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杂文 >> 从一滴水抵达大海 / 许洪
    
赋坛坛主·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最新文章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 刘永成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携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一行视察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7)
  双击自动滚屏  
从一滴水抵达大海 / 许洪

发表日期:2011年4月6日  出处:中华雅苑网 貔貅 审辑  作者:许洪  本页面已被访问 877 次

    从一千首诗到达真理,这是一个疯狂的假想。而其实,在这个世纪的上一个世纪,我们用崭新的语境开拓了新的道路,缝合和弥补了这个缺口。那是一次以生命进行的实验!

    从某个闪光点出发,寻找到自然原始的回归之路,曾经这是个无稽之谈。因为谁都没有经历过一种彻底的自我虚无,即使在生与死的交战处,我们也只是通过大街和带有重量的声音,刺激而产生事物的形变到质变到最终的裂变(XB——>ZB——>LB)效应。在此之间的连接纽带,我们说是机器和原图(或者说是一种固定的程式化的现成物),也就是字典辞典工具和经典的教科书。我们使用的传递媒介,应该说是人体或一切(万物)有形之影像。

    诗歌以及文字创作在此之上应运而生,尖锐而又人性。百分之八十(80%)的人在创作的艺术感召力和灵性中丧失了顽固的传统和陈旧的思维,内在的东西取代了他外在的自我——粗俗的、鄙陋的、繁琐的小我。于是,在现代时空交叉紊乱的纷争状态中,社会被触发了!人们对公益的兴趣渐渐取代了内心向来的挚守,参与和投入的热情使万事万物茁壮生发:像春天的风,温熙了每一个房屋屋顶和窗台,并为诗(的形体)装上年轻的翅膀。诗的空白也由于心灵多感而幻生出创作的冲动。“社会的”文字意义由于它的加入而美感,并书写历史。

    皈依神性,返回原始的天性,生命的意义在我们历练的艰辛中显露才能和大用。在一杆决定生死的天平上衡量,时间的创作和演绎产生出最佳的社会效应,它舞蹈出的语言花朵,给予事物的它最终果实的琼浆,那就是获取提升、进步、探索和发展的途径。

    至少现在,我们说:我们所做的那些部分是隐隐呈现而不可捉摸的,犹如静默的水,我们以内心的情感和生命力喧响它,使之达到沸腾,使之产生跳跃,使之到达美和感觉。而在此基础之上的过程,所进入的诗的劳作。我们以劳作的方式使水的语性和力量渗入我们老去的皮肤,尔后,在有形和无形事物的催发下,突然焕然生发在它的创生之处,通过作品的形式和成果而使细胞重新获得生命。在新生命之上,我们进入劳作的语言和思维,又再次地经历冒险,在用自己的手所再塑造的、新的生命之上,以梦的形式加以整饬和装点,犹如清新的花朵在早间的露水洗涤下娇妍。

    我们深入,像水流到达深谷和最深的海底处。在无人了知的寂寞里,沉默的智慧在暗夜中悄悄显露,像一道光亮穿透长久封闭的内心之门。此时,光明从遥远而来,打破了夜的黑色和静默。一扇神秘的大门洞开,许多无人问津的秘密显现出它们真实的面目:狰狞而残酷,像是死亡的牙齿,在向你发出森冷的笑声——在你毫无准备的四周围。你面对,像一个斗士,举起手中的利剑,默默地用心之火锻炼而成为一个攻击者、一个剑客。尔后,从一根绳索出发,你编织它使之变得更加粗重而牢固结实。你舞动它,以精神的力。一面使自身的力量强壮,一面使手中的绳索更加坚实,富有捆缚的牢度和坚硬,具有刀砍不断的韧性。这样,你同时具备了两种作战的武器和能力:一是剑,二是绳索。当你独自闯入那个险境后,你的内心开始在面对的恐惧中怀疑而不安,迟疑和迷惑困扰着你,你一直向前走着,直到临渊:一座悬崖,四面万仞石壁。没有了路,只有抉择。你在生与死之间被迫选择了死亡,你毅然地纵身跳下了崖谷,身体消失在存在之中,没有了活的思想和呼吸……尔后的事,任何人都可以想象一种复生的可能性。而真实的百分比是零!剩下的只有灵魂,它从肉体的万劫不复里上升,冉冉上升,再上升,直到到达现在人无人知道的去处……这就是诗歌的命运:向死而生,不着一物,直指人心。

    从一滴水抵达大海,生命的源头在此居住:古老而动人,像天堂里不朽的乐音。有时又像庄严的教堂的教义,谨守着沧海桑田的诺(誓)言,神圣在一切我们的凡我可以捉摸的事物之上。那就是光!就是我们的生命之父、之母。就是我们灵魂的归所。就是我们精神的最后家园。那是召唤我们内心一切的神性之光啊!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5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33号 / 总顾问:貔貅 / 榜主:碣石子 副榜主:正觉生、芙蓉儿 / 主编:蕙儿、赋姑 副主编:雪芹、懒猫   联系电话:投稿信箱:okpcx@163.com / 互动QQ:513067048   联系人:赋姑 赋后 赋妃 / 网站维护: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