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传文章视窗
◆赋帝潘承祥《中国潞安赋》被刘良鸣剽窃套改为《扬子江药业赋》
◆中华辞赋网报◆【赋乾侯尚培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网报◆【恩施龙马赋】◎赋博何智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虚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5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豪刘昌文列传(务实稿)】◎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后 审辑(2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勍罗正洪列传(并序)】◎赋尊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之德若水赋(并序)】◎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忎穆升凡列传】◎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22篇)
◆中华辞赋网报◆【《丰都诗联》肇刊揄扬辞】◎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34篇)
◆中华辞赋网报◆【女神潘金莲赋】◎赋帝赋后赋姑 撰文 / 赋宰 审辑(55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曾晓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但伯清简介
◆【莽山赋】◎赋浓黄克新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朱熹国学馆揄扬辞】◎赋帝 撰文 / 赋后 审辑(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雁灵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黄克新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王万荣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略纪】◎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30篇)
◆【赋帝巡幸鬼国略记】◎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48篇)
◆【穆升凡《耙梳屯之韵》序】◎赋乾 赋帝 赋姑 撰文 / 辞皇 审辑(28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任秀峰简介
◆【海上明月辞赋小聚】◎赋彩任秀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5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辞皇赋】◎赋姑 赋仔 撰文 / 赋帝 审辑 (37篇)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黄世堂辞赋作品(32篇)▷入编《赋苑琼葩》第二部 / 主编 赋帝
◆【双头狮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至喜楼记】◎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晓峰悬棺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审辑
◆【三峡奇潭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双狮岭茶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晓曦红果酒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明月赋】◎黄世堂 撰文 / 赋帝 辑审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赋】◎黄庭·坚果 撰文 / 赋帝 审辑 (31篇)
◆中华辞赋网报◆【新史记·潘江列传(并祭)】◎赋帝 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37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理事刘培义简介
◆关于举办“第四届中华魂(辞宗杯)全国辞赋大赛”的征文启事
◆《中华赋》征稿启事
◆《播州赋》征文启事
◆中华辞赋网报◆【潘氏檄三文痞歌】◎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 (24篇)
◆中华辞赋网报◆【恋山过客辞赋荟萃】◎陈志平 撰文 / 赋帝 审辑 (11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理事长陈志平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逌中辞赋集】◎聂云 撰文 / 赋帝 审辑 (33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聂云简介
◆首届“阳城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大美五缘”全国青年书法争霸赛暨“青苗奖”全国少儿绘画大赛征稿启事
◆清河区第四届“槐花节”诗词歌赋大赛征稿启事
◆散佚112篇辞赋征稿启事荟萃
◆《曹妃甸赋》征稿启事
◆《乡愁赋》征稿启事
◆《胡适赋》征稿启事
◆《台儿庄古城赋》征稿启事
◆《金华山赋》征稿启事
◆《海城之韵赋》征稿启事
◆《高凉赋》征文揭晓 (含另八赋揭晓)
◆《白鹤楼赋》征文启事
◆《浙江大学赋》征文启事
◆《梅商赋》征文启事
◆《天心阁赋》征文启事
◆《麓湖山赋》征文启事
◆《地质赋》征文启事
◆《蓬中赋》征文启事
◆《状元赋》征文启事
◆《汤显祖赋》征文启事
◆《反邪教赋》征文启事
◆《民族赋》征文启事
◆《世园会赋》征文启事
◆《丰县赋》征文启事
◆《云阳赋》征文启事
◆《抗联赋》征文启事
◆《仡佬赋》征文启事
◆“不忘初心·信念永恒”中华诗联辞赋大赛征稿启事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李桂龙简介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刘华庆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吕先斌简介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高伟简介
◆中华辞赋联合会方义华会员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李秉联辞赋集】◎李桂龙 撰文 / 赋帝 审辑 (52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护网征伐檄】◎赋仔 赋姑 撰文 / 赋帝 审辑 (41篇)
▶[中赋纪盛光荣榜] 2015年度“中华赋坛龙虎精英榜”横空惊世
◆中华辞赋网报◆【阳武河赋】◎赋圭李璧 撰文 / 赋帝 辑审 (32篇)
◆中华辞赋报◆【云南人家赋】◎王艳钧 撰文 / 赋帝 辑审 (37篇)
◆中华辞赋网报◆【祭岳母文】◎赋仚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辑审 (40篇)
◆中华辞赋网报◆【九宫山赋】◎湖北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辑审 (30篇)
◆中华辞赋网报◆【赋帝颂】◎赋浮方义华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常务理事钱从顺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金戈赤马辞赋荟萃】◎钱从顺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篇)
◆关于第三届中华魂(赋圣杯)全国辞赋大赛获奖人员名单的公告(2016年·第1号)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副主席冷为峰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微风辞赋集锦】◎赋孛冷为峰 撰文 / 赋帝 审辑 (17篇)
◆中华辞赋网报◆【竹贤居赋】◎赋翦杜宏 撰文 / 赋帝 审辑 (18篇)
◆中华辞赋联合会会员石德毅简介
◆【中华汉字天下雄风赋】◎石德毅 撰文 / 赋帝 审辑 (校订稿)
◆【地质学家赋(并序)】◎赋数张书麟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李海涛简介
◆中华辞赋网报◆【芙蓉女儿诔】◎曹雪芹 代笔 / 赋帝 审辑
◆中华辞赋网报◆【湘北先生文集】◎郑湘北 撰文 / 赋帝 审辑 (67篇)
◆中华辞赋网报◆【中国文坛“权威”圈子赋】◎何朝东 撰文 / 赋帝 审辑 (23篇)
◆中华辞赋网报◆【代州鼓楼赋】◎王斌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网报◆【老三届知青赋】◎王茂生 撰文 / 赋帝 审辑 (21篇)
◆中华辞赋网报◆【孤山赋】◎刘其安 撰文 / 赋帝 审辑 (305篇)
赋帝·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苑琼葩》第二部上下卷

赋帝·中国新赋运动发起人

赋帝
中赋联合会主席——赋帝

统计数据
   ○- 今日文章:0
   ○- 文章总数:7831
   ○- 今日访问:430
   ○- 本周访问:3536
   ○- 本月访问:11020
   ○- 访问总数:6643788
  双击自动滚屏  
◆【儒商赋·释】◎金山梓辛

发表日期:2012年7月20日  出处:中国兴赋第一人 元勋辞赋推广家 赋帝骈尊司马呈祥潘氏 审编  作者:金山梓辛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66 次


先史久矣

未可预陈

行贾为籍

商沽度审

观表识内

弱克强魂

儒质通懦

德司枢阴

文华六经

祖述尧舜

 

 

弘基

沃壤

籍发

属、

及形

社质

会、

功典

能出

谨上

言阙

儒二

与十

商六

的句

始、

封姓商君

卫鞅变法

盘庚迁殷

成汤灭夏

乐发秋金

五音八声

三刻即昏

日入商量

税赋国民

买卖积利

朋贝铜银

 

上敬下和

鼎裕釜藏

足人饰腹

包罗万象

硕微尽流

万隆亿昌

一诺千金

墉栉

有无通易

缘阔财广

薄利厚德

权旨聚长

钱宗集力

社稷富强

经国济民

哲纪儒祥

翰载商史

信义拓彰

道德中庸

厚积薄放

博观约取

天之慕仰

释乎佛道

良骥宝骧

云龙天马

福泽庶康

夏炎冬凛

懿恩岐黄

医民

痌瘝

左馨右香

 

 

千古称颂

舞溢红芳

歌凝白雪

喜气兰房

祥光绣户

菁英昱畅

功丰鬻显

思想时尚

主义达世

拟等于商

政民除算

儒商协飨

鱼水互辅

商兴儒昂

儒衰商隐

 

 

 

 

 

和民兴生旺活

 

繁荣

年功来绩祖并国近与几人十

与养

作与  

用精

行神

操资

与历

 

句下

概阙

言凡

儒五

商十

修六

 

绩涉无疆

黔首商儒

禹甸就将

经济进猛

尧天宇光

党策鸿猷

九域疾航

三中解缆

几震皮黄

◆【儒商赋·释】◎金山梓辛

 “儒”、“商”,都是中国乃至世界人类发展史中的重要角色,真正举足轻重的职业。儒,知书达理者,始终握有文明和文明发展的知识财富,与政权并行于史。《晋书.王导传》中就有“文贯九功,武经七德”的概述。可见儒家的主导与引领作用。商,“从外而知内”的精审善度之人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古语,概述了商的人格特征,也流露了信息和掌握信息的商业必然。《周礼.地官.司市》中就说:“凡市,伪饰之禁,在民者十有二,在商者十有二,在贾者十有二,在工者十有二。”可见为商与涉商者之广泛。简言之,“凡一切买卖积利者,”皆谓之“商”。宋.苏洵,《衡论(七)申法》中记述了宋代对经商者的法律规定:“仕则不商,商则有罚;不仕而商,商则有征。”可见,儒与商之间是有规界的。我国现行法规也是这样。然而,古往今来,大量史实足可以否定这些“规界”。比如“富可敌国的和珅”、眼下的贪官污史、及以权谋私的人……等等。即使是一般人中的庶者,严格不染于商业行为的也属仅有。比如“端木”、“陶朱”:“古有复姓端木之国、举国皆商,其富闻世”;春秋时越国大夫范蠡别号陶朱,因佐勾践灭吴,以越王为人不可共享乐,弃官远去,至陶,自称朱公,以经商致富,十九年中三致千金。子孙经营繁息,遂至巨万。后世均以“陶朱公”称富人。并诩“无商不富”。对商家的褒扬之词也多见于诗文典籍中。如“货殖传世”、“齿德兼尊”等等。

今编撰《儒商赋》,着实是迫于此次世界华人儒商年会之邀,强作一逞。因为素来对此毫无研究、并无一字建树。遂秉心致力,诚望不至于遗笑大方!思忖良久,总觉得多数人我对“儒”与“商”,尤其是“儒商”一词的理解,恐游于一般概念,遂将“赋”分上下“二阙两韵”,诸项叙述,用飨同仁。尽己微薄之力……。 

深谙政道:“谙”(ān)熟悉。儒者由于“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尽属与国家机关贴进的或本身就是机关工作的人员,因此是深谙政治、政权之道的人。

博洽多闻:“博”广博、宽泛;“洽”商洽、接触、协调、和睦。“闻”感触、见识。儒者由于有学问, 长久积淀成为见多视广的人。

恪徇仁义:“恪”(kè)谨慎而恭敬;“徇”依从、曲从;“仁”仁爱、聪聆;“义”:正义、道义、公益、大义。儒家认为:仁爱与义献,即舍私而全公,人类社会安定的基本条件。

乖张柔顺:“乖”①不闹腾,听话②违反背离,如乖戾、乖谬。儒家看到并掌握③事物的两面。所谓“城腑”“内涵”。其目的是通过“柔与顺”,在中庸状态下才能真正认清社会百态和物质文明,借以统一、和平、共存和发展。

宗师仲尼:儒,在春秋时就从“巫、史、祝、卜”四大门类学科中分化出来,成为熟悉“诗书祖述尧舜  礼乐”而为贵族服务的人。《说文·人部》就说“儒·术士之称。”《周礼·天宫·太

宰》说儒是“以道得民”。为此,旧时对学者与读书人统称为儒。《论语·雍也》说“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这里的儒,实质上是“从”或“懦”。邢昺注疏为:“博学先王之道以润其身者皆谓之儒”。《后汉节·杜林传》干脆说“博洽多闻,时称通儒”。当时,孔仲尼集诸学于大成,结合实际把“有省不省”的见识著说立宗,呈为先师。《汉书·艺文志》中记述更明确:“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唐、宋之后有司工,司徒、司马之职,司:主管)之官,助人君顺阴阳明教化者也。游文于六经之中,留意于仁义之际,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

文华六经:六经:《诗经》、《尚书》、《周易》、《三礼》、《乐经》、《春秋》。(文华:若文之精华)

德司枢阴 “儒”的本质之一是“柔顺”。《素问.皮部论篇》中记有“少阴之阴,名曰枢儒”。《张志聪集注》:“少阴为三阴开合之枢,而阴气柔顺,故名枢儒”。《王冰注》:“儒,顺也”。太阴.阴.少阴.儒为少阴,故定质为柔、为顺。从而宗其实质,而称文华于六经者为儒学、儒家、儒子。。。。。。

儒质通懦:儒家对客观事物的认识,综合了佛与道学的思想,认识了“正刚宜屈且易折”的真

弱克刚魂 理。如《诗经》中就说“刚亦不吐,柔亦不茹(即·软硬不吃)”是普遍规律。刚的内质易折,具弱的一面,所以看上去懦弱的,却是能以“中、庸、和、礼”的儒学来克刚的。

以上是讲儒的史籍和释义。以下言“商”。

观表识内:《说文.商部》中讲“商,从外而知内也”。王筠句读中也说“谓由外以测内也” 。

商沽度审 “商,度也”,“商。隐度也”。由此,可以析知商字的本义就是“观表而识内,度审而沽值”的过程。

行贾为籍:行、贾:概指商业、生意、买卖。行:行商;贾:坐商。《白虎通。商贾》中说

未可预陈 “行曰商。止曰贾;商之为言章也,章其远近。度其有无。通四方之物。故谓之商”。不管何种形式,常是情况多变,须椐市场需求,遵价值规律而定籍行止,都是不可预陈(先准备好)的。还要遵循国家的诸方面的规定办事(籍)。宋。苏洵《衡论(七)申法》中就记述有“仕则不商。商则有罚;不仕而商,商则有征”。

先史久矣:人类有史之先,就有商业行为和经商者了,“物流币动,交换始功”。互通有无在

朋贝铜银  原始期就已形成,从贝、朋到铜、银币的流通之前就开始“以物易物”了。

买卖积利:由于商的存在,从文化艺术的交流,到各行各业和百姓的生活物质,都以商业

税赋国民  形态流通起来;国家政权对于商的管理,也伴随着社会分工细化,商业行为的具体化介入其中之后,赋税也就成了经国济民的基本利益链条和手段,致使儒与商的关联密不可分。

日入商量:“商”在人类文明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集韵。阳韵》一书中说“商。刻也”

三刻即昏  即一刻叫做一商。是计量时间的单位,《正字通。口部》记载:“商乃漏箭所刻之处”。《仪礼。土昬礼》解题引用郑玄《目录》里记有:“日入三商为昏”。昏就是黑夜。贾公彦注疏说:“郑云:日入三商者,商为商量,是刻漏之名。故《三光灵曜》亦即入三刻为昏”。也就是那个时代的用来记时的方法钟表。甚至,商也是天上星宿之名:二十八宿中的心宿名为商。又叫“辰”和“大火”。古人十分相信商的作用。《左传。昭公元年》一书中就记有“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

五音八声:我国以阴阳五行定制“乐”,乐有五音八声。五音的第二音,相当于工尺谱上的

乐发秋金  “四”,现在简谱的“2”,就是“商”。刘歆(xin即羡慕)《钟律书》中说“商。

五行为金,五常为义,五事为言,凡归为臣。所以商为金声,而商声属秋,故称秋为商。《礼记。月令》一文中说:“孟秋之月,其音商”。可见“商”是中心,是“率携”,是“熔融万物”之火、之辰。

成汤灭夏: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倾于、向往“商”义而求吉祥的也不乏其例。比如,商的始祖“契”

盘庚迁殷  的封地(今陕西商县境)也是“商”;成汤灭夏“桀”后建立的奴隶制国家还是叫商国。商。初都于毫(今河南商丘南),后多次迁徙,公元前十四世纪,盘庚迁殷(今河南偃师县西),改国号为殷,或称殷商。就连春秋时的宋国也称“商”。是因为建都商丘,故有宋商之名。“商”字中看来必有内涵的!

卫鞅变法:在秦卫鞅之前,商就已经是姓氏了。《通志。氏族略二》中载:“商。子姓。…舜命

封姓商君  契为司徒,封于商。十四世至汤,放桀,又三十六世至纣,武王灭之。子孙以国为氏”。“秦有卫公子鞅,封为商君,子孙亦以商氏焉”。至今亦然。

          综上(上阙毕)可知“儒”与“商”的涵概,源远流长。

中华儒商:“中华”泛指中国的,中国人的;另一涵义是:“商”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心宿”

弘基沃壤  又叫做“辰”、“大火”。心即中、即中央;华,光华、精华,大火之光亮。由此可知“儒商者,中华之属”。无儒便无人类文明原则的演进和确立,无商也便没有人类物质生活条件的置备。为此,商既有人类自然的弘基,更具社会发展的沃壤。

经国济民:经济二字,实质就是经营管理国政,泽济民生。也是商务运作的一部分,唯其如

社稷富强  此,才有国体的民众基础,才会富强。

钱宗集力:从国家到企事业,从公司到个体公商业,集财的过程,就是集力的过程,钱财集

权旨聚长  多了人力才会大;权力若是没有经济作基础,权力也是无力和无用的。所以,权利的宗旨应该是能够聚拢人才,善用一切人之所长。

薄利厚德:“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道德、道义是一切商业行为的指导原则,不能见利忘义

缘阔财旷  应是薄利厚德;只有坚持了这一原则,人脉才会宽阔,财路才能旷博。

有无通易:商,就是在有与无的社会物质平面上运作的过程。将具有的或剩余的部分,交易

墉栉囷仓  到没有的地方去;把缺乏的或需求的信息提供到需要流通的地方去。抓住商务契机,从而顺畅经济运行机制,互通有无。“墉”:城或墙,亦可称壁垒;“栉”:节奏,排列均等;“囷”:粮仓、大囤、概言储备。实现了“有无通易”之后,社会储备必然均衡、合理。

一诺千金:儒商者,其德备显然不应等同于一般商人。讲诚信,一诺千金,若能如此,社

万隆亿昌  会商业,必然是万隆亿昌。

硕微百流:“硕”:概言其大,以至极大;“微”:概言其小,乃至极小。儒商依据价值规律,

概涵万象  让社会物流全面良性流通,乃至“概涵万象”,无所不包。

足人衣腹:即丰衣足食。这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兴旺的结果。而儒商所追逐的目标会更高、更

鼎裕釜藏全面,即“鼎裕釜藏”(更大剩余,备为资本)。“鼎”:①稳固;②大容器;“釜”:概指锅,容烹一切可食可饮之物。“藏”:①cáng,收藏,备用,丰富裕足的结果。②zàng,(此处应读),指对居功者的褒奖,实现了上述功绩,其为必然。

上敬下和:一切经营者的行为准则和必备素质。《吕氏春秋。仲秋纪》中说“是月也,易关

左馨右香  市。来商旅,入货贿,以便民事”。高诱注:“市贱鬻贵曰商”。以小投入获大利      

          润是经商之法。“入货贿,以便民事”是指导原则,所要完成两件要务:“上敬”,既遵纪守法;“下和”:和予百姓民人所求。同时要儒风待人对事,微笑服务,这样才得人心,入民意,即“左馨右香”。

医民痌瘝:“痌”指病;“瘝”指疼痛。

懿恩岐黄 “懿”:(yì)概指德行,美好。 “岐黄”:古时的岐伯,乃黄帝的老师,医国家之病者。民众社稷的大病是穷、是苦、是纷乱,贫穷是人民的最大病痛。国家的大病痛是穷困后。社会稳定是团结稳定的结果,儒商大显伸手,是改革开放的结果,可见岐黄医国的良药、猛药是发展经济,为儒商提供宽阔的用武之地。“懿恩”是岐黄,是党的政策。

夏炎冬凛:炎凉世态,矛盾冲突,与天灾人祸一样,不会终止。谁来担负这些风险?社会乃

福泽庶康 至世界经济的“四季变化”,非同大自然般有规律可循。最敏感和机灵的神经是儒商,儒商在党和国家不断调整的新政支持下,抵御这一切,而庶民虽然仅承担较小的压力,却警省了心智复到锻炼从而坚定地走小康之路。

云龙天马良骥宝骧:“骥”:①喻贤能者②好马,古有“按图索骥”一语。“骧”:(xiang)奔驰之马;仰起,高举之义。许多儒商在改革开放大政治背景下,成了天马云龙,高升政界,成了领导人。他们大都是良骥,是贤能者,引领着一代风骚。昂着得志的头颅,拼杀于儒林商海之间,高举着开放搞活的国旌,为中华民族开拓着更加开阔、深邃的经济领域。

释乎佛道:我试想弄明白这一切,却总于隐约之中、与精深的佛、道想到一起去。天之慕仰 并让我觉得“天心不可违”,天心就是民意啊,他们仰慕的是“天上人间”般的理想生活,可又觉得他们应当首先仰慕儒与商的并力,然后才会真正明知理想得以实现的关键和感受。

博观约取:儒商们都有多舛的经历,但仍要在商海中博观而约取,以最具可行性、典型性和实用性抢占市场先机。先期积垒异常艰辛。

厚积薄放 道德中庸:他们机警地注视商机,绝不敢轻履极端,坚守着孔孟的中庸处世原则,小心地“履

中蹈和”,以信义来谨慎地拓展广阔的市场空间,直至成功。

信义拓广翰载商史:“一点翰墨,千古文章”。几乎没有人专门著述儒商的履迹功过。或许“儒商”一词的构成原本就属不宜,或称“商儒”会贴近些。在古今的大量文献中,我们仍可以扑捉到只鳞片爪。说明,从古至今的人文生活离不开儒,也离不开商。从晋商、徽商等历史的传闻和记载中,我们似乎不止期望悉知他们的传奇故事,更希望哲人们详实记述并揭示这一切。用以晓谕中华儒和商的成绩。

哲纪儒祥 儒衰商隐:凭着仅有的一点见识,我知道儒与商是难以分离的。儒家思想左右着民众,也改变了执政者,同样也深入商者的思想理念。我们曾经历过一段“抑儒贬商”的时代。人民所以贫困,国家所以赢弱。我们懂得儒与商情同鱼水,相养互育,不可偏废。如今经济发展了,儒者们不是一样意气高昂、得益于商吗?

商兴儒昂 鱼水互辅:儒家丰富的思想学识,指导着经商立企的行为,他们是相互辅助的过程,经济的繁儒商协飨  荣,人民的幸福在一定层面上是儒与商协力飨予的。

政民除算:除法的结果不是叫做“商”吗?那么是否可以假设,政策与政治除以民需民意,不拟等于商  是也可以拟喻为商吗?那么,儒与商的重要性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主义达世: “主义”:马列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思思想时尚  想……达世才是好的主义,时尚才是好的思想,与时俱进才是时尚的思想和主义。社会发展建设是要划分历史阶段的,鉴于我国实情,达世的主义是改革开放,发展经济;时尚的思想是务真求实,先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乃至国家强盛。

功丰鬻显:中华有今日,头功应是我们选择了好主义,好思想;但最直接,最现实的执施者应菁英昱畅:当是“商”的作用,所谓“无商不富,无儒不规”。这种显赫的地位,是用大胆实践的功绩换取来的。“菁”:精华,茂盛;“昱”:日光,照耀。如今的商,真正成了“心宿”、“辰”(明星)大火之星。菁英繁茂,四海毕至,以财富之光照跃着日渐繁荣兴盛的国计和民生,渐无阻碍,畅行畅运……

祥光绣户:人民幸福,国家强盛,城乡改造和建设,日新月异。祖国大地如锦似绣,无处不是喜气兰房  充满着喜气、关爱、和平、祥光照遍绣户,喜气溢满兰房。

歌凝白雪:歌声也分外高雅时尚,阳春白雪也无法媲美。舞也充溢着热烈,散发浓郁的沁人芳舞溢红芳  香。

千古称颂:君不见,唱几句京腔京韵的日渐增多吗,国粹,又何止是京戏,几出皮黄大戏又怎几震皮黄  能尽展兴商富国的道理,揭示人民赞颂的心衷……

三中解缆:世界经济,不会永久等待中国人民,我们必须加速发展,迎头赶上。早已急不可待九域疾航  的中华经济如整装待发的排排大船巨舰,待令进发……三中全会终于解开了束缚已

久的缆绳,举国城市乡村,如离弦之箭,迅猛发展。

党策鸿猷:“宇”:上下四方,所有的空间。猷:(you)计划·鸿猷:宏伟的大计划;党对发展尧天宇光  经济制定了宏伟的蓝图,并及早付诸实施,祖国的天空也如环宇高天,四方八至,一片光明。

经济进猛:禹甸:大禹治水的祖地,概指中国;就:完成,功绩实现目标。将:领先,带领。禹甸就将  我国经济科学、稳步地发展,绩惊世人,有目共睹,许多行业和领域不断领先世界,各项国民经济指标实现或突破计划目,展现出了空前繁荣的大好局面。

黔首商儒: “黔”:(qian)黑色,黔首:黑头发。勣:(ji)即功绩。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商勣涉无疆  儒,遍及世界各地,各领风骚,他们在中国现代化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和各项成就中,立下汗马功劳和丰功伟绩,涉及之广阔,遍及世界,让国人自豪!

 

中国兴赋第一人 元勋辞赋推广家 赋帝骈尊司马呈祥潘氏 审编

 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兼中华赋学院院长

 赋坛领袖 弘骈先驱 赋帝潘承祥教授 理辑 互动QQ:513067048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潘承祥◆辞赋征文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13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250 號卓能廣場15B-15 樓   联系电话:13485881066 在线QQ:1613619349、364235722   联系人:赋姑 投稿邮箱:okpcx@163.com 和 lcfw8888@163.com 网站维护:中赋公司 (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