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水 淡 能 收 月——读《马凯诗词存稿》

发表日期:2008年9月11日  作者:蔡世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4443 次

在我看来,诗至少有两种写法,亦有两种读法。第一种是,诗人在古诗文里寻章引句,然后花样翻新,想着法子给自己的作品涂脂抹粉,套上一件自以为得意的漂亮衣裳。但细观之,却是美艳有余,而筋骨不见。第二种是,诗人将自己完全浸融在他的生存环境里,率性为之,笔锋到处,见智性,见血肉,见精神。两种写法,既考验诗人自己,同时也考验阅读者的阅读能力。诗词是要会读的人读,方能读出味道来的。诗人马凯的创作无疑属于后者。这是我近读《马凯诗词存稿》(作家出版社2004年版),首先想到的一个问题。我以为,认识这一点很重要,他为我们走进马凯的诗词艺术找到了一条路径。

 

 

养浩然之气,是马凯诗词的精要处,不可不察。天、地、人,鼎足而三,撑起了人生活的这个世界。天地因人的存在而显示出意义,人因天地的涵养而显现出重要或者伟大。因此,作为一个智者,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诗人、词人,在他的感知世界里,是非常明确地确立了这种关系的。马凯的词作《山坡羊·日月人》三首,就大写了天、地、人。词人写太阳和月亮,是联系大地和人,或者说让大地和人来观照日、月的。天、地、人三者看似天远地远,无关紧要,实则互为关联,浑然一体。诗人把它放在《存稿》的首篇,足见诗人对此的看重。

我们来读这三首小词。先看《红日》:

拔白破夜,吐红化雪,云开雾散春晖泻。

煦相接,绿相偕,东来紫气盈川岳。最是光

明洒无界,升,也烨烨;落也烨烨。

词不难理解,但把太阳出山,夜破晓,天亮堂,万象新始,天地一派大明的境界“放”了出来。特别是结句:“升,也烨烨;落,也烨烨。”于自然气象中托出词人心灵感受出来的一种高华气象,灿烂辉煌,令人心旌摇动,感奋不已。

次读《明月》:

星空银厦,粼波倒塔,小桥倩影谁描画?

皓无瑕,素无华,悄悄来去静无价。只把清

辉留天下。来,无牵挂;去,无牵挂。

与辉煌灿烂的《红日》比,《明月》在词人笔下,则显出素静无华,恬淡安祥,别一种境界来。月亮把清辉留下来,然后悄悄地走了,“来,无牵挂;去,无牵挂。”真如美女出浴,纯洁清爽,读之,韵味绵绵。

再读《自在人》:

胸中有海,眼底无碍,呼吸宇宙通天脉。

伴春来,润花开,只为山河添新彩。试问安

能常自在?名,也身外;利,也身外。

在滔滔红尘中,能“名,也身外;利,也身外”地做一个“自在人”,是难得的一种人生态度,非“通天脉”者,不能入此化境。词人把日、月、人放在一起来写,成为一个组曲,是深得天地之机心的。

人是天地孕育、塑造出来的。一方面,人,会自然地吸纳天地之气使之自然生长,普遍意义上的“人”,通常都会是这样。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世间还有另外的一种“人”,一般说来,是一些哲人、思想者、成大事者,他们会有意识地涵养天地浩然之气,让其充盈精神领域,使自己的追求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审美层次,从而去实现一个理想的世界。应当说,马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他的作品总能见其胸襟,见其筋骨,大气流贯,神采飞扬。

如何让看不见的天地之气汇聚自己的心头,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方法。但诗人马凯正是通过“诗词”这个有形之“器”,把它收进了自己的怀抱。我想,这正是作为政治家的马凯成为诗人的一个理由。除了上述《山坡羊·日月人》外,马凯还写了许多首有关太阳、月亮,甚至“长风”、“劲草”、“崇山”、“澈水”等大自然现象的诗词。诸如《七绝·夜尽日圆》、《五绝·观日》、《七律·月晕当风》等等,它们无一不以其独特的艺术形式,撑起马凯的精神空间,使思想得以自由地腾跃、飞升。

 

 

诗是诗人的个人心史,它同时也应是民族的生存史、心灵史。因此,好的诗无不具有史诗品格。这正是诗的根本,也是诗的灵魂。马凯的诗词厚实厚重,读起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在记录个人身世感悟的同时,却总是融进了时代的沧桑和家国的疼痛。他是马凯个人的,更是时代的民族的。

组诗《九八抗洪》,无疑是马凯的重要作品。我们知道发生在一九九八年夏秋神洲大地那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是如何深刻地刻进民族的记忆。当时,作为国家防汛总指挥部副指挥长的马凯,南下北上,全程参与并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组织实施了这场伟大的抗洪抢险斗争。诗人身临其境,感慨万分,千百万苍生系于毫端,写下了这组长诗。诗分十章,由“洪水牵心”、“众志成城”、“洲营救”、“九江堵口”、“荆江化险”、“保卫大庆”、“科技显威”、“手足情深”、“灾后反思”、“精神永存”组成。从洪水的爆发,到军民众志成城,到江河湖泊重要的抢险场面,到灾后的思考,以及留给后人的伟大抗洪精神,诗人都一一作了形象生动而又客观实在的描绘。这种全景式的俯瞰式的思考式的抒写,完全是史家笔墨,厚实沉雄。它的宏大的叙事性,将和《长征组歌》一样,具有持久的艺术魅力。

马凯的诗词能状其大事,穷其物理。

《蝶恋花·纪念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三首:“革命篇”、“建设篇”、“魅力篇”,和《九八抗洪》一样值得称道。毛泽东太丰富了!他是和二十世纪的中国紧紧联系在一块的,随便提一件事出来都可以做成一篇大文章。但是如何在短制中写出“全面”而又“个性”的毛泽东来,非有缩龙成寸的手段不行。马凯的三篇词章,如三足鼎立,非常稳定地树起了毛泽东在诗人心中的形象。它既写了毛泽东的历史功绩,又写了文采风流的个人魅力,尤其以“功过是非争未了,人民自是情难老”作结,真是沧桑之句,令人信服。

马凯在《七绝·夜尽日圆》中这样写道:

万象苍穹总有缘,千般岁月本无边。

绳长难系阳西落,夜尽正催日东圆。

大不过宇宙,长不过时间,浩浩然无边无始。但诗人十分轻巧地将其捉来放在这二十八个字中,表达了天地之间、宇宙时空的一种至理。尤其“绳长难系阳西落”真叫人一叹。岁月悠悠,了无尽期,系不住西落的红日,但是黑夜又会催生出新一轮太阳。日月的周而复始,生命的生生不息,人间的万千气象,诗意就是这样的葱绿起来。

 

 

如果把诗词仅仅作为个人陶冶性情的玩物,那是太轻看诗词的审美价值和社会功能了。当下诗词没有引起社会更多的注意,恐怕与此种认识有关。我们读马凯诗词,就深感诗词是作为一个“器”而存在的。前文已经分析出马凯通过诗词之“器”,收取了天地浩然之气,事实上马凯正是通过诗词探寻宇宙自然的“道”和社会人生的“道”,从而完美自己也完美社会。那么,马凯诗词其“理趣”就是显而易见的。

从上述《七绝·夜尽日圆》中,我们看出了马凯对宇宙自然的领悟。同样我们从他的《七绝·读道德经》、《三言诗·九九箴言》、《五律·示女》、《七绝·戒妄》等篇章中见出他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古风·学书》是一首谈书法心得的诗,与其是在谈书法,不如说是在讲辩证法。那是对立的和谐,矛盾的美丽,是把宇宙和社会搬到书法上来说的,充满着智慧。它于“长短”、“大小”、“粗细”、“疏密”、“虚实”、“黑白”、“断连”、“首尾”等等对立的事物中发现了平衡的韵律,也找到了线条的诗意,读来饶有趣味,启人心智。

有理趣,还得有情趣。诗无情,则如枯木死水,了无生气。因此,诗人无一不是“情人”——“性情中人”、“感情中人”。马凯诗词情贯其中。对宇宙自然之情,对国家人民之情,对亲人朋友之情,可谓字字肺腑,句句情深。《七绝·难眠》是写诗人关注民生疾苦的:

头虽落枕且翻身,总有竹声绕在心。

但助难题得破解,何妨晓镜又添银。

读来真切感人。我尤其喜欢《五绝·小女恬睡》:

夜凉竹有声,风过水无痕。

踮脚拂蚊去,恐惊睡梦人。

把个父亲为小女儿赶蚊子的场景描绘得栩栩如生,读之会心一笑,口齿生香。

《青玉案·春夏秋冬》四首词作:“寻春”、“消夏”、“迎秋”、“送冬”,表现的是大自然四季变化,风生水上,诗意盎然。它一韵到底,一脉贯通,一气呵成,显示出诗人深厚的艺术功力。

我一直认为做诗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诗意是在诗人心里养着的。就像春天来了,草要发芽,树要开花一样,诗人“想”写诗了,于是诗就从诗人心里流了出来。因此,好的诗,总是来得真切,来得自然,来得本相。马凯诗词就是这样,不做作,直抒胸臆,完全由着性子来,凸显出鲜明的个人特色。

这就需要说说马凯的诗词语言。“得陶然句,种连荫树”(《青玉案·消夏》),是其语言风格。他用自己的话道自己的心,贴皮贴肉,因此绝少看到与别人雷同的句子。有时看似随便说出,但细琢磨又自然贴切。如在《青玉案·春夏秋冬》词作中,一连用了十个“了”句:“俏了杏花,忙了布谷”、“吮了甘露,绿了千树”、“沾了白露,熟了金谷”、“红了苹果,弯了梨树”、“沃了荒野,醒了眠树”。这样的诗句,诗味浓,爽口好读,诗人喜欢,读者也是喜欢的。

水淡能收月,毫柔也纵龙。

真情流笔下,大气溢胸中。

这是马凯的《五绝·学诗》。品味马凯诗词艺术,真个如此。

 

2006年6月20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楚客
发表人邮件:1760750475@qq.com发表时间:2013-4-17 10:06:00
这三处观点,很贴我心: 一.率性为之,笔锋到处,见智性,见血肉,见精神。 二.诗是诗人的个人心史。 三.做诗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诗意是在诗人心里养着的,来得真切,来得自然,来得本相。 我的一篇诗论《格律诗风当改革》,在我手里十几年,增删修改,亦是要表达这样的意思在里面。考虑争议一定会很大,是想尽可能做到有说服力,故迟迟未脱稿。今日见先生之文,是以心喜!
发表人:waijiao
发表人邮件:hwcz@xqci.com发表时间:2010-3-25 21:58:00
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 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 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 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 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老外口语永远免费 www.friendteacher.com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79
   ○- 今日访问:312
   ○- 本周访问:2080
   ○- 本月访问:18996
   ○- 访问总数:16282620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