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非辞赋专集 >> ◆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信 / 廖理南 (9篇)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旅邱德法专集(2人、6篇)
◆【中华邱氏总祠堂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得孙赋
◆赋文28篇(入编书稿) / 赋忎穆升凡
◆【鹤梦酒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20篇新增赋文目录及赋文(入编书稿)/ 赋勀陈志平
◆【莲湖湾记】◎赋衡胡素 撰文
◆【万家赋】◎赋宣徐民主 撰文
◆【汾酒赋】◎赋汾王成武 赵世中 撰文
◆【农禅赋/杨中同学聚会赋/西南农大同学聚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白求恩故乡赋(修订稿)】◎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福建南安行纪/遵义侯氏戊戌联谊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大楠中学赋/名媛养生赋/千古荣州赋/覃氏家乘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 辞皇 审辑(18篇)
◆【安徽潘氏团拜会序】◎赋帝 撰文
◆【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赋帝 撰文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40
   ○- 今日访问:600
   ○- 本周访问:600
   ○- 本月访问:8084
   ○- 访问总数:4765791
  双击自动滚屏  
◆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信 / 廖理南 (9篇)

发表日期:2014年7月15日  出处:中国雷池研究院 院长 雷池龙 审辑  作者:廖理南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95 次

◆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信 / 廖理南

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编辑委员会:

    《辞海》(缩印本,1979年版,1980年8月第1版)第1996页关于“雷池”的释义,我认为既不全面,又不准确,存在着严重的义、实不符的问题。

    关于雷池区域范围的界定,《宿松县志》(1990年版)第18页大事记中已有多处记载,同时该志卷的第二节《地貌》水系目中已对“雷水”作了介绍,今特来信予以说明,并附上我办主办的《县情研讨》创刊号一份(该报第二版有关于 “雷池”探源的一部分专门文章,本报还将连续刊出该类文章),请予参考。

    我认为,“雷池”的正确释义应该是(仿《辞海》例):

    ——选自1974年版《中国历史地图集》

    古雷水自今宿松隘口(亦说自今黄梅县界)东流,至宿松小孤山、黄湖、泊湖、华阳一带积而成池,蓄水面积约272平方公里,称为雷池。据《晋书·庾亮传》载,晋成帝咸和二年(公元327年),苏峻和祖约为乱,起兵江淮。向京都建康(今南京)进攻。江州刺史温峤想率师沿江东下援救京都,当时中书令庾亮知荆州刺史陶侃拥有重兵,恐其乘虚而入,加深危机,以书阻止温峤不进云:“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是叫温峤坐镇原防,不要越雷池而东。后用以表示不可逾越的一定范围。

    我之所以对“雷池”作出以上释义,并非想当然的凭空独撰,而是参考了不少史料之后拟定的。如一九七四年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对“雷池”区域范围的标注,就涵括了我上面所述及到的所有地方。再从客观实际上看,作为当年驻扎过十万水师的古雷池,根本不可能只是在“望江县东南”的那16平方公里的巴掌之地上。雷池水经望江县的雷港而入江,那是不争的事实。

   敬请教示,谢谢

   致

礼!

   廖理南

   1999年11月3日

注:1979年版《辞海》对“雷池”的释义:

    雷池:古雷水自今湖北黄梅县界东流,经今安徽宿松至望江县东南,积而成池。自此以下,东流入江,故雷水又有雷池之称。东晋时庾亮《报温峤书》:“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是叫温峤坐镇原防,不要越雷池而东。后用以表示不可逾越的一定范围。

廖理南先生:

    您好!

    来信收悉,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信中所谈“雷池”条的释义,我们比较所寄文章及目前各家解释,觉得似以《辞海》所释为妥,但您的意见我们会仔细考虑,并向总编办报告,感谢您!

    致

秋安!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9年11月12日

上海辞书出版社:

    收到了贵社11月12日的来信,甚为你们谦逊而严谨的治学精神和博大宽广的胸襟所感佩。

    我认为作为中国最权威的辞书,就该对其所释义项求得最精到和最权威的解释。“比较”“目前各家解释,觉得似以《辞海》所释为妥”,这本身就在有意或无意间降低了自己的品位!

    ——请谅解我对《辞海》爱之深,责之苛!这里再寄上《县情研讨》第2期,本期中仍有池“雷池”的探源文章,供参考。帮助挖掘县域文化,我想也是贵社——包括所有文化人的共同责任吧!

    欢迎参与“雷池”索源的探讨、考证,让“雷池”向世人展示自己的本来面目,靠我、靠你、靠 他、靠大家!(从文献上考证,烦找东晋庾亮的《报温峤书》及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等文章,谢谢)再叙

    致

礼!

    廖理南

1999年11月19日

   (我于2009年4月1日找到《水经注》查看了,该书没有记载我上文中所讲到的内容。2009年4月4日注)

廖理南先生:

    您好!

    来信收悉,有感于您对《辞海》工作的热心和关心。

    所寄文章,仍不足以证明《辞海》所释为非,但我们会注意,您所提出的问题,并将来反馈给有关专家,相信迟早会得出最为正确的答案。

    敬

礼!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9年12月21日

上海辞书出版社:

    很高兴地再次收到贵社1999.12.21日的复信,对你们勤勉求实的工作作风和兢兢业业的敬业精神我深表钦敬。这里给你们提供江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中国历史地名辞典》编委会编写的《中国历史地名辞典》(1998.03。第一版)第902页对“雷池”的解释:“在今湖北黄梅县和安徽宿松县以南、望江县西境长江北岸龙感湖、大官湖及泊湖一带”。我认为这一解释比《辞海》对“雷池”的释义要近乎情理和实际些。请予斟酌。

    致

礼!

    廖理南

    2000年1月3日

廖理南先生:

    您好!

    来信收悉。您对《辞海》工作的支持和求实、科学的态度令人钦敬。您的意见我们将向《辞海》编委会传达,请他们在《辞海》再版时,予以斟酌取舍。

    谢谢您

致礼!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0年1月19日

◆雷水毕竟也是水——《清一统志》所记“雷水”、“雷池”、“三溪河”有误 / 廖理南

    雷水毕竟也是水

    ——《清一统志》所记“雷水”、“雷池”、“三溪河”有误
  
  《清一统志》在记写“雷水”、“雷池”时曰:“雷水亦曰雷池,曰大雷江,曰大雷口,今名杨溪河。西北源出湖广蕲州、黄梅县界派流至宿松县西北四十里隘口,合流曰三溪河(河在隘口上游),递流入江。”

  笔者认为,《清一统志》这里所记的“雷水”、“雷池”、“三溪河”有误。关于“雷水”、“雷池”的记载,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民国十年(1921)版《宿松县志》在其《古水》一目中收录古籍是如何对它们进行解说的:

  《元丰九域志》曰:“宿松县有大江雷水。”

  《舆地广记》曰:“宿松县有长葛雷水。”

  《元和郡县补志》曰:“高塘有雷水。”{隋文帝开皇十八年(598),改高塘县为宿松县。———笔者注。}

  《太平寰宇记》曰:“大雷池水西自宿松县界流入,自发源入望江县界东南积而为池谓之雷池。”

  《朱书泊湖营汛记》载:“泊湖,古雷池。孟宗为雷池监是也。水有两源:北源出宿松县之严恭山,东流合太湖县诸水,又东合荆桥水入于泊湖。”

  相信细心的读者朋友们由以上相关历史古籍的记载可以看出“雷水”、“雷池”早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基本情况。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民国十年版县志主编眼界是开阔的,心胸是宽敞的。能够把不同学术观点放到一起,让读者品赏去。

  关于“三溪河”,我们没有更多的现成材料。幸好笔者就是出生于此地,因而,对它可以说上一、二。这里所讲的“三溪河”,其实就是指廖家河、北浴河、朱湾河三条河流。这三条河,分别从宿松西北的黄山、高岭、罗汉宕发源,向东或东南方向流到玉枢观附近的三河口汇合在了一起(三河口因1958年造水库后已被淹没)。但这三条河,今天无论是在玉枢观也好,或是在月亮山大桥上也好,仍能看到它们的存在。它们均在隘口西边,距隘口约10余公里。

  文章到这里,有必要对《清一统志》中所说“雷水亦曰雷池,曰大雷江,曰大雷口,今名杨溪河。西北源出湖广蕲州、黄梅县界派流至宿松县西北四十里隘口,合流曰三溪河(河在隘口上游),递流入江。”之问题展开来多说上两句。我认为,《清一统志》的本节叙述,所涉两个方面的事项都不准确。

  一、“雷水亦曰雷池,曰大雷江,曰大雷口,今名杨溪河。”它把几个不同的概念混淆在一起,是很没道理的。“雷水”从隘口流出之后汇聚到泊湖一带才积而成了“雷池”。怎么“水”就是“池”呢(关于雷水、雷池问题,1999~2000年,我与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编委会曾有过三次书信交往,有兴趣的朋友可在网上查看:《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信》)?至于“大雷江”、“大雷口”、“杨溪河”分别为不同的地域名称,更不能讲它们就是“雷水”、“雷池”了。

  二、“西北源出湖广蕲州、黄梅县界派流至宿松县西北四十里隘口,合流曰三溪河(河在隘口上游),递流入江。”这一点,更让对“三溪河”有所了解的人们感觉到它错讹太大。到过隘口、柳坪、陈汉的人都知道,“湖广蕲州、黄梅县界”的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派流至宿松县西北四十里隘口”的,黄梅和隘口之间,隔了个柳坪乡不说,而且在这里还耸立着个1015米的罗汉尖山,黄梅的“水”怎么会腾空而起跃过罗汉尖流到隘口呢?“三溪河”在隘口西边、上游,水从隘口流到“三溪河”“递流入江”,除了它能倒流外,是没有其它办法的。

  综上所述,我有理由说,《清一统志》的编撰者们,在“雷水”、“雷池”、“三溪河”的问题上,只是坐而论道,抄书摘报,根本没有深入实际进行调查走访。以至于留下这表述不清甚或让“雷水”飞天、倒流的笑话。
 
◆松玆建县之始考 / 张振华

    编者注:张振华先生,2012年11月8~10日,连续开了三趟夜车,花费了不少心力,查找了大量史料,精准细致地对司马迁《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作了校读译释,严谨认真地撰写出《松玆建县之始考》。它对我县建国后两届志书中关于“宿松建县之始”的错误记载,作了有根有据、让人信服的勘误。

    张振华先生此举,既是全省读志用志活动的先行实践,又为世人留存“信史”作了一件十分有益的工作。

附录:

    松玆建县之始考

    张振华

    宿松县是古代松玆侯国的故地,汉高后四年(公元前184年)封徐厉为松玆侯,这一点可谓是广为人知。一些文史爱好者也都能从旧志书中得知松滋侯国是来源于司马迁的《史记》中。但对于松玆侯国的世系及废立情况也许就知之甚少了。其原因是旧志书记叙过于简洁且无标点符号,往往使人误读,造成了许多理解上的错误。如《中国政区大典·安徽卷·宿松篇》(征求意见稿),将“汉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说成是松兹县的建县之始。这种说法,不仅仅是出现在政区大典的宿松篇上,许多介绍宿松历史沿革的报刊杂志乃至电视新闻、专题片上都累见不鲜。

    经查证,“文帝十六年为建县之始”的说法,主要来源于1990年版《宿松县志》卷一《建置沿革》:“文帝十六年(前164年),分淮南国为衡山、庐江二郡,庐江郡“领县第十二曰松兹”,乃建县之始”。这完全是对旧志中“领县第十二曰松兹”的误解。因为汉初实行的是一种郡国郡县并行制度,郡同王国的建置级别一样,县同侯国的建置级别一样。虽然松兹侯国和其它十一县一起被纳入文帝十六年新设立的庐江郡,但仍然是松玆侯国不是松玆县,更不能以此为建县之始。正是这种误解,以致新编的二轮《宿松县志》(1978—2002),继续沿用“文帝十六年为建县之始”的错误说法。

    1990年版《宿松县志》存在不少的讹错,故1991年12月,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专门汇编了一部《新编宿松县志考评》,印数虽然达2500册,却很少有人订正,其讹错依然如故。

    志书中有一些笔误和疏漏在所难免,但像“建县之始”之类的重要信息,绝对不能错!事实上,最早(第一次)废松兹侯国建松兹县的年份是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而不是汉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其实,厘清这个问题并不难,只要查阅一下《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弄清松玆侯国夷侯徐厉的传承世系就一目了然。在此,笔者特将司马迁的《史记》和班固的《汉书》中有关松玆侯国徐厉传承世系的记述摘录出来,并加以解读以证明之。另外附上原著的扫描件以资对照。

   《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载:

    松玆(索隐)县名,属庐江。(1)松玆(集解)徐广曰:松一作祝

    兵初起,以舍人从起沛,以郎吏入汉,还得雍王家属功,用常山丞相侯。

    释:公元前208年,徐厉以刘邦家人的身份,跟随刘邦在沛县起义,同项羽一起反秦。后刘邦先期占领汉中,被自封为西楚霸王的项羽封为汉王,徐厉成为汉王的侍卫官,并被封为“郎中”。在楚汉战争中,徐厉俘获了被项羽封为雍王的章邯家属,立了大功。刘邦平定天下后实行郡国并行的制度。徐厉因功被封为常山郡国的丞相。

    四年四月丙申,夷侯徐厉元年五 即:高后四年四月丙申日封徐厉为松玆侯国的夷侯,自公元前184年至前180年,共五年,此为吕后执政期。

    六 即:文帝前元元年至前元六年(公元前179年—前174年)徐厉在吕后和文帝两朝共任松玆侯十一年后死,长子徐悼嗣位。

    七年康侯悼元年 十七 即:文帝七年(公元前173年)康侯徐悼接任松玆侯,自公元前173年至前157年共十七年。

    十二 即:景帝前元元年(前156年)至景帝中元五年(公元前145年)。徐悼在文帝和景帝时代共任松玆侯二十九年。

    中元六年,侯偃元年 四 即:景帝中元六年(公元前144年)至后元三年(公元前141年)徐偃共接任松玆侯四年。

    建元六年侯偃有罪国除 五 即: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徐偃自公元前140年到前135年任松玆侯因罪国除,即废国为县。五,为公元前140年到前135年徐偃任松玆侯五年。徐偃在景帝和武帝时代共任松玆侯九年。

    此表语句精炼,言简意赅,可谓字字珠玑。

    另外,班固的《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中,记载徐氏各代任松玆侯的年数,同《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里所记年数及时间完全相同。

    现摘录如下:“祝兹(2)夷侯徐厉,以舍人从起沛,以郎吏入汉,还得雍王家属功,用常山丞相侯。四月丙申封,十一年薨。孝文七年康侯悼嗣,二十九年薨。孝景中六年侯偃嗣,九年。建元六年有罪,免”。

    从以上记述中可以看出,徐氏自公元前184年起,至前135年止,三代共任松玆侯49年,中间从未间断过。从而非常清楚地表明,最早废松兹侯国建松兹县的年份是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何来文帝16年(前164年)建县呢?我认为这种说法,除了是对旧志书的误读外,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新志书编者未能查阅原著,而是将类似《太平御览》、《一统志》里的相关记述为依据。此类史书固然收集了不少古代珍贵史料,但由于距离汉初千余年,难免讹错,只能用作参考。《史记》是中国的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历代史学家称为“信史”。同时,在文学史上也有着重要地位,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故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再者,司马迁是汉武帝时代的史官,掌管国家档案资料,其所记松玆之事,必然真实可信。而且又得到《汉书》的印证,更加可靠。

    以上仅论证松玆第一次建县的时间。其它废立的情况见附二。

注:

    (1)《索隐》是唐代司马贞对“松玆”的注释,不准确。因为《惠景间侯者年表》是以表格的形式来记录侯者废立情况的,徐厉是首次被封为松玆侯,玆侯无疑为侯国,不应注释为县名。另外,“属庐江”也有误,庐江郡至文帝十六年(前164年)才建立,见《汉书·郡国志》。公元前184年松玆侯国属衡山郡,见《汉书·郡国志》。

    (2)《史记》(集解)徐广曰:松一作祝

附:

    1、《史记》、《汉书》原表扫描件

    2、安徽省志-建置沿革志 (59)第56节 宿松县 (节选)

附:1、表一:《史记.惠景间侯者年表》

附:1、表二:《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

附:2:安徽省志-建置沿革志 (59)第56节 宿松县 (节选)

   〔秦朝〕秦王政二十四年(前223年)灭楚,改属九江郡(均治寿春,今寿县城关镇)。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置衡山郡(治邾,今湖北黄冈县北),今宿松县地属之。

   〔西汉〕汉王元年(前206年)四月,属番君吴芮的衡山国(都邾)。高祖四年(前203年)七月,改属英布的淮南国(都六,今六安市城北乡张巷村白沙城)衡山郡(仍治邾)。

    十一年十月,改属刘长的淮南国(都寿春,今寿县城关镇)衡山郡。吕后四年(前184年),松滋侯国立,属衡山郡。

    文帝七年(前173年),淮南国除,衡山郡直属汉廷。十二年,改属刘喜的淮南国衡山郡。

    十六年四月丙寅,以衡山郡置国,立衡山王刘勃,衡山国仍都邾,松滋侯国属之。

    景帝四年(前153年),松滋侯国改属刘赐的衡山国(仍都邾)。建元六年(前135年),废松滋侯国为县,仍属衡山国。

    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年),改衡山国为郡,松滋县仍属之,直属汉廷。二年,松滋县改属庐江郡(治舒)。

    元鼎元年(前116年),复建松滋侯国,属庐江郡。五年(前111年),松滋国除为县,仍属庐江郡。

    元封五年(前106年)四月,庐江郡属扬州刺史部。

    昭帝始元五年(前81年),复为侯国,仍属扬州庐江郡。

    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复为县,仍之。

    (2012-11-11)

◆“雷池”新说 / 何景华

  成语“不越雷池一步”,指的是做事不得超越一定的范围与界限。近日偶翻网页,发现雷池的归属有两说,一说雷池在今望江县,也就是今天的宿松县与望江县、太湖县共有的泊湖,这是北宋乐史编纂《太平寰宇记》记载的: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据《宿松县志》介绍,雷池就是现在的泊湖。另一说为黄冈市龙感湖管委会认为的古雷池为黄梅和宿松共有的龙感湖,根据是近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在晋以后的各朝代地图上,标明雷池就是宿松县和黄梅县两县共有的龙感湖。看到以上的说法,想起自己小时候在龙湖岸边的生活,想到我的小学在那几间小瓦屋里上课,想到老师总给我们出这样的作文题目——我的家乡,老师总会这样叫我们描述,“我的家在龙湖后梢”,每到十冬腊月龙湖退水后捉泥鳅、挖黄鳝、挖莲藕等小时候的趣事,不由得也萌发了探究雷池的冲动,就因为我那深爱的故乡湖。

    对于雷池的真正地理位置,我们不妨一一来探究和分析。

    要证明大雷池的具体位置,首先我们要了解黄梅感湖与望江泊湖,实际两者紧紧连着宿松的湖,其实泊湖与感湖两岸之间最远的垂直距离,其实也不过几十公里。在那个遥远的王朝——东晋,长江没有大堤,只要下了连续大雨,我县境内的龙湖、大官湖、黄湖,包括泊湖,感湖等所有湖泊,实际是连为一体的,或者说是小有间隔的巨大湖泊——大雷池。雷池很大,有南朝文人鲍照的《登大雷岸与妹书》为证:南则积山万状,东则砥原远隰,亡端靡际;北则陂池潜演,湖脉通连;西则回江永指,长波天合;西南望庐山;南薄燕阺,北极雷淀,削长埤短,可数百里。据此,我们就可以得出,这不正好是宿松、望江、黄梅现在所有湖的四址吗?只不过鲍照登岸的地点可能是望江沿泊湖的某一个乡镇或者宿松现在的下仓、许岭、九姑、千岭的某一个岸边,同时也给我们印象着雷池很大。我们可以这么猜想,只要在长江的涨水季节,雷池、鄱阳湖、长江可以说水天一色,横无际涯。鲍照是行走于深秋,并不是全年最多雨的时节,从字里可以看出鲍照当时的心情,看出雷池的波澜壮阔。宿松、望江、黄梅本是相邻的三县,湖区是以宿松为中心,望江、黄梅为两翼,东晋过后经历南北朝,以及唐宋元明清一千多年三县湖泊的变迁,也就变成的今天命名的湖泊。鲍照的书信写就年份是公元439年,也就是发生那件著名事件的112年后,可以说327年的雷池会更大,更加雄伟。

    我们再来看庾亮、温峤、陶侃、苏峻等这些著名历史人物,庾亮当时是中央政府的一把手,居建康(南京);温峤,征南将军,江州刺史,驻军寻阳,现九江市长江以北黄梅一带;陶侃,荆州刺史,驻武昌,现鄂城,为东晋征西将军;苏峻,历阳刺史,叛军首领。寻阳县治在今黄梅县西南,温峤的驻军具体位置应该为大雷池朝西方向,陆地岸边。当历阳太守苏峻造反,危及国家安全时,而温峤要准备整军去参加首都保卫战,平定地方势力的叛乱时,而中央政府掌门人庾亮最为看重是当时的军事要塞——雷池,惧怕的更是西边的征西将军陶侃,所以在《报温峤书》中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是说你在原地不动,要时刻防备西边陶侃。以一个执掌军国大事,人中精品的庾亮,在一个关乎举国存亡的通信中,应该是非常清楚雷池具体位置,清楚雷池之旁的寻阳驻军,应该不会说出几十公里以外的地名而不说离驻军更近的地名,这也印证了三县的湖区就是雷池。这件大事发生在公元327年。而在此事过后刚好十年,由于战争的影响,宿松的流民逃难到现在的湖北松滋,把本是宿松的县名侨置给了现湖北松滋市,宿松自此不再称松滋县。这些可以看出古雷池在当时的统治阶级中占有何等重要的位置。可以说,古雷池应该是当时东晋王朝最为重要军事基地之一,也是东晋必保之地,古雷池肯定经历无数次的反复争夺,以致当时原居民全部外逃,宿松的县名遗失也就不足为奇了。

    公元410年,东晋大将刘裕(宋武帝),与叛乱的广州刺史卢循在寻阳交战,结果卢循大败于雷池(《晋书·卢循传》,可以说当时参加的军队可以达到几万人甚至十几万人,那该要多大的地方啊,如果说是在雷池战斗,也可能只有三县湖区可以容纳这么多人。黄梅、宿松、望江的湖区,自古就是控制荆州与南京长江水道的咽喉要地,在中国历史上,在三县湖区发生重大战争比比皆是。因此,无论《太平寰宇记》也好,还是近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也好,包括《宿松县志》、《望江县志》记载的也好,都印证了这样一个事实,宿松靠近古雷池,甚至境内的湖泊就是古雷池。

◆雷池水寨——马头山 / 宿松新闻网

  古雷池即今泊湖,在宿松县东南二十余公里处,位于高岭,程岭、雨岭、许岭、东洪、下仓之间;东北与太湖县的姑塘、大石接界、东南与望江县的团山,泊湖大桥和九成坂农场为邻,蓄水面积达270余平方公里。

  《隋书•地理志》载:“宿松有雷水”。《明一统志》载:“古雷水发源于宿松,流经望江城东南、积而为池,名为雷池”。《清一统志》载“雷水亦曰雷池、西北源出湖广圻州黄梅县界、派流至宿松西北四十里隘口,合流曰:三溪河,递流入江”。雷水源自宿松西北,雷池在宿松东南之泊湖。水面宿松、望江、太湖三县共有,其中宿松占据多数。泊湖(雷池)出口多处,分别在华阳河和望江县的杨湾吉港、雷港等处。

  古雷池在军事上位置极为重要,《晋书•庚亮傅》有“无过雷池一步”之传。泊湖西边的马头山为古代水陆交通之要冲,地势险要,向为兵家必争之地。县志载,依据马头山俩侧滨湖沿岸,这里曾设过雷池监、太雷戌,泊湖营等军政戍建制,今在石庙咀和别石咀湖滨,尚有雷池监遗址的残存,大桥口边湖面,水涸时可见桥面。三国时刘备、孙权曾多次交战于此,南宋时这里也是交战不断。东晋成帝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历阳镇将苏峻、寿春镇将祖约,举兵乱于江淮;民不得安,渡江而东者过半,故于江南侨置淮南郡诸县,又在寻阳设松兹郡,遥属杨州(晋书•地理志)。公元328年,桓宣因祖约作乱不肯从,逐率兵屯于县东南的马头山,欲南投寻阳;祖约遣祖焕率兵攻桓宣,宣求援于毛宝,宝引兵击焕,救桓于马头山(见《晋书•列传》、《方兴纪要》诸书)。

◆文史专家在宿松调研“雷池”、“黄梅戏”/ 夏柳平

    专家组一行在宿松县破凉镇察看即将兴建的“黄梅戏主题文化公园”基地

    省专家组一行在北浴乡廖河村廖进成老人家查看收藏的数10种黄梅戏手抄本

    省专家组一行在北浴乡廖河村廖进成老人家查看收藏的古代戏服(袍)

  12月25日—26日,以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余家林为组长、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委员、历史学博士翁飞、国家一级编剧、省政府参事、省文联戏剧家协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侯露等一行8人组成的专家组,在宿松,就“雷池”的实际区域位置、“黄梅戏”的源头等一系列课题进行了专题调研。

  宿松地处皖鄂竷3省8县交界,历史上属吴头楚尾。这里人文历史悠久,古“雷池”与“黄梅戏”和宿松有着难解之缘。

  “雷池”的实际区域位置在哪里?“黄梅戏”的源头又在哪里?随着历史的演变,时过境迁,我国这些悠久的历史传统文化已经变得面目全非,难分上下。专家组一行赶到宿松后,顾不得旅途劳顿,他们带着一个个疑问,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在宿松查看了大量的档案史料。专家们对《黄梅戏“活化石”——89岁老人杨国英谈黄梅戏》、《关于黄梅戏探源》等诸多人证、物证特别感兴趣。他们在宿松专门约请了相关人员了解情况。以积累第一手资料,进行查证、考证。

  26日,专家组成员在县政府分管文化工作的副县长张飞翮的陪同下,驱车40余公里,赶赴宿松北浴乡廖河村,实地察看了始建于我国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3)的廖河古戏台,并查阅了当地廖进成老人家几代人收藏的数10种黄梅戏手抄本、数箱共计100余件(套)古代戏服(袍),以及当年演戏时用以照明的“七宝莲花灯”。对这些活灵活现的“古董宝贝”,专家们用审视的目光,津津乐道,兴犹未尽。返城途中,专家们赶到宿松破凉镇即将动工兴建的“宿松县黄梅戏主题文化公园”基地上,听取了破凉镇党政领导对该公园的区位优势、布局特点、远景规划的介绍。回城后,即召开了有县文化局戏剧研究所、文物局、图书馆、地方志办公室等部门专业人员参加的座谈会。会上,县文物局张振华先生介绍了宿松古廖河戏台的兴建、维护情况:县黄梅戏艺术研所高荣生先生就黄梅戏的艺术本身发展问题向专家们谈了自己的看法,并现场演唱了不少黄梅戏段子。县地方志办公室副主编廖理南结合本职工作,从考证历史的角度,多年从事这项研究,并关注它的发展。他著书立说,把自己组织编写的《宿松古今纵览》一书中,《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信》以及《黄梅戏与宿松》等文章的调研情况向专家们作了详细回报。专家们在弄清了“雷水”有源出自宿松隘口,“雷水”积而为“池”的道理后;始得明白宿松与黄梅戏的深厚渊源关系;见证了距今近500年的廖河古戏台及与黄梅戏相关的剧本、道具;感受了黄梅戏源头地区黄梅戏原汁原味、清纯厚道的腔音,慢慢印证了一段久远的历史。

  专家组成员对宿松县委、县政府重视历史文化工作表示赞赏,对宿松县破凉镇抢抓机遇、敢为人先、把文化与产业结合起来的创新精神表示认可,对宿松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对宿松从事文史工作的同志淡泊名利、埋头苦干的工作精神表示钦佩。专家组组长余家林同志最后说,他们回去以后,将把在宿松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这一切,认真归纳总结并形成书面材料向省政府有关部门出示报告,争取安徽省政府在考虑安徽省“十二五”规划时,对宿松这方面的工作能够给予最大的支持。

  张飞翮副县长感谢省政府专家组成员对宿松历史文化工作的关心和支持。她表示,今后将加强对县域文化资源的挖掘、整合、利用工作,加大对诸如“雷池”、“黄梅戏”这些品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以弘扬历史文化精神。对全县文化艺术工作,在搞好传承的同时,更更要努力搞好创新。(夏柳平)
 
◆雷池酒名当属宿松为正宗 / 通德江南翻江鼠
 
    雷池当属宿松为之正宗。“雷水”《辞海》《县志》载:宿松县西北的隘口以下的水称雷水,雷水流到境内龙湖、泊湖等低洼洼处后,积而成池为雷池。东晋庾亮《报温峤书》“不越雷池一步”中“雷池”即此。

    雷池具体范围为:湖北黄梅,安徽宿松的龙感湖、宿松的龙湖、大赛湖、大官湖、黄湖、安徽宿松,望江的泊湖。宿松的精髓经过千百年的流淌和演变都汇集于雷池里。用雷池水酿造出来的酒重获青春的活力,取名雷池春或古雷池那里最恰当不过的。
    雷池,纵——古今闻名;横——全国皆知。

    “不越雷池一步”成语,熟语,可演变成雷池春或古雷池酒的禁酒词“不贪雷池半两春”是再贴切不可的。

    “雷池”虽被人抢注,“雷池春”“古雷池”更具有诗情酒意,更能代表宿松的古酒文化,中国酒文化。

    雷池春——剑南春、皖蜀春等。

    古雷池——古井、古槽运等。

    雷池是古松兹,是黄梅戏的故乡,是文南词的发源地。

    抢注吧!宿松对酒有缘的志士。

    千古松兹沉积万年雷池春韵,雷池春水酿造酒水亿家闻香。

◆雷池何以得名及它准确的地理位置 / 邓乾彬

    题记:雷池缘何名雷,有谁知道它实际得自三国周瑜,千百年来一直有人为它的地理位置争论不休,特别是近代总有人出于地方利益往自己脸上贴金,抢也要把它抢到自己家门前,真是厚颜无耻,张冠李戴。实际上要弄清它的准确地理位置是不用拖泥带水且干脆容易的,因为历史总留下了见证,疑云总会散开,冤假总会平反,纠错可以反正。

    雷池何以得名及它准确的地理位置

    整理撰文 / CHAMPION DUEN 邓乾彬

  “不越雷池一步”是今天人们常常引用的一句通有成语,典出东晋丞相廋亮《报温峤书》:晋咸和二年,历阳太守苏峻反,东晋都城建康(今南京)被围,驻守寻阳的平南将军温峤准备率大军驰援,廋亮回书劝阻道:“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 意思叫温坐镇原防,不要越雷池。后来用以表示不可逾越的一定范围。(见《晋书?廋亮传》)。

  那么廋亮所说的雷池(即当时的雷池指古雷池)在哪里呢?

  雷池的位置,有两种说法:一说雷池在今安徽望江县,一说雷池即今湖北黄梅县和安徽宿松县共有的龙感湖等湖。前一种说法,源自北宋乐史编纂的《太平寰宇记》:“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后一种说法,见于近年中国地图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它在晋以后的各朝代地图上,明确标明雷池即今日湖北黄梅和安徽宿松共有的龙感湖。

  两种说法,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笔者我却有另一种证据确凿的意见。

  要弄清这一问题,要有说服力的论证和相关证据链。

    首先,应当弄清当时寻阳(即温峤驻兵地)的情况。

    据史书记载,汉武帝时分全国为十三刺史,以郡、国、县建制,在今黄梅县西南今天黄梅浔阳渡附近置寻阳县即古寻阳。《辞海》注:“寻阳,古县名,西汉置,治所在今黄梅县西南。”此条记载,同历史事实是相吻合的。东晋自洛阳迁都南京后,为防西夏侵犯,遣征西将军陶侃镇守武昌(当时城为今鄂城),平南将军温峤驻兵寻阳(今湖北黄梅西南长江边)。寻阳位于武昌与南京之间,为当时控扼吴楚荆扬(指当时的荆州扬州)咽喉之地。温峤驻军于此,既可策卫京师,又可西援陶侃。不过,廋亮对陶侃不放心。因此,当历阳太守苏峻造反,温峤要回救建康之时,廋亮害怕陶侃趁机而动,于是命令温峤“无过雷池一步”。由此可以分析,雷池应在寻阳附近,而且非常近。如果雷池是在望江,而望江距寻阳200多华里。还有一个史实:公元410年,东晋大将刘裕北伐,广州刺史卢循乘后方空虚举旗反叛,率军向建康进攻。刘裕率兵回救,“卢循自蔡州南走,复据寻阳,刘裕先遣群军追讨,自统大军继进,又败卢循于雷池。”(《晋书·卢循传》)如果雷池远在望江,这里怎么又将它与寻阳联系在一起了呢?也许有人会问:既如此,为什么乐史说雷池在望江呢?分析起来,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廋亮《报温峤书》写于公元328年,而由房玄龄等人修《晋书》将其载入则是300多年以后唐代的事。由此推断唐代以前,“不越雷池一步”这句话并未广泛流行,因此雷池的大名也末得到普及。《晋书》修成至乐史撰《太平寰宇记》,其间又相隔300多年。这期间由于“不越雷池一步”的广泛流传和引用,雷池的位置自然引起人们的关注。为此乐史在撰《太平寰宇记》时就对其位置给予了说明。但由于事情已相隔600多年,山河地貌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古寻阳早在晋咸和年间迁往江南(即古寻阳的对岸了即后来白居易诗中的寻阳,今天江西省九江市),再加上乐史并非严谨的历史学者,“毕生著作甚勤”,既修史书也写传奇小说,因此在未加详细考证下发生了失误,这是完全可能的。某一说法一旦上书即被后人捧为金科玉律,这在我们中国也是常事。如果大家知道仅在湖北境内就有三处“赤壁遗址”,那么我们就不会对古人“错将雷池落望江”一事感到惊讶了。

    其次,弄清古雷池在何处还要知道历代雷池水域的变迁。在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今江南的鄱阳湖和江北的大雷水,原是连成一片的汪洋大泽,统名“彭蠡泽”历史上的宫亭湖亦指此。西晋以后,由于泥沙沉积,长江改道,“彭蠡泽”为两部分,长江以南的“彭蠡泽”演变为今天江西省境内的鄱阳湖,长江以北的叫雷水又名大雷池,这大雷池恰恰就在古寻阳的东面。唐宋元以后,随着演变,雷池水逐渐被水中只沙荒成洲的洲地分割,“大雷池”之名逐渐被各区域性湖名代替。在湖北黄梅境内的一小部分湖叫感湖、源湖;在安徽宿松境内的大部分叫龙湖、大官湖、黄湖等。1955年,中央长江水利规划办公室正式下文,将龙湖、感湖合并称为“龙感湖”。中国地图学社正是依据上述史实,断定今日之龙感湖大官湖即古代的大雷池,这是很有道理的。

    第三,也是最关键最有说服力的一点,也就是雷池的得名,而它的得名,它缘何名雷,也关于到它的地理位置的。这一点居然还和三国吴国大将周瑜有莫大关系的。《三国志周瑜传》记:“建安十一年,周瑜督讨麻保二屯,还兵守备宫亭(宫亭:旧湖名,水域包括今江西鄱阳和雷水即今湖北源湖感湖安徽龙感湖大官湖、龙湖等湖,今天宫亭湖一般指江西境内的鄱阳湖,但实际上鄱阳湖南扩前只是当年宫亭湖的一部分)。

    从那时起,周瑜就在宫亭湖之北桑洛洲(今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汇口镇等地)上构建了三国鲜为人知的著名的军事营垒:九洲八卦阵(九洲八卦阵曾被传为九柳八卦阵)。

    九洲八卦阵为周瑜携大将程普所构建,出于当时的军事形式,九洲八卦阵作为军方训练基地和后勤基地。因为在桑洛洲上南可扼长江及鄱阳湖东北出口,北可控宫亭北雷水,另外桑洛洲又盛产鱼米,桑洛洲既是军事要塞又是后勤补给之地。话说周瑜建九洲八卦阵以九宫八卦阵为原形。九宫者:乾宫、坎宫、艮宫、震宫、中宫、巽宫、离宫、坤宫、兑宫也!其中,乾、坎、艮、震属四阳宫,巽、离、坤、兑属四阴宫,加上中宫共为九宫。周瑜在当时寻阳东北的桑落洲上修筑了九洲八卦阵营垒,是以设为奇门,并按八卦之形设卡,州与州间以桑洛洲纵横的水网相隔。形成卦形。周瑜在桑洛洲上种植九柳作标,种植桃树作志九洲八卦阵完全按八卦的卦象布阵。八卦正东离火,东南兑泽,正南纯阳乾天,西南巽风,正西坎水,西北艮山,正北纯阴坤地,东北震雷。

    雷在八卦的东北方,卦之东北为雷,故其位置的水域被置名雷水。是为此。雷池之名最早始于三国,皆因周瑜的九洲八卦阵得名。因此要知道雷池的准确位置只要知道桑落洲的位置即可。据各代史料考,桑落洲在今天江西九江市东北十五里至五十里左右的范围区间。而此地恰恰是安徽省宿松县汇口、程营(程营在三国程普曾落营垒如此而得名程营),湖北段窑靠程营方位部分以及包括今天江西九江县新洲垦殖场部分这一区域。而此处即古桑落洲的东北为安徽省宿松县境内的龙湖大官湖位置。因此如果说雷池是小范围的那肯定是指龙湖和大官湖,如果说雷池是大范围的,则指整条雷水水域,其包括原雷池的上游,中游和下游,即指今天的龙感湖,大官湖和黄湖等。

    据我的理解,我想当年东晋丞相廋亮所说的雷池一定是指整个雷池上中下游即整个雷水,因为当时平南将军温峤驻军事位置正是南扼长江咽喉北空雷池的桑落洲上,一旦他离开了桑落洲渡过雷水,那么他就是把荆扬二州之间这么重要的可攻可守的战略要地空了出来,那后果不言自明。因此雷池是指整个雷水,它的位置只可能在桑落洲的东北。另外需要说明的一些事情是,后来东晋陶渊明诗中的采菊东篱下的东篱其实也是指卦象的东边方位即是东离。至于三国周瑜的九洲八卦阵有晋袁宏的《东征赋》为证。关于雷池雷岸及桑落洲,后来各代许多人的文章与志书都有所记述,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完)

◆科学考证古雷池 / 何景华

  雷水又称雷池,自湖北黄梅县经宿松至望江雷港入江的整个水系。科学探讨雷池,一是科学,二凭文献,三是事实。我认为宿松湖泊是大雷池,而且雷池的主体部分就在宿松,是大雷水的发祥地和流经地。

  《辞海》:古雷水自今湖北黄梅县界东流,经今安徽宿松至望江县东南,积而成池,称为雷池。自此以下,东流入江,故雷水又有雷池之称。雷水=雷池,黄梅、宿松、望江三县低洼之处——流着雷水,龙感湖、黄大湖、泊湖等连成一片的大湖。

  在中国地图出版学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明确标注宿松的龙湖、大官湖、以及黄梅的鱤湖为雷池。可以说《中国历史地图集》是集中了中国当代和近代最为有名的专家,他们的治学态度,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对各地地名的认知,以及对湖泊的变迁,其权威性毋庸置疑。

雷池
雷池

  请看三县连在一起的湖,参阅廖理南先生的通讯

  327年,东晋历阳内史苏峻叛乱,进攻建康,当时驻军寻阳的江州刺史温峤整军平叛,丞相庾亮却做出非常举动,不准温峤行动,并说出自己最大的忧虑是西边的荆州刺史陶侃,书信上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寻阳,古县名,现黄梅、武穴一带,县治在今黄梅西南,即今龙感湖西岸。以庾亮的精明,不会说出离此垂直距离有两百多里的地方,只会说离驻军就近的大雷池。这一点还有其他依据,苏峻叛乱时为十一月,当时长江是枯水季节,如果温峤带兵救建康,必从水路顺流而下,就像大海,必有一个港湾停泊船只,雷池正是充当港湾的角色,可以肯定停泊了船只。

  关于雷池,权威的《水经注》没有记载,只有唐《元和郡县图志》载:“大雷池水,西自宿松县流入望江县界,东南积而为池。”这是最早的记载,这个的说法含有宿松。北宋乐史编纂的《太平寰宇记》:“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这个可能是根据上面的记载来的。这些文献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个字:“积”。积——聚集,积水——水聚集的地方。宿松东南和望江紧邻,本是该县最低洼处,与望江低处连成一片,对于这些记载,我们能得到这样解释——大雷水从宿松到望江,在低洼处积而为池,谓之雷池。

  《登大雷岸与妹书》。南则积山万状,负气争高;东则砥原远隰,亡端靡际;北则陂池潜演,湖脉通连;西则回江永指,长波天合;西南望庐山;南薄燕阺,北极雷淀,削长埤短,可数百里。——南面是重重叠叠的山峦,东为一望无际的平原,北面是沼泽和河流,西面是曲曲折折的长江水,西南为庐山——雷池四址。南面迫近于燕阺,北面穷极于雷淀,削长补短,水流可至数百里,从这里可以看到雷池的大,雷池的波澜壮阔。这些描述,现在还有些许遗留,我曾亲历1983年的大水,乘船在湖中央,真的能找到鲍照几近相同的经历和感受。

  县名侨置。宿松是雷池事件的见证者或者说是亲历者,公元337年,宿松的松滋县名侨置湖北松滋市。宿松古县城离湖区极近,东晋时湖区很大,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公里。古雷池是东晋的军事要塞,可以说是经过战争的反反复复争夺,宿松的原住居民不是被杀死就是外逃,县名被当时一些舍不得故土的宿松原居民带走。东晋战争最为频繁的宿松,其境内就是军事要塞,在冷兵器年代,作战最节省士兵体力的是船只,在长江流域打仗除了军士的武器以外,特别是温峤的部队水军居多,用得最多的是帆船了,三县湖区无疑是屯兵的最佳选择,战时屯兵,闲时屯田。

  两湖衍变。春秋至西汉时期,龙感湖与今江西省境内的鄱阳湖连为一体,称彭蠡泽。东汉时期,龙感湖与鄱阳湖分离,南称鄱阳湖,北面——从东汉到东晋327年的两三百年间,宿松、黄梅、望江这个大片水域肯定在百姓口中有个名字,史书真正记载的能说清雷池具体位置的是东晋丞相庾亮的“不得越雷池一步”,这片水域叫雷池。

  《三国志·吴志》记载孟宗为“雷池监”,“滨水之民,业渔以为生,国家设职吏以课之”。“雷池监”是朝廷收税的命官,当时的雷池渔业收入肯定多,这项税收对国家也重要。到底这个官管多大的水域,从文献上来看,西汉一个官员管理近八千人,东汉不低于六七千人,在三国那个乱世,宿松和望江一会属魏一会属吴的记载来看,应该是战争的前沿,常住人口必然很少,渔民有江北、也含有江南的,这个雷池监管理的区域较大,不会只管区区一百平方公里的那片小地方。如果其只管望江那片水域收税,不管宿松、黄梅,在这个连在一起的水域,以军事为主的年代里,在三国,吴国朝廷在紧邻的地方重设同样的官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孟宗为官的经历来看,先朱据军吏——雷池监——吴令——最后大司空(部级以上的高官),以这些经历来看,孟宗肯定是个很有能力的人,在任内肯定管好了大雷池的国家渔业收入。(何景华)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短信手机:13485881066

    QQ1:1613619349   QQ2:364235722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