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非辞赋专集 >> ◆雷池解释 / 雷池龙 校订 (8篇)
    
查询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针刀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 赋帝 审辑
◆【火山赋/云冈印象】◎赋觉武兴龙 撰文 / 赋帝审辑
◆【天池游记】◎赋颖张建岗 撰文 / 赋帝审辑
◆【张氏五次续修家谱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审辑
◆【尚培侯公兴赋赞(并序)】◎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颂(并序)】◎赋帝 赋后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赋】◎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辞】◎赋帝 赋姑 撰文
◆【贵州一道双百微刊铭】◎赋帝 赋姑 撰文
◆【巾口赋/人生感赋/照禅老和尚舍利塔碑铭】◎赋迦舒实波 撰文
◆【幸福乡赋/王福祥黄柳青婚庆赋/红色之旅江西行赋/祭大孃文/初心使命赋/海天酒楼赋/刘晓庆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祭胞兄德忠赋(并序)】◎赋旅邱德法 撰文
◆【得孙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聚会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后柳村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捐款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引水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西安村志赋】◎赋瀛张士栋 撰文 / 赋帝 审辑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旅邱德法专集(2人、6篇)
◆【中华邱氏总祠堂赋】◎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得孙赋
◆赋文28篇(入编书稿) / 赋忎穆升凡
◆【鹤梦酒赋】◎赋坤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20篇新增赋文目录及赋文(入编书稿)/ 赋勀陈志平
◆【莲湖湾记】◎赋衡胡素 撰文
◆【万家赋】◎赋宣徐民主 撰文
◆【汾酒赋】◎赋汾王成武 赵世中 撰文
◆【农禅赋/杨中同学聚会赋/西南农大同学聚会赋】◎赋迦舒实波 撰文
◆【白求恩故乡赋(修订稿)】◎赋旅邱德法 李琴 撰文
◆【福建南安行纪/遵义侯氏戊戌联谊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大楠中学赋/名媛养生赋/千古荣州赋/覃氏家乘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 辞皇 审辑(18篇)
◆【安徽潘氏团拜会序】◎赋帝 撰文
◆【潘氏历朝代表人物颂】◎赋帝 撰文
◆【太湖潘氏颁谱庆典辞】◎赋帝 撰文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龙华古镇赋/李文忠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汾酒赋】◎赋泉李德全 撰文 / 赋帝 审辑
◆【金秋赋(修订)】◎赋检郭良坤 撰文 / 赋帝 审辑
◆【王继才赋】◎赋恨刘俊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范长江赋、隆昌赋、内江农业赋、重龙山赋】◎赋勍罗正洪 撰文 / 赋帝 审辑
◆【酒神赋(茅台酒赋)】◎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伟大的征程】◎赋宣徐民主 撰文 / 赋帝 审辑
◆【梅赋】◎赋曌高仁芳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秋赋】◎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镐延行赋、森态源赋】◎赋金李正银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重庆市丰都县诗词楹联学会·赋文专集(41篇)
关于“何首锋”抄袭剽窃问题的举报
◆中华辞赋网报◆【刘山《甘肃赋》序(并颂)】◎赋帝 赋后 撰文 / 辞皇 审辑(36篇)
◆【赋帝贵阳行记(并序)】◎赋乾侯尚培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中赋联合会主席—司马呈祥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
赋苑琼葩·第一部·上下卷

赋帝辞皇·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订购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赋苑琼葩》(千家赋选)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5340
   ○- 今日访问:174
   ○- 本周访问:3510
   ○- 本月访问:10994
   ○- 访问总数:4768701
  双击自动滚屏  
◆雷池解释 / 雷池龙 校订 (8篇)

发表日期:2014年7月12日  出处:中国雷池研究院  作者:雷池龙 校订  本页面已被访问 704 次

◆雷池解释 / 雷池龙 校订

雷池

    在安徽省望江县、宿松县和湖北黄梅县沿江长江北岸一带,主体水域在宿松,出水口在望江,源头在黄梅。因古雷水一说源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另一说源自宿松隘口以下之水均为雷水。

地理位置

    在安徽省望江县城东南10公里处为古雷池之出水口,紧靠长江北岸,面积100平方公里,入江处为雷港。因古雷水一说源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另一说源自宿松隘口以下之水均为雷水。雷水东流至此,积而成池,故名雷池,亦名大雷池。东晋时置大雷戍,为江防要地。1974年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在晋以后的各朝代地图上,明确标明雷池即今日黄梅和宿松境内的龙湖、感湖等大部分水域。

    近年经安徽省宿松县地方志办公室廖理南先生和在湖区工作几十年的九姑乡何景华先生考证,古雷池是长江北岸安徽省望江县、宿松县,湖北省黄梅县连在一起和不连在一起的水域,现存遗址主体水域在宿松。廖理南先生就雷池为此曾与上海辞书出版社有过多次《关于“雷池”释义问题与上海辞书出版社的通讯》。

历史典故

    咸和二年(327年)历阳(今和县)镇将苏峻联合寿春(今寿县)镇将祖约叛乱,向京都建康(含南京)进攻,忠于朝廷的江州刺史温峤欲火速统兵去保卫建康。在建康掌管中央政权的庾亮得知后,担心当时手握重兵的荆州刺史陶侃乘虚而入,因此在《报温峤书》中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意思叫温坐镇原防,不要越雷池而东。后来用以表示不可逾越的一定范围。“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成语,即源于此。明天启间(1621-1627年)雷池口为大量流沙所塞,雷水改道从望江县华阳镇流入长江。1955年,又新建杨湾闸,引泊湖之水入江,为雷水泄入长江之第二通道。

    《太平御览(六十五卷)》引《孝子传》:“孟宗为雷池监,作鱼鲊一器以遗母,母不纳。”孟宗,又名孟仁,三国时的江夏(今湖北黄冈西北)人,曾在望江雷池地域任监鱼官。《三国志·吴志》中亦有此记载。这就是说,最晚是在三国时期,就有雷池,并且设立了行政官员。这也就是说,在江淮这片土地上,早在1700多年前便已经有古雷池的存在。

    古雷池的复原可以依照下述的办法就可以一目了然。如果可能的话,弄一张1954年洪水时的受灾区域水文图,参考一下便不难想见雷池当日的气势。这实际就是当长江水位上涨到19.5米时,抽掉同马大堤可以看到的一切。那时整个望江被洪水覆盖的地方都是古雷池之领域。

出处

    “不越雷池一步”是今天人们常常引用的一句成语,典出东晋丞相廋亮《报温峤书》:晋咸和二年,历阳太守苏峻反,东晋都城建康(今南京)被围,驻守寻阳的平南将军温峤准备率大军驰援,庾亮回书劝阻道:“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见《晋书 庾亮传》)。

争议

    雷池的位置,有两种说法:一说雷池在今安徽望江县,一说雷池即今湖北黄梅县和安徽宿松县共有的龙感湖。前一种说法,源自北宋乐史编纂的《太平寰宇记》:“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中国雷池研究院院长雷池龙按:此引文非原作之全文,乃断章取义,以至于“雷池”方位产生歧义)。后一种说法,中国地图学社1974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它在晋以后的各朝代地图上,明确标明雷池即今日黄梅和宿松境内的龙湖、感湖、泊湖等大部分水域。在安徽省望江县、宿松县和湖北黄梅县沿江长江北岸一带连在一起和不连在一起的整个水域,主体在宿松。因古雷水一说源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另一说源自宿松隘口以下之水均为雷水。


◆不越雷池一步 / 雷池龙 校订

    越雷池一步的原意是要东晋江州刺史温峤坐镇防地,不要越过雷池去京都。现指做事不敢超越一定的界限、范围。雷池的来历,有关记载说:雷池,坐落在长江中下游北岸望江县、宿松县、黄梅县境内一连片水域,是由雷水汇积而成。雷水源出湖北省黄梅县境,经宿松入龙感湖、泊湖,串湖后流至望江县城东南十五里处,从发源至于此,积整个水域而为池,故曰雷池,又称大雷池。又因居九江至南京的长江水道要冲,扼望江、宿松、黄梅、太湖内河航运之咽喉,形势险要,故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词语解释:

    但让后人能真正记住雷池的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了那句流传千百年的“不敢越雷池一步”。

    东晋咸和二年(公元327年),历阳(安徽和县)镇将苏峻叛乱,举兵进犯建康(南京),江州刺史温峤欲领兵东下,中书令庾亮恐荆州刺史陶侃乘虚而入,在《报温峤书》中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

    《太平御览(六十五卷)》引《孝子传》:“孟宗为雷池监,作鲊一器以遗母,母不纳”。孟宗,又名孟仁,三国时的江夏(今湖北黄岗西北)人,曾在望江雷池地域任监鱼官《三国志·吴志》中亦有此记载。这就是说,最晚是在三国时期,就有雷池,并且设立了行政官员。这也就是说,在江淮这片土地上,早在1700多年前便已经有古雷池的存在。

    雷池因此便名著史册,“不越雷池一步”也成为后人熟悉的一个成语。

    这个成语原意是要温峤坐镇防地,不要越过雷池去京都。现指做事不敢超越一定的界限、范围。

◆雷池与武昌湖 / 雷鸣 撰文

  不敢越雷池一步的雷池,在今安徽望江县县城东南10公里处,紧靠长江北岸,面积100平方公里,入江处为雷港。明天启间(1621-1627年)雷池口为大量流沙所塞,雷水改道从望江县华阳镇流入长江。

  北宋乐史编纂的《太平环宇记》:“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古雷水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至此,积而成池,故名雷池,亦名大雷池。因居九江至南京的长江水道要冲,扼黄梅、宿松、太湖内河航运之咽喉,形势险要,故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东晋时置大雷戌,为江防要地。

  南朝鲍照当年从建康出发到江州赴任,经过十多天的旅途劳顿到达雷池,因担心家人挂念,给妹妹鲍令晖写了一封《登大雷岸与妹书》家书报平安。26岁的鲍照以天才文学家的笔墨描写了登大雷岸(大雷后称望江)看到的雷池的水光山色。《登大雷岸与妹书》奠定了鲍照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对后世文学产生重大影响。

  当代出版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在晋以后的各朝代地图上,标明雷池即今日黄梅县和宿松县共有的龙感湖。当为没有依据的谬误。《太平御览(六十五卷)》引《孝子传》:“孟宗为雷池监,作鱼乍一器以遗母,母不纳。”孟宗,又名孟仁,三国时的江夏(今湖北黄冈西北)人,曾在望江雷池任监鱼官。可见,雷池在望江,而不是龙感湖。

  《三国志·吴志》中亦有此记载。

  在漫长的岁月中,雷池逐渐因淤塞和围垦而缩小,新中国建立时,望江县境内尚有小漳湖、大漳湖、青草湖、赤湖、武昌湖等几乎连在一起,有水道相通,并且都与与长江连通。

  它们都是古代雷池的一部分。后来小漳湖、大漳湖、青草湖等都被围垦,只余武昌湖。

  武昌湖位于北纬30°14′~30°20′,东经116°36′~116°53′,安(庆)九(江)公路穿湖而过。距望江县城6公里。系断裂带局部凹陷洼地,积水而成的谷地滞积湖。淡水。湖区水域面积102.5平方公里,水生资源极为丰富,武昌鱼蟹驰名中外;湖光旖旎,胜景八处,曰:猴潭映月、龙堪温泉、磨丫白石、渡口红莲、赤湖浴日、正堂碑碣、“双节”陵园等。天高气爽,登楼远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湖区主体地貌为平原,总集水面积557平方千米,正常蓄水水面面积86.6平方千米。该湖具有蓄水、滞洪、灌溉、养殖等综合功能。

  武昌湖已列为安徽省政府批准的安庆沿江湿地保护区,属省级重点湿地,并且是安徽最大的湿地保护区,。

  湖水主要依赖地表径流和湖面降水补给。入湖河流主要有雅滩河、茅家河、太慈河。花凉亭水库灌区总干渠由西延伸至境内后,继而变为两条干渠分别由湖区南、北方成钳形嵌入,有灌溉尾水入湖。武昌湖出流在赛口镇附近分为两支,一支由幸福河经皖河闸注入皖河,另一支经新漳河于漳河闸下泄,分别排入长江。

  湖水透明度0.1~0.2米,pH值7.2,矿化度152毫克每升,为重碳酸盐类钙组Ⅱ型水。现水质为Ⅱ~Ⅲ类,在安徽省政府2003年批准的水功能一级区划中,被划为保护区。
 
◆太平寰宇记 / 宋·乐史 撰著

   《太平寰宇记》:宋太宗赵炅时地理总志;乐史撰,二百卷,是继《元和郡县志》后又一部现存较早较完整的地理总志。

基本信息

   《太平寰宇记》撰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976~983),前一百七十一卷依宋初所置河南、关西、河东、河北、剑南西、剑南东、江南东、江南西、淮南、山南西、山南东、陇右、岭南等十三道,分述各州府之沿革、领县、州府境、四至八到、户口、风俗、姓氏、人物、土产及所属各县之概况、山川湖泽、古迹要塞等。幽云十六州虽未入宋版图,亦在叙次之列,以明恢复之志。十三道之外,又立“四夷”二十九卷,记述周边各族。

    归于《四库全书》中的史部地理类。

内容简介

    《太平寰宇记》卷帙浩博,采摭繁富,考据精核,广泛引用了历代史书、地志、文集、碑刻、诗赋以至仙佛杂记,计约二百种,且多注明出处,保留了大量珍贵的史料。该书对后世地志影响巨大,在体例上仿唐代总志,又有所创新,增风俗、姓氏、人物等门,虽然遭后人诟病“人物琐事登载不遗”,但这种以人文结合地理的方式实被后世地志奉为典范,四库馆臣认为“盖地理之书,记载至是书而始详,体例亦至是大变”。

    由于所引诸书今多已散佚,故《太平寰宇记》的记载,对于研究自汉迄宋,特别是唐与五代十国史,具有重要的资料价值。该书还首次记录了宋朝绝大多数州郡的主户与客户户口统计,这对於研究宋朝的人口、户籍、阶级状况,也极为珍贵。

    《太平寰宇记》还记载了各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户口,有的还区分汉人与蕃人,甚至主户、客户数,对研究宋初少数民族的人口分布,边远地区的经济面貌,也有参考价值。

出版信息

    《太平寰宇记》有清光绪金陵书局刻本传世,其缺佚部分据日本藏宋刻残本收入《古逸丛书》。

    《太平寰宇记》初刻本极少,流传不广,到明代海内宋板已无踪影。明末清初刊本不一,已残缺不全,无足本。本次整理点校以金陵书局本为底本,原缺卷一百十三至一百十八凡五卷半,以宋板补入,取宋板残存部分及万廷兰本通校,以中山大学藏本、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傅增湘《太平寰宇记校本》参校,并参校《舆地纪胜》、《松本方舆胜览》、《永乐大典》、《嘉庆重修一统志》,参考唐宋总志、宋元方志及宋以前史籍,予以校勘。目一、河南道 二、关西道、河东道 三、河北道、剑南西道 四、剑南东道、江南东道 五、江南西道 六、淮南道、山南西道、山南东道 七、陇右道、领南道 八、四夷 九、索引

社会影响

    《太平寰宇记》是一部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划时代巨著,在中国地理学发展史上占有特出的地位,成为现今研究历史地理的珍贵文献。

    《太平寰宇记》是北宋初期一部著名的地理总志。乐史撰。《太平寰宇记》继承了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的体裁,记述了宋初十三道范围的全国政区建置。所载政区取制于太平兴国后期,可补《元丰九域志》、《舆地广记》所不载,是考察北宋初期政区建置变迁的主要资料。

    其所载府州县沿革,多上溯周秦汉,迄五代、宋初,尤其是对东晋南北朝、五代十国的政区建置,较其他志书详尽,可补史籍之缺。府州下备载领县、距两京里程、至邻州的四至八到、土产,县下记录距府州方位里数、管乡及境内山川、湖泽、城邑、乡聚、关塞、亭障、名胜古迹、祠庙、陵墓等,篇帙浩繁,内容详瞻,是研究历史人文、自然地理的宝贵资料。

作者简介

    乐史(930-1007年),字子正,抚州宜黄(今属江西)人,生于五代后唐长兴元年(930),卒于宋景德四年(1007),终年七十八岁。
乐史自南唐入仕,入宋后历任知州、三馆编修、水部员外郎等多职,多与修撰事务有关。他知识渊博,在宋太宗心目中,乐史是“笃学博闻”之人。乐史一生著述丰硕,长于地理之学。

创作背景

    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宋灭北汉,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乐史以“郡县之书罔备”,无以颂一统之盛,又以《元和郡县志》等书“编修太简”,唐末五代分裂割据,“更名易地”亦多,于是着手撰写《太平寰宇记》,经数年完成。

整理点校

    主要整理者:王文楚,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巢湖成湖原因 / 仲谋 撰文
  
  《巢县志》记载:“《淮南子》云,历阳之郡,一夕反而为湖。汉无巢湖名,后汉明帝纪云巢湖出。”有关“历阳之郡一夕反而为湖”的传说,各种志书记载大同小异。说的是巢湖水域本是陆地,一夕之间将陷为湖。当地一位老妇人焦婆预先得知,和独生子一起通知人们逃难。因此巢湖又称焦湖。

  一夕之间陷为湖当是地震。致力研究巢湖的某教授认为这是讹传,不可信。他说他查阅了很多历史资料,但是接近的时期内仅有过摇动房子程度的地震。既然摇动房子的地震都会有记录,造成一座城陷落为湖的大事还能没有半点消息?由此得出的结论是:巢湖的成因,更靠谱的是源于历史记载的大洪水。

  我不赞成大洪水说。再大的洪水,都会流走,世界上从无赖在一块陆地上而且几千年不走的洪水。而且,巢湖考古钻孔资料发现的大洪水都在汉代,汉以前无大洪水。在《禹贡》篇提到巢湖(彭蠡)的传世《尚书》的真伪虽然一直有争论,但一般认为其中《周书》有十六篇是西周真实史料,《文侯之命》、《费誓》和《秦誓》为《春秋》史料,所述内容较早的《尧典》、《皋陶谟》、《禹贡》是战国时编写的。《尚书·禹贡》即使是战国时编写的,也早于有大洪水的汉。所以,大洪水说不成立。

  当代《巢湖志》持断陷说:巢湖大约形成于侏罗纪白垩系。第三纪开始,巢湖一带进一步断陷,沿着一组北东走向和另一组北西走向的断裂、断陷,使大别山北麓的流水在这里受阻,形成断陷湖。大约第三纪末至第四纪初(前500-350万年),湖泊面积较大。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即距今约1.5万年到现在,大量泥沙不断流入湖中,湖水面积不断缩小,最终形成现代的巢湖。

  这个持断陷说看似明确其实模糊,因为没有说明这断陷是大地震导致,还是缓慢沉降所致。

  巢湖的成因,应该是地震或者沉降。用查不到那时地震的历史记载,作为否定地震说的证据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查不到远古地震的记载不等于那时没有发生过地震。可以否定地震成因的还是巢湖考古钻孔资料———大的地震也都在汉代。

  排除了大洪水和地震后,沉降作为成因不仅可能而且在理论上是必然的———沉降是缓慢的,不怎么剧烈的。

  当代对巢湖科学考察的发现支持沉降说———

  巢湖处于我国华北板块和华南板块之间,是两大板拼合之地,且北邻国际上著名的大别高压变质带,西有纵贯中国东部的著名的郯(城)庐(江)断裂带。距今1000万年前的地壳运动中,江淮之间曾经发生地层断裂。在地层断裂中,构造了一个面积辽阔的盆地。距今900万年,这一盆地下沉,四周丘陵、山岗的水流汇流到这低处。可以设想,四周水流潴于此地时,此地仍在缓缓沉降,越潴越多的水的重量和浸泡,是仍然缓缓沉降的原因之一。于是潴积的水逐渐扩大成为湖泊。这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过程。到《尚书·禹贡》时已经猪(既猪,已经潴)得像模像样了:

  “淮海惟扬州。彭蠡既猪,阳鸟攸居。三江既入,震泽定。筱既敷,厥草惟夭,厥木惟乔。厥土惟涂泥。厥田唯下下,厥赋下上,上错。厥贡惟金三品,瑶、琨筱、齿、革、羽、毛惟木。鸟夷卉服。厥篚织贝,厥包桔柚,锡贡。沿于江、海,达于淮、泗。”

  《尚书·禹贡》这儿记载的“彭蠡”即后来所称的巢湖。其时行政上属于扬州管辖(汉、魏、西晋时合肥都属扬州)。由《史记》的记载可知,汉代的“巢湖”被称为“彭蠡”。但班固写《汉书》时误以为湖口断陷水域是《禹贡》的彭蠡,《汉书》中因此无巢湖。后人遂张冠李戴将“彭蠡”之名给了鄱阳湖。首次指出这个错误的是宋代朱熹和他的高足蔡沈(《书经集传》)。清康熙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李光地亦言:“‘彭蠡’即今巢湖,‘会于汇’为今鄱阳。”(《尚书解义》)《四库全书》总编纂官、协办大学士纪晓岚赞同此说。清代巢湖史研究专家李恩绶主编的《巢湖志》开卷即声明:“巢湖,一云‘彭蠡’。”现代历史地理和湖泊研究专家也一致指出,鄱阳湖域在两汉时期仅为河池沼泽,约到东晋末年才渐渐漫成湖泊。

  其实《尚书·禹贡》里还有一段,对于彭蠡就是巢湖说得更加明确:“至于大别,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东为北江,入于海。”大别山的水东流汇成泽为彭蠡,这个彭蠡肯定是巢湖,因为大别山的水东流不可能汇泽为江西的鄱阳湖,而巢湖之西正是大别山。《史记》记载汉武帝南巡那段文字也证明彭蠡就是巢湖:“上巡南郡,至江陵而东。登礼之天柱山,号曰南岳……出枞阳,过彭蠡,礼其名山川。北至琅邪,并海上。四月中,至奉高修封焉。”出安庆的枞阳,过彭蠡,到了滁州的琅邪山,这一路线中的彭蠡也肯定是巢湖,而绝不可能是江西的鄱阳湖。

  班固《汉书》弄错“彭蠡”所指后,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出了“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的名句,国人千年传颂,“彭蠡”就更成了鄱阳湖了。文学的作用,实在大啊!

  但“彭蠡”就是巢湖这个事实仍然是事实。《尚书·禹贡》“彭蠡既猪”可以证明巢湖不是大洪水也不大可能是地震突然形成,只可能是慢慢因为地层断裂而造成的不断沉降潴积来水而形成。

  《中国地理大百科全书》载:巢湖“湖底平坦,向东南倾斜,高程多为5~6m。”亦可佐证不是大地震形成。大地震形成的湖的湖底,不可能如此平坦如砥。

  当然,大地震形成说轰轰烈烈,慢慢沉降太没意思了。但真实就是常常扫人的兴。

◆文韬武略的爱国名将姚莹 / 田荣 撰文
  
  清代抗英保台文韬武略的爱国名将姚莹(1785-1853),字石甫,一字明叔,号展和,晚号幸翁。安徽桐城人,清嘉庆十三年(1808)进士。入仕后先授福建平和知县,后调任福建龙溪知县。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姚莹被朝廷调署台湾海防同知,摄噶玛兰通判。后历任江苏金坛、六和、武进、高邮知州,两淮盐掣同知、盐运使等职。

  清道光十八年(1838),姚莹奉特旨擢台湾兵备道,并加按察使衔。清道光二十年(1840),中英鸦片战争爆发后,英国侵略军先后五次派兵舰与海军陆战队大举侵犯台湾。其时,姚莹站在清廷抵抗派林则徐等人一边,积极率领驻守台湾的清军官兵,英勇顽强地抵御英军的侵犯。姚莹多次亲自巡察海防,组织兵匠修葺战船,同时训练水师,招募乡勇,增置枪炮,筹粮筹饷。并和台湾总兵达洪阿齐心协力,密切配合,在台湾人民的一致拥护支持下,先后五次均击退了英军的侵犯,缴获了大批武器,还俘获了侵台英军头目颠林等人。

  姚莹除抗英保台屡立军功之外,在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等方面,均颇有建树。姚莹少时曾师从祖姚鼐,被称为桐城派古文八大家之一。姚莹论诗反对一味摹拟古人旨趣,他的《后湘诗集》中收有《认诗绝句》六十首,论述了从曹丕到王士桢的诗作,即用诗的体裁写了一部中国诗歌的批评史。姚莹认为诗歌创作并不在“声音文字之工”,只有心中有所蓄不得不发时,才能写出妙诗,才能“观其诗,可得其人;其人虽亡,其名已立。”姚莹生前著述甚丰,总辑为《中复堂全集》十三种九十八卷。

  姚莹还非常重视地理考察与民情风俗的调查。他在台湾任职时所写的《东槎纪略》,就是根据实地考察写出来的台湾地理专著。其中如《如北道里记》评载了台湾北部地区的县、村、镇的山川形势、道路远近、居民生活等方面情况。《西势社蕃》和《东势社蕃》则记载了台湾浊水大溪之北至鸟石港二十社(村庄),及大泽以南自溪南至多苏湾十六社(村庄)的地理、人口、生活等情况。这些,至今仍是研究台湾地理和高山族人民生活的重要参考资料。

  姚莹少有大略,胸怀报国之志。他从青少年时代起就仰慕贾谊、王守仁等人。中英鸦片战争中清军战败,民族危亡的阴影笼罩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姚莹更感无比愤懑。他于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所记述往返川、藏间亲身经历的十六卷《康纪行》,记述了西藏等地山川形势、民情风俗。姚莹还对英、法、日、俄等国国情也作了一些研究,揭露了东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的野心。“欲吾中国童叟皆习见习闻,知彼虚实,然后徐图制夷之策,是诚喋血饮恨而为此书,冀雪中国之耻,重边海之防,免胥沦于鬼域。”姚莹认为:了解“外夷”形势,当考其地图。所以,他在《康纪行》的末卷汇集了大量地图。其中选载了西方早年传教士南怀仁、汤若望等人编制的外国地图,以及清代南澳总兵陈伦炯的《四海全图》。此外,姚莹还将上述诸图和当时的学人魏源的《海国图志》互相参订,绘制成《中外四海总图》。并且指出:“查看此图”可使“四海万国具在目中。最破数千年茫昧,异时经略中外者,庶有所载焉。”当然,由于受历史的局限,姚莹对西方的见解是肤浅的,但在当时却是先进的,与林则徐的《四洲志》、魏源的《海国图志》共同代表着当时中国人认识世界的最高水平,是一部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的历史地图集。其外,姚莹生前还另著述有《识小录》八卷,记述了当时蒙古各盟旗、库伦、卡伦形势,提醒国人注意北方边防。又有“新疆两路形势”,论述了我国西北边疆形势,其中有许多见解在现在看来依然不乏真知灼见。传载《清史稿·姚莹传》、《清史列传·文苑传》、《桐城耆旧传》,以及《安徽古代科学家小传》等。

◆望江古雷池所在地网上起争议 / 李大永 撰文
 
  望江廖先生日前反映,他在网上搜索网页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湖北黄梅县政府网站上有一个帖子,提出了当地大源湖是古雷池所在地的说法。他认为雷池在自己的家乡望江,湖北黄梅县的这一说法,有点“抢劫”的味道。

  记者登录浏览湖北黄梅县政府网站时,确实发现了廖先生所说的帖子。该帖子转载了荆楚网的消息,称大源湖是“古雷池”所在地,典故“不越雷池一步”即源于此,是我国现今保护最好的原生态淡水湖之一。

  记者随即查询资料获悉,雷池主体位于安庆望江县雷池乡境内,在望江县城东南10公里处,紧靠长江北岸,面积100平方公里,入江处为雷港。因古雷水源出自湖北黄梅县东流至此,经宿松入泊湖,串湖后流至望江县城东南十五里处积而为池,故曰雷池。亦名大雷池。《太平御览(六十五卷)》引《孝子传》:“孟宗为雷池监,作鱼乍一器以遗母,母不纳。”孟宗,又名孟仁,三国时的江夏(今湖北黄岗西北)人,曾在望江雷池地域任监鱼官。《三国志·吴志》中亦有此记载。这就是说,最晚是在三国时期,就有雷池,并且设立了行政官员。明天启间(1621-1627年)雷池口为大量流沙所塞,雷水改道从望江县华阳镇流入长江。雷池因居九江至南京的长江水道要冲,扼黄梅、宿松、太湖内河航运之咽喉,形势险要,故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咸和二年(327年)历阳(今和县)镇将苏峻联合寿春(今寿县)镇将祖约叛乱,向京都建康(今南京)进攻,忠于朝廷的江州刺史温峤欲火速统兵去保卫建康。在建康掌管中央政权的庚亮得知后,担心当时手握重兵的荆州刺史陶侃乘虚而入,因此在《报温峤书》中说:“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成语,即源于此。

  网上关于雷池在湖北黄梅的说法主要认为雷池就是湖北黄梅县与安庆宿松县交界的龙感湖。廖先生说,这一说法是新提出来的,没有文献资料的支持,只是针对《报温峤书》中对温峤的行动路线的估计,认为雷池离寻阳不远而已。在网上搜索关于黄梅县的资料,没有提到任何关于“雷池”说法。记者采访望江县相关负责人获悉,望江县之所以举办雷池文化节,也是想为雷池正名。(安庆新闻网-李大永)

◆历山苍苍 菊水泱泱——对陶渊明与东流之关系的历史考察(上)/ 郑长海

    2008年11月8日,第二届“中国·东至陶公菊花节”开幕了。人头攒动,万人空巷。东至人民对菊花的喜爱,对陶公的崇拜,那热闹的场面,那澎湃的热情,使我不禁为之心动。——这是感动,是激动!这种感觉是幸福的,是甜蜜的——为具有深厚文化积淀的东至,为伟大的陶公,也为深爱陶公研究陶公的我。在陶公祠内,我接受了《池州日报》和池州电视台的采访,采访的主题都是关于陶公的。同时,应东至县委、县政府之邀,我做了一场题为《“采菊东篱下”:陶渊明的家与陶渊明的园》的学术报告。事后,东流镇的刘金贤镇长对我说:“你的报告很精彩,美中不足是没有讲陶渊明和东流的关系。”这位崇尚文化的镇长既表达了东流人的渴望,又命中了我那场报告的要害。在这里,我想专门谈谈这个问题,以弥补我那场报告的缺失。

    历史上的陶渊明与东流究竟有怎样的关系?这个问题确实不易回答。我们先看一看古代地方志的记载。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藏有两种《东流县志》,一为二十六卷本,清蒋绶等修,汪思回等纂,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刊本;一为三十卷本,清吴箎修,李兆洛(1769-1841)纂,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刊本。这两种县志中的文献大都说陶公到过东流,东流的菊花是“渊明遗种”。如乾隆二十二年(1757),梁应元在所作《重修东流县志序》中指出:

    东流,故古彭泽地,晋陶靖节作令,种菊其地,邑属菊江,由此其昉也。菊江滨江为治,风帆千里,激湍怒流,吞吐万状,……五柳流韵,清风淑人,邑多礼义……(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六下)。“昉(读fǎng)”,是开始的意思。梁应元说东流种菊,始于陶公。陶公种菊之处,称为菊所,而东流又称菊邑,也与此事有关。明万历元年(1573)冬,汪文作《靖节祠记》,其中说:晋时东流之地,隶彭泽。陶靖节令彭泽,尝以其地种菊。南唐时界其地于池,而为县,宋元及国朝因之,故今县曰菊邑,江曰菊江。……(嘉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类似的记载还见于明言芳《陶靖节祠堂记》(嘉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等文献的记述。

    清代诗人还创作了许多歌咏菊所、菊江、菊邑和菊江亭的作品,如黄应树《菊所》诗曰:渊明种菊江之浒,波流不尽香莲渚。苔封三径车马绝,明月孤松堪独抚。……(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二十四)。檀明易《登菊江亭》诗曰:菊江亭下水悠悠,秋日登临四望幽。隔岸云山斜暮景,远村烟树隐横洲。……(嘉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

    诗人们对陶公与东流的关系如此痴迷,显然是深信陶公当年确实曾经驻足于东流的。而目前在东流的民间,也有陶公“日驻彭泽,夜宿东流”的传说。这样的记载和传说是否具有真实的历史影像?清代学者陆寿昌在《考菊圃》一文中指出:菊圃在东流城北,相传为晋陶征士种菊之所,而城南诸山即当时所见者。县志载之。……时人见征士为彭泽令,而东流系其分地,因摭《饮酒》诗以附之。……(嘉庆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他认为陶公种菊东流,不过是一种传说,在他开来,这种传说是东流人为附会陶公《饮酒》诗“采菊东篱下”这一名句而编造的。其实在清代,不仅陶公与东流的关系曾受到过质疑,对于历山和舜帝的关系也有不同的意见。嘉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载:历山,县东三十里,相传即舜耕处。山之西有舜城,山之东有舜井。……陈春《艺松记》云:东流县治滨江负山,脉自历山东北来,蜿蜒起伏,至县北结为后山。……(嘉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但清代东流学者冯宁在《历山记》一文中却说:历山旧传达舜躬耕处也。……而古今载籍之所传,舆图之所记,或以为历山在山东东昌之濮州。东南互异,彼此交讹,夫亦恶能强辨其是非也哉?余因之有感矣。自古名区胜地,借人以传,而为后世所假托者,何可胜数?其在吾池杏花村,系杜牧旧治,不容他议,而皖江、金陵,各有指名,皆未必不借樊川以资佳话。他如复州之赤壁与黄州濮阳之赤壁,后世亦互相引据,纷纷辩论,岂独历山哉?余安知山东历山之为历山,余有安知余邑历山之非历山耶?爰为之记,以存其说。(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二十三)。

    冯宁作为东流人,他并没有偏袒自己家乡,排斥山东的历山,而是保存不同的说法。他的治学态度是非常严谨的。他提到的杜牧和杏花村的问题以及有关赤壁的争论问题,也都是很客观很实在的。唐代杰出诗人杜牧(803-953),字牧之,号樊川居士。他在会昌二年(842)九月出任池州刺史,至会昌六年(846)秋离开池州,前后历时四年(详见《旧唐书》卷147)。杜牧是我国晚唐时代的大文学家。他的诗歌、词赋、古文,无不精工,书法、绘画亦雄出当世,有《张好好诗》诗贴流传至今。这件无价之宝,在去年奥运会期间首都博物馆举办的以“中国记忆”为主题的国宝展览会上,我曾有幸亲眼目睹。那飘逸潇洒的气韵,那汪洋恣肆的才情,那清劲柔媚的风格,给我以强烈的震撼。我屏住呼吸,痴痴凝视,只是在观众们如潮的涌动中,才不得不离开那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谋到的绝佳观赏位置。对这样一位历史文化名人,许多地区的人们都想让自己的家乡沾点光,所以就难免无中生有,向壁虚构,冯宁所谓“借樊川以资佳话”,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但杜牧《清明》诗所说的“牧童遥指杏花村”,讲的就是池州杏花村,有可靠的史料作依据,别的地方是抢不去的。那么,说陶渊明在东流栽种菊花,并成为东流的一种传统,却并没有确凿的早于清代的史料记载,这是否也有“强夺名人”的嫌疑呢?作为一位职业学者,我的经验告诉我必须冷静地对待这个问题,因为在学术的层面上,任何热情和激动都没意义,学术的研究,文化的阐扬,必须要有可靠的文献资料和严密的逻辑推理。于是,我刚到东至时的激动心情慢慢归于平静。然而,当我在陶公祠附近仔细观察附近长江两岸的地理情况时,特别是在我听了刘镇长讲述舜帝耕于历山以及有关雷池的传说之后,我感觉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确实有话要说了。

    让我们就以历山为着眼点来切入这个问题。历山是东至最重要的人文和自然景观之一。清代的东流有著名的“十二景”,“历山遗泽”正是其中之一(见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四《古迹》)。对于历山,古代诗人经常形之于歌咏,留下许多优秀的诗章、词赋。如汪思回在《历山赋》中写道:……俯长江而中流砥柱,凌远渚而倒影回环。厥有中天之迹,肇名虞帝之山。……(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十七上)。再如乾隆时代的东流县令蒋绶所作《历山遗泽》诗:竭力躬耕泣自锄,历山万古属姚虞。(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二十五)。他们都将历山和传说中的五帝之一——虞舜联系起来了。陶渊明也是非常崇拜虞舜的。宋刻递修本《陶渊明集》卷第九《集圣贤群辅录》第11条:雄陶、方回、续牙、伯阳、东不訾、秦不虚、灵甫等右舜七友。并为历山雷泽之游。……(宋刻递修本《陶渊明集》,见《中华再造善本〃集部》,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影印,本文引用陶公诗文依据该本)。《集圣贤群辅录》,原名《四八目》,是陶渊明撰写的一部有关历史的书。所谓“舜七友”,是辅佐舜帝的七位历史人物。陶公说舜和“七友”共同游于历山和雷泽,显然他说的历山是东流的历山,而非山东的历山。《史记》卷一《五帝本纪》载:虞舜者,名曰重华,……舜耕历山,渔雷泽。

    《陶渊明集》卷四《咏贫士》七首其三:“重华去我久,贫士世相寻。”这里说的“重华”就是指舜帝,诗人的意思是说世上已经没有舜帝那样贤明的君王,因而真正的人才得不到重用,因而在每个时代都有许多不得志的“贫士”。这无疑是陶公的夫子自道。可见虞舜实际上代表着陶公心目中的理想君王。《四八目》和《史记》提到的雷泽,又称雷池、雷江,在历山之南五十里。陶渊明对雷泽应当是非常熟悉的。《陶渊明集》卷六《晋故征西大将军长史孟府君传》载:君讳嘉,字万年,……曾祖父宗,以孝行称,仕吴司空。

    孟府君是陶渊明对外祖父孟嘉的尊称。孟嘉是东晋后期的一位名士,孟宗是他的曾祖父。孟宗年轻时曾经担任过管理雷池的官吏。《太平御览》卷六五《地部》十三“雷水”引《孝子传》:孟宗为雷池监,作鲊一器以遗母,母不纳。《世说新语·贤媛》第20条梁刘孝标(462-521)注云:吴司徒孟宗为雷池监,以鲊饷母,母不受。鲊(读zha)就是干鱼。六朝时期的雷池盛产鱼虾,所以孟宗就做了点鱼干送给母亲吃,表表孝心。这本来是一件小事,但在贤良、大气、睿智的母亲看来却有点“利用职权之便占公家便宜”的嫌疑,所以就断然拒绝了儿子派人送来的鱼干,同时给予严厉的批评。孟宗一生能够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司空属于三公之列,地位极高),与母亲的这种言传身教是分不开的。对于自己母系的家族史和相关事迹,陶公自然是非常了解的,所以他才能为外祖父孟嘉作传。由此推断,陶公之关注雷池,正如他关注历山一样,绝不是偶然的现象。

◆历山苍苍 菊水泱泱——对陶渊明与东流之关系的历史考察(下)/ 郑长海   

    冯宁《历山记》说:山西南深峡中有田数亩,山僧指为号泣旻天,即此。其上草规庵,庵后去四五百步,有井宛然。……又东去二十里,有尧城渡,今为建德县治。南行五十里外有雷江,或云即雷泽。迤西十余里有冯材坂,云即诸冯。由斯以谈,舜于此耕,于此渔,于此与孟子之言适相合。

    舜帝‚号泣旻天的故事见于《孟子·万章上》:万章问曰:‘舜往于田,号泣于旻天,何为其号泣也?’孟子曰:‘怨慕也。’据说,舜帝‚父顽母嚣,非常不好相处,但舜帝对他们仍然非常孝敬。按照冯宁《历山记》所转述的历山僧人的说法,舜帝就是在历山西南的深峡中向苍天号泣,以表达思慕父母之情的。《陶渊明集》卷第七《天子孝传赞》有一篇《虞舜传赞》:虞舜父顽母嚣,事之于畎亩之间,以孝蒸蒸。是以尧闻而授之,富有天下,贵为天子。以为不顺于父母,若穷而无归,惟闻亲可以得意。苟违朝夕,若婴儿之思恋。故称舜五十而慕。……可见陶公对虞舜是多么崇拜。很难想像,一个从来没有到过历山的人,会反复讲述历山的故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陶渊明集》卷一《劝农》诗:悠悠上古,厥初生民,傲然自足,抱朴含真。智巧既萌,资待靡因。谁其赡之?实赖哲人。哲人伊何?时惟后稷。赡之伊何?实曰播植。舜既躬耕,禹亦稼穑。远若周典,八政始食。熙熙令德,猗猗原陆。卉木繁荣,和风清穆。纷纷士女,趋时竞逐。桑妇宵兴,农夫野宿。 ……其中‚舜既躬耕一句,再次提到了舜帝躬耕于历山的故事。由此我忽然悟到,‚熙熙令德以下八句诗所描写的可能就是当时历山附近的农田景象。本诗题为《劝农》,意思就是鼓励、劝导当地的农民,积极开展生产,通过劳动致富,所谓‚民生在勤,勤则不匮(陶渊明《劝农》),说的就是这个意思。陶公是农民的良师益友,他虽然担任彭泽县令,却完全没有县官的架子,所以能够深入基层调研,体察民生疾苦。
 
    我们读《陶渊明集》卷三《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二: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瞻望邈难逮,转欲患长勤。秉耒欢时务,解颜劝农人。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虽未量岁功,即事多所欣。耕种有时息,行者无问津。日入相与归,壶浆劳近邻。长吟掩柴门,聊为陇亩民。亲切的话语,善意的劝导,共同的劳动,这一切都显示了陶公那宽和、平易、博爱的诗人情怀和厚重、豁达、睿智的文化品格。当然,无论是作为江州祭酒,还是作为彭泽县令,劝导、鼓励农民,都是他的职责所在。因此,陶公到距离并不很远的东流一带去巡视、考察,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而我们之所以肯定这一点,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那就是《陶渊明集》卷一的《命子》诗,这首诗的前四句说:悠悠我祖,爰自陶唐。邈为虞宾,世历重光。

    这首诗是陶公写给长子陶俨的。陶公追溯自己家族的起源,称陶氏家族发端于尧帝。据司马迁(约公元前145年—公元前90年)《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尧帝开始居住于陶丘,后来成为唐候,所以称为陶唐氏;尧的儿子是丹朱,舜帝以贵宾之礼待之,所以称为虞宾。陶诗所谓‚邈为虞宾,世历重光,是说在遥远的古代,尧的儿子丹朱作为虞宾,其光辉照耀于后世,代代不绝。这四句诗客观上透露了陶公关注历山的深层原因。今日的东至人称东至为‚尧舜圣境,这种与陶公的巧合也实在令人惊讶!

    从地理位臵看,东流不仅距陶公的家乡浔阳柴桑(今江西省九江市附近)很近,而且是陶公沿长江东下和返回家乡的必经之地。《陶渊明集》卷三《始作镇军参军经曲阿》诗:投策命晨装,暂与田园疏。眇眇孤舟逝,绵绵归思纡。陶公的行旅都是在长江上乘船。他担任镇军参军,也是乘船前去赴任的。后来,当他回首这段往事的时候,他的心绪是非常悲伤的。《陶渊明集》卷四《杂诗》十二首其九:遥遥从羇役,一心处两端。掩泪泛东逝,顺流追时迁。所谓‚东逝顺流,正是乘船离开浔阳沿着长江向东部进发的精确描写。而返回浔阳的长江水路则是逆流,倘若遇到大风,东流一带就是绝佳的避风港。《陶渊明集》卷三《庚子岁五月中从都还阻风于规林》二首其一:谁言客舟远,近瞻百里余。延目识南岭,空叹将焉如!庚子岁是晋安帝隆安四年(公元400年)。诗题中所说的规林,很可能就是位于今日东至菊江边上的东流古镇的前身。因为从今日东至和九江的距离来看,陶公所说的‚近瞻百里余,就是指在东流一带的长江水域眺望故乡浔阳。六朝时代的长江水面是相当宽阔的,据有关学者研究,当时长江最宽的地方约有二十公里,所以人在船上的视野也就比较远,陶公说‚近瞻百里余,并非夸张之辞。而当诗人延长自己的视线时,竟然在满目的青山中识别出了南岭(庐山七岭之一)。可见规林距庐山已经不远了。

    至于陶公在东流种菊一事,虽然没有唐代以前直接的史料记载,我们却可以从《世说新语〃任诞》第46条记述的故事中获得有益的启示:王子猷尝暂寄人空宅住,便令种竹。或问:暂住何烦尔?王啸咏良久,直指竹曰:‚何可一日无此君?《世说新语》是六朝时期的一部颇有历史价值的文学名著。王徽之(?—388),字子猷,是著名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他是一位潇洒的爱美的名士,所以即使临时住进别人的空宅里,他也要种竹。他称竹为此君,显然是将竹人格化了——竹作为自然之物,也是他的好朋友。所以,他对于竹的欣赏,不能因环境的改变而终止。陶渊明和菊花也是这种关系。宋代著名理学家周敦颐(1017—1073)在著名《爱莲说》一文中写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菊之爱,陶之后鲜有闻。(明吕柟《周子抄释》卷二)真纯、强烈、美好的‚菊之爱渗透了陶渊明的生活。我们看《陶渊明集》卷三《饮酒》二十首其五中的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王瑶(1914—1989)先生注曰:相传服菊可以延年,采菊是为了服食。《诗经》上说‘如南山之寿’,南山是寿考的象征。(王瑶编注《陶渊明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6年版,第51页)这条注释是非常精彩的,他引用的《诗经》名句见于出自《天保》一篇: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这里的南山是指终南山(位于今陕西省西安市南),在古代是长寿的象征,人们通常所说的寿比南山,说的就是这座名山。所以,陶公这两句诗用的是一种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采菊一句是实写,悠然一句则是虚写。粱萧统(501—531)《陶渊明传》说陶公:尝九月九日出宅边菊丛中坐,久之,满手把菊,忽值(王)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归。(清嚴可均《全梁文》卷二十)。所谓宅边菊就是东篱菊。这个故事的影子见于《陶渊明集》卷二《九日闲居并序》,诗序云: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这里说诗人有菊无酒,未免感到遗憾。而诗中则说:酒能祛百虑,菊为制颓龄。诗人说酒能祛除人的种种忧虑,而菊能延缓人的衰老,实际上这是一种互文见义的写法,诗人写的其实就是菊花酒。饮用菊花酒和陶公的养生思想有密切关系。陶公本人是种植花药的。《陶渊明集》卷一《时运》诗有曰:斯晨斯夕,言息其庐。花药分列,林竹翳如。但诗人的生活并不富裕,所以菊能常有,酒却不能常有。

    当然,陶公的‚菊之爱更主要的还是出于诗人的审美情致,我们读一读他笔下的这些句: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陶渊明集》卷二《和郭主簿》二首其二)。我屋南窻下,今生几丛菊。(同上,《问来使》)。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同上,卷三《饮酒》二十首其七)。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同上,卷五《归去来兮辞》)。在菊花那沁人心脾的芳香和溢彩流光的娇艳中,我们更能见出陶公的襟怀与品格。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即使是临时性地或者偶然性地经过、光临东流一带,他也要种菊,因为在他的心中拥有强烈的‚菊之爱,他的生活里不能没有菊,就像在王子猷的生活里不能没有竹一样。而王子猷的‚啸咏良久,又使我们联想到陶公《归去来兮辞》: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陶渊明集》卷五)的名句。这就是陶公的风采,这就是晋人的风度!

    综合以上情况,我们可以断定,陶公不仅到过东流,而且非常熟悉当时东流以历山为中心的自然景观和人文历史。他在这里种菊,为东流人留下了菊花的种子,同时也将他那高洁的高雅的,流溢着审美情调,充满着惠爱精神的伟大品格注入了这片钟灵毓秀的神奇土地。正如汪文《靖节祠记》所言:‚东流为陶靖节种菊之所,而精神心术之所寓,乃过化之地也。所以,在陶公的过化之地举办陶公菊花节,正是对陶公精神的发扬和延续。历山苍苍,菊水泱泱。(蒋绶《修建武庙碑记》,乾隆刊本《东流县志》卷二十三)在这山清水碧的自然画卷中,在二十一世纪的大文化背景下,东至的菊花将会越开越艳,越开越美。

    通联:安徽省东至县人武部  郑长海 邮编:247200

◆【舌尖中国赋】◎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辑审

    作者:何朝东  笔名:东鸿
 
    民以食为天,食以味为先。冬去夏来为口,衣食住行求安。中国食材丰富,九州美味广揽。天上飞禽,湖海水产。田土种植,山林自然。原始部族创造,民族遗风遗传。

    狸猫蛇入菜谱,龟蛤螺进菜碗。兔鳅鳝养身,河蚌虾养颜。熊掌鱼翅鹿茸 ,猪驴羊牛睾丸。煎炸烹调,蒸焖煮淹。东西南北菜肴,五洲四海中餐。

    用鼎调制五味,用火烹调生鲜。五花八门食材,三教九流厨践。盆碗盘缸锅笼,炮熬炖烩炸煎。传统八大名菜,烹制八珍祖传。形美态鞠兼备,色香味色俱全。花鸟草木虫鱼,飞禽走兽河鲜。万代饮食制作,千年菜肴演变。

    鲁菜讲究红焖,湘菜辣椒调煎。广味清爽淡雅,川菜麻辣烫显。家宴菜品丰富,餐厅佳肴聚显。万菜万味,千人千鉴。

    烤鸭飘香,京城开涮。狗不理包,天津独揽。甘味独特,沪菜香甜。老广龙虎争斗,渝州火锅滚鲜。蜀肴快速爆炒,川菜急火快铲。云南小吃独创,清香过桥米线。贵州酸辣特色,响菜一绝笑言。草原乳奶飘香,内蒙蒙牛领先。山西陈醋如酒,家家窖藏缸坛。陕西羊肉泡馍,大漠鲜汤拉面。山东煎饼大葱,手握裹筒相伴。甘肃手扯面条,园条入锅一线。东北粉条大肉,大锅炖汤雾烟。稀饭斗碗享用,豫州大饼葱填。河北油烙小馍,驴肉夹馍佐餐。江西老表烹调,最讲炖煮入罐。闽地烹菜讲汃,海味烹制独显。江苏口味独特,夹杂土产入馅。浙江浓郁味大,菜肴口重最咸。安徽吃食最香,家常煮烹香远。广西烹菜讲嫩,半生半熟喜欢。琼州烹调单纯,原滋原味清淡。

    雪里红鸡鸡淖,(1)芙蓉梅鸭鸭尖。熊猫戏水憨厚,出水芙蓉妖艳。牡丹鸳鸯嫩鸽,珊瑚百花菇鲜。(2)玉米鱿鱼,金鱼闹莲。孔雀开屏,精美拼盘。白凤朝阳,龙须吐艳。白玉藏珍,冷脆鹅雁。辋川图二十景,西瓜盅雕花样。(3)菜雕花卉鸟兽,瓜刻风景山岗。火烧赤壁,明珠掌上。杞忧烘皮肘酥,西施豆腐羹香。艾窝窝显娇气,嫩裹扎显脆烫。

    味品八方,菜肴万千。东西南北厨艺,五洲四海舌尖。一方一俗,风水轮转。南味北调,西菜东传。改革推动迁徙,开放助畅味变。京城遍布美食,深圳佳肴随便。麻辣改造北方,面食进入南苑。饮食文化张扬,美味佳肴普遍。影视传经烹调,迁徙招引菜延。川菜走向南北,面艺遍及江南。西品山东大饼,东尝云南米线。京城渝州火锅,上海川菜进店。满城品火烧烤,满街享羊肉串。火锅肉现拉萨,辣子兔跑海南。烤乳猪香台北,新疆馕馋福建。

注释:

   (1)雪里红鸡淖是川菜中的一道最讲究色彩效果的名菜。在制作完成的雪白鸡淖上面撒上番茄红花,这样让这道菜红白相印色彩对比鲜明。

   (2)这都是几道名菜肴的名称。

   (3)在川菜中的雕刻摆花菜肴也是十分有名的。辋川图二十景本来是唐代大诗人王维曾配诗画过的一幅图画。当时,有个尼姑就模仿他的这个画,用鮓、臛、脯、酱瓜、蔬笋等各样色相间剞成二十样景,制成了极为著名的“辋川小样”花色菜。每客一份,若坐满二十人则成辋川全景。2014-7-12

◆辑者简叙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0-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百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okpcx@163.com  投稿邮箱2:lcfw8888@163.com  短信手机:13485881066

    QQ1:1613619349   QQ2:364235722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中国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6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