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密闻 >> 古人惧内心理:有人天性软弱,有人敬爱妻子
    
赋坛坛主·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最新文章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 刘永成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携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一行视察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7)
  双击自动滚屏  
古人惧内心理:有人天性软弱,有人敬爱妻子

发表日期:2010年6月12日  出处:正觉生 审辑于 互联网  本页面已被访问 984 次

农业社会里,普通民众对生活的要求是风调雨顺、丰衣足食,然后是邑有贤宰,里无悍妇

  虽然里无悍妇是古人在男女地位不平等状态下的一种主观愿望,但从中折射出来的信息是很分明的——惧内怕老婆,在男权社会里就是男人的一种困扰。尝有谚曰:到老方知妒妇功。这是为惧内者遮羞,说士君子情欲无度,若无管制,容易伤身为患,有个悍妒的妻子约束,就能节欲养生,可得长寿,而这是男人在年轻时体察不到的好处。

  唐中宗朝,御史大夫裴谈也有一段畏妻的妙论:女人于年轻少妙之时,容貌端庄,有如生菩萨,哪有人不怕生菩萨的?到了养育儿女之后,又像是九子魔母,哪有人不怕九子魔母的?到了五六十的年纪,脸上的妆粉或青或黑,就像是鸠盘荼,哪有人不怕鸠盘荼的?当然,这些自嘲,并不足以遮蔽古今悍妒妇人充栋的事实。

  明人谢肇淛分析过男人怕老婆的几种心理:有人是天性软弱,惧怕妻子的威势;有人是敬妻之贤,因爱生惧;有人是因为贫穷,无法满足妻子的虚荣,心有愧疚,故受制于妇人;富贵之人怕老婆,大都是不愿在家里和妻子争高低,所以苟且偷安;有人则是因为贪恋妻子的美色,溺于床笫,所以折腰摧眉;有人是因为疼爱儿子,妻子母凭子贵,因而占据心理优势;有人是无子,妻子害怕丈夫纳妾后自己遭到冷落遗弃,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管住丈夫。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五代时后蜀人李廷璧,曾在军营里当差,妻子以悍妒闻名。有一次长官设宴,作陪的李廷璧一连三天都没有回家,妻子让人带话:胆敢回来我就杀了你。李廷璧不敢回家,赶紧向州郡长官告状。可是州牧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李廷璧只得在佛寺里借住了十二天,每日都是紧闭门户,隐匿行迹,生怕妻子找上门来把自己杀了,后作有《咏愁》诗记其事:到来难遣去难留,着骨黏心万事休。潘岳闷丝生鬓里,婕妤悲色上眉头。长途诗尽空骑马,远雁声初独倚楼。更有相思不相见,酒醒灯背月如钩。

  明人陆容的《菽园杂记》载,明代五朝元老高谷娶妻无子,纳了一小妾,可是高夫人悍妒,每当丈夫想要接近小妾,就会出来捣乱。某日陈学士上门做客,席间喝了两杯的高谷很郁闷地发起了牢骚,却被躲在屏风后面偷听的高夫人听到,马上出来大骂。看不过眼的陈学士把桌子一掀,持棍上前把高夫人打倒在地,边打边骂:你不能生养儿子,按照法理应当休去,现在没有休你,你反而百般阻挠,想要绝高家的后。如果你再蛮横不改,我就上奏朝廷,依法治你的罪。心中暗喜的高谷装着在一旁劝解,陈学士这才作罢。吃了一顿好打,又被唬得够呛的高夫人,此后才稍稍收敛。

  清康熙朝煊赫一时的明珠,其妻则是咎由自取,恶有恶报。昭梿的《啸亭续录》载,明珠的妻子曾严禁家中的侍婢和明珠说话。某日明珠无意中说起某个婢女的眼睛长得很好看。第二天,夫人就让人捧了一个盒子给明珠,里面装着明珠夸赞的婢女的两只眼珠子。该婢女的父亲气不过,后来伺机潜入夫人房中,以利刃杀之,报了女儿被无端毁目之仇。仆人杀宰相妻,也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其实,不管是夫权至上还是大发雌威,都不应是生活的常态。人与人之间只有懂得宽容宥恕,才能生活得更好。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5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33号 / 总顾问:貔貅 / 榜主:碣石子 副榜主:正觉生、芙蓉儿 / 主编:蕙儿、赋姑 副主编:雪芹、懒猫   联系电话:投稿信箱:okpcx@163.com / 互动QQ:513067048   联系人:赋姑 赋后 赋妃 / 网站维护: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