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诗词网

    
  双击自动滚屏  
汝南晨鸡登坛唤 ——《鉴赏人生》序

发表日期:2008年9月10日  作者:蔡世平  本页面已被访问 3186 次

方东曙出集子,要我说几句。

    方东曙常以“东方”之笔名在报刊上发文章,这使我想起《古诗源》中《鸡鸣歌》的句子来:“东方欲明星烂烂,汝南晨鸡登坛唤……。”方东曙这只从湘北偏远小村里走出的“晨鸡子”,终于扑楞起翅膀,登坛叫唤开了。

    人们注意到,方东曙的声音既不是标准的西洋美声,也不是纯粹的民族唱法,更没有嗲声嗲气的港台味。他的声音更多的是田家汉子的山歌,是村里小姑的小唱,随意、粗疏,但却质朴、率真。这就是方东曙的声音。我们断不可以忽视了方东曙的声音,因为,这是一个年轻生命的青春歌吟。要知道,方东曙今年才二十六岁呀!二十六岁出集子,简单么?不简单。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后生可畏吧。

    方东曙登的这个坛当然就是文坛,而非歌坛、商坛。要是歌坛的话,方东曙屁股后面肯定有一打追星族;要是商坛呢?我最担心的是方东曙被酒灌得醉了,昏昏然的。因为从古到今的一个现象是“杯杯先敬有钱人”。而今文坛不景气,不容易有响声,因此寂寞。所以,方东曙今天仍是默默的。这对年轻的方东曙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坏事。

    方东曙操的什么棍棒进入这个“坛”的呢?我以为是“散打”,是“狗刨式”,是“撞倒南墙”的痴气,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读方东曙的这个集子,“杂”是其主要特色。除了小说、电影、电视没有外,其他的如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杂谈等等,什么都有了。他是撞着什么就写什么。装谷用仓,藏珠用匣。什么样的物件,他就用什么样的筐子装着。所以,方东曙的文章,形式上就是这样的多种多样。当然,方东曙还没有勇敢到接了洋人的鼻息,去打“前卫”,当“先锋”。他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构”什么“主义”。中国人使唤惯了的“南拳北腿”的许多套路和把式,他也没有去刻意经营和讲究。他就那么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拳一脚地踢打,认真而又卖劲,该出手时就出手。但是,那一招一式还是见出方东曙的功夫来。拳不花,腿不绣,但却管用,能搔着对方的痒处,有时候还能击中社会的痛处。短短几年间,方东曙便在全国大小报刊上发表了数百篇文章。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社会需要这样的文章。当然啦,社会也就成全了方东曙这个人。

开始,方东曙是为自己而写作,具体说就是为饭碗而写作。那一年,方东曙高考还差几分,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手上攥着仅有的9元钱,瞒了父母,懵懵懂懂,南下闯世界去了。就近入了省城,低了头,在街头游着,终于捡着了一个编辑打杂的活儿,居然挣得了饭钱,居然还可以拿出30元钱,“豪气”地请远道寻子而来的父亲和伯父下馆子吃一顿。这才是真正的“人生盛筵”呢!方东曙好得意。也许,正是这一次机缘,方东曙便与文字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既便后来在大学期间,方东曙仍然过着一种“卖文为生”的方式读着大学。

    从这里,我们看出方东曙经历着为自己而写作,亦为社会而写作的初级阶段。但他还没有自觉地去为“人”而写作。这个“人”是普遍的人、抽象的人。为“人”写作,也才称得上真正的写作。文学即人学。也就是说方东曙今天的写作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学。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对方东曙写作的看重与敬重。方东曙这一阶段的写作,对他今后漫长的写作道路来说,其重要性无疑是显而易见的。他尝试了多种文体的写法,他掌握了文章的基本路数,他知道怎样去把握题材,取悦读者,他操练了语言,训练了自己的一支规模不小的文字部队,任他调兵遣将。这还不重要么?看得出方东曙的写作是较为随意的。有些文章,信手拈来,轻松自如,是心到了手也到了的。我们不能苛求一个才二十六岁的年轻人写出多么深刻的大部头作品,但是,方东曙能如此来去自如地挥洒其文字,我以为不失为一种风流!

读者可能发现,在我对方东曙文章的理论中,用的是“文章”而非“作品”,用的是“写作”而非“创作”。文章和作品是一个大概念,文章包括了作品,写作包括了创作。而创作则重在“创”。创,就是创新,就是创造,就是世界上没有这个东西,你用心创造出了这个东西。它有一个最难为你的条件,那就是它必须是活的,有生命,有灵魂的。艺术地创造出的这个东西,就称为“作品”,这个创造过程,就是“创作”。从一般文章的角度看,方东曙的写作是不错的。但是拔高一层,从艺术的角度看,真正称得上创作的“作品”不多。我如此严格地区分写作与创作、文章与作品的区别。目的在于让方东曙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人,真正意义上的作家,因为方东曙是有才情、有才气、也是有潜力的。这个世界可以少一千个写匠,但是不可以少一个真正的“作家”。具有思想的穿透力和内在的创造性,目穷今古,独步时空的“作家”,才体现一个民族的份量。

方东曙现在正做着机关文秘工作,这是时下年轻人不容易得到的一份美差。但是我要提醒方东曙注意的是,一不留神,那曾经瑰丽的文学之梦便会被其腐蚀的。作为一个因文学结缘的朋友,我当然希望方东曙初衷不改,继续着自已的文学追求。要知道,报晓的串串鸡鸣会给早晨醒来的人们带来多少欢乐啊!

                             

       

                                       蔡世平          

                                     1999年10月16日

                     记于野风居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甲
发表人邮件:100324发表时间:2010-3-24 19:01:00
想起张爱玲的话---出名要趁早啊 后悔自己怎么不早认识你 要不也发狠学点啥写点啥 请你做个序什么的。 会有那一天的 这个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有那一天 完全是您的功劳!
发表人:甲
发表人邮件:4455发表时间:2010-3-24 18:58:00
不尽感慨 认识那人 也知出书事 但未看过 所以我特别地欣赏您的这篇序 中肯 期待 真诚 您形象更高大了!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1000)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新闻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27579
   ○- 今日访问:278
   ○- 本周访问:2046
   ○- 本月访问:18962
   ○- 访问总数:16282586

中国当代诗词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湖南理工学院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zhangjiaqi8470@163.com   联系电话:0730-3888470 QQ群 103660387   联系人:梅生

主编:蔡世平 执行主编:陈启文 技术总监:张家其

版权:中国当代诗词研究所 湘ICP备110182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