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松鼠-老鼠】之我见

发表日期:2019年9月6日  出处:自创  作者:曾 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86 次


.
     明眼看去松鼠与老鼠只有尾巴的区别,松鼠尾巴粗大,老鼠尾巴细长,这是与它们生长的环境有所关联。
     松鼠是生长在丛林中,当它在树上跳跃的时候,粗大尾巴的可以帮助松鼠维持平衡,控制方向,可以加大松鼠的跳跃距离。它从高处跳下時,硕大的尾巴起到降落伞的作用。冬天的时候,这条大尾巴就具备了天然保暖的功能。由此可见松鼠粗大的尾巴是由它生存的环境所造成的。而老鼠大多数時间都生活在洞穴中,在狭窄的洞穴空间中碩大的尾巴就是累赘,所以老鼠的尾巴就变得又细又长啦。
     老鼠通常是夜间出来活动,白天藏匿。它来无影去无踪,从来不与人打照面。它们的嗅觉很灵敏,尤其对人的气味更是熟悉。只要一闻到便远远地避开,人们就用“胆小如鼠”来描绘它。其实它的本领是很大的,《荀子·劝学》:“螣蛇无足而飞,梧鼠五技而穷。” 杨倞 注:“梧鼠当为鼫鼠,盖本误为鼯字,传写又误为梧耳……五技谓曰;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老鼠这五种技能虽然都不精,但它的智力超乎我们的想象,智力成熟度似乎能与我们匹敌,它能适应人类的生活环境,因此老鼠是很成功的物种。
     可人们更喜欢的是松鼠,那是因为大多数松鼠栖松树而居,是松树的精灵哺育着可爱松鼠。
     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们对松树就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松树一一在中国历史文化中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和举足轻重的精神意义,经过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传承变得如陈年佳酿般历久弥新。
     东汉文学家,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在《赠从弟》一诗中通篇都以松的品格为贯穿线索,描写了山林中松树不畏萧瑟强风,同风较劲斗争,同冰霜抵抗的坚韧品格;

       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
       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
       冰霜正惨凄,终岁常端正。
       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白话译文

      高山上挺拔耸立的松树,顶着山谷间瑟瑟呼啸的狂风。
      风声是如此的猛烈,而松枝是如此的刚劲!
      任它满天冰霜惨惨凄凄,松树的腰杆终年端端正正。
      难道是松树没有遭遇凝重的寒意?不,是松柏天生有着耐寒的本性!

      人们常以松树类比道德,将“坚贞不屈”、“无私奉献”、“不畏艰险严寒”和“吉祥长寿”等等美好的词语赋予了这历史悠久的伴侣,与其说是松树丰富了人文寓意不如说是人类精神凭借松树的自我繁荣。
‌     在中国山水画里,松树的表现占了重要的位置,已成为一个独立的题材。古人画松多以松石点缀山水,在唐代的山水画中已形成了一种风气,并出现了很多著名的松石山水画家,他们把松石作为山水的一部分,刻意加工,使画面呈现出“妙之至极”的韵致。松树具有阳刚之美,它的枝干更是具有柔中有刚的特征,松的叶给人以清脱之感。它是我们民族心目中的吉祥树,是常青不老的象征。

      在刚解放不久的1950年陶铸在《松树的风格》文章中这样写到; “  …  我对松树怀有敬佩之心不自今日始。自古以来,多少人就歌颂过它,赞美过它,把它作为崇高的品质的象征。你看它不管是在悬崖的缝隙间也好,不管是在贫瘠的土地上也好,只要有一粒种子——这粒种子也不管是你有意种植的,还是随意丢落的,也不管是风吹来的,还是从飞鸟的嘴里跌落的,总之,只要有一粒种子,它就不择地势,不畏严寒酷热,随处茁壮地生长起来了。它既不需要谁来施肥,也不需要谁来灌溉。狂风吹不倒它,洪水淹不没它,严寒冻不死它,干旱旱不坏它。它只是一味地无忧无虑地生长。松树的生命力可谓强矣!松树要求于人的可谓少矣!这是我每看到松树油然而生敬意的原因之一。  …  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这就是松树的风格。鲁迅先生说的“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血”,也正是松树风格的写照。自然,松树的风格中还包含着乐观主义的精神。你看它无论在严寒霜雪中和盛夏烈日中,总是精神奕奕,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忧郁和畏惧。我常想:杨柳婀娜多姿,可谓妩媚极了,桃李绚烂多彩,可谓鲜艳极了,但它们只是给人一种外表好看的印象,不能给人以力量。松树却不同,它可能不如杨柳与桃李那么好看,但它却给人以启发,以深思和勇气,尤其是想到它那种崇高的风格的时候,不由人不油然而生敬意。”

     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是具有像松树那样崇高的思想境界。陈毅在我国内经历三年自然灾害和国际帝修反猖獗的1960年写出《咏松》的诗词;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在文革尚未结束的1974年我曾作小诗一阕【挽菊】;

        院庭名贵温室恋,
        经风露雨娇姿变。
        零落散飘不足惜,
        留看‘三友’媲争艳。*

         *  竹、松、梅冬天不凋谢故有“岁寒三友”之称



                 心猿幽人

                        2019年8月2日作于苏马荡之巅

.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95
   ○- 今日访问:51
   ○- 本周访问:2114
   ○- 本月访问:20119
   ○- 访问总数:16492563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