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一抹哀情动乡关

发表日期:2012年7月26日  作者:孙希良  本页面已被访问 1788 次

         一抹哀情动乡关

汪孟棠(1784——1850),江苏盱眙人。生于乾隆四十九年,卒于道光三十年。享年67岁。嘉庆十二年举人,嘉庆二十二年进士。历任广东三水、番禺知县,广西归顺、江西赣州、江南苏州知府,山东粮道,陕西按察使、布政使等职。
   
汪少时,家贫。至沪上卖书画营生,邂逅名妓张瑶娘,二人一见倾心。瑶娘貌美,能歌善舞,琴棋书画皆精,怜汪之才,为其赁居所,觅学馆,对汪体贴周到,勉其奋发读书,后更以私蓄供汪代己向鸨母赎身,随汪回盱眙完婚。翌年,汪中举。汪廿八岁时,赴京应礼部试,瑶娘随行,因其杨柳弱质,不堪舟车劳顿,在途中已病竖沾身,至京后,竟于暮春时节香消玉殒。汪悲痛欲绝,扁舟护其榇南返,葬之于盱眙天台山麓洪泽湖畔,并和泪赋诗悼亡,共三十一首,编为《秋舫吟》。

《秋舫吟》写于嘉庆十六年,流传民间已二百余年。因穷乡僻壤,尚未见作者正式刊行的古本,只有抄本代代相传,今盱眙天长一带,仍有老人能背诵全文。
   
因汪事极富传奇色彩,其诗又依平水韵里的平声韵次第排列,堪为学作律诗的人声韵范本,故流传既久且广。今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一(一东)
憔悴秋心一夜中,湿云和雨压孤蓬。
汀花岸草如人瘦,舞扇歌裙逐水空。
香返残魂成幻梦,诗题往事说愁工。
临流洒尽盈腔血,染出霜枫几树红。
二(二冬)
犹忆临危减玉容,可怜执手涕沾胸。
回生有药难驱竖,到死无言怕恼侬。
薰惯衣裳藏箧冷,拈残针线打包松。
魂归识得家山否,月淡烟昏路万重!
三(三江)
当时唤梦背银釭,谁料箫声卸碧窗。
钏尚半留姑殉一,袜曾未着忍焚双。
荒林猿狖啼秋岭,疏雨芙蓉泣晚江。
身后一棺嗟命薄,西风扶上木兰艭。
四(四支)
比翼禽栖连理枝,寻常不忍一朝离。
也知此愿非虚语,未必他生有见时。
供奉昙花新画本,低徊风月旧题词。
心情颠倒浑如醉,击碎当年碧玉卮。
五(五微)
春事阑珊好梦非,支离床畔瘦腰围。
十全妙手医无术,一瓣心香佛枉祈。
孤鹜影随斜月坠,美人魂逐落花飞。
零脂剩粉消磨尽,门巷黄昏燕子归。
六(六鱼)
幽明消息有乘除,手把清樽问碧虚。
何术可通仙岛路,无由得寄夜台书。
他乡做鬼魂应怯,凡事输人命不如。
少小可怜飘泊甚,双眉未获一朝舒。
七(七虞)
检点空箱见绣襦,旅怀赢得泪肠枯。
钿钗渐坏全无凤,镜匣尘封剩有珠。

半夜心伤长诀别,六年恩尽此须臾。
倾城颜色浑闲事,一种聪明绝代无。
八(八齐)
仙骨来依佛座栖,清风相送白门堤。
钱堪营奠冥资寄,幡为招魂小字题。
破壁新磷萤烁烁,荒园旧径草萋萋。
孤鸿声里杨花落,似怨飘零不住啼。
九(九佳)
哭卿手把泪双揩,寄语重泉好放怀。
幸有辞堪誓天地,须知恩不在形骸。
良缘应悟生来短,积闷翻教死后排。
莫向冥官歌旧曲,鬼神今亦厌情乖。
十(十灰)
终古红楼有劫灰,莲香底事谪尘埃。
剧怜玉骨人间殒,何必风轮地下廻。
廿二年华消歇易,三千里路别离哀。
从今阆苑归真去,白马云骈特特来。
十一(十一真)
觌面初疑遇洛神,天台残雪误香尘。
扣来苔径莲双瓣,行出梅花月一身。
绝调善才应服曲,惯愁西子又工颦。
相逢便肯倾情愫,红烛青帘语夙因。
十二(十二文)
妆奁层层买麝薰,新梳螺髻学盘云。
摘花露重红浸袖,斗草烟浓绿染裙。
每遣闲愁听燕语,强支残醉立斜曛。
可怜生就伤春骨,今岁腰肢瘦几分。
十三(十三元)
欢喜真成宿世冤,愿抛慈母嫁王孙。
并刀截发留香泽,鲛帕题诗渍泪痕。
频祝月圆偷自拜,先尝衾冷为郎温。
江南怪底生红豆,入骨柔情定有根。
十四(十四寒)
高台逼水不胜寒,帘外垂杨罩画栏。
爱仿字模纤管颤,闲搜花样乱书摊。
院移迟晷清如水,人涤烦襟静似兰。
顾影有时私对镜,比郎眉黛挽双看。
十五(十五删)
折得杨枝恼阿蛮,氍毹冷落舞衣闲。
独怜朱户深深闭,一别萧郎事事姗。
病枕凄凉闻夜雨,妆台潦草画春山。
痴情只待夫还日,始解眉头作笑颜。
十六(一先)
天涯沦落两萧然,万转千回为我怜。
灯冷伴来深夜读,酒阑扶得醉人眠。
劝加餐饭情何切,说到功名泪欲涟。

解事别饶游冶兴,玉箫吹上采莲船。
十七(二萧)
儿家住近小溪桥,几树枇杷巷一条。
爱淡生憎脂粉累,甘贫偏会语言娇。
压残金线成罗袜,采得山花换翠翘。
挑菜踏青诸姐妹,一春多是枉相邀。
十八(三肴)
风流曾不畏人嘲,话到绸缪似漆胶。
顾我微疴扶枕问,昵他新曲贴帘教。
喜闻吟咏贪磨墨,解嗜酸咸自执庖。
几度生嗔残局散,乱拈棋子绣床抛。
十九(四豪)
槐花时节驾征舠,送别江干一雁嗷。
白屋文章如土贱,红颜心事比天高。
脱将腕镯轻相赠,盼到旗钤亦自豪。
感极翻教成一哭,至今残泪在青袍。
二十(五歌)
销魂一曲忆秦娥,填得新词付与歌。
煮酒栏前邀月姊,呼茶窗外唤鹦哥。
乍惊春梦花敲户,同看秋星鹊架河。
如此风光乐年少,人生能得几回过。
二十一(六麻)
旧镜回头暗自嗟,粉痕鬟影记无差。
梦馀滋味甘如蔗,别后情怀苦似瓜。
天缺有谁能补石,海枯无处可浮槎。
江云渭树成惆怅,从此相思未有涯。
二十二(七阳)
铁马敲残夜雨凉,依稀车铎响啷当。
拥衾犹自留虚席,对镜常教想旧妆。
饰玉盘金兰叶佩,啼红唾碧藕丝裳。
残春哭到秋风冷,酬尔当年泪万行。
二十三(八庚)
新愁如草接春生,白得诗人发几茎。
一觉江湖成薄幸,千秋彤管重多情。
凉风西至欺癯骨,孤舫南归滞晚程。
夜半醒来残月坠,更无人问柳耆卿。
二十四(九青)
倩女归来信有灵,夜深时见火磷青。
雁衔残月呼前浦,鬼语荒芦聚远汀。
山为云吞天暗暗,树如人立影亭亭。
船头吟罢招魂句,野水茫茫数点萤。
二十五(十蒸)
身似杨花弱不胜,欲凋犹自恋枯藤。
一生多难鱼惊饵,万里依人鸟避矰。
尘世寄身曾几劫,仙山回首已千层。
秋风同是成飘泊,知否相如病茂陵。
二十六(十一尤)
同车曾记渡芦沟,暮雨晨霜伴我游。
砧板雅堪充旅柝,篝灯亲为补征裘。

关心蕊榜先期数,稽首莲台细语求。
千炷沉香肠九曲,负卿依旧未封侯。
二十七(十二侵)
一自人亡罢鼓琴,惟凭此意报知音。
得归已是将寒骨,有托应为不死心。
苏小荒碑秋藓重,薛涛孤冢暮云深。
故乡买尔曾游地,为种春花瘗绣衾。
二十八(十三覃)
纸灰飞上柳毵毵,人立秋堤漏转三。
只为名花凋塞北,翻愁孤月冷江南。
辙边有泪将枯鲋,箔里无丝自缚蚕。
敢说菩提心费尽,此身终抱十分惭。
二十九(十四盐)
新诗和泪写霜缣,一字初成血缕添。
旧事空余鸿爪印,春心分付絮泥沾。
剧怜落魄谁将慰,见说多情亦自谦。
绮语而今消歇尽,儒冠翻悔误香奁。
三十(十五咸(一))
风流千古占名岩,儿女英雄口署衔。
丹籍何人注生死?绿珠从此隔仙凡。
惊涛泡影心空碎,小草情芽力猛芟。
了却姻缘偿尽债,萧条归路转云帆。
三十一(十五咸(二))
细雨潇潇湿暮帆,愁怀如草力难芟。
可怜此日肠俱断,说到平生口尽缄。
半世飘零歌白纻,三更涕泪渍青衫。
船头吟罢凭棺哭,此恨绵绵再世衔。

 

简释:

1——10首,集中表现张瑶娘病死京城,作者扶棺南下的情境。在西风初起之时,张瑶娘以殒命之身,薄棺入舟。汪孟棠本已落孙山之外,又痛失爱人,狼狈境况可以想象。离京之际,检点空箱,焚烧旧物,想及京城数日相依为命,张瑶娘支离床畔,玉容渐减,终于回天无术。那应该是半夜时分,孤鹜影随斜月坠,美人魂逐落花飞,六年的恩爱再也没有了。同来底事不同归?不禁为她的薄命慨然而叹息。何术可通仙岛路,无由得寄夜台书,再也见不到了,再也感受不到曾有的温柔。想到当年他们比翼双飞的誓言,并非虚妄之语,因为未必他生有见时。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幸有辞堪誓天地,须知恩不在形骸,此情可对天地,就是没有了形骸之身,一样深情。
   
在行至潞河段(今天北京通县)时,汪孟棠最为伤感。当年陪汪孟棠赴京赶考途中,张瑶娘便身体虚弱了。那个年代,一个弱女子长途跋涉,禁不住风寒。在行至潞河时,风雨之夜,两人相拥而眠,还曾有着对前程不尽的幻想。不料此番归舟,再经潞河,物是人非,汪孟棠不禁悲从中来。潞河后来成了汪孟棠对张瑶娘追忆的伤心之地,也是纪念之地。同时代诗人王荫槐题诗有两联:此日旌旗鬲津舫,当年风雨潞河舟。封侯慧识怜青眼,绝命痴情感白头。并在《题云堂唤铁图》序中道:壬寅季春,孟棠潞河舟中仿天宝开元遗事郭休白云堂唤铁事,为其姬人绘小像,邮寄索诗,为赋四律。其中也写潞河归舟之事:潞河归骨几经秋,载艳而今复此游又听津鼓水云涯画舫彩仗歌新驿,蓬户垂杨认旧家。这时候的汪孟棠历经世事,已是另一番心境了。  
    11
——20首,写张瑶娘的生世与他们曾有的生活。往昔越是鲜活,更显今日之痛。汪孟棠与张瑶娘的初次相逢,是早春庙会之际。初次相见,汪对张瑶娘惊为洛神。那日,盱眙天台山残雪未销,张瑶娘于梅花丛中现身,如洛神凌波微步。他们算是一见钟情,隔帘相问,原是近邻。汪家在前街汪家巷,张瑶娘家住涧沟渡枇杷巷。汪家也算是个大户人家,不过清寒,惟培育汪孟棠读书。张瑶娘有此美貌,其母有待价而贾之意,对女儿看上了汪孟棠很不乐意,况且汪时年二十三岁,已配妻室,女儿十六岁,年龄尚小,过去只能是侍妾身份,这也是她不甘心的。可是张瑶娘却欢喜真成宿世冤,愿抛慈母嫁王孙。她对汪孟棠的痴情,使她毅然决然地嫁了过去。

   
那应该是一段很美好的日子。张瑶娘主要是陪汪孟棠读书,闲时摘花斗草,绿染罗裙。汪孟棠写字之时,她也纤手握管模仿写字,天冷之际,她入衾先为郎温。她督促着汪孟棠用心于学业,对汪的前程深信不疑。盱城至今有传说,汪孟棠每日深夜读书回家,张瑶娘必倚门相望,看着汪从西官路上慢慢走来,前面必有两盏红灯引路,其他人毕不见,汪本人也不知。一日,汪归更晚,且有醉意,前面红灯减为一盏,瑶娘大惊,遂问当日发生何事。汪言替人写休书一封,得钱饮酒。张瑶娘责其退钱毁书,汪回来后,两盏灯依然。
   
婚后第二年,即嘉庆十二年,公元1807年,汪孟棠参加乡试去了,张瑶娘独居朱户,重门深闭,汪郎一去,事事阑珊,一直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才解眉头作笑颜。这一年,汪孟棠中举,时年二十四岁。这对于一个县城的秀才来说,已经是极大喜事了。此后数年里,他们愈加恩爱,煮酒栏前邀月姊,呼茶窗外遣莺哥。乍惊春梦花敲户,同看秋星鹊架河。这样的风华年少,如今想来,如同一梦,人生能得几回呢?再也回不去了。
   
最后十一首,是回忆曾经美好的岁月之后,对张瑶娘不尽的思念。往事已远,粉痕鬟影已经渐渐模糊了,这是挡不住的,只是相思再也没有边际。
   
嘉庆十六年(1811年)春,汪孟棠买舟北上参加会试,张瑶娘跟随照应,未料到名花凋落于塞北。在京城的那段日子,穷书生与心爱的人相依为命,在宣南旅舍,每夜听着砧板轻敲,瑶娘在篝灯为汪孟棠补衣。汪孟棠终于考完了,她关心蕊榜何时发榜,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并到庙宇稽首细语祈求。暮雨晨霜之际,也曾历游了京城附近的名胜,日子虽清苦,却也温馨。但如今,汪孟棠拥衾虚席,旁边再无倩影。
   
多年之后,恨如春草,依旧年年生长,诗人发茎已经斑白。夜半醒来时,孤月欲坠,正是怅然的时候。他感觉到她回来了,山与云俱暗,树影摇摇,而磷火青荧明灭,更有萤火茫茫无数飞过。是你吗?自你去后,不再弹琴,以此悼谢知音。可是,至今依然没有实现你的遗愿,还不足以对得起你对我的深深期望。往事就像雪后的鸿鸟印迹,我的已如泥沾之絮,再也不会轻狂了。
   
汪孟棠在家乡的天台山下,他们曾经游历的地方,为张瑶娘置了墓地。尘世寄身经几劫,仙山回首已千层。仙凡两隔,他只能在此埋下曾有的记忆,期待着多年之后,再来相依。
   
嘉庆二十二年,张瑶娘去世6年后,三十四岁的汪孟棠成为丁丑科进士。
   
道光七年,公元1837年,汪孟棠在故乡买下瑶娘墓地附近数座山头,开始构建南园。
   
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汪孟棠返盱,南园基本完工。
   
道光二十二年,公元1842年春,漕运总督麟见亭游南园,作《汪园问花记》,称江左名园,允为第一。秋,汪进京述职,再过潞河,为张瑶娘绘像,向王荫槐索诗。王荫槐作《云堂唤铁图》四首。
   
道光三十年,公元1850年,汪孟棠逝于京城,归葬南园张瑶娘墓旁。
   
咸丰九年,太平军过盱眙北上,咸丰十年,清军格洪额营驻盱眙,南园被毁。
   
此后百年,南园频遭破坏,遗迹渐渺。
   
张瑶娘,至今不知其具体姓名。盱城涧沟渡人。嘉庆十六年陪汪孟棠赴京城应试,病殒于宣南旅舍。汪有功名之后,张瑶娘得一名号:铁心夫人。铁心夫人墓,位于盱眙天台山麓。1956年被迁,据云开棺时面目如生,转眼风化。现今只剩墓碑遗落于荒草之间。
   
《秋舫吟》流传至今,异文颇多。今据淮上诸位老人诵记择优录出,以备同好。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鉴湖游子
发表人邮件:190620457@qq.com发表时间:2012-8-2 11:18:00
谢谢希良介绍。收藏了。慢慢品味。
发表人:乐安昌宇
发表人邮件:jiangheyuanhao@163.com发表时间:2012-7-28 0:06:00
好文采,加油!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81
   ○- 今日访问:560
   ○- 本周访问:1339
   ○- 本月访问:24396
   ○- 访问总数:16288020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