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同性恋一一畸形社会的异化

发表日期:2018年9月1日  出处:自创  作者:曾 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260 次


 
    异化(alienation)一词来源于拉丁文的alientio和alienate,表示脱离、转让、出卖、受异己力量统治、让别人支配等义。在近代,欧洲哲学家霍布斯是第一个提出异化概念的哲学家,霍布斯认为,国家本身就是一种异化(他主张人性本恶,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像狼一样,总是处于战争状态)。法国的哲学家卢梭的异化思想反映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发表的《人权宣言》中,他主要从经济、政治和伦理道德的角度阐述了这一思想,把异化看成是人们利己主义的结果。而真正从政治上探讨异化,并达到一定程度的是法国哲学家爱尔维修,在他的伦理学和社会理论中,汲取了卢梭的社会契约论的积极因素,形成了自己的政治异化概念。他认为,异化的社会往往使人们行为的结果也发生异化,良好的愿望并不产生良好的结果。由此可见,在近代,异化概念是唯物主义或启蒙学派的哲学家们用来表达反封建社会政治观点的一个工具。真正把异化概念纳入唯心主义轨道,还是从德国古典哲学开始的。首先使用异化概念的是费希特。在他的主观唯心主义哲学的基本范畴一一“自我”和“非我”中,异化是个基本概念。在哲学史上,黑格尔在本体论中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异化概念。
    马克思从英国古典经济学特别是从黑格尔关于劳动和异化的思想中得到启示,认为人的异化归根到底是劳动的异化,这是人的一切异化的基础。只有把人的异化最终地归结为劳动的异化,才能展示人的异化的秘密,进而揭示出社会不平等的根源。马克思从政治经济学出发,分析了人类生存的基础即劳动对人的实际作用,从而揭示了人的异化的本质,提出了一个崭新的概念——异化劳动,在历史上第一次确定了异化概念严格的确切的含义,赋予了这个概念以社会经济的实质内容,树立了一个正确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新起点。
从马克思主义观点看,异化作为社会现象同阶级一起产生,是人的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及其产品变成异己力量,反过来统治人的一种社会现象。私有制是异化的主要根源,社会分工固定化是它的最终根源。异化概念所反映的,是人们的生产活动及其产品反对人们自己的特殊性质和特殊关系。在异化活动中,人的能动性丧失了,遭到异己的物质力量或精神力量的奴役,从而使人的个性不能全面发展,只能片面发展,甚至畸形发展。
尤其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个别人,处于无意识中的本能欲望,经常要求获得满足,但又因社会的制约而不得不被意识压制下去,于是形成内心冲突,因而往往引起焦虑。为了减轻或消除焦虑时的紧张不安,以保障内心的安宁,在人的心理活动中存在着一系列心理防御机制,各种变态心理就是各种防御机制单个的或多个组合起来发生作用的外部表现,同性恋由此应运而生。
    根据心里动力学模式一一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说明同性变态心理发生的原因和机制,认为同性变态心理不符合一般疾病的概念,而是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冲突,即内驱力和欲望引起的内在冲突,以致产生固恋及倒退行为等,这均可引起情绪障碍甚至导致心理变态。
    同性恋是一种“变异”,一种比例极低的必然,就像白虎、白象、白鸦、“白颠疯”一样。同性恋因不能产生后代,所以在动物界不能“生殖遗传”,尽管有“变异”,一代即消亡。动物只靠“本能”和“自然伦理”、“自然法则”生存繁衍,没有“文化”,所以同性恋在动物界,不可能借助“文化DNA”作“文化遗传”。同性恋在动物界虽然永远存在,却永远只是极少数“一代消亡”的“变异”,不会繁衍增量。
在动物界,性冲动和性倾向,两者都由“自然法则”的“本能”决定。其特点是,性冲动和性倾向密不可分,性倾向是性冲动的“附带产物”,也就是说,在“本能”的性冲动产生之前,动物个体的性倾向是不显现的,而一旦性冲动产生,性倾向便立即显现出来:几乎所有动物个体的性倾向都是异性,而同性少之又少,是纯粹的“变异”。性冲动和性倾向几乎同时产生,这是动物“性意识”的特点,是“自然法则”的“本能”。
    可是人类社会不一样。人既有同代横向的“文化传播”,也有隔代纵向的“文化遗传”,知识和观念可以互相交流,代代传袭,包括大量“违反自然伦理”的“文化传播”和“文化遗传”。即便没有“同婚”之类的法定同性结合,只要有“同性恋者的权益平等”这样的观念存在,就会对一部分先天“性倾向”不稳定的人形成一种“文化传播”:同性恋不可耻不可怕,甚至是好的,是“另一种选择”,因而是可以、坚持的,结果激发这部分人产生同性恋行为,乃至变成固定同性恋。
    人是一种热衷改造-改变,也具备能力进行改造-改变的高智能动物,这种“改造-改变”,也就是“人类文明”,既改变周边自然环境,也改变自身。从二十世纪中到现在,以及延伸到未来,这种“改造-改变”,已经引起客观自然与人类自身的三大颠覆。“气候变迁”的“环境颠覆”,和“同婚合法”的“生殖颠覆”都是人类软硬体文明,还有就是“人类智慧”高度进化发展的结果产生的“人工智慧”,这个“人工智慧”要颠覆的,却是“人类智慧”本身。当这“三大颠覆”在我们眼前越来越相互交杂纵横展开时,人类社会,地球世界会变得如何,确实让人浮想联翩。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2017年5月24日下午四点,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针对同性婚姻是否违反宪法做出了解释,大法官表示目前台湾的《民法》不允许同性婚姻结婚,被判定是违宪的。这位大法官还表示,接下来两年内不管立法院有无针对同性婚姻进行修法,两年后,也就是最晚2019年5月24日,同性恋人只要带着两人的证人签名书,就可以到户政机关办理结婚。因此,台湾地区也成为亚洲第一个以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地区。
这就是蔡英文领导下的台湾,用盲目追求西方的所谓“時尚”,来体现她个人意愿的倒行逆施,让台湾的广大同胞背离传统的伦理道德,导致台湾社会的畸形发展,这也是我们最为堪忧的未来。
 


       心猿幽人

       二O一八年八月二日作于苏马荡之巅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77
   ○- 今日访问:778
   ○- 本周访问:1439
   ○- 本月访问:21947
   ○- 访问总数:16207480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