ○- 本月访问:16265
   ○- 访问总数:4773972
  双击自动滚屏  
◆龙泉镇抗战资料 / 卢必连 刘志兵 田九妹

发表日期:2014年12月5日  出处:中赋联合会 文库编审中心 赋姑 辑  作者:卢必连 刘志兵 田九妹  本页面已被访问 1339 次

共搜索到 27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2页,每页 20 条
   『理事赋集Ⅺ』◆黄世堂辞赋作品(20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常委赋集Ⅱ』◆【楚皇城酒歌(诗体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常委赋集Ⅱ』◆【神都嘉茗歌(诗体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常委赋集Ⅱ』◆【新橘颂(诗体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常委赋集Ⅱ』◆【马氏中医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常委赋集Ⅱ』◆【三峡奇石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常委赋集Ⅱ』◆【龙峡茶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鹏程时代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放飞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点军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河心公园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萧氏茶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稻花香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夷陵书香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乐天溪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太平石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大山明珠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黄花场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三峡物流园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盘古神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1] [2] 下一页

共搜索到 27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2/2页,每页 20 条
   『常委赋集Ⅱ』◆【弘法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茶风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夷陵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三峡黄牛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桃花寨赋】◎黄世堂 著 / 赋帝 辑
   『常委赋集Ⅱ』◆中赋常委黄世堂《会员登记表》
   『常委赋集Ⅱ』◆中赋副理事长黄世堂介绍

上一页 [1] [2]

共搜索到 2 条相关资料,当前第 1/1页,每页 20 条
   『常委赋集Ⅱ』◆【甲午国殇歌】◎颜亮亨 撰文 / 赋帝 辑审 (入编《赋苑琼葩》校订稿)
   『常委赋集Ⅱ』◆【甲午国殇歌】◎颜亮亨 撰文 / 赋帝 辑审

龙泉镇抗战资料

卢必连 刘志兵 田九妹

篇幅一

日军兴建土门飞机场的前前后后

据《宜昌县志》记载,在1931年3月宜昌民航开业,飞机通上海、武汉、重庆、成都,每日六班。9月12日,中国航空公司以水陆两用飞机“九江号”从上海飞重庆,15日遇阻,“九江号”由宜昌折回武汉,宜昌设民航站、铁路坝飞机场和水上飞机场。1938年元月,8架日军飞机飞临宜昌上空,在铁路坝机场炸毁中国飞机6架,死伤民工200多人,以后又遭频繁轰炸。1940年6月,日军侵入宜昌城区,铁路坝飞机场被日军占领。1940年8月8日,日军占领的铁路坝飞机场,受到在三游洞驻扎的中央独立团炮兵的远程轰击,击毁日军飞机7架,10月13日,又受到江防国军的炮击,击毁日军飞机14架,装甲车、汽车5辆,打死打伤日军驾驶员和机士30多人,迫使日军在土门另建机场。

据今钟家畈村三组庞孝富老人的回忆,1941年初日军雇用的民夫500人,都是从上海雇用的工人,到土门建飞机场,他们来后先平整跑道基础,再采用钢板卷成的圆筒,中间浇灌水泥,重约一千多斤的磙子用人力拉碾压其基础,有时还无偿牵老百姓的耕牛拉碾压成型后再用水泥浇灌跑道,长不足1000米,宽约50米,并在跑道旁用水泥建有几个乌龟壳,类似碉堡,做指挥和防空用。在机场北的庞家湾(今钟家畈村三组)利用湾、冲地形建有几处飞机笼子(实际上是机窝停机坪—编者)可停上十架飞机,而且从跑道到飞机笼子还修了约30米宽的飞机副道,便于飞机开到飞机笼子停放,结果飞机笼子修好后没有停放过飞机据《宜昌县政协史料》记载。1941年9月,国军第八军荣誉第一师从江陵的郝穴渡江沿汉宜路从当阳挺进宜昌,切断了汉宜路,堵截了日军后路,击毁日军车辆数十辆,击毁飞机2架,击损10架。1942年日军又从武汉雇民夫1000余人,并强令无偿搬迁机场周围近30户人家,将飞机场扩建,加长加宽了跑道。1943年5月,在鄂西大会战中,受到中、美空军的联合轰炸,使该机场严重受损而停止使用,历时不到两年半。据《夷陵区人口志》记载,所有参加修建机场的民夫、工人1500余人全部遭到日军残害。庞孝富老人说,大多数人被埋在马鞍山下(今钟家畈村三组),当时坟墓一排接一排,每一墓前(土包坟)还立有一块木牌子,其他的人都运走了不知去向,在被残害的人中,没有一个本地人。日本投降后,土门机场停止使用,曾被作为湖北省第六(宜昌)高级中学使用。直到解放后重建恢复。

《龙泉镇志》载:1952年7月23日,中国民航拨款1万元恢复建设投入运行,1956年湖北省民航局又拨款8万元进行复修,并开通宜昌—武汉、宜昌—恩施、宜昌—重庆航班,民用航空直到1968年。1968年3月,筹建土门军用机场,1969年建立乙种场、站,正团级单位,将跑道加长到2500米,加宽至120米,增修了副跑道,实行军民两用。1970年1月,航空兵第13师39团从郑州转场进驻土门机场,担负战备训练、科学试验、航空磁测、人工降雨、抗洪(震)救灾等任务,1979年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的后勤运输任务,1985年10月调外地。由广州军区空军雷达训练团进驻,1993年3月,三峡机场兴建投入营运后,该机场退役,后为空军雷达学院宜昌训练大队驻防。其飞机场停止使用至今。

篇幅二

龙泉三大古迹毁于日军之手

香烟寺,建于元延佑年间,主持比丘,寺基地一亩,山地4亩,房屋6间,田56亩。1939年,日军侵占宜昌之前,寺庙尚存,清朝同沾汝。旧《东湖县志》记载,香烟寺,在双泉铺,路当东湖,远安孔道。相传元延佑年间建寺,明嘉靖壬戊僧隆贤及邑人吴进道重修。邑境寺观壮丽幽雅,无逾此者。香火旺盛,因烟雾缭绕,故称香烟寺。寺庙位于今香烟寺村一组木鱼堡,据今香烟寺村一组村民谢永新(生于1929年)回忆,大约在1942年秋夏之季的一天,被驻扎在凤凰观的日军一把火给烧了,使长达600年之久的一座佛门圣地毁于一旦。谢永新老人说,日军放火烧屋,是用的一把竹扫帚,把竹扫帚用火点燃后,日军拿着扫帚顺着有屋的地方点火烧房,除烧寺庙外,还将范孝华、秦道均、万文成的屋全给烧光了。那时,谢永新才13岁,仍记得当时的情景。

龙泉寺,建于清代,位于龙泉老街(原龙镇村)6组,根据龙镇社区居民胡来远(生于1926年)回忆,龙泉寺庙由刘文才的爷爷(姓名无考)过去做花儿匠,发起龙泉铺一带人们捐钱、捐粮而建,占地一亩多,建有三重两个天井的寺庙,其外形与玉泉寺差不多,大厅内设菩萨台,供有一个大观音像、十大阎王、左右一边五个,殿左边还放有一个钟,右边放有一匹鼓,内有不少和尚,大殿前面有一大钟,钟上镌刻有捐钱捐粮者的姓名。每逢初一、十五大门开放、香火旺盛,其他时间均从侧门进出。民国时期在寺庙还办过学校,可是在1942年农历五月十五被日军飞机炸毁,移为平地,从此龙泉“五龙”中的龙泉寺而只有志书记载,再也没有寺庙了。

别家槽门,清末时期,在今龙泉镇柏家坪村的别家大山,至今还留有一处十分精致的古居民遗址,这就是当地人称的别家槽门。意思是名门望族别家大户人家的代称,也有的说是因别家人放酒,所以称之为别家槽门。总之,别氏家族还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别金亭是当年国民代表,别雨亭是秀才,教书先生,据徐发森(1933年生)回忆,当时别家人们请石匠打条石,用青砖花了三年时间修建了连六口天井的大瓦房,别家说你开这么大的恩那!最后给了几筒粑粑便算了。房屋修起后由别文伯从事放酒,见天放几作酒,民国时期在别家槽门办过国民小学,还在别家槽门北一里外建有别家铺子,专卖白酒和一些小货,生意做的比较红火。1941年,侵华日军占领了别家大山,把别家槽门、别家铺子和别俊儒、别海伯的屋全烧了(如图:被日军烧毁的别家槽门)。在别家槽门北的学堂垭秦家屋场叫柏果树屋,日军点燃了秦学杯、秦学森的屋时,一个汉奸(翻译)奏到日军旁边说了些什么,一个日军头目就令日军将火灭了,据说这个汉奸过去在秦家读过私书,才免遭一劫。在解放后的土改运动中别氏家族的别约斋、别海伯都被划为恶霸地主,被人民政府镇压了。

另据今柏家坪村治保主任乔启成听他爷爷乔兆祥(生于1896年)说日军飞机飞越别家大山时,地面日军就用红布作标记。表示是自己人,所以别家大山没有遭到日军飞机轰炸。

篇幅三

官庄坡之战

由原罗家畈公社管委会副主任周瑞兰(1921.8-2005.7)雷家畈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经他回忆和口述,宜昌县政协文史委编撰的“天宝山雷家畈国军痛歼日寇目击记”一文记述了官庄坡之战的全过程。他说,1943年,国军75军驻在远安,其前沿部队分布分乡、柏家坪和雷家畈一带,其中16团驻别家大山,一个营部设在柏家坪保长刘静安家中,一个连部设在距雷家畈最近的石板店子,有一个排驻雷家畈天宝山,其前沿哨卡有天宝山、求雨包、五金山、红土包、章家大包、鹰子岩等处,国军离日军最近的是鼻公梁,只有几里路,两军之间小的战斗时有发生,每次都是日军占上风,可在官庄坡一战,日军一个大队几乎被全歼,真是叫人痛快极了。他过去回忆说现在虽然已有40多年了,但当时双方激战的喊声仍俨然于耳,日本鬼子惨败的狼狈历历在目。据87岁雷家畈健在的村民章元海讲,那天夜晚打仗既热闹又好看,夜晚打出的枪子都是亮的。

战斗发生在1943年2月23日,据周瑞兰回忆说,在22日下午4点多,我就看见国军在雷家畈檀木岗安放了几门大炮,回家后我跟家里人说,估计今明两天要打仗了,叮嘱家里人准备躲进山里去,可到了晚上安放的大炮没有了,我感到很奇怪,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我的邻居陈春轩家驻有国军的一个电话兵班(通信班)--编者,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动静,估计当晚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也就放心地住在家中。可就在这天深夜,驻当阳干溪河的日军从界碑垭,经院子河、花岩子到杨泗冲,一路上“偃旗息鼓”、轻装进犯,步骑兼有(另一说法是日军39师团231联队第3大队接到火速支援官庄的电令后即携大炮进军官庄,误入官庄坡。编者)当他们进入国军第一道防线沙包冲后,国军便在沙包冲的各个制高点以猛烈的火力泼向敌群,一下切断了日军的退路,迫敌前窜,风窜到官庄坡下国军又用轻重机枪交叉扫射。顿时,沟槽中就躺下了一百多具日军尸体,待日军指挥官清醒后,才下令抢占官庄坡制高点。国军原在官庄坡只布置了一个班兵力,如被日军占领,天亮后对国军会造成很大威胁,必须先敌一步加强官庄坡的力量。团部急令一个连火速抢占。但因迟了一步,国军为争夺和控制这个制高点,从凌晨五点多开始,进退冲刺,与日军一直肉搏到下午。国军一个姓孙的连长(连长姓孙过去周瑞兰与现在章元海回忆一致,但另一说法系张培根连长—编者),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最后壮烈殉国,经过敌我双方反复冲锋肉搏,官庄坡终陷入敌手。据章元海回忆说,日本经两次强攻才占领官庄坡制高点。

周瑞兰讲,23日清晨,天还没亮,枪炮声已接近我的住房,我抱着被子往外跑,邻居中还有几个人和我一起向周家湾方向逃难,走了约一里路,遇到国军哨兵问是什么人,我们说是逃难的老百姓,过了哨卡天已亮了,就在后山躲了起来,这里与官庄坡的直线距离约五六百公尺,在那里可看到双方激战的场面。看见日本会拼刺刀,国军一般要两、三个才能对付他们一个。但尽管日寇有“武士道精神”,他毕竟是侵略者,正义在我们一方,国军在几经拼搏中牺牲了30多人,可日军被国军击毙的更多,从山顶到山脚已有近200具死尸,在小溪沟边,日军用马驮来的一门迫击炮没派上用场,马匹就被打翻在地,国军随即派上几个抢炮的战士,虽然他们牺牲了两个,但终于把炮抢过来了。在官庄坡脚下,有三个鬼子正在挖战壕,国军一发炮弹直落其中,将其中一个鬼子炸成两截,飞起丈把高,没有死的稍一定神仓惶跑了。约10点钟,有八个鬼子企图抢占薄刀岭下的一个小山头,被国军盯上据章元海说,这八个鬼子准备跑到了孙祖伦(斋号孙寿山)屋里躲去,我外婆和姨妈俩母子(都姓孙姓名记不清了),看见鬼子去了,就把大门关上了,这八个鬼子去敲门没有开门,就跑到一土墙用笆王盖的牛棚里躲去了,国军上来了,我姨妈她们就用手指着牛棚,意识是说日本躲在牛棚里,国军就一发燃烧弹打去,顿时大火熊熊,躲藏的鬼子无一逃脱,全死在牛栏里。

23日晚激战停止,周瑞兰回忆说,他住在他岳父家中,听说鬼子败了,心中就一直惦记着家里人,第二天早就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官庄坡下都是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山沟中几十匹战马连同几十个日军骑兵倒在那里,人压马,马压人,人血马血流成一线注入山下小溪沟中。每走几步路要跨过几个鬼子尸体。一个鬼子军官仰身倒在路上,身上穿了好个枪眼,血已凝固了,右手掌被打掉了半边,手枪丢在他旁边草丛里。 一过官庄坡,只见我种的那块麦田里倒了一田日本鬼子,回去了家里人说,日本鬼子还没冲到家门口,就被朱团长(朱元琮—编者)的人用机关枪把他们全打死了。24日的上午打扫战场时,发现官庄坡上还有日军在顽抗,一会打机枪、一会打步枪,国军派了一个排攻上去,结果发现只有一个半日本兵(一个受伤)在那里作最后挣扎,据章元海说,日本鬼子论死不投降,一个国军喊缴枪不杀,他直到被国军打死就没有投降。至此,官庄坡被夺回。

周瑞兰说25日至27日三天,我们当地百姓五、六十人被动员来埋鬼子尸体,因老百姓恨日本人,就将他们的衣服全部脱光了,章元海说日本穿的像白毛巾兜着的短裤就被脱掉了,个个光着身子,这些鬼子都埋在官庄坡、沙包冲和杨泗冲山上。被打死的东洋马都被割了,章元海说,我和我四爹章宗先,堂弟章元福一起去割马肉,都站在死人身上,这些马肉有的被国军割去了,大部分被老百姓割了,我四爹一个人就割了一百多斤,而且这些马肉很肥,我只挖了几个马心头和几根马尾巴,这些马割的只剩下光骨头了。

这一仗,日军除少数逃脱外,被消灭370多人,打死战马30多匹,缴获各种武器300多件。后来周瑞兰才听说,22日下午安放的大炮是假象,是国军故意做给日军探子看的,日军探子信以为真,便向他的上司递了情报,促成国军吃了败仗,官庄坡之战取得胜利。

雷家畈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代圣元说,2000年至2005年间,一个战死在官庄坡的日军的弟弟叫行年和正,先后几次来到雷家畈,要求为他的哥哥在官庄坡立碑,均未得到同意,后经多次商议,才同意他做了一块不足一米刻有“中日友好”四个字的木板小碑立于官庄坡坳口的北侧山上。

篇幅四

龙泉四处抗日纪念碑(亭)的来龙去脉
 
龙泉铺抗日纪念碑,解放初,宜昌县龙泉铺区人民为了以实际行动支持抗美援朝斗争,为被日本残杀的死难殉难同胞报仇血恨,由龙泉铺街民资助于1951年5月1日刻制了一块高1.5米,宽90公分的“殉难同胞纪念碑”,竖立于龙泉铺老街中段。纪念碑正中刻有“殉难同胞纪念碑”,左边刻有“在抗战八年中,日本帝国主义给中国人民造下了血海冤仇,今日要以实际行动抗美援朝,誓为死者报仇血恨”,右边刻有“宜昌县龙泉铺区全体人员”字样。背面刻有被日军杀害的殉难同胞姓名。以教育世人不忘日本侵略者的深仇大恨。随着集镇建设的发展需要,为继续加强对后人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的教育,龙泉集镇纪念碑于2012年由区委史志办等部门迁址小溪塔森林公园,供游客参观缅怀。

柏家坪抗日纪念碑,于1964年5月因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忆苦思甜诉苦而立,原柏家坪公社汉马岗大队(一大队)和王家湾大队(三大队),今柏家坪村一组和三组,通过忆苦思甜活动,将被日军杀害的苦难同胞镌刻在纪念碑上立于山头路边,碑正中刻有“为被万恶的帝国主义统治者无故残害苦难同胞纪念”,碑的上联为“牢记苦难血泪”,下联为“不忘压迫阶级”,横批为“化气为力”,另一块碑上联为“牢记着血海深仇”,下联为“永不记□□□□”,横批是“万年长青”等字样,碑两侧刻有殉难同胞者姓名,碑上正中刻有一颗五角星。在八十年代前,每逢清明节,各大队、各学校组织干部和学生前往碑前开展祭奠活动,以缅怀被日军杀害的苦难同胞,加强对干部、学生的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随着社会的发展,此项活动已成为历史。目前这两处纪念碑仍树立在树林里,字迹模糊,周围杂树丛生,显然,那里已从人民的记忆中慢慢的淡忘。

以上三处纪念碑上共记载着492名殉难同胞者姓名。其中1951年5月龙泉铺区立于龙泉铺老街的纪念碑有秦道德、周大国、周氏、郑杨氏、张五生、童宋氏、蒋成为、汪明光等456人。立于1964年5月的柏家坪两块碑有张兵云、鲁学山、闫遵科、张宗福、闫圣发、胡启德等36人。

据宋家嘴村周克兰说,我那个时候已快10岁了,记得我一个叔伯爷爷叫周大国,被日本抓去带路后杀害于门板岩,还有一个叔伯姑婆婆周氏(记不起名字了)因为她是残疾,行走不便,日本来了,逃难,别人都跑了,可她跑不动,就躲到床脚下,日本就用刺刀捅,一共捅了50几刀,硬是把她捅死在床脚下。柏家坪村徐发生说,一个日本人骑了一匹马经鲁家岩上学垭没有路了,见鲁学山在一堆粮食旁边守望粮睡着了,那个骑马的日本人就把他给杀了,有一天一群日本人在学堂垭都睡着了,张兵云早晨起床一看外边睡的全是日本人,他就轻脚轻手的从日本人边上偷偷走过去,又不敢喊,就用手式招呼其他百姓快跑,可张兵云被另一路从此经过的日本看见后当场把他打死了。据徐发生回忆,当年在鲍家坪被日本杀了一个女的,一个老头,一个孩子(姓名记不清了),杀了后把他们都埋在一个红苕坑里,到逃难的人回来后闻到一股臭气,才知道苕坑里埋的有人。

抗日将士纪念碑亭,1942年上半年之前,在龙泉铺的白虎嘴(今镇文化站文虎广场)还可见一“抗日将士纪念碑亭”,那是1940年春,侵华日军从襄阳逼近宜昌,国军第6战区94军55师的三个团奉命开赴当阳作战,在对日作战中国军163团张团长及数十名战士身先士卒,英勇抗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张团长牺牲后,55师师长李霁岚将张团长的灵柩及血衣置于龙泉铺白虎嘴公祭了三天,龙泉铺各界人士纷纷前往祭奠。据胡来远老人回忆,在祭奠期间,由宋家嘴的鲍石匠刻制了一块高两米,宽约一米的一块大石碑,碑上刻有“抗日将士永垂不朽”几个大字,在白虎嘴建了占地约9平方米见方的碑台,将纪念碑立于正中,碑台四周立有四根石柱,石柱间采用铁链围接,形成一个纪念亭。1942年上半年日军占领龙泉铺后,将纪念碑亭砸毁,并在白虎嘴安营驻扎。

篇幅五

龙泉人民不能忘却的日军罪行
 
其一:抗日志士坚贞不屈

曹耀卿:法官泉三岔河人(其子孙今住龙泉新居科技园路83号)。据其子曹太福说,他没有见过其父,死后也没有收到遗尸。在曹氏家族收集整理曹氏族谱时才将其父的生世弄清楚,族谱所载:那时曹耀卿任县谍报员,常潜入龙泉铺侦察日军情报,可在1943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敌酋为其所谓“亲善”,唆使汉奸陈寿卿抓张富炎等人到难民区玩打,曹趁观灯去侦察日军情报,那知是设的一个圈套,结果被俘,日军宣抚班长清田为了获取国军情报,先后对曹以利诱手段,软硬兼施,曹拒降日军,仍不招供,且骂不绝口,清田无奈,采取灌冷水、挖掉了曹的双眼,取出心肝炒了喝酒,还将尸体砍成四大块,纵犬咬食的残暴手段,导致其子孙无尸可收。

杨秀谷,土门垭人,《宜昌县志》载,1940年7月18日,杨给国军便衣队刘开清等13人当向导,在土门垭击毙日军8人,缴获步枪6支,杨中弹牺牲,其兄杨泽龙、杨泽俊为其收尸也被日军抓去杀害。成为龙泉地区一位最早的抗日英雄,解放后人民政府追授为革命烈士称号。

陈振林,青龙人,龙泉沦陷后投县谍报处任谍报员,据《宜昌县志》记载,1943年5月在龙泉铺侦察日军情报时不慎被俘,日军采用酷刑逼供,一无所获后被杀害于龙凤山下。

罗鼎甲,湖南湘潭人,《宜昌县志》记载,罗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曾任国军75军13师某团排长。1940年8月,他奉命潜入龙泉铺一带,侦察日军情报被俘。日军宣抚班长六桥贞夫对其逼供,施以种种酷刑。罗坚贞不屈,并破口大骂,遂被日军绑至白虎嘴杀害,罗临刑前高呼“最后胜利属于我们。”

其二:日军在龙泉铺建“姑娘房子”

今龙镇社区胡来远老人说,日本是逢辰年来,逢酉年走。1940年是庚辰年,日军攻占宜昌,占领龙泉。1941年日本在我们龙泉铺场上的龙泉寺庙旁边建有一连13间的“姑娘房子”,也就是慰安所。慰安所有三、四十名女的,但多数是外地人,听说朝鲜的人,本地的只有一姓付的等两名妇女,具体叫什么名字已记不清了。她们身穿的像旗炮(实际上就是和服—编者),脚穿的木拖鞋,身上还披有一块白布带,白布带上写有“大东亚慰安妇”字样,她们主要为日本当兵的服务,遭凌辱遭踏,当官的都有自己的女人。我们经常看见这些女的在河里洗澡、戏水玩耍,在慰安所旁边还建有馒头房子,专做馒头卖给她们吃,师傅是日本从外地带来的,本地杨文金曾在馒头房帮过工。日本投降恰是1945年乙酉年,这些女的都弄走了,本地两名妇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先后含恨离去。
 
其三:偷吃了几个红苕付出了三条命

今香烟寺村一组谢永新说:日本在鼻公梁住的是一个大队,在凤凰观、万家包分别住有一个小队。小队平时领取生活物资和军需品种都要到鼻公梁。我记得在1942年的下半年,驻凤凰观的三个日本可能饿了就偷偷下山在田边把枪架好后,到老百姓的红苕田的挖红苕吃(了子田,今香烟寺村一组,柏临河边—编者)。驻童家台子(今宋家嘴村)的国军得到信后,便派兵顺山而下,将偷红苕吃的日本人打死二名,打伤一名。日军知道后将二名尸体,一名伤兵弄到辛家岩(今青龙村)淋汽油火烧,一名伤兵求饶说:“我只伤了一只腿,把我留下为大日本帝国孝忠”,为不拖连他们的部队,结果还是点火将伤兵一起活活烧死了。
 
其四:侵华日军罪行录

1940年6月以来,侵华日军在龙泉地区大肆奸、掳、烧、杀,犯下了滔天罪行。

据《宜昌县志》记载,1940年6月初,土门垭刘久亮被日军用棉花裹住活活烧死;将彭国翠等22人让狼狗咬着取乐致其死亡;将李金龙三岁的孩子用刺刀挑上戏逛;将段华庭的姐姐段光秀让狼狗咬破肚皮拖出胎儿,取出心肝炒了喝酒;威逼廖仁山奸其80多岁老母,廖不从母子被杀;将陈××等6名11-12岁的女孩轮奸致死;将70多岁的田××先奸后杀等,日军在土门垭涂家岩(今土门职高背后)先后两次屠杀170余名无辜同胞。

1941年7月,驻扎在香烟寺凤凰观的日本警备队接到报告,说与当阳交界的破山口(今双泉村一组宋家冲)有中国兵,于是汉奸付竹成(青龙人)便引着日军冲至宋家冲,把宋家冲的房子全部烧了,还抓了数十名老百姓到香烟寺凤凰观山上,一日军头目叫“沙脑壳”的人命令把这些人全部杀光,一个也不留,日本翻译马木用一计,便说“拉了谁的牛,烧了谁的房子都站出来,偿你们的钱”说后李腾高、宋传喜、唐光林、宋学栋、宋家祥、勾先运等就站了出来,这时,日军就拿出铁锹让这些人自己挖坑,当他们把坑挖好后,又让他们站成一条线,强行让他们脱掉衣服,露出胸膛,6个日本兵端着刺刀站在6个农民对面,吼叫一声,便杀害了这6个无辜农民,其中年仅18岁的宋家祥见刺刀一举,便滚倒在地,日军把他的屁股捅了一刀,当时没有死,就把他掀到坑里,把其他已死的尸体堆在他身上,然后盖上了一层土,上午被杀,到了下午宋家祥还在呻吟,日本鬼子怕老百姓将尸体抬走,就派兵站岗。解放后,宋传喜之子宋家权、李腾高之孙李光才将尸体残骸弄到宋家嘴板凳坳埋下,以便后人祭奠。据双泉村宋家全、李光才回忆,在宋家冲有康永良等上十人跟日军带路后都遭杀害,但多数是外地人,唯独李光才的爹李方福偷跑回家躲进了夹墙内没被鬼子搜出来才免遭一劫,后来这个地方被称“杀人湾”至今。雷家畈的代子善,日军认为他是国军,把他弄到凤凰观杀害,时年仅27岁,雷天庭等6人被抓到分乡南垭后被全部杀害,据周克兰回忆,她的一个姑婆婆周氏(姓名不详)雷家畈人,因是一个残疾人,行走不便,日本来后逃难时,别人都跑了,可她跑不动,就躲到床脚下,日本就用刺刀捅,一共捅了50几刀,硬是把她捅死为止。雷家畈的周金山、孙祖伦、雷百士、雷宗贵的房子都被日军点火烧了,今柏家坪三组一栋清代修建的连六口天井的别家槽门被日军烧毁。香烟寺秦道均、万文成、杨正金、杨正堂等民房被日军一下全烧,其香烟寺庙也被日军烧毁。在1964年社教运动中仅原罗家畈公社一个小公社统计被日军杀害的就有491人,烧房屋643间。原柏家坪一个小公社被日军杀害的有36人,在龙凤山下杀人后,日本人还在河里洗刀,仅龙泉铺一带先后被日军杀害的有456人,解放后将死难同胞姓名镌刻在一纪念碑上,竖立于龙泉铺老街中段,2012年将此碑移至小溪塔丁家坝森林公园内。《龙泉镇志》载: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日时期,龙泉地区供伤亡百姓7746人,2600余户房屋被烧,1万余人无家可归,多少妇女同胞遭日军残暴。龙泉地区人民群众饱受了侵华日军的奸、掳、烧、杀之苦。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日本人田中曾带人到龙泉宣读悔过书,到战地为无辜被杀害的农民赔罪悔过。

作者:卢必连   刘志兵   田九妹   联系人:田九妹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短信手机:13485881066

    QQ1:1613619349   QQ2:364235722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