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文学 >> 碣石子-原创喜剧小品-谁怕谁
    
赋坛坛主·赋帝


中赋主席·赋坛领袖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著名辞赋家创作集团团长潘承祥

最新文章
中赋会致丰都县诗联学会《丰都诗联》创刊贺函贺辞荟萃
王宇斌《天池赋》华藻缺义而诤榷 / 刘永成
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赋帝潘承祥携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一行视察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4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3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7)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6)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5)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4)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3)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2)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1)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20)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9)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8)
赋帝潘承祥、赋后黄萍、赋印姚佐福等观光游览五千年文博园(17)
  双击自动滚屏  
碣石子-原创喜剧小品-谁怕谁

发表日期:2010年1月28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92 次

名胜之魂-原创喜剧小品-谁怕谁?

人物:亲家母、亲家公、春蕾、夏蕊。以下简称公、母、蕾、蕊。

〔母上场后,做欲敲门状,又停而面向观众〕

母板:闺女一胎生俩儿,今天满月摆酒席儿。亲戚朋友都来到,我看唯缺一主角儿。问了女儿问女婿,都说他在耍脾气儿。女儿不孝妈有过,我替闺女来赎罪儿。孙子满月爷不到,喝酒吃菜啥滋味儿,啥滋味儿?

转白:唉,这老头子啊,八成是心理别扭到顶点喽,要不,怎么能大白天的关着门呢?可此时此刻,你当公公的心里烦,我这当妈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儿呦。让大伙说说,今天这酒,他老先生不到场,别人可怎么喝得下去嘛。〔做敲门状〕你不去,我强拉硬拽也得去。亲家公,您在家吗?〔公开门〕

公白:啊,亲家母哇!快里面请,到客厅喝茶。

母白:这茶嘛,就不喝啦。我呀,是代闺女给您赔罪来啦。公白:亲家母言重喽!你女儿何罪之有哇,是我这个公公不

会当呦。

母白:别看都生孩子了,可她毕竟是年轻,不懂事,您宰相肚里能撑船,看在我面子上,就原谅她这一回。然后咱再继续调教。

公白:其实还真谈不到原谅不原谅这种话题。自从我家春蕾和你家夏蕊结婚以来,一直都是夫妻之间相敬如宾,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对我这个公公更是十分尽孝。乡亲们都赞不绝口,说我家娶了个百里挑一的好媳妇儿。

母白:既然是这儿样,您又是为啥生气呢?难道是一胎生了俩孙子,您怕养不起?

公白:亲家母说的是哪里话呦?一胎生了俩孙子,这可是很多人烧香拜佛,修好行善,外加打着大红灯笼都找不到和求之不得的好事和喜事呦。

再说了,就凭咱们迁安市这大好环境和咱们村咱们家这经济条件,就是生他十个百个,供书供到博士后,都没问题呦。

母白:说的就是啊,高兴还高兴不过来,可你们又生的是哪门子气呢?

公白:可高兴归高兴,生气归生气,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呦。

母白:说了八开,您还是在生气呀?我可真是让您给弄糊涂喽。

公白:怎么是我把您弄糊涂了呀?此话份量太重,令人担当不起呀。

母白:您让我明白明白吧,否则,我会吃不香也睡不着的。公白:想不糊涂有何难哉?问问你闺女不就知道了吗?

母白:问了,他们根本不说原因,就说你在耍脾气呀!

公白:这不是莫名其妙吗 ?好端端的怎么倒成了我耍脾气

了呢?

母白:哎,打住打住,你总算把舌头送到我嘴里了不是?

公白:打住打住,我什么时候把舌头送到你嘴里去了?这种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母白:哎呀,急什么呀,我的意思是说:你被我抓住把柄喽。

公白:把柄,被你抓住了?这话我听不明白。亲家母哇,你抓住我什么啦?

母白: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嘛,我呀,抓住你这不说理的把柄喽。这既没矛盾,又没惹你生气,可你又端着架子不去,这是不是把深沉和派头玩的太过火了?

公白:屈死喽,冤死喽,明明是人家不让我去,怎么倒成了我玩儿深沉和耍派头呢?

母白:您说什么?是他们不让你去?

公白:对呀。

母白:这事儿我咋越听越糊涂了呢。问闺女女婿,他们说你老爷子在耍脾气。问亲家公你,你又说是他们不让你去。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你们一家三口都在编瞎话?

公白:亲家母哇,这事呢,是发生在今天早饭后,考虑到今天亲戚朋友都来做满月,我得穿戴整齐一些,既要前去招呼客人,又不能给儿子和媳妇丢面子才对吧?可正在这时候,春蕾来了。这孩子进门就说:“爸呀,今天的满月酒席您就别参加了”。我问他为什么呀?他说,反正我不让您去您就别去,您去了,夏蕊会不高兴的。

母白:还说别的没有哇?

公白:还用说别的吗?就这一句话,弄的我到现在还百思不得其解,始终也没琢么过味儿来呦。

母白:那就去吧,有啥话摆到桌面上不就一清二楚啦?

公白:亲家母哇,您就别再费心啦。这第一,夏蕊正在做月子,因为生气作了病,咱于心何忍呀?这第二,原本是很高兴的事儿,我这一去,会因为夏蕊不高兴,扫了大家的兴。这也是您所不愿意看到的吧?

母白:那她一辈子不高兴,您就一辈子也不去啦?

公白:我别无选择呀,有什么办法呢?

母白:那你的儿子不是白养了吗?媳妇不是白娶了吗?孙子不也白盼了吗?这天伦之乐又从何说起呢?

公白:没办法呦,这当今世界,是由大哥大变成了大姐大,儿子娶了媳妇,就丢了妈和爸。只要媳妇把令下,儿子就唯唯诺诺来传话。难怪人说生闺女好,这回我算领教啦。我们就看您享福了,我和儿子,媳妇,可就惨喽。

母白: 什么,您最后一句说什么?

公白:我是说,现在我惨了,那是因为我和老伴儿生的是儿子。再隔二十多年,我的儿子和儿媳妇,也将步我之后尘,那是因为,他们也生的是儿子,而且,还是两个。

母白:亲家公,您这样说话等于是骂我呀。

公白:骂您干啥呀?我是在恨自己的命呦。

母白:亏你还是个老知识分子,竟说出这样的话来。怎么能信命呢?

公白:事实已经摆到这儿了,我不信命又能咋样呢?唉,从今以后,我是与天伦之乐无缘喽。

母白:别看我是个弱女子,可我从来都相信人定胜天。

公白:那是因为你生对了下一代,连我儿子都成了你那个下一代的俘虏喽!从今往后,您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话咋说咋好听,事儿咋办咋对劲儿。说句到家的话,我儿子算是给您生和给您培养喽。

母白:〔面向观众〕看来老爷子是伤心到顶点了,这情绪也低落到了极限。这可咋整呢?临来那会,闺女和女婿一再不让我来,说您去了也是临去薛礼,回来白袍。可我这个人从来都争强好胜,为这事儿还在众亲友面前夸下了海口。今天要是真的请不去这老爷子,我这张老脸往那搁?再说了,这事原本就是我闺女不对嘛。这平时还算孝顺,怎么刚生俩小子,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啦?做女人的生一两个孩子有啥臭美的呀?说句不着调的话,天下有几个母鸡不会下蛋呐?难道说,下了蛋,就不可一世啦?再就是我这个当妈的,总不能因为当今世界是什么大姐大,恰好自己生的是大姐,就心安理得地,大马金刀地,没心没肺地去享受那单方面的天伦之乐吧?我要真的那么自私,女婿虽然嘴里不说,那他心里还不骂我十八倍祖宗啊?再说了,真到了那份上,街坊四邻和十里八村的乡亲们舌头还不盖成房啊?唾沫还不把我淹死啊?不行,这事儿我说什么也要一管到底。〔转圈儿,想办法〕

转板:亲家公他伤了心,亲家母我伤脑筋。人到老来怕寂寞,我也曾经泪沾襟。因此常来女儿家,消愁解闷儿乐天伦。人家盼孙孙子到,近在咫尺不能亲。隔谁谁也不好受,咱得将心来比心。要想扭转这局面,我呀,今天辖出这百十斤。

公白:我说亲家母哇,开席时间到了,您还是快回去吧,别让亲友们等急了。

母白:我说亲家公啊,为了能排除我的孤独寂寞,也为了您能享受天伦之乐。我产生了一个大胆设想,是个长治久安良策。您想听听不?

公白:有什么良策等过五过六再说吧,农时不等人,大家都挺忙的,还是赶紧张罗着开席去吧!

母白:哎呀,我这话用不了多长时间,再说了,他们谁着急也没用,论吃今天这酒席,咱俩才是最有资格的。

公白:要是用不了多长时间,您就说吧。〔春蕾和夏蕊悄悄上场做偷听和偷看状〕

母板:你是单身老头子,我是孤寡老太婆。为了老年能快乐,来个珠连与壁合。你儿也是我儿子,我女儿也是你女儿。咱俩携手哄孙子,他俩同舟去拼搏。三家并作一家过,大家耳鬓常斯磨。只要您说不嫌弃,我这一切都好说。

公白:〔万分激动地〕亲家母,你真是这么想的?

母白:对,真是这么想的。

公白:我现在算是真正领会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的含义喽。

转板:莫名其妙闹隔阂,亲家母她来说和。而今坏事变好事,毛遂自荐是天鹅。三十年前梦中情,只因人为界银河。而今鹊桥自己搭,老朽何能又何德?

转白:我说亲家母哇,我们这不是在梦中吧?〔用手掐自己的腮〕

母白: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不是做梦。

公白:太好了,我年轻时候的梦中情人呀,您终于临凡喽。 

母白:什么,我是您年轻时的梦中情人?太夸张了吧?

 

公白:跟你说吧,年轻那会,自从看了您在公社舞台上扮演了李铁梅之后,我曾一连三年多,睁眼时想到的是你,闭眼时梦见的是你。那份儿单相思的折磨,差点儿要了我的命呦。

 

母白:还有这事儿啊,那你当时为啥不找我谈呢?哪怕写封情书也行啊!

公白:那时候不是讲阶级斗争嘛,我家是富农成分,而你却是大队书记的女儿,又是公社宣传队骨干,彼此之间有一道人造天河不是?再说了,那时候,实行五红包一黑,也不自由哇。所以,我把这份刻骨铭心的爱,只能深深地埋藏在心灵深处喽。   

母白:就因为你当时没敢及早表白,也造成了我的终身遗憾。 

公白:是啊,你后来的不幸,我又何曾不知呦。其实啊,从另一个角度说:虽然没能娶到你,我也应该知足喽。

母白:此话怎讲?

公白:我没娶到你,可我儿子娶到你闺女啦!我那儿媳妇和你年轻时的长相和风采一般不二嘛。

母白:要这么说呀,我也不遗憾喽!想听听我咋想的吗?

公白:您咋想的呀?

母白;我呀,老来福。您这位曾经大名鼎鼎的校长先生不是同意和我那个了吗?

公白:对对对,咱俩一对老来福。今后你和女婿闹了矛盾,我会让问题迎刃而解。我和儿媳妇发生隔核,您也不会袖手旁观,是吧?

母白:怎么样,看到光明了吧?

公白:看到了,看到喽。我现在呀,好像浑身是劲,感觉年轻了许多呦。

母白:那就开席去吧,乡亲们都等急喽!

公白:他们急哪有我急呀,来来来,在未正式结合之前,咱也赶赶时髦,先预支一点爱吧!

母白:且慢,你想干什么?

 

公白:三十多年了,您要不点这把火,也就罢了。既然是您把火点着了,就趁热打铁呗。

母白:等等,我现在正式向你声明:咱虽然守寡多年,却不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你别把事情想歪了。否则,我跟你急…… 

公白:别把问题说的那么郑重嘛!略有表示,点到为止行了吧?

母白:这还差不多。〔拥抱,接吻。蕾和蕊亮相并鼓掌〕蕾蕊合白:我们的阴谋成功喽!〔公和母先是惊慌失措,

后是欣喜若狂〕

母白:好哇,原来这是你们俩精心设计的呀!

公白:亲家母,咱俩上当喽。

蕾白:爹呀,您今天只是上了当,可是并没吃亏呦!

蕊白:啥亏不亏的呀,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妈呀,今天既是两个小宝贝的满月,又是您们两位老宝贝儿的大喜庆典,您对我们这个精心设计,应该没啥意见吧?要是有意见嘛……还来得及。

母白:都已经那个了,妈还有啥意见呦!

蕊白:爸,您是咋想的呀?

公白:我呀,现在只想喝交杯酒呦。

蕾白:爸呀,我们把司仪和乐队都埋伏好了,只等您二老一到,就鼓乐喧天喽!

公白:亲家母哇,要是不怯场的话?那咱就赶紧走吧!

母白:老头子哎,谁怕谁呀?你说走,咱就走呗。

 

评论(0)
阅读(2)
戏剧人生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0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辞赋网◆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中国辞皇◆赋帝司马呈祥◆中赋5号台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香港九龙旺角弥敦道33号 / 总顾问:貔貅 / 榜主:碣石子 副榜主:正觉生、芙蓉儿 / 主编:蕙儿、赋姑 副主编:雪芹、懒猫   联系电话:投稿信箱:okpcx@163.com / 互动QQ:513067048   联系人:赋姑 赋后 赋妃 / 网站维护:中华辞赋出版社有限公司 网络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