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讲座专栏 >> 潘承祥黄少平主编的《千城赋》第一卷《序一》是什么?
    
赋坛坛主·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最新文章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 刘永成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携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一行视察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7)
  双击自动滚屏  
潘承祥黄少平主编的《千城赋》第一卷《序一》是什么?

发表日期:2010年3月21日  出处::《千城赋》第一卷P21-29 | 毒谷 编辑 作者:潘承祥 [本书第一主编]  本页面已被访问 2551 次

一、赋之功用、探源、命名与韵散

 

    盖天下滔滔,然能赋者稀也。故赋相较于诗词曲联诸体而言,其存世之作,寡焉!周代以前,遐哉邈乎,其详不可闻也。自晚周迄清末,载于典籍中,惟见可观者,概二万余篇耳。而诗词曲联存量之丰,可谓浩如烟海,郁如邓林,不可胜数。二者悬殊之赫,无法比拟矣。以文本观之,赋系吾国一独有文体兼具百科全书性质之奇葩。赋道旷荡,无不制围,括囊万有——天文地理、花草虫鱼、人情百态,莫不可入乎其中。颂扬、讽谕乃其二大功能。未有大才者,不足以驭赋。清·刘熙载谓“赋兼才学”,斯言得之。唐宋以降,科举遴才何以诗、赋并试?究其因缘于:两者皆可试才学。然甄而别之,则“诗侧重于试灵性,赋偏向于考博学”者也。刘熙载《艺概·赋概》云:“赋起于情事杂沓,诗不能驭,故为赋以铺陈之,斯于千态万状,层见叠出者,吐无不畅,畅无或竭”。易言之,赋之功用、容量、文学价值与文化内涵,较之诗词曲联,颇多!难怪乎清·康熙帝在《历代赋汇序》中亦尊之曰:“故赋之于诗,功尤为独多”。尤乎大赞科举以赋取士之政治宣谕功用——“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润色鸿业,发献皇遒”(刘勰语),以为:“而唐宋则用以取士,其时名臣伟人往往多出其中”。譬若陆贽、范仲淹、欧阳修等。岂空论哉,不余欺也!

 

    夫赋,从贝,武声。《广雅·释诂》云:“赋,税也”。《尚书·禹贡》云:“厥土唯白壤,厥赋唯上上”。《孔传》云:“赋谓土地所生以供天子,上上第一”。《说文》云:“赋,敛也”。眄而知之:赋之本意系指赋税、赋贡。然“赋税”之“赋”,何以演为与诗词曲联诸文体并称而居其一邪?则历代学人,能道清析明其命名者,鲜以有闻。皆避谈其命名而遑论其源流,牵强附会者,甚众!或祖班固:“赋者,古诗之流也;不歌而颂,谓之赋”。或宗屈原,“灵均余影”。或本荀况,“云、蚕、礼、知、箴之‘赋篇’”。或源纵横家,“策士遗梦”。或引刘勰,“赋者,铺也”。或综《毛诗序》,“故诗有六义焉: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云云。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何为诗?《诗大序》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异于歌之处:诗以诵为主,歌以唱为主,所谓诗要诵其言,歌要咏其声。显然,赋,其非诗非歌非词非曲非联非辞也,否则,即无需另立“赋”之文体。于是乎,多有学者,又引经据典,刻意混同“敷”、“布”、“铺”与“赋”之关系,笃言古时该四字通假。且旁征博引,予以证。譬如,引《毛传》云:“赋,布也”、又云:“敷,布也”。《左传·僖公二十七年》赵哀引《夏书》云:“赋纳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尚书·益稷》作:“敷纳以言,明庶以功,车服以庸”。“赋”通“敷”。《大雅·蒸民》云:“赋政于外,四方爰发”。汉·郑玄释:“布政于畿外,天下诸侯于是莫不发应”。“赋”即“布”。刘勰《文心雕龙·诠赋》,“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赋”又为“铺”。是故,东汉·刘熙《释名·释典艺》则云:“敷布其义谓之赋”。然赋也者,其含有“敷、布、铺”诸义之“赋”意,均难以认定其为文体“赋”之得名矣。若如是,古人何以不命名该文体为“敷”、或“布”、或“铺”等耶?何缘独以“赋”名之哉?仍难以自圆其说。及乎其定义与制式,亦昏昏然而模棱两端矣:非诗非文,半诗半文,亦诗亦文,近诗近文,介于诗、文之间,鸿功峻烈,名物博综,丰神尔雅,芸芸诸事,咸可赋之。实集“辞、诗、词、曲、联、骈、古文”等诸优于一身之“四不象”一综合文体也。一言以蔽之,赋文体之命名谜底,千古悬案,无人能解之!

 

    至于赋之用韵,洵为自由,异乎“近体诗”多矣,然可比照“诗韵”行之:韵散相间,孰多孰少?未有定数,亦无定则。之于诗,有“诗韵”则之,即《佩文诗韵》(平水诗韵)也;之于词,有“词韵”则之,即《词林正韵》也;之于曲,有“曲韵”则之,即《中原音韵》(曲韵)也。之于赋,有“赋韵”则之乎?曰:否也。自昔以降,《赋韵》之书,未之有也!或曰:有之。曰:安在哉?譬若:枚乘《七发》有韵乎?东方朔《答客难》,无韵也!司马相如《子虚、上林赋》,亦寡韵也。赋固当有韵,然古人亦有无韵者。且夫声韵之学诞于南北朝齐梁年间,由沈约、谢朓针对“永明体诗”等提出。《南齐书·陆厥传》载:“永明末,盛为文章,吴兴沈约、陈郡谢朓、琅琊王融以气类相推毂;汝南周颙,善识声韵。约等文皆用宫商,以平上去入为四声,以此制韵,不可增减,世呼为‘永明体’”。《梁书·庾肩吾传》云:“齐永明中,文士王融、谢朓、沈约文章始用四声,以为新变,至是转拘声韵,弥尚丽靡,复逾往时”。换言之,“声韵说”出现之前,古人所作诗、赋,用韵不甚严格,或有韵,或无韵,或韵散相间,姑且谓之为“自发用韵时代”;此后,则用韵极其严格,吟诗作赋,必规之以声韵,可称之为“自觉用韵时代”。否则,不能以诗、赋名之。如:唐·王勃《滕王阁序》,则不能曰《滕王阁赋》,原因即此也。《唐文粹》中未收录王勃《滕王阁序》,何哉?或许无韵乃其因之一也,今无从考稽。声韵之于赋,历代以来,或推崇而谨遵之者,或因韵害意而诟其为“四声八病”并睥睨之者,均大有人在也。赋属半韵文,已成定论,前人之述备矣,此处毋庸赘语。窃以为,今人习赋,单就韵律而言,分为三等:初级者,可不韵;中级者,可韵之;高级者,必有韵。斯,乃今人作辞撰赋用韵之三准则者矣哉!

 

二、历代都邑赋之历史考证与梳理

 

    曩昔,梁·萧统纂《昭明文选》,首赋、次骚、次诗,而后及于赞颂箴铭诏告教令之属。设“京都”一门,以赋为首,且置全书之先,为收录“京都赋”之滥觞。夫“京都”者,京畿大都之城市也,若今之北京、南京、西安云。其中辑有班固《两都赋》、张衡《二京赋》与《南都赋》、左思《三都赋》等。南北朝·宋·范晔《后汉书》等典籍,亦收录焉。

 

    踵萧统后者,唐·魏征纂《隋书》也。其书卷35《经籍志·集志》亦置有“都邑赋集”。细析之,其一云:《五都赋》6卷并录(张衡及左思撰)。《杂都赋》11卷。梁《杂赋》16卷。又《东都赋》1卷(孔逭作)。《二京赋音》2卷(李轨、綦毋邃撰)。《齐都赋》2卷并音(左思撰)。《相风赋》2卷(傅玄等撰)。《迦维国赋》2卷(晋右军行参军虞干纪撰)。《遂志赋》10卷,《乘舆赭白马()2卷。亡。其二云:《杂赋注本》3卷。梁有郭璞注《子虚上林》1卷。薛综注张衡《二京赋》2卷。晁矫注《二京赋》1卷。傅巽注《二京赋》2卷。张载及晋侍中刘逵、晋怀令卫权注《三都赋》3卷。綦毋邃注《三都赋》3卷。项氏注《通幽赋》。萧广济注木玄虚《海赋》1卷。徐爰注《射雉赋》1卷。亡。其三云:《二京赋音》1卷(李轨撰)。

 

    清·严可均所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中,亦收“都邑”赋作30余篇(包括存目与残篇)。严氏虽穷毕生之力收罗,然则,古籍汗牛充栋,卷帙浩繁,凭一人之力,自然难以穷尽,因而史志中仍有少数“都邑赋”为其所漏辑者。

 

    清·陈元龙任总纂官所辑《历代赋汇》者,鸿赡巨制,乃迄今为止收录“都邑赋”最全之文集也。(注:仅笔者目前所掌握资料以为。另清·鸿宝斋主人所辑《赋海大观》中,80%为清人赋作,内中“都邑赋”几何?不得而知)。内置“都邑”一类,范域较《文选》为宽,时限自汉迄明,计1070篇,兼逸句1卷中4篇,凡录74篇焉。

 

    兹据侯立兵博士《汉魏六朝赋多维研究》,将汉魏六朝都邑赋留、存、佚状况与作者,翔实梳理如下:西汉·扬雄作《蜀都赋》。东汉·班固作《西都赋》、《东都赋》;东汉·杜笃作《论都赋》;东汉·傅毅作《洛都赋》、《反都赋》()、东汉·崔骃作《反都赋》()、《武都赋》();东汉·张衡作《西京赋》、《东京赋》、《南都赋》;东汉·刘桢作《鲁都赋》();东汉·徐斡《齐都赋》()。魏·吴质作《魏都赋》();魏·刘劭作《赵都赋》()、《许都赋》()、《洛都赋》()。晋·王廙作《洛都赋》();晋·何桢作《许都赋》();晋·庾阐作《扬都赋》()、《吴都赋》();晋·傅玄作《正都赋》()、《蜀都赋》();晋·文立作《蜀都赋》();晋·左思作《齐都赋》()、《蜀都赋》《吴都赋》、《魏都赋》;晋·曹毗作《魏都赋》()、《扬都赋》()。南朝·宋·夏侯弼作《吴都赋》();宋·孔逭作《东都赋》();梁·吴均作《吴城赋》;后魏·高允作《代都赋》();后魏·裴景融作《邺都赋》()、《晋都赋》();后魏·梁祚作《代都赋》();后魏·裴伯茂作《迁都赋》();后魏·阳固作《北都赋》()、《南都赋》()。隋·王贞作《江都赋》();隋·杨温作《零陵赋》()。先唐·佚名作《齐都赋》();先唐·佚名作《中都赋》()。凡44篇,其中存目者12篇,见于史志或其他古籍而为严可均所漏收者10篇也。

 

    另则自唐讫于清末,诸多都邑赋者,限于资料缺乏,难以一一举述。故略之。

 

三、当代城市赋创作概览与分析

 

    岁月荏苒,春秋代序。中华辞赋衍绎迄今,《千城赋》书应时出焉。或曰:《千城赋》者,乃何?曰:书名也,乃今人歌咏千城百邑之赋汇合集也。是籍也,凡10卷,斯为第一辑者。或崇尚古雅,新旧兼综;或情深理茂,气厚格高;或沉绝钜丽,清馨峻朗。雅实与词采并重,风尚与思潮紧密。铺陈夸饰,扬厉声情。纵横排荡,驰骋放逸。符采彪耀,晖美灼烁。既融赋体之华赡,又涵颂类之典丽,雍容揄扬,皇皇大哉!以故台湾世新大学副校长熊杰教授题字云:“盛世兴赋,赋颂千城”。当代“赋王”孙继纲题联云:“集薮六合与山河共荣,荟萃百家同国运并昌”。中华国学院王铁院长题联云:“恢弘辞作千城曲光彩,高古赋文亿人歌风华”。龙城诗家毛依题联云:“兰烟凝香,百位骚客抒豪情;紫毫添色,千座城池放异彩”。著名书法家赵方平题诗云:“千金难买《千城赋》,百韵欣开一卷书。九府三都今胜昔,五光十色展新图”。其评如此,不亦灿乎!彬彬盛蔚,麟麟焜烨,观其煊赫气象,沸郁风貌,由是足窥一斑!

 

    公元200511日,世界首家辞赋专业网络平台——“中赋网”(旗舰赋网),横空出世,辞旗飘飘,赋风猎猎,誉驰乎广袤,名播于方外,访客因锦章而披靡,写手因精彩而嗜迷。“中华新赋创作运动”,焯焯烈烈,浩浩荡荡,由是发端而涛迸!一时间,举国上下,城乡之间,拯赋骈于沉溺,奉至尊之正位,反辞衰于陵替,继汉唐之绝业,荦荦大端,轰轰烈烈,天下名儒雅士莫不闻而诧焉。20073月,光明日报“百城赋”诞生,汤汤东海,滔滔乎而潮涌,巍巍昆仑,颤颤乎以雷动。是年48-12日,中国首届辞赋创作研讨会,于“赋都·洛阳”隆重举行,于是,吾煌煌大赋,盛名鹊起,出乎龙门之阙,行乎洲淤之浦,过乎泱莽之野,径乎华甸之中,飚乎西夷之鄙,光耀乎乾坤,魅斥乎寰宇,驰骛乎东南西北中,覆压外邦,再续先朝之华章,引领千秋之风骚。200811日,《中华辞赋》杂志社创办,悠远长怀,归于纸媒,寂廖百年,于斯又当振麟奋翮,吐芳扬烈,布惠闳泽者矣。是年48日,为纪念“洛阳辞赋峰会”召开一周年之际,“中赋联”及《中赋报》于香港注册,嘎嘎乎独造,傲然乎并立,未见有声名之隆赫与其颉颃者尔也。奉献存乎时空,茂绩昭乎赋圃。101日,“中赋联”及其网、报,赫然导启策动“千城赋”征集壮举。俄尔,群贤踵至,少俊咸集,辞耄驾临,赋耋热衷,而追慕者纷如也。于是,辞赋竞爽,良品纷呈,琳琅满目,焕焕然炳焉如两汉魏晋同风,其盛况骇然超轶中华赋史之任何时期也!仅“中赋网”辑录之新赋,亦逾万篇之众。其中,城市赋概有过千之数。据略计,散布于网海中之新赋,盖2万篇之多,等同乎吾国自秦汉迄于“五四新文化运动”历朝历代所有古赋总量之和。勃欤盛哉,观其止矣!

 

    目今,日月合璧,五星连珠。六合祥氛,九州臻治。八表符瑞,四海升平。当共和之甲子,六秩宏开;卜太乙之降祯,普天同庆。衢叟壤童,咸泳化而讴吟;冰瀛炎洲,亦闻风而咏蹈。大汉盛唐气象,风起云涌,不唯雨之,又润泽之,万物因之而熙熙融融然。天地形胜,山河姿媚,城以民盛,而文明兴焉。是以城市之一座等同乎历史之一本,亦等同乎“史诗”之一部也。斯城之风雨兴衰,可铭记之;斯民之智慧创造,可见证之。治乱兴亡,载之有章;盛废嬗变,稽之典籍。盖其盛也!从江南而漠北,自东海而西疆,中华名城,灿若星河,繁华都市,星罗棋布。欣值中华民族复兴之伟大时代,传统于创新中得以传承,文明在进步中得以光大。幸福安康、勤劳勇敢之人民并其绚丽多彩、日新月异之城市,科学发展,共建和谐,一同推动中国历史巨轮滚滚向前、腾飞、超越……。以故,今之城市,可叙泱泱华夏之辉煌,以述堂堂中华之富强,实乃欣欣向荣之中国缩影,孰不信乎?

 

    文章皆可华国,而赋为尤最者。盖赋主乎颂焉尔。颂者,游扬德业,褒赞功成,可以谐金石,被管弦,依韵律之铿锵而为摛瀚铺藻竞彩之雅词也盛世方写华章,城邑需要赋颂,此太平盛世之磅礴恢弘气象互动推衍者也。夫大汉盛唐,系吾中华所有炎黄子孙最骄傲之印记与荣耀矣。繁荣昌盛汉唐气象,蕴育汉唐歌赋之磅礴恢弘。今又欣逢盛世,重熙累洽,功业庞盛,何妨且歌且赋且颂者矣夫?沐浴在城市光辉中之万千民众,身感幸福,际遇和谐,心为之动,情为之抒,感为之发,而后赋颂因之成焉。“中赋联”及其网、报、书,虔挚希冀、忠实记录如兹真诚之心动,并与之一同分享伟大时代、伟大祖国之无限荣光。嗟尔乎!城邑赋,岂非观照时代发展之晴雨表也欤?

 

    时间之流逝,世界因之苍老。思想之流失,人类因此贫乏。为挽救许许多多本不该流失之弥足珍贵辞赋骈文资源计,以便擦亮更多人智慧之火花而浸溉学林,泽润后昆,“中赋联”特邀约当代辞赋名流、专家、学者诸名士组成千城赋评审团,为《千城赋》之择舍、之稽核、之研审、之探究、之考量而把关,严格筛选,精心甄别,戮力鉴定,谨慎遴拔,从而集结以成“汇百家新赋精华、集国人藏书大成”之经典杰构,以俟夫后世赋学者得而览焉!彬彬大雅,烨烨隽赡,抒发鸿裁,佩实衔华,传赋学于世,颂大国之博,广国粹之富,功泛乎当代,利达于千秋,安弗非常之事欤?不亦步刘向后尘而踵纪昀事者乎?刘向、纪昀者,非常之人也。  

 

四、编纂大型赋典之必要性与艰巨性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逢非常之时势,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乘非常之时势,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故曰纂非常之书,时也,势也,亦兼得非常之人苦心孤诣而为之也。“寻古鉴于当世,垂法戒乎将来”,此之微言大义,适应诸事万物也。辞赋之研究、创作与出版亦然。清·焦循《易余龠录》卷十五云:“夫一代有一代之所胜……余尝欲自楚骚以下至明八股撰为一集,汉则专取其赋,魏、晋、南北朝至隋,则专录其五言诗,唐则专录其律诗,宋专录其词,元专录其曲,明专录其八股,一代还其一代之所胜”。清·王国维《宋元戏曲考》序亦云:“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呜呼!古人尚且如此,吾辈甘碌碌而无为?果乎“后世莫能继焉者也”?且夫吾同道君子之兴辞昌赋也,岂特委琐龌龊,拘文牵庸,循规蹈矩,为世人睥睨云尔哉!文学本身之于文学载体,犹如鱼之于水、人之于空气、花草之于阳光也。苟无载体,则文学之不存;苟无书籍,则辞赋之不传。基于此,今之非常之人而为非常之事者,乃适时编纂大型赋籍与强化赋之多样化出版物,则大势所趋、民族使命、国家重托、社会所需、历史必然、时代使然,不得不然也!

 

    当前,甚有影响之辞赋机构与网络平台、出版物者,分别曰:“中赋联”创办“中赋网”并《中赋报》,辑纂《中华新辞赋选粹》及《千城赋》两大系列新赋国粹丛书,各十部,共二十卷。此其一也。其二曰:中宣部机关报《光明日报》,征集《百城赋》并集结出版之。其三曰:北京碑赋工程院创办“碑赋网”并《中华辞赋》杂志社。凡此三家,为时下辞赋专业媒体中之最大者,创业垂统,为天下先,休烈显乎无穷,耿光熠乎神州,颇拥广泛影响力与覆盖率。是以,改革开放后辞赋之复兴与繁荣,该三家功不可没,勋莫大焉,尤乎[中赋]因执掌赋坛牛耳而被公认为尊者。今辞域之内,赋人之伦,咸获嘉祉,多蒙沾霈,德洋恩普,靡有阙遗矣。其他较有名者,曰:山东大学编《文史哲》,非专业之辞赋出版物也;江苏东亭赋会辑《辞赋研究》,不定期之杂志也。北京“密水潜鳞”于公海洲出版新赋系列专著,亦甚为世人所推崇也。六合之内,八方之外,倾心弘赋若于公者,几人欤?另则,洛阳孙公继纲、南通袁公瑞良、西安姚公平、合肥许公孔璋、北京王公铁、温州周公晓明、山东金公学孟、新疆王公宇斌、汝阳韩公自然、杭州王公翼奇、安阳刘公臻仲、遵义漆公春华、九江董公晋、黄陂潘公安兴、北京君国荣等,均有个人赋集(或与诗合集)存世焉。其外,“千城赋网”、“中骈网”、“中辞网”、“中诗赋网”、“江西赋网”等网络平台,已然成为“中华新赋创作运动”中协同宣传、推介、拓展辞赋骈文之不可或缺补充力量者矣。遐迩一体,内外合力,各界携手,不亦康乎?

 

    虽然,相对于国内众多文化传媒而言,辞赋类专业媒体机构,廖若晨星,可怜兮兮。且与堂堂中华五千年厚重之国学、泱泱大国13亿民众之所需,何其不相匹配乃尔!但创昌赋之大道,垂骈茂之纪统,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今后30年间,其使命性与光荣性并存,艰巨性与挑战性同在,“路漫漫而其修远兮”,吾辞友赋朋君子,敢不效其忠,毕其力,竭其心,尽其志也哉!

 

    嗟夫!视今之赋坛,“中赋”所导启并策动之“中华新赋创作运动”,举霓旌,扛云旗,树辞帜,舞赋纛,凌惊风,历骇涛,戮虬龙,缚枭虎,乘虚无,与神俱,雄赳赳,气昂昂,郁郁斐斐,赫赫炎炎,烈烈晖晖,大有磅礴恢弘之气势,亦似汹涌澎湃之海啸,已然从兹彪出浩荡雄壮之劲旅,衍成威严整肃之阵势,筑起同歌共咏之艺苑,铸就新赋宏创之伟举!试问“当今赋坛”谁风骚?答曰“中赋团队”最风流!

 

    周览历代,泛观诸朝,《千城赋》之大炽盛若今者,畴昔未之有也。功隆隆乎!开中华五千载辞史之先河;勋奕奕乎!启后世赋坛一万年之新风。壮哉!千城赋。伟矣!万世歌。

 

    或问:既非述作,只惟编纂,何以自序?曰:请辞儒而未得,求赋擘而未果,予不得已也。昧昧忖测之:不请名流亦佳,免玷其名矣。兴辞昌赋弘骈,皓首穷经,甘苦自知,自序不亦宜乎?人或笑予之妄,吾则曰:予序道我心而已矣——敢嗜薄乎雕虫,愿执迷乎藻绘;慕先贤以摛辞,效赓扬于圣代。

 

    是为序!序之弗当,人将为余正之;不然,余之将恟恟焉惴惴焉贸然以“赋帝”现世,是所惧也,不亦惑乎?

 

己丑年十二月雷池龙撰于中国·雷池·赋渊阁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5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33号 / 总顾问:貔貅 / 榜主:碣石子 副榜主:正觉生、芙蓉儿 / 主编:蕙儿、赋姑 副主编:雪芹、懒猫   联系电话:投稿信箱:okpcx@163.com / 互动QQ:513067048   联系人:赋姑 赋后 赋妃 / 网站维护: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