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美图片 >> 风景 >> 古格:尘世之外的王朝
    
  双击自动滚屏  
古格:尘世之外的王朝

发表日期:2012年9月29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23307 次

古格王朝,在官方的登记薄上已经变成了各种枯燥的数据。窑洞、碉堡、暗道、佛塔、粮仓、武器库、棺木……以符号的形式出现在泛黄的历史册页里。只有眼前矗立的这尊雄风犹在的遗址,依稀可以让人遥想岁月深处的人间烟火。(全文附后)

夕阳映照下的土林,有点神秘莫测。


早上的土林


正午,强光下的古格遗址愈显雄浑


残垣断壁, 依稀可辨战争痕迹。


 古格周围盛产黄金,连这晨光下的山顶都涣散着黄金般的色彩。


   天然形成的“金字塔”


  斑驳土墙,依稀可以看到数百年前的历史。


 阳光一眨眼就消失了,山雨欲来。


 前往古格的途中, 无人区犹如一幅幅巨大油画。


离开扎达土林,突然就毫无过度地进入千篇一律的草原。


    草原、雪山、野驴。


   跟古格王宫的清冷相比,扎西伦布寺可就人满为患。这个喇嘛面对这种拥挤,很是无奈。


背景


去往古格的路上,玛旁雍错太值得停留了。比如,这些壮观的藏文,就是停留的理由。


玛旁雍错,风中的经幡。


 路上,难得一见的“一线天”。


玛尼石与牛头,寄托信仰最好的载体。

    出拉萨,一直往西,奔袭数千里。我在车上打了个盹,醒来时突然就懵了:绵延的草原和雪山无影无踪,眼前是茫茫戈壁,寸草不生。司机告诉我,这就是阿里的扎达土林。扎达县城就隐藏在这一片荒芜的土堆里,神秘的古格王朝也躲在土林的深处。

眼前的景象不得不让我想到一个弱智的问题:没有交通的年月,人们在这里吃啥?青稞是没法生根的,更不用说甘南那样的水稻了。飞鸟走兽是不敢来的,就算来了,只怕饿死也是迟早的事。

   可是,来阿里之前我翻看的大部分史料都表明,阿里绝对是个有财的地方!这里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人烟稀少,空气稀薄,动不动就是一片无人区。人在这里想活得舒坦一点都不容易,怎么凭空说它是个“有财的地方”?

    我们就从戈壁深处的古格王朝说起吧。

     出扎达县城往西19公里,就是神秘的古格王朝遗址。关于古格王朝,来过的人最后的兴趣点都停留在一个问题上:那个不可一世的王朝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一坯黄土?这个疑问,历年来有各种各样的推理和解释。所有的答案相互矛盾地存在了数百年,古格依然像个猜不透的迷,在风沙深处静静等候费解的人们继续来此徒劳无功地揣测、徘徊。

   我不断浏览有关古格的种种记载,也不断地问土著的藏民,试图梳理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最后,同样得出了一个中庸的结论:古格王朝的消失,是各种综合因素的结果。只是,避开生硬的科学推理,我要说的原因是四个字——“太有财了”!

     大多数记载里,都轻描淡写地交代了一句话:古格盛产黄金白银。孰不知,就是因为这句话,古格的历史故事就有了人物,有了情节,有了冲突、有了高潮、有了兴衰、有了感叹……

     历史上的西藏西部,有“黄金之乡”的美誉,古格一带差不多每条山沟都有开矿人,都有银铜匠。在扎达县的托林寺、札不让等地先后出土过一种数量极大的经书,这些经书全部用金银汁书写而成。青蓝色的深色纸面上,密密麻麻的经文井然有序,一排用金汁写成,一排用银汁写成,金银交替,相互辉映,奢华程度足见一斑。如果不是金子多得用不完,谁会玩这种史无前例的文字艺术?

     札达县的鲁巴乡,更是一个玩金子银子的地方。“鲁巴”藏文意为“冶炼人”,据传古格王朝时期这个地方以精于冶炼与制造金银器而闻名天下。阿里周围以托林寺为主的下属24座寺院的金属佛像,都由鲁巴铸造。最为神奇的是一种名叫“古格银眼”的佛像,被视为天下奇珍。----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古格最后会遭来灭门之祸了。这种遍地黄金的地方,想不打仗都难啊。且不说觊觎已久的掠夺者会为金银财宝铤而走险,单说坐拥金山的古格国王也会恃财自傲,谁惹了他,稍有不爽就挥师杀将过去。何况,还有那些嗅觉灵敏身份不明的传教士、商贾、浪子,也会不辞辛劳云集而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这里得到了最为恰当的注解。

先来看古格王是怎么死的。古格王本是吐蕃后裔,为躲避杀戮,兄弟二人逃到这片盛产黄金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王朝。哥哥当了国王,弟弟做了宗教领袖。因治理有方,古格王朝很快霸踞一方,傲视群雄。

     可以推测,彼时的古格王朝,一定广布寺庙香火旺盛。可是,古格国王却在绵绵的佛音里嗅到一缕不详的气息。没有人觉察到,他似乎已经在酥油灯的光晕里看到了跳跃的欲望。约莫在17世纪初,古格王突然接纳了西方来的传教士,并自作主张推广西方宗教。他这种做法当然是想借助西方传教士的力量削弱藏传佛教的影响。深居佛门的僧侣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突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压甚至欺凌。

     手足之情,在权利和欲望面前从来都是不堪一击的。1633年,僧侣们发动叛乱,古格王的弟弟勾结了与古格同宗的拉达克王室,利用拉达克的军队围攻古格都城,残酷的厮杀格斗之声很快就响彻山谷。

     从现在的遗迹上,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古格王宫具备何等的防守能力。王宫高高在上,仿佛跟太阳在同一高度,抬头望一望,利剑似的阳光很容易就让人丧失斗志。更要命的是,高悬天际的王宫只有一条隧道可以通达,其余三面都是悬崖。想从隧道攻打,除了送命,没有别的下场。可以想象,这是一场多么惨烈的战争。

     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拉达克开始驱赶当地老百姓在古格的半山腰修建一座石头楼。他的想法很变态,要把这座石头楼修得跟山顶一样高,然后就可以凌空架桥,攻入王宫。现在,我们在古格的半山腰依然可以看到这座石楼的遗址,在一片黄土建筑中显得特别突兀。只是,石楼并没有修完,才十几米高就停工了。

     停工的原因有两个风格不同的版本。

     一种说法,修建石楼的当地百姓,因受不了拉达克人的残暴逼迫,每到深夜,他们拖着疲惫的身躯紧紧依偎,在高原幽寒的星光里凄苦歌唱。即将沦为亡国奴的屈辱和悲愤,在夜色里四处飘荡。可想而知,这给古格王带来了多大的痛苦。如同四面楚歌中的项羽,他已经预感到冰冷的剑气在步步逼近。与其负隅顽抗,不如纵身跃下悬崖,这样至少可以使百姓不再忍受皮肉之苦,留下怜悯苍生的千古美名。于是,一夜之间,固若金汤的古格王朝分崩离析。桀骜不驯的古格王只在夜空里给他的百姓留下一道转瞬即逝的生命弧线,卷曲的尸体,像一个句号,让所有的争夺与分歧走向结束。

      当然,另一种说法就没那么唯美了----古格王为了挽救百姓而主动出宫,缴械投降……烟云散去,不管国王最后的下场如何,古格老百姓的结局都很惨,遗址下面的无头藏尸洞足以说明一切。费解的是,今天,我们完全找不到古格人的后裔,记载中的十万之众为何消失得无影无踪呢?藏尸洞再大,也远没有十万尸体。

     于是,又有了新的科学解读:这里曾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又遭遇过罕见的洪灾,水平岩层地貌经洪水冲刷、风化剥蚀而形成了独特的土林地貌。这里的人类在宏大天灾和微观病毒双重折磨下,早已脆弱得不成样子了……这样看来,昔日的古格王朝周围应该不是今天这样的荒芜景象。要真是这样寸草不生的样子,只怕军队也没有劳师远征的兴趣了,在我看来,还不如直接抢黄金白银来得实在。不过,无需争议的是,拉达克的侵略,跟这里的金银财宝是分不开的。

    或许正是因为地质地貌的突然变化,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古格王朝的存在,它的建筑、文字、壁画,甚至战争的痕迹,很幸运地得到了天意般的保护。

   一个英国人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沉寂。麦克活斯·扬,1912年,从印度沿象泉河溯水而上,发现了这个谜一样的古国。于是,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响起在这片尘土飞扬的土地上,探险家、旅行者、摄影家……形形色色的面孔出现了,大家都想一睹这穿越数百年的人间奇观。古格王朝,也因此在官方的登记薄上变成了各种各样枯燥的数据,窑洞、碉堡、暗道、佛塔、粮仓、武器库、棺木……以符号的形式出现在泛黄的历史册页里。只有眼前矗立的这尊雄风犹在的遗址,依稀可以让人遥想岁月深处的人间烟火。

     古格遗址从山麓到山顶高300多米,建筑分上、中、下三层。王宫建筑群位于山顶,往下一层是贵族居所,都是土木结构的房屋,而山腰及山脚遍布的密密麻麻的窑洞群,则是平民及奴隶的栖身之地。在各个窑洞里,如果仔细观察,还会发现窑洞的编号,相比后来牧民们的帐篷,这样的窑洞住起来可能更踏实、更温暖。远望这个王朝的山头,其实不过是个土丘。可一旦靠近,皇城气象依然咄咄逼人,种种细节提醒你,这里曾有至高无上的王权,惨无人道的杀戮和黄金白银映照的贪婪面孔……

      离开古格王朝,横穿奇形怪状的土林 ,突然就回到了千篇一律的草原。土林和草原之间完全没有过渡,我的思维还停留在满目苍凉里,仿佛刚从巨幕影院离走出来,眼前晃动着虚幻的画面。又像刚从一个朝代走进另一个朝代,兴衰冷暖,是非曲直,还在脑海里反复纠缠。幸好有洁白的云朵,安静地游荡天际,目光可以跟随云影一点点,一点点,回到现实。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资讯栏目

数字桐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龙眠东路茗香商厦六楼   联系电话:18156928922   联系人:客服QQ:16707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