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文学 >> 戏剧人生原创-喜剧小品-骚风扑面
    
赋坛坛主·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最新文章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 刘永成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携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一行视察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7)
  双击自动滚屏  
戏剧人生原创-喜剧小品-骚风扑面

发表日期:2010年1月28日  出处:引用 引用 毛泽东诗词全集(电子版)[一凡] 原创-影视文学-情满天涯 戏剧人生原创  本页面已被访问 1456 次

戏剧人生原创-喜剧小品-骚风扑面

默认分类   2009-11-13 15:02   阅读7   评论0  
字号:    

 


      戏剧人生原创-喜剧小品-骚风扑面

人物:黑土、彩云、沈秘书、小崔。简称土、云、书、崔。〔土、云、书三人从左台口上场,崔从右台口上场〕

崔白:大叔大婶儿过年好!呦,您换大婶儿啦?

土白:那啥,不是我换你大婶儿,是你大婶儿换我。你那位文气儿十足的白云大婶不是总吵吵要写书嘛,这是好事儿。我含泪小别,人家去圆她那朝思暮想的作家梦了。这不,正当我因为思念她老人家,每天这心里总觉着空落儿落儿的时候,你这位骚味十足的彩云大婶及时填补了空缺,才使我从精神低谷中爬了起来。 

崔白:您说新大婶儿她骚味儿十足,我怎么没闻出来呀?

土白:那啥,她这种骚味吧,靠鼻子闻是闻不出来的。得靠眼睛看,或是用耳朵听,才能感受出骚味儿浓不浓郁。

崔白: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那这位是……?

土白:这位姓沈名阳,在我跟前他是徒弟,在你新大婶儿那边,用途就不一样喽!

崔白:那它干什么呀?

土白:人家在那边啊,干的是秘书。

崔白:啊,沈秘书。

土白:小崔呀,那啥,他比你还小一圈呢,就别给他拜年了。

崔白:这话听着咋这么别扭呢?大叔哇,小一圈儿是啥意思啊?您这话我没听明白。

云白:小崔呀,你就别求真儿了,人哪有论圈儿的呀?要是论圈儿,不成那个了吗?

崔白:那个,那个是啥个呀?

云白:那个就是那个,是带腥气味儿的动物,与小崔你相提并论是不合适的,其准确说法是小一轮。

土白:对,是小一轮。翻译得太正确了,不枉咱们同床异梦了将近一年。

云白:什么,在一起摸爬滚打了将近一年,到头来,闹了这么个定论,同床异梦?那干脆,你自己在这儿和小崔单线儿联系吧,我彩云找黄土去了!沈秘书,咱们走。〔云跨书胳臂走,土往回拉〕

土白:回来,你方才说啥?找黄土去?

云白:对,找黄土去。

土白:别找去了,人家黄土怕惹绯闻,出国了。

云白:就是他出世界我也去找,因为只有他,才不会说方才那样让我伤心的话。

土白:别自作多情了,那是因为黄土比我理智,压根就不敢往深层次……贪。

崔白:彩云大婶儿,我也当一回翻译行吗?

云白:你也要当翻译呀?行,要是翻译的是那么回事儿,大婶儿就看在将要在春节晚会上现眼的情分上,给他黑土一次合作的机会。否则……

崔白:大婶,在小崔演播室里,只有肯定,没有否则。

云白:这么严格呀?那你就肯定的翻译一下吧?

崔白:其实也用不着翻译。大叔他说的是同床一梦。意思是您们老两口将近一年来,不仅睡的是一张床,做的也始终是同一个梦。就连昨天晚上,你们还在同一个梦里商量怎样对付小崔来着。是您太敏感了,把一听成了异,所以才生气。

云白:你听墙根而去啦?

崔白:没有,我是估计。

云白:不愧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太有才了,就冲你这么会估计和能辩护,我彩云就先牵就他黑土一会儿。小崔呀,今天为了对付你,我们连秘书和徒弟都带来了,咱就言归正传吧,你今天打算怎样嘚瑟我们两位老土呢?

崔白:大婶儿啊,您言重啦。因为许多观众都估计黑土大叔已经被淘空啦,今年肯定上不了春晚了。做为曾经别别扭扭合作了不止一次的小崔我呀,毕竟是旧情难忘嘛,所以就替他不服气儿。                      

2

经过一番争取和勉为其难,这不,就又让他闪亮登场了。现在当着大家的面,您说一说他今年的健康状况和进步情况,顺便也向大家交个实底儿,明年,后年,乃至以后好多年,还上了上不了春晚啊。

云白: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小沈秘书你就向小崔和全国人民汇报一下吧!我和老黑坐这歇会儿。

书白:哎呀妈呀,终于轮到我了。做为徒弟兼秘书,我郑重其事地向崔大主持和全国人民汇报:为了年年都能在春晚这顿精神大餐中,露上一手和撒出点儿带幽默味儿、滑稽味儿以及骚味的调料,当好大众情人,让电视机前的娘们姐儿们,老少爷们,酣畅淋漓的笑上一回。两位老人家可是下足了功夫喽。就这么说吧,他们把小孩吃奶那劲儿,对棚鼓手吹喇叭那劲儿,还有新郎官入洞房那劲儿,等等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全都使出来了。首先是,为了适应在艺术道路上的不断打气儿,添油,和加钢淬火。他们不仅经常坚持体育锻炼,还隔三差五的和甲鱼打交道。

崔白:哎,打住打住,和甲鱼打交道?什么意思啊?这不是有意贬低人格嘛!

书白:崔大主持,您曲解我的意思喽。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为了本身的健康和长寿,为了让全国人民笑口常开,两位老人家不仅仅是坚持做健身锻炼,更主要的是注意进补。所以呀,就经常要出入水产市场瞧甲鱼,选甲鱼。买回来之后,还得宰甲鱼和吃甲鱼。

崔白:是这么回事儿啊,行了,往下汇报吧!

书白:再就是为了充实和完善自己,一是东流西逛南又北,如偷若盗近似匪。二是深入城市乡村里,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泪。  

崔白:停,你汇报的这都什么呀?谁能听得懂啊?

书白:我说的意思是,为了充实巩固自己,以求出奇制胜,常演常新和增强艺术品位,两位老人家一年来除了通过观光旅游和深入城市农村寻找灵感和素材外,再就是深入研究诗词创作,                            3

力争将献给全国人民这顿精神大餐中,再加进一些酸味和骚味儿,并且取得了专利性的,品牌性的,可以独步天下性的成就。

崔白:是这么回事儿啊。看来今天遭遇骚味儿和酸味二,是不可避免喽。早知如此,戴个口罩来就好喽。

土白:小崔呀,不是遭遇,是享受,大叔一年来受益匪浅呐。 

云白:对,究竟遭遇还是享受,请你崔大主持当场体验。

崔白:那就以你们观光旅游为题,先来一首七律吧!要求是既符合平仄、对仗和押运规则,又要体现意境。

云白:我听明白了,你小崔是要欣赏近体格律诗,听好了,新大婶儿先展示一首:精神抖擞走天涯,铁大将军守我家。东邻碣石游宝岛;西飞青藏访拉萨。南学大理民族舞,北练冰城雪上爬。盛世华年风水转,农家老俩远桑麻。

崔白:嗯,还真有那么点儿骚味儿。应当刮目相看。新大婶啊,你这北练冰城雪上爬的爬字,是不是再斟酌一下呀?

云白:这爬字啊,原本应该是个滑字,北练冰城雪上滑,可我学了半天,不仅愣是滑不好,还总是摔跟头,啃了半天的雪坷垃。所以我想啊,这北练冰城雪上滑,是年轻人的专用术语,对我来说,就只能是爬。而不敢说滑,因为那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崔白:行,大婶做学问的态度还是很审慎的,值得学习。土百:为了证明受益非浅这层意思,我也卖弄一首吧!

崔白:大叔也来一首,那就还以旅游为题,意思可别跟大婶的重复。

土白:行,太行了,不是一般的行,把耳朵竖起来,听好了。谁说花甲近残年?我道八十兴也酣。少向麻摊排寂寞;不学钓叟耗时间。如云似鹤飞南北,若盗非偷觅创泉。万里江山多意境,年年岁岁有瞎编。

崔白:嗯,通过这首七律不难看出,新大婶这一年来对大叔果然是有重雕再塑之功。整首诗从意境、平仄、对仗和韵脚都挑不出什么毛病,只是最后两个字嘛……

土白:你说的是最后那两个字啊?我这句诗的原创是:年年岁岁有佳篇。可考虑到这是中央电视台演播室,将要面对的是全国人民,在全国人民中有很多骚谈泰斗,在人家行家里手面前,我不敢不谦虚不是,至于瞎编两个字嘛,纯属虚伪的产物。

崔白:嗯,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因为虚伪才捅出了瞎编俩字。正因为瞎编俩字,使一首原本不错的诗,变得不伦不类。大叔大婶,你们两位方才的诗,已经告诉大家,为了陶情冶性和寻找创作灵感以及源泉,很热衷于旅游,也游历了许多地方。那么,在游历过程中,究竟有没有较为具体的收获呀?

土白:有,太有了。那啥,他新大婶儿,你是师傅的师傅,就再吟上一首,然后我这个师傅的徒弟兼徒弟的师傅再吟。

云白:沈秘书,把我们创作的【名胜之魂】那本词海打开,替我吟那首念奴娇·鸽子窝公园游记。

书白:是。不过那啥,我长这么大还没吟〔淫〕过,也不知道吟〔淫〕是怎么回事。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只教我们朗诵,是从来都不诲淫诲盗的。

土白:行,你要是不会淫的话,就朗诵吧。

书朗诵:伏天六月,率同圈儿战友,游清凉界。共赏朝阳脱海域,再向碧波游去。半裸精躯,无羞无惧,击水相嬉戏。归真还朴,管它鸥议句句。更慕百鸟盘旋,筑巢繁育,过的无忧虑。似此逍遥真妙境,一隐可成钟吕。我与一行,不思离去,皆有【孵雏意】。奈何人类,袭承多少规矩?

云白:等等,等等。

山白:打住,打住,吁……。

云白:纠正一下。我的原创句是:皆有邻翎意。意思是,大家都有邻鸟而居的意思。

崔白:大叔哇,透过这首诗,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土白:又发现问题啦,严重吗?

崔白:我这位新大婶,与你的合作关系也不太稳定啊!

土白:不会吧?我觉得我们俩的感情老铁了呢。

崔白:先提醒一下,一旦发现失踪,就到北戴河鸽子窝公园去找吧。

土白:记住了,下面,我委托弟子出马!打开黑土和彩云合著的【名胜之魂】精装巨著,朗诵:望海潮·黄金海岸游记。

书白:是,遵命。望海潮·黄金海岸游记。

沙丘高耸,金光灿灿,分明大漠奇观。人若潮涌,车行缓慢,遥听呐喊狂欢。依软踏登攀,仿青少模样,童趣重还。坐秀珍船,觉身轻似燕一般。

林深远望无边,悟蝉鸣鸟语,更觉欣然。绒草若毡,浓荫似伞,忽来数蝶盘旋,真妙舞翩翩。尘世喧嚣甚,擦背挨肩。但得轻松半日,权且【睡神仙】。

土白:得,又给篡改一把。我那原创是:权且做神仙。睡神仙是啥意思啊?那不把我形容得太放荡了吗?大家知道,咱黑土不是那号人。他新大婶子可别往心里去呀。

云白:放心吧,咱是谁呀,只要能释放骚味的人,都心胸广阔。

崔白:大婶儿要不提广阔俩字,我还差点儿忘了。那么既然提到了,我就顺便问一声。你们曾经东邻碣石,肯定也观过渤海吧?以渤海为题的诗作过吗?

云白:这个嘛,我可以吟。听好了。

七律·渤海颂

遥瞭广镜照天庭,近看长舟破浪行。地裂河干潮踊跃;洪来川聚水不赢。朝朝玉兔徐徐起;月月冰轮冉冉升。夜问神奇究几许,渔家侃侃到天明。

土白:小崔呀,咱等一会儿再往下进行吧,我得澄清一个问题。

崔白:问题?什么问题呀?我咋儿没发现呢?

土白:这个问题具有很大的隐蔽性,但是,他却躲不过我的法耳。彩云同志你当着大家的面解释清楚:第一,为什么你的这首渤海颂没纳入咱们的诗山辞海?而是藏在了胸腔脑海。第二,夜问神奇究几许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第三,你是和哪个渔家侃侃到天明的?是老渔民,小渔民,半老不少的渔民,还是精神十分旺盛的渔民?

崔白: 看这架势,黑土大叔醋劲儿上来了,彩云大婶儿您赶紧自圆其说吧!

云白:让我的秘书和他说吧!

书白:行,我来回答。第一,这首诗在你们出书那会儿,只相当于核桃那么大的婴儿,所以,就没赶上付梓。第二,夜问神奇究几许的时候,是在北戴河村一个渔民家的热炕头上。第三,那个渔民是个壮年,精气神十足。并且,那天晚上还……。

土白:还怎么样啦?说呀!

书白:还相见恨晚,互诉衷情。幕极生爱,其乐融融。

土白:小崔呀,你听听,你听听,这汇报没法儿往下进行啦!你大叔这脸呐,火烧火燎的。你大叔这心啊,拔凉拔凉的。你大叔这头上,沾腥染绿喽!这演播室里有没有淤泥或地缝哎,我趁早钻进去吧。

书白:师傅,您别生气嘛,我还没说完呢。

土白:没说完你就接着说吧!反正红杏已经出墙了。黑土的家丑即将跨海飘洋了。但是,我黑土就是黑土,东北大汉的杀手锏,是令人防不胜防的。

云白:你想怎么样?

土白:只要与你分道扬飚,这顶绿帽子嘛……就会自动报销。到时候,你爱戴给谁戴给谁,我老黑连边儿也沾不着。

云白:这话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后悔。

土白:后悔不后悔,这事儿不能取决于你。似乎是话里有话,我必须把调查进行到底。叫声徒弟快说,那天你在哪里。

书白:那天你应邀剪彩,我陪师娘观海。夜住戴河渔家,承蒙盛情款待。主人是个女的,年龄四十开外。即是打鱼能手,更具文豪风采。口中滔滔不绝,熟知古往今来。简直如数家珍,说到东方发白。

崔白:大叔,误会啦?这是一场虚惊。

土白:别说是一场虚惊,就是走一趟真魂都值啊!大叔高兴,高兴啊。

崔白:大叔,您这情绪变化的也太快点儿了吧?方才还急赤白脸的,怎么说高兴就手舞足蹈了呢?您把我弄糊涂啦!

土白:我徒弟会制造悬念和抖搂包袱啦,当师傅的能不高兴嘛?

崔白:对,从这个角度说,确实是堪褒堪扬,可喜可贺呀。

云白:我说小崔呀,你公道一点儿好不好哇?他徒弟有了长进他高兴,连你也跟着庆祝。那么,我徒弟因为他徒弟制造悬念,差点没将我这个把徒弟领向骚门儿的师傅当什么一样给甩出去,是不是太那个啦?

崔白:大婶这个问题提的在理儿,大叔你看……。

土白:小崔呀,别着急,咱中国的半边天好胡弄。你啥也别说,看大叔的。【走向云】云,我亲爱的人生伴侣,我尊敬的骚坛师傅,我黑土之徒弟的长进,是与您这位黑土之师傅的高超教学艺术分不开的。试想一下,没有你徒弟我的长进,怎么会有我徒弟他的长进呢?而我的长进和我徒弟的长进,不都是归功于师傅您吗?

云白:行了,别耍嘴皮子了,到底有没有长进,演习一把吧!方才我的那首渤海讼,是突逢挤兑,临场发挥之作。要是真有长进,你也挑战挤兑,来一首与海有关的七律吧

土白:您原谅我啦?

云白:这要看你诗作的如何喽。

土白:行,那我就班门斧了。

 

七律·观今日秦皇岛外打鱼船有感。

秦皇岛外打鱼船,舰体轮帆胜昔年。白浪滔天航远域; 狂风迎面报平安。千舟满载华年福;万户分尝盛世甜。聩而涛声依旧韵,抒情小律是新篇。

崔白:大叔大婶儿啊,看来你们在旅游过程中,确实收获不菲。因为时间关系,这方面的汇报就到此为止吧。

土白:啥?到此为止?这才刚刚开始,方兴未艾呀。

崔白:这是没办法的事,时间有限。

土白:可惜喽,这就好比:窖里储存无穷宝藏,流光溢彩缤纷琳琅,淘金小伙没带装具,拿俩珍珠喜气洋洋。

崔白:大叔哇,关于旅游诗词之宝藏这块儿,您先把窖门儿关上吧。记得方才一来那会,好像也提到深入城市和农村采风这样的话题了吧?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收获和感悟呢?

云白:有,感悟多多,收获颇丰啊。关于这方面,我们也出版了一本儿精装巨著,书名叫【百态人生】。

土白:好家伙,感情他是吃着碗儿里的,还望着盆儿里呀!这岂不是正中了傻娘们喜欢抖骚的下怀吗?得,我也就陪着你往外嘚瑟吧!

崔白:那大婶您就再展示一首呗!

云白:行。还是由沈秘书代我朗诵吧!来哪首呢?得,就把我的那首追星现象朗诵一下吧。

书朗诵:风风火火恋明星,朗朗昭昭任尔听。嫩蕊着魔多病态;新蕾走火有轻生。难为父母无活路;拐带亲朋误进程。变态顽疾何药治?【醍醐灌顶】见分明。先声明一下,师娘的原创尾句中是【粗茶淡饭】见分明。意思是说,追星现象之根本原因是当今时代的孩子们生活的太好了造成的。要想控制早熟和走火入魔现象,就应该在控制营养过胜方面做文章。而我则认为,对那些旁若无人,疯狂透顶,不顾别人感受,啸傲公众场合,围追堵截明星,甚至是因所欲不达就寻死觅活者,靠控制营养是远水不解近渴的。

 

而醍醐灌顶,冷水教头,或许能起到即时冷却和清醒作用。

土百:接着来,把我的那首懒猫现象朗诵一遍。

书朗诵:是。东遛西串走千家,品论厨师差与佳。使命全抛歌有乐;鼠灾成患道无瑕。霓虹灯下迷飞蝶;肃慎堂中睡落花。体态雍容毛色亮,民心是秤怕称它。

土白:别停下,把你作的那首孤独现象也朗诵一遍。

书朗诵:离休老者假轻松,爱犬充当小祖宗。夏日炎炎淋浴洗;寒风冽冽羽绒蒙。鸡鸭鱼肉经常喂;火腿虾仁太普通。为啥人前爷又奶,孙儿远距补虚空。

崔白:大叔大婶儿,看来你们确实是下功夫了,对当今某些社会现象,真是刻画的入木三分啊。

土白:小崔呀,夸奖就不必啦,还是给提提意见吧。

崔白:意见没有,应该汇报的题目还有一个。

土白:那就继续汇报。

崔白:你和新大婶最近回家了没有哇?

土白:在外边儿绕了一年了,前几天才回家瞧瞧,昨天就是从家来的。怎么,这家里边的情况也要汇报哇?

崔白:不是汇报家长里短儿,是汇报家乡生态村建设情况。

土白:是这事儿啊,很好。我尊敬的骚坛师傅和可爱的笑坛徒弟,咱们虽然在家呆的时间不长,却共同感受了家乡一年来的巨大变化,就集体临场发挥,创作一首家乡赞美诗吧!听好了,我来第一句和第二句。

朗诵:曾几何时乱又脏,归来处处换新装。

书朗诵:千村油路琳琅场;百姓家居锦绣堂。

云朗诵:果硕花繁摇宝树;棚高厂靓产金行。

合朗诵:人心热处诗家乐,腊月关东是画廊。

崔白:大叔大婶,沈秘书,说再见的时候到了。临别前,我小崔也捅几句酸,表示衷心祝贺:

今夜星光灿烂,翰采骚风扑面。老凤精神抖擞,身心健康可鉴。雏腕悟性非凡,无愧青出于蓝。全国人民有福,笑坛春意盎然。拜拜!

土云书合白:崔大主持,借您吉言啦!祝您和全国人民过年好。

 

 

 

 

 

 

 

评论(0)
阅读(7)
戏剧人生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0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5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33号 / 总顾问:貔貅 / 榜主:碣石子 副榜主:正觉生、芙蓉儿 / 主编:蕙儿、赋姑 副主编:雪芹、懒猫   联系电话:投稿信箱:okpcx@163.com / 互动QQ:513067048   联系人:赋姑 赋后 赋妃 / 网站维护: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