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略纪】◎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赋帝巡幸鬼国略记】◎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48篇)
◆【穆升凡《耙梳屯之韵》序】◎赋乾 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28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任秀峰简介
◆【海上明月辞赋小聚】◎赋彩任秀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辞皇赋】◎赋姑 赋仔 撰文 / 赋帝 审辑 (37篇)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黄世堂辞赋作品(3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双头狮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至喜楼记】◎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晓峰悬棺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三峡奇潭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双狮岭茶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晓曦红果酒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明月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赋】◎黄庭·坚果 撰文 / 赋帝 审辑 (31篇)
◆中华辞赋网报◆【新史记·潘江列传(并祭)】◎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37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刘培义简介
◆关于举办“第四届中华魂(辞宗杯)全国辞赋大赛”的征文启事
◆《中华赋》征稿启事
◆《播州赋》征文启事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檄三文痞歌】◎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 (24篇)
◆中华辞赋网报◆【恋山过客辞赋荟萃】◎陈志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11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理事长陈志平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逌中辞赋集】◎聂云 撰文 / 赋帝 审辑 (33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聂云简介
◆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大美五缘”全国青年书法争霸赛暨“青苗奖”全国少儿绘画大赛征稿启事
◆清河区第四届“槐花节”诗词歌赋大赛征稿启事
◆散佚112篇辞赋征稿启事荟萃
◆《曹妃甸赋》征稿启事
◆《乡愁赋》征稿启事
◆《胡适赋》征稿启事
◆《台儿庄古城赋》征稿启事
◆《金华山赋》征稿启事
◆《海城之韵赋》征稿启事
◆《高凉赋》征文揭晓 (含另八赋揭晓)
◆《白鹤楼赋》征文启事
◆《浙江大学赋》征文启事
◆《梅商赋》征文启事
◆《天心阁赋》征文启事
◆《麓湖山赋》征文启事
◆《地质赋》征文启事
◆《蓬中赋》征文启事
◆《状元赋》征文启事
◆《汤显祖赋》征文启事
◆《反邪教赋》征文启事
◆《民族赋》征文启事
◆《世园会赋》征文启事
◆《丰县赋》征文启事
◆《云阳赋》征文启事
◆《抗联赋》征文启事
◆《仡佬赋》征文启事
◆“不忘初心·信念永恒”中华诗联辞赋大赛征稿启事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李桂龙简介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刘华庆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吕先斌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高伟简介
◆中华辞赋联合会方义华会员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李秉联辞赋集】◎李桂龙 撰文 / 赋帝 审辑 (5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护网征伐檄】◎赋仔 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 (41篇)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华辞赋网报◆【阳武河赋】◎赋圭李璧 撰文 / 赋帝 辑审 (32篇)
◆中华辞赋报◆【云南人家赋】◎王艳钧 撰文 / 赋帝 辑审 (37篇)
◆中华辞赋网报◆【祭岳母文】◎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辑审 (40篇)
◆中华辞赋网报◆【九宫山赋】◎湖北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辑审 (3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颂】◎赋浮方义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钱从顺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金戈赤马辞赋荟萃】◎钱从顺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篇)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冷为峰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微风辞赋集锦】◎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17篇)
◆中华辞赋网报◆【竹贤居赋】◎赋翦杜宏 撰文 / 赋帝 审辑 (18篇)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石德毅简介
◆【中华汉字天下雄风赋】◎石德毅 撰文 / 赋帝 审辑 (校订稿)
◆【地质学家赋(并序)】◎赋数张书麟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李海涛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雷珍民书法赋】◎柴广翰 撰文 / 赋帝 审辑 (15篇)
◆中华辞赋网报◆【芙蓉女儿诔】◎曹雪芹 代笔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湘北先生文集】◎郑湘北 撰文 / 赋帝 审辑 (67篇)
◆中华辞赋网报◆【中国文坛“权威”圈子赋】◎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23篇)
◆中华辞赋网报◆【代州鼓楼赋】◎王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网报◆【老三届知青赋】◎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网报◆【孤山赋】◎刘其安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5篇)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帝·中国新赋运动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7832
   ○- 今日访问:355
   ○- 本周访问:355
   ○- 本月访问:21396
   ○- 访问总数:5824882
  双击自动滚屏  
◆【岳阳楼另记】◎佚名 (白话文)

发表日期:2012年7月30日  出处:中赋 1-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作者:佚名  本页面已被访问 830 次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

    初夏到岳阳考察学习,第三次走近岳阳楼。江南三大名楼中,滕王阁去过两次,黄鹤楼没有亲自登临,擦肩而过深情凝望的机会却有十数次之多。我的故乡离它只有百里之遥,命中注定一定见过它的黄鹤,故而亲切而又骄傲。楼阁之类的东西,是人类在空间高度上的意象耸立,楼阁抬举人也限制人,人在楼阁中可以做很多隐藏的事,但楼阁的重要性还是在于登高望远,给心情一个放逐的视野。现代都市是高楼林立的都市,一般的楼阁已经博得不来什么名气。历史上也是这样,“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江南楼阁,浩如烟海,留下深情名声的也就这三座。人们用楼阁寄托情感,楼阁也希望借名人传世。试想,如果没有太祖李渊之子李元婴的闲情逸致,断不会有盛宴歌舞的滕王阁诞生,也断不会有王勃“千古一序”之后,继而演绎出“三王记滕阁”的千古佳话,并由此开创了“诗文传阁”的先河,使之后来的文人学士登楼阁题诗作赋相沿成习。又试想,如果没有三国时期孙权的军事需要,就不会有黄鹤楼这样一座军事楼,也不会在后来逐步演变成为官商行旅“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观赏楼,更不会成为后来众多诗词名家的千古绝唱楼。那么,岳阳楼呢?也没有跳过人以楼贵、楼以人显的规律。

    我第三次来到岳阳楼,已经失去了登楼的兴趣。我在想,人们认识一座楼阁大致是这样的:先入为主的是名气,有了名气才有了了解的兴趣和认识的必要,而登楼之前必先了解它的历史,从文字和传说中先参观游览一番,然后亲自登临仔细对比考究,满足了会心一笑,不满足则扫兴而去。这就是所谓的“看景不听景”的游戏。我认为,如果不是专业的考究学家,单从心理接受能力而言,像岳阳楼这样的旅游景点,平生只去三次就够了,事不过三。三次的侧重点,则又大不相同。第一次,了解。可以文字了解,也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考察学习。这好比要相亲,总得先了解一下对方,为真正的会面做准备功课。像我,如果在中学里没有读过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是断然不敢跟岳阳楼见面的。第二次,见面。这是一种相互认识。你找到楼的闪光点,会有欣赏到知音的愉悦,楼也会因为你的欣赏而觉得这些光阴没有白等。楼不会说话,但它站立在那里,明明就是在等候知音。那些为楼留下只言片语而流传下来的人,扩大了楼的r内涵,相当于精神上的再造和物理上的整修。第三次,强化记忆。也就是人和楼的消化感情期。楼是一段历史,历史需要记忆。楼是一种精神,精神需要重温洗礼。楼是感性和理性的双重结合体。表面上看,你带不走楼,实际上,你带走了楼,楼在你的记忆里精神里扎了根,再也抹不去。周敦颐《爱莲说》里讲“且远观而不可近玩焉”,美好的东西,适合精神采摘,任何单独享用和拥有都是自私的。所以我建议第三次最好不要登楼,就在楼外的氛围中徜徉,给相互一个精神拥抱。像李白那样“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其实是无语的交流。当然,以上说的三次并非不能突破,并非不会突破,但至少应该有这三个阶段吧。

    岳阳楼经受着烈日骄阳的严重炙烤,它的历史风雨无阻,站在那里它显得特别的献身。千百年来,它站在洞庭湖边,静观巴陵盛状,浩浩汤汤横无涯际的长江水饮尽了它的孤独,朝晖夕阳气象万千的日子打磨着它的生命,淫雨霏霏它不哀,阴风怒号它不哭,浊浪排空它不倒,日星隐晦它不迷,薄暮冥冥它不急,虎啸猿啼它不躁,满目萧然它不悲,春和景明它不贪,皓月千里它不骄,宠辱偕忘它不怨,忧谗畏讥它不痛,把酒临风它不醉。它记住了那一句嘱托: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它把自己的悲欢都埋藏在深深的忧患里。

    是的,悲欢都在忧患里!我在岳阳鼓楼外徘徊,终于拾得了这样一句简单的评价。这就是岳阳楼的精神,这就是岳阳楼的气节,这就是我献给岳阳楼的一句温情的安慰。为了这句安慰,它等得花儿都谢了。

    对岳阳楼的历史应该怎么看?

    岳阳楼的历史,应最早追溯到到东汉末年。公园215年,东吴大将鲁肃在巴陵山上修筑了阅军楼,这就是岳阳楼的前身。这也说明,岳阳楼自诞生之日起,就非同凡响,因为为它接生的是一个名垂青史的英雄人物鲁肃。时间到了中唐,诗家昆仑李白三游洞庭岳阳楼,那是他才20多岁,并与诗人王昌龄相会于此,岳阳楼名称的缘起,也是自李白赋诗成诵之后,这是岳阳楼历史上的又一位贵人,从此岳阳楼在江湖上有了名号。宋庆历四年即公元1044年,滕子京被贬至岳州,乃重修岳阳楼,这是岳阳楼又一次命运机遇的开始。岳阳楼在1700余年的历史中屡修屡毁又屡毁屡修,历经风雨沧桑,饱经人间冷暖。每次重修后,“则层檐冰阁,岌颂于其上,文人才士登眺而徘徊’,及毁之时,“则波巨浪,冲击于其下,迁客骚人矫首而太息”。(清朝张德容《重修岳阳楼记》)应该说,岳阳楼的生命史是一部伤心断肠史。

    历史总是这样,不公正的待遇总是用更大的公正来补偿。岳阳楼历史名声的延续,靠的不是它的高度、建筑材料和顽强的生命,靠的是它的精神内涵和政治气节。它的生命中最大的一次闪光,乃是一代名臣范仲淹所作的《岳阳楼记》。

    据史料记载,滕子京重修岳阳楼后,函请范仲淹作记,特附上一幅《洞庭晚秋图》,并并说“山水非有楼观登览者不为显,楼观非有文字称记者不为久”,这说明滕子京当时要的就是一篇单纯写山水楼观的记文,以范仲淹的名气、才气和节气论,以滕范二人的深厚友谊论,他写这篇记文最合适。范仲淹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没有登临岳阳楼,只是凭着一幅《洞庭晚秋图》却能将自然界的晦明变化、风雨阴晴和“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结合起来,写得叫人惊喜不断悲泪不止激越汹涌,究其原因,除了因为范是大手笔,还是因为“文章合为时而作”,表面上看是描写湖光山色,实则是在精辟深刻的议论和惆怅悲沉的抒情后面,假记楼记事来表达自己的心志。《古文观止》的作者说:“岳阳楼大观,已被前人写尽。先生更不赘述,止将登楼者览物之情写出悲喜二意,只是翻出后文忧乐一段正论。”这一评语确实道出了范文的精神实质,

    中国历来讲学而优则仕,文士入世的形态已近畸形,有时还沦为笑柄。所以我看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时,除了被这样的大胸襟、大抱负、大宽容所震撼,还有一些疑惑,这种境界有多少人能达到呢?一座岳阳楼能承载如此厚重的治国理念吗?故请原谅我从中还读出了文人政客的高级牢骚、自我安慰以及苍白无力的信誓旦旦的表忠。不是吗?滕子京和范仲淹两个政治上不得志的好朋友,除了自勉舔舔伤口,也只能共勉发发高级牢骚了。

    我在岳阳楼下寻觅,洞庭湖上的汽笛传来沉重的叹息。今年大旱,洞庭湖水退到历史的低位然而岳阳楼还在,洞庭湖水怎能干涸?范仲淹和滕子京呢,随着生命的消失正加速被遗忘,也许真正能记住他们的,除了那几笔苍白的史记,就只有岳阳楼了!而治国理政者还在孜孜以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理想境界,希望政事通达,人心和顺,国家长治久安。此刻,我脑海中又记起了范仲淹的另一篇名记:《严先生祠堂记》,此记歌颂名隐严子陵,最后四句尤为千载传颂:“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按说,老范是政治家,功绩甚著,是很入世的,为什么又这样称颂严子陵这样出世的隐士呢?想了一下,觉得这是范仲淹衡量读书人的两种尺度,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两面。这两面常常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立功与隐逸,或者各偏一面,也无不可。我想,基于此,对于《岳阳楼记》的解读,乃至于对岳阳楼的解读,似乎更应该宽松一些,不必上纲上线。

    一座楼栽在历史的尘埃里。一座座楼于历史的瞬间灰飞烟灭。这就是楼走不出的命运。我是后来的登楼者,无心看风景,不慎踏入历史的禁地。读楼也是读人读史,更是检阅自己,不必惊慌。先料理尘事再说。

 

◆当今“辞赋热”掀起者赋帝其人简介:(赋帝名片)

    ①中赋 1-20号平台 赋帝骈尊古也司马呈祥潘氏 总编审

    ②中国兴赋第一人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元勋辞赋文化推广家

    ③千城赋 千校赋 千山赋 万水赋 百阁千楼赋 总设计师 兼 总执行官

    ④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 兼 中华赋学院院长

    ⑤辞赋文化出版商 网络辞赋首席编辑师 中华辞赋(第一)网及其20网组建者

    ⑥《赋苑琼葩》《千城赋》《中华新辞赋选粹》《中华辞赋报》总纂官 兼 主编

    ⑦第一辞赋收藏家 中华辞赋最大文库集大成者 辞赋骈文资源大规模系统化整理者

    ⑧当今“辞赋热”掀起者 总策动师 当代中华辞赋复兴与繁荣的导启者 开拓者 建树者

    ⑨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 团长 兼 总指挥 当代主流辞赋家群体 精英代表 卓越领导人

    ⑩著名辞赋家 骈文家 古文家 学者 河南理工大学文学与传媒学院教授 赋帝骈尊古也潘承祥

 
◆联系方式为: 邮箱:
okpcx@163.com  手机:13485881066  QQ1:513067048  QQ2:1613619349  群QQ1:113153464  群QQ2:229600133  群QQ3: 241496416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征文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赋帝辞皇司马呈祥◆13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