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浅说一首长相思

发表日期:2013年1月8日  出处:原创  作者:李元昊  本页面已被访问 5668 次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乡情是一种紫色的情感,因为她是高贵的,这是赤子对土地的眷恋。纳兰作为一个多情的词人,这种情感在他的的诗作中必然不可少。

思乡之作在古今并不少见,从李白的静夜思到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很多名篇留了下来,但纳兰的这首词为甚么流传这么广呢?我认为是因为字斟句酌的雕刻和情真意切的表达。

作者开篇就给乡情一个别样的表达,一个动态的表达,离开家乡的途中,这是运动的,此时的作者不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是进行时,后者是完成时,在情感的表达之中,进行时要高于完成时。离之愈远,思之愈切,此时的思乡之苦是一个渐深的过程。所以开篇动态的山水相隔就给了人一种感觉,漂泊的感觉,这种感觉沉沉四海,轻轻如烟,飘飘如尘,厚重如山。并且,修饰山水的词是‘一’,那么,“一”在中国古代是什么概念呢?在易经中,伏羲八卦就是从一开始的,我们常说,无极而生太极,太极而生两仪,那么这里的无极就是用这个一字符号表达出来的,因为这个字似断非断,断者为阴,合者为阳,阴阳相作而生万物,所以这个一是八卦之始。在老子的哲学之中,一更是意义重大,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他的眼中,一更是万物之始。因而,一这个数字在中国古代是很受重视的。因而,这首词中作者的一字也不是随便用的,而是有深意的,作者没有说‘九’,一与九是绝对不同的两个极端,作者没有说山九程,水九程,这是因为这里的数词用的越小,作者思乡的密度越大,作者表达的感情越深。这就是纳兰词的魅力所在,看似无心之字却暗藏玄机。

接下来一句,作者开句用了一个“身,作者为什么用这个字呢,因为与身相对的是心,作者没有说“心向榆关那畔行”,这意思就完全相反了。这句诗的画外音就是,身往而非心想,恰恰这两个字的不同使用,使得作者的思乡之情与不舍之意淋漓尽致的显现出来。

上片的最后一句,是时间与空间的完美结合,夜深,这个时间概念是传统的思念时间,古人总是在夜深时怀人,怀事,最著名的就是静夜思了,似乎只有夜深才能独处,独处才能思人。而接下来“灯”这个意象的出现又一次衬托出作者的孤独与无聊,灯本来已经让人心碎,可作者并不甘心与此,他偏偏要在这灯前修饰一个更加让人心碎的千帐,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幅画面,在茫茫的山水之间,作者一人独行,夜色茫茫,而此时却有千灯映照,千灯的光芒可以划破宁静的夜空,却难以完结诗人内心的情伤,千灯映照而我一人独行,何其悲伤,何其孤苦。古诗词中经常出现这种情景,例如柳永的“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在思念的情感表达之中,出现这种表达,就是衬托出思念主体的孤单。这是文学之中的辩证法,一个极端的表达要通过另一个相反地极端来辅助,这是很奇妙的现象。

     词的下片,首句又是叠句出现,可这个叠句与上一个相比更加升华了。上片的苦是离开家乡,独自远行之苦,而下片的苦则是远行道路上再遇风雪坎坷之苦,这风雪可能是现实之中的,也可能是象征意义上的,可以是仕途之中,也可以是追梦路上的,我们知道,在纳兰的心中一直有一个美丽的梦在追寻,但求索的路上总是充满艰辛。但无论怎样,都给本已悲伤的作者更添一份凄凉。可人世间最凄凉的不是漂泊,不是坎坷,而是梦碎,所以,作者下一句用了古今第一悲苦,梦碎之苦。思念故乡,思念亲人,本在梦中遇到,梦醒人散已是人间的最痛,而今日的纳兰容若却梦也梦不成,他连片刻的欢愉都无法得到,这是怎样的孤苦与凄凉啊。最后完结之时,作者用了传统的手法,对比收束全篇,最初,我在读此词时感到此处似乎是败笔,似乎此处以景结情会更妙,但书读至此,我感受到,这种直抒胸臆比以景结情更完美,因为,这不同于崔颢的“烟波江上使人愁”,这理应比那种情感强烈的多,当人的情感达到最极限,任何含蓄的表达都没有大声喊出直接,痛快,明了。最后一句,纳兰的这首词达到了高潮,他将所有的压抑大声的喊出,故园无此声,外面的与家乡的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对比的结果就是纳兰大声的喊出,我爱我的家乡。我想此时的纳兰在喊过之后,已经释然了。

似乎这就是文学的一个作用所在,文学的表达让人释然,我们常常说一句话,皇家不幸诗家幸,就是这些古代文人总是在逆境才能产生伟大的作品,逆境不仅仅能激发人的斗志,还能激发人的才情。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这首词的结构。纳兰词是总有一种建筑美存在的,他的此总是结构工整。内容与结构是互为表里的两个方面,,结构有助于把握和表达内容。这首词也不例外,上片与下片之间是递进的关系,句与句之间也还是递进的关系,这种结构是表达动态情感最好的方式。词的发展经历的是这样的过程:

离乡途—灯火孤—风雪阻—梦碎住—故乡无。一个渐进的过程使作者的情感一步步升华,最终爆发。

     这就是一首唯美的长相思,每一个字句都值得人们去品味,去思考。也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流传。我们常说,文章千古事,纳兰的这首作品可以说对得起时代了。因而,我们的每一笔要慎重,要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后人。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曾 平
发表人邮件:123发表时间:2016-1-31 3:24:00
那些发表评论让中国人看不懂的人: 有理何惧昭告天下,难道是些中国人的另类吗?否则为何让国人如此费解 ?!
发表人:曾 平
发表人邮件:1799033401@.com发表时间:2015-11-29 22:03:00
渔家傲【争夺·金牌】 日月同辉争朝夕, 进军号角催人激。 营造氛围拓天地, 无顾及, 傲视群雄巍然立。 峥嵘岁月苦修炼, 牛刀小试露锋利。 骄健之师尽披靡, 全无敌, 战胜美国数第一。 曾 平 作于2008年8月1日
发表人:曾 平
发表人邮件:1799033401@.com发表时间:2015-11-29 22:02:00
中国人填写诗词的‘雄性’,是来自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 这并不是靠购买外国的‘伟哥’或‘艾力达’所能替代的。 奉劝那些推销他国产品的所谓‘商人’; 做人就应该在自己的范围内干正正经经的事,何必使用那些自以为国人看不懂的阴招,给‘中国当代诗词’作品施以“涂污”的评论,这些人应该为自己留一点作人的尊严!
发表人:心猿幽人
发表人邮件:1799033401@.com发表时间:2015-5-9 19:40:00
渔家傲【争夺·金牌】 日月同辉争朝夕, 进军号角催人激。 营造氛围拓天地, 无顾及, 傲视群雄巍然立。 峥嵘岁月苦修炼, 牛刀小试露锋利。 骄健之师尽披靡, 全无敌, 战胜美国数第一。 曾 平 作于2008年8月1日
发表人:心猿幽人
发表人邮件:1799033401@.com发表时间:2015-5-9 6:28:00
中国人填写诗词的‘雄性’,是来自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 这并不是靠购买外国的‘伟哥’或‘艾力达’所能替代的。 奉劝那些推销他国产品的所谓‘商人’; 做人就应该在自己的范围内干正正经经的事,何必使用那些自以为国人看不懂的阴招,给‘中国当代诗词’作品施以“涂污”的评论,这些人应该为自己留一点作人的尊严!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81
   ○- 今日访问:555
   ○- 本周访问:1334
   ○- 本月访问:24391
   ○- 访问总数:16288015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