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南园细耘 菁华迭出——在蔡世平词作研讨会上的发言

发表日期:2008年9月11日  作者:李一信  本页面已被访问 2171 次

我与蔡世平谋面是2006年春天在北京西山大觉寺沈鹏诗词研讨会上。研讨会临近结束时,王秘书长向我引见了蔡世平,几句寒喧后,世平把他写的《应当重视当代旧体诗词创作》的打印稿给我。回到学会后,王秘书长告诉我,2005年的第六期《中华诗词》杂志“读者推荐专栏”里,刊发了世平七首词作,引起社会的关注。中华诗词学会拟在适当的时候,和湖南岳阳市委宣传部联合组织一次“蔡世平词作研讨会”。我匆匆找到刊发有世平词作的那期杂志。他的词作所展现出的平常心态、敏锐捕捉、别开生面、自然空灵的新颖表达,仿佛把我带进不是桃源,胜似桃源的南园,亲切自然,而又苍茫浑厚。我不禁惊叹道:世间有好词,只要肯努力。我更为世平在文章里表达的对旧体诗词创作的关心和呼吁所感动,于是欣然命笔向《中华诗教》报推荐了他的文章。《中华诗教》报把世平的文章和我的推荐信一并发表,诗词界的多家报刊作了转载,实堪欣慰。

读世平的词,首先使我眼睛发亮的是词语新鲜活脱,气韵流畅。有人称旧体诗词的写作是在“戴着镣铐跳舞”。然而,你读世平的词,并不感到生涩与局促,你会处处感动生动活泼,情趣盎然。试读《汉宫春·南园》:“搭个山棚,引顽藤束束,跃跃樊爬。移栽野果,而今又蹿新芽。锄他几遍,就知道,地结金瓜。乡里汉,城中久住,亲昵还是泥巴。    难得南园泥土,静喧嚣日月,日月生花。花花草草,枝枝叶叶婀娜。还将好景,画图新,又饰窗纱。犹听得,风生水上,争春要数虫蛙。”像与朋友对聊,无拘无束,信手拈来,挥洒自如。犹像读白居易的“闲适诗”,平平常常的心态,又赋予作品以深刻的苍茫感。世平的词作不做作,不矫情,白话入词,又基本不犯平仄,不与词牌相离乱,这实在是难能之可贵的。《生查子·江上耍云人》云:“江上是谁人?捉着闲云耍。一会捏花猪,一会成白马。云在水中流,流到江湾下。化作梦边梅,饰你西窗画。”轻言快语,读来忍俊不禁。但我们却能从词的背后窥见词人的豪情与柔情,他轻松而不失凝重地把歌颂自然的美好与人情的靓丽和谐地统一起来。这些质扑、亲切、熟稔、感人的口语,又充满了宋词遗风的情韵,给你以艺术的美感与享受。

词是文学中的高雅艺术。只有明白如话而意蕴深长,才称得上词作的上乘。古人是深得其肯綮的。我们熟稔的已成千古绝唱的杜牧的《清明》、王维的《渭城曲》、李白的《静夜思》、朱淑真的《元夜》……能够传布千年而不衰,诗词语言的明白晓畅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古代明白如话的诗作当首推白居易,老媪解诗传为佳话。《白氏长庆集序》云:“二十年间,禁省风寺邮侯墙壁之上无不书,王公、妾妇、牛童、马卒之口无不道。至于缮写模勒弦卖于市井,或持之以交酒茗者,处处皆是。其甚者,有至于盗窃名姓,苟求自售,杂乱间厕,无可奈何。余尝于平水市中见村校诸童习诗,召而问之,皆对曰‘先生教我乐天微之诗’,固也不知予之为微也。又云鸡林贾人求市颇切,自云本国宰相每以百金换一篇,其甚伪者,宰相则能辨别之。自有篇章以来,未有如是流传广者。”由此,可以看出一千多年前的白诗作品集在当时是极畅销的书。白诗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呢?明白如话。作者使用诗化的当代言语,力求大众读起来上口悦耳,是一个重要原因。世平的词作刊出后,“打工的、卖菜的、教师、医生等各个层面的读者都说好”,这种现象,对我们在旧体诗词创作中,语言改革要与时俱进,是有很大启发性的。

世平的词作,不仅语言明快,而且意境优美。明代朱永爵在论诗时说:“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声音之外,乃得真味。”意境也称境界。王国维说:“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他还举例说:“‘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着一‘闹’字,‘弄’字,而境界全出矣。”因有杏花在枝头欢闹,便体验到春意盎然,生机勃勃;因花在月光下自弄其影,便体察出芳华易逝,而抚容自怜。情景处理得当,自然不失为营构意境的手段。但词作的意境营构,主要还是要靠作者的思维水平和心理素质的升华,即灵感思维;是靠作者的气质和风度,即作者的人生价值取向;是靠作者凭借才、识、胆、力对创作素材进行精妙的剪裁与组装。世平的《贺新郎·梅魂兰魄》云:“别也何曾别?乱心头,丝丝缕缕,你牵我拽。缘浅缘深分得么?一样梅魂兰魄。只伤心,碧桃凝血。是处烟波残照里,又霜天晓雾朦胧色。谁能解,愁肠结?    梦中昨夜双飞蝶。舞春风,繁花点,枝枝摇曳。总念西山云雨散,湖上一弯新月。又明艳,相思红叶。我问蓝天欢喜燕,你南来北往风流客,这情字,如何写?”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作者最后以“我问蓝天欢喜燕,你南来北往风流客;这情字,如何写?”作结,把梅魂兰魄的意象和盘托出,把词作的意境营造,即梅魂兰魄的其情其洁的无比美好以朦胧含蓄地营构展示在读者面前,让你回味无穷,遐思无限。

鉴古宜观今。古往今来有成就的词家,几乎无一不是天生情种而又才华横溢的佼佼者。读世平的词,总是使我联想到李煜、李清照、朱淑真以及纳兰性德、苏曼殊等词家。爱情是文学的永恒主题。历代诗词大家没有不涉足这一领域的,就连亲历国破身危的杜甫,在丰厚的史诗长卷里,也有一首《月夜》未涉及动乱,仍在破碎的心中留下一隅爱情的角落。在世平的词作里,爱情的词作数量较多,如《青玉案·桃桃曲》、《唐多令·春伤》、《生查子·江上耍云人》、《贺新郎·梅魂兰魄》、《临江仙·咏月》、《醉花间·月》、《桂殿秋·中原秋月》、《生查子·鸟叫花枝》、《蝶恋花·落花吟》、《最高楼·悲嫁女》、《浣溪沙·初见》等等。在这些情词中,有的充满纯真的乡间爱恋,有的充满扑朔迷离的春情摇动,有的充满阳刚与阴柔和谐的美好,有的充满情纯质洁的呵护,有的充满意味绵长的深情关切,有的充满两小无猜的人性张扬,有的充满欲说还休的相思之苦——读这些词作,常有令人心魄震颤的感觉。世平不失为一介情种,但他不是怜春悲秋的小情怀,他是把自己的心血注入故土南园刻骨的大爱,如同艾青割舍不去的爱是因为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所以,才有菁华迭出。尼采说:“一切艺术,余爱以血书者。”血是真情的结晶。只有真情锻铸的诗词,才有不朽的生命力。

世平酷爱旧体诗词,而且以自己的创作实践取得矫人的成绩。这不仅是因为他有着丰厚的古典诗词的学养和兴趣使然,而且还因为他作为思想文化战线上的一名指挥员与战斗员的历史责任感使然。他在《应当重视当代旧体诗词创作》一文中,分析了旧体诗词创作走过的历程和造成旧体诗词今天这种尴尬局面的复杂因素,呼吁主流媒体和主流文学要重视和关注旧体诗词创作。他在文章的最后写道:“旧体诗词的传承,是民族的一副重担,需要全民族来承担。创造旧体诗词生动活泼的局面,不要让这种美好的东西在我们这代人手里失传,是中国文学的时代要求。”让我们所有的文化工作者和诗词写作者携起手来,关注并引导旧体诗词的创作朝着好的健康的方向发展,恢复旧体诗词的当代声誉,创作出更多的精品力作,迎接中华诗词的伟大复兴。

 

李一信:中华诗词学会秘书长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79
   ○- 今日访问:244
   ○- 本周访问:2012
   ○- 本月访问:18928
   ○- 访问总数:16282552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