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从陈水扁废公娼蔡英文倡同性一一探究台湾民进党的道德底线

发表日期:2018年9月1日  出处:自创  作者:曾 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351 次

 
    在陈水扁当选台北市长时,为展示自己的“清新”形象,将“废公娼”摆上了议事日程。1997年9月时任台北市长的他,选择了以“强力扫黄”为诉求,浩浩荡荡扫荡所谓的色情产业,迫使数百家台北市酒店暂时关门。根据统计当年全台仅51名合法公娼,但日日春协会粗估至少有10万名地下性工作者,年产值数百亿元,可见其需求度之大。
    在蔡英文执政的台湾2017年5月24日下午四点,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针对同性婚姻是否违反宪法做出了解释,大法官表示目前台湾的《民法》不允许同性婚姻结婚,被判定是违宪的。这位大法官还表示,接下来两年内不管立法院有无针对同性婚姻进行修法,两年后,也就是最晚2019年5月24日,同性恋人只要带着两人的证人签名书,就可以到户政机关办理结婚。因此,台湾地区也成为亚洲第一个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台湾每年的同志骄傲游行,来自全球各地的人,总数量有十几万人左右。 
    不管是“废公娼”或是“倡同性”都涉及道德问题,就道德而言一一道德主体是借助于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借助于对现实生活条件的认识,自愿地认同社会道德规范,并结合个人的实际情况践行道德规范,从而把被动的服从变为主动的律己,把外部的道德要求变为自己内在良好的自主行动。
在偷盗动机已被消除的社会里,就是说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顶多只有精神病患者才会偷盗的社会里,我们拒绝想把任何道德教条当作永恒的、终极的、从此不变的伦理规律强加给我们的一切无理要求,这种要求的借口是,道德世界也有凌驾于历史和民族差别之上的不变的原则。相反地,我们断定,一切以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的产物。而社会直到现在是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的,所以道德始终是阶级的道德;它或者为统治阶级的统治和利益辩护,或者当被压迫阶级变得足够强大时,代表被压迫者对这个统治的反抗和他们的未来利益。没有人怀疑,在这里,在道德方面也和人类认识的所有其他部门一样,总的说是有过进步的。但是我们还没有越出阶级的道德。只有在不仅消灭了阶级对立,而且在实际生活中也忘却了这种对立的社会发展阶段上,超越阶级对立和超越对这种对立的回忆的、真正人的道德才成为可能。
    道德不是天生的,人类的道德观念是受到后天的宣传教育及社会舆论的长期影响而逐渐形成的。这是一种道德相对主义,与之相反的主张则称为道德绝对主义。道德很多时候跟良心一起谈及,良心是指自觉遵从主流道德规范的心理意识。
    凭良心而论台湾民主进步党在1986年9月28日成立之前,台湾执行了三十八年的戒严令尚未解除,時任台湾总统的蒋经国以“时代在变,潮流在变,环境也在变”默许了民进党的成立,而成立之初的民进党为台湾民主与进步的努力确实让人耳目一新。
    高雄“美丽岛事件”之后的台湾,在世界“人权”和中美“联手”的全球政治格局变化的大背景下,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此事件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社会、文化方面都产生剧烈的影响。首先在政治上的改变最为明显,统治者蒋经国逐渐开放政治上的独裁,台湾摆脱国民党的一党独大,解除党禁、戒严、言论自由、开放媒体以及“国会”全面改选,但一直等到李登辉统治时,才开放“总统”直选,民主、人权、自由和尊严的价值成为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努力的目标,推动台湾社会从威权独裁的白色恐怖时代,迈向民主化时代。
    从台湾民主进步党历任党主席的一览表中我们就能窥见到民进党的道德取向。二年一届的前七届党主席,都是奉行把台湾引向民主进步自由和繁荣的宗旨,保持台湾在国际上的亚洲“四小龙”地位。在1998年初民进党的第八届换届选举时,党内出现党主席许信良与时任台北市长陈水扁的两派人马路线之争。当时实力不足却富于谋略的许信良以退为进,宣布不再寻求党主席连任,迫使陈水扁陷入市长、“总统”、党主席三选一的抉择,从而招来党内“包山包海”的批评声浪。就在许、陈两派纷争不已的情况下,林义雄宣布参选党主席,为许、陈之争解了围。在林义雄担任党主席的一九九九年五月八、九日民主进步党第八届第二次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制定了《台湾前途决议文》,让民进党从“理念台独”上升为“法理台独”,妄图把台湾岛从祖国的怀抱中分裂出 去,让两岸同胞骨肉分离。这迫使中国大陆制定了《反国家分裂法》亮出了底线,使台湾广大民众清醒地认识到一味的追求自身独立那是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从民进党过往的历史中我们知道;在1986年5月,成立台湾民主党建党委员会,许信良任临时主席。1991年10月,许任民进党主席。在1993年连仼期间,因民进党在大选中未达预定目标而辞职,改任民进党顾问。1997年,许信良对自己在第二次当选党主席任内推动“废省”和绿化过半数地方政权的成绩相当自豪,自认为是2000年民进党“总统”参选人的不二人选。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向能征贯战的陈水扁在1998年的台北市长选战中竟败在温室里长大的马英九手上。一时之间,民进党内派系与“扁迷们”对陈水扁的同情情绪迅速发酵成支持陈水扁竞选2000年“总统”的巨大声浪。为使陈水扁正当参选,民进党修改了“4年条款”,许信良再次处在“形势比人强”的劣势中意识到“民进党是个讲力不讲理的地方”,他对曾为之付出许多心血的民进党彻底绝望了。1999年5月7日,他“做出一生中最艰难最痛苦的决定”,发表了《同志们,我们在此分手》公开信,告别民进党。
    在1993年11月,施明德接任许信良未干满的民进党主席,并于次年5月蝉联第六届党主席。在党主席任内,施明德鉴于“台独”主张遭到岛内绝对大数民众的反对,便开始淡化民进党的“台独”诉求,于1995年9月提出“民进党执政后,不必也不会宣布台湾独立”以及“政党大和解”的主张,开启了民进党的转型工程。1996年3月,施明德因民进党在“总统”选举中大败而请辞党主席。1998年,施当选第四届“立委”。2000年11月14日,施因不满陈水扁上台后的贪污腐败,正式宣布退出民进党,成为继许信良之后第二位退出民进党的党主席。
    林义雄于1998-2000年担任第八届民主进步党主席,成功辅选陈水扁当选“总统”。之后林义雄表示“我要选择一条人比较少走的路”,而淡出政坛。 林义雄在陈水扁执政的2006年1月24日因对扁政府失望而退出民进党,成为第三位退出民进党的党主席,在退出民进党时,他同时也发表《永为民主国家主人─一为退出民主进步党告同志书》的公开信。
 
    颇有意思的是退出民进党的三位党主席一一在退党時都有自己的内心独白;
 
 许信良一一同志们,我们在此分手,因为我要继续往前走!
 施明德一一阻碍民进党的石头已拿开了,我就是那块石头。
 林义雄一一东风送暖,寒天将尽,天上云舒云卷,心中则无风无雨也无晴,梦魂所系,唯婆娑之洋、美丽之岛与同志之音容而已。【岂是肠枯无热泪,愿留他日润苍生】。

     透过民进党元老们的身影一一我们看到的是台湾民主进步党曾经具备的道德风范。
 


      心猿幽人

           二O一八年八月十六日作于苏马荡之巅

.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81
   ○- 今日访问:1186
   ○- 本周访问:4335
   ○- 本月访问:16501
   ○- 访问总数:16309579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