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都风情 >> 传说轶闻 >> [桐城派三祖]劉大魁:郁郁終身的曠古奇纔
    
  双击自动滚屏  
[桐城派三祖]劉大魁:郁郁終身的曠古奇纔

发表日期:2007年10月2日  本页面已被访问 5093 次

  新安晚報訊 康熙五十年(1711年),一場驚天血案———《南山集》案突然爆發,此案不僅牽連到涉案的戴名世、方孝標兩族300多名無辜,而且也給當時年僅十來歲、日後成為『桐城派』中堅的劉大魁帶去了終身抹不掉的傷痕。『弱冠負勇氣,鄉閭嬰禍羅。仗劍出門去,飲馬昆侖河』,劉大魁對《南山集》案的滿腔悲憤,在他自己的這首詩作裡顯現無疑。不過造化弄人,令他自己沒有想到的是,他本人雖然沒有像戴名世那樣慘遭『腰斬』酷刑,但科舉及仕途的艱辛坎坷,卻讓他終身郁郁寡歡。

  『我家門外長江水,江水之南山萬重。今日卻從圖畫上,青天遙望九芙蓉。』長著一副高大身材、留著美髯的劉大魁性格豪放,喜好飲酒賦詩。劉大魁在這首詩裡,就吟頌了自己的家鄉———桐城陳家洲秀美的景色。

  陳家洲距離桐城縣城約有一百多裡的路程,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劉大魁就出生在這裡的一戶塾師家庭。他的父親劉柱是一名縣學生,終日飽讀詩書,劉大魁自小便受到家庭的熏陶,埋頭苦學儒家典籍。弱冠之後,他的學識已大有長進,詩文在當地頗有些名氣。然而,命運似乎並未青睞這位勤奮的讀書人,劉大魁多次參加小考,竟然都名落孫山,到第十次參加小考時,纔中了個秀纔,取得了設塾課徒的資格。

  不過熱衷科舉的劉大魁並未氣餒,雍正三年(1725年),27歲的他第一次離開家鄉,遠赴北京參加順天府鄉試。然而,盡管他的詩文受到了京城眾多學人的賞識,但他仍然在這次鄉試中落第了。失望的劉大魁覺得自己無臉回去見江東父老,便留在了京城,師從時任武英殿總裁的同鄉方苞。據說當劉大魁以一介布衣的身份,拿著自己的文章去拜見方苞時,方苞看過文章後大吃了一驚,逢人便說:『其實我方苞算不了什麼,我的同鄉劉大魁纔真的稱得上是纔華橫溢呢,他可以算得上是當代的韓愈和歐陽修了!』剛開始,人們並不相信方苞的話,後來讀到了劉大魁的文章後,無不被他的纔華所折服,劉大魁的名字也很快傳遍了京城。方苞始終對劉大魁器重有加,非常希望他日後能學有所成,金榜題名。

  雍正七年(1729年),劉大魁再次參加了順天府鄉試,不過這次的成績也不太理想,只是僥幸地登了副榜。3年後,鍥而不捨的他第三次參加順天府鄉試,成績和上次一樣,仍是中了副榜。假如按照今天的標准來看,或許劉大魁天生就不是一個『考試型』的選手,他的臨場發揮總是欠佳,這讓他每次只能在距離仕途僅有一步之遙的地方,遺憾地戛然止步。不過,作為一位從偏遠鄉村走出來的窮酸秀纔,在舉目無親的情況下涉足京城,且能得到方苞這樣的『高人』眷顧和指點,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乾隆元年(1736年),業已返回家鄉、設塾授徒的劉大魁受恩師方苞推薦,參加了『博學鴻詞科』的考試。所謂『博學鴻詞科』,最早開考於康熙平定『三藩之亂』以後,當時清王朝在全國的統治已基本穩定,康熙因擔心那些從明朝遺留下來的文人心裡不服,便開設了『博學鴻詞科』,下令各地官員和朝廷大臣將有學問的文人推薦給朝廷,直接封官。這一招果然很靈驗,不少著名的學者、文人應召到了京城,從此走上仕途。

  據說當時閱卷者已經評定劉大魁『合格』,而他本人也打算借此機會打開自己向往已久的仕途之門,不過令劉大魁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盡管他的文章寫得文辭工麗,但當朝大學士張廷玉為避同鄉之嫌,竟將他打入了冷宮。世事如此難料,這讓劉大魁不得不從內心深處發出了一聲長嘆。盡管後來張廷玉為此事後悔不已,並曾專門舉薦過劉大魁,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期望能在仕途上有所作為的劉大魁,最終還是在淒苦之中與仕途擦肩而過了。

  此時的劉大魁已年過半百,為生活所迫,他相繼到浙江、湖北和山西等地為學幕,長期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年逾花甲的劉大魁被黟縣的縣官看中,請其出任該縣教諭,劉大魁一乾就是5年,直到69歲時纔辭任。在黟縣的這段時間裡,他結交了一大批名重一時的學者文人,他們時常對酒當歌,談古論今,正如劉大魁自己所說的那樣,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為快樂的時光了。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劉大魁從應聘的歙縣問政書院辭任歸鄉,在家鄉講學授徒。他的生活每況愈下,甚至到了靠吃蔬菜充飢、靠別人贈米為生的地步。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十月,劉大魁在貧困交加中悄然離開人世,死後葬於桐城東鄉的梅子嶺。

  劉大魁在對仕途失去信心後,轉而將精力全部用在了文學創作上,沒想到蒼天有眼,竟這樣陰錯陽差地成就了一代文豪。

  劉大魁一生筆耕不輟,著作等身,他為後人留下了《海峰先生文集》《海峰先生詩集》《論文偶記》等大量的詩詞文章,對『桐城派』的最終形成起到了承前啟後的傳遞作用。他雖然師承方苞,但對方苞的文學理論又有新的闡發;他進一步探求了文章的藝術形式問題,講究文章的『神氣』『音節』『字句』以及相互間的關系;他本人的文章,大多鏗鏘上口,音調高朗,富有韻律之美。劉大魁的文學主張和文章特點,對後來『桐城派』文人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的得意門生姚鼐盛贊他『文筆人間劉海峰,牢籠百代一時窮』,真可謂恰如其分矣!(朱曉凱)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资讯栏目

数字桐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龙眠东路茗香商厦六楼   联系电话:18156928922   联系人:客服QQ:16707931