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都风情 >> 桐城名人 >> 不可漠视的桐城诗派
    
  双击自动滚屏  
不可漠视的桐城诗派

发表日期:2007年10月2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4907 次

    有诗歌之乡之称的桐城,明清两代能诗者达千余人,他们因诗学见解和诗的创作风格近似而形成了一个诗歌流派——桐城诗派。程秉钊在《国朝名人集题词》中云:“论诗转贵桐城派,比似文章孰重轻。”此言明白无误地道出了桐城诗派影响广大,在文学史上的地位绝不可漠然视之;其理论主张,对今天的为文作诗者,仍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清初诗坛,桐城诗派中人对当时各派主张都颇有微词,继而提出自己的诗学理论,即“熔铸唐宋,由摹拟以成真诣”,“以古文义法通之于诗”。

“熔铸唐宋”,即掌握唐人的格律声色和神理气韵,借宋诗之长和学唐人之法,由表及里地择取唐人之神,通过唐宋互补,达到“有所法而后能,有所变而后大”。桐城诗派汲古的主要祈向是学习唐朝诗歌,尤其是盛唐的大家诗作,强调的是循序渐进,以形取神;取法的主要对象是杜甫。学习宋朝诗歌,走下学上达之路;取法的主要对象是黄庭坚,借鉴的是其遗貌取神和学唐之法。因黄庭坚的诗有用意浅近的弱点,桐城诗派在主张学黄的同时又倡导辅学欧阳修、王安石。“欧王两家,亦尚能开人法律章法。山谷则止可学其句法奇创,全不由人。凡一切庸常境句,洗脱净尽,此可为法;……取其长处,便移入韩,由韩再入太白、坡公、再杜公也。”(《昭昧詹言》语)。这就辩证地阐述了“熔铸唐宋”的方法。

桐城诗派的另一条重要理论,是“以古文义法通之于诗”。何谓“以古文义法通之于诗”?方东树从创意、造言、造字、隶事、文法、章法作了具体阐释。但桐城诗派以古文之法为诗只属于“法”的范畴,是借散文的写作方法锻炼作诗的技巧,拓宽诗的艺术境界,增强诗的艺术表现力。桐城诗家多是古文家,“以古文义法通之于诗”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再掌握了“熔铸唐宋”之法,其诗歌作品自然有唐人的音节高亮、自然浑成,有宋人的精工典雅,有古文的层次丰富和内容充实,也因此对近代诗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桐城诗派对近代诗坛的最大影响是孕育了宋诗派。宋诗派是近代文学史上以学宋为旗帜的一个庞大的诗歌流派,后期宋诗派即通常说的“同光体”。钱基博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中说:“道光而后,何绍基、祁隽藻、曾国藩之徒出,益盛昌宋诗。而国藩地位最显。其诗自昌黎、山谷入杜,实衍桐城姚鼐一脉。”此语就揭示了前期宋诗派与桐城诗派的传承关系。曾国藩在《圣哲画象记》中明确表示:“国藩之粗解文章,由姚先生启之。”他并将惜抱列入圣哲画像三十二人中。“同光体”的形成远源是桐城诗派,近源是前期宋诗派,钱基博对其解释为诗“盖衍桐城姚氏、湘乡曾氏之诗脉,而不屑寄人篱下,欲以自开宗者也”。仔细分析“同光体”诗家学诗之法和他们的作品,此语的确中肯。

自清末民初至当代,新诗昌兴,桐城诗派同其他旧的文学形式一样,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仍然产生了一些名家,如学黄庭坚的方守彝,学杜甫的方守敦,当代名家马茂元,一生研究桐城派的吴孟复,当代旧诗大家钱钟书、江南,他们秉承桐城诗派的诗学理论,“寒灯夜雨,汲汲穷年”,均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当代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林散之,其师张粟庵,早年在桐城派大师姚鼐撰杖都讲之所安庆敬敷书院读书,于桐城“家法”浸润极深。林散之得师指点,诗文承桐城一脉,一生作诗2000余首。他的学生单人耘说:“散师在我幼年学画学诗之初,就嘱以清人方东树的《昭昧詹言》及杨伦的《杜诗镜铨》为宗。”由此可知林散之与桐城诗派之渊源。

桐城诗派对家乡后代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其刻苦向上的精神,提出的诗学理论,营造的浓厚的诗意氛围。在20世纪30年代,桐城派世家后裔方令孺、方玮德就率先以新月派青年诗人名号驰誉文坛,受到闻一多、徐志摩等名家的高度赏识。现在的桐城,不但每年有一批老者所作的旧体诗词结集问世,年轻一代中,作诗为文者亦是众多,他们的作品散见于全国各地的报纸杂志,为传承桐城文化,繁荣我国文学事业,默默奉献着自己的聪明与才智、汗水与心血。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资讯栏目

数字桐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龙眠东路茗香商厦六楼   联系电话:18156928922   联系人:客服QQ:16707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